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表里不一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对不起。”头顶传来的声音低低沉沉,带着生病后特有的沙哑。

  常欢颜没有想到他会道歉,稍稍愣了一下。

  “当时我受伤了,不知道妈会突然醒过来。”郁存遇说道,“对不起,这么晚了才回来,没能陪着你。”

  听到这番话,常欢颜眼睛一疼,有种酸涩的委屈感在心底疯狂的蔓延开来,眼中也迅速浮起了一层湿意。

  闻到他身上健康的男人气息,混杂着淡淡消毒药水的味道,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想要紧紧的抱住他,把头靠在他的胸前,放肆又发泄的大哭一场。

  从母亲走后,这两天她一直都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哪怕是在料理后事的时候,她都不敢放声大哭。

  井然的年纪还小,才刚上大一,如果看到身为姐姐的她都崩溃的撑不下去了,他心里会怎么想?

  姑妈和姑父那边指望不上,郁家人也毫不知情,高筱潇在坐月子,宋萧守又受了伤,还被家人发现性取向的事,连自身难保。

  除了自己,她没有任何人可以去倾诉。

  郁存遇低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瘦削白皙的小脸,她半垂下的眼睫,犹如两片墨色的蝶翼,当发现上面突然染上了湿湿的眼泪时,他眼神一动,温柔的抬起大手放在她的后脑勺上,说道,“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了。”

  一个多月以前,他一到洛杉矶就立刻投身到案件的勘察和追踪之中,为了安全起见,期间不能和任何人有联系,身上佩戴的任何通讯工具也都受到严密的监控。

  意外受伤后,在医院里接连昏迷了好几天,醒来后,得知她孤身一人来到洛杉矶却失踪的消息时,那一刻,他承认自己失去了多年来最引以为傲的冷静……

  后来,终于和她联系上,才知道章芬在医院突然醒来,却因为抢救不及,怆然离世。

  挂断电话后,他想也没想的就决定要马上回国。

  一是担心她们姐弟俩孤立无援,家里人不知道具体的情况,电话里又一时解释不清楚;二,也是有一种负罪的心里,如果不是因为去洛杉矶,她也不会连母亲最后一面都没肩上……

  一股很足的力道突然推在自己的胸前。

  郁存遇还没反应过来,后背就已经撞到了洗手间的房门上,“咚”一声后,他踉跄了下,才将身子稳住。

  “你回不回来,离不离开,跟我有什么关系?”常欢颜的声音在房间内清晰的响起,“你不用再对我说什么对不起,因为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也没有关系。”

  她的脸上努力维持着镇定,一鼓作气的开口,“我已经想好了,既然我妈已经走了,你解脱了,我们离婚吧。”

  然后,她就把头别向了一侧,看着窗外。

  郁存遇望着她,眼中有不解,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难得耐心的解释道,“我不知道你来洛杉矶了,周伟他没有告诉我,后来我给你打了电话,知道事情以后我就立刻让人订了机票回国。”

  “你不用解释。”常欢颜转过头,双眼通红,语气中更是透着讥诮,“反正我跟你结婚就是为了我妈的医药费,现在我妈都已经走了,所以交易结束,我们俩的关系也到此为止。”

  郁存遇望着她,双眼微眯,眉头也不觉微微皱起。

  常欢颜继续说道,“这一年多来,我很感激你对我的出手相助,也很感激你在家里对我的维护,就这样吧,我们好聚好散。我知道,有钱人离婚很复杂,不过你放心,我不要你的一分钱,离婚后,我会出去工作,赚钱养活自己。至于孩子……”

  她咬了咬唇,还是开口说道,“孩子的事情我们各退一步,我要笙箫,以漠给你。当然,如果你想要笙箫的话我也不反对,我会……”

  话还没有说完,左手腕处突然一紧,常欢颜被一股遒劲的力量扯住,身形一晃,整个人再度贴在了他的身上。

  郁存遇牢牢的攥着她的手腕,黑洞般深不见底的眼睛俯视着她。

  常欢颜皱眉,刚眨了一下眼睛,他就把头低了下来。

  熟悉的男性味道瞬间袭来,嘴唇也被两片薄而有力的唇瓣给含住了。

  常欢颜的瞳孔猛地放大,大脑中也“嗡”地一声,炸开了锅。

  时隔这么久,当彼此的四片唇瓣贴合在一起的时候,四肢却依然犹如电流蹿过,刺激的让她忘记了反抗。

  唇齿很快被他熟练的撬开,熟悉又温热的男性气息,充斥了她口腔中的每一个角落。

  这个吻霸道却又缠绵,似乎要把她的双唇给融化了似的,不停挑弄,吮吸着她的舌,忘情的热吻。

  那只手也绕到了她的腰后,隔着身上厚厚的外套,如烙铁般抱着她贴在身上。

  常欢颜颤着眼睫,酥麻又刺激的感觉令她大脑一片空白,双腿也有些发软。

  终于一吻结束,郁存遇将唇贴在她的额头,声音带着粗喘的说道,“别生气了,这一次,全都是我不好,以后我都会陪着你的。”

