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韩禛曰:潇潇是你叫的吗?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叩叩叩”几声,门外传来了佣人的声音:“太太,晚饭好了。”

  “知道了。”高贞宁应了一声,将床上的东西收拾好,起身下楼。

  楼下偌大的饭厅,只有顾老爷子和小谨言坐在边上吃饭。

  大老远的就听到顾老爷子宠溺的声音传了过来,“来,谨言,先把这碗鲫鱼汤喝了再吃饭啊。”

  “不喝,我要吃猪蹄。”小谨言任性的喊道。

  “先喝点儿汤再吃,不然容易消化不良的。”顾老爷子继续哄道。

  “呜呜呜,妈妈,爷爷老是让我喝汤,我不喜欢喝汤嘛。”小谨言看到高贞宁下来了,立马哭丧着小胖脸告状。

  高贞宁皱着眉走了过去,坐下哄了儿子一会儿。

  “贞宁,让你和以城处理的事情怎么样了?今天见到那个孩子了没有?”顾老爷子在一旁问道。

  高贞宁看了顾老爷子一眼,回答道:“爸,今天因为临时出了点状况,所以……还没有见到。”

  “怎么回事?”顾老爷子立即满脸的不悦,“这么点儿小事情,你们都办不好?”

  高贞宁紧张的眨了下眼睛,“爸,你放心吧,明天我和以城再去一趟幼儿园,到时候一定可以把小白带回来的。”

  顾老爷子点了点头,“嗯,这件事一定要快一点,免得夜长梦多。”

  高贞宁见顾老爷子心情不错,想了想就又开口说道,“爸,还有一个问题,我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什么问题?”

  高贞宁看了看周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周婶,你先离开一下。”顾老爷子直接开口吩咐道。

  “是。”

  等周婶离开后,高贞宁才一脸忧心忡忡的开口说道,“爸,我觉得,小叔好像对潇潇还没有死心。”

  见顾老爷子皱眉,她立刻又说道:“小叔刚刚回来的时候,就找我问过潇潇的联系方式。前几天晚上和韩家吃饭,小叔也是因为听到潇潇在外面,才会突然离席的。他后来直接和韩敏夏撇清关系,应该也是和潇潇的出现,有或多或少的关系。所以我担心的是,如果我们真的把潇潇接回家来住的话,小叔和潇潇在同一个屋檐下,每天朝夕相处的,到时候他会不会……”

  “这个大可以放心,向北他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他知道该怎么做的。”顾老爷子立刻说道。

  儿女情长这种东西,最敌不过的就是时间和变化。

  既然在五年前,他都能劝服儿子放弃叶潇去了英国,那么五年后的现在,他自然也能让儿子更看清现实。

  “嗯。”高贞宁点了点头,“我也只是担心万一小叔对潇潇还有什么念头,到时万一让韩禛有了误会,影响两人感情的话……”

  “……”顾老爷子皱了皱眉,“回头我给向北打个电话说说。”

  高贞宁立刻笑了,“好。”

  。

  下班时间到了,高筱潇刚关掉电脑,手机上就接到了韩禛的短信:“媳妇儿,下班了吗?”

  高筱潇皱了皱眉,还在想着怎么回呢,他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真是……一点儿的时间都不愿意等。

  高筱潇虽然心中腹诽,但还是接通电话放到了耳边,“喂。”

  “刚才发你的短信为什么不回?”果然,韩禛一开口就是不悦的质问。

  高筱潇叹了口气,“我还没有来得及回,你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听到这带着点儿埋怨的语气,韩禛轻笑了一声,声音又低又柔地问她,“那现在下班了没有?”

  “下班了。”高筱潇起身,拿起自己的包。

  “既然下班了就赶紧下来,我站楼下等你半天了,特冷。”说完,韩禛就挂断了电话。

  特冷?高筱潇纳闷,那你不会坐在车里面等吗?

  。

  楼下,韩禛右手长指间夹了一根烟,挂断电话后,有意无意的用眼角瞥了一眼右后方那辆熟悉的黑色揽胜。

  心中发出了一声冷笑,他眯着眼享受的吸了口眼,随即就一瞬不瞬的盯着大厦的出口。

  十几分钟后,终于又一拨人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他一眼就认出其中那个明显带着一些迟疑的娇小身影,衬衫外面罩了一件藏蓝色的风衣,动作慢吞吞的在众人最后面,几乎是那一拨人都从大厦里出来了,她才一步一步地往自己面前走来。

  其实高筱潇刚出电梯,一抬头就看到外面路口,韩禛那修长高挑的身影正立在那儿。

  虽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但是从那一手插着裤兜,一手拿着根烟,一只脚再微微翘起的动作……那种痞痞的,却又带着点儿优雅的抽烟姿势,不是韩禛还能是谁?

