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小墨墨抓周记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大年三十的前一天,吃过午饭后,韩禛开车,载着老婆孩子一起来到了华府瑞园。

  等下车后,韩禛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提着礼物,高筱潇则和高小白紧跟其后,大摇大摆的朝别墅走去。

  刚到门口,苏若晚已经带着两个孩子站在玄关处等着了,旁边拖鞋全部摆好,一脸柔婉的微笑,“呀,还把小墨墨给带来了?”

  “是啊。”高筱潇有点不太好意思,因为她本来是不想要带女儿过来的,毕竟大冬天的,给小墨墨穿个衣服就折腾了老半天,结果韩禛这个“女儿奴”非要带出来不可。

  用他的话说就是,长得这么漂亮的女儿,就得从小多带出来见见世面,让大家都看看……

  “韩叔叔,我想要看看小妹妹。”景安玖踮着小脚,一脸急切的说道。

  韩禛只好弯下腰,给小姑娘看了看,不忘问道,“玖玖,小妹妹漂不漂亮?”

  景安玖点头,不遗余力的夸奖道:“小妹妹真漂亮!”

  “跟你妹妹比,谁更漂亮?”韩禛居然问了这么一句。

  众人:“……”

  真会聊天!

  景安玖也是眨巴眨巴眼,情商极高的回了一句:“都漂亮!”

  韩禛还想说点什么,高筱潇忙拉了下他的胳膊,“行了行了,赶紧进去吧,门口风大。”

  “……”韩禛看了她一眼,这才低头换鞋,又将礼物都递给了苏若晚。

  。

  等进了客厅,坐定位置后,韩禛扫了一眼,问道,“大哥呢?”

  “哦,他在书房呢,可能有点儿事情要忙,我去叫他。”苏若晚说着,就起身朝书房走去。

  景彦希则立刻也凑了过来,坐在韩禛的身旁,看看他给小墨墨脱外套。

  因为现在是二月份,正是最天寒地冻的时候,小墨墨穿着一件婴儿羽绒服,外面还包了一层红色的挡风斗篷,从头到脚,帽子,围巾,手套……真真是里三层外三层,多层保护。

  终于把乱七八糟的都脱下后,小娃儿也不再像之前那么臃肿,短短的小身子穿着一件乳白色的连体小奶牛装,躺在韩禛的怀里,瞪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显得格外的萌萌哒。

  “小妹妹好可爱哦。”景彦希说着,忍不住伸出小手,在小墨墨的小脸上轻轻的碰了一下。

  软软滑滑,QQ弹弹的。

  “哇,和我妹妹一样!”他立刻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道。

  韩禛看着小胖子,嘴角一抽,心想我家女儿比你妹妹漂亮多了。

  小墨墨看着眼前的哥哥姐姐,倒是一点儿都不怕生,蹬了蹬短短的小腿,伸出小手就想要抓景彦希的那只手。

  韩禛眼疾手快,立刻把她的小爪子抓了回去,“乖,不能抓,脏脏。”

  景彦希:“……”

  这时书房的门打开了,景慕琛和苏若晚走了出来。

  一身柔软的居家式线衫绒裤,稍稍柔和了下他身上冷硬的气质,尽管那眉头还是习惯性的皱着。

  “大哥,都过年了还这么忙呢?”韩禛笑着说道。

  景慕琛走到他面前的位置坐下,看了眼怀里“咿呀咿呀”乱叫的小墨墨,薄唇微启,“这么小就带出来串门了?”

  韩禛笑笑,“这不来给你送礼物了嘛。”

  苏若晚笑着将礼盒拿了过来。

  景慕琛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那根高尔夫球杆,眉头挑的高高的,“你选的?”

  “。”韩禛摇了摇手指,“是小白亲自挑选的。”

  景慕琛:“……”

  高小白弯起小嘴,一脸乖巧的微笑,“景叔叔,你喜欢这个礼物吗?”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是个六岁的孩子。

  景慕琛点了下头,便将礼物收好,放在了一旁。

  高筱潇跟苏若晚去婴儿房看龙凤胎,高小白和景安玖也跟着去,客厅里,一时只剩下两个大男人。

  韩禛拿出奶嘴给小墨墨含上,开口说道,“大哥,马代那地方还挺不错的,下次有机会的话你一定要带大嫂过去一趟,别天天忙工作,有时间也要懂得享受一下人生。”

  景慕琛端起桌上的杯子,还没说话,景彦希就抢着说道,“爸爸,记得带上我和妹妹!”

