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做好事不留名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流火般的八月走到了最后一天,十九岁的高知秋背着书包,提着小提琴,再加一个沉重的行李袋,坐了一夜的火车,终于来到了D市。

  D市四季分明,地处南北交界,人杰地灵,物饶丰富,有着全国最得天独厚的文化与历史积淀,再加上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让这里成为了全国最富甲一方的大城市。

  以前,高知秋只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过有关这个城市的描写,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来到这,还要在这里读大学,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

  天气很热,虽然才是早晨的八点钟,太阳却已经晒得不行。

  高知秋随着人流走出火车站,看着高大建筑物顶上那几个大字,白净的小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只是,等她再顺着指示牌终于来到拥挤的公交车站时,身上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心态也全无刚才的兴奋和激动。

  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肚子有些疼,但是等公交车的人很多,队伍长不见底,万一走了,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拥挤的队伍里,高知秋将行李袋放在地上,一手提着小提琴盒,一手则按在肚子上。

  她穿着一件白色带小碎花的的确良衬衫,下身是一条浅蓝色的长裤,简单的白色凉鞋,五官清秀又白净,再加上眉眼间那一缕愁绪,让她和周围正满头大汗的旅客有些格格不入。

  。

  道路边上停着两辆军用的吉普车,里面坐着几个身穿迷彩军装的男人,其中一个坐在后面靠窗的位置,脸庞被帽檐遮去了大半的轮廓,只能看到那高挺的鼻梁,和硬朗的下颚线条。

  过了会儿,有人提一个装着冰棍的袋子上车,边递,边爽朗的问道,“郁上校,今天还亲自过来盯?”

  郁锦川摆了下手,拒绝,“最后一天,必须盯紧。”

  “天热,吃一根呗。”那人劝。

  郁锦川的脸上没什么改变,依然紧绷到接近严肃,声音更是一板一眼,“不爱吃那东西。”

  “得。”那人悻然的将冰棍分给其他两人,边说道,“对了,听说你今年被派去了D大做军训总教官,好差事啊。”

  郁锦川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跟你换?”

  “别别别。”那人立马摇头,“操那些白斩鸡大学生,吃力又不讨好,我可不乐意干。”

  郁锦川没有再说话,目光重新回到刚才盯着的方向,紧接着,他直接推车下车。

  “唉,干嘛去呀?”战友皱眉,顺着郁锦川的背影看过去,才发现前面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皱了下眉,立刻也下车追了过去。

  。

  高知秋蹲在地上,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脑子里也晕眩的厉害,小腹深处传来一股钻心的疼,额头,身上更是几乎都被冷汗给沁透了。

  可是周围的人全部都围着她,七嘴八舌,她听不清楚,想开口,又发现虚弱的自己说不出话。

  直到终于有人散开,高知秋稍稍得到一点清新空气,刚睁开眼,便发现脚边出现了一双属于男人的黑色战靴。

  “没事吧?”一道低沉的男声紧接着响起。

  高知秋低着头,听到身边有人在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小姑娘突然就晕倒了,问她也不说话。”

  “应该是中暑了,都散开。”郁锦川立刻说道。

  周围人立刻呜呜洋洋的散开,郁锦川则直接半蹲下来,又问了一句,“感觉怎么样?”

  高知秋微微抬眼的看他,隐约看到那人穿着一身的迷彩服,头上戴着帽子,看不清脸。

  是军人吗?

  高知秋立刻就像是找到了救兵,轻声的开口说道,“我……我的钱包被人偷了。”

  郁锦川皱眉,低头一看,果然,一旁放在地上的背包上已经被人划了个口子。

  “里面有我的学费。”高知秋说着,就想要哭出来。

  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好,这学费还是母亲和姐姐一起给她凑出来的,可现在……

  郁锦川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秀气的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眼睛里红红的,瘪着粉嫩的小嘴,委屈又可怜的样子。

  他皱了皱眉,便说道,“什么时候发现的?”

  “就在刚才。”高知秋说道。

  郁锦川看了眼旁边的队伍,排队的人很多,时不时还会有路人穿插经过,肯定是早已经被偷了,然后人也走了。

  这钱……估计也是拿不回来了。

  他再度低头看着她,问,“感觉怎么样,能站起来吗?”