  等走近了,看到路灯下他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一双深邃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高筱潇抿了抿唇,认命的走了过去。

  “怎么这么慢?”韩禛微微蹙眉,将烟随手丢进一旁的垃圾桶,伸手将她的包从肩上脱下,拿在自己的手里。

  那动作,简直自然流畅的不行。

  高筱潇一愣,随即手又被他拉住了,干燥又温热的大手霸道的穿过她的手指,形成十指相扣的亲密姿势。

  “走吧。”说完,也不等高筱潇反应,韩禛直接拖着她往宾利走去。

  “等等。”高筱潇不得不喊住他,“我今天开车过来的。”

  “哪一辆?”韩禛低头,挑着眉问她。

  高筱潇据实以告,“我车停在地下车库呢。”

  “那就继续停那儿吧。”韩禛表情都没有变一下,拉着她就走到了车门边。

  刚拉开后车门,将她的包放了进去……

  “潇潇。”一旁,传来了一道熟悉的男人声音。

  高筱潇心里一震,下意识的转头看了过去。

  韩禛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弧度,继续将车门推上,随即也微微侧身看向了后面。

  那辆黑色揽胜的旁边,顾向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下车了,一身白色的正装,英俊而又儒雅,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柔声地继续说道,“潇潇,生日快乐。”

  高筱潇有些神情恍惚的看着他,这一刻的顾向北,让她想到几年前,他也是这样淡淡的笑着说“生日快乐”……

  突然,手心却猛地传来一阵痛,好像是被人给使劲的捏了一下似的。

  刚刚才有些飘远的思绪瞬间戛然而止,她抬头瞪着韩禛,气红了脸,使劲的想要把自己的手给抽出来。

  可韩禛只用眼尾轻睨了她一眼,随即就抬起眼皮看向顾向北,毫不客气的就说道:“你刚才喊我媳妇儿什么?潇潇是你叫的吗?”

  高筱潇:“……”

  顾向北却好像没听到似的,温柔的眼波一直看向高筱潇,又温柔的开口问道:“潇潇,今天送你的花喜欢吗?你最喜欢的香水百合,刚好二十三朵。”

  他今天下午四点钟就开车过来了,在车里等了两个多小时,他告诉自己,只是想跟叶潇说一声生日快乐。

  可是眼看到下班时间了,眼睁睁地,一辆熟悉的宾利慕尚突然停在了自己的车前,然后韩禛下了车,就站在路口那儿大喇喇的等着。

  虽然韩禛装的很像那么一回事儿,但顾向北知道,他看到自己了,那副样子完全是做给自己看的。

  幼稚

  原本还有些冷嘲的心态,却在看到高筱潇毫无抗拒的被他牵手往车上带时轰然瓦解。

  他立刻拉开车门下车,并开口叫住了叶潇。

  就好像是带着一丝报复心理似的,顾向北下意识的不想让他们就这么走了。

  ……

  看着顾向北温柔中带着一丝执意的脸庞,高筱潇心里多少有些无奈,而手还被韩禛紧紧地握着,那力道,好像在警告什么似的。

  最终,她轻轻的说了一句:“谢谢。”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还记得我的生日,还记得……我十七岁时,那年说出口的话。

  “喜欢就好。”

  原本有些紧绷的情绪一扫而空,顾向北就像是个胜利者似的笑了笑,面容温润的说道:“我还有点儿事情,那我就先走了,再见。”

  目的已经达到,他从头至尾看都没看韩禛,转身优雅的上车,然后将揽胜开了出去。

  ……

  “车都开走了,还舍不得把眼睛收回来呢?”韩禛冷冷的讥诮声在耳边响起。

  高筱潇皱了皱眉,手上一吃痛,整个人已经被他拉着往车上走。

  “上车”韩禛拉开副驾驶的门,一把就将她给塞了进去。

  随即大步凌厉的绕过车头,从另一边也坐了进去。

  高筱潇揉了揉自己手腕,拉着安全带往自己的腰间系。

  意识到韩禛也坐进车里后,她开口就先说道:“小白还在幼儿园,我……唔。”

