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你送我戒指是什么意思?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以为现在可以打道回府了吧,谁知……

  “今天晚上在这里住上一宿,明早再回去。”景慕琛宣布。

  景安玖惊讶的看着他,“爸爸,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带过来。”

  “这里什么都有,担心什么?”景慕琛无所谓的说着,便抬脚上楼去了。

  “玥玥可以去拆礼物了,对吗妈妈?”十二月的景安玥立刻抬起了小脑袋,拉着苏若晚的手问。

  因为参加,小丫头今天也精心打扮了一番,一身白色的公主风蓬蓬裙,上面还缀满了大大小小的草莓图案,淑女不足,可爱有余。

  好在因为人长得漂亮,圆嘟嘟的小脸蛋粉雕玉琢,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两个甜甜的小酒窝,看着很是讨喜。

  苏若晚点了点头,“让哥哥帮你把礼物搬上去。”

  “太好咯!”景安玥立刻开心的叫着景彦希,“哥哥,哥哥,快帮我搬礼物!”

  景彦希抱着礼物盒跟着妹妹上楼,会所的一楼顿时只剩下了苏若晚和景安玖两个人。

  景翊丞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佣人们也跟说好了似的,全部消失不见。

  “妈妈。”景安玖只能找苏若晚了,“如果今天晚上不回去的话,我想要手机给小白打个电话。”

  苏若晚想了想,说道,“行,我去跟你爸说说。”

  。

  母女俩一起来到了楼上,苏若晚推开其中的一扇门就走了进去。

  景安玖站在外面等了很久,苏若晚都没有出来。

  房门被关的死死的,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在她纠结万分的时候,另一扇门打开了,伴随着小孩子开心的笑声,景彦希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她就问道,“你站这里干嘛呢?”

  景安玖抿着唇不说话。

  景彦希将门关上,笑着凑了过来,“是不是……想你家小白了?”

  景安玖:“……”

  “明天早上回去就看到了,瞧把你给急的,啧啧啧,真是‘女大不中留’啊。”景彦希摇头晃脑的说道。

  只是,不管他说什么,景安玖都皱着眉毛站在那儿,一言不发,甚至看都不看他。

  景彦希讨了个没趣,也懒得再逗她了,转身回屋。

  走廊上也再度恢复了安静。

  景安玖又站了一会儿,实在没忍住,抬脚朝着父母的房门走去。

  到了跟前,她刚把手抬起来,“吧嗒”一声,房门锁转了下。

  门开了,苏若晚从里面走了出来。

  景安玖眨了眨眼,就看她把门又关上了,小声说道,“玖玖,先拿妈妈的手机打吧。”

  景安玖喜出望外,虽然拿不到自己的包,但只要有手机能和小白联系上,不让他担心,那也是好的。

  “妈妈,你真好。”她撒娇的说了一句,刚伸手要接过手机,房间门就被打开了,景慕琛黑沉着脸,看着眼前正进行“秘密交易”的两人。

  苏若晚:“……”

  景安玖:“……”

  。

  5分钟后,景安玖站在卧房的阳台上往外看去。

  午后的天空湛蓝无云,她的心却像是布满了乌云,阴霾阵阵。

  房间里虽然有固定电话,但她刚才已经试过了,根本就打不出去。

  她还去楼下找了一圈,结果这栋有两层楼的会所内,一个佣人都不在……

  这种种的迹象都表明:景慕琛果真是早就计划好了的。

  “真幼稚!”景安玖在心里小小的吐槽。

  过了会儿,房间里的古董大钟缓慢的敲了几下。

  “咚”,“咚”,“咚”,“咚”,“咚”。

  已经是下午的五点钟了。

  景安玖皱着两道秀气的眉,因为紧张,心脏也无法抑制的加速跳动起来。

  几秒钟后,她似乎下定了决心,突然转身,大步地朝着房门外走去。

  再度来到父母的卧室前,她深吸口气,便伸手敲门。

  很快的,苏若晚过来将门打开,一看到她就小声说道,“玖玖,怎么了?”

