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谢谢漂亮姐姐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郁承衍忙跳下椅子,生怕被波及无辜。

  郁聿庭傻乎乎的坐在那儿,手上,袖子上,包括裤子上全被被泼出来的可乐弄脏了,眨巴眨巴大眼睛,小家伙嘴巴一瘪,直接“哇”的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

  一是被冰可乐给冰的,不舒服,二是闯祸了,心里害怕,吓到了。

  尤其是衣服都弄脏了,这回去后怎么交代,偷吃的罪证确凿啊,怎么办?

  郁锦川起身,把小家伙抱下座位,然后拿过纸巾帮他擦拭,表情和声音没有任何的不悦,低声哄道,“别哭,擦干净就好了。”

  听到这话,郁聿庭立刻就停止了哭声,抽抽噎噎的说道,“叔叔,回家不要告诉爷爷哦。”

  小家伙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家里最凶神恶煞的将军爷爷。

  毕竟自己也做错了事情,不应该带他们来吃快餐的。

  纸巾似乎不太够用,刚想喊服务员再拿一些过来,一叠厚厚的纸巾已经放在了桌上,伴随着一道熟悉的轻柔女声,“小朋友,没事儿吧?”

  郁聿庭抬头看着眼前漂亮的姐姐,奶声奶气的说道,“姐姐,对不起,我把桌子弄脏了……”

  高知秋看着小家伙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一软,直接拿起纸巾就帮他擦起眼泪,边柔声哄道,“没关系没关系,男子汉不哭哦。”

  郁聿庭吸了吸小鼻子,听话的点头。

  郁锦川闻声看了她一眼。

  年轻的女孩穿着统一的白衬衫配砖红色工作服,头发扎成个简单的马尾,就那么半蹲在那,白净的脸上带着微笑,弯弯的眉眼就像是两轮月牙,亲切又温柔。

  不自觉的,他的视线在她的脸上多停留了一会。

  至于一旁的郁承衍,始终乖巧的站在那儿,睁着一双大眼睛坐壁上观。

  终于擦的差不多了,高知秋起身,又提了个建议,“衣服和裤子都弄湿了,穿在身上肯定很不舒服,容易着凉,最好帮他换一身衣服。”

  郁锦川刚点了下头,郁聿庭已经张着小嘴说道,“叔叔,叔叔,庭庭看到刚才的商场有卖衣服的!”

  郁锦川:“……”

  郁承衍:“……”

  还能怎么办?只能带小家伙去买咯。

  郁锦川摸着他的脑袋说道,“跟姐姐道谢。”

  “谢谢漂亮姐姐!”郁聿庭立刻抬起小脑袋,乖乖的道谢。

  “不客气。”高知秋笑了笑,刚好后面有人催买单,她对着郁锦川点了下头,立刻便回去忙了。

  偶然一抬眼,看到郁锦川已经带着两个小家伙离开……

  重返商场。

  让郁聿庭挑了身新衣服后,郁锦川便和他一起进试衣间,刚把小家伙身上的脏衣服脱下来,试衣间的帘子突然被拉开了。

  郁承衍小手提着不同颜色的衣服,端着小肉脸说道,“我们俩穿不一样的衣服回家,会被爷爷看出来的。”

  正双手捂着小鸟的郁聿庭“哇”的一声,“哥哥你好聪明!”

  郁锦川:“……”

  “叔叔,那帮哥哥也买一身吧,这样就看不出来啦!”郁聿庭立刻又说道。

  郁锦川:“……”

  于是,郁锦川成功的被两个小家伙又搜刮了一身名牌衣服,同款式,不同的颜色!。

  折腾大半天,终于到家后,郁锦川提着袋子走到卫生间,将脏衣服扔进了洗衣机里。

  再出来的时候,果然,郁正中正在那问,“小二小三,怎么身上的衣服都换了?”

  郁承衍瞟了一眼郁聿庭,后者立刻说道,“叔叔送我们的生日礼物!”

  这是回来路上哥哥教他的!

