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潇潇曰:你爸爸已经死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高筱潇已经在屋里被关了一天一夜。

  除了身上所有的通讯工具都被摸走,以及不能自由出入,她的待遇还不算太糟糕,吃好喝好,还有人好好伺候着。

  中午十二点钟到了,房门准时被打开,女人手里端着托盘走了进来:“叶小姐,吃饭了。”

  放下碗筷后,她眼也不眨的将桌上原封不动的早餐收回,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高筱潇赶紧伸手拉住她,因为昨天突然被关,在房间里傻乎乎的喊了好几个小时,现在她的声音已经又干又哑,说话都会带着点疼。

  “能请你把手机还给我吗?我儿子一个人在d市,我就想给他打个电话……”她带着一丝恳求的说道。

  “不行。我也是奉命办事,叶小姐就不要故意为难我了。”女人皱着眉说道。

  高筱潇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说道:“那……能请你帮我回个短信吗?就给我儿子发一条短信,告诉他我现在很安全,我怕他会担心……”

  话还没说完,女人直接甩手就走,房门“啪”的关上了,随即外面传来上锁的声音。

  高筱潇:“……”

  她走回去,看着桌上丰盛的菜,依然没有任何的胃口。

  这个女人的嘴巴太紧了,什么都问不出来,什么要求也不答应。

  院子里还有其他两个男人,夜里白天轮流过来守夜,那个女人又在这间房外面上了锁,高筱潇就算是插翅也难飞……

  起初刚被关进来的时候,她还以为是那些开发商使的鬼,但后来又感觉不像。

  他们之间无冤无仇,没有必要因为买房子就把她给软禁起来,而且这几个人也没有要伤害她,目的好像很单纯,就是不想让她离开这儿。

  高筱潇想了一夜,自认最近没有得罪什么人,唯一的最大嫌疑者可能也就是蒋梦怡了。

  只是,难道就因为担心自己把她偷情的事情说出来,蒋梦怡就找出这样的办法来对付自己?真是太可笑了难道她能关自己一辈子吗?

  至于告诉蒋梦怡家里地址的人,应该就只有高贞宁了吧?毕竟,她为了讨好顾家,出卖自己也不是第一次了。

  高筱潇和衣躺在床上,不可避免的,心里头还是有些难过了起来。

  有时候她甚至想过,自己会不会……可能是高贞宁从垃圾堆捡来的?

  不然,天底下真的会有她这样残忍的母亲吗?会为了自己的幸福,一次又一次利用自己的亲生女儿?

  高筱潇吸了吸鼻子,强行忍下眼底的那股子酸涩。

  现在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小白,虽然目前在d市有常欢颜照顾着他,但是等再过几天,发现自己不见了,他一定会很担心的。

  如果早知道这次回来会是这样的结果,当时就应该带小白一起回来的……高筱潇后悔莫及的想道。

  。

  崇城机场。

  高小白背着大书包,随着人流从通道里走了出来。

  他刚刚下飞机的时候,就立刻给高筱潇又打了电话,结果依然还是关机,而且之前的短信也仍然没有一条回复。

  他觉得,妈咪一定是出什么事情了,不然不可能连续失联这么久的时间。

  正在考虑是要先报警,还坐车回镇上的时候,前方突然一片大面积阴影出现,路被人给挡住了。

  抬起头一看,韩禛穿着一件黑色大衣,脸上架着墨镜,正薄唇紧绷的俯视着他。

  高小白抿了抿小嘴,一言不发的绕过他继续往前走。

  “小白”韩禛摘下墨镜,一个大步过去就把小家伙给抱了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高小白使劲的扭着自己的小身子,他还要去救妈咪,不能就这么被带回去。

  “不放”韩禛牢牢地抱着他朝机场外走去,同时厉声教训着说道,“知不知道你一个人跑出来有多危险?要不是太奶奶刚好去幼儿园发现你不见了,你现在说不定就被人给拐走了”

  “被拐走了也不要你管你又不是我的监护人”高小白倔强的叫道。

  以前五年的时间都没见他来看过自己,凭什么现在就要摆出爸爸的态度来教训自己?