  刚才还好自己反应迅速,景慕琛才没有起疑,怎么这丫头现在又过来了……

  景安玖直接说道,“我有话想要对爸爸说。”

  苏若晚皱眉,“玖玖,你先不要着急……”

  话还没有说完,里面,景慕琛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让她进来。”

  苏若晚:“……”

  景安玖则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

  房间里,景慕琛穿着深蓝色的居家服,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看起来很是悠闲。

  景安玖进门后,他将报纸往茶几上一放,抬头看她,“找我?”

  许是因为常年经商的关系,景慕琛的眉眼深邃,目光更是锐利,仿佛轻易就能看透人心。

  景安玖紧攥着双手,才能让自己不躲避的始终回望着他,“爸爸,我有个事情想要问你。”

  “什么事?”景慕琛表情不变。

  “我记得爸爸以前说过,只要我满十八岁,就可以谈恋爱了。这话现在还算数吗?”

  本以为景慕琛会生气或是否认,谁知……

  “算数。”

  不止是景安玖,就连苏若晚都有些惊讶,惊讶过后,则是喜出望外。

  这么说是答应让女儿和小白谈恋爱了?

  她立刻笑着说道,“老公,你想通了是吗?太好了……”

  话还没有说完,景慕琛却又继续说道,“但是在交往之前,必须把男方带回家来让我看看,我准许了才可以谈。”

  景安玖还在发愣,苏若晚则立刻点头,“当然当然,这是肯定要的,对吧,玖玖?”

  “……啊?”景安玖终于回神,也跟着点头,“恩。”

  景慕琛抬手,将报纸重新拿回面前看着。

  “爸爸。”景安玖又开口。

  景慕琛微微抬眼,“还有事?”

  “……”景安玖点头,尝试的问道,“爸爸,你觉得小白他怎么样?”

  “哪个小白?”景慕琛猛的眯了下黑眸。

  “就是……”可能是景慕琛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慎人,景安玖顿时又紧张了,顿了下,才鼓起勇气说道,“就是韩叔叔的儿子,韩墨白。”

  话音刚落,景慕琛立刻说道,“不怎么样,你给我离他远点。”

  “为什么呀?”景安玖脱口而出的问道。

  “你的性格太单纯,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亏,不知道社会复杂,人心险恶,尤其是男人……我不想在背后说别人坏话,但是那个臭小子,真的很不适合你。”

  景安玖忍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可是爸爸,我觉得小白人挺好的,他今年虽然才十八岁,但是都已经得到学位,也开始进韩太工作了,而且他的性格很成熟,什么事情都是自己提前规划好的,根本就不需要大人来操心,我觉得他……”

  “这些全部都是表面。”景慕琛皱着眉,想要点醒女儿,“你知道他在美国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生活状态吗?你知道他在美国交过几个女朋友吗?他也就只能骗骗你这样的傻丫头……”

  “小白才没有交过女朋友!”景安玖直接打断了父亲的话,“我相信他,这件事情,他不会跟我说谎的。”

  “呵呵。”景慕琛冷笑,“男人的话你也相信?”

  “爸爸你也是个男人!”景安玖反唇相讥。

  景慕琛:“……”

  苏若晚则皱了皱眉,出声提醒道,“玖玖,有话慢慢说。”

  结婚这么对年,她对景慕琛实在是太熟悉了,也深知对付他这样的男人,只能来软的,不能来硬的,越是针锋相对,则越容易吃亏啊。

  景安玖自然也听出了母亲的意思,抿了抿唇,调整了下情绪,才轻声细语的说道,“爸爸,我真的很喜欢小白,小白也喜欢我,我们从五岁的时候就认识了,这么多年我就喜欢他一个人,你就答应让我们在一起好不好?爸爸……”

  她都这么低声下气的了,景慕琛却毫不留情,没等她的话说完,直接就将手里的报纸往桌上面“啪”的一扔。

  声音之大,直接把景安玖和苏若晚都给吓得浑身一震。

  “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同意你们两人在一起的。”景慕琛厉声的说道。

  “老公,你这是做什么?”苏若晚忙开始和稀泥,“今天是玖玖的十八岁生日,父女俩有什么话不能坐下来好好说的,你非得让女儿不开心是不是啊?”

