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韩禛曰:那是我最喜欢的一条内裤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爸爸,早。”

  高小白说完,回头看了一下高筱潇,又转过头竖起食指小声地“嘘”道,“不要吵醒妈咪哦。”

  韩禛勾起薄唇,默契的点头。

  于是,父子俩静悄悄穿衣,起床,带上门后,一起来到外面的院子。

  乡下的清晨,空气清新,阳光灿烂,和城市相比更多了一份宁静和舒适感。

  煤炉上温了一夜的水壶也已经热了,父子俩分着水做了个简单的洗漱。

  去浴室端盆的时候,韩禛顺势瞥了一眼放衣服的架子,发现昨天晚上故意丢在那儿的内裤和袜子都已经不见了。

  他嘴角弯了弯,眼底的笑容带着一丝明显的愉悦。

  都帮自己洗内裤和袜子了,还不肯承认喜欢自己,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嘴硬呢。

  谁知过了一会儿,当他洗完脸去倒水的时候,只是那么随意地瞄了一眼墙角,整张脸立马又变得难看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黑色内裤竟然被扔在了一个破旧的簸箕里面,连同那一双袜子……

  “爸爸,这是你的内裤吗?”身旁,突然传来高小白囫囵模糊的声音。

  他拿着小牙刷,嘴角还有着白色的泡沫,却好奇的看着簸箕问道。

  “不是。”韩禛下意识的就否认。

  “哦。我还以为是爸爸的内裤呢?”高小白歪着小脑袋看他,“因为你一直盯着它看。”

  “……”韩禛皱了皱眉,只好转移话题地说道,“小白,知道附近哪里有卖烟和打火机的吗?”

  “知道。”高小白点头,“待会儿我带你过去。”

  “真乖。”韩禛满意的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

  洗漱完毕,韩禛看气温比较凉,又给高小白加了件外套,父子俩这才出发去村口的小卖部。

  小卖部门口刚好有个村里的大妈在摆煎饼摊子,韩禛掏出一百元给高小白排队,他则走进小卖部买烟。

  高小白乖乖的站在煎饼摊前等着,不一会儿就有人过来打招呼了。

  “小白,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儿啊?你妈妈呢?”张婶提着个购物袋子,边说话边四处地张望着。

  “张奶奶好,我是跟我爸爸来的,他在店里面买东西呢。”高小白乖巧有礼的回答。

  张婶立刻朝店里看了过去,果然,柜台边,韩禛穿着黑色大衣,身高腿长的站在那儿,那个头,眼看都快要杵到天花板去了。

  看着男人挺拔卓然,又透着一丝高贵的身影,张婶忍不住八卦的问道:“小白,你爸爸是不是很有钱啊?”

  高小白毫不犹豫的点头:“是啊。”

  “啧啧啧。”张婶不由得发出了艳羡的赞叹声,嘴里连声说着,“这样就好了,有你爸爸在身边,以后啊你妈妈就不用再吃苦了,你啊就等着享福吧。”

  高小白微微笑着提醒她:“张奶奶,你也是来买东西的吗?”

  “哦,对,哎呀你不说我都差点儿忘了呵呵。”张婶笑了笑,赶紧提着袋子走进小卖部。

  刚好韩禛手里拿着烟和打火机走了出来,看到张婶后他客气的微笑颔首,随即就迈着长腿朝高小白走去。

  “爸爸,你想要什么馅儿的煎饼?”高小白手上已经提着两个煎饼果子了,现在正在做第三份。

  韩禛快两天没抽烟,边掏出一根烟点着了放进嘴里,头都不抬的就说道:“不要香菜的就行了。”

  “哇,爸爸你跟我一样,我也不喜欢吃香菜。”高小白立刻两眼发亮的说道,因为找到和爸爸的共同点,小脸上满是开心和雀跃。

  韩禛抬眼看着可爱的儿子,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柔软的黑发,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骄傲感,语气自负又理所当然地说道:“那当然了,因为你是我的儿子。”

  高小白使劲的点了点头。

  三份早餐买好后,付完钱,韩禛牵着儿子的小手,边往回走,边给助理苏橙打电话,吩咐她买三张下午回d市的头等舱机票。

  挂断电话后,高小白好奇地问他:“爸爸,我们是要回d市吗?”