  高小白虽然平日里表现的很乖巧,但是心里什么都清楚,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小本本上可都记得清清楚楚……

  韩禛一听到这话更是气的不行。

  刚才,如果不是郁聿庭及时让人查到小家伙坐这班飞机来崇城了,他差点就坐车离开而错过了。

  他站在这等了大半天,望眼欲穿的等着航班到达,心里最担心的就是他会不会被人骗,会不会被人欺负?

  终于等航班到了,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哭鼻子的小可怜儿,到时候他就可以用父亲的怀抱迎接他,给予他最温柔的呵护……

  没想到,小家伙不但一点儿都不害怕,还很能耐的要跟自己讨论监护权的问题。

  呵呵,看来他这次过来,还真的是来对了,女人孩子,都要一起将帐给算个明白

  心里这么想着,脚下更是大步不停,看了一眼怀里的小不点儿,韩禛不屑的轻嗤一声说道:“我是你爸爸,我不管你谁管你?”

  “你跟妈咪已经离婚了,就算你是我的爸爸,但是我的监护人是妈咪,我的一切行为都由我妈咪来负责。而且我也不需要你来管我,到时候如果上法庭了,我会跟法官说清楚,我的行为我自己会负责,出了事我也不会怪你的。”高小白立刻条理清晰地跟他辩论道。

  韩禛:“……”

  他眯了眯眼,压抑住怒气,对于这种小屁孩的言论,还是直接选择忽视比较好,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

  眼看已经到了机场出口,不管自己说什么,韩禛开始不理不睬的时候,高小白开始有点慌了,看到出口处有几个穿制服的保安,他眼睛一亮,突然就开始大喊大叫了起来:“救命啊,有人贩子要骗小孩子去卖啦救命啊救命啊……”

  崇城机场不大,小孩子的声音又很尖细,这么一叫,瞬间整个机场都听到了,于是,那几个保安立刻警戒的跑了过来,甚至还有路人也聚集过来,瞬间就将韩禛给围在了中间。

  韩禛微微皱了下眉,第一反应就是捂住那一张坏事的小嘴。

  结果,那些正义的路人更愤慨了,开始对他不停指手画脚的责备:

  “长得人模人样的,没想到是个人贩子”

  “是啊,做什么不好,做这种贩卖小孩子的缺德事啊”

  “那孩子长得很漂亮,怪不得会被坏人看上啊。”

  “警察先生,快把这种社会的毒瘤抓起来啊。”

  “对,抓起来抓起来”

  有个保安刚要上来抢孩子,韩禛俊眉一皱,脸色又冷又吓人,唬的他脸色一僵,瞬间就将手又缩了回去。

  旁边一个保安忙义正言辞的说道:“先生,请你把这个孩子放下,否则我们就要报警了”

  韩禛不耐烦的眯了眯眼,压抑着怒气说道:“他是我的儿子,在跟我闹着玩的,看不出来吗?”

  高小白整张小脸几乎都被他的大手给捂着了,只露出咕噜噜的大眼睛和小鼻子,听到这话后忙是对着保安猛眨眼做暗示。

  保安见孩子都那样了,立刻又大声说道:“先生,请把孩子放下,不然,我们真的就要报警了”

  韩禛:“……”

  ……

  场面僵持了一小会儿,韩禛放下手,对高小白说道:“小白,跟他们说我是你的爸爸。”

  高小白淡淡的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抿着小嘴不肯说话。

  “……”韩禛看了一眼时间,皱着眉说道,“小白,现在已经是下午的两点多钟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高小白皱了皱眉毛,小脸上开始浮现一丝着急,想了想,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反正,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我这次回来是要去找妈咪的,妈咪肯定是有危险了,她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联系过我了”

  他也不想示弱,但是没办法,自己现在还太小了,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过……而且再拖下去的话,妈咪说不定就会更危险。

  韩禛看着小家伙懊恼又带着担忧的表情,心头突然就整个软了下来,原本有些急躁的情绪也被柔情给慢慢的替代了。

  他伸手摸着儿子的小脑袋,放柔了声音说道:“放心,我就是要带你一起去救妈妈的。”

  “真的?你没骗我?”高小白黑亮的大眼睛有些怀疑的看着他,还有点不太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韩禛对他笑了笑,声音抱歉的说道,“小白,刚才我在这等了很长时间,因为太担心你,所以有些着急了,说话的语气不太好。爸爸现在跟你说对不起,我们和好,一起去找妈妈行不行?”