  景慕琛没再说话,可是……景安玖却忍不住了。

  有股莫名的愤怒在心头不停的翻滚,怎么止也止不住,除此之外,还有委屈和难过。

  为避免景慕琛生气,伤心,对她失望……她选择了先隐瞒恋情的决定,就算因为这个让韩墨白不开心,心里不舒服,可她依然坚持的这么做了。

  可是景慕琛呢,居然还是这么的固执,甚至连她的话都不愿意听完……

  “爸爸。”景安玖一字一句的慢慢说道,“既然今天已经把话都说出来了,我也就不隐瞒了。其实,早在小白回来的第二天,也就是去山区露营的那天晚上,小白也去了,我们互相表明了心意,所以我跟他现在已经在一起了,我们在谈恋爱,就算你不答应,也晚了。”

  听着这番话,景慕琛原本还只是生气的脸上,一时闪过很多情绪,有意外,震惊,还有心痛。

  他没有想到,一向乖巧又听话的女儿,居然会为了那个臭小子对自己撒谎,还撒了这么长的时间……

  景慕琛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色紧绷,直接下令道,“马上给我分手!”

  苏若晚:“……”

  至于景安玖,一改以往文静听话的模样,反问:“凭什么你让分手我就要分手?”

  “你……”景慕琛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疼的厉害,看着眼前一脸稚嫩的女儿,总有种辛苦养大的小白菜却被一头猪给拱了的感觉,心累到不行。

  半天后,他才压抑着怒火问道,“你们俩现在到什么地步了?”

  景安玖怎么好意思说这种事情?

  只是,虽然不说话,她的脸却有些红了,看在景慕琛的眼底,自然就有了不好的联想。

  愤怒加失望让他整个人有些失去理智,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就要往门外冲。

  “老公。”苏若晚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老公你要做什么呀?”

  已经多少年没看到景慕琛这幅模样了,说实话……还真挺吓人的。

  “你说我要做什么?!”景慕琛此刻的表现真是一点都不像是全球500强企业的老总,毫无淡定和稳重可言,“我要去找那个臭小子,打断他的狗腿!”

  听到这话,景安玖自是心里一惊,而苏若晚一急,急吼吼的就说道,“打什么打啊,人家又没把你的女儿怎么样,你能不能思想不要那么的龌龊?”

  当“龌龊”这么带有羞辱性的词语脱口而出的时候,苏若晚自己都有点被囧到了。

  景慕琛更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半天后,才有些失望的看着她问道,“这么说,你也早就知道他俩交往的事情了?”

  苏若晚:“……”

  “‘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不让妈妈告诉你的。”景安玖立刻开口,不想让母亲因为这个和父亲闹不愉快。

  景慕琛气的频频点头,“好,很好,臭小子果然跟阿禛一个德行,油嘴滑舌,蛊惑人心,把你们一个个的……都给哄的团团转是不是?”

  “爸,小白他不是你说的那样。”景安玖不服,“其实在露营隔天回来的时候,他就想找你说这件事来着,是我不让他来找你的。”

  景慕琛这下真是气到极致反而笑了,“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他,让我晚点受到刺激?”

  “……”景安玖无语的撇了撇唇,继续说道,“爸爸,我真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不喜欢小白?明明他也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在学校的时候,他每一次的考试都是第一名,不管是专业课还是兴趣班,全部表现优异,老师和同学也都很喜欢他。而且他才十三岁的时候就只身一人去了美国学习和受训,这五年里,他一次都没有回过国,真的吃了很多的苦。当哥哥还在学校里逃课,打架,交女朋友的时候,小白已经开始学习管理公司了,他比哥哥还小一个月呢……”

  景安玖说了很多韩墨白的好话,甚至到最后的时候,她都已经口干舌燥了,可景慕琛还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非但如此,似乎是因为知道了两人还处于刚开始谈的阶段,也不像之前那么生气。

  此刻更是已经重新在沙发边坐下,翘着二郎腿,听罢后,慵懒的挑着眉问,“都说完了?”

