427小乔怀孕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直到,一张将近半年,都没有再见过的英俊面孔出现在了眼前。

  他穿着一身纯手工的黑色定制西服,烫贴的一丝不苟,门外倾泻进来的阳光从侧面洒落在他的身上,勾勒出颀长又挺拔的身形轮廓,眉眼清隽,表情凛冽,一如既往的沉稳和优雅。

  原来他已经回国了?

  时光璞慢慢地停下脚步,双手,则不自觉的紧紧攥在了一起。

  “……”郁熹媛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顾向北。

  她虽然从丈夫口中得知顾氏的近况,也知道顾向北早已经回来执管顾氏总裁的位置,但……

  并没有告诉过女儿。

  “向北。”那个女人的声音轻柔中透着雀跃,踩着高跟鞋,几乎是小跑的就迎了上去。

  到跟前的时候,双手很亲昵的挽上了顾向北的手臂,仰起小脸,一副体贴关怀的语气,“吃过午饭了没有?”

  “没有,等你检查完了一起吃。”顾向北的声音低低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我也没想到今天体检的人会这么多。”林瑕叹了口气,无奈,“不过就差最后一项了,等检查完后就可以走了。先上去吧?”

  “好。”

  两人相视一笑,转过身来。

  而时光璞,终于也得以正面,仔仔细细的打量起女人的外表。

  一头的黑长直,普通的五官,尚算优雅,却并不金贵的装扮,凑在一起,顶多只能算是个小家碧玉。

  不管是脸蛋,还是气质,都和她相差的太远。

  当她挑剔又傲慢的目光和一双冷然无波的双眼对视在一起的时候,顾向北眼波极淡的从她脸上移开,表情很冷淡,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这么带着林瑕走了。

  擦身而过。

  脚步声渐渐消失。

  可那股熟悉的,松柏香水的味道却一直在鼻端萦绕着,挥之不去。

  时光璞怔怔的站在那里,原本的挑剔,嫌弃,不甘,甚至是愤怒……种种的情绪,从身体里一丝一寸的抽离,连带着整个人就像是被抽干了似的,力气全失。

  曾经设想过无数次两人再度重逢时的场景,可现如今,让她最没有预料到的是,他居然会如此的冷漠,连一声招呼都不打,一个点头都没有……就好像,他们只是不认识的陌生人而已<=".。

  时光璞紧紧的咬着后槽牙,精心描绘的红唇扭曲,心口像是被人狠狠揪在一起,直到眼前一黑,耳边传来了郁熹媛的惊呼声,“光璞!光璞……”

  电梯门渐渐地合上。

  林瑕伸手按下了10层,便继续开口说道,“向北,我爸妈他们说下个周末来d市商议结婚的事情,可能要多住几天,顺便在这里看看房源。”

  “……”顾向北没有搭话。

  林瑕转过头,就看到他正一瞬不瞬的看着电梯门的方向,神情,略显木然。

  她皱了皱眉,柔声喊道,“向北,向北,向北?”

  顾向北皱了下眉,立刻回过神来,“怎么了?”

  “……”林瑕抿了抿唇,才说道,“我爸妈他们下个周末来d市商议结婚的事情,可能要多住几天,顺便在这里看看房源。”

  “哦。”顾向北淡淡的应了一声,“那我回头就安排酒店。”

  林瑕眼神一动。

  对于他的敷衍,她心中虽也有不快,但也不会表现出什么,毕竟,这些都是小事。

  于是,她弯起唇角便说道,“之前我跟你说过,我爸妈他们都是做生意的,为人比较爽快,不拘小节。最近我爸的胃不太好,不能吃辣,我妈倒没有什么可忌口的。”

  “恩,我知道了。”顾向北说完这话,就没有再开口。

  电梯里一时有些沉默。

  过了一会儿,林瑕将揽着他胳膊的手往下滑,到了他的手上,指尖慢慢的穿过他的指间,将他的手指分开,然后,十指交扣。

  顾向北只是微微一怔,随即便反握住了她的手。

  林瑕脸上的笑容顿时更加甜美。

  虽然父母说他们才在一起交往几个月就谈及婚嫁,为时有些未免过早,可她却不这么认为。

  从认识他到现在,也整整快五年的时间了。而她这么多年在国外,自认看人的眼光挺准,顾向北虽少言寡语,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家里的关系……还有点乱。