  “千万别!”韩禛一副过来人的语气,“那地方适合两人度蜜月,包一个小岛,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啧啧啧……”

  景慕琛脸黑了黑,看了眼儿子,说道,“进屋去。”

  “为什么呀?”景彦希皱眉,他在这儿碍到谁了?“我就要待在这!”

  韩禛“咳咳咳”几声,拿过手机,“大哥,我现在把电话号码发给你。”

  一声短信响后,景慕琛默默的拿起了手机。

  。

  婴儿房内,一对刚满三个月的龙凤胎并排躺在柔软的褥垫上,男孩儿叫景翊丞,女孩儿叫景安玥,一静一动,尤其是小女孩,嘴里“咿咿呀呀”的喊着外星语,特别的可爱。

  高小白和景安玖一人拿了个玩具站在旁边逗着,高筱潇则和苏若晚坐在一旁聊天。

  “潇潇儿,你准备什么时候去D大读书?”苏若晚问。

  “我得参加六月的自助考试,这样的话,刚好九月的时候小墨墨也断奶了,时间也适合。”

  “恩。还是考法律系吗?”

  “是啊,二哥是法律系的教导主任,这不可以‘走后门’嘛。”高筱潇笑眯眯的开着玩笑。

  苏若晚点头,“我好像听说欢颜的弟弟也在法律系,明年得读大二了。”

  “是啊。”说到这,高筱潇忍不住叹气,好丢人,跟比自己小四五岁的人一起读书……

  “没事的,我比你年纪还大呢。”苏若晚忙安慰她。

  高筱潇笑了笑,“还有冉羽。”

  “阿嚏!”

  正打算睡午觉的冉羽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谁?

  谁在说她的坏话!

  。

  这次的两家聚会可以说是成功,谁知隔天,“八面埋伏”的微信群里却爆炸了。

  原因是景慕琛难得在朋友圈里发了条消息,展示的居然是韩禛送的那根高尔夫球杆,而其他人自然便看到了。

  燕南昇:“阿禛,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厚道。”

  封辰安:“做兄弟呢,最重要的是一碗水端平。”

  陆自衡:“端不平也藏着掖着点!”

  齐承灏:“过分!”

  上官晏:“二哥,这次不是我说你,真的做得有些过分了。”

  ……

  常欢颜因为在医院照顾受伤的郁存遇,没参加金地会所的聚会,便在“贵妇下午茶”的群里偷偷问高筱潇,“潇潇儿,他们这是怎么了?”

  高筱潇没好意思说,除了给两家长辈的礼物外,韩禛让儿子送给景慕琛的是大师级的限量版高尔夫球杆,可送给那几个好朋友的礼物,却都是一摞马尔代夫的明信片。

  用他的话说就是:谁都不差钱,也不差那点儿礼物,要的是一分心意。

  可这心意的差距也忒大了些,搁谁的身上没脾气?

  还好郁家三兄弟如今都有老婆孩子,也不怎么在群里嘚瑟,否则……还不知道那几个多郁闷呢。

  正想着怎么解释的时候,冉羽噼里啪啦的在群里发了一长串的文字,“欢颜你还不知道吧?阿禛从马尔代夫回来,说要给我们送礼物。那晚除了大哥大嫂,我们这些人可都去了,结果阿禛给我们一人发了一摞明信片。这也就罢了,谁知今天早上大哥在朋友圈晒了个高尔夫球杆,还说是阿禛送的,你说过不过分?”

  常欢颜发了个微笑的表情:“该不会是故意晒的吧?”

  苏若晚:“……”