  郁正中皱了皱眉,再看到郁锦川,忍不住就说道,“你别一天到晚的惯着两孩子,他俩的衣服还少吗,小小年纪,铺张浪费!”

  郁锦川笑了笑,说道,“难得过生日嘛。”

  郁老太太看着小儿子脸上的笑容,脱口而出道,“锦川,你这么喜欢孩子,就早点儿交个女朋友,自己也生一个。”

  郁锦川:“……”

  还不待他说话,郁正中已经虎目圆瞪的吼道,“胡说什么呢胡说,锦川今年才二十三岁,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表现,升为大校,其他的……免谈!”

  郁老太太一听这话就惊了,“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儿子谈女朋友都不行啦?”

  “谈什么女朋友,军人就当以国家为重,男人更应该先立业再成家……”

  “锦川才升为上校不久,再升到大校,这得得几年啊?我不管,锦川是我儿子,但他也是个男人,像他这个岁数,正是应该谈恋爱的时候……”

  “由不得你!”郁正中直接打断了她,甚至还起身说道,“锦川,你跟我过来。”

  郁锦川看了眼母亲,便跟着父亲走进了书房。

  房门一关,郁老太太就气呼呼的说道,“这个死老头子,又跟我对着干!”

  她虽然跟郁正中结婚多年,也知道做了军人当以国家利益为重的道理,但不管怎么说,儿子是母亲心头的肉,更何况,郁锦川外形条件出众,别人家的孩子到了这岁数早都结婚生子了,自家的怎么能落后?

  这不仅关乎到她的面子问题,也关乎锦川的幸福。

  郁老太太心里一急,便对儿媳妇说道,“你身边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姑娘,给我找机会介绍下。”

  “妈,你的意思是……”

  “锦川今年二十三了,也该谈女朋友了,年纪大了不好找。”郁老太太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杨曦明白,立刻点头,“好,回头我就帮您问问。”。

  书房里,郁正中讲了一通大道理,最后说道,“我马上就要从这个位置上退下来了,在我退下来之前,我希望你能升为少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郁锦川点头,“明白。”

  看着眼前仪表堂堂的小儿子,郁正中眼中出现一抹类似骄傲的光彩,“锦川,你别怪爸对你要求太严格。儿女私情这种东西,什么时候都可以谈,但是事业,一旦错过了最佳时机,就不会再有,甚至……满盘皆输,我都是为了你好。”

  “爸,我知道的。”郁锦川再次点头。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相信,你会体谅我的良苦用心的。”郁正中长长的叹了口气,“出去吧。”

  “好的。”郁锦川转身,拉开房门就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两个小侄子已经不知道跑哪儿玩去了,郁老太太则上来就问道,“你爸跟你说什么了?”

  郁锦川轻描淡写的说,“放心吧,妈,没什么。”

  “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让你好好升职,不准谈恋爱是不是?”郁老太太白了房间一眼,“这个死老头子,真是冥顽不灵,我……”

  儿子面前,也不好多说丈夫的坏话,郁老太太转念一想,便问道,“对了,明天你是不是要回军营?”

  郁锦川点头。

  “刚好,上次你韩阿姨送来了一大堆的营养品,明天走的时候记得带上。”

  郁锦川下意识的就想拒绝,“不用了妈,我天天训练,没时间弄那些吃的。”

  “很方便的,直接拿出来就可以吃,你每天训练体能消耗的大,更需要补充营养,回头都带上,记住了没有?”

  郁锦川:“……”

  只能答应……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吃过早饭,郁锦川便带上一大堆东西,回返军营。

  等到了部队,刚走到宿舍门口,就有人喊住了他,“郁上校,刚好,这里有您的一张汇款单。”

  郁锦川走了过去,一看着汇款单上娟秀的字体,脸上不禁有些愣住了。

  “郁上校,有什么问题吗?”。宿管员问。

  “……没什么。”郁锦川转身就往楼上走去……

  郁锦川在部队有一间自己的单人宿舍,里面虽然简单,却也什么东西都有,条件不错。

  他将行李放下,坐在桌旁,看着那张汇款单,入了神。

  其实当时给高知秋的那笔钱并不算多,而他主要也是同情心泛滥,就算是一个男生,突然丢了那么大一笔钱,他也会给,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个小丫头竟然这么执着,非要把钱还给他。

