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禽兽律师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郁存遇一家四口搬出军区大院后,没过几天,郁承衍也开口提出想要搬出去住。

  可这次,郁家人就没有那么好糊弄了,尤其是郁老太太,直接就抛出了两个字,“不准!”

  郁东辰则是:“敢搬出去,以后就别回来!”

  杨曦也说道:“怎么你也要搬出去住,家里住得不舒服吗?”

  郁承衍想说,恩,不舒服,真的……很不舒服。

  因为和大哥的一对龙凤胎相比,自家这个儿子简直就是个混世小魔王,太能闹腾了!

  杨曦说“儿子随父”,还说他小时候就这样,可他怎么觉得儿子应该随妈妈呢?毕竟他比韩敏夏大四岁,几乎可以说是看着韩敏夏长大的,自家儿子现在这幅爱哭爱闹,胆小怕事又欺软怕硬的德行,跟她小时候可真是一样一样的。

  当然,这种话他只敢在心里面偷偷说,因为……真相总是伤人的。

  。

  其实郁靳深在刚生下来的时候特别可爱,粉雕玉琢,白白胖胖,长得像个糯米团子,郁承衍也是真的打从心眼里喜欢这个儿子,这是他和韩敏夏爱的结晶,可以说,他郁承衍当初费了多少劲把老婆娶到手,现在就有多疼老婆和儿子。

  表现在:除了喂郁靳深吃奶的活不能干,其他把屎把尿,包括哄觉都是由他来干的,整个坐月子期间,韩敏夏每天就是和儿子一样的作息,儿子睡,她也睡,儿子醒,她也醒来给喂奶,其他的时间,儿子则由郁承衍全权负责。

  非但如此,因为不放心把儿子一个人放在楼下的婴儿房,郁承衍还特地把婴儿床搬到了楼上的卧房,就搁在大床的旁边,每晚一定要看着他乖乖躺在那儿,自己才可以安心入睡。

  可是好景不长。

  一个月过后,韩敏夏的月子坐完了,郁承衍体内的精虫开始蠢蠢欲动,这时候就觉得有个孩子在房间里实在是太不方便了,每次他只要抱着老婆亲热一小会,还没进入正式的主题呢,郁靳深就跟被按了开关似的开始哭闹。

  郁靳深的哭声又不像郁以漠和郁笙箫那样好控制,他声音嘹亮,每次哭起来的时候几乎称得上是“惊天地,泣鬼神”,一声高过一声,怎么哄都止不住。

  每当这个时候,韩敏夏就会抬起小脚在他的腰上一踹,“快哄儿子去。”

  如果自己不去的话,她就继续踹,推,踢,踩,拍,挠,掐,捏……

  不一会儿,房间的门就开始响了,“啪啪啪”,“啪啪啪”,极其富有节奏,伴随着杨曦的声音不停在外面喊,“承衍,夏夏啊,你们俩快点儿哄哄孩子啊,这嗓门儿都快哭哑啦。”

  郁承衍:“……”

  韩敏夏:“……”

  。

  跟郁承衍心中的不满相比,韩敏夏则清心寡欲,无欲无求,毕竟,女人不像男人那么容易受撩拨,更不容易欲求不满。

  两下这么一比较,郁承衍愈加觉得困扰,后来一狠心,干脆也把郁靳深丢到楼下的婴儿房睡,结果试过一两次后,郁家的长辈们不满了,因为这孩子半夜闹腾起来实在是太可怕了,那哭喊声大的……让临床的小以漠和小笙箫都被吵醒了,然后就跟着弟弟一起哭,三人一起那叫地动山摇,山崩海啸啊。

  最后没辙,孩子又被送回到了二楼的卧房,继续打扰爸爸妈妈的恩爱。

  郁承衍想这样总归不是个办法,提出想搬去别墅住也是有这么一层原因在,奈何因为老人家的不同意,后来,他只能另辟蹊径。

  他想的是,既然一个孩子不让搬,那就像大哥大嫂那样,再生一个,总能搬了吧,不然一家四口都住在这儿,东西都放不下不是?