  咳咳,还真说对了。

  高筱潇更是无奈的不行,这群男人啊,真是一个比一个还幼稚……

  。

  这件事情直接导致,接下来的春节里,从初一到十五,往年每次都喊着闹着要来玩牌的人,今年不但没有任何消息,甚至都没来韩家串门。

  韩禛倒觉得无所谓,他现在只要有老婆和孩子就行了,那些兄弟,已如敝帚,不要也罢。

  可高筱潇心中有些过意不起,于是特意拉着他和韩老太太去各家拜年,走了一圈。

  谁知……

  那几人不是不在家,就是避而不见,搞得长辈们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

  。

  春节过后,万象更新,韩禛恢复公司正常上班,高筱潇则在家带孩子,其他时间都找了补课老师,恶补功课。

  半年后,高筱潇参加自主考试,以优异的成绩顺利考上D*律系。

  说到这个,还得多感谢自家老公的帮忙,尤其是数学和英语方面,韩禛的脑子还真不是盖的,这么久还能记得那些算数题的解法。

  当然,郁锦川也帮了不少的忙,包括郁东辰,郁承衍……多多少少都在其中起了不小的作用。

  高筱潇心里也很清楚,正因为这个,九月开学后,她便每天认真上课,要不是因为家里还有个快一月的小奶娃,差点儿都要住校好好学习了。

  。

  上学后,时间就过的越来越快,很快来到十二月份,小墨墨满一周岁,要进行抓周仪式。

  韩家上上下下对此都是相当重视,尤其是韩禛,之前已经观摩过郁家一对龙凤胎,景家一对龙凤胎,包括郁靳深的抓周,说一点儿也不担心是假的,因为……

  小以漠抓到了小手枪,郁家人忙不迭隔日就去了宝塔寺,保佑大金孙平平安安长大,将来不去做什么警察;

  小丞丞抓的是锅铲,也把景家人愁的够呛;

  小靳深更是奇葩,居然不抓桌上的东西,反倒从口袋里掏出了个避孕套,这不是意味着将来……他是个小色胚吗?

  也正因此,韩禛早早儿的就把抓周的小道具都准备好了,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不符合女孩子的物品,周岁宴的前一天晚上,他甚至还带着小墨墨在家里提前彩排了一番……

  。

  周岁宴当天,吃过饭后,抓周仪式正式开始。

  前来参加生日宴的亲朋好友,自然也都围坐一旁,看个热闹。

  小墨墨穿着一身红艳艳的寿星服,头上戴了个萌坏了的小老虎帽,被打扮的像个小福娃似的放在小毯子上坐着,身边则围着一圈的都是抓周用的道具,什么小裙子,香水,粉底盒,画笔,毛笔,照相机,笔记本电脑,听诊器,小提琴,钢琴,芭蕾舞鞋……

  无一不代表了韩禛对这个宝贝女儿的期许啊!

  “小墨墨,看看喜欢什么,抓一个给爸爸好不好?”韩禛学着常欢颜那样的轻声细语哄道。

  高筱潇也在一旁紧张的看着,虽然她不像韩禛那么迷信,甚至小白当年都没有抓过周,不过自从前一天听韩老太太说韩敏芝抓到琴谱,韩敏夏抓到小衣服,韩禛抓的是小汽车时,她就有点信了。

  小墨墨先是瞅了瞅爸爸,又瞅了瞅妈妈,就睁大眼睛从左到右的将自己身边全都看了个遍。

  “伊呀呀呀。”她喊了一句,却没有伸手去抓。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韩老太太忙问道。

  陆老太太忙说道,“别急,再等会儿。”

  韩老太太点头,继续屏息凝神的看着。

  小墨墨眨巴眨巴眼,伸出两只小手,冲着韩禛“吧务吧务”的喊着。

  爸爸平时最宠她了,只要有爸爸在,就一定会抱着她,不管到哪儿都抱着。

  所以有时候韩禛只要一回家,小墨墨看到了,就会习惯性的伸出小手求抱抱。

  可今天,韩禛却说道,“先抓一个给爸爸,抓完了才给抱。”

  小墨墨瘪了瘪小嘴,委屈的看向高筱潇,两只小手在空中抓啊抓的,嘴里也“嘛唔嘛唔”的叫。

  高筱潇:“……”

  只能劝道,“小墨墨,抓一个最喜欢的给妈妈好不好?抓完了就可以抱了。”

  爸爸妈妈都不抱,小墨墨顿时不乐意了,嘴里一直“咿咿呀呀”的喊着外星语,但就是不伸手抓周。

  韩家人都愁坏了,这平日里,小墨墨最喜欢抓东西,而且一旦抓到手里就不肯撒手,简直就是个小破坏王,怎么今天这么关键的时刻就改性了,什么都不爱抓了?

  小墨墨喊了一会儿,见还是没人理,开始生气了,两只小手往小毯子上一拍,小鼻子“哼哧哼哧”的,就跟小牛在喷气似的。

  韩禛立刻说道,“谁都不许去抱她。”

  众人:“……”

  默。

  谁知现场安静了多久,小墨墨就叫唤了多久,就是不肯配合韩禛的指令去抓周,最后,居然还用两只小手撑着毯子,想要站起来似的。

  韩禛急了,忙说道,“抓完了才可以站起来,听到没有!”