  快餐厅的那份工作,工资应该也高不到哪去,大学生活的消费肯定也不低。

  就连大侄子郁存遇上小学的零花钱,一学期下来,都比他给的那笔钱多得多……

  郁锦川的眉头渐渐皱在了一起……

  下午训练完毕,看了眼时间,郁锦川就直接离开部队,来到了那家快餐厅。

  到的时候时间还早,他看了一圈,也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估计是还没有过来?

  郁锦川干脆点了杯可乐,坐在靠窗的桌旁等着。

  渐渐地,时间到了晚上六点,正是餐厅里生意最好的时候,郁锦川一身橄榄绿的军装坐在那儿,无疑引起了诸多人的注意,尤其是……女人。

  在那个年代,军人是一个很光荣的职业,更何况这个军人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帅哥。

  郁锦川虽然才二十三岁,可常年军旅的生涯让他和时下那些年轻男人相比,更多了一份军人特有的沉稳气质,坐在那儿的时候,腰板挺得笔直,肩膀宽厚又结实,无端生出一股制服诱惑的感觉。

  高知秋走进餐厅,便一眼被吸引过去了,惊讶让她忘记了自己还要签到,而是直接走到了郁锦川的面前。

  “总……总教官,你怎么来了?”高知秋惊讶的看着他,意外和惊喜,让她的小脸染上红晕。

  郁锦川抬头看着她,然后,伸手从兜里掏出汇款单,递给了她。

  高知秋接过来一看,立马就往回塞,“这个……这个是我还给你的钱。”

  “……”郁锦川没有伸手去接,只是用下巴点了下,“坐下说话。”

  “哦。”高知秋乖乖的答应,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然后又将那张汇款单放在桌上推到他面前,一脸真诚的说道,“总教官,我已经在这里打工赚钱了,以后每周都会算一次工资,我会拿其中的一半还给你,我算好了,大概三年就可以还清了。你放心,我每一笔都有记录,一定不会少的,虽然时间是长了一点,但是……”

  她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长篇大论……

  终于说完后,郁锦川的声音随之响起,“我看起来像很缺钱的样子吗?”。

  “啊?”高知秋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迅速摆手否认,“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那些钱是你的,我不能白拿,必须要还给你。”

  “不用了。”郁锦川说的云淡风轻,“这些钱并不多,你好好学习就行了,不需要这么辛苦的打工还我,如果你实在想还,等毕业后,工作了,有能力了,那时候再还也是一样的。”

  高知秋看着他,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感动,“可是总教官……”

  “大学是人这一生中最美好,也最重要的阶段,与其拿来全部赚钱,不如好好学习,或者……享受青春。”郁锦川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高知秋先是呆呆的坐在那,几秒钟后,猛然起身就追了出去……

  军营有严格的出入制度,就算是到了今天的位置,郁锦川也不能随意出行。

  他看着时间,便加快了步伐,谁知身后却很快传来高知秋的声音,“总教官,总教官,你等一下……总教官……”

  郁锦川皱了下眉,步伐迈的更大。

  身后的声音却始终没有停止,一声接着一声。

  郁锦川没有回头,甚至……经过公交车站都没停下,径直往前快步走着,仿佛在躲避什么似的。

  直到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痛呼,紧接着,原先的呼喊声没有了。

  郁锦川又继续往前走了两步,然后……

  他停下脚步,缓缓转身。

  身后不远处,高知秋正跌坐在地上,低着头,一手还扶着自己的右脚。

  在他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郁锦川已经迅速往回跑去。

  到了跟前,他弯下腰,问道,“怎么了?”