  韩禛将手机塞回裤兜,伸手接过小家伙手上的早餐,夸奖道:“真聪明。”

  “可是爸爸……”高小白忍不住又开口,“妈咪她好像不太想回去。”

  韩禛笑了笑,只淡淡说了一句:“由不得她。”

  高小白:“……”

  两人走到自家院门口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张婶气喘吁吁的喊声,“高先生,高先生……小白,等一等……”

  韩禛微微皱眉停下了脚步,两人转身,就看到张婶提着个袋子匆匆跑了过来。

  待她追到跟前时,韩禛挑了挑眉,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不好意思,鄙人姓韩。”

  “……啊?”张婶喘着气,有些没反应过来。

  小白姓高,他爸爸不是也应该姓高吗?

  “鄙人姓韩,单名一个禛字。”韩禛极富耐心的解释道。

  张婶看了看小白,随即“哦”了一声,“原来是韩先生啊,真是不好意思。对了,你们能在这儿等我一会儿吗?我回去给你们拿点东西。”

  “好。”韩禛微笑着点头。

  张婶忙提着袋子往前走,一直到到自家门前推门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她又提着个筐子匆匆出来,满脸笑容,献宝似的递给了韩禛,说道,“这些都是我家里种的菜,没有打过农药的。叶潇家里面没地,所以送点儿给你们吃,也省的这几天你们还要大老远地跑去集市上买了。”

  “谢谢。”韩禛毫不客气的伸手接过筐子,低头对高小白说道,“小白,对奶奶说谢谢。”

  高小白立刻乖巧的说了一句:“谢谢张奶奶。”

  “不客气不客气,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张婶脸上露出了憨厚的微笑,“以前叶潇外婆在的时候,都乡里乡亲互相帮忙来着,现在她外婆不在了,叶潇又难得回来一趟……”

  韩禛点了点头,又和她简单寒暄了几句,唇角始终挂着一抹迷人的微笑,言行举止间更是透着一股子优雅和从容。

  终于没什么可说的了,张婶才笑眯眯的说道:“瞧我这脑子,你们还没有吃早饭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然后,她转身就走了,脚步轻快,嘴里还哼着小曲儿。

  高小白看了看韩禛手里那满满一篮子的菜,小眉头皱了皱,问道:“爸爸,你会煮菜吗?”

  反正,妈咪是不会煮的,至于自己,因为才五岁,所以也只会做一些简单的早餐,或者煮个面条,热个饭什么的……

  韩禛推开院门,极其淡定的回了两个字:“不会。”

  “那你为什么要收下这么多的菜啊?”高小白不明白。

  韩禛笑的那叫一个倾国倾城:“作为一名绅士,不要轻易拒绝任何一个女人的心意,尤其……是对你好的女人。”

  高小白:“……”

  。

  随手把菜篮子放在厨房,父子俩走进堂屋。

  整个屋子里静悄悄的,看来……某人还没有起床。

  韩禛先去抽了根烟,看高小白坐在小凳子上吃得不亦乐乎,便自顾自地转身走进了卧室。

  推开门后,高筱潇果然还躺在床上,裹着被子,闭着眼睛,微张着小嘴,小脸上还睡的红扑扑的。

  韩禛走到床边坐下,近距离看着她睡相满足的傻样儿,蹙了蹙眉想道:“你是属猪的吗?还是前辈子是一只猪?怎么这么能睡?”

  然后,他拿出手机,调成静音,对着熟睡的高筱潇拍了一张特写照片。

  。

  那一边,张婶开心的回到家里。

  刚推开院门,丈夫就急匆匆从屋里出来冲她喊道:“老婆子,又跑哪儿去了真是赶紧的,有你的电话呢。”

  “谁啊?”张婶边关门,边好奇的问道。

  “叶潇她妈妈从d市打来的,长途,赶紧的”张大爷火急火燎的催道。

  张婶只好快步走进屋里,拿起电话放到了耳边,“喂。”

  “张婶,是我,贞宁。不好意思啊,一大早的就打电话来打扰你了。”电话那头,高贞宁轻声细语的说道。

  “没事儿,村里起得早,我都到外面转悠一大圈了呵呵。”张婶笑笑的说道,“贞宁啊,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啊?”

