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佩服许仙敢日蛇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进入会所后,苏若晚立刻叫来了佣人,吩咐准备饭菜,景安玖则陪着韩墨白在沙发边坐下。

  “小白,肩膀还疼不疼了?”她看着他的肩膀,声音关切。

  刚才揍的那一下真的很重,而且连扫帚都给打断了,可见景慕琛使出了多大的劲。

  韩墨白刚要开口,景慕琛阴阳怪气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一个大男人,还怕这点疼?”

  景安玖立刻瞪着他,说道,“爸爸,你真的太过分了,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动手打人?”

  景慕琛:“……”

  内伤啊。

  曾几何时,每天都趴在他肩上奶声奶气地喊着“爸爸我爱你”的小女娃儿,如今居然为了个男人当众吼老子!

  “姐姐,原来你出去是见小白哥哥呀。”景安玥眨巴着大眼睛,萌萌哒的开口,“爸爸问我的时候,我还以为你真的上厕所了呢。”

  景安玖:“……”

  好吧,就知道这个眼里只有“以漠哥哥”的小丫头不靠谱。

  苏若晚这时从佣人手里接过医药箱,说道,“小白,要不要看看肩膀有没有事?”

  景安玖刚要起身,韩墨白却立刻拉住了她,微笑着说道,“谢谢晚晚阿姨,不过我没事的,一点也不疼。”

  就算疼,也只能忍好吗?

  果然,景慕琛立刻“哼哼”了两声。

  苏若晚也只好说道,“那行,如果不舒服的话千万要跟我说,别这么见外。你爸妈要是知道你受伤了,该有多担心啊。”

  说完,还似有若无的看了景慕琛一眼。

  景慕琛直接再度内伤。

  敢情这话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

  “姐姐。”景安玥突然眼睛一亮,指着景安玖的手嚷嚷道,“你手上戴的是钻石吗?”

  景安玖之前一直都藏着掖着,生怕被景慕琛看到手上的戒指。

  而且外面灯光昏暗,也看不太真切,可这会儿在沙发上坐着,白光灯明亮的照着,景安玥又坐在她旁边,自然一眼就瞧见了……

  想藏起来已经来不及,景慕琛和苏若晚立刻也看了过来,一发现那枚闪闪发亮的钻石戒指,两人的表情也立刻有了变化,一个是愤怒,另一个,则是惊喜。

  “哎呀小白,这个钻戒是你送的吗?”苏若晚立刻握着女儿的手,一边看,一边笑。

  景慕琛则直接火冒三丈,“胡闹,赶紧给我摘下来!”

  “我不!”根本都不需要韩墨白,景安玖已经直接开口说道,“这是小白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凭什么你让我摘就摘。”

  景慕琛,“傻丫头,你知不知道戒指是什么意思?”

  景安玖脸红的说道,“知道又怎么样?”

  “你……”

  “好了好了!”苏若晚头疼的拉着丈夫的胳膊,眼瞅着佣人端着菜从后门进来,立刻说道,“玖玖,先带小白吃饭去吧。”

  景安玖点头,起身拉着韩墨白就往一旁的餐桌走。

  等坐下后,她又是帮忙盛饭,又是帮忙盛汤,照顾得无微不至。

  景慕琛看着那幅画面就像眼中生了刺,刚要过去,却又被苏若晚给拉回去了,低声劝道,“行了行了,人家俩孩子难得相处,你干什么去当电灯泡啊?”

  景慕琛说,“那是我女儿,我还不能去看看了?”

  “女儿迟早是要嫁人的,你天天这么管,是想让她当尼姑是不是呀?”

  “反正我不允许她跟那个臭小子在一起!”景慕琛低吼。

  “你不允许,那是你的事,我觉得小白挺好的,我喜欢这个女婿。”苏若晚也直接表态。

  景慕琛看着妻子,一脸“你疯了”的表情,“那个臭小子怎么贿赂你的?”

  苏若晚嘴角一抽,“是你自己太有成见!小白多好啊,长得帅,性格也好,智商还那么的高,现在才十八岁,就去公司做事了,这么有责任感的好孩子去哪儿找啊,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葡萄?我看他顶多就是个花心大萝卜,跟他老子一个德行!”景慕琛啐道。

  “你别天天说阿禛不好,我倒觉得人家阿禛要比你有福气多了,小白这么的有出息,我看用不了几年,他完全都可以退休了,天天带潇潇去环游世界,享受人生。可你呢,看看彦彦,再看看你自己,这几年你带我出去玩过几次?”