  景安玖:“……”

  景慕琛身子往后,悠哉的靠在沙发背上,“既然都说完了,就回屋休息。臭小子的事情,等我明天回去了再找他算账。”

  “……”景安玖看着父亲,最后,失笑的点头,“好,反正我已经和小白在谈恋爱了,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总之这件事情我不会听你的话。”

  说完,她直接转身离开。

  卧室里顿时陷入了一阵死寂般的安静。

  半天后,苏若晚缓缓过去,伸手放在丈夫肌肉紧绷的手臂上,安抚道,“老公,你千万别激动啊,注意血压。”

  景慕琛的确感觉自己的血压正在“蹭蹭蹭”地往上冒,但是一听到这话,立刻横了她一眼。

  苏若晚囧了囧,继续说道,“老公,玖玖现在已经满十八岁了,不是我说你,还管的这么严做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作为父母,越管的严,有时候孩子的反弹会越大,就像彦彦,一个他还不够你头疼的吗?”

  “玖玖虽然平日里很乖巧听话,但你应该也知道,有些事情,她只是不愿意去计较罢了,真正触碰到了底线,她会比谁都坚持,比谁都不肯放弃,估计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景慕琛何尝不知道自己女儿的性格,只是一想到想来乖巧听话的女儿,居然为了那个臭小子不惜和自己对着干,心里头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起身,抬脚也朝门外走去。

  担心他又去找景安玖谈韩墨白的事情,苏若晚忙也跟了过去,等发现他竟然推开了景安玥的房门时,便立刻松了口气。

  。

  今天为了举办这个生日,景慕琛将这里的两层楼全部包场。

  因为二楼的房间各有特色,所以就让孩子们一人选择了一间居住,景安玥选的,自然是她最喜欢的粉色公主闺房。

  门没有反锁,景慕琛直接拧开门把。

  房间是复式的风格,扫了眼客厅,只见沙发上,茶几上,地上……到处都是被拆开乱扔的盒子和礼物,却不见景安玥的身影。

  他微微蹙了下眉,听着卧室内隐约传来的说话声,便循声走了过去。

  卧室的门是虚掩的,景慕琛走到门口,刚要伸手把门推开,就听到景安玥娇娇软软的声音传了过来,“以漠哥哥,我哥哥姐姐今天过生日哦,玥玥也收到了很多的礼物,有巧克力,有跳跳糖,还有小熊饼干。你喜欢吃哪个,我到时候拿去学校给你吃好不好?”

  “……”

  “你不喜欢吃甜的呀,那我把咸的小鸡腿让给你吃好不好?爸爸想吃我都不给他的哦。”

  景慕琛:“……”

  本来是想要来小女儿这里找安慰的,谁知此刻,他只感觉自己的内心“噼里啪啦”……全部都碎成了渣渣。

  。

  晚上六点,楼下开始忙碌热闹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有佣人纷纷上楼,邀请尊贵的客人们下楼吃饭。

  景安玖自然也下去了。

  因为和景慕琛都已经把话给说开了,她觉得整个人轻松了许多,吃饭的时候更是津津有味,愈发衬托出对面的景慕琛有点低气压。

  景彦希吃完了晚餐,一边喝着红酒,一边好奇的发问,“爸,今天是周末,不开市吧?”

  搞得他还以为股市大跌了,所以才心情不佳呢。

  景慕琛冷冷的看着儿子。

  想到下午景安玖说的事情,眼神也越发的危险了起来,“露营的事情,怎么没告诉我?”

  “啊?什么露营的事情?”景彦希一脸懵逼。

  “臭小子和你们去露营的事情。”景慕琛重复了一遍。

  “……”景彦希后背一凉,立刻看向了景安玖,“玖玖,你出卖我?”

  景安玖:“……”

  “不对啊。”景彦希却立刻想明白了,再度看向景慕琛,一脸的试探表情,“爸,这么说,你已经知道玖玖跟小白谈恋爱的事情了?”

