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我不嫌弃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听到开门声后,常欢颜抬头,注意到他的视线正落在自己胸前,脸上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她眨了下眼,就低头继续看着儿子,说了一句,“回来啦。”

  郁存遇“嗯”了一声,将门关上,直接抬脚走了过来,然后在她的身边坐下。

  一阵淡淡的烟草味混杂着他强烈的男性气息袭面而来,伴随着他低沉认真的声音,“笙箫吃过了吗?”

  常欢颜的脸还有些红,头也没抬的就说道,“吃过了。”

  不然,能躺在那儿那么开心的叫吗?

  郁存遇便伸手把女儿抱了过来。

  半个月过去了,孩子脸上的胎毛已经褪干净了,这会儿皮肤又白又嫩的,就像是破了壳的鸡蛋,吹弹可破,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充满好奇的看着自己,眼珠子又黑又大,双眼皮很深,再加上那挺翘的小鼻子,红红的小嘴儿,一看就是个漂亮的小孩子。

  他的脸上渐渐地勾起一抹柔和的笑,低下头,在女儿嫩嫩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

  “咿呀。”小笙箫立刻张着小嘴喊了句。

  “她对我笑了。”郁存遇立刻说道。

  常欢颜立刻抬起头看过去,结果只看到小笙箫瞪着那双好奇的大眼睛看着爸爸……

  咳咳。

  常欢颜只好说道,“她现在还小,不会笑。”

  郁存遇:“……”

  这时候,小以漠把头一偏,不吸奶了,嘴里也“哼哼唧唧”的喊了起来。

  常欢颜:“……”

  “是不是吃饱了?”郁存遇探过头来,问道。

  两人靠的太近,常欢颜脸上刚刚褪下去的烧意又回来了,总觉得……他的眼睛盯的地方不太对劲。

  她拉下睡衣,先把小以漠放在床上躺着,这才将睡衣的扣子系好,说道,“时间不早了,你把他们抱去楼下吧,该睡觉了。”

  今天一回来的时候杨曦就说了,这一阵子,孩子都由她来照顾,免得晚上醒来吵,影响了郁存遇休息,也耽误她做月子。

  常欢颜也没矫情,毕竟护士再专业也是外人,可杨曦是家里的长辈,给她照顾,自己也乐得轻松。

  “好。”郁存遇听话的起身,很熟练的一只大手抱着一个孩子,就这么去楼下了。

  。

  一楼客厅,时间还早,三个老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原本比较古色古香的客厅,此刻却放了不少属于小孩子的东西,粉色的婴儿床,粉色的婴儿车,地上厚厚的地毯,上面摆着粉粉的小毯子,还有各式各样的小玩具……一看就是家里有孩子的感觉,温馨不少。

  看到郁存遇抱着两个孩子下来了,郁老太太立刻起身,“都喂完奶了是吗?”

  郁存遇点头。

  “唉,那我来抱抱我的重孙女儿。”郁老太太笑眯眯的过来,看了一眼,从颜色分辨出粉红色的是小笙箫,便伸手从郁存遇怀里抱去哄着。

  至于小以漠,很快也被杨曦给抱走了,坐在沙发上逗着哄着,电视也不看了,三个老人全都围着孩子,一派和乐融融的画面。

  “奶奶,爸,妈,那我先回楼上了。”郁存遇开口。

  “去吧去吧。”三个老人头也不抬的说道。

  郁存遇:“……”

  。

  等郁存遇上楼后,郁东辰开口,“把孩子给我抱抱。”

  杨曦不停地逗弄着怀里的小以漠,哪儿舍得,“我才刚刚抱一会儿呢,你等等的。”

  “……”郁东辰皱眉,转过头,看着一旁正抱着小笙箫哄的郁老太太,说道,“妈,把孙女儿给我抱抱吧?”

  “我也还没抱够呢。”郁老太太头也不抬。

  郁东辰坐在婆媳中间,愁的不行。

  自从家里有了两个小孩子以后,他发现自己在家里的存在感都快接近于零了,抱到孩子的次数屈指可数!

  玄关这时传来了声响。

  他一抬头……

  郁承衍提着个袋子,里面装着2个大榴莲,穿着一身挺括的黑色西服,风尘仆仆的进来了。

  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韩敏夏想吃榴莲,于是又吆喝着郁承衍出去跑腿了。

  两个女人抱着孩子头也不抬,于是郁承衍就对郁东辰点了下头,换好拖鞋,便立刻上楼去了。

  郁东辰看着二儿子急匆匆的背影,原本挺郁闷的心情突然“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对呀,再不到一个月,韩敏夏也要生了,到时候又多出来个孩子,一人抱一个,他总能抱到了吧?