  “张婶,是这样的,听说我们家昨天出事了是吗?我刚才给叶潇打电话了,可是那丫头死活都不肯说出实话,我又实在放心不下她,所以只好来找你问问具体的情况。”高贞宁一副忧心忡忡的语气,好像真的很为女儿担心。

  “哦,原来是因为这事儿啊。”张婶叹了口气,破为自责的说道,“其实这事儿吧我也有责任,那天看着叶潇回家了,我也就走了,不知道竟然有坏人藏在里面……不过你放心,现在都已经没事儿了,你女婿啊把那些坏蛋全都打跑了,叶潇也没受到什么伤害,现在他们俩还有小白,一家三口都在家里面安全着呢。总之,有你女婿在,你就放心吧。”

  听筒里停顿了好几秒没有说话,随即高贞宁带着疑惑的声音再度响起:“你说……我女婿?”

  “对啊。”张婶的语气突然充满了艳羡,“你说你,这么多年了,也不肯跟村里人说实话,搞得我还一直以为你家叶潇还没有嫁人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家叶潇可真是有福气啊,嫁了个这么好的男人,长得那么俊,个子那么高,人还那么有钱,最重要的,他对小白也特别的好。刚才啊两人去村口买早餐,一眼看去就是一对父子,关系可好着呢呵呵呵。”

  “是吗?”高贞宁笑了笑,语气依然有些怀疑,“叶潇亲口跟你说的?”

  “那倒没有。”张婶说完立刻又很得意的说道,“是你女婿亲口跟我说的,他是叫做韩禛对吧?刚才啊,我还给他送菜来着,小伙子可有礼貌了,我们还聊了有好一会儿的天呢。”

  高贞宁:“……”

  。

  远在d市的顾家。

  挂断电话后,高贞宁立刻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

  虽然才是上午的八点钟不到,但书房里已经烟雾缭绕,气氛凝重。

  顾老爷子和顾以城都坐在桌边抽着烟,神色紧绷严肃。

  “爸,老公,我刚才已经打过电话了,隔壁张婶说去救潇潇的男人……是韩禛。”高贞宁小心翼翼的汇报道。

  话音刚落,顾老爷子手上的大烟袋就“吧嗒”一声掉在了桌面上。

  随即“啪”一声,顾老爷子怒拍了下桌面,声音洪亮的吼道:“胡闹简直是胡闹”

  顾以城和高贞宁立刻惭愧的低下了头。

  “你们不是说叶潇和韩禛没有关系的嘛?那为什么大老远的,韩禛会亲自跑过去救她?还有,韩禛怎么会变成叶潇的老公,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儿?”顾老爷子振聋发聩的问道。

  昨天晚上,下面的人突然给顾以城打了电话,说有个陌生男人冲进院子,不但将那两个看守叶潇的人都给狠狠揍了一顿,末了的时候还自大狂妄的说他是叶潇的老公,下次见到一次打一次……

  这一夜,顾老爷子都没怎么睡好,怎么也想不通到底是谁去救的叶潇?

  毕竟这一件事情,他们连顾向北,包括顾俪清都没有透露,就是怕万一到时候再发生点儿什么意外……

  没想到,那个跑过去救人的男人竟然是韩禛

  顾以城皱了皱眉,说道:“爸,韩禛当时可能只是随口说说……”

  “是啊爸,那个韩禛为人轻佻,也许就是玩玩而已。”高贞宁也有点委屈地说道,“而且,我们确实不知道潇潇跟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是小妈说他们肯定没关系的。”

  顾老爷子立刻凶狠的瞪了她一眼,高贞宁脸上一僵,随即就闭上了嘴。

  “你小妈随便说几句,你这个当母亲的就相信了?到底谁才是叶潇的亲生母亲啊?她不知道叶潇的事情,你难道不应该知道吗?”顾老爷子维护起媳妇儿来,也是一点儿都不客气。

  高贞宁皱了皱眉:“我……”

  顾以城赶紧拉了一下高贞宁的胳膊,上前说道:“爸,你放心吧,虽然韩禛现在崇城,但是我找的那几个人也说了,韩禛当时只忙着救人,并没有逼问他们什么话,所以我们大可以放心,只要假装对此事毫不知情,叶潇也应该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

  “呵呵。”顾老爷子冷哼两声,“以城啊,枉你混了这么多年的商圈,考虑事情的时候竟然还是这么的想当然。你啊,真是太小看韩禛了。”