  高小白自动忽略了后面的那句话,忙欢快的说道:“那我们赶紧走吧”

  韩禛斜眼看向面前挡路的保安,薄唇讥诮:“现在能相信他是我儿子了吧?”

  保安见两人谈了这么久,只好讪讪的将路给让开了。

  。

  “师傅,去云水镇,麻烦开快一点儿。”

  等车开出去后,韩禛先给钟瑜红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小白已经找到了。

  钟瑜红在那头松了口气,忙不迭又问道,“小白现在在你身边吗?让他跟我说句话吧。”

  韩禛把手机放到高小白耳边,听着电话里钟瑜红急切的声音,高小白只好奶声奶气的乖乖说道:“奶奶,我是小白,我现在跟爸爸在一起,你们不要担心我。”

  “小白啊,好孩子,在外面没有被欺负吧?知不知道你都担心死我们了,以后要去哪儿一定要先跟我们说好不好?”钟瑜红心疼又有些后怕的说道。

  “知道了,奶奶。”

  等电话再度回到韩禛耳边的时候,钟瑜红又问道,“阿禛,你跟小白现在在哪里啊?什么时候能回来?”

  韩禛看了一眼旁边仰着小脑袋看他打电话的高小白,眼神温柔的说道,“我们现在崇城,回头等我接了潇潇就一起回去。”

  “真的吗?那太好了。”钟瑜红激动的不行,又啰啰嗦嗦地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后,最后才依依不舍地把电话挂了。

  韩禛刚放下手机,就听到高小白稚嫩的声音在旁边问道:“你怎么知道妈咪有危险的?”

  还比自己来的更要早。

  韩禛大手搂住他小小的肩膀,薄唇慢慢的勾了起来,“因为我跟你一样。”

  “什么意思啊?”高小白迷惑的眯了眯眼。

  “男人的第六感。”

  高小白:“……”

  男人,有第六感吗?

  。

  睿园首府,韩宅。

  钟瑜红放下电话后,立马就对沙发上等结果的韩老太太汇报道:“放心吧,妈,阿禛已经找到小白了,孩子现在很安全,他们俩在崇城呢,好像是潇潇的老家,说是会接潇潇一起回来。”

  “真的吗?要接潇潇一起回来?”韩老太太又惊又喜的问道。

  “是真的,刚才阿禛亲口在电话里说的。”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韩老太太开心的站了起来,冲着厨房就喊道,“莲姨,莲姨。”

  “老夫人,什么事啊。”莲姨匆匆从厨房跑了出来,手上的水都没来得及擦。

  “下午你找几个人把阿禛隔壁的那间房给收拾出来,回头,我要给小白住,还有楼下也收拾一间房出来,给小白当玩具房。”韩老太太笑眯眯的吩咐道。

  “知道了,老夫人。”

  “没问问那个孩子为什么单独跑出去吗?”一旁,始终没说话的韩正铭突然开口问道。

  本来说好了今晚跟着老太太一起去见见孙子的,没想到中午突然被电话喊了回来,说孩子失踪了,还差点儿去警局报了警,搞得家里鸡飞狗跳的……

  “还能因为啥?肯定是想妈妈了呗。”钟瑜红说完,叹了口气,坐过去挽着韩正铭的胳膊就劝道,“老公,回头等潇潇回来了,你可一定要对她的态度好一点儿。这么多年,咱家真的是亏欠她和孩子太多太多了。”

  韩正铭皱着眉,有些拉不下脸面的说道:“是她自己不把五年前的事情说出来的,怎么能怪我?”

  还改名换姓,用假身份骗了他们整整三年要不是阿禛查出了事情的真相,说不定还要让他的亲孙子在外面漂泊多久呢

  “你还说”韩老太太本来挺高兴的,听到儿子这话瞬间黑脸,将拐杖往地上猛地一杵,大声说道:“韩正铭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儿,回头你要是再敢对我的孙媳妇儿甩脸子,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了反正潇潇儿和小白要住在这家里面,你要是看不顺眼大可以搬出去住,你爱去哪儿就去哪儿,我绝不拦着”

  韩正铭:“……”

  这是有了重孙子,就不要儿子的节奏吗?

