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纪大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到了病房,医生正在给郁存遇做常规检查。

  听到声音后,他转过头,深邃的目光落在常欢颜的脸上,嘴角渐渐弯起,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常欢颜只觉得小脸一烫,立刻就移开视线,走到沙发上坐下,先放下包,又将笔记本电脑拿出来,放在了茶几上面。

  杨曦匆匆将保温壶放在茶几上,就过去和医生了解儿子的恢复情况。

  “身上的伤差不多都已经开始结痂了,这两天可以帮他适当的擦洗下身体,注意避开伤口就可以了。至于左臂上的伤,还得再观察几天,确保没问题了才可以出院。”医生说道。

  杨曦点头,“谢谢你,医生。”

  “不客气。”

  等医生和护士都相继离开后,常欢颜已经将保温壶里的粥和小菜都端了出来,盛好,放在茶几上。

  郁存遇洗完手,极其自然的走到她身边坐下,开始吃早餐。

  杨曦起初还在屋子里来回不停的转悠着收拾,偶然看了一眼沙发上沉默不语的两个人后,想了想,便立刻转身走进了卫浴室。

  常欢颜也没怎么注意,她打开电脑,就浏览起东胜传媒集团的网站。

  “在看什么?”身旁突然传来郁存遇的声音。

  “……”常欢颜抿了下唇,头也不抬的回道,“公司的资料。”

  “已经应聘上了?”郁存遇问。

  “恩。”

  “什么时候上班?”

  “下周一。”

  “哦。”

  “……”

  接下来,他没再开口说话,只是安静的吃着饭。

  常欢颜却时不时地拿眼尾偷偷瞄他,开始是想着他是不是对她上班有什么不满?后来……她却突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直到他吃完饭了,修长的手指拿过纸巾擦着薄唇。

  常欢颜眼睛一亮,说道,“你刮胡子了?”

  郁存遇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即便转过头看她。

  这几天因为住院,加上受伤,行动不便,郁存遇不再像之前那么勤快,隔一天才会刮胡子。

  可是此刻,看着他光溜溜,一点儿胡渣都看不到的刚毅下巴,常欢颜鬼使神差的想到昨天下午在烫伤科发生的囧事……

  她拼命压着想要上翘的嘴角,说道,“刮了就刮了,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郁存遇:“……”

  见他还是不说话,常欢颜又恶毒的补了一句,“不过,年纪都摆在那儿了,再折腾,也就那样。”

  听到这话,郁存遇不禁微微眯起了眼,望着她的双眸幽深莫测,意味不明。

  常欢颜毫不示弱的和他对视了几秒,就在她以为他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杨曦从卫浴室出来了,“吃完了是吧?”

  她低下头,下意识的伸手去收拾碗筷,杨曦立刻就说道,“欸,欢颜你别动,手都受伤了,放着让我来就行了。”

  “哦。”常欢颜只好呐呐的收回手,看着杨曦手脚利落的忙活。

  不一会儿,杨曦就把碗筷都洗干净,又收拾妥当,她一边擦手,一边说道,“我才知道我有个朋友也在这楼下住院,我想去看看她,欢颜,存遇就麻烦你多照看下了。”

  常欢颜笑着点头,“好,妈你放心去吧。”

  “恩。”杨曦过去拿起外套和包,就往门口走去。

  只不过,等到了门口,她突然转身,又补了一句,“对了,待会儿没事的话,陪存遇去下面走走,今天天气不错。”

  常欢颜点头,“好。”

  杨曦离开后,常欢颜立刻低下头,继续看着网上的资料。

  她在大学里学的是中文系,自然对文化传媒这一块接触比较多,东胜集团她以前也曾听说过,集团的董事长厉远洋还是D大新闻系的教导主任,学识渊博,风趣幽默。

  在学校的时候,她也没少去现场听过他的讲座。

  只是……

  她看着集团资料的介绍,有点意外,因为董事长居然从厉远洋变成了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很年轻的女人,叫苏若晚,今年才二十五岁。

  看了一眼苏若晚的上任时间,呃,十二月一日,也就是这个月初。

  “你要去东胜工作?”身旁,突然又传来了郁存遇的声音。

  常欢颜一愣,猛地转过头,当发现他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时,想也不想的就说道,“谁让你偷看我电脑的?”