  高知秋抬起头,素净的小脸上又白,又有些痛苦的神情,嗫嚅的说道,“我……我好像崴到脚了。”

  郁锦川:“……”

  没办法,他只好伸出手说道,“我扶你去医院。”

  “不用了。”高知秋立刻拒绝。

  郁锦川眉头紧皱,听到她又说道,“我休息一下就好了,不用去医院。”

  他没有说话,伸出的手却也没有收回,就这么维持原有的动作。

  高知秋深吸口气,然后,用力尝试起身。

  下一秒,“啊……”

  因为脚太疼了,整个人又直接摔了回去。

  关键时刻,郁锦川的那只手迅速抓住了她的胳膊,才使得她没有真的再次跌在地上。

  高知秋紧紧地皱着眉头,额头上,已经疼的出了一层密密的汗。

  “我送你去医院。”郁锦川又说了一次,然后,直接搀着她的胳膊,就把她拉了起来。

  “我还要去打工,真的不用去医院了,我休息一下就行了。”高知秋往回缩着胳膊,说什么都不肯去医院。

  郁锦川一脸不赞同的看着她,“都疼成这样了,你确定还要去打工?”

  高知秋点头。

  郁锦川挑了下眉,将手一松。

  高知秋身子一踉跄,受伤的脚被迫着地,这一次,直接疼的她眼圈都泛红了。

  偏偏,为了逞强,她只能咬紧牙关,不喊疼。

  郁锦川看着眼前这个倔强的丫头,眉头已经皱的快要能夹死一只苍蝇,他不明白,打工难道比救自己的脚还要来的重要?

  高知秋喘了会气,稳住身子,说道,“总教官,钱我一定要还给你的,这个你先拿着。”

  说着,她抬手,将那份汇款单递给了郁锦川。

  郁锦川没有说话,深邃的视线却缓缓落在她的手上。

  那只手,白皙,小巧,细致……因为刚才跌倒,手心粘上了泥土和碎屑。

  他没有去接。

  高知秋惊讶,“总教官?你……”

  话还没有说完,腰上突然传来了一道遒劲的力量,下一秒,双脚直接腾空。

  来不及发出惊呼,她的身体已经靠在了一堵温热的胸膛上,触目可及的,是那一张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距离太近,近的她几乎能看到他下巴那淡青色的胡渣。

  郁锦川没有废话,直接抱着她就往前走去,甚至……都不在意路边行人投来的目光。

  一男一女在大街上举止亲密已经很让人惊讶了,更何况,还是个身穿军装的男人?

  高知秋的脸也渐渐红了,虽然现在天色有点暗,但路边的路灯已经亮了,她还被一个大男人抱在怀里……

  惊慌,害怕,甚至还有一股莫名其妙的羞赧,在她的心中疯狂涌动,但是她又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僵着身子,小声地开口说道,“你……你快把我放下。”

  郁锦川不说话。

  “被……被别人看到了影响不好。”高知秋又说了一句。

  然后,她听到郁锦川说道,“没什么不好的,之前又不是没有抱过。”

  高知秋愣了愣,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一个月前,在火车站门口的事情。

  但是那时她昏过去了呀……

  高知秋想说点什么,这时郁锦川却突然往上托了托她的身子。

  宽厚的大手在她腰间也那么滑了一下,几乎就贴在胸线的下面……她脸上爆红,立刻就低下了头。

  隔着薄薄的衣服,她能清晰感觉到他手臂的紧绷力量,口鼻间尽是男人陌生又强烈的气息,还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周身仿佛都被那种气味所笼罩。

  她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烫,心跳也一声比一声强烈。

  “扑通”,“扑通”,那么有力,又有节奏,几乎就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似的……。

  郁锦川就这么抱着她走着,直到计入路旁的一家小诊所。

  老中医抬了抬眼镜,问道,“怎么伤的?”