  。

  半个多小时后,出租车终于在云水镇的村口停下。

  下车后,高小白负责指路,两人很快就来到了院子门口。

  看着紧闭的大门,韩禛二话不说就过去敲门。

  不一会儿,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将门打开了一条缝隙,防备的看着他问,“请问你找谁?”

  韩禛越过她的头顶看向院子,里面天井的煤炉旁,有两个年轻男人正在抽烟,还有意无意的朝门口这儿偷瞄着。

  他眯了眯眼,又低头和高小白对视了一眼。

  随即抬起头,声音平淡的说道,“不好意思,找错门了。”

  女人松了口气,立刻将门又给重新关上了。

  等里面的脚步声离远后,高小白才小声地开口说道:“这个女人我不认识她,她为什么会在我们家里?我猜……妈咪是不是已经被关在里面了?”

  韩禛意外的挑了挑眉,他的儿子真的很聪明,也很冷静,刚才竟然能忍住没有大喊妈妈……

  “小白,你认识附近住的人家吗?”他看了看有些荒凉的周围,问道。

  高小白点了点头,带着韩禛往前走,然后在一道门前停住,伸手拍了几下门。

  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闻声将门打开,看着眼前西装革履的韩禛,皱了皱眉问道,“请问你找谁?”

  “张伯伯,你有看到我妈妈昨天回家了吗?”高小白迫不及待的仰着小脑袋问。

  虽然一年才回来一次,但是村里的人他几乎都认识,而且还能准确的叫出称呼。

  “原来是小白啊。你妈妈?你妈妈在家的啊,昨天我媳妇儿还说看到她的呢。”张大爷说着,就对着后面喊了一声,“老婆子,你昨天是看到潇潇了对吧?”

  “看到了看到了,我还载着她从镇上过来的。”张婶说完,没忍住也凑了过来,上下打量着衣着考究的韩禛,眼睛里满是探究和好奇。

  高小白想了想,立刻抓着韩禛的衣摆说道:“妈咪肯定在家里面,刚才那几个人一定是坏人”

  韩禛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后脑勺,再抬头后,便很客套的开口说道:“麻烦两位能帮我照顾一下孩子吗?我一会儿就回来接他。”

  “可以可以。”

  韩禛带小白走进院内,刚要转身离开,腿又被一团小肉球给抱住了。

  高小白仰着小脑袋,有些没安全感的看着韩禛问道:“你要去哪里啊?不是说好了要帮我一起救妈咪的吗?”

  韩禛看着儿子难得依赖自己的模样,心里头软的不像话,只好说道:“我先过去救她,你乖乖在这里等我,等解决完了我就回来接你好不好?”

  “我跟你一起过去吧。”高小白有点儿担心的说道。

  那边有三个人,他会不会打不过他们啊?

  “不用。”韩禛第一次在儿子面前露出很嘚瑟的笑,“你爸爸可是跆拳道黑带九段。”

  高小白:“……”

  。

  等韩禛离开后,张婶凑近高小白身边问道:“小白,这个男人真的是你的爸爸吗?”

  她刚才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嗯。”高小白点了点头,没有再否认。

  “那,上次过来的那个男人是谁啊?”张婶有些搞不懂了。

  “那个应该是顾叔叔吧,他们都是要追妈咪的。”高小白眯了眯眼,很快又补了一句,“不过,顾叔叔现在已经没希望了。”

  。

  高筱潇是被外面的一阵嘈杂声惊醒的。

  她躺在床上,还有些摸不清情况,很快的,外面的声音就没有了,随即却传来开锁和踹门的声音。

  房门外的大铁链子被拽的稀里哗啦的,仿佛带着一丝不耐烦和急躁……

  高筱潇听着那声音,说不害怕是假的,赶紧从床上起来,正在搜罗房间里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防身的时候,门一下子被人从外面给踹了开来。

  力道很大,房门撞到墙面还回弹了一下,发出很大的声响。

  高筱潇浑身一激,转过身,结果却看到一个最不可能出现的人走了进来。

  是韩禛

  他穿着黑色的大衣,身高腿长的站在那儿,因为个子太高,显得房间特别狭窄和矮小,几乎要把空间都给占满似的。

  和周围又旧又破的环境相比,他整个人也显得有些过分干净和尊贵,总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是不是猪?我在外面喊了半天没听到吗?”韩禛扔下钥匙,紧绷着脸走了进来,两只长臂一伸,就把吓呆了的高筱潇捞进了怀里抱着。