  身为八大家族之一的韩家,能在d市缔造出属于韩家的商业帝国,不说已故的韩老爷子,也不说已退居幕后的韩正铭,单就韩禛上任后能迅速与美国最大的jpm公司达成国内首次战略合作关系,就能看出这个年轻人并非外界所传的那么纨绔和随意。

  前不久,从他接手韩太后突然翻脸,不念旧情地将顾氏和韩太几个大合作案叫停,顾老爷子其实就有些开始怀疑了,总感觉他好像有些故意针对顾氏。

  只不过因为当时毫无头绪,而且小儿子和韩敏夏尚且有一层暧昧关系在,所以他也不敢去确定。

  而如今,联系叶潇的这件事情,韩禛竟然大费周章,这么大老远地赶过去救人……顾老爷子不说醍醐灌顶,但起码也有一些茅塞顿开的感觉了。

  他敢肯定,韩禛和高筱潇之间的关系肯定不简单,说不定,他还知道了叶潇和顾家,甚至和向北曾经有过的那一段。

  现在,向北已经和韩敏夏彻底没了可能,既然韩禛对叶潇感兴趣,为了顾氏,不如……

  顾老爷子眉头深锁,思忖了一会儿后,目光如炬的看向高贞宁道,“贞宁,你现在跟叶潇的关系怎么样?”

  “……啊?”高贞宁眨了眨眼,看了看身旁的丈夫,下意识的谨慎回答道,“自从三年前潇潇听到酒店那件事情的真相后,她就说过要和我断绝关系了。这几年,她从来都没有找过我,每次出了事,都是我打电话找她的……”

  “嗯。”顾老爷子点了点头,“这样,等叶潇从崇城回来以后,你主动给她打个电话,关心关心她,让她带孩子一起回家里来吃顿饭吧。”

  “……?”高贞宁瞬间惊讶的看向顾老爷子。

  “爸?”顾以城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没说错话吧?请叶潇来家里吃饭?你知不知道,以前我们也不是没叫过,可她哪一次来过?”

  “以前你们哪次叫她不是要给她介绍相亲的?找的还都是四五十岁的老男人,她能来才怪”顾老爷子气的直接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

  “……”

  顾以城和高贞宁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后,顾以城试探的问道,“爸,您的意思是?”

  “我要把叶潇认回来,从今天起,她就是顾家的孙女儿。”顾老爷子一字一句的说道。

  “……”顾以城和高贞宁顿时都惊呆了。

  。

  三人离开书房后,恰巧看到蒋梦怡提着包从外面回来。

  顾老爷子皱眉看着她风情的打扮,面带不悦的问道:“可算回来了?”

  蒋梦怡笑眯眯的走过来扶着他,柔声细语的说道:“老公,昨天晚上对不起啊,一个国外朋友回来了,非让我们通宵陪她……”

  顾老爷子点了点头,也没什么心情说她,“行了,我累了,想要回楼上补个回笼觉,你陪我一起吧。”

  “好啊,老公。”蒋梦怡脸上甜甜的笑着,扶着老爷子往楼上走。

  “对了。”走到半路,顾老爷子突然说道,“我已经决定把叶潇认回来了。”

  蒋梦怡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老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你有所不知,韩禛突然跑去崇城了……”顾老爷子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经过,和自己的打算都告诉了蒋梦怡。

  。

  三十分钟后,顾老爷子闭眼躺在床上,发出了沉重的鼾声。

  蒋梦怡轻轻揭开被子,悄悄地拿着手机走进了卫浴室。

  将门反锁后,她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低声对那头说道:“姜朝,赶紧让那人从崇城回来,听到没有。”

  “怎么了?突然良心发现,舍不得辣手摧花了?”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流里流气的戏谑声。

  “计划有变。总之,你赶紧让你哥们儿回来,千万别动叶潇,听到了没有。”蒋梦怡咬牙切齿的说道。

  “好。”姜朝答应了,随即又问道,“那她万一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了怎么办?”