  景慕琛:“……”

  说到这个,的确是某人的痛处,一是因为工作太忙,二是因为孩子多,实在是分身乏术啊。

  “反正,就冲他这么多年都对玖玖痴心一片,出国五年回来还喜欢玖玖,现在还这么晚的大老远赶过来,饭都没顾得上吃,还送了钻石戒指……这个女婿啊,我就相中了!”苏若晚总结陈词。

  景慕琛听的头疼,脱口而出道,“妇人之见!”

  谁知……

  “你说谁妇人之见呢?”一向温柔的苏若晚因为这句话直接炸毛。

  景慕琛一愣,想要解释自己的口误,“我的意思是……”

  “今天晚上睡沙发吧你!”苏若晚说完,就转身背对着他,非但如此,还拿起茶几上的杂志看着,一副不愿意和他沟通的架势。

  景慕琛:“……”

  。

  这一箱吵吵嚷嚷的,可餐桌边,因为和客厅隔了段距离,再加上一个屏风隔着,自是另一番场景。

  韩墨白坐在那儿斯文的吃饭,景安玖就一直在旁边忙着照顾他,不停地拿着筷子帮他夹菜,就跟小媳妇儿似的忙前忙后……

  直到外面议论稍歇,韩墨白便说道,“玖玖,我自己来就行了,你歇会儿。”

  景安玖放下筷子,双手托腮的看着他吃饭。

  白衬衫的袖子随意的挽在手肘部位,棱角分明的脸庞干净又帅气,吃饭的时候动作不紧不慢,优雅中,显示出他良好的家教……

  景安玖忍不住开口喊了一句,“小白。”

  “恩?”

  “你在美国的时候,是不是很多的女孩子喜欢你啊?”

  韩墨白:“……”

  果然还是把景慕琛那番话听进去了?

  他有点无奈的看着她,说道,“没有。”

  “那……那个是怎么回事?”景安玖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表情有些吃味。

  美日混血,那一定长的很漂亮吧?

  就好像韩墨雪,因为继承了韩老太太的俄罗斯血统,才十二岁就已经出落得精致漂亮,长大后不知道要迷死多少个男人呢。

  韩墨白放下碗筷,郑重的说道,“就像我刚才跟景叔叔说的那样,别说她比我大了六岁,就算我们同龄,我也不可能喜欢她,因为……我有你就够了。”

  这番话,也瞬间让景安玖的心甜蜜了起来,羞羞答答的问道,“真的吗?”

  “恩。”韩墨白点头,同时伸手握着她说道,“等冷冽回来后,景叔叔同意的话,我们就立刻订婚。”

  “订婚?”景安玖惊讶的眨了眨眼。

  “对,这样的话,你以后就对我放心了吧。”韩墨白戏谑的说道。

  景安玖囧了囧,有点不服气,“难道不是为了让你放心?”

  她还记得某人因为欧阳轩吃醋呢。

  韩墨白不自然的“咳咳”两声。

  不错,小姑娘真是越来越会反呛自己了。

  这么想着,他又想到了刚才景安玖在景慕琛面前的英勇行为,不禁笑了,“你刚才那么说景叔叔,不怕他生气?”

  景安玖瘪了瘪嘴,“我又不是故意的,谁让他总是那么说你啊,我已经忍耐他很久了。”

  “他说我什么了?”韩墨白问。

  景安玖自然是不肯说了,摇摇头,“算了,又不是什么好听的话,你还是别听了,免得心里不舒服。”

  韩墨白听到这话,嘴角微勾,黑眸则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脸,目光幽幽,缱绻深情。

  “哎呀,你赶紧吃饭。”景安玖被他那眼神看的小脸一红,忙不好意思的催促。

  韩墨白笑了笑,重新拿起筷子。

  。

  吃完饭后,两人走出来,客厅的沙发上,景慕琛和苏若晚依然还坐在原地,只不过和离开前相比,此刻两人一个看杂志,一个看着电视,互不干扰,却有些诡异。

  见两人已经出来,景慕琛立刻将杂志扔回茶几,起身下逐客令,“人也看到了,饭也吃完了,现在可以离开了吧?”