  对付那两个男人一点儿都不费事,只不过没听到任何的求救声,搞得他还以为她在屋里发生了什么不测呢。

  高筱潇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只感觉到整个人都被他紧紧的搂着,胳膊勒的她有点疼,脸也被压得紧贴在他胸口,耳旁是他一下接一下有力的心跳声。

  他刚才有喊话吗?高筱潇困惑的眨了眨眼。

  “我,我刚才在睡觉。”她有些讪讪的回道。

  前天坐火车就没怎么休息好,昨晚突然被关在这里,紧张不安了一夜,根本就不敢睡着……

  所以在刚才意识到那些人不会伤害自己后,高筱潇身心放松,刚躺下一会儿就不慎睡着了……

  听到她又粗又哑的声音,韩禛皱了皱眉将手松开,上下边打量她,边问道:“身体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受伤?”

  高筱潇摇了摇头,反应迟钝的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俊脸,有些不敢确认的问道:“你怎么来了?你……”

  她舔了舔唇,有些艰难的继续将心中的话说了出来,“你是来救我的吗?”

  话音刚落,她突然又有些后悔了,心突然跳的很快,脸也有些发烫。

  她想到了来崇城的前一天晚上,在饭店走廊他说的那些话,再联系现在他站在这里……难道,他是认真的?

  房间里安静得仿佛能听到针落地的声音。

  韩禛微微眯着眼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有些意味不明。

  高筱潇见他不说话,脸上就有些尴尬了起来,张了张嘴,刚想要再开口说些什么……

  “不是。”他淡淡的说道。

  “……呃。”高筱潇瞬间快速的眨了两下眼睛,随即就把视线给移开了。

  好吧,好丢人啊,自作多情了。

  韩禛看着她有些懊恼的小表情,突然伸手使劲的推了一下她的头:“傻死了,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高筱潇有些吃疼的回瞪着他,刚想要反唇相讥,想了想现在的处境,又忍耐的闭上了嘴。

  算了,不管怎么说,他今天救了自己,还是对救命恩人客气一些比较好。

  “你这么傻,我怎么就看上你了?”突然,韩禛又说道,声音里还带着明显的嫌弃。

  “……”高筱潇却瞬间再次目瞪口呆。

  他这话的意思是……

  四目相对,空气中流淌着某种叫暧昧的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

  “妈咪,妈咪……”一阵小孩子稚嫩的呼喊突然由远及近的传了进来。

  一听到儿子那熟悉的声音,高筱潇心头一震,立刻什么也顾不上了,将韩禛一推就往屋外跑了出去:“小白小白……”

  韩禛看着她瞬间就不见的身影,脸色猛然又变得难看了起来。

  这个女人……真是见异思迁有了儿子就不要老公了。

  “妈咪妈咪”

  院门被打开,高小白拼命的跑了进来,终于一下子扑到了高筱潇的腿上,立刻就使劲的抱住了她,仰着小脑袋,情真意切的说道,“妈咪你没事儿吧,小白好担心你。”

  “妈咪没事儿的,小白。”高筱潇蹲下身子,把儿子抱进怀里,亲了亲他白嫩的小脸蛋,闻着他身上特有的奶香味,一颗心总算是彻底的放松下来了。

  韩禛走出卧室,看着面前那副母子情深的画面,黑沉着一张脸不说话。

  身后,张婶一头提着高小白的书包,一手拖着韩禛的黑色手拉箱,看了看院子里乱七八糟的样子,满脸担忧的问道:“潇潇,你没事儿吧?”