  “暂时先不管了。”蒋梦怡无奈的说道,“走一步看一步吧,老爷子想要把她认回来,如果她识相的话,以后应该不会傻乎乎跟我作对的。”

  “ok。”

  。

  崇城。

  直到日上三竿,高筱潇才从香甜的睡梦中醒来。

  她睁开眼睛,发现大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

  又眯眼赖了一会儿床后,听到外面依稀有谈话的声音。

  她皱了皱眉,虽然身上还是有些懒洋洋的,但还是坚持着坐了起来。

  换好衣服推开门,发现堂屋的沙发上,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正坐在那儿,各拿着手机玩得热火朝天的。

  “妈咪,你终于起床啦。”高小白看到妈咪,立刻扔下手机就跑了过来,“咚”一声后抱住了她的腿,还亲昵的贴着她蹭了蹭。

  高筱潇低头摸着他柔软的头发,嘴角微扬,窝心的想道:还算小家伙有点儿良心。

  谁知接下来……

  “妈咪,我刚才在跟爸爸玩斗地主,我们两个人赢了好多好多的欢乐豆哦。爸爸太坏了,故意给我喂牌,我们俩轮流当地主,把那个对家都输哭了,最后还气得在那边刷屏骂我们出老千哈哈哈……”高小白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小嘴滔滔不绝的说着游戏里的趣事。

  这时候的高小白,全然就是个五岁的小孩子,哪里还有平日里那副高冷寡言的模样?

  半天后。

  高筱潇僵硬的抽了抽嘴角,将手缩了回来,“我去刷牙洗脸。”

  ……

  看着高筱潇离开的背影,高小白转过头,小脸上满是无辜和迷茫:“爸爸,妈咪怎么又不开心了?”

  韩禛勾着唇角,轮廓分明的俊脸笑的明媚洞悉:“唔,可能吃醋了吧?”

  高小白:“……”

  。

  浴室里,高筱潇有些不爽的刷完牙洗完脸,刚要拿毛巾,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你把我的内裤给丢了?”

  高筱潇吓了一跳,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听到任何的脚步声。

  转过身,就看到韩禛正悄无声息地站在背后,两手插在西装裤袋里,面容沉静,眼神却极其幽深的俯视着她。

  一对上他那种说不清又道不明的暧昧眼神,高筱潇便想到了昨天凌晨,黑暗中……他们在床上的火热情形。

  她心头瞬间升起了一股子臊意,脸红心跳的又将头转了回来,拿起毛巾,擦了擦脸,兀自镇定了下才淡定的“恩”了一声。

  “那是我最喜欢的一条内裤,你得赔我。”韩禛的声音几乎立刻又在身后响起。

  高筱潇:“……”

  怎么会有这么幼稚又耍赖的男人?

  她气呼呼的转身,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说道:“不就是一条内裤吗?回头我买给你。”

  韩禛目光兴味的看着她已然发红的耳根子:“恩。记住要黑色的,还有,你丢的时候,有仔细看过它的款式和尺寸吗?”

  高筱潇哑口无言的看着他在那一本正经的说着不入流的话,而自己,竟然光天化日跟他讨论内裤的尺寸问题,偏偏还是自己主动搭的茬

  “不知道了吧?”似乎是看到高筱潇一言不发,韩禛得意的挑了挑眉,一脸施舍的继续说道,“牌子就不强求你了,但是必须要低腰,四角,185以上身高的那款,而且,前档一定要够大,不然我穿了会不舒服的……”

  高筱潇越听越觉得脸上烧的不行,尤其是听到他后面越说越离谱的时候……

  “神经病”“啪”一声,她直接将毛巾往他脸上扔去,随即就大步的跑了出去。

  韩禛将毛巾拿了下来,眉梢眼角都是掩不住的笑意。

  。

  高筱潇一脸臊意地走进堂屋,看了眼坐在桌边晃着两条小腿玩手机的儿子,平心静气了一会儿,走过去也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冲了一夜的电,已经可以用了。

  开机后,就看到里面无数条的短信提示。

  除了常欢颜和韩禛的几条,其他都是高小白的。

  她一一的往下翻看,直到……

  “小白,你交了小女朋友了?”高筱潇的声音充满了意外和兴奋。

  高小白一愣,抬头看着高筱潇,小脸上没什么表情,也没有说话。

  “快,快给妈妈说说,你的小女朋友叫什么名字啊,她长得可不可爱啊?是跟你同班的吗?我以前有没有见过啊?”高筱潇搬着凳子凑到了高小白身边坐着,搂着他的小肩膀,脸上满是八卦又促狭的笑容。

  高小白“哦”了一声,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我是看你不回复短信,所以故意发了这条,想要刺激一下你的反应的。”

  满腔的热情突然被浇了冷水……

  高筱潇皱了皱鼻子,有些不信的盯着他问:“真的吗?”