  但她看上的是他这个人。

  他今年虽然才二十七岁,却做事沉稳,不骄不躁,可能也正因为经历了那么多复杂的事情,反倒养成了他比同龄人更加踏实和稳重的性格。

  能将那么大的公司管理的井井有条,就算将来真的有什么变故,以他的学历加能力,她也知道自己吃苦不到哪儿去。

  更何况,她的年纪确实也不小了,女人到了一定的年龄段,就应该去做这个年龄段该做的事情。

  本来她也是打算今年就要回国结婚定居的,只是很庆幸的是,她终于在最后,等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男人。

  所以,在她来到d市,和顾向北相处了一段日子后,彼此融洽,舒服……再加上蒋梦怡的积极促和,关于结婚的事情,就这么慢慢被提上日程了。

  “叮”地一声,电梯门再度打开。

  两人来到检查b超的门外等候。

  很快的,林瑕便被喊进去做b超检查。

  “向北,你在这

  “向北,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先进去了。”她把包和外套都放在座椅上,起身走进检查室。

  顾向北坐在那儿,目光幽深的看着对面电子屏幕上的红色字体,表情显得有些讳莫如深。

  手机铃声就在这时突然响起。

  他拿出手机一看,便放到耳边接听,“妈。”

  “向北,你爸他快不行了,现在正送去医院抢救,你人在哪儿,赶紧过来一趟吧!”蒋梦怡在那头大叫。

  顾向北猛地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在人民医院,妈,你们到哪了?”

  “现在120急救车上,向北,你爸他……呜呜呜该怎么办啊……”电话那头,蒋梦怡直接泣不成声了起来。

  顾向北眉头紧皱,挂断电话后,想也不想的就拔腿往电梯冲去。

  20分钟后,林瑕从检查室里走了出来,却发现座椅上只有自己的包和外套,看不到顾向北的身影。

  她皱了皱眉,只好坐下等了一会儿。

  眼睛一直看着洗手间的方向,谁知10分钟过去后,顾向北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

  没办法,她只好从包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号码。

  ……

  二楼的急救室里,好几个医生护士正围着病床进行抢救。

  心电仪器上的那根线极其不稳的来回跳动,仪器发出一声又一声急促的“嘀嘀”声,就像是铁锤,一下又一下的砸在每个人的心上。

  顾向北表情紧绷,五官的线条严肃冷厉,看着里面急救的场面,眼中隐约透露出一丝烦躁。

  蒋梦怡经过最开始的害怕,现在已经渐渐的淡定下来了,她坐在儿子的身边,皱着眉头等着结果。

  至于高贞宁,心情则更为复杂。

  这一年来,为了伺候顾老爷子的吃喝拉撒,她没少在背地和私底下埋怨,可真当面对死亡的时候,却终究避免不了内心最深处的恐慌……

  因为这将直接关系到遗产分割问题。

  如果顾老爷子真的就这么死了,“树倒猢狲散”,她和谨言没有任何人的帮忙,只怕……

  一阵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

  顾向北迟迟没有反应,蒋梦怡只好推了推他的胳膊,提醒,“向北,你的手机响了。”

  “……”顾向北回过神,低头拿出手机,对着那头简单地说了几句。

  很快的,林瑕匆匆从走廊那头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问道,“伯母,嫂子,伯父他情况怎么样了?”

  蒋梦怡摇了摇头,“医生正在抢救。”

  林瑕:“……”

  回头看着里面神情严峻的医生和护士,她皱紧眉,心里,突然就觉得不安了起来。

  30分钟后,心电仪器上的那条线经过挣扎,最终成为了一条再也没有任何起伏的直线。

  医生对着护士摇了下头,便脱下口罩帽子,转身走了出来。

  “请节哀顺变。对不起,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

  说完,医生看了眼时间,提示护士做死亡记录,“死者逝于2号下午1点45分左右,死因:脑中风突然死亡。”

  高贞宁只觉得眼前一黑。

  死了?

  真的……

  死了吗?

  她看着医生,眼睛瞪大,一时……竟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林瑕脸上也是惨白一片,万万没有想到,在她和顾向北正准备筹备婚事的时候,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至于蒋梦怡,则皱紧眉头,瘫坐在了椅子上。

  对于医生又说的什么“去见最后一面”的话更是没有任何的兴趣。

  顾老爷子早在一年前就中风,神志不清,就算现在见他最后一面又有什么意义?