  “爸爸!”景安玖气恼的喊。

  苏若晚也皱眉不赞同的看着他,“不行,天都这么晚了,小白还是留下来住吧,回家不安全。”

  景慕琛说道,“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在这住不方便。”

  景安玖:“……”

  明明什么都有!

  她刚想要说点什么,手被韩墨白给握住了,“景叔叔说得对,的确是不太方便,所以今天晚上就不打扰了,我现在就走。”

  “小白。”景安玖心疼的看着他,“现在都已经九点多了,你回到家最少都要十一点多了吧?韩叔叔他们肯定都已经睡了……”

  “没关系。”韩墨白微笑的看着她,“这么晚了,留下来的话,确实影响不太好。”

  “咳咳咳。”景慕琛一阵咳嗽。

  怎么发现这个臭小子越来越会投其所好了?

  果然,景安玖的表情更心疼了,而苏若晚则欣慰的笑了,当然,话说的还是很客套,“小白,这里有很多房间,没什么不方便的。再说了,我是看着你从小长到大的,在这住一宿怎么了?你这孩子啊什么都好,但就是有时候太礼貌了,容易见外。”

  韩墨白依然只是笑笑说道,“主要是留下来的确不太方便。天已经晚了,还是不打扰叔叔阿姨休息了,我先回去。”

  说完,对着景慕琛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景安玖一急,立刻喊道,“小白等等,我送你。”

  “不准送!”景慕琛吼。

  苏若晚嘴角一抽,“行了行了,你吼了一天不嫌累啊,让玖玖送送小白怎么了?”

  眼瞅着景安玖居然真的跟着韩墨白往外面走了,景慕琛一急,直接起身也跟了过去。

  “……”苏若晚顿时满脸的黑线。

  算了,随他去吧,反正有女儿在,小白也吃不了亏。

  。

  景安玖到了外面,刚想要伸手挽住韩墨白的胳膊,就听到身后传来景慕琛的声音,“做什么呢?送归送,别动手动脚的。”

  她被吓得浑身一抖,回头一看,果然,景慕琛正双手插着裤子口袋,边走,边严肃的看着他们。

  “爸,你跟出来干什么呀?”景安玖立刻问道。

  景慕琛下颚一抬,骄矜的不说话。

  韩墨白却笑着说道,“谢谢景叔叔来送我。”

  景慕琛:“……”

  就这样,一路上,韩墨白和景安玖在前面走着,景慕琛则始终跟在后面。

  尽管没有再说话,但是那股骇人的气场还是影响到了两人,一路上只能规规矩矩,别说亲热了,手都没能摸着。

  终于到了第一个铁门处,景安玖惊讶的说道,“呀,门怎么锁了?”

  景慕琛哼哼两声,说道,“人都已经下班了,当然锁了。”

  “那怎么办啊?”景安玖急了,“爸爸,你快给管理员打电话。”

  景慕琛直接将双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又晃了晃,“没带手机。”

  “那怎么办,我也没带手机,小白也没带。”景安玖愁的不行。

  “急什么?”景慕琛嘴角微勾,“怎么进来的,就怎么出去。”

  韩墨白:“……”

  这是要逼他当众表演翻墙越壁?

  不,应该是故意想看他出丑吧?

  景叔叔真的是越来越幼稚了……韩墨白内心叹息。

  景安玖眨眨眼睛,看着韩墨白,“小白,怎么办……”

  “那就听景叔叔的话吧。”韩墨白微笑,对着两人挑了挑眉,往后走了几步,然后借着奔跑的冲力,瞬间颀长的身子便上了铁门。

  也不知道抓了什么东西,反正……夜色中,他白色的衬衫显得格外耀眼,就像是一道闪电,倏而便到了铁门上。

  景安玖都看呆了,至于景慕琛,也没忍住眼角一抖。

  臭小子,居然借机耍帅……

  “玖玖,我先回去了,景叔叔,记住你说的话,等冷冽回来,我会亲自带着他去景家澄清。”说完,矫健的身影一跃,瞬间从铁门上消失了。

  景慕琛反应过来,人已经不在了,只能冲着铁门吼了一句,“臭小子,谁答应你了,少给我……”

  “爸爸!”景安玖跺了下脚,“你太过分了!”