  怪不得心情不好呢,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啊!

  他立刻笑呵呵的说道,“爸,其实我也不喜欢那个臭小子,太狂,太嗷,你放心,我一定站在你这头的,坚决不要这么一个妹夫!”

  景安玖满脸的黑线,至于景慕琛,直接拿起手机拨通助理的电话,“彦彦的签证办好了没有?”

  “……”景彦希脸色一白,“爸,不带你这样的。”

  。

  吃过晚饭,景慕琛因为心情欠佳,很快便上楼去了。

  景彦希苦哈哈的也跟了上去,想要劝服爸爸晚点送他出国留学。

  景安玥吵着要看电视,于是景安玖便留在客厅帮她。

  只是遥控器好像有点儿问题,她研究了半天也没能搞明白,急的小丫头在旁边不停的跺着小脚,“姐姐,姐姐你到底会不会弄呀?”

  景安玖被她问的满脸尴尬,心想这时候要是小白在这儿就好了,他那么的聪明,什么东西肯定一摸就会了……

  正想着,身后传来佣人的声音,“景小姐,外面有客人找。”

  景安玖惊讶的回头,“客人?”

  这儿不是景慕琛都包场了吗?

  再说了,生日早在下午的时候就结束了呀。

  “是个先生,他说他姓韩,要找景小姐和景先……”

  佣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景安玖已经眼睛发亮,直接往外面跑了出去。

  因为一直都没怎么休息,她还没有换下那身衣服,也没有卸妆,只是为了舒适,脚上却已经换上了拖鞋。

  跑的太快,一只拖鞋就这么被甩了出去,而她也来不及理会,赤着小脚就这么跑了出去。

  身后,佣人和景安玥都有些瞠目结舌的看着……

  。

  景安玖一路跑到外面,又下了两节台阶,果然,立刻就看到韩墨白站在会所大门的外面。

  他穿着一件干净整洁的白色衬衫,笔挺的黑色西裤不见一丝的皱褶,看着很正式,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准备好了今天要给她庆祝生日的,只是没想到……

  景安玖鼻子一酸,委屈的喊道:“小白。”

  韩墨白抬眼,看到她的同时,原本冷峻的面容瞬间柔软,只是下一秒,他动作更快的走了过来,扶着她的手问,“怎么不穿鞋?”

  “……”景安玖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光着脚就出来了。

  **的小脚丫在水泥地上显得格外白嫩,也让她立刻羞红了脸。

  “刚才跑的太快,可能丢半路了。”她呐呐的解释。

  “在哪,我去帮你拿。”韩墨白立刻说道。

  “别啊。”景安玖一脸的惊慌,“我爸爸还在楼上呢,这样吧,我回去穿鞋,你在这稍等我一会儿啊。”

  “……”韩墨白眯了眯眼,最终,还是点了下头。

  。

  景安玖匆匆转身就走了回去,在大厅的角落找到了那只被甩掉的拖鞋。

  穿好后,她下意识的看了眼已经坐在沙发上看警匪片的妹妹。

  想了想,终究是不放心的抬脚过去,小声的打着商量,“玥玥,姐姐要出去一趟,马上就回来,如果爸爸问你的话,就说我去上厕所了,听到没?”

  景安玥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视,听到这话也只是点了下头,“哦。”

  景安玖笑了笑,这才安心的转身离开。

  。

  天色渐渐有些黑了。

  门外,韩墨白单手抄着西装裤的口袋,静静的站在那儿等着。

  夜凉如水,灯光如洗。

  他表情沉静,只是眼底,似乎藏了些看不懂的情绪。

  等景安玖穿着拖鞋再度走出来后,他抬起头,微微的勾起了薄唇。

  “小白。”景安玖过来,拉着他走到一侧的角落,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韩墨白不答反问,“生日已经结束了?”