  常欢颜慢慢地反应了过来。

  她抬起头,迎上他深邃动情的双眼,微微扯了下嘴角,说道,“你这样有意思吗?”

  郁存遇:“……”

  她伸手想要推他,可不管她怎么使劲,他都岿然不动,幽黑的双眸始终紧锁在她的脸上。

  常欢颜有些不耐烦,“有些事情我之所以不说,是为了顾及彼此的颜面,我们好聚好散不行吗?”

  “什么意思?”郁存遇问。

  常欢颜望着他认真的表情,忍不住发出了“嗤”地一声,嘴角一勾,“你是在装傻,还是把我当成个傻子在耍?小受说的果然有道理,老男人就是表里不一,渣男!”

  郁存遇的脸立刻黑了又黑,他皱紧眉,刚要开口,敲门声突然传了进来。

  “叩叩叩”三下后,常欢颜迅速转身,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杨曦先走了进来,后面跟着郁东辰,还有两三个不认识的中年男人。

  至于宋萧守,也鬼鬼祟祟的躲在最后面,一双眼睛贼溜溜的看着她,然后又看了看郁存遇。

  杨曦笑着对常欢颜解释道,“存遇的手伤的比较重,所以特意找了几个专家来看看。”

  常欢颜点了下头,直接就说道,“我先去外面等。”

  杨曦也没有多想,只不过,好像是担心什么似的,又多说了一句,“时间很快的,别走的太远啊。”

  常欢颜“恩”了一声,就抬脚往外面走去。

  宋萧守眨了眨眼,忙也跟了上去。

  身后,郁存遇的目光始终落在她的身上,直到门关上了,杨曦上前,扶着他的胳膊说道,“存遇,妈扶你过去让医生检查一下吧。”

  他收回视线,淡淡的应了一句,“好。”

  。

  到了外面,常欢颜走到一处长椅边,缓缓坐下。

  宋萧守走了过来,先是凑近鼻子在她身上小狗似的闻了闻,然后看着她的嘴唇说道,“就知道你一个人搞不定,被强吻了是不是?!”

  常欢颜直接瞪了他一眼。

  “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宋萧守又问道,并在她身边坐下。

  常欢颜没说话。

  宋萧守看了看两边走廊,低声问道,“你上一次问我找律师的事情,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

  常欢颜开口,“不用找了。”

  当时只是一时冲动,后来想想,郁承衍就是D市最牛的律师,更别说郁东辰还在法院工作,找律师离婚的想法实在是太幼稚,也太不自量力了。

  就算是真的有人敢大胆接这个案子,肯定也赢不了,而她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和金钱去陪玩……

  她只是没有想到,郁存遇居然不同意离婚,非但如此,还接二连三的在那儿解释,太不符合他往日沉默寡言的性格了。

  他为什么不同意?难道……

  “你老实跟我说,他是不是想要脚踩两条船啊?”宋萧守显然也有同样的想法,见常欢颜不说话,“默认”了,气的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卧槽,我宋萧守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脚踩两条船的渣男,真没有想到他也这样,我以前真是瞎了狗眼,看错了人。你别拦着我啊,我现在就进去揍他,顺便把事情都告诉他的父母!”

  说完,气呼呼的朝着1909号房门走去。

  等到了跟前,房门紧闭,宋萧守顿了顿,突然回头,“你怎么不拦着我?”

  常欢颜:“……”

  。

  病房里。

  给郁存遇做完检查后,杨主任一边脱下手套,一边拿眼神瞅郁存遇,意有所指的说道,“你身上还有一些伤口没有好,最近注意一下,不要有剧烈的动作或者是拉扯。”

  郁存遇:“……”

  拉下帘子后,杨曦迅速走了过来,“医生,怎么样?”

