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小白曰:她不是外人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他转身,猛的抓起车钥匙,打开门就冲了出去。

  楼梯上,顾以城喝的酒气冲天,正被司机扶着走了上来,顾向北这么横冲直撞的,差点把他撞倒在地上。

  “哎呀,先生您没事吧?”司机赶紧扶住他。

  顾以城摆了摆手,看了一眼瞬间没影的顾向北,继续往楼上爬去。

  卧房里,高贞宁正在看央视文艺频道的一个采访节目,听到声音后她忙起身过来。

  “老公,怎么喝这么多的酒啊?”她扶住顾以城,便让司机先离开了。

  “今天跟创世的王总聊得开心,就多喝了几杯。”顾以城被扶着坐在沙发上,头往后仰着微眯着眼。

  “老公,你等会儿啊,我去楼下给你拿解酒茶。”说着,高贞宁拿了件外套披在身上,推门走了出去。

  顾以城躺在那儿,听到电视里依稀传来声音。

  “那么请问高小姐,可曾有计划何时回国内开一场演奏会吗?”

  沉默了三四秒后,一个很清雅很温婉的女声响起:“暂时没有,谢谢。”

  “谢谢高小姐。”

  ……

  “老公。”高贞宁推门走了进来,“解酒茶来了。”

  顾向北睁开眼,就着妻子的手喝了几口。

  “老公,你刚才不在家,错过了一场大戏啊。”高贞宁看顾以城喝完,立刻八卦的说道。

  “什么大戏?”顾以城微微皱眉。

  “我也不知道,反正,小叔突然回家,跟老爷子在书房里聊天,声音挺大的,好像在吵架似的,然后他就回房去了。”

  顾以城想到刚才楼梯角他那用力的一撞,叹了口气,“别管他了,年轻气盛的,也就老爷子宠他,不然,还不定吃多少的亏呢。”

  高贞宁点点头……

  新城小区。

  电话被挂断后,高筱潇疑惑的看了一眼床上一脸享受,姿态惬意的男人,又低头查看了一下刚才的通话记录,接听时间,14分钟?!

  “这通电话是谁打过来的?”她直接抬起头问他。

  “我哪儿知道,估计……是某个无聊的人打过来的吧。”韩禛脸色如常的说道。

  “无聊的人你还接了十几分钟?”高筱潇瞪大眼睛。

  “按了‘接听’后忘记挂了。”韩禛无辜的挑了挑眉。

  高筱潇放下手机,也懒得再细究了,直接继续先前的话题:“这是我的床,你快点起来!”

  韩禛俊眉微皱的看着她:“真的让我起来?”

  “快点儿!我还要换床单被罩呢!”高筱潇一脸的不耐烦加嫌弃。

  没洗澡脱得精光躺在她的床上,而且还一身的酒气!她实在过不去心里这个坎!

  “好。”韩禛点头,然后……从脑后抽出一只手,一把就把身上的被子给拉开了。

  高筱潇有些反应迟钝的看着眼前裸露的男体,几秒钟后……大脑中“轰”地一声,她的脸迅速爆红,猛然转过身去,也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害羞的,心跳加速,声音都有些结巴了,“你,你……不要脸!”

  “我不要脸?”韩禛坐起身子,丝毫不觉得自己裸露的行为有何不妥,动作优雅的曲起一条腿,遮住自己,又将胳膊肘放了上去,拇指轻轻摩擦着下巴,说道,“媳妇儿,好像……是我被你看光光了吧?”

  臭不要脸的,明明是他自己掀开被子的……高筱潇心中腹诽,却又懒的跟他比谁的脸皮更厚。

  忍耐的闭了闭眼后,就直接拉开门走了出去。

  韩禛微微错愕的看着离开的小女人,晕,就这么走了?

  他低头看着俨然跃跃欲试的好兄弟,突然觉得自己纯粹是在没事找虐。

  刚才她那么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虽然只有几秒钟的时候,但是那种无辜迷茫,小嘴微张的模样,竟然让他立刻就可耻的有反应了,身体里现在还有一团火在不停来回的乱蹿着……

  高小白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床垫猛地往下坠了一下,随即身边传来一种香香的,很熟悉的味道。

  他眼睛都没睁开继续睡着,谁知不一会儿,床动了一下。

  又过了一会儿,床又动了一下。

  就好像在海洋公园里坐小船似的,浪还有点大。

  好不容易安静了一会儿,床又动了一下……高小白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妈咪,你能不能不要动了。”

  高筱潇顿时整个人都静止了,半天后才小声的回道:“我错了,小白,赶紧睡吧。”

  “嗯。”高小白高冷的应了一声。

  黑暗中,高筱潇闭着眼睛努力让自己入睡。

  可是脑海中总是出现刚才那惊鸿一瞥的画面,他一脸坏笑的躺在那儿,光着身子,那么大喇喇的,什么都没有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高筱潇心烦气躁的不行,浑身哪哪儿都觉着不对劲,就是睡不着!