  郁锦川看着高知秋,她只好呐呐的说道,“走路的时候没注意,崴到脚了。”

  “走路?没注意?”老中医挑起灰白的眉,然后,便伸手把她的右腿抬了起来。

  高知秋看着他将自己的鞋袜都脱掉,白嫩的脚丫立刻露了出来。

  偷偷看了眼郁锦川,发现他那双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的脚,不由自主的,她整个人瑟缩了下,觉得这样……不太好意思。

  只是还没等她羞赧多久,老中医的手放在了她的脚踝上。

  “啊!”一声杀猪般的惨叫猝不及防的崩了出来。

  老中医不为所动,手下捏着那块,然后猛地一使劲。

  只听到“咔嚓”的一声,老中医松手,“好了。”

  高知秋已经疼的出了一身的汗,惊惶未定的看着老中医,一时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自己活动试试。”老中医说完,便转身拿起笔。

  高知秋尝试的动了动脚,果然比刚才好多了,虽然还有些疼,但能活动了。

  老中医将单子递给郁锦川,让他到旁边买药。

  “没事了,回去休息几天就好了,小姑娘家家的,这么容易崴脚,缺钙有点严重啊,没事的话多买点钙片吃吃,平日里吃饭也别省着,营养要均衡。”

  说完,看了一眼后郁锦川站在那儿的挺拔身影,老中医又多嘴说了一句,“待会儿回去的时候,还是让你男朋友背着走吧。”

  高知秋一愣,脸红了,下意识的反驳道,“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老中医看着她,笑了一声,“早恋?”

  高知秋:“……”

  她低着头不说话,然而……

  “你们这些小年轻我看得多了。”老中医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行了,你们可以走了,我还要接待下一个客人。”

  高知秋抬头,这才看到郁锦川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

  她的脸顿时更红了,也不知道刚才的那番话他听到没有?

  郁锦川没说话,只是伸手握着她的胳膊,扶着她离开了小诊所……

  外面已是华灯初上。

  高知秋不知道时间,但是猜也知道肯定有八点多钟了,便说道,“总教官,你不用管我了,先回军营吧,我自己坐公交车回去就行了。”

  郁锦川却不为所动,只是扶着她继续往前走,最后……却来到了快餐厅。

  “等着。”说完这句话后,他便直接往里面走去。

  高知秋站在门口那儿,看着他颀长挺拔的身影径直走到柜台,然后跟服务生说了点什么,服务生朝她看了一眼,又点了下头。

  接着,郁锦川就转身回来了。

  等到跟前,握着她胳膊的同时,也开口说道,“我帮你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走吧。”

  “……”高知秋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星期?”

  “恩。”郁锦川点头,握着她的胳膊继续往外走。

  高知秋被迫被他带着离开了快餐厅,终于忍不住发出抗议,“总教官,你……你怎么不事先跟我商量一下?一个星期,经理肯定要把我开除了,我还要靠这个赚钱呢。”

  郁锦川想说不会的,因为他已经请过假了,但是……

  看着高知秋满纠结的样子,他突然改了主意,挑了下眉就说道,“开除了不是更好?可以好好专心上课。”

  “不行呀!”高知秋痛苦的纠结着脸,“这个工作是我花了好几天才找到的,家教没有人肯要我,我只能做这个,而且……经理他人还不错,同事也挺好的,每天工作时间也自由……”

  说了半天,她发现郁锦川都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一直带着她,最后来到了公交车站。

  她看着郁锦川,“总……总教……”

  “不要喊我总教官。”郁锦川突然打断了她。

  “啊?”高知秋眨眼。

  “不要喊我总教官。”郁锦川低下头,看着她,又重复了一遍。

  高知秋看着他的眼睛,路灯下,他的眼神深邃湛黑,看不清情绪,唯有声音,低低沉沉的传入高知秋的耳朵,“我现在不是你的总教官。”

  “……”高知秋张着小嘴,脸上呆的不行。

  不让她喊总教官,那她……该喊什么?。

  11路公交车到了,郁锦川甚至都没问,就带她就上了车。

  “买票了买票了,一人一张啊。”车上的人比较多,售票员歇斯底里的喊。

  高知秋被他扶着站在座位的旁边,车上人潮拥挤,他一只手扶着她的胳膊,一只手抓着上面的扶手,高大的身形杵在那儿,再加上一身军装,周围愣是没人敢挤过来。

  就像是一堵铜墙铁壁,愣是将她和其他人都隔了开来。

  高知秋低着头,眼睛只能看到他胸前橄榄绿的布料,心脏已经乱跳的不像是自己的……

  “带零钱了吗?”。低沉的嗓音突然在头顶响起。

  高知秋愣了下,忙点头,“带了。”