  说完,直接转身就往回跑。

  景慕琛:“……”

  过了半天,他才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哪过分了?”

  。

  等景慕琛重新回到会所,景安玖已经不在客厅了,沙发上,景安玥又坐在那儿看着警匪片,至于苏若晚,正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恩,小白已经回去了,放心吧潇潇儿,他在这儿吃完晚饭才走的。”

  “……”

  “什么?哦,我知道了,唉,真羡慕你啊,小白这么成熟懂事,我家彦彦跟他一比,简直是差太远了呵呵。”

  景慕琛:“……”

  他看着一旁目不转睛盯着电视的小女儿,开口,“玥玥,九点多钟了,还不睡觉?”

  景安玥皱了皱小眉毛,头也不回,“我看完了再睡。”

  景慕琛看了眼电视,这部美国大片他以前看过,要两个小时才算完,小丫头看完岂不是要十一点多钟?

  他皱着眉,继续劝道,“明天再起来看好不好?”

  “不好。”景安玥想也没想的就拒绝。

  “看电视对眼睛不好,再说了,明天一大早我们就得动身回家,到时候你再起不来怎么办?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儿?”景慕琛还在絮絮叨叨,景安玥终于忍不住了,直接转过头来了一句,“爸爸,你能不能不要唠叨了?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景慕琛:“……”

  这个家里,他说话真是越来越没有分量了!

  。

  第二天上午。

  吃过早饭后,稍事休息,一家六口人打道回府。

  两辆车,载着丰厚的礼品,等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中午。

  半路上的时候,景慕琛总算舍得把包还给了景安玖。

  景安玖掏出手机,一边开机,一边没忍住自己的疑心,问道,“爸爸,你不会偷看我的手机信息了吧?”

  “……”景慕琛脚底一滑,差点儿踩了急刹车。

  “玖玖。”副驾驶座,苏若晚说道,“别这么说,你爸爸不是这么没品的人。”

  景慕琛:“……”

  怎么听着就不像是好话?

  景安玖半信半疑的看了景慕琛一眼。

  没办法,她没有设密码的习惯,和小白的微信短信从来都没有删……

  虽然说聊天内容大多都是很健康的话题,但是一想到如果景慕琛真的看了,那种感觉……就想好被偷窥监控似的,很不舒服。

  事实上,她还真的有点想太多了。

  景慕琛起初没收手机,为的就是不想让韩墨白来打扰,破坏了生日的气氛。

  等发现两人真的在谈恋爱后,他更是生气都来不及了,哪有心思真的去翻找她的手机查看?

  。

  隔天是周一。

  早晨,景慕琛送完两个孩子去上学后,便直接开车离开了晨晓。

  只不过他没有去景阳,而是一直来到了韩太集团的楼下。

  前台自然也是认识鼎鼎大名的景阳集团总裁,所以……就算是没有预约,也无比恭敬的将他请进了电梯。

  到了顶楼,景慕琛直接朝着总裁办公室走,一路畅通无阻,推门而入。

  韩墨白正坐在办公桌后面忙着看文件,听到推门声抬头,浓眉微挑,“景叔叔?”

  景慕琛环顾一圈,问道,“阿禛人呢?”

  “哦,爸妈他们今天去拍婚纱照了。”韩墨白说道。

  “婚纱照?”景慕琛一头的雾水。

  这都多大岁数的人了?还拍什么婚纱照。

  “是啊。”韩墨白微笑,“妈最近在看一部民国的电视剧,很喜欢里面的旗袍,于是爸就带她去拍写真,顺便拍几套婚纱照,反正公司有我呢。”

  景慕琛:“……”

  “景叔叔找我爸有什么事吗?”韩墨白又问。

  景慕琛当然不会说他是要来找韩禛算账的,冷哼一声,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看着高冷依旧的未来岳父,韩墨白终是没忍住,叹了口气。

  几秒钟,他拿起桌上的手机,拨了个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通,传来那头聒噪的音乐声,和冷冽爽朗的声音,“墨白?打电话给我有事?”