  高知秋用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却经不住小腹深处一阵阵抽搐的疼,很快又重新坐了回去。

  “怎么了?”郁锦川一只大手搀着她细细的胳膊,问。

  他的手很大,也很热,很结实,可是高知秋闭着眼睛,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字,“疼。”

  下一秒,她直接眼前一黑,彻底晕死了过去。

  。

  再度醒来,已经是下午的一点钟,高知秋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你醒啦?”护士微笑的看着她。

  高知秋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呃,我……”

  “哦,是一个解放军同志送你过来的,你啊,身体太虚弱了,有点中暑,再加上生理期到了。小姑娘家家的,以后多注意点,来月经前千万不要受凉,否则很容易伤到子宫,以后影响到生育的。”

  高知秋脸上微烫,斯斯艾艾的问她,“送我过来的人呢?”

  “哦,他中午就走了,对了。”护士送上一个红色的塑料质地的钱包,“这个钱包是你的吧?”

  高知秋眼睛一亮,忙拿了过来,“是我的。”

  “那个解放军同志说是一个好心人捡到了送给他的,里面身份证什么的都在,就是钱没有了。他说也不知道你需要多少钱交学费,就给了你一些,你自己看够不够?”

  高知秋看着钱包里的人民币,惊讶,“这是……他给的钱?”

  护士点头。

  “可是……这些钱太多了,我学费用不了这么多的,怎么还给他?”

  护士摇头,“他放下东西后就走了,也没留下任何的联系方式。”

  “那……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高知秋又问。

  “哎呀,这我可真不知道,解放军同志一向都是做好事不留名的,小姑娘,今天啊,只能说你真的是运气好。”

  高知秋:“……”

  。

  离开医院后,高知秋带着行李,终于赶得及在报到截止前来到D大的校园。

  领完住宿用的东西后,在热心学长的帮助下,高知秋来到了自己即将住宿四年的大学宿舍。

  只是一进去才发现……条件其实很一般,拥挤不说,一个房间里还放着四张双人的上下铺床,也就是说一共八个人住在一起,她的位置是其中一个上铺。

  拿着通知走过去一看,却发现上面已经有人了,是个短发女孩,正坐在那儿拉着自己的蚊帐,看到她就笑着说道,“你是住在这个上铺的高知秋,对吗?”

  高知秋点头。

  “不好意思啊,我叫黄小雨,本来想跟你商量的,但是……你一直没过来,所以我就先搬上来了。”

  高知秋眨了眨眼,“哦”了一声。

  “你睡下铺没关系的吧?”那女孩又问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她住上下铺其实都无所谓,这才是开学第一天,不能影响舍友感情。

  于是高知秋笑了笑,说道,“没关系。”

  黄小雨立刻说道,“你人真好。对了,我马上蚊帐就弄好,你东西很多,我帮你一起收拾吧。”

  “不用了。”高知秋忙说道。

  她不愿意,也不喜欢麻烦别人。

  “没关系的,大家都是舍友嘛,我帮你。”

  。

  收拾东西的时候,黄小雨惊讶的看着琴盒,“你还会拉小提琴呀?”

  高知秋不好意思的点头,“我是音乐系的。”

  “哇,怪不得看你气质不一样,原来是音乐才女呀。”

  高知秋笑了笑,大胆的问了一句,“你是什么专业的?”

  “哦,我啊,我是新闻专业的,将来我想做个新闻主播。”黄小雨笑眯眯的说完,又问道,“你是哪里人?”

  “崇城。”

  “这么巧,我是方江的,就在崇城不远。”

  半个老乡无疑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高知秋和她边聊边收拾,很快就将东西全部都规整好。

  接近傍晚,宿舍的其他人也三三两两的回来了,似乎都是去逛校园了,各个脸上都带着笑容。

  彼此互相介绍了一下,高知秋才发现这个宿舍的人各个系都有,除了她和黄小雨的专业偏文和艺术领域外,其他几个人都是比较冷的理工科专业,估计……是学校给凑合凑合住在一起的。

  “后天就要军训了,你们都买防晒霜了没有?”黄小雨突然问。

  “我买了。”

  “我还没买呢。”

  “唉,你买的什么牌子?”

  “我买的是……”

  高知秋边听,边默默记下那个牌子的防晒霜,虽然……她从来没用过这些东西。

  “知秋,我打算和莉莉晚上去外面逛街,学校旁边就有个大商场,里面卖什么的都有,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去吧,买防晒霜。”黄小雨突然说道。

  高知秋想了想,“不了,我不怕晒。”

  “怎么可能不怕晒?你不知道吧,这次我们都是去军队里军训,那儿是半山上,那太阳可晒人了,你要是不擦防晒霜,起码得脱三层皮。”

  高知秋惊讶,“要去军队?”