  说完,就跟个领土被人觊觎的小母老虎似的,立马端起电脑就走到桌子旁边坐下,离他远远儿的。

  郁存遇看着她孩子气的举动,无奈的挑了下眉,过了会儿,干脆起身,来到外面的阳台上,活动活动身子。

  常欢颜偷偷看了他一眼,便安心的继续看着资料。

  可能因为《都漫》才刚刚被收购一年,集团网站上面只有对杂志社的简短介绍,人事方面更是只列了个总经理的头衔,也就是乔瑾瑜口中那个杂志社的大老板,名叫卫子扬,今年二十五岁。

  照片上的卫子扬五官俊逸,眉目清冷,美国哥伦比亚高材生毕业,回来后迅速进入东胜,先后曾盘活了好几家濒临停刊或者是停业的文化公司,果然是难得的青年才俊。

  大致了解了杂志社目前的情况后,常欢颜便关掉东胜的网址,改为进入《都漫》杂志社的网址,看起最近几期的杂志内容来。

  《都漫》杂志原本是一份月刊,之前常欢颜毕业就去了那里工作,说实话,一直都觉得压力不大,每个月只要出两,三篇稿就可以应付,可现在,不但杂志被改成了周刊,而且隔一周就是A刊和B刊轮番发行,竞争销售量。

  网站首页就有去年一年的A刊和B刊的成绩对比。

  常欢颜仔细看了一下,唔,A刊的累计销售量居然还不到B刊销售量的30%!

  。

  阳台上。

  郁存遇锻炼了十几分钟,便转身回到病房。

  看着正趴在电脑前愁眉苦脸的常欢颜,他忍不住蹙了下眉,开口喊道,“欢颜。”

  常欢颜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干嘛?”

  “我想出去走走。”郁存遇说道。

  “……”常欢颜不耐烦的把电脑盖翻了下去,“怎么这么多事!”

  郁存遇:“……”

  不过,话虽这么说,常欢颜还是起身,过去衣架边,把他的外套拿了下来。

  帮他穿外套的时候,常欢颜特意看了一下,昨天他手上被咬的伤口已经结痂了,因为皮肤的颜色深,不仔细看的话,倒也看不出来。

  郁存遇左手不方便,衣服只能披在肩上。

  常欢颜看了看,又过去拿起羊绒大衣,帮他披在身上。

  出门时,郁存遇很主动的握着她的手腕,说道,“扶着我点。”

  常欢颜脸红心跳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将右手抬起,放在了他的手臂上。

  郁存遇刚要弯起唇角,就听到她小声嘀咕了一句,“病人就是麻烦。”

  郁存遇:“……”

  。

  两人坐电梯到了一楼,就直接往大楼后面的花园走去。

  今天D市的天气果然不错,虽然温度有些低,却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花园里没什么花,但因为有许多松柏,冬青等绿植,倒也显得绿意盎然,不失为散步放松的好地方。

  刚走了几步,常欢颜的手机响了。

  她伸手掏出来看了一眼,便接听了,“喂。”

  “欢颜,明天中午在D大对面的小南国开同学会,到时候你来我家接我吧。”宋萧守在那头说道。

  “同学会?”常欢颜差点儿忘记了这件事,一说完,就感觉身边有两道目光直直地射了过来。

  “是啊,你不会真不去吧?”宋萧守说完,立刻在那头哇哇大叫,“不行不行,你不能不去,你都不知道我自从回家后就跟坐牢似的,我姑妈天天待在客厅里看着,我哪儿都去不了,好不容易这次有个机会出去放放风,有你在我爸妈也不会不同意,你可不能自私自利,见死不救啊!”

  常欢颜头顶一片乌鸦飞过,但还是觉得一家人都去度假山庄了,她如果再单独出去玩不太好……

  “我过两天就上班了,打算提前熟悉下杂志社的工作呢……”

  “那也不差这几个小时啊!再说了,你自己算算,自从毕业后的这两年,哪一次同学聚会你参加了?大家都是在D市混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这样多不好啊!更别说你之前都答应过吴哲了,不能言而无信!”

  “……”常欢颜无奈,只能同意,“那好吧,明天我去接你。”

  “太好了!”宋萧守开心的大叫,“我告诉你,趁这次机会你顺便也刺激一下妹夫,让他知道你不是没人追的,到时候中午吃完饭,我们几个一起送你回医院。”

  常欢颜嘴角一抽,“幼不幼稚?”

  “你管幼不幼稚,你就说要不要吧?”宋萧守问。

  常欢颜觉得自己的手腕被握的有些紧,眨了下眼睛,就说道,“要。”

  “那行,明天记得打扮的漂亮一点啊,我在家等你来接,对了,别坐你家司机的车,这样就没法蹭别人的车了。”宋萧守耐心的嘱咐完,才挂断电话。

  常欢颜刚放下手机,身边就传来了某人硬邦邦的声音,“什么时候去参加同学会?”

  “明天。”

  见他不说话,常欢颜问道,“怎么……不想让我去参加啊?”

  “……”

  郁存遇没有吭声,目光直视前方,不紧不慢的迈着步子。

  看到他这幅淡定从容的样子,常欢颜抿了抿唇,突然抓着他的胳膊,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他结实的手臂上,大声说道,“我跟你说话呢,听到没有!”