  “你什么时候回国?”韩墨白问。

  “怎么,想哥哥我了?”冷冽在那头肉麻的说道。

  因为韩墨白虽然比他小了六岁,但却比他沉稳老练许多,有时候两人一起出去,有人甚至会以为韩墨白是他的领导……

  再加上韩墨白的外在条件几近完美,可却偏偏不近女色,给人的感觉就是不食人间烟火,导致冷冽总爱开他的玩笑,甚至还经常叫女人回家和他玩相亲……

  虽然后来每次都在韩墨白的无视中结束,但他还是乐此不疲……冷冽觉得,自己一定有严重的虐待狂倾向咳咳咳。

  眼下,韩墨白依然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说道,“有件事需要你回来帮忙澄清下。”

  “什么事?”冷冽好奇。

  毕竟能让天才找自己帮忙,那可是很难的的。

  韩墨白说道,“想知道?”

  “对啊,赶紧说,什么事?”冷冽催促。

  “想知道就回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完,韩墨白直接挂断电话。

  有时候,“好奇害死猫”这句话还是挺准的,尤其是放在某个人的身上。

  。

  市中心的某家婚纱摄影会所,韩禛和郁潇正在摄影师的指导下拍摄着照片。

  七月的天气已经很炎热了,除了一大早刚过来的时候,两人在室外拍了几张,剩下的全都是在室内拍摄的。

  此时,韩禛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镶暗金花边的民国风立领中山装,高筱潇则穿着一件湖绿色的高开叉旗袍,发型也做成了民国的那种风格,手腕上还戴着韩家的家传手环,一眼看去,男的帅,女的美,气质出众,仪态满分,倒还真像是《金粉世家》电视剧里金燕西和冷清秋的样子了。

  刚拍了几张,焉波拿着韩禛的手机匆匆走了进来,小声喊道,“韩总,有您的电话。”

  “就说我在忙。”韩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难得带媳妇儿出来拍美美的婚纱照,真是一点儿也不想被工作烦恼。

  还好韩墨白刚进公司没多久,已经凭借他出色的能力拿下了好几个单子,也正因此,公司上下对这个小老板是肃然起敬,丝毫不敢懈怠。

  否则他也不会心安理得的把公司的事情全都交给儿子……

  焉波无奈,只好默默走到一旁,对着电话那头客气的说道,“您好,我们韩总正忙着呢,您看……”

  “把电话给他。”听筒里的男声低沉冰冷,又充满了压迫感。

  摄影棚已经够冷了,焉波此刻听着那声音,更是觉得后背发凉,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我们韩总现在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在办,您看你有什么事,我帮您转达一下行不行?”

  “……”电话里先是顿了一会儿,随即,“跟他说,我是景慕琛。”

  “景慕……”焉波刚说了两个字,立刻戛然而止。

  居然是景慕琛!

  这么大人物,他自然是不敢得罪,只好捂着话筒再度往韩禛身边凑去,“韩总,韩总……”

  韩禛一脸不耐烦的转过头,“又怎么了?”

  “韩总。”焉波哭丧着脸,“电话是景阳集团的景总打来的,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您。”

  “大哥打来的?”郁潇皱眉,忙催促道,“老公,既然是大哥打过来的,肯定是有事情找你,你赶紧去接听吧,我顺便也休息一会儿。”

  拍了半天的照片,脸上都笑得僵硬不说,为了搭配某人一米八五的身高,她愣是穿着10CM高度的高跟鞋……的确是需要休息了。

  韩禛点头,扶着郁潇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这才慢悠悠的拿过手机。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他倒真的不愿意接这个电话,因为不用猜也知道,景慕琛这人几乎不主动找他,找也不会有什么好事,多半是和自家小儿媳妇有关啊。

  果然,刚对着电话那头喊了声“大哥”,景慕琛的声音就咆哮着传了过来,“这么多年你是怎么管教你儿子的?还是根本就没有管?我说过多少次,不许靠近我家玖玖,你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还有,在我女儿还没满十八岁的时候就敢诱拐做男女朋友,还跑出去露营,简直就是色胆包天!你自己说说,以前是怎么答应我的?……”

  电话里噼里啪啦,韩禛听了一会儿就立刻将话筒远远的拿开,直到约摸着景慕琛把话都说完了,这才重新拿了回来,“哎呀”一声的说道,“大哥,你刚才说什么呢,摄影棚的信号不好,我都没听到,你再说一遍。”

  景慕琛气的,直接彪了一句国骂。

  郁潇看着装模作样的丈夫,也忍不住捂嘴笑了。

  可能因为韩禛的性格比较玩世不恭,又老喜欢嘚瑟,所以景慕琛一直都不怎么待见他,可韩禛偏偏还喜欢刺激景慕琛,又因为相中了景安玖做儿媳妇,所以时不时的就喜欢在老虎的嘴上拔毛……

  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相爱又相杀”吧?