  他就差没说:这么多人都看着呢,乖女儿,给爸爸一点面子。

  室内开了暖气,作为小寿星,小墨墨今天穿的也很喜气,见没人理会,一使劲凭着自己的力气站了起来,可很快的,又一屁股跌了回去。

  趴在毯子上“咿呀”的喊了一声,就像个小肉球似的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周围看热闹的老头老太太们顿时全都乐了,直说这孩子真逗,没见过这么抓周的。

  韩禛一脸的黑线,高筱潇也是小脸微烫,这昨晚不是排练的好好的吗?

  就在大家哄堂大笑,甚至还有人拿出相机录视频,或是拍照的时候,突然,一团红色的小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去。

  是陆萧潜。

  小家伙穿着一身红色的小西装,西瓜头做了个二八开的造型,张着小嘴就喊了一句,“小墨墨,我抱你起来好不好?”

  小墨墨正生气呢,看到眼前的小红人,立马伸出小手,抓住了陆萧潜的手,张着小嘴喊了句“咿呀。”(好呀)

  韩禛:“……”

  什么意思,抓周抓周,你抓着这个臭小子的手是怎么回事?

  “小墨墨,我喂你吃糖糖好不好?”陆萧潜趴在毯子边上,伸手从兜里掏出了一颗棒棒糖。

  还不等他考虑好用一只手怎么扒开糖纸,左手一松,小墨墨已经被韩禛抱了起来,转身就走。

  “韩叔叔!”陆萧潜生气的跺脚,怎么每次他刚和小墨墨接触一下,韩叔叔就要从中阻拦?

  陆南城挑了下眉,放下酒杯,过来说道,“儿子,咱也回家吧,”

  “我不!”陆萧潜梗着小脖子。

  陆南城嘴角一抽,直接扛起他就往外面走去。

  其他围观群众面面相觑,最终,也依次起身告辞。

  。

  离开金盛后,一辆黑色劳斯莱斯车里,陆南城坐在那儿,正拿出手机想要看一下股市行情,一旁的陆萧潜开口说话了。

  “爸爸。”

  “有话就说。”陆南城手指轻滑了下屏幕,回的有些敷衍。

  “爸爸,我们搬到韩叔叔家隔壁住吧。”陆萧潜说道。

  陆南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钱。”

  陆萧潜立刻瞪着眼睛说道,“你把我当成三岁小孩骗呢?”

  “六岁和三岁差不多。”陆南城说道。

  “爸爸,你要是不搬,我就不跟你过了,我跟妈妈过!”陆萧潜搬出了杀手锏。

  陆南城“呵呵”一声,“好像不是我要跟你过,而是你妈妈不要你。”

  被勾中了伤心事,陆萧潜抿了抿小嘴,最终没忍住,“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别哭了。”陆南城不耐烦的放下手机,“打完电话再哭,你妈看不到,哭给谁看?谁可怜你?白哭!”

  陆萧潜哇哇哭着掏出了小手机,可怜兮兮的拨通冉桐的电话号码,想要告状,谁知……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哇!”陆萧潜继续嚎啕大哭,“妈妈她不接我的电话。”

  陆南城嘴里一“哼”,“你老子的电话她都不接,能接你的?”

  陆萧潜一脸惊悚的看了眼爸爸,然后……仰天痛哭:“妈妈,我好命苦啊呜呜呜……妈妈!”

  司机在前面听得满脸尴尬:陆总,您这么大人了,跟一个六岁孩子闹别扭,还是自己的亲儿子……这样子真的好吗?

  。

  另一边,韩禛抱着女儿坐在车上,也是满脸的不悦。

  好端端的抓周仪式,亏他还提前彩排了一番,又准备了那么多富有意义,逼真,可爱的小道具,结果却……

  高筱潇带着高小白坐在一旁,看看他,小心翼翼的说道,“干嘛,你还真生气了?”

  韩禛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低头。

  怀里,肇事的小魔女正含着奶嘴,闭着眼睛,小嘴唇一撮一撮的,没心没肺的睡着大觉。

  “抓周就是好玩,都不准的,你看你……这么大人了还这么迷信。”高筱潇安慰完,伸手说道,“行了,我来抱吧。”

  “车上呢,我抱就行了。”

  高筱潇“噗”一声笑了,伸手将女儿小嘴旁的口水擦干净,“有你这么个优秀的爸爸,女儿将来能差到哪儿去,你说对吧?”

  韩禛:“……”

  “再说了,昨晚她不是抓了东西了吗?”高筱潇又说道。

  本来韩禛还没什么气,一听到这个,眼角一跳,“媳妇儿,昨晚她抓的是灰太狼。”

  ------题外话------

  小一:小墨墨你咋不给我抓点月票来?

  小墨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4小墨墨抓周记》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