  医生离开后,只有顾向北一个人抬脚走了进去,站在病床前,久久的伫立在那儿。

  林瑕看着他的背影,身高腿长,衣着笔挺,一如既往的修长好看,可她心中,却没了往日的心情。

  顾俪清匆匆赶到的时候,只看到病床上被白布遮掩住的人体。

  她气息不定的喘着,捏了捏手,突然上前,猛地就将白布给揭了开来。

  一旁的护士吓了一跳,蒋梦怡自然也是花容失色。

  不管怎么说,这种行为,对于死者来说是非常不礼貌的。

  “住手!”她开口,过去就把顾俪清一把推开,拉过白布小心的盖了上去。

  顾俪清身形一晃,脸上已是血色尽褪。

  虽然只有短短几秒钟,但是老人灰白枯槁的遗容已经深入心底,他躺在那里,闭着眼睛,毫无一丝的人气。

  顾俪清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咬着牙,等蒋梦怡转身的时候,一步上前,扬起右手就使劲的扇了下去……

  蒋梦怡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转头躲过。

  “啪”的一声,那一巴掌居然落在了……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林瑕的脸上。

  所有人都愣住了。

  而林瑕更是眼眶泛泪,一只手捂着红肿的脸,吓得说不出话。

  “你疯了是不是!”蒋梦怡气得不行,一把将顾俪清推开,然后就过去关心起林瑕。

  “我爷爷好好地,为什么会突然被送进医院,一定是你……还有你!”顾俪清疯了一般,伸手不停的指着在场的人,“都是你们害的,一定是你们把我爷爷给害死的!”

  死的!”

  “神经病!”蒋梦怡瞪着他,拉着林瑕就往外走,“小瑕,要不,你就先回去休息吧?”

  “不准走!”顾俪清喊了一声,冲着蒋梦怡再度扑了过去。

  病房里一时混乱不已。

  至于顾向北,对于眼前这样的情况早已经见惯到了麻木。

  自从他回国以后,家里就每天上演这样的戏码,鸡犬不宁,不得安生。

  起初他还会劝,会去拉架,可是现在,不止是身累,心也累了,连多看一眼都会觉得疲惫不堪。

  转过身,他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就离开了病房。

  林瑕一怔,看了看门外,又看了看正撕扯在一起的两个女人,牙一咬,抬脚也追了出去。

  “向北,向北……”林瑕一路边跑边喊。

  顾向北迈着凌厉的大步,头也不回的走着,直到推开一扇安全门走了进去。

  站在空无一人的楼道里面,感应灯亮了,昏黄色的灯光投射在他的脸上,平静中隐藏着一丝的阴鸷。

  “向北,向北……”女人轻柔的声音随着高跟鞋踩地声传入了耳朵。

  顾向北闭了闭眼,转过身,“林瑕。”

  “我在。”林瑕忙走了过去,双手拉起了他的手,轻声安慰道,“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但是……‘人死不能复生’,向北,节哀顺变。”

  顾向北定定的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嘲弄,“谁说我难过?”

  “……”林瑕一愣,下意识的就说道,“向北,如果你难过的话就说出来,说出来了会好受一些。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他不是我的亲生父亲。”顾向北脱口而出。

  林瑕猛地睁大眼睛,张了张口,有些语无伦次,“向北,你……你为什么这么说?”

  “其实我是个私生子,是我妈和外面的野男人生的<=".。现在他死了,遗嘱马上就会生效,也就是说……我很快就会彻底一无所有。”顾向北说完,伸手拿开了她的手,目光直视着她,问道,“这样子的我,你还愿意嫁吗?”

  看着女人惊讶又苍白的小脸,他蓦地笑了一下,拉开门就离开了。

  林瑕呆呆的站在楼道里,听着安全门被打开,又重重的“啪”的一声关上,整个人也不禁颤了一下。

  怎么会这样?

  顾老爷子去世的消息,在d市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喧嚣。

  而郁家人和韩家人忙着喜事,都没怎么关注,自然也是不知道的。

  直到几天后的下午,高筱潇在韩禛的陪同下去医院里探望常欢颜,刚好碰到了前来探望的陆老太太和儿媳妇。

  两人聊了一会儿,要离开的时候,陆老太太突然说了一句,“对了惠盈,明天顾家的葬礼你去不?”

  郁老太太一愣,“顾家的葬礼?”

  “对呀,唉你不知道吗?前几天,顾老头子在医院里突然去世了。”陆老太太说完,嘴巴一撇,有点不相信的再度问道,“你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郁老太太摇头。

  陆老太太:“……”

  转念一想,也是了,顾向北都和时光璞离婚了,顾老爷子自然也就和郁家什么关系都没有了,怎么可能还会关注人家的死活呢?