  “大哥,真的,我没有骗你,摄影棚比较的封闭,又开着空调,这信号确实不好啊。”韩禛说着说着,就突然来了一句,“大哥你应该很久没来摄影棚了吧?”

  景慕琛懒得计较,直接说道,“你给我记住,从今天开始,你看好你的儿子,不准再来找玖玖,一旦发现的话,我唯你是问。”

  “大哥,我也想看好,但是不行啊。”韩禛叹气,“他都搬出去住了,唉,孩子大了,真的不好管啊,所以我也是有心无力。”

  “这些我都不管,反正我只要结果,只要他再敢找玖玖,我就唯你是问。”景慕琛说道。

  “大哥,你不能这样,你家玖玖明明喜欢我家小白啊……”

  话没说完,景慕琛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韩禛放下手机,说了句“幼稚”,便回到了老婆身边。

  “大哥怎么了?”郁潇好奇的问。

  “没怎么。”韩禛笑笑的,“可能更年期到了吧。”

  郁潇:“……”

  明明你们两人的岁数就相差一岁!

  “对了,等下个月,小白的十八岁生日就到了。”韩禛突然说道。

  “是啊。”郁潇点头,有些感慨的说道,“一晃眼,小白真的已经长大了,都开始交女朋友了。”

  韩禛笑,“生日你来设计一下?到时候最好能让两个孩子把婚事给定下来。”

  “婚事?”郁潇惊讶,“你的意思是……”

  “玖玖不是还要上大学吗,这四年的大学生活很危险啊,学校里那么多的年轻小伙子,咱家小白每天还得去忙公司的事情,肯定没空时时刻刻都看着,所以如果两人把婚给定了的话,玖玖手上戴着订婚戒指,再加上电视上新闻报道一放,自然就不会有人敢在打她的主意。”韩禛打着心里的如意小算盘,只要玖玖愿意,大嫂也愿意,其实……景慕琛的反对他还真不看在眼里。

  郁潇听得也忍不住笑了,“好是好,但是……这么大的事情,大哥和若晚他们能同意吗?毕竟两个孩子都才十八岁,而且大哥好像不太喜欢小白。”

  “我儿子看上的女人,谁敢不同意?”韩禛这话说的霸气十足,“放心吧,我相信咱家儿子的魅力。”

  郁潇嘴角一阵抽抽。

  呵呵,刚才是谁在景慕琛的面前装神弄鬼,顾左右而言他来着?

  。

  因为是周一,董事长又不在公司,作为总裁的韩墨白忙碌了一整天,除了在游戏里偶然和景安玖说几句话,其他时间都在不停的开会,签字,讨论……

  导致后来景安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小白,你要是忙的话就不用管我了,我自己玩会儿吧。”

  韩墨白直接就答应了,反正……只是游戏。

  于是在他的嘱咐下,游戏里,景心安玖离开了刷怪地点,去做涅槃的任务。

  所谓“涅槃”,也就是游戏里的人物在每过了一定的级数后,就要去NPC那接任务并完成,每一次的涅槃都会带来技能上的丰富,以及游戏属性的大幅提升。

  前面几次涅槃都很简单,景心安玖这个号的级别上来了,所以几乎可以说是很快便完成了。

  等到了第四次的涅槃,因为要选职业,任务难度加大,尤其最后一关,是要挑战一个会自己回血治疗的“老顽童”。

  她自己固然是完不成的,只能站在那儿等飞墨留白回来帮忙。

  谁知等了很久,似乎是太忙了,飞墨留白一直没回话,她没办法,便想着换线找找机会,结果……还真的让她给找到了。

  从一线换到十线的时候,老顽童正在和一个红衣女侠对打,看了下,是和飞墨留白一样的职业,名字是“佩服许仙敢日蛇”。

  虽然这个名字有点囧,但是为了涅槃,景心安玖还是立刻申请了组队。

  那个女号还挺友好,直接就同意了,等景心安玖想要过去帮忙一起打怪的时候,她还来了一句,“你旁边站着就行了,别打了,小心死了白跑一趟,任务就失败了。”

  景心安玖乖乖的听话站在旁边,那个女号就在那儿挂机自动打怪。

  因为老顽童会不停的回血,许是打的时间有些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人便开始和景心安玖聊起了天。

  佩服许仙敢日蛇:“妹子还是汉子?”

