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让开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月票进入榜单了,亲们真棒,忘记说了,榜单奖励是三个阶段,5月1—10号,5月11—20号,5月21—31号,此阶段送月票前十名都有潇湘币的奖励!赶快送赶快送,不要藏不要藏,(* ̄3)(ε ̄*)

  我希望郁老大和欢颜是又虐又宠的风格,当然,最后的结局肯定是温暖的,希望都不要弃文哦,弃了也不要跟我说!

  那是不是说明我成功了?

  很多人喊虐,真的吗?

  ------题外话------。

  最终,一扬手,护身符就被丢到了垃圾桶里。

  她盯着手上那两张护身符,神情怔怔的,胸口也闷的不行。

  将手机丢回茶几,过了良久,常欢颜低头,伸手从领口掏出那根红绳,把佛袋里面的东西给拿了出来。

  ……”

  常欢颜抿着唇,“没什么,我挂了。”

  “你找律师干什么?”宋萧守立刻问道。

  宋萧守说完,刚要挂电话的时候,常欢颜却又突然开口,“小受,你认识靠谱的律师吗?”。

  “哦,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先休息吧,等醒了没事儿的话来医院看看我哈,我伤还没有好呢,顺便可以带你去隔壁看看,拜拜。”

  常欢颜“恩”了一声。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时差没倒过来?”宋萧守又问道。

  常欢颜,“……”

  “呃……”宋萧守顿了顿,听出了她声音里的不对劲,“欢颜,你怎么了?”

  常欢颜深吸口气,太阳穴“突突突”胀痛得厉害,低声打断了他,“还有别的事吗?”。

  宋萧守越说越激动,几乎是绘声绘色的描绘起了当时的情形,“她被老公给家暴了!她老公你还记得吧,就是那个快40岁的老男人,她大二的时候就跟他好上了,一天天的多腻歪啊,比她大了快20岁呢,都快能当她爸了,我都不知道她怎么能忍的,居然一毕业就嫁给了他,还天天在班级的QQ群里秀恩爱。本来我也以为两人挺好的,谁知昨天下午跟护士无聊八卦了一下,我才知道,那个老男人居然早就在外面找了好几个小三了,而她也早就知道了,可每次老男人只要一哄,她就心软,两人又和好了……”

  “所以啊,以后你就多听听我的话,你啊还是太年轻了,容易冲动。我用我血淋淋的经历告诉你,感情这种东西你真的不能太投入,千万不能上赶着对他那么的好。尤其是妹夫那样的老男人,丫仗着自己有社会阅历,最会装了,随便用点小伎俩就能让你对他死心塌地,海枯石烂!对了,你还记得咱班的张甜洁吗?就一毕业就结婚的那个,我跟你说啊,她现在就住在我隔壁的病房,你猜她怎么着了?”

  她甚至连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为了他,她自私的抛下了国内的一切,两个孩子,母亲……不管不顾的跑去了美国,可现在呢,短短几天,她就已经尝到了冲动后酿下的苦果。

  可她也知道,这些全都是她自己造下的孽。

  她傻,她是天底下最大的傻X!

  是。

  眼睛很烫,鼻子竟然也有一些泛酸。

  常欢颜想到了那天在病房外面听到的话,又想到了停尸房里,白布下,母亲那孤零零的,残缺的遗体……

  傻不傻?

  常欢颜没有说话,宋萧守便在那头立刻又说道,“我知道了,肯定是妹夫没受伤,所以你们就一起回来了,不然你能这么快回来?切,我早就说过了吧,他可是做了十几年的国际刑警,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受伤,还严重到不能给你发消息?肯定是逗着你玩儿的吧,亏你还跟个王宝钏似的,大老远的跑过去,抛弃了我,抛弃了孩子,你说,你傻不傻?”

  “那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你一个人回来,还是妹夫跟你一起回来了?”

  常欢颜看着怀里的女儿,幽幽的开口,“见到了。”

  “欢颜,原来你真的已经回家了。卧槽,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又从美国回来了,你见到妹夫了没有?”宋萧守在电话那头叽叽喳喳的问。

  任由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周而复始,她伸手,按下了“接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一阵手机铃声在室内响起,常欢颜才回过神来。

  原先已经下定了的决心,此刻,突然又有些犹豫了起来。

  常欢颜看着她白皙漂亮的小脸蛋,心里却已经乱成了一团麻绳。

  小笙箫乖乖的躺在妈妈的怀里,不哭也不闹。

  韩敏夏离开后,常欢颜关好房门,回身抱着女儿走到沙发边坐下……

  小笙箫闻声,立马张着小嘴,“咿呀咿呀”的喊了句,好像在验证韩敏夏的话似的。

  韩敏夏笑眯眯的伸出手指,逗了逗小娃儿的下巴,说道,“咱们家笙箫可乖可乖了,这几天都没有哭,对不对呀?”