  几乎是刚把车门关上,韩禛就倾过身体,一只手抬起她低垂的下巴,直接凶猛的吻住了她的唇。

  带着一股压抑的怒气,薄唇用力的碾压着她,嫌不够,直接又撬开了她的牙关,伸进去勾着她躲避的小舌火热纠缠在了一起。

  高筱潇有些吃痛,也猜到他这样,应该和刚才顾向北的出现有关。

  但是……这又不关她的事情。

  高筱潇有点儿委屈,使劲伸手想要推他,却根本无济于事,反而惹来他更用力,更泄愤的吮吸。

  高筱潇皱了皱眉,干脆放弃了,闭着眼睛任由他吻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禛终于松开了嘴唇,粗喘着气贴在她脸上,两只手已经放在了她的腰上,整个人几乎都压在了她身上。

  高筱潇轻喘了一会儿,刚要开口,他又猛地低下头来。

  高筱潇将脸一撇,薄唇直接贴在了她的脸颊上。

  韩禛干脆顺着她的脸往下,带着点青茬的下巴在她细嫩的颈项,耳垂使劲的磨蹭,嘴巴更是又亲又吮,像是要把她吃了似的……

  “疼。”高筱潇终于忍不住喊出了声。

  韩禛顿了一下,随即动作轻柔了一些,开口说了一句:“疼死你算了,没心没肺的。”

  高筱潇:“……”

  可能是见她没什么反应……

  “嘶”,脖子上猛然传来比先前还要疼的刺痛,高筱潇眉头紧皱,使劲推开他的同时生气的开口说道,“我又不知道他来这里找我,你跟我发什么脾气啊”

  “不知道?那他都送你花了,你还能不知道?”韩禛目光紧盯着她,口气带着一丝嘲讽。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脸上的醋意明显的不行。

  高筱潇觉得他在没事找茬,在没意识到的时候,心里想的话已经脱口而出:“是啊,我以为是你送的。”

  这句话刚说完,韩禛的整张连就迅速黑了下来。

  “所以,上午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收到的是他送去的花?”他眯着眼,因为这个认知,心里相当的不爽。

  “……”高筱潇不说话,但是在韩禛眼里,此时的沉默无疑就等于是在默认。

  “如果我今天晚上没有过来,你是不是就要跟他走了。”韩禛一想到这个可能,就觉得心里头好像有把火在烧似的。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能感觉到高筱潇对自己不是完全没有感情的,但饶是如此,他也不是个在男女之事上能大方的男人。

  尤其再想到高筱潇曾经跟那个男人谈过恋爱,也被他这么抱过,吻过……说不定,还有更亲密的事情也做过。

  就算她现在已经是自己的老婆外外加孩子的妈,但心里头怎么可能舒服的起来?

  送二十三朵香水百合,还穿的像个白马王子似的……呵呵。

  韩禛看着身下没心没肺的小女人,她的脸上红艳艳的,同样勾人的还有那红肿不堪的嘴唇,透着刚被亲吻过的水光,诱的他眸色陡然更深了一层。

  本来想让她心甘情愿,一步步水到渠成的,现在看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

  高筱潇怔愣了好几秒,随即就下意识地反驳道:“你不是来了嘛?”

  韩禛静静的看着她,深邃的黑眸透着一丝耐人寻味。

  半天后,他突然勾起薄唇笑了一下,“也对。”

  高筱潇:“……”

  “我来了,他就完全没戏了。”

  一语双关

  高筱潇却觉得此时的韩禛很幼稚,性格阴晴不定,完全就像是个在抢糖吃的小孩子

  连小白都要比他成熟。

  想到小白……

  “小白还在幼儿园里等我……”她开口。

  “放心吧,我已经让杨欧接他回去了。”韩禛心情变好,松开她的身子重新坐了回去,边拉上安全带边语气轻悦的说道,“现在,他应该在和奶奶和妈一起吃饭吧。”

  “什么?”高筱潇瞬间又惊呆了。

  。

  新城小区。

  王阿姨束手无措的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那个一身名牌衣服的太太,此刻竟然穿着原本应该在自己身上的围裙在灶台前炒菜

  钟瑜红一转头就看到满脸不自然的王阿姨,她一愣,随即笑眯眯的开口说道:“王阿姨,你如果家里还有急事的话可以先回去的。”