  高筱潇对她摇了摇头:“张婶,我没事。”

  “潇潇,我是真不知道你有危险,对不起啊……”张婶有些惭愧,早知道昨天就先看着她进门再走了。

  “张婶,不怪你,是我自己不小心。”高筱潇淡淡的说道。

  以后,不管高贞宁再说什么,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去相信了。

  张婶愧疚的点了点头,看了眼他们身后面色阴沉的男人,忙将东西放下,说道:“呃,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一家团聚了啊,我先走了,再见。”

  说完,匆匆地转身就离开了。

  高筱潇,“……”

  “妈咪,刚才那几个坏蛋呢?”怀里,高小白搂着她的脖子,奶声奶气的问。

  “……呃,坏蛋,坏蛋被打跑了吧?”高筱潇看了一眼,好像……确实是没看到那几个人了。

  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传了过来。

  韩禛走过来,低头看着有如连体婴般抱在一起的母子俩,冷声说道:“起来收拾收拾东西,跟我回去。”

  高筱潇愣愣的抬头看他,“回哪儿啊?”

  “还能回哪儿?韩家。”韩禛也回望着她,黑眸一瞬不瞬的。

  高筱潇心里一跳,结结巴巴的开口道:“韩……韩家?”

  “难不成你还想带着我儿子永远住在这儿?”韩禛嫌弃的看了看院落那低矮的墙垣。

  这里简直是太不安全了,隔壁院落又离的那么远,真发生点事情喊破喉咙也听不到。

  高筱潇抓到了他话里的重点,立刻皱着眉就解释道:“不好意思,我已经说过了,小白他不是你的儿子。”

  高小白眨了一下漂亮的大眼睛,抬头看向了韩禛。

  “哦?”韩禛不悦的微眯双眼,不动声色的盯着她问,“那你说,小白是谁的儿子?”

  高筱潇紧紧的搂着怀里绵软的小身子,干脆直接的说道:“这个你管不着。总之,小白的爸爸不是你。”

  “妈咪,那小白的爸爸到底是谁?”高小白也来凑热闹。

  “……呃。”高筱潇看着一脸好奇的儿子,想了想,还是狠着心说道,“小白,我一直没忍心告诉你的是,其实你的爸爸,他早就已经死了。”

  总不能说你的亲生父亲其实是个强暴犯,而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吧?儿子,对不起啊……高筱潇有些纠结的想道。

  听完这话后,高小白表情没怎么变,只是看向韩禛的眼里夹杂了一份同情。

  阿喔,爸爸的脸色,好像真的很难看呢。

  半天后……

  “小白。”韩禛终于开口,只是声音又冷又冰,一如他那张脸。

  “先在外面自己玩一会儿好不好?我想要跟你妈妈单独聊点儿事情。”他继续说道。

  高筱潇:“……”

  高小白则很无奈的叹了口气,松开环抱着高筱潇的双手,然后在高筱潇的肩头轻轻地拍了拍:“妈咪,你们先好好聊聊。”

  大人的世界真是复杂。

  。

  卧室里。

  韩禛直接走到床边坐下,面色紧绷,眸色深沉的盯着高筱潇。

  高筱潇关上门后,一回头看到他那可怕的眼神,想了想,还是选择站在了门边。

  “你想要跟我聊什么?”她率先开口,身后紧贴着门板,手还抓着门把。

  “过来先坐下再说。”韩禛伸手拍了拍旁边的床褥,声音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的冷。

  “不用了。”高筱潇皱了皱鼻子,她才不会上当呢,“我就站这儿就行了,你有话就赶紧说吧。”

  韩禛收回手,施施然,又优雅的翘起了二郎腿,薄唇也微微的勾了起来。

  看着她犹如小白兔一样紧张和不安的表情,他承认,自己的心情有在慢慢地变好。

  “你不说我就走了啊。”高筱潇最讨厌他这幅似笑非笑的样子,每次他露出这种表情,她就觉得像是在嘲笑她似的。

  说完后,见韩禛还是那么兴味的看着自己,高筱潇猛然转身,拉开门把就想要离开。

  只是,门板才刚拉开了一小条缝,身后一阵风猛地经过,一只手臂从她的头顶越过,骨戒分明的大手“啪”的压在门板上,“哐当”一声,就将房门再度关上了。

  “……”

  高筱潇吓了一跳,还不待她开口,身后炙热的男性身体已经密切的贴上了她的身体,随之而来的还有鼻端他熟悉的清冽气息,以及耳旁那讥诮的嘲弄声,“跑什么?难不成,怕我会吃了你啊?”