  她伸手,想要脱下自己身上的背包,郁锦川却说道,“别动,我帮你拿。”

  高知秋:“……”

  她站在那儿,意识到胳膊上的那只手松开,然后到了她的身后,去拉背包的拉链。

  一股温热的气息轻拂过她的脸庞,她整个人几乎被他圈在怀里,鼻子几乎都碰到了他的军装……

  高知秋紧绷着身子,紧张的一动也不敢动。

  很快的,清脆的一声响后,那只手拿着她的钱包,从里面找出两个硬币递给了售票员。

  等他将钱包重新塞进书包的时候,那低沉的嗓音突然说道,“你自己缝的?”

  高知秋先是愣了一下,下一秒,尴尬和狼狈布满了整张脸。

  她死死的低着头,半天后,才轻轻“恩”了一声。

  郁锦川看了她一眼,虽然她低着头,但他还是能看见她白皙脸颊上浮起的红晕。

  突然间,他仿佛明白了一些什么。

  他的无心之语,很可能触及到了一个女孩内心最敏感的地方……

  但是,他的性格,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皱了皱眉,便转过头,安静的看向窗外。

  高知秋也没再说话,一路上,两人都沉浸在沉默之中,直到D大的门口……

  下车的时候,照例是郁锦川扶着她的胳膊。

  站稳身子,高知秋便开口说道,“总教官,谢谢你送我回来,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她的语气客气,有礼,又带了一些原本没有的疏离。

  郁锦川看着她一眼,“我送你进去。”

  “不用了。”高知秋哪敢再麻烦他,“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今天谢谢你。”

  话没说完,胳膊一吃力,郁锦川已经扶着她往校门口走去。

  “总教官,总教官……”高知秋挣扎,可郁锦川就跟没听到似的,那只手也一直稳稳的抓着她胳膊。

  等进了校园后,路上偶然有学生经过,高知秋也不好意思再说话了,而且因为郁锦川的这身衣服太过扎眼,已经有不少人看过来了,还有的窃窃私语。

  高知秋脸皮薄,隐隐觉得这样不太好,可郁锦川就像是没感觉似的,始终抬头挺胸,光明磊落的走在她身边……

  胳膊上的那只手也始终没有松开过,就好像一块烙铁印在她的心口,滚烫的让她忍不住紧张和惊慌。

  终于,两人来到了女生宿舍的门口,一看到宿管阿姨房间亮起的灯,高知秋忙停住脚步,说道,“总教官,我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我自己进去就行了。”

  郁锦川这次没有再强求,他停下脚步,缓缓将手松开。

  “脚还疼吗?”。他问。

  高知秋忙摇头,“不疼了。”

  就算还有点疼,也不能说啊,不然她真怕他要亲自送自己进去……

  郁锦川点了下头,就说道,“恩,那你进去吧。”

  高知秋看了他一眼,刚要走,又听到他说道,“等一下。”

  “……”高知秋惊慌的看着他,那表情……就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鹿。

  郁锦川忍不住笑了下,将袋子递给她,并说道,“听医生的话,这两天最好少走路,有条件的话,找冰块冰敷一下,会消肿的比较快,这是红花油,一天三次,要记得擦。”

  “……”高知秋呆呆的看着他嘴角那抹笑意,根本就没听到他说了些什么。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笑,原本刚毅的脸部线条瞬间温柔下来,说不出的英俊和迷人。

  郁锦川也低头看着她,路灯从旁边倾泻过来,照得她脸上的皮肤近乎透明,那双潋滟的杏眼,水汪汪的……

  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一时忘记了时间,和周遭的所有。

  直到路边突然传来了一阵说笑,高知秋猛地回神,慌乱的低下头,说道,“我……我先进去了。”