  “……”王阿姨窘了,“太太,我家里没什么事情的。”

  “没关系,你有急事的话就先回去吧,晚饭我来做就行了,今天啊,我想亲手给孙子做一顿晚饭。你放心,我和妈在这儿,一定会照顾好小白的。”钟瑜红说完,盖上锅盖,走到一旁的案板上又开始“叮叮当当”的切土豆丝。

  王阿姨看她手脚利索,自己也什么活干,眨了眨眼,只好先告辞先离开了。

  。

  客厅里,高小白正在和韩老太太聊天。

  “小白,知道你爸爸妈妈去哪里了吗?”韩老太太看着沙发旁那个男士行李箱,眼里的笑意是遮也遮不住。

  高小白一边翻看着平板电脑上的儿童手机图片,一边乖乖的回答:“妈咪今天过生日,所以爸爸带她去过二人世界了。”

  “二人世界?”韩老太太惊呼,脸上满是惊喜的笑容。

  看来,阿禛和潇潇的感情不错嘛,是不是再不过多久,潇潇就会带小白回家里住了?

  韩老太太畅想了一会儿未来四世同堂的美好画面,再一低头,发现高小白还在看着那些儿童手机的图片。

  “小白,你想要买手机是吗?说说,喜欢上哪一款了,太奶奶买给你。”她立刻开口说道。

  高小白小手指点在一个美羊羊图案的儿童手机上,边点头边说道,“这款好像挺不错的。”

  “你喜欢这个是吗?”韩老太太立刻凑了过去,刚要开口喊钟瑜红……

  “不是我喜欢。”高小白干脆利索的点了“立即购买”,小声音酷酷的,“我有手机了,这个是我要买了送给女朋友的。”

  “……”韩老太太彻底风中凌乱了。

  。

  顾向北车开出去没多久,就接到了顾老爷子的电话。

  “爸,找我有事吗?”

  “向北,你大哥跟我说,今天晚上的慈善晚宴你没有过去?”顾老爷子在电话那头不悦的问道。

  顾向北皱了皱眉,说道,“临时出了点儿事情,我现在就过去。”

  “那就好。”顾老爷子的声音稍稍缓和,“向北,今天晚上的宴会来宾,可都是d市有头有脸的人士,你刚回国没多久,记得让你大哥带你多认识认识,对你以后在这个圈子没坏处的。”

  “我知道的,爸。”

  “嗯。”顾老爷子停了一会儿,状似随意的又开口道,“对了,顺便我再跟你说一声,过几天,我打算把叶潇接回家里来住了。”

  顾向北却眉峰一凛,迅速转动方向盘,将车在路边停下。

  “爸,你刚才说什么?”他有些意外的问道。

  “你不在的这几年,叶潇在外面吃了很多的苦,她一个人照顾孩子,也没有家人帮衬什么的。所以啊,这几天我跟你妈也都商量过了,既然你跟她的事情都已经都过去了,你妈也决定不计较以前的事了,决定把她和小白接回来家里来住。以后,叶潇就是顾家的孙女儿,你是她的小叔,大家就都是一家人了。”顾老爷子解释道。

  “潇潇她同意了?”

  “她肯定同意,不管怎么说,贞宁是她的亲生母亲,而我们顾家,自然也就算是她唯一的亲人。”顾老爷子理所当然的说道。

  “唯一的亲人?”顾向北冷笑一声,“她不是有韩家人在照应着吗?”

  “原来你也都知道她和韩禛的事情了?”顾老爷子叹了口气,“也好,这么看来,你和韩敏夏的婚事虽然没有结成,倒也算是一桩好事。否则,等叶潇嫁给了韩禛,你又跟韩敏夏结为夫妻,这辈分可就乱套了。”

  嫁给韩禛?顾向北听着觉得不对劲,“潇潇不是早在五年前就跟韩禛结过婚了吗?”

  难道是刚刚才离完了婚,这就要复婚?

  也是了,前几天,包括刚才,看他们的感情都是那么的好……

  顾老爷子却懵了,“你说什么?”