  高小白淡定的点了点头,随即就拿起了小手机继续玩着。

  看着儿子冷淡的反应,高筱潇一脸的失望。

  真是的,还以为她要有小儿媳妇儿了呢,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什么的,最有爱了不是吗?

  正要起身,眼睛却无意中瞥到儿子小耳朵上淡淡的粉红,高筱潇脑中“叮”了一下,随即就忍不住捂嘴偷笑了起来。

  这孩子才五岁啊,现在就这么的高冷和傲娇,这样子真的好吗?

  “小白。”她又坐了下去,刚要再开口,手中的手机响了,低头一看,常欢颜打来的,于是赶紧接听。

  “潇潇儿,你没事吧?天哪你终于开机了,现在哪儿呢?小白是去找你了对吗?你们都没事儿吧?”常欢颜在那头噼里啪啦的问道。

  “没事没事,小白在我旁边,欢颜,我们都在崇城……”高筱潇赶紧报了安全,将这两天的事情都简单说了一下。

  自己如果真的发生了点意外,除了小白,估计最担心的应该就是欢颜了吧。

  “什么意思?小白一个人去救你了?”常欢颜不敢置信的问道,“他一个五岁的小孩子,怎么对付那几个大人的啊?”

  “呃……”高筱潇皱了皱眉。

  为了避免好友的追问,她刚才有意无意的把“韩禛”这两个字省略了,只是她忘了常欢颜不但脑子聪明,反应也很快……

  “是不是韩少去了啊?”果然,常欢颜猜到了,随即还在那头连笑了好几声,“行了,别不好意思了,昨天中午他给我打电话了,虽然没说什么,但是联系到前一天的事情,再加上昨天晚上嘿嘿……”

  高筱潇一头的雾水,“昨天晚上怎么了?”

  “昨天晚上小白没回家,我就给他打了个电话,小家伙已经把事情都跟我说了。”常欢颜说完就“哼”了一声,“你说你也真是的,我刚才不过就是想要试探下你,没想到你还真的不肯说实话,你对我的友情,还不如你儿子对我的爱深呢唉……”

  高筱潇窘了:“……”

  她不说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而且电话里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没想到已经有小叛徒偷偷出卖她了。

  仔细回想了下,应该是昨天晚上她出去烧水回来,当时小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竟然完全把她给骗了

  她看了一眼高小白,仿佛是心有灵犀似的,高小白也刚好抬头看她,还立马弯起小嘴卖萌的对她笑了笑。

  这孩子……高筱潇满腔的怨气立马消失无踪。

  “不过我还是有点儿搞不明白,小白说他的爸爸是韩少,韩少这又天天来找你,这次竟然还亲自跑去崇城救你……难不成,他真的就是五年前那个强暴犯?天哪,如果这是真的话,那未免也太巧了吧?”电话里,又传来了常欢颜的问话。

  高筱潇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只好先解释道:“欢颜,这个是因为我以前骗过小白说韩禛就是他的爸爸,韩禛应该也是不忍心伤到孩子的心,所以就没有否认,一切都是误会。”

  高小白:“……”

  常欢颜仿佛没听到似的,兀自在那头继续说道:“本来我也没往这方面想,只是昨天听小白一说,我就仔细的想了一下,别说,韩少跟小白的五官是有点儿相似啊。所以潇潇,我建议,你要不亲自去问问韩少五年前的事情,或者……偷偷给他们俩做个dna鉴定啥的,如果回头他真的是小白亲生父亲的话,啧啧啧,那可就有意思了啊。”

  “……”

  挂断电话后,高筱潇坐在那儿一直仔细的观察着高小白的五官。

  真的和韩禛很像吗?

  她一直觉得小白跟自己不太像,但是跟韩禛……也还好吧?

  欢颜说,以韩少这样子有权有势又过度自信的豪门子弟,就算对一个女人再感兴趣,也不可能让那个女人和别的男人的孩子叫他“爸爸”。

  可是韩禛这两天跟小白玩的那么好,不但让小白叫他“爸爸”,还一口一句“儿子”“儿子”的……

  高筱潇皱着眉头,心里头突然有个大胆的念头冒了出来,但是……有那么巧合吗?