  结果一提出这个建议后,却遭到了韩敏夏的强烈反对。

  她不想生二胎,生郁靳深时的疼痛还记忆犹新,而且生完孩子做完月子会胖,她花了两个月的时间,体重都没能恢复到怀孕以前,这让她大受刺激。

  郁承衍只能哄她,“谁说你胖,不胖啊,你现在这样刚刚好,穿衣服的时候看着很瘦,可是脱下衣服又有点儿肉,最重要的是……罩杯都大了。”

  的确,韩敏夏以前顶多算是个小B,生完孩子喂完奶,现在是C,穿裙子的时候平添许多妩媚的小女人气息,但是……

  “那也不要生。”韩敏夏斩钉截铁的说道,“你不是说C就够你用的了吗,再说……生孩子多疼啊,我不生!”

  郁承衍:“……”

  。

  生孩子这条路也行不通,郁承衍又想,那就去外面亲热吧,避开儿子。

  一次,两次,倒也还好,韩敏夏看他忍得那么辛苦,就顺着他了,男人嘛,也不能总不喂,不然容易出事的。

  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一次,居然又被无所事事的娱乐八卦记者给抓到了,两人从酒店进出的照片不但登上了报纸,还上了新闻头条。

  韩敏夏不干了,他们俩是明媒正娶,法律上认可的夫妻,天天去外面开房,还被登上了报纸,多丢人啊,搞得跟什么搞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似的。

  郁承衍哄她,以前又不是没因为开房而上过报纸……结果韩敏夏直接踢了他一脚,说再这样她就抱着靳深回娘家。

  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于是郁承衍又想了个办法,车震,路震……各种震。

  不用出去开房了,在车上又不需要花钱,还刺激,多好啊。

  于是有一天,韩敏夏要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郁承衍特别殷勤的说道,“老婆,我送你啊。”

  有老公送,不送白不送,韩敏夏欣然答应。

  等聚完会后,郁承衍又特别殷勤的提早打来了电话,然后开着车停在路边,他一身的衬衫西裤,丰神俊朗,高大挺拔的倚在车门边等候。

  当众人从饭店里出来后,韩敏夏在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被他公主一样的伺候上车,过足了玛丽苏瘾。

  时间是夏天,韩敏夏嫌热,穿的是一件鹅黄色的蕾丝短袖背心,下面则是一条浅蓝色的牛仔短裤,脚踩着夹脚拖,白嫩嫩的脚丫子上还涂着红色的指甲,说不出的魅惑迷人。

  郁承衍一边开车,一边斜眼看着,然后,忍不住就将罪恶的大手放在了韩敏夏的大腿上面摸着。

  韩敏夏本身皮肤就好,生完孩子后更是肤若凝脂,滑腻细致,尤其是大腿的位置,又白,又嫩,又软……

  郁承衍摸着摸着,心中骚动不已,那只手也越来越不安分,越来越往上,几乎就在她的腿跟处徘徊了。

  韩敏夏也被摸的有点脸红心跳,当他手指摸到内裤边边的时候,立刻伸手就把他手给拨开了。

  结果郁承衍呼吸一沉,直接把车往路边停下,大晚上的,车灯一关,车厢内立马伸手不见五指。

  座位被放平,韩敏夏几乎都来不及惊叫出声,身上已经压上了一具熟悉的身影。

  臭流氓啊!

  韩敏夏心里小小的吐槽了一句,也就半推半就的从了。

  可车上毕竟不太舒服,做完一次后,韩敏夏就哭着喊着说要回家,想儿子了。

  郁承衍一听到“儿子”这两个字就火大,再说了,好不容易在外面享受一次,怎么可能不尽兴就结束?

  于是,又抱着她回到了驾驶座上,低声哄着她说道,“乖,等亲热完了再回去伺候小祖宗。”

  “不要,这里容易被人看到。”韩敏夏边喘,边回头,她这么背对着车窗坐着,万一人家哪辆车迎面开过来了,车灯一打,不就看的干干净净?傻子都知道她在车里做什么。

  “看不见的。”郁承衍握着她柔软的腰,开始各种的坑蒙拐骗……

  韩敏夏无语凝噎,千言万语化为几个字,“禽兽,简直是禽兽!”