  想要翻身换个姿势吧,又怕再吵醒小白。

  高筱潇闭着眼睛,强迫自己开始数羊,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韩禛躺在床上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高筱潇再回来。

  无奈的捞过裤子套上,起身推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安安静静的,沙发上也没有人。

  他看了一眼隔壁小房间的门,挑了挑眉,笑了。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又是反锁了。

  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快夜里的十点钟了,他拿起烟和打火机重新回房,走到落地窗那。

  点了一根烟后,他打开窗户,眼睛只是那么随意一瞥,就看到楼下原本自己的车旁边,又多了一辆很眼熟的黑色轿车。

  真是够痴情的……

  韩禛嘴角噙起一抹冷嘲的弧度,干脆走过去将屋里的灯全部关灭,然后站在落地窗前继续吞云吐雾。

  果然,过了不一会儿,那辆黑色轿车立即就打灯离开了……

  顾向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叶潇家的楼下。

  晚上,他接到顾老爷子的电话后,宴会都没有去参加,直接回到家里。

  从顾老爷子的口中,他得知叶潇的孩子,也就是小白,是她五年前在外面和一个陌生男人所生的。

  顾老爷子坚信叶潇并没有嫁给韩家,因为这几年,韩禛一直都是以单身自居,外面每天约会对象不停,也没听韩家长辈说过家里面还有个儿媳妇。

  顾向北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错?因为叶潇先前曾口口声声跟他说五年前来d市就嫁入了韩家,而且小白是韩禛的儿子。

  就算叶潇在说谎骗他,那小孩子总不至于说谎说的那么自然而然吧?尤其是……小白真的跟韩禛长得很像。

  有太多的疑问和不解想要问她,所以才会拨打了她的电话号码。

  这个电话号码,还是是他上次参加卓星活动后让人查到的,可是却始终都存在手机通讯录里,从来都没有拨打出去过。

  没想到今天晚上第一次给她打电话,就听到她和韩禛在谈论那么暧昧的事情。

  听到电话里的那几句对话,他承认,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有种脑袋快要轰然爆炸的感觉,尽管已经亲眼目睹过他们牵手,拥抱,甚至亲吻……但是,还是忍不了那一瞬间汹涌又疯狂的愤怒。

  直到开车出去狂飙了一小时,整个人才慢慢冷静了下来。

  是了,电话应该是韩禛接的,不然他不会在最后还好心提醒叶潇去接电话。

  他在故意把对话往那方面的事情上引导,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去联想并吃醋吧?叶潇应该并不知情……

  真是个幼稚又智商拙劣的男人!

  顾向北想通了,便将车开进了新城小区,可当看到那辆熟悉的宾利慕尚也停在楼下时,原本的自我安慰突然又变成了一场笑话。

  心里面瞬间空荡荡的,就好像突然被人给挖走了一块似的。

  就算电话是韩禛故意接的那又如何,现在留在叶潇房间里的,的确是他而不是自己。

  他打开天窗,半仰在车座上,一边抽烟,一边抬头看着楼上。

  从下往上数过去,一,二,三,四,五,六,七,第八楼的窗口始终亮着灯。

  直到那个窗口突然黑了下来,他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看到有人从楼道里出来。

  顾向北将烟头狠狠掐灭,发动引擎,将车迅速又开了出去……

  夜色已深。

  顾向北的车直接来到了红顶酒吧。

  自从回到d市,这里就成了他借酒浇愁的习惯去处。

  要了一瓶最烈的威士忌,顾向北坐在自己的老位置上,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虽然已经近午夜,酒吧里,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一阵馨香的玫瑰气息传了过来,对面的空位上,一个女人不请自来的坐在那儿。

  米色的雪纺衬衫,搭配黑色包臀及膝裙,酒红色长卷发优雅的挽在左侧,明媚的鹅蛋脸上五官立体,眉毛根根分明,透着几分女子少有的英气。

  “顾向北?”她莞尔笑了笑,“果然是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也不和老同学联系?”

  顾向北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怎么还是跟五年前一样不喜欢搭理人,真是不可爱。”时光璞单手轻轻的托腮,昏暗的灯光下,目光流转的盯着眼前英俊的男人。

  顾向北自顾自将一瓶酒喝完,撑了撑发疼的额头,起身离开。

  时光璞愣了几秒,赶紧追了上去。

  到了外面,顾向北走到路口就伸手拦车。

  “唉,你去哪儿啊,我送你吧?”时光璞见他脚步都有些不稳,忙有些担心的上前问道。

  “你要送我?”顾向北怀疑的微微眯眼。

  女人毫不迟疑的点头,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

  顾向北嗤笑了一声,“算了吧。我怕被你给吃了。”

  “……”时光璞嘴角抽了抽,白了他一眼说道,“我只知道,d市有很多男人想要吃我。”

  郁家唯一的外孙女儿,d市人气第一女律师,时尚名媛,名门之后……这些光环,都注定她是个让无数男人都渴望攻陷的天之骄女。

  顾向北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时光璞眨了眨眼,立刻也身手灵活的钻了进去。

  面对顾向北微微的愣神,她巧然笑着说道:“突然想起来我刚才也喝了点酒,不能开车。作为老同学,你送我一程呗?”