  。

  担心晚饭做的太晚了小白会饿,钟瑜红手脚麻利的做了四菜一汤。

  如果不是因为王阿姨走了,没有帮手,韩老太太又只顾着和小白聊天……她本来还想着多露几手,多炒几个拿手菜的呢。

  “妈,小白,准备吃饭了。”将最后一道西红柿蛋汤盛进碗里,钟瑜红笑眯眯的对着客厅喊道。

  高小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牵着韩老太太一起去洗手。

  房门却在这时“吧嗒”一声被推开了,高筱潇一脸着急和惊慌的走了进来,“小白,小白……”

  当看到正和韩老太太牵着手,仰着小脑袋望着自己的高小白时,她一路上不安的一颗心立刻就放松了下来。

  “潇潇儿?”韩老太太喜出望外,立马走过去握着她的手,“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跟阿禛去过二人世界了吗?”

  话音刚落,就看到韩禛手搭着西装外套从外面走了进来,那张脸,显得有点阴沉沉的。

  要不是刚才没注意说溜了嘴,不然现在,他们的确是应该在过二人世界的。

  “潇潇儿?”钟瑜红听到声音,穿着围裙,拿着汤勺就从厨房跑了出来,“怎么突然回来了啊?有没有吃过晚饭?饭刚刚做好,你们如果没吃饭的话我再去多炒几个菜。”

  高筱潇看着笑容满面的婆媳俩,有些意外的开口说道:“你们……”

  她刚才一听到韩禛说老太太来找小白,心里面吓得不行,唯一的想法就是:韩家人来抢孩子了

  于是,哪里还有心情去外面吃饭,直接让韩禛开车赶了回来……

  只是没想到的是,竟然会见到这样的一幅场景,和她想象的完全不同……

  “怎么了?这孩子,我们来了太开心了啊,还是……被吓傻了啊?”韩老太太打趣的看着高筱潇说道。

  韩禛将门关上,直接换上了自己的专属拖鞋,走到沙发边将外套随手一丢,人跟着坐了下去。

  韩老太太看了看韩禛,凑到高筱潇耳边低声说道:“是不是……阿禛欺负你了?”

  高筱潇:“……”

  “奶奶,今天是我媳妇儿的生日,我怎么可能欺负她?”

  她不欺负我就不错了,精心计划好的烛光晚餐被自己给毁了,韩禛心中多多少少也有点小怨念。

  “对了,今天是你的生日。”韩老太太拍了拍高筱潇的手,笑着说道,“那既然你们也回来了,就别出去了,一家人在家里热热闹闹吃顿家常饭吧,怎么样?”

  “好啊。”钟瑜红举双手赞成,“阿禛,你去超市里买瓶酒,刚好我再去炒两个菜。”

  高筱潇开口拒绝,“不用这么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刚好也是要吃晚饭的,过生日嘛,一家人热热闹闹在一起最好。阿禛,快去啊。”韩老太太催道。

  。

  韩禛到了楼下,刚要去超市,想了想,突然转身走到宾利车旁。

  打开车后备箱,里面是好友陆自衡送的几瓶自酿白兰地。

  上次和兄弟几个试喝了下,酒味香醇,入口呛烈,但是酒精的度数却不高,酒量还可以的一般都喝不醉,图的就是一种喝烈酒的感觉。

  他拿出一瓶看了看,眉毛一挑,嘴唇就微微的勾了起来。

  。

  客厅。

  韩老太太握着高筱潇的手坐在沙发上,忍不住又开口问道,“潇潇儿,现在阿禛不在,你跟奶奶说,打算什么时候和小白搬回家里来住啊?”

  见高筱潇不说话,她赶紧又说道,“家里的房间都收拾好了,包括小白的卧室,还有玩具房,全都给布置好了,特别的漂亮。”

  “……”高筱潇皱了皱眉,艰难的开口说道:“韩老夫人……”

  “叫什么韩老夫人啊?”韩老太太不满的看着她,“阿禛都跟我说了,你们根本就没有离婚。这个臭小子,鬼心眼多得很,不过这次也算是做了好事,所以你还是我的孙媳妇儿,跑不了的。”

  “……”

  “当年的事情,阿禛也跟我说了,是他对不起你。不过,当时的情况也不能全怪他,说句不好听的,也算是你们俩有缘,不然怎么能两年后又安排你们结为夫妻呢,你说对吧?”韩老太太语重心长的说着。

  见高筱潇面色有所松动,韩老太太又趁热打铁的说道:“阿禛还跟我说了,你是心里觉着对我们过意不去。傻孩子,人要往前看,过好当下的日子才是关键,你放心,我们没有那么迂腐,不管你是叫叶潇,还是叫高筱潇,你都是潇潇,是我们韩家的孙媳妇儿。”