  孩子软软的小身子,和暖暖的奶香味让常欢颜整个人似乎都融化了,低着头,亲了亲她软软的小脸蛋,眼圈已经忍不住红了起来。

  常欢颜心头一软,伸手把女儿抱了过来。

  小笙箫穿着一身萌萌哒的连体小睡衣,乖巧的躺在韩敏夏怀里,张着小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安静的望着她。

  “大嫂,原来你真的回来了?”韩敏夏睁大眼睛,干净清透的小脸上满是惊喜,“刚才奶奶说了我还不信呢,快,笙箫,妈妈回来了,看到了没有?这是妈妈。”

  她穿着一件宝蓝色的套头卫衣,下身是一条同样宽松的宽条纹休闲裤,粉色的米琪棉拖,怀里,则抱着个漂亮的小娃儿。

  站在外面的是韩敏夏。

  “……”常欢颜迟疑了下,走过去,将房门打开。

  常欢颜愣住,回过头,听到外面隐约传来熟悉的声音,“大嫂,大嫂你在家吗?”。

  就在这时,房门传来了“叩叩叩”的敲门声。

  常欢颜的眼神动了动,下一秒,她一把掀开了身上的被子,下床,穿鞋,过去拿起外套穿在了身上。

  直到看到最后的那一条微信,“我今天下午的飞机回国,明天到家。”

  她一一看了过去,并没有太大的情绪。

  拿过手机,微信里又多了好多条的消息,有高筱潇的,宋萧守的,尹谦的,还有……郁存遇的。

  直到扰人的军号终于停止,她才撑着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一,二,三,四……

  她盯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心中默数着军号声。

  头已经不怎么疼了,但喉咙还有些干干的,浑身也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她的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看了看窗外,才知道自己又忘记关窗户了。

  常欢颜皱了皱眉,缓缓睁开了眼睛。

  早晨,嘹亮的军号声从窗外传了进来。

  国内,D市……

  等周伟再追出去的时候,走廊上已经没人了。

  过了一会,那两人松开手,对他抱歉的笑了笑,也抬脚走了出去。

  没有人回答,郁存遇已经走了。

  “大哥!”周伟看郁存遇头也不回的离开,忍不住大声喊道,“既然大嫂都已经回国了,那就说明她现在很安全,你为什么还要急着回去?”

  他还没反应过来,身后就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即,整个人就被扯到了一边。

  周伟:“……”

  就在周伟以为有希望的时候,郁存遇突然说道,“把他拉开。”

  秦音和张科也没敢再说话。

  他没再开口。

  灯光照在郁存遇的脸上,落下淡淡的光晕。

  “我不让,除非……除非你从我的身上踏过去!”周伟铁了心的说道。

  “让开。”

  “大哥!”周伟急了,大步走到门口,张开没受伤的左手挡着房门,“反正今天我是不会让你走的,你都伤成这样了,如果大嫂知道你不顾身体情况就回国,她一定会……”

  “2011号房。”郁存遇说完,挂断电话,从床边站了起来。

  “……”

  对于周伟的劝解,他没有多说一句话,直到手中的手机突然响起,他才放到耳边,用英语说了几个字,“到哪里了?”

  病房明亮的日光灯下,郁存遇身材伟岸,挺拔笔挺,棱角分明的脸庞似乎更消瘦了,眉头也微微锁着,这让他在冷峻的气质中,又透出一股子的疏离。

  这幅场景落在随后跟进来的秦音眼底,不禁又是眼底一刺。

  “……”郁存遇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那儿,任由身旁金发碧眼的护士小姐帮他系着纽扣,又把外套替他穿上。

  周伟正站在床前,苦口婆心的劝说,“大哥,医生刚才都把情况跟我说了,你手臂上的伤裂开了,情况很严重,如果不好好休养的话,万一引发了感染,这只手很可能会废掉的。”

  病房里面……

  秦音愣了下,也什么都顾不上了,立刻抬脚跟了进去。

  周伟脸色一白,随即,直接过去,“啪”地一声就把门推开了。

  主治医生点头,“他身上的伤我都处理好了,只不过……手臂上已经缝合的伤口再度裂开,导致失血过多,身体虚弱,免疫力低下。这种情况下,我们一般不建议伤者再有剧烈的运动,最好能在医院卧床休养,否则很容易会引起高烧和感染,不利于伤口的痊愈,否则……我也不能保证他的这一只手到底能不能保住。”

  “回国?”周伟大叫。

  他先是看了眼众人,才叹了口气,说道,“情况有些严重,因为……郁先生说要回国。”

  主治医生是一个中年人,大约五十多岁,戴着一副金丝框的眼镜。

  “严不严重……”

  “我大哥他没事儿吧?”