  “去吧。”郁锦川沉沉的说道。

  高知秋没敢再看他,直接转身,几乎是落荒而逃的就朝着宿舍门里走去……

  终于回到了宿舍,高知秋整个人还有些轻飘飘的,腿脚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

  宿舍里的人并不多,估计大多数都还在图书馆泡着,要么就在哪里玩耍,只有一两个人,都躺在各自床上看书,拉着蚊帐,也没注意到她。

  高知秋慢慢的放下书包,又将装红花油的袋子放在桌上,在床边坐下,发呆了一会儿后,缓缓将身子往后躺平,脑子放空。

  眼前似乎还有刚才郁锦川的表情,那么温柔,亲切,英俊……

  为什么郁锦川要送她回来?

  他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好呢?

  难道就因为是个军人,所以有着高尚的品质,看到有困难的人都会不遗余力的帮助?

  还没想明白的时候,刚关上的房间门“啪”一声又被打开了,舍友们说说笑笑的走了进来。

  一看到高知秋躺在床上,黄小雨“啊”的一声尖叫跑了过来,“知秋,知秋,你晚上不是打工吗?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高知秋忙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道,“哦,我的……”

  “你知道我们刚才在楼下看到谁了吗?”。黄小雨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高知秋看着他一脸兴奋的样子,问道,“谁啊?”

  “郁总教官!”李莉莉说完,高声的尖叫起来,“啊……好帅啊!”

  亢奋的声音也让其他两个舍友纷纷从蚊帐里探出脑袋,“谁?总教官?”

  “对啊,郁总教官啊,天哪,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想到他就站在我们宿舍门口,不知道等谁呢。”黄小雨也说道。

  李莉莉说,“我还上前打招呼了。”

  高知秋眨了眨眼,伸手从一旁的桌上拿过自己的杯子,也没注意里面水已经冷了,直接就放在了嘴边。

  “他跟你们说什么了?”有人问。

  李莉莉俏皮的皱了皱鼻子,说道,“我问他怎么来学校了,他说……来送个朋友。”

  “朋友?”那人惊讶,“女朋友吗?”。

  “咳咳咳。”高知秋刚喝进口中的水直接呛了出来。

  “不可能。”李莉莉立刻反驳。

  黄小雨笑呵呵的,“怎么不可能,你没看到总教官没回答就走了吗?”。

  “那是什么意思啊?”

  一直没说话的伟姐叹了口气,说道,“还能是什么意思,不说话,那就是默认呗。”

  “你们别胡说!”李莉莉的反应很激烈,“肯定不是女朋友。”

  “你怎么知道?”黄小雨有些不服的看着李莉莉,“要我说,总教官他长得那么帅,说不定就和哪个女生看对眼了,总教官好像才二十三岁吧,也就比我们大了4岁,完全没问题的。”

  “这么说,还真有可能。”

  “但是……那个女生是谁呢?”

  “能把总教官迷倒,一定是个大美女!”

  “……”

  众人七嘴八舌,唯有高知秋没说话,一手举着杯子,仿佛置身事外。

  突然,伟姐来了一句,“拉倒吧,能有多美?军训的时候我都看了,感觉谁都没咱家知秋长得好看。”

  李莉莉一愣,黄小雨也立刻附议道,“就是,我觉得那些中文系的女生长得也就那样啊,咱家知秋不但长得好看,还会拉小提琴,气质无人可比!”

  于是,话题顿时从郁总教官的女朋友身上,转移到了高知秋的身上。

  可能是因为一个宿舍的,几个人越说越来劲,甚至还提议让高知秋去参加过几天的校花评选。

  高知秋惊的不行,连忙摆手,“不要不要,我……我不要参加那个。”

  “别不好意思啊,知秋,你知道吗?只要能选上校花,以后你会很风光的,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心甘情愿地帮你做事呢,什么买饭啊,打热水啊,就算是不上课都有人帮你喊‘到’,多爽呀。”

  “就是,就算你选不上校花,选上系花,那也是好处大大的,老师上课时都会给你网开一面,到时候说不定年底的优秀个人还能加分呢,奖学金哦,想不想要?”