  房门又被开了,韩禛提着一瓶酒走了回来。

  “怎么这么快?”韩老太太有些不悦,她还没有劝说好呢。

  “车里刚好有酒,就直接拿上来了。”韩禛将酒瓶放到桌上,然后就走进厨房。

  韩老太太白了他一眼,立刻又回头继续来劝:“潇潇儿啊……”

  高筱潇:“……”

  。

  钟瑜红又炒了两个菜,就和韩禛一起将菜都端了上来。

  韩老太太开心,张口就说道:“阿禛,给我倒酒”

  “奶奶,你有高血压,别喝了。”韩禛在一旁好心提醒。

  “我就喝一杯,今天孙媳妇儿过生日,我开心。”韩老太太就像个小孩子似的不满叫着。

  高筱潇:“……”

  韩禛无奈的拿过酒杯,“我替你敬酒,这下总行了吧?”

  说着,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端起来对着高筱潇的酒杯碰了一下,“媳妇儿,生日快乐,我替奶奶敬你一杯。”

  高筱潇见老太太高兴,只好端起酒杯,靠近嘴边的时候闻了一下,差点儿没被那味道给呛醉了。

  她的酒量其实并不算太好,但是今天过生日,又不想让老人家扫兴,只好放到嘴边意思意思的碰了一下。

  韩禛看着她谨慎又小心的模样,眼底瞬间划过了一抹笑意。

  ……

  接下来,韩禛又拿起酒杯替钟瑜红敬了高筱潇一杯,替小白敬了高筱潇一杯……

  见他这么热络的敬酒,尽管有长辈在场,高筱潇也不得不防着他一点儿,每次在他端着酒杯过来的时候都只抿了一下,最多喝一小口,坚决不多喝。

  韩禛也没逼她,只是不一会儿,那瓶酒就去了一小半。

  而高筱潇只提防着自己别喝醉,却没注意到韩禛喝了多少。

  等高小白回屋不久,韩禛就开始撑不住了,挪着身子凑近高筱潇身旁,将头搁在她的肩膀上,低低的喊了一句:“媳妇儿。”

  高筱潇吓了一跳,转头一看,也不知道他是真的醉了还是假装的,白皙英俊的脸庞透着染着淡淡的红,半眯着眼,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靠着自己。

  “媳妇儿,我好像醉了,怎么办……”他嘴里嘟囔着说道。

  韩老太太看着自个儿孙子腻在孙媳妇上一幅“撒娇”的模样,伸手捂了捂嘴,和钟瑜红对视一眼。

  “媳妇儿?”见高筱潇不理他,韩禛干脆伸手搂住了她的腰,整个人都腻歪在她的身上,好像是真的醉了似的,完全不顾韩老太太和钟瑜红在场,又低低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今天晚上不要让我睡沙发了好不好?”

  “噗”一声,高筱潇看到韩老太太捂着嘴,钟瑜红也是嘴角含笑……她脸一红,立刻伸手就把韩禛的头给推开了。

  只是很快的,他的头又坠了回来,这回还在她脖子上蹭了蹭,撇了撇漂亮的唇角,嘟囔着埋怨道:“媳妇儿,家里又没外人,为什么不让我抱啊?”

  “……”

  韩老太太已经看不下去了,自家孙子的那副没皮没脸的德行,一看就是假装的。

  试问,天天泡在酒池里的人怎么可能才小半瓶酒就醉呢?

  她直接站起身,说道:“行了,瑜红,既然阿禛都醉成这样了,我们收拾收拾回家吧,别打扰他们了。”

  “好啊,妈。”钟瑜红也立刻站了起来,一边过去拿包,一边抱歉的说道,“潇潇儿,真是不好意思啊,阿禛喝醉了酒就不爱动弹,今晚得麻烦你照顾他了哈,我们先回去了。”

  高筱潇赶紧使劲的推了推韩禛,还没反应过来呢,那两人已经推开门迅速地离开了。

  “媳妇儿?媳妇儿?”某人还趴在她的耳边一句一句地叫着,热气全喷洒在她的脸上,混杂着酒气,烫的不行。

  高筱潇使劲地抓着他的手离开自己的腰上,“行了别装了人都走了。”

  不就是想要留下来嘛,用得着演的这么卖力嘛?