  果然,郁老太太叹了口气,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说道,“光璞跟他都离婚大半年了,过去的事情早就已经过去了,谁有那闲工夫再去关心他们家的事情。再说了,光璞现在都有新的男朋友了,回头你碰到熹媛的时候,可别乱说啊。”

  陆老太太却被“新男朋友”这几个字引起了八卦之心,“新的男朋友,谁啊?”

  同样好奇的还有高筱潇和常欢颜。

  “前几天刚让人给介绍的,就是王政委的那个外甥,你也认识的,他叫周锋,小伙子长得不错,今年刚满三十岁,人也踏实聪明,刚从国外回来,也是做律师的,和光璞还是同行呢。”郁老太太笑眯眯的说道。

  “真的假的?两人现在已经谈上了?”陆老太太睁大眼睛。

  “我骗你做什么?当然是真的了,昨天晚上熹媛跟我说的,他们俩昨天刚刚确定关系,还说改天要一起请王政委吃饭呢。”郁老太太越说越多,最后,差点儿把两人交往细节都给说出来了。

  陆老太太听的真是羡慕不已,忍不住就感慨道,“哎呀,惠盈,你说你还真是有福气啊,这刚有了重孙子和孙女,马上你家承衍媳妇儿也要生了,现在,连光璞也好事将近了……要我说啊,我们这几个大家族里,还真没人现在能比得上你的。”

  “那是。”郁老太太顿时笑成了个弥勒佛,得意洋洋的继续说道,“你还不知道吧,小乔现在也查出来怀孕了……”

  “妈!”杨曦猛地开口,挤眉弄眼的暗示。

  因为怀孕前三个月比较不稳定,所以全家都说好了不把这件事情往外说的,连家里的几个小辈都没敢告诉,没想到……

  “呃……”郁老太太吓了一大跳,忙伸手把嘴给捂住了。

  可饶是如此,一屋子的人都已经听到了……

  “奶奶,那小乔现在哪里啊,她不是跟三哥去希腊度蜜月了吗?”高筱潇忍不住问。

  杨曦无奈,只好说道,“前两天才发现怀孕,所以他们已经定了机票,后天就坐飞机回来。”

  众人:“……”

  陆老太太离开的时候,郁老太太再三嘱咐她千万别把这事儿说出去,否则唯她是问。

  至于高筱潇,主动保证自己不会说出去的,连韩老太太都不会说……郁老太太这才放心,让韩禛带她离开。

  第二天,常欢颜出院,回家继续坐月子。

  虽然第一人民医院的病房条件很好,护士也很专业,但待的时间久了,她总觉得不太舒服,而且每天都让家里的三位老人来回奔波,说实话,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的。

  回到家后,在杨曦的教习后,她开始给两个孩子用母乳喂奶。

  郁存遇下班回家,一推开房门,就看见这样一幅场景。

  她坐在床边,怀里抱着小小的婴儿,身穿棉质的睡衣,撩起胸前的一侧。

  孩子正闭着眼睛吸奶,白嘟嘟的小手按在她同样白白软软的胸上,闭着眼睛,小嘴拼命的吮吸着。

  至于床上,还放着另一个孩子,不时发出“咿咿呀呀”的童声。

  听到开门声后,常欢颜抬头,注意到他的视线正落在自己胸前,脸上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题外话------

  撒狗血啦,一斤狗血能换一张月票吗?

  求月票,保住名次!

  另推荐:月初姣姣作品《军门密爱之七少的娇妻》

  简介:纪家有一对双胞胎,姐姐沉静貌美,却蠢笨异常,妹妹貌若天仙,但聪慧伶俐,豪门巨变,妹妹一手将她推出门外:“做姐姐的理所应当让着妹妹。”

  弃女归来,她是最出色的特别行动组组长,面对妹妹的哀求,她双腿翘在桌上,双手抱胸:“救你的未婚夫?可以,跪下求我!”

  嚣张至极!

  莫七,京城莫家唯一的嫡出少爷,风姿卓绝,淸贵无双,一场车祸让他和轮椅为伴。

  一纸婚书,银货两讫的交易,她背着他生了孩子,再次相见!

  “儿子,你爸诈尸了!”女人睁大眼睛。

  “买一送一很划算!”男人笑得高深莫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427小乔怀孕》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