  “医生,情况怎么样了?”

  “吧嗒”一声,房门终于被打开了,各有所思的三人立刻转身,并迎了上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

  秦音皱着眉,妆容精致的脸上满是担忧。

  可是这一次……

  昨天在讨论的时候,医生就已经说了,在这样严重的情况下,就算以后外伤养好了,可能也很难再拿枪了,所以在这一段时间一定要好好养着,等外伤好的差不多后,再在专业人员的指导下进行复健,不能有一丝的差池。

  这一次的受伤,除了身体上各处都有着皮外伤外,郁存遇伤的最重的就是左手小臂,医院之前采取的是切开复位手术,里面上了钢板做固定,至于外面,只能慢慢养。

  门被关着,看不到里面的场景,但不用想也知道,情况不容乐观。

  医生正在里面给郁存遇的伤口做急救。

  30分钟后,周伟,秦音和张科,都站在了病房外面的走廊上等候……

  她冲到床边按下了呼叫铃,随后,因为不放心,立刻又跑出去亲自喊人。

  秦音先是一愣,随即立刻点头,“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郁存遇的声音才再度响起,“把医生叫过来。”

  秦音脸色发白的看着,至于张科,也不敢插嘴。

  郁存遇没有在说话,房间里,也陷入了死寂一般的寂静。

  “大哥,都是我不好,我错了。任凭处置!”周伟大声说道。

  不止是秦音,就连张科也都被吓到了。

  “啪”一声,响亮又干脆。

  周伟狠狠的咬着后槽牙,在秦音还没注意到的时候,突然抬起左手,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

  “以前都是怎么做的?”郁存遇再度开口。

  一旁的张科也发现了不对劲,看了一眼两人,忙开口说道,“郁队长,你的手还在流血,还是先找医生……”

  而此刻,郁存遇无疑是在生气的,不然,也不会在上午揍了他一拳后就离开了……

  他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大哥生气。

  周伟不自觉的打了个寒噤,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那双眼睛,又深又沉,漆黑一片,如幽潭般深不见底。

  没有什么情绪,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自己,一如以前审问犯人时的表情。

  因为他发现郁存遇正在看着自己。

  周伟想开口,声音却瞬间堵在了喉咙里。

  “为什么不告诉我欢颜过来了?”郁存遇问。

  吃饭的时候不让她喂,起床的时候不让她扶,伤口也不让她看,就连现在……都流血成这样了,还不让她检查处理!

  而她这一次过来,虽然是自动请缨,但目的也只是为了要照顾他的身体,可是……

  这些,她全都如数家珍。

  除此之外,他为人平和,饮食清淡,生活规律,除了出国查案子,转了文职后,每天雷打不动8点半就到办公室……

  他喜欢抽烟,严重时,曾经得过肺病。

  在他腹部,有枪伤留下来的疤痕;

  她是医生,和人有身体上的接触很正常,在以前,她也经常会帮郁存遇检查伤口。

  事实上,自从郁存遇带着常欢颜去警队,向所有人宣告他的已婚身份后,她就觉得……郁存遇有些变了。

  不是第一次了。

  尽管这个动作做的轻描淡写,但是秦音却很明显的意识到了,她的手,也顿时僵在了半空中。

  郁存遇稍稍侧了下肩,避开了她的碰触。

  医生的直觉,让她下意识的上前,伸手就想要去查看他的胳膊。

  秦音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色发白的看着郁存遇,他的身上还穿着那一身单薄的病号服,外面套着一件黑色外套,但也不厚,此时左胳膊的衣袖被染成了深红色,胸口和裤子上都有着很明显的血迹……

  下一秒,他直接被郁存遇身上的血迹吓到,瞪大眼睛说道,“大哥,你……你流血了!”

  一推开房门,周伟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哥,你去哪里了,我……”

  于是,等他再度回到医院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一点多钟了。

  郁存遇去了一趟他在洛杉矶的私人别墅……

  抛下这句话后,他直接转身,离开了调查局。

  “不用。”

  门口,郁存遇顿了下脚步。

  认识十几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让他看到一贯冷静自持的郁存遇会这么不冷静,甚至身上只穿着病号服……

  10分钟前,郁存遇疯了般的冲进来,让他帮忙找人,甚至……还调动了整个调查局的人。

  郁存遇刚走到门口,又传来汤姆关心的声音,“流了很多的血,你确定不需要找人送你回医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让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