  景心安玖牢记自家男朋友的嘱咐,回道:“汉子。”

  佩服许仙敢日蛇:“哇,真的假的?那我刚好是女人,咱俩去结婚呗。”

  景心安玖一囧,说道,“我已经结婚了。”

  佩服许仙敢日蛇:“我不相信!”

  景心安玖便把自己隐藏的婚姻称号亮了出来。

  反正不是每个人都会看本服务器的风云之排行榜,更何况这一关涅槃,级别限制是80,和韩墨白那样的100级大神不可比,肯定这人应该不认识他的,谁知……

  佩服许仙敢日蛇:“你跟飞墨留白什么时候结的婚?”

  后面是一连串被雷焦了的表情。

  景心安玖没想到这人会认识小白,便胡乱说道,“不知道,这号是他给我玩的。”

  佩服许仙敢日蛇:“卧槽,他竟然跟一个男人结婚?”

  景心安玖:“……”

  怎么越来越觉得这个名字加说话语气真的不像是个女的,难道她真的是个人妖?

  所谓“人妖”,也就是在游戏里,某些猥琐男会因为一些恶趣味,或别的目的而玩女号。

  佩服许仙敢日蛇:“飞墨留白是你什么人?”

  屏幕上又传来了这么一段文字。

  景心安玖皱眉,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然后……

  “卧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那人疯狂的打了好几次“我知道”,最后激动的连发好几个大哭的表情,“感谢你啊小兄弟,你终于解开了我多年的疑惑。”

  景心安玖一脸的莫名其妙,什么鬼?

  什么意思啊。

  这时老顽童终于一命呜呼的死掉了,电脑界面上也开始显示了一行绿色的系统提示:“恭喜您已经顺利杀死了穷凶极恶的老顽童,下面,请赶快去太上仙子那儿接受涅槃成功的祝福吧!”

  景安玖开心不已,立刻在队伍里打字,“谢谢你,大侠!”

  结果等点发送的时候,却提示“队伍已经解散”。

  游戏的画面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

  韩墨白回到办公室,一看电脑屏幕,就发现景安玖已经成为一个四级涅槃的小女侠。

  她穿着崭新的装备站在他的身边,虽然没有说话,却一直不停的来回走……典型求表扬的模样。

  韩墨白眼底浅笑,便问道,“涅槃都做完了?”

  景心安玖立刻回答,“是呀,我厉不厉害?”

  飞墨留白:“呵呵。”

  “呵呵是什么意思?”景心安玖问。

  飞墨留白:“是不是花钱找人帮忙了?”

  景安玖正端着一杯水在电脑前喝,看到这话差点儿将刚喝的那一口水吐到了键盘上……

  她无语的回复道,“就不能是帅哥英雄救美,帮了我啊?”

  这话其实说的半真半假。

  因为虽然不知道那个“佩服许仙敢日蛇”到底是男是女,是帅是丑,但的确他(她)帮助了自己,也算是英雄救美吧?

  看了半天,屏幕上终于出现了飞墨墨白的话,“没想到这年头游戏里也有好人哪。”

  景安玖:“……”

  别以为她听不懂什么叫反讽!

  客厅里突然传来一阵说话声。

  景安玖看了眼右下角,居然已经是下午的五点钟了。

  “小白,爸爸回来了,我先下了啊。”景安玖立刻说道。

  飞墨留白:“好。”

  景安玖退出游戏,起身来到外面。

  果然,客厅里,景慕琛正坐在那儿喝水,一旁的沙发上,除了景翊丞和景安玥,竟然还来了两个小客人。

  ------题外话------

  这章埋的雷有点多啊,谁能看出来?

  留言奖励币币!

  再猜下两个小客人是谁?

  同样奖励币币!

  今天有钱任性,大家快动起来,给文添加点人气~<;"></;">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7佩服许仙敢日蛇》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