  郁东辰身子向后靠在沙发背上,心里美滋滋的想着,仿佛已经看到大孙子正小粉团似的在自己的怀里扭着,软软嫩嫩的小肥手捏着他的手指头,软乎乎的小嘴儿亲在自己的脸上……

  。

  在郁东辰做美梦的时候,顾家大宅,此刻却一片肃穆之气。

  书房里,张俊伟律师西装革履的提着公文包走了进来,至于其他人,早已经一身黑色的站在里面等着了。

  今天是顾老爷子的葬礼,按照遗嘱中的声明,人一下葬,自然,这遗嘱中的内容将在今天晚上宣布。

  顾向北穿着一身黑色的笔挺西装,里面的衬衫也是黑色,眉梢眼底被一层冷意笼罩,这使得他原本英俊的五官更显冷魅,有些生人勿进。

  蒋梦怡脸上的表情和他差不多,肃穆之外,还多了一丝不安。

  不用猜也知道,顾老爷子怎么可能还对他们母子俩客气?

  至于高贞宁,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但是……唯有希望顾老爷子能对谨言好一些吧,毕竟,那可是他的亲孙子不是吗?

  顾谨言今年已经十一岁了,刚上小学四年级,和去年相比现在稍稍瘦了一些,穿着一身黑色小西装,眉眼满是稚嫩,并不怎么理解今天晚上到底是要做什么。

  唯一不同的就是顾俪清了。

  她一身黑色的裙装,不施粉黛,双眼看着张俊伟,急切的开口说道,“张律师,请宣布吧。”

  张俊伟看了一圈,问道,“还有其他人过来吗?”

  顾俪清摇头,“没有了,我爷爷是家里独子,远房亲戚……应该跟遗嘱没关系吧?”

  张俊伟:“……”

  他点了下头,将公文包放上书桌,然后打开,拿出一份文件,正式开口,“这份遗嘱是顾老爷子病发那天和我在病房里拟定的,里面有一个条件,相信你们之前也已经知道了,那就是遗嘱的生效日期,必须在他逝世下葬后才可以生效。”

  他看了一眼众人,翻开文件,继续念道,“遗嘱的内容很简单,主要是关于他名下的财产划分问题。”

  顾向北眼神冷漠的看着他,面上不显山露水,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双手已经在裤兜里牢牢的攥在了一起。

  他自认不是什么圣人,没有高风亮节到对钱财不屑一顾。

  这么多年,虽然误认父亲,可在他心底,是真的有把顾老爷子当做自己的亲生父亲在看待。

  顾老爷子对他也是格外的器重,尽管说在得知他不是亲生儿子后,不分他遗产是人之常情,可……

  “顾老爷子名下的所有财产,一共化为四份,其中百分之三十为顾以城所有;百分之三十为顾谨言所有,顾谨言尚未成年,所以将委托顾氏企业财政总监朱清德代为打理所有的财产;百分之十为长孙女顾俪清所有;最后的百分之三十为顾向北所有……”

  话没说完,顾俪清就“啪”地一声拍着茶几站了起来,“我不相信!顾向北他根本就不是顾家的孩子,怎么可能给他分百分之三十的财产!”

  蒋梦怡也大为吃惊,一方面心寒自己这么多年陪着顾老爷子,到最后,居然一分钱都分不到,仿佛从头到尾跟他完全没有关系似的;可另一方面,又有些意外顾向北竟然能得到和顾以城,顾谨言同样的份额……所以她忍了忍,也就没有发作。

  毕竟,只要儿子能得到遗产,跟她得到……意义也是一样的。

  张俊伟皱眉,还不待反应过来,手里的文件已经直接被顾俪清给抢走了。

  她睁大眼睛从上到下扫了一眼,然后,“撕拉”一声就将遗嘱撕了个粉碎,歇斯底里的喊道,“我不相信,这份遗嘱一定是假的!你有什么证明这是我爷爷定下的遗嘱?”

  张俊伟叹气,“顾小姐,我以我三十多年的律师职业生涯向你保证,这份遗嘱真的是顾老爷子亲口所说,不信的话,我这里还有录音。”

  说完,他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录音笔。

  这也是当初为了以防万一,顾老爷子让他特意准备的。

  没想到,今天真的派上了用场。

  在顾俪清惨白的脸色中,顾老爷子气若游丝的声音立刻再度响起。

  他说一句话就要大喘一口气,以至于短短的遗嘱内容,竟然听了整整半个小时,直到最后,他声音颤抖的说道,“最后的百分之三十为顾向北所有,生效条件:一,一年内为顾家生下子嗣,二,和蒋梦怡断绝母子关系。”

  “叮”一声,录音笔关闭。

  偌大的书房里顿时陷入了死寂一般的安静。

  然后……

  “哐当”一声,蒋梦怡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不知怎么回事,居然直接摔了下去。

  “妈!”顾向北冲了过去。

  。

  军区大院,郁家。

  郁存遇冲完澡,打开门,看到常欢颜已经躺在床上了。

  睡着了?