  “放心吧,控制好体温不要再升高,伤口不要被感染,在医院住上一个多星期,就可以回家慢慢养着了。”杨主任轻描淡写的说道。

  “杨主任,你是说……我儿子的手能保住了是吗?”杨曦有点不敢相信。

  杨主任点头,“片子我之前已经看过了,手术做的很成功,这段期间只要别再节外生枝,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真的吗?”杨曦有点喜出望外,上午的时候,那个主治医生明明说……

  “杨主任可是封安医院的金字招牌,也是目前D市最权威的骨科方面的专家,有他在,你们就放心吧。”好像猜到她的心思似的,主治医生立刻笑着说道。

  郁东辰点头,“杨主任,这次真的是麻烦你了,还亲自过来一趟。”

  “别这么客气,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杨主任笑了笑,又说了几句后,就开口告辞。

  杨曦和郁东辰一直送到电梯门口,刚按下电梯,杨主任却突然开口说道,“不好意思,刚才因为在令郎的面前,有些话我不好明说,你们做父母的最好有个心理准备,我和王医生也私下讨论过了,令郎的手伤虽然会好,但还是会影响到一些基本的操作问题。”

  杨曦瞬间被泼了一盆冷水,脸色发白的看着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连最基本的操作问题都会被影响,那岂不是就等于残废了?

  郁东辰也是紧皱眉头,“杨主任,这方面你是专家,你给我们一句准话,存遇的手……真的救不下来了吗?”

  杨主任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

  身后,常欢颜站在那儿,双手不由得拧紧了手中的矿泉水瓶。

  她刚刚觉得口渴,去自动贩卖机买了一瓶水,谁知一回来就听到了这样的事情。

  。

  电梯门关上后,郁东辰劝着妻子,“行了行了,你别愁眉苦脸的,这件事情先别说出去,让存遇好好养伤,其他的,等他伤好了再说。”

  杨曦拿着纸巾擦了擦眼角,又吸了吸鼻子,才说道,“我知道了。”

  郁东辰摇了摇头,转身,却发现常欢颜站在那儿。

  “欢颜?”他诧异的开口。

  杨曦一听,猛地转身,走到常欢颜面前问道,“欢颜,你刚才……是不是也都听到了?”

  常欢颜望着两人,虽没有说话,却等同于默认。

  “欢颜,这件事情存遇还不知道,我拜托你,先不要告诉他好不好,免得影响到他的情绪,耽误养伤。”杨曦恳求的说道。

  常欢颜的神情有些恍惚,还没开口,身后就传来了一阵急乱的脚步声,肩膀突然被搂住,宋萧守的声音也紧接着响起,“伯父,伯母,你们出来的正好,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们。”

  杨曦和郁东辰对视一眼,然后,由郁东辰先开口,“什么事情?请说。”

  宋萧守眯了眯眼,在常欢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话已经直接说出了口,“我家欢颜想要离婚!”

  这话也无异于一记重雷,当场就把夫妻俩给砸懵了。

  “这……这是开玩笑的吧?”杨曦震惊的看着常欢颜,“欢颜,好好儿的为什么要跟存遇离婚啊?”

  宋萧守刚要再开口,常欢颜已经直接拉着他的胳膊说道,“谁让你多嘴了!”

  “我多嘴?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吗?我跟你说,我宋萧守最受不了的就是脚踩两条船的渣男,我……呜呜呜!”常欢颜一把捂住了他的嘴,死命拉着他就往电梯的方向走。

  “……”杨曦和郁东辰面面相觑。

  。

  进入电梯,常欢颜直接按下16层,等电梯门关上后,才松开手。

  “疼死我了!”宋萧守龇牙咧嘴的揉着自己受伤的胳膊,俊白的小脸皱成了一个茄子,“你是不是想要把我也弄成个残废?”

  一听到这话,常欢颜脸一白。

  “切。”宋萧守气的猛翻白眼,“又想离婚,又担心人家的伤,还不让我跟他的父母说,真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常欢颜:“……”

  怎么想的?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只知道,现在她的心里很乱,胸口也闷得不行,根本找不到任何一个出口可以去发泄。

  。

  1909号病房。

  推开房门,病床上,郁存遇立刻抬头看了过来,待发现回来的是郁东辰和杨曦时,他没什么表情,又把视线收了回去。

  杨曦抬脚过去,开门见山的就问道,“存遇,你是不是跟欢颜闹矛盾了?”

  郁存遇抬起头望着母亲,却问道,“她人呢?”

  “她跟宋先生离开了。”

  “去哪里了?”郁存遇又问道。

  “不知道,她和那个宋先生在一起,还说什么要跟你离婚。”杨曦皱眉,又说道,“存遇,真的假的?好好儿的为什么要离婚啊?难道……”

  ------题外话------

  明天的更新应该在中午,今天是周末,放松放松,大家也放松放松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7表里不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