  景安玖点头,“下午就结束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韩墨白居然开口道起歉来。

  而这也让景安玖更加的愧疚,忙不迭的说道,“这又不关你的事情。都怪我爸爸,他什么都没有说,一大早的就把我带过来了,而且我的手机和包全都都被他给没收了,根本就不能给你发消息,还有啊……”

  “我知道。”韩墨白轻飘飘的一句话,直接打断了她所有的抱怨。

  景安玖只好叹了口气,说道,“所以,你是不是给我打了很多通的电话?”

  韩墨白没有否认,“我还去了景家,一直等到太爷爷他们回来。”

  景安玖惊讶的看着他,“所以你就立刻赶过来了?”

  韩墨白默认。

  景安玖的心里顿时更加的心疼。

  虽然很开心他能过来,但是一想到他这一天都这么折腾,就觉得很对不起他,心底对景慕琛的抵触情绪也就越大……

  “玖玖。”韩墨白突然喊了她的名字。

  景安玖眨了眨眼,就看到他的那只手从裤兜里抽了出来,白皙修长,恍若艺术品的手掌心里,静静的躺着一个精致的红色丝绒盒子。

  景安玖充满期待的看着他,“这是……生日礼物?”

  “恩。”韩墨白点头,循循善诱道,“不打开看看?”

  景安玖伸出手拿过那个小盒子,打开后,一道璀璨的光芒瞬间划过眼前,她迅速的眨了下眼,便看到一枚钻石戒指静静的躺在绒制底盘上,街灯从一侧投射下来,帮戒指加了一层柔光,闪闪发亮,却又漂亮到不行。

  景安玖惊讶,“这是……”

  “天使之恋。”韩墨白的声音低低响起。

  天使之恋?

  “什么意思啊?”景安玖问。

  “这个戒指的名字是‘天使之恋’,是法国名设计师设计的。”韩墨白简单的解释了下。

  景安玖的脸立刻就红了,虽然他说的轻描淡写,但她立刻就知道了他的意思。

  “天使”,不就是自己名字的英文吗?

  只是……她有点忍不住内心的雀跃,笑盈盈的看着他说道,“我不是问名字的意思,我是问……你送我戒指是什么意思。”

  本以为他会吃瘪,会害羞……

  谁知韩墨白只是挑了下眉,便老神在在的说道,“你说是什么意思?”

  “……”景安玖的脸顿时更加的红艳,“该不会是……求婚吧?”

  韩墨白笑了笑,声音又低又柔的问,“那你接不接受?”

  听到这句话,景安玖的心脏立刻又“扑通扑通”的乱跳了起来,声音也有些结巴,“会……会不会太快了?”

  “不快。”韩墨白说着,便伸手拿出那一枚戒指,又用另一只手将她的右手执起,“我们都认识十三年了。”

  景安玖睁大眼睛,屏气凝神的看着他将那一枚戒指戴在了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

  喂,她好像还没答应……

  而韩墨白已经托着她的小手,赞许的点头,“果然很适合。”

  这枚戒指的尺寸是他靠手感确定的,没想到刚刚好合适。

  纤白细长的小手,因为那一枚钻戒显得格外的精致,也和她今天的装扮很搭。

  他的目光缓缓落在她的身上,一身浪漫飘逸的蕾丝纱裙,只露出细白柔嫩的手臂,原本的黑色直发被烫成了大卷,蓬松柔软,也将她略施粉黛的小脸营造出一份娇美动人的气质。

  整套衣服非常的好看,也很适合她的气质,就好像一朵绽放的清晨玫瑰,美丽中,透露出一丝的青涩纯美。

  “化妆了?”他低声问道。

  景安玖点了点头,此刻有些庆幸自己还没有卸妆,也没换衣服……

  “好看吗?”她有点娇羞的问道。

  “好看。”

  因为他的肯定,景安玖顿时更加的羞赧起来,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轻声说道,“可我觉得……都有点不像是自己了。”

  她以前还从来没有化过妆,尽管班里已经有不少女生都学着化妆打扮,老师管教的也不严,但她对这方面好像真的无所谓,也从来不好奇。

  只是今天她也不得不承认,化妆的确会让女人更加的赏心悦目,尤其是当心爱的人这么当面表扬的时候……那种愉悦,真的是无法形容。

  韩墨白刚要开口,身后,突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一道熟悉的低沉声音响起,“臭小子!”