  还是半山上?

  “是呀,你不知道吗?哦对了,中午教导主任来的时候你都不在。”

  高知秋抿了抿唇,好吧。

  “一起去呗,刚好晚上一起吃饭,怎么样?”黄小雨又劝。

  高知秋点头,只能去了。

  。

  另一边。

  黄昏,快五点的时候,郁锦川坐车从部队回到了家里。

  一进入郁家大院的门,就看到三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正躲在墙角鬼鬼祟祟的谋划着什么。

  他皱了皱眉,那三人却已经看到他,立刻互相拉了拉,然后,恭恭敬敬,奶声奶气的开始喊人:

  “叔叔好。”

  “叔叔好。”

  “郁叔叔好。”

  其中两个矮一些的,穿着同样款式,不同颜色衬衫短裤的是他刚满五岁的双胞胎侄子,郁承衍和郁聿庭。

  另一个穿着蓝色短袖衫,留着西瓜头,五官清秀又漂亮的则是好友韩正铭的儿子韩禛,今年也就才六岁,刚上小学一年级。

  虽然都喊他叔叔,但实际上,郁锦川也就比韩禛大了十七岁,比双胞胎侄子只大了十八岁。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很简单,哥哥郁东辰比他年长了快十岁,再加上婚结的早,孩子生的也早,尤其大侄子郁存遇,今年九岁,就比他这个叔叔小十四岁……

  “做什么呢?”郁锦川看着三人,没忘记他们刚才鬼鬼祟祟的样子,还是摆出了长辈的架势询问。

  郁承衍拼命的摇着小脑袋,“没事啊。”

  “是啊,没事,叔叔,再见。”郁聿庭也笑嘻嘻的说道。

  至于韩禛,眨巴眨巴大眼睛,奶声奶气的问,“郁叔叔,当兵好玩吗?”

  郁锦川看着他,“今天的作业做了吗?”

  韩禛继续眨巴大眼睛,“做完了。”

  郁锦川点头,“那就乖乖回家吃饭。”

  “可是饭还没有做好呢。”韩禛立刻又说道。

  郁锦川还想说点什么,隔壁,突然传来一道嘹亮的呼喊,“阿禛,阿禛回家吃晚饭啦。”

  “阿禛,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了。”郁聿庭立刻说道。

  韩禛:“……”

  。

  等韩禛离开后,郁锦川带着两个小萝卜头走进大门,父亲郁正中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看到他,不禁挑了下眉,“今天怎么有空回来?”

  郁锦川说,“明天军训开始,要去营里报告,今天有空就刚好回来一趟。”

  郁正中“恩”了一声,意有所指的说道,“这一个月,你每天盯好,不要发生什么事情,”

  郁锦川点头。

  他知道,这个差事其实是父亲暗中给他安排好的,也是为了让他更顺畅的升职。

  他更知道,自己是父亲钦点的接班人,大哥对军旅生涯没有兴趣,所以他不能让父亲失望。

  。

  晚饭很快做好。

  餐桌上,郁家人都很安静,秉持“食不言”原则。

  几个大人,包括才九岁的郁存遇,都安安静静的吃着饭,除了那两个双胞胎,一会儿喊着要吃这个,一会儿喊着要吃那个。

  不一会儿,郁正中听烦了,直接将筷子“啪”一声往桌上一放,“你们俩再说话,都端着碗到墙角吃去!”

  郁承衍:“……”

  郁聿庭:“……”

  杨曦则忙小声说道,“小二,小三,都好好吃饭,别说话了。”

  郁承衍抿着小嘴,不服气的小声嘟囔一句,“爷爷好凶。”

  “就是,爷爷好凶,我不喜欢你了!”郁聿庭立马跟了一句,声音还比较大。

  郁正中气坏了,这回直接用手拍起桌子,“都给我去书房,别吃饭了,面壁思过!”

  郁东辰:“……”

  杨曦:“……”

  郁夫人看不过去了,忙拉了一下丈夫的手,打起圆场,“行了行了,你吃你的饭,跟小孩子置什么气。”

  郁正中横眉冷对她,声音充满斥责,“都是你,看看这两孩子都被你教成什么样子了,一点规矩都不懂。”

  郁夫人脸上一僵,“什么叫我教,他们不是你的孙子啊?你难道没有教过他们吗?”