  郁存遇:“……”

  常欢颜望着他的脸,忍不住就着手下使劲的掐了掐,又捏了捏,可他就跟个机器人似的,任由她掐着,脸上一点的反应都没有,反倒因为他胳膊上的肌肉太硬,搞得她手都有些酸了。

  “真没劲儿!”常欢颜有些丧气的把手松开。

  气不过,还想把自己受伤的左手也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可才动了一下,他就转过头,目光如炬地望着她,说道,“别动,小心扯到伤口。”

  常欢颜:“……”

  接下来,郁存遇就没有再说话,只是紧握着她纤细的手腕,慢慢的在鹅卵石路上走着。

  直到在喷泉前面的座椅上坐下,他才突然开口说道,“你年纪还小,应该多和同龄人接触接触。”

  常欢颜猛地瞪大眼睛,转过头,一脸匪夷所思,“真的?”

  郁存遇点头。

  “原来你也知道自己年纪大了,没有情趣啊。”常欢颜立刻得理不饶人的说道。

  郁存遇:“……”

  看着他吃瘪的样子,常欢颜心情变得很畅快,弯着嘴唇,几乎是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喷泉。

  花园里有不少病人在散步,除了喷泉的水声,偶然还能听到小孩子叽叽喳喳的玩闹声,太阳很暖,照在人的身上也暖烘烘的。

  常欢颜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氛围,突然觉得,其实找了一个沉默寡言的老公也挺不错的,起码……他安静,不聒噪。

  。

  在花园里待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杨曦打电话来了,常欢颜才起身,“扶”着某人往回走。

  回到病房才发现,原来是又来客人了。

  郁存遇受伤的消息早已在D市悄悄流传,每天上午都会有一大帮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前来探望,病房里早已经被摆满了许多价格高昂,包装精品的礼品和营养品。

  今天过来的又是一大帮她不认识的人,杨曦帮忙倒完水后,就说道,“你们先聊,我跟儿媳妇去楼下买点儿东西。”

  郁存遇点了点头,目送着两人离开。

  。

  到了外面的走廊,杨曦便开口说道,“欢颜,那个宋先生已经出院了是吗?”

  刚才她特意去楼下找人问了问,又一间房一间房的找过了,没发现宋萧守的身影。

  常欢颜愣了愣,点头,“是啊,妈,你找他有事儿吗?”

  “哦,没事儿,我就是问问。”杨曦笑了笑,脸上一闪而过尴尬的表情。

  到了电梯门口,她按下电梯,忍不住又问道,“对了,宋先生是怎么受伤的?”

  常欢颜觉得今天的杨曦有点奇怪,好像对宋萧守格外的感兴趣,只不过……

  她想了想,避重就轻的说道,“就是一些意外,现在已经没事了。”

  “意外啊?哦。”杨曦若有所思的点头,眉头也不自觉皱了起来。

  电梯到了,两人走了进去。

  杨曦脑子里不停想着怎么才能套出话来呢,电梯却在16楼突然停下,从外面走进来一对五十多岁的老人。

  常欢颜不经意看了一眼,脸上立刻就有些愣住了。

  D市真小,居然第二次在这家医院碰到熟人,还是……尹谦的父母。

  “欢颜?”尹母也是一脸的惊讶,“你怎么也在这儿?身体不舒服吗?”

  尹父也微微皱起了眉,却没有说话。

  常欢颜还没开口,一旁的杨曦已经热情的打起了招呼,“你们认识我儿媳妇吗?”

  “儿媳妇?”一听到这话,尹母立刻睁大眼,同时,也上上下下的把杨曦仔细打量了一番。

  杨曦伸手亲昵的挽起常欢颜的胳膊,笑着说道,“是啊,我是她的婆婆,我儿子在这儿住院,我们正准备出去买点水果。”

  可能是看杨曦一身非富即贵的打扮,再加上谈吐气质不俗,尹母的表情一直都很吃惊,听完这番话,除了点头,一时也说不出什么别的。

  倒是杨曦,立刻又看着常欢颜说道,“欢颜,不给我介绍介绍?”

  她的想法很简单,自从知道常欢颜的父母都相继离开人世后,总觉得自己作为婆婆,对这个儿媳妇的关心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这会儿难得遇到个熟人,自然就想要认识认识。

  ------题外话------

  谢谢村口的豆腐东施送了99朵花花,月票奖励名单已出,还没领奖的亲记得在评论区冒泡领奖,11号开始,第二轮送票奖励活动正式开始啦,谢谢大家支持,(づ ̄3 ̄)づ╭~

  推荐好友桑间的作品:《高冷老公强势夺心》

  第一次见面,她扯掉了他的浴巾,看光了他的身体。

  第二次见面,她戴上了他的戒指,做了他的新娘。

  日复一日的枕畔纠缠,他给了她极致的欢愉,极致的溺爱。

  然而情到浓时,她喊出的,仍是其他男人的名字。

  然而他的心头,仍绽放着他的红玫瑰,从未凋零。

  她和他的身体无比契合,可是她知道,她不爱他,他也不爱她。

  后来的后来,她重归故里,听到一个三年前的传言。

  人们都说,顾氏总裁对前妻痴恋成瘾,为了那个女人,他不惜身败名裂,为千夫所指,被万人唾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7年纪大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