  以过去五年期间受训过的各种搏斗和防身术,他立刻敏锐察觉到一阵气流涌动,虽然可以躲过,但因为景安玖就站在自己面前,所以……

  他站在那儿,硬生生的被扫帚狠狠的打在了背上。

  “吧”的一声后,扫帚的头直接掉在水泥地上,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其实并不疼,只是看着地上的扫帚头,韩墨白不禁嘴角微微的抽搐。

  多大仇,多大怨?

  他未来的岳父到底是有多不待见他?

  居然使出了这么大的劲儿,扫帚都打断了……

  “爸爸,你干什么呀!”景安玖更是被吓的花容失色,立马冲过去想要挡在韩墨白的身前。

  景慕琛刚刚再度扬起的扫帚被迫停留在了半空,僵着脸说道,“玖玖,你让开,我今天非要教训这个臭小子不可!”

  韩墨白也伸手拉着景安玖,“玖玖,你去旁边。”

  “我不!”景安玖急的眼睛都红了,伸开双手,拼命的想要站在他的身前保护,“爸爸,不许你打他!他今天是特意跑来给我过生日的。”

  说道这个,景慕琛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冲着韩墨白问道,“说,你怎么进来的?”

  这家会所之所以**性极高,也是因为外面还有好几道铁门防护,晚上只要将外面的门关好,根本没人可以进来,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放心的上楼……

  景安玖还没听懂这话是什么意思,韩墨白已经开口说道,“翻墙进来的。”

  景慕琛:“……”

  臭小子居然跟他老子一样,尽学些旁门左道的三九流功夫……

  “谁告诉你地址的?”景慕琛又问。

  韩墨白也没有遮掩,直接说道,“黎叔叔发了朋友圈的照片。”

  景慕琛:“……”

  一口老血差点儿没吐出来!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不过黎叔叔并没有说,是我去了太爷爷家里,一直等他们回来才知道的。”

  景慕琛:“……”

  心情并没有变的好转好吗!

  景安玖的声音弱弱的响起,“爸爸,小白他这么辛苦跑过来……”

  “你闭嘴!”景慕琛直接打断了她,再度看向韩墨白,“好,既然你已经来了,我今天就再重申一遍。我不同意你跟玖玖在一起,赶紧的给我分手,听到没有?”

  景安玖也怒了,“爸,我也再重申一遍,我就喜欢小白,我就要和他在一起。”

  景慕琛:“……”

  真是快要被这个不争气的女儿给气死了,外人面前一点面子都不给他面子。

  景慕琛紧紧的攥着扫帚柄,努力控制自己的脾气。

  “景叔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五年前,我们有过约定。”韩墨白突然说道。

  “什么约定?”景安玖立刻被引起了好奇。

  说道这个,景慕琛不禁冷笑,“我也是没想到,我当初竟然会看走眼。”

  “不知道景叔叔这话是什么意思?”韩墨白微微的蹙眉,“这五年,我从来都没有和玖玖见面,也没有联系。”

  “那是因为乐不思蜀吧?”景慕琛这话更是别有深意。

  景安玖已经彻底听糊涂了,而韩墨白只是笑笑,语气淡然,“景叔叔似乎对我有什么误会。”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景慕琛的口吻依然阴阳怪气的。

  他将扫帚一扔,倨傲的对着几乎跟自己视线平齐的臭小子说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别以为在国外,我就没办法知道你的事情。”

  “爸,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景安玖忍不住插嘴。

  都说了这么多了,景慕琛也懒得再打**阵,干脆快刀斩乱麻,“你问他,在美国五年是不是交过女朋友,而且还不止一个。”

  景安玖的表情立刻变得很无奈,“爸爸,我都说过多少次了,小白他没有谈过女朋友,我跟他都是第一次谈恋爱。”

  景慕琛已经不想再听她说话……

  “你自己亲口说。”他指着韩墨白,声音逼迫。

  韩墨白于是坦荡荡的开口,“我韩墨白在美国五年,从来都没有交过女朋友。”

  “一派胡言!”景慕琛声色俱厉,“那那个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个名字,景安玖的脸上不禁一愣。

  韩墨白也微微眯起了眼,“景叔叔这话的意思是?”