  顾向北微微敛起眉眼看着她,如果这时候还不明白她的意思,那未免也太迟钝了。

  “好。”他淡声说道……

  高筱潇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她高三那年的一次体育测验。

  女子800米长跑,她却突然亲戚来访,小腹疼得不行,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脚底发软,眼看,就要晕过去了。

  突然,有人从身后温柔的接住了她,温热的大手在腰腹不停的揉着,热力慢慢地从那一处散了开来,疼痛稍稍减轻,整个人仿佛置身于一个大暖炉的包围中,浑身软软的,特别的舒服。

  她整个人昏昏沉沉,忍不住轻轻地喊了一声:“向北……”

  大手的动作突然就停顿了下来,小腹的疼痛感好像又在加深,高筱潇嘴里呢喃出声道,“疼……”

  这句话刚说出口,身体猛然就被翻了个身,随即一股很重的力量轰然压了上来,四肢都被控制住了,快要喘不过气了,然后,嘴巴也立刻被牢牢的堵住了,有什么东西火热的蹿了进来……

  高筱潇呼吸不畅,舌根也疼的发麻,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推开身上的重量,却摸到滑腻又温热的触感,好像是……

  脑子里猛然一震,高筱潇睁开双眼,就看到眼前一张过分放大的俊脸。

  他微微眯着眼,表情看起来似乎很不高兴,见她醒了,立刻又加重了嘴上的力量,拼命的深吻着她。

  “唔……韩禛!”高筱潇猛地扭开头,看到旁边那窗帘的颜色,才发现这竟然是自己的房间,而她正在被韩禛压在床上,而且,他还没穿衣服!

  她不是在小白房间里睡觉的吗?而且她还把门反锁了啊……高筱潇有些迟钝的想着。

  薄唇沿着她的脸颊,下巴一路往下,舔舐着她柔细的脖子,双手也伸进了她的睡衣下摆。

  因为睡觉,里面什么都没有穿,正好。韩禛嘴角微勾,直接就将手从下面往上滑了过去。

  一股酥麻的感觉突然传来,高筱潇脸上爆红,再也顾不得害羞了,双手使劲的想要推他:“你干嘛啊?”

  韩禛一边感受着那股绵软滑腻的触感,一边用牙齿咬开她身上的扣子,嘴里囫囵的开口说道,“干嘛?我就想干你!”

  刚才他看小白起床了,就把高筱潇抱回房间里,不过就是想摸摸她,亲热亲热,毕竟大早上的,小白还在外面……

  谁知死丫头竟然在他的抚摸下嘴里喊出了“向北”两个字!韩禛一怒,直接就翻过她压了上去,也顾不得她会不会醒了,到嘴的肉不吃白不吃,吃完了才好安心。

  高筱潇被他凶狠的语气吓了一大跳,她知道韩禛这几天肯定会不安分,所以晚上睡觉都分外小心。

  她也知道,以韩禛的性格,想要得到她是分分钟的事情。

  这么多次的擦枪走火,说实话,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从最开始的逃避和别扭,到现在慢慢习惯了他的亲近和接触,高筱潇不想矫情的说自己没有一点的感觉……

  可是,她现在肚子真的很疼。

  “我肚子疼,你快让我起来。”高筱潇小声颤抖的开口,示弱的语气。

  “别想骗我,今天我一定要把你吃了。”韩禛一把扯开她的睡衣,将脸埋了进去。

  那种温湿的,被包裹住的感觉让高筱潇猛地倒抽一口冷气:“……”

  同时,一股异样的感觉也从下面传了过来。

  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真的……高筱潇脸红燥热的不行,掐他,推他,怎么都没用。

  情急之下,她脱口而出的喊道:“我的大姨妈来了!”