  高知秋无语的看着众人,“校花有那么多好处?”

  “对呀,你知道张静吧?”

  高知秋摇头。

  “唉,你啊天天知道打工,竟然都不知道张静是谁?”

  “张静是谁啊?”有人也问道。

  黄小雨翻了个白眼,说道,“张静,今年大二,平面设计系,她是上一届选拔出来的校花,好像还是个北京人,在论坛都被奉为女神呢。不过我昨天在图书馆自习看了看,也还好吧,五官长得挺美的,就是皮肤太黑了,知秋你比她好看多了。”

  高知秋无语凝噎,不过……话题从郁锦川身上转移了,她整个人也放松了一些,就随口和她们聊了几句。

  但是选拔校花她肯定不会去的,一来有自知之明,二来,“人怕出名猪怕壮”,她现在就想好好学习,打工赚钱,其他的什么都不敢想。

  人各有命,她和她们,从出生下来就注定是不一样的……

  众人聊了半天,眼看快晚上的9点了,便起身准备洗澡。

  这一层宿舍楼只有一间洗浴室,淋浴间更是小的不行,几十个女生只能排队洗澡,晚了,说不定就要熄灯后才会排到,苦不堪言。

  高知秋倒也不急,她脚受伤了,打算最后一个过去,擦一下澡就行。

  正拿过英语词典,宿舍门却突然被敲了一下,紧接着,宿管阿姨的声音响起,“谁是高知秋?”

  “我是。”高知秋举起手,心里忐忑又不安。

  宿管阿姨从头到脚将她看了一遍,最后,视线落在她的右脚上,“你就是高知秋啊?”

  高知秋点头,“阿姨,有什么事吗?”。

  宿管阿姨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个袋子,“这个给你冰敷,脚好得快一些。”

  高知秋惊讶的看着她,“这个是……”

  黄小雨也是一脸的惊讶,“冰敷?知秋你脚怎么了?”

  “没注意崴了一下,不严重。”高知秋简单说道。

  “哇塞,阿姨你人好好哦,好有爱心哦!”黄小雨立刻嘴甜的说道。

  宿管阿姨笑了笑,放下冰袋就离开了。

  “哇塞,我以前一直以为宿管阿姨是个母老虎,没想到是个纸老虎,居然这么好,还给你冰袋呢。”

  “是啊,这从哪搞来的?”

  “医务室吧?”

  “……”

  高知秋也惊讶,因为她并没有和任何人说自己受伤的事情,知道的人只有郁锦川,难道是他……

  看着那个冰袋,她一时说不清心里什么感觉,酥酥的,又有些麻麻的,脸上,也慢慢的红了起来……

  郁锦川回到部队,已经过了夜里的10点钟。

  宿管员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郁锦川上楼,来到自己的房间,推门进去,第一件事就是解开军装的纽扣,脱下,放在衣架上。

  手一离开,有张纸轻飘飘的落到了地上。

  郁锦川捡起来一看,才发现居然是那张汇款单。

  灯光下,他棱角分明的脸庞突然露出了一抹笑。

  这丫头,竟然趁他没注意又将汇款单放在他的衣服口袋了,而他居然都没有发现……

  一向拥有最傲人的警觉性的他,居然……没有发现。

  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郁锦川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表情,也显得有些凝重和严肃……

  接下来的几天,高知秋没有再去快餐厅打工,除了上课,其他的时间都待在宿舍里“养伤”。

  等脚终于好后,周六的这一天,她一大早就收拾好了东西,来到快餐厅。

  经理知道情况后,也没有为难,很爽快的便让她恢复了工作。

  一切都顺利的不像话。

  ------题外话------

  继续肥肥的一章,我要加速完结这一段了,亲们不要抛弃我~/(ㄒoㄒ)/~

  另外解释一下:写的是二十五年前的事情,可能有些细节有误,就当现代架空看吧,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9谢谢漂亮姐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