  高筱潇脸红的把自己的身子使劲往门板上贴,不想跟他过分贴近。

  这么暧昧的姿势,总让她会想到先前的那几次……

  韩禛大手向下放在她的肩头,另一只手则贴着她的细腰伸过去搂住,怀中那绵软又微微颤抖的身子让他眼底溢出满意的笑,薄唇紧贴在她耳边就说道:“潇潇儿,你在害怕,还是在发抖?嗯?”

  轻佻又暧昧的声音让高筱潇恼羞成怒,她伸手想要去拉开他的手,只是没想到却被他轻松控制,随即他双手一用力,高筱潇脚下就腾空离了地,整个人被他轻松的抱了起来,随即就转身迅速朝床边走去。

  韩禛几乎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直接几步就将她甩在了床上。

  然后他扣住高筱潇那两只不听话的手,整个人也上了床,分开双腿骑在了她的身上。

  “……”高筱潇一阵头晕目眩,待发现自己尴尬的处境后,再看着身上的男人,除了慌乱和害怕外,心里更多的则是害羞。

  她忍不住就再度死命挣扎起来,谁知双手被他直接钳制住举过头顶,使劲一压,整个人瞬间又动弹不得。

  韩禛俯下自己的身子,烫人的眼神肆无忌惮的看着她红红的小脸,还有那微张喘气的红唇,因为离得太近,她口中清香柔软的气息掠过他的鼻端,惹得他小腹一阵阵的肿胀。

  “再动一下试试?”他恶意的将腰臀往下压了一下。

  高筱潇脸上瞬间红的不行,下意识就开口死命喊道:“小白小白……唔”

  韩禛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小嘴,微微挑眉的说道:“这么少儿不宜的画面,你确定要喊儿子过来围观?”

  高筱潇又羞又恼的瞪着他,男女力量的差异,以及手腕处,身上那沉重的力道,让她的眼里渐渐有了一层委屈的湿意,尽管身体动弹不得,但还是紧咬着牙关,倔强又不肯认输的瞪着他。

  韩禛看着她慢慢发红的眼眶和鼻头,心里头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商量的开口说道:“我可以松开你,但是你别大喊大叫的,我们好好谈一谈,可不可以?”

  高筱潇眨了一下眼睛,有点屈辱的点了下头。

  韩禛满意的将手松开,刚把身子抬起,高筱潇竟然突然伸手使劲一推。

  一个不妨之下,韩禛整个人就被她推翻在了里面的床上。

  高筱潇赶紧起身想要离开,谁知男人反应更快的直接伸手扣住了她的腰,一阵用力,高筱潇就被他再度压了回去。

  可能是距离和力道没控制好,“嘭”的一声巨响后,高筱潇的后脑勺直接磕在了床头后的柱子上。

  剧痛袭来,高筱潇本来还停在眼眶里的眼泪立刻就飙了出来。

  韩禛也是被那声音吓了一跳,刚才他只是下意识的想要留住她,现在看着她都流眼泪了,立马就慌了起来。

  “我看看,后面肿了没有?”韩禛伸手想要去摸她的头。

  “不要你管”高筱潇把他的手猛地一推,瘪着嘴,眼泪兀自掉个不停。

  韩禛看着她默默流泪的模样,一阵心烦意乱,硬声硬气的就吼道:“哭什么哭,我又不是故意的”

  “哇”的一声,高筱潇直接哭出声了。

  “……”韩禛坐在床边,顿时举手无措。

  说实话,他对女人一向温柔有加,就算再讨厌的女人,也从来没有把人家给弄哭过,更何况,这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是他孩子的妈……

  韩禛这么想着,心里头就不由得一阵愧疚加心疼,再看到她整张脸都哭红了,身子还在不停抽噎颤抖着,看起来确实相当的惹人怜爱……

  他放柔了声音,又厚着脸皮凑过去说道:“是不是很疼?乖,我帮你揉一揉吧。”

  说着,就把双手伸了过去。

  泪眼迷蒙中,高筱潇感觉到一只干燥温热的大手正扶着她的后颈,另一只手则在她后脑勺那儿轻轻地揉着。

  她眨了眨眼,突然抓着靠近嘴边的那只大手,低头就咬了上去。

  “……”韩禛手上猛地吃疼,差点儿冒出一句国骂。

  ------题外话------

  明天争取把更新时间调整过来,早晨十点,放学后都别走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70潇潇曰:你爸爸已经死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