  她攥紧了双手,一时间,迷茫又无助侵占了她全部的思绪……

  “既然起床了,就把东西都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出发回家了。”身后,倏地传来韩禛那自以为是,又淡定的声音。

  高筱潇神情恍惚的眨了眨眼。

  她没有回头,摸着自己疯狂跳动的心口,半天后才伸手拿过桌上已经凉透了的早餐往嘴巴里塞,有点儿囫囵吞枣似的说道:“要收拾你自己收拾。”

  高小白放下手机,大眼睛不安的看向了韩禛。

  韩禛眯了眯眼,原本愉悦的心情,在看到她冷漠的反应后渐渐变得阴沉。

  “你的意思是?需要我帮你收拾对吗?”他再度开口,声音里已经显得有些危险了起来。

  高筱潇翻了个大白眼,干脆直接的说道:“我的意思是,我和小白是不会跟你回韩家的,要回去你就自己回去,我已经决定和小白留在这儿了。”

  “……”

  韩禛眸色深沉的盯着她的后脑勺,许久后,冷肃的声音才又传了过来,“你的这些话,有问过小白的意思了吗?”

  高筱潇“呵呵”一声,“当然。而且,小白也答应了,对吧小白?”

  说着,立刻一脸期冀的看向了高小白。

  高小白看着高筱潇,又看了看韩禛,眨巴了两下圆溜溜的大眼睛,点了点头,承认道:“嗯。”

  高筱潇立刻笑了,她放下早餐,故作镇定,又有些得意的看着韩禛,“听到了没有?我儿子要跟我在一起,他也只会听我的话。”

  韩禛勾起薄唇,突然轻笑了一声。

  他的眼神有些冷,虽然在笑,但是很明显那笑意并没有达到眼底。

  高筱潇和他来回过招这么多次,自然也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他的脾气,当下被他看得就有些脊背发凉了起来。

  然后,她就立刻转回身,声音有些颤抖,但仍然坚持淡定的将话说完,“谢谢你昨天救了我们,家里地方小,我们就不留你了。小白,快跟韩叔叔说再见。”

  “……啊?”高小白张大眼睛,有些不安的迟疑着。

  “说啊,我平时都是怎么教你的?”高筱潇有些急了,声调也不自觉的加大了。

  高小白拧巴着两道淡淡的小眉毛,正要开口的时候……

  韩禛一个大步过来,直接将高筱潇从椅子上拉了起来,随即就拽着她朝卧室里走去。

  力道和速度都根本让人来不及反应。

  高小白眨了眨眼,看了看紧闭的卧室房门,然后……就继续低下头玩手机了。

  。

  卧室里,高筱潇直接被韩禛一下子甩到了床上。

  一阵头晕目眩后,她有些慌神的坐了起来,看着眼前步步逼近的男人,又急又怕的吼道:“你发什么疯啊?”

  韩禛站在床边,伸手慢条斯理的将大衣脱了下来,随手扔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然后,他又伸手去解衬衫的纽扣……

  高筱潇脑中警钟长鸣,原本害怕和愤怒的情绪突然就没了,剩下的只有慌张和羞怯。

  她挪开视线,四肢并用的就想要从床上爬起来离开。

  只是……

  “想去哪儿?给我好好留在这儿”韩禛说着,一只大手在她的肩上使劲一推,高筱潇立刻就又不争气的倒了回去……

  高筱潇又羞又恼,这还是大白天啊,耍流氓也要有个限度吧?而且,外面小白还在呢……

  韩禛慢条斯理的解开几颗纽扣,又将袖子挽到了手肘处,一抬眼皮就看到高筱潇缩在床角,满脸通红,两手还抓着衣领,一副贞洁小媳妇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原本积压的愤怒突然就没了,韩禛勾着唇角,眸色深沉的盯着她红艳害羞的小脸,然后,长指一捻,将裤兜里藏了半天的东西扔了过去。

  “看看。看完了再跟我说说想法。”他淡然又带着一丝愉悦的说道。

  迟疑了许久,高筱潇才伸出小手将那张两寸彩色照片拿了回来。

  两秒钟后,她莫名其妙的瞪着韩禛:“你给我看小白的照片干嘛?”

  韩禛:“……”

  ------题外话------

  小一:小白,赶快卖个萌求姐姐们赏你几张月票。

  小白:我这么萌,还用卖吗?

  小一:那就端盆接着……

  小白:端好了。

  小一:好,大家扔票吧,使劲儿扔不过注意别砸到小白,也别砸到花花草草……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72韩禛曰:那是我最喜欢的一条内裤》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