  他挑了挑眉,放慢脚步,走到床边。

  看了一眼正平躺在那儿闭着眼睛的女人,刚伸手要揭被子……

  “你去睡沙发吧。”柔软的女声突然响起,紧接着,常欢颜睁开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郁存遇经过最开始的一怔后,眉头皱起,“为什么?”

  难道是在医院里两人分床睡,睡出习惯来了?

  常欢颜一窘,只好解释道,“我在坐月子啊,而且我没洗澡,也没洗头。”

  自从生过孩子到现在,快半个月过去了,她每天都只能简单的洗漱一下,用的也是坐月子时专用的洗护用品,头发还好,可以用免洗喷雾,脸,只能用热水洗一洗,不能用洗面乳,至于身上,那只能随便擦一擦。

  她这几天根本都不敢照镜子了,觉得自己肯定是蓬头垢面,无法形容,浑身臭烘烘……

  尤其是此刻,他刚刚洗完澡,一身的轻爽干净,只穿着黑色的短裤,露出挺拔又结实的好身材,因为他的动作,那漂亮的八块腹肌更是若隐若现……

  常欢颜看着看着就忘记了自己的初衷,视线直接落在了他腹肌的上面。

  因为那里有一块比较明显的伤疤。

  据他所说,那是很多年前有一次在越南边境追逐逃犯受伤所致。

  记得第一次和他亲热的时候,看到那个伤疤她还有点害怕,可是现在,她居然该死的觉得很性感……

  男人深邃如幽潭的黑眸微微眯在了一起,看着暧昧灯光下大喇喇盯着自己身体的小女人,不可以值得,他的身体里有了些躁动。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尤其又正当壮年……

  郁存遇喉结动了动,嗓音因为*染了沙哑,“看什么?”

  “……”常欢颜一愣,忙转过头,把眼睛死死的闭上了。

  郁存遇:“……”

  房间里瞬间陷入了安静。

  他盯着那红透了的耳根,和半边嫣红的脸颊,嘴角一勾,直接揭开被子,躺了进去。

  “喂?”常欢颜忍住羞赧开口,“沙发那么大,你……”

  “我不嫌弃。”郁存遇说完,直接“吧嗒”一声就把台灯给关了。

  室内漆黑一片。

  常欢颜:“……”

  算了,她闭上眼睛。

  既然他都不嫌弃自己,她还怕什么?

  “肚子还疼吗?”郁存遇突然开口。

  常欢颜一愣,赶紧回答,“疼。”

  郁存遇“哦”了一声,声音低低的,“那就不抱了。”

  常欢颜:“……”

  突然有点后悔了是怎么回事?

  。

  第二天下午,宋萧守知道她从医院回家了,特地提着大包小包的婴儿用品来家里探望。

  因为三个老人正在楼下客厅哄着孩子,还有不少大院儿里的街坊邻居在,所以他终于得以上楼,第一次踏进这间卧房。

  只是……

  他来回看了一圈,摇头,“真没劲儿,怎么到哪儿都能被你打扮的花里胡哨的?我还以为能看到国际刑警的什么神秘*呢。”

  “……”常欢颜一怒,直接拿起抱枕就往他身上砸去。

  只不过因为肚子上的伤口还没好,所以她没敢使劲儿,抱枕轻飘飘的就落在了半路。

  宋萧守笑嘻嘻的过来,捡起抱枕拍了拍,又说道,“对了,你们有没有分床睡啊?”

  “没有。”常欢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真的假的?”宋萧守瞪大眼睛,看着大床上那两个挨得紧紧的枕头,皱眉,“可是我听人家说了,女人在坐月子的时候,夫妻最好分床睡,不然男人受不了那股臭味儿,以后会碰都不想碰你。”

  常欢颜:“……”

  可能是看她面色略有不善,宋萧守立刻又补充道,“不过啊,这也说明他心里有你,都这样了还不嫌弃你。前几年有个新闻还记得不,一个男明星在老婆挺着大肚子的时候和同剧组的小姑娘勾搭上了,你啊,知足吧,捞到好男人了!”

  好男人?

  常欢颜拼命压着自己上翘的嘴角,冲着宋萧守啐了一句,“油嘴滑舌。”

  。

  常欢颜还要睡午觉,所以宋萧守没待多久就离开了。

  孩子们有老人在楼下照看着,她乐得轻松,关上门后就躺在床上睡着了,直到……

  外面的走廊上,突然传来一阵“蹬蹬蹬”的脚步声。

  那声音很大,也很急,还不止一个人发出的,于是直接就把她吵醒了。

  常欢颜没敢再睡,揭开被子,披了个外套就起身出去

  推开门,外面的走廊上,郁东辰和杨曦正匆匆从郁承衍卧室里走出来,手里还提着行李箱什么的。

  “爸,妈,发生什么事了?”她开口问道。

  ------题外话------

  发生什么事了?O(∩_∩)O哈哈~都能猜到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428我不嫌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