  韩禛一手揉着额头,闭着眼睛向后仰在椅背上,总算是不粘着高筱潇了,但是又一副很难受的样子,半天才低哑着嗓子说道:“喝太猛了,头有点晕……我先眯一会儿。”

  说着,起身踉跄的走到沙发旁,轰一下子就躺了下去。

  高筱潇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身后小房间的门恰巧这时打开了,到了时间点,高小白同学准备洗澡睡觉了。

  大眼睛咕噜噜地看了看客厅,“妈咪,太奶奶和奶奶都离开了吗?”

  “她们都走了。”

  高筱潇懒得管那个装醉的男人,起身走到儿子面前,看着他一脸的天真无邪,怀疑的开口问道,“小白,你是不是很早就见过太奶奶了?”

  “也不算很早吧。”高小白挑了挑眉,随即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就见过几次而已。”

  “……”高筱潇无语的看着他。

  “妈咪,那我就先去洗澡咯。”高小白可爱的眨了眨眼。

  “去吧。”

  等小家伙走进卫浴室后,高筱潇就开始收拾起桌上的杯盘狼藉,将碗筷都抱进厨房里清洗。

  沙发上,韩禛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厨房里低头忙活的倩影,直接起身,朝主卧房走去。

  打开灯后,他的眼里只看得到那一张粉色的双人床。

  走到床边,掀起被子,想也没想的就躺了进去。

  使劲的嗅了嗅,唔,香香的,有媳妇儿身上的味道。

  他享受的眯了眯眼,直接在被子里面将自己的衬衫,裤子都脱了下来,包括内裤……全都拿出来扔在了地上。

  都这样了,今晚应该不至于再把自己赶去睡沙发了吧?

  正满足的闭上眼睛,一阵手机铃声响起,他睁眼,一转头就看到床边高筱潇的手机正在不停闪烁,拿起来一看,一个本市手机号码,没有存名字。

  不知道是不是男人的直觉,他看着那串号码,直接按下了“挂断”。

  更快的,铃声再度响了起来,韩禛冷笑一声,听到外面刚好响起母子俩说话的声音,眉头一挑,快速的点下了“接听”,然后将手机反过来放在了床头。

  “潇潇,是我。”电话里,顾向北的声音低低柔柔的响起。

  。

  虽然在做菜上面没有什么天赋,但是干起其他的家务活来,高筱潇自认还算是手脚挺利索的。

  将碗筷都洗干净放好,又收拾了下厨房,高筱潇大功告成的走出厨房。

  随意的瞄了一眼客厅,突然发现沙发上的男人不见了。

  高筱潇愣了一下,卫浴室的门打开了,高小白穿着可爱的睡衣走了出来,“妈咪,晚安。”

  “晚安,宝贝。”

  等高小白的卧室门被关上后,高筱潇大步走到自己的卧室门前。

  猛地推开门一看,果然,一股酒气扑鼻而来,而她的床上,赫然躺着原本应该在沙发上的男人

  高筱潇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把门关好,才过去低声说道,“起来谁让你进我屋里的”

  韩禛从被子里将两只光溜溜的胳膊伸了出来,惬意的放在头下面枕着,微微掀起眼皮看她,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媳妇儿,不能因为我今天晚上吃醋强吻了你,就不让我进屋吧?”

  高筱潇看着他因为动作裸露出来的肩膀和胳膊,脸上一红,再一看地上,裤子,衬衫,还有那条黑色内裤……

  被子下面,他竟然什么都没有穿关键……还没有洗澡

  处女座的她再也忍不住的大叫了起来:“你怎么没穿衣服就上我的床啊”

  “既然都上床了,还穿什么衣服。”韩禛一脸轻佻的看她。

  高筱潇攥紧拳头:“你……”

  “对了,你电话刚才好像响了。”韩禛突然好心提醒道。

  。

  顾向北站在卧房的落地窗前,一只手插在裤兜,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只是那只手,已经用力到泛白扭曲,整张脸更是紧绷阴沉到不行。

  等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熟悉又轻柔的女声,“喂,请问哪位?”

  他脖子上的青筋猛地涌动了下,随即就将手机使劲儿的往前面一摔。

  手机碰到玻璃发出了“哐当”一声巨响,变成两半再度摔在了地板上。

  他拼命地克制着自己的怒气,可是,耳朵里却一直回荡着刚才那一男一女,闺房**的声音。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75韩禛曰:潇潇是你叫的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