  郁正中梗着脖子就说道,“我教的是存遇,你自己看看,比较比较。”

  郁夫人:“……”

  九岁的郁存遇正吃得专心,突然就觉得一桌人的目光似乎都聚焦在了自己脸上,他抬起头,一脸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毕竟,连吃个饭都能被夸,也是醉了。

  。

  两个熊孩子就这么被关在了书房。

  好不容易吃过晚饭后,郁正中双手一甩,就回屋了。

  郁夫人看老伴不在,赶紧伸手叫来吴婶,“小吴,赶紧把菜热热,回头给小二小三送进去。”

  “好的,夫人。”

  结果吴婶刚热好饭菜,郁正中突然又从卧室出来了,“惠盈,你跟我来一下。”

  郁夫人一惊,“啊?”

  “东辰,杨曦,你们俩也过来。”郁正中又说道。

  没办法,给两个孩子送饭菜的任务最终落到了郁锦川的头上。

  。

  他端着托盘,上面摆着两个小碗,两盘菜,结果等他推开书房门,却发现两个小家伙根本就没有在那罚站,而是蹲在地上,一人手里拿着个扑克牌在那玩儿呢。

  听到开门声后,两人还立刻机警的把牌藏到身后。

  待发现来人是叔叔,郁承衍看了一眼弟弟,郁聿庭立马说了一句,“叔叔,这个牌是阿禛给我们的。”

  隔壁韩家的餐厅,正坐在那儿吃饭的韩禛突然打了个喷嚏。

  明明是你们两个臭小子拿小鞭炮跟我换的!

  。

  等郁承衍和郁聿庭吃完饭后,吴婶便进来将碗筷收走。

  至于两个小家伙,吃饱喝足,立马又好了伤疤忘了疼,一人抱着郁锦川的大腿,纷纷拍起了马屁。

  “叔叔,要不你当我的爸爸吧。”

  “是啊叔叔,我爸爸都不给我送吃的,你看就你给我送吃的,我喜欢你,不喜欢爸爸。”

  “爸爸有大哥当儿子就好了,反正你没儿子,以后你就当我们的爸爸吧。”

  “是啊是啊。”

  “……”

  郁锦川无奈失笑,“以后你们两个乖一点,就不会被罚站了。”

  “我已经很乖了。”郁承衍皱着小眉毛,小肉脸上满是不解,“可我不明白,爸爸为什么就喜欢大哥呢?”

  “就是,他就喜欢大哥。”郁聿庭鹦鹉学舌。

  “爷爷也是,就喜欢大哥!”郁承衍又说道。

  “对,爷爷也坏!坏!”郁聿庭跟着嚎。

  “……”

  见两孩子一人一句,跟唱双簧似的,还抱着自己的腿不撒手,郁锦川索性佯装的看了眼手表,说道,“你们再不回去站好的话,一会儿爷爷要进来检查了。”

  郁承衍和郁聿庭对视一眼,吓的立刻撒手,乖乖回去贴着墙面站好。

  说也巧,刚好这时书房的门开了,郁正中带着郁夫人,还有大儿子,儿媳妇走了进来。

  看到两个孩子居然乖乖站在那,郁正中有些意外,“呵”的笑了一声,“呦,不错啊,这一次竟然没有偷懒。”

  郁锦川没说话,郁东辰却意味深长的朝他看了一眼。

  郁夫人见状立刻说道,“好了好了,两个孩子罚也罚过了,现在可以让他们吃饭了吧。”

  郁锦川眉头一皱,郁正中已经爽朗的开口,“吃吧,多吃点,别饿坏了。”

  郁承衍:“……”

  郁聿庭:“……”

  郁锦川:“……”

  结果,因为吃得太多,撑坏了肚子,郁小二和郁小三半夜闹肚子疼,哭爹喊娘跑了厕所好几趟。

  郁锦川表示:很愧疚。

  。

  ------题外话------

  郁小叔和高知秋的番外开始了,因为这两人重新在一起后,基本就是每天游山玩水,过着神仙眷侣的生活,所以我想了下,其实也没什么可写的,干脆就写他们认识时候的事情吧,故事从25年前开始,郁小叔当时23,是最年轻上校,高知秋是19岁,刚上大学,顺便也写一下郁家三兄弟小时候的故事。

  篇幅不长,很快就会结束,后面接着的是小墨墨的成长番外,最后才应该是小白玖玖的番外,初步安排是这样,大家可以自由选择订阅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4做好事不留名》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