  “还在装傻?”景慕琛呵呵一声,“你这几年在感情上的丰功伟绩我懒得赘述,你想去骗谁我也管不着,但是骗我女儿不行。她年纪小,性格又单纯,根本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越斯文的男人,其实往往越人面兽心……”

  听着这些形容词,景安玖顿时皱紧眉看着韩墨白,“小白……”

  韩墨白握紧她的手,“是景叔叔误会了。”

  “呵呵,我误会?”景慕琛只是冷笑。

  “是个美日混血儿,因为都是亚洲人,所以在学校的时候,她开始的确对我有那方面的意思。但我已经跟她说清楚了,我在国内有女朋友,而且她比我大了整整六岁。至于其他的女人……”韩墨白叹了口气,“景叔叔看到的应该都是冷冽的女朋友。”

  “冷冽又是谁啊?”景安玖问。

  “冷冽是和我一起去留学的同学,你应该见过的,可能忘了。”韩墨白说完,便望着景慕琛说道,“景叔叔如果还是不肯相信的话,冷冽他还有几天就回国了,到时候我可以让他亲自来跟你解释。”

  “不必。”景慕琛却根本不买账,别说可以串通好了,就算是真的,能和那种喜欢**的男人交朋友,这小子肯定也干净不到哪去。

  韩墨白也是无奈了。

  景安玖更是看不过去,“爸爸,你这样太过分了吧,小白都已经解释过了,你还想让他怎么样?”

  景慕琛保持高冷姿态,不说话。

  韩墨白想了想,便说道,“没关系,既然景叔叔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再等几天,等冷冽回国。”

  “小白……”景安玖有点心疼的看着他。

  “没事。”韩墨白笑了笑,“反正我都已经等了十三年了,也不在乎这几天。”

  “油嘴滑舌。”景慕琛立刻冷嗤一声。

  韩墨白:“……”

  景安玖:“……”

  “老公,你在那儿干嘛呢?”苏若晚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了过来。

  等看到韩墨白也在的时候,她立刻惊讶的问道,“小白,你怎么来了?”

  韩墨白微笑着说道,“晚晚阿姨,我来给玖玖庆祝生日。”

  “庆祝生日?”苏若晚看了看丈夫的表情,再看到地上已然断成两截的扫帚……

  好吧,她聪明的没有再问,只是说道,“都这么晚了,小白你吃过晚饭没有?”

  韩墨白继续微笑,“今天就吃了早餐,一下午都在想办法过来。”

  景慕琛嘴角一抽,就听到自家老婆心疼的说道,“哎呀,一天就吃了一顿早餐啊?那怎么行,别饿坏了。快,刚好佣人们都还没有下班呢,我让他们给你做点好吃的。”

  韩墨白自是从善如流,“那就谢谢晚晚阿姨了。”

  “不谢不谢。”苏若晚笑着,亲昵的拉着未来准女婿往会所走。

  不管景慕琛怎么明示,暗示,她就是装作看不见,也不理会。

  边走,还边嘘寒问暖,“小白,你想要吃点什么?”

  “阿姨,我吃什么都可以,不挑食的。”

  一口一个“阿姨”,客气礼貌,长得又帅……苏若晚顿时笑的更开心了,“是哦,我记得你跟我家玖玖一样,小时候就从不挑食呵呵。”

  景慕琛也在心底呵呵:臭小子在自己面前嚣张跋扈,逃避责任,在苏若晚面前就装模作样,阿谀奉承,真是跟他老子一个德行,虚伪!

  ------题外话------

  纠正一个错误,小墨墨景安玥这几个小包子现在应该是十二岁,上次写错成十三岁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6你送我戒指是什么意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