  。

  就这么过了几次后,郁承衍爽了,可韩敏夏又不干了,每次要是出去玩的话,都坚持自己开车,不用他送。

  郁承衍当然不答应,一来女司机上路实在太危险,二来关乎到自己的福利。

  于是,每次都厚颜无耻的说要蹭车去律师行,去D大,去法庭……完事回来的时候,半路上就开始找各种理由“停车坐爱枫林晚”。

  某一天,韩敏夏终于忍不住再次爆发,“死郁小二你再这样的话我就跟你分床睡,以后别想再碰我一根汗毛!”

  天天就知道做,做,做……也不怕精尽人亡!

  郁承衍一脸困惑的看着老婆,“老婆,怎么最近你的脾气好像越来越大了?”

  韩敏夏扭着头看着窗外,不理他。

  过了一会儿。

  “老婆,晚上想不想吃麻辣火锅?”

  “不想。”

  “想不想吃酸黄瓜?”

  “不想。”

  “那……有没有觉得恶心想吐?”

  韩敏夏:“……”

  第二天,韩敏夏直接被兴奋的某个男人带去了人民医院的妇产科。

  检查完毕后,医生说道,“郁先生,您的太太没有怀孕。”

  “怎么可能?!”郁承衍眉头紧皱,“会不会是弄错了?再检查一遍。”

  医生愁了,“郁先生,我已经检查第五次了,您的太太真的没有怀孕,要不……”

  郁承衍一口抢断了他,“要不什么?”

  “要不您去别家医院看看?”

  郁承衍:“……”

  两秒钟后,他继续开口,“再检查最后一次,肯定是你搞错了,我这一个月明明每天都和老婆做……唔。”

  韩敏夏捂着他的嘴,脸红的把他拉了出去,到外面,气呼呼的在他胳膊上猛掐了一下,“神经病!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郁承衍却直接说道,“这家医院太不可靠了,我带你去封安医院再做一次检查。”

  韩敏夏这次直接给了他一肘子,“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

  “检查怀孕,我自己去有什么用?”郁承衍居然脑袋很清醒。

  “怎么没用?”韩敏夏一脸的轻松,“我都生过靳深了,这次怀不出来,还不就是你的问题?你刚好顺便去检查检查,是不是年纪大了,精子的质量下降了,不活跃了?”

  郁承衍的脸立刻黑了又黑。

  大哥三十四岁的时候都能生出一对龙凤胎,他今年不过才三十一岁,怎么就不能生了?

  可事实就是……韩敏夏的肚子就是没有消息。

  。

  又过了两年后,大哥郁存遇三十六岁,突然传来了常欢颜再次传来怀孕的消息。

  郁家上下都开心的不行,尤其是郁老太太,口口声声说这一胎一定是一个女儿,因为之前在宝塔寺她已经找高僧算过了。

  郁承衍这才急了,他也想要个女儿啊,难道……真的是自己的身体有问题?

  他找书,查资料,彻底戒烟,戒酒,戒辛辣食物,早睡早起,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每天早晨还起来锻炼身体……

  结果,等郁知知生下来后,韩敏夏的肚子里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当一家子人都在医院病房里探望常欢颜的时候,郁承衍看着满脸幸福的大哥,觉得自己的人生观都要被彻底颠覆了。

  他就像是全天下最勤奋的农民,找到机会就辛辛苦苦,勤勤恳恳的耕耘着那块本就肥沃润泽的田地,可是春去秋来,年过三载,却始终颗粒无收,这……怎么可能?!

  韩敏夏抱着襁褓中的郁知知,嘴角忍不住偷笑。

  她没有告诉郁承衍的是,其实每次她都有偷偷的吃药,不然就是算好了绝对的安全期,才肯跟他亲热。

  上一次怀孕纯属意外,感觉并没有那么的好,再加上顺产的时候疼死个人,她又是那种天生痛感超强的人,真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既然现在,靳深渐渐的长大了,郁笙箫和小墨墨穿小裙子的时候也的确很萌很可爱,恩,也是时候考虑下再给他生个女儿了。

  ……

  于是,一个月后,韩敏夏成功怀孕。

  (承夏番外完)

  ------题外话------

  为了满足喜欢郁小二和夏夏的同学,特意写了一章他俩的小番外~后面是别人的哦,有啥要求就提,我尽量满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禽兽律师》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