  韩禛一愣,停下动作,微微抬起头看她。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此刻跟杀红了眼似的,有些迷离,还有一些狂放。

  高筱潇看着他的眼睛,皱着眉毛点头强调,“你别闹,我真的肚子很痛,应该是大姨妈来了。”

  她从小身体就比较弱,高贞宁从不管她,加上外婆又年老体弱,刚开始来例假的时候什么也不懂,害羞,加上不好意思说,使得每次都痛不欲生。

  虽然后来通过看书也知道了一些预防宫寒的办法,但因为早年的不注意,每次来的时候依然还是疼的不行,就算生完小白了也还是如此。

  韩禛看她的样子不太像是假装的,只好忍耐住把她松开,从床上坐起来的同时,大手握着高筱潇的髋骨往旁边一翻,果然,粉色小碎花的睡裤后面,臀部位置有一小团红色的血渍。

  “*!”韩禛忍不住爆出粗口。

  高筱潇一脸的难堪加羞耻,赶紧转过来重新躺下,眼睛……就没注意瞄到了他下面。

  呃,她立刻脸红心跳的又别开眼去。

  韩禛看着她脸颊红艳,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夸张的反应,伸手烦躁的爬了爬头发。

  “是不是很疼?”

  高筱潇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在问。

  她转过头看他,发现他头发不知什么时候被全弄上去了,露出饱满有型的额头,然后她就发现,他的额头竟然也有一个美人尖,和小白的一模一样。

  真不愧是父子……

  “问你话呢,疼傻了啊?”韩禛伸手在她的小脸上贴了贴,烫的不行。

  高筱潇只好点头,“很疼。你先出去吧。”

  “干嘛啊?”韩禛语气冲的不行。

  没什么比戛然而止的*更让男人憋屈的了!

  “……”高筱潇纠结的开口,“我,我要换裤子啊。”

  韩禛叹了口气,低咳了一声,捞过一旁的裤子穿在身上。

  “卫生巾放在哪儿?”

  “啊?”

  “你不是疼吗?疼就别动,我帮你拿。”韩禛理所当然的说着。

  高筱潇只好伸手指了指柜子,“里面第一个抽屉,应该有备用的,你帮我拿一下吧。”

  韩禛点头,下床走了下去。

  他微微低头打开抽屉,裸露的上身肌肉紧实,腰身紧窄,裤子松垮垮的随意套在身上,露出小半截挺翘结实的臀部……

  高筱潇立刻别开眼去,想道刚才两人还在这床上纠缠,忍不住一阵口干舌燥。

  “只有一个了。”韩禛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

  高筱潇回过头,就看到他手里拿着一个卫生巾外加……一条女士三角内裤。

  “……”高筱潇也顾不得害羞了,一把抓过他手里的东西,摸着肚子就想要起来。

  “让你别动!”韩禛不悦的按住了她的胳膊,见她一脸的欲言又止,干脆一手搂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圈着她的膝盖弯,轻松的将她抱了起来,“是不是要去上厕所?我抱你过去。”

  高筱潇:“……好。”

  高小白正坐在饭桌前吃早餐,听到声音后抬起头,虽然没说话,但是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得高筱潇一阵阵心虚。

  “呃,小白……”刚要解释,韩禛直接一脚踢开卫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高小白眨了眨眼,端起一旁的牛奶淡定的喝了一口……

  韩禛很快出来,一句话不说的又回了卧室。

  不一会儿,他穿戴齐整的出来,“小白,我出去买点儿东西很快回来。”

  高小白“好”字还没出口,就见他一阵风似的拉开门走了。

  ……

  高筱潇在马桶上蹲了一会儿,等身体稍微舒服了一些,换了条内裤,才慢吞吞又走了出来。

  回到屋里,她也顾不上床单脏不脏了,直接和衣就躺了下去。

  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喝了点酒,这会儿经痛越来越严重,整个人都蜷缩着躺在那儿,还是控制不了腹部那股一阵阵痉挛性的疼痛。

  昏昏沉沉之中,感觉又被人给抱了起来,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声细语的说道:“媳妇儿,喝完红糖水再睡,乖。”

  然后,有杯子递到她的嘴边。

  高筱潇半睁着眼,就着他的手喝了好几口,又软软的躺了回去。

  然后,又有个热乎乎的东西被放在了她的肚子上,韩禛用被子牢牢的裹住她,低声说道:“媳妇儿,我先送儿子去上学,待会儿回来陪你。”

  高筱潇点了点头,脸上被他亲了一下,脚步声慢慢离开,耳边这才终于清净了……

  楼下,高小白四肢并用的爬上了副驾驶座。

  系好安全带后,高小白发出了自己的疑问:“爸爸,妈咪怎么了?”

  韩禛扯了扯唇角,将车发动,“你妈咪低潮期来了。”

  “哦。”高小白了然的点了点小脑袋。

  父子之间的默契不言而喻……

  这是韩禛第一次送儿子上学。

  到了学校门口,停好车,推门下来,学不远处一个妈妈那样地半蹲着身子,帮小家伙整了整制服。

  高小白微微弯着小嘴,任由爸爸帮他整理着。

  “高小白!高小白……”旁边有个小胖子抱着个小足球冲了过来,看到韩禛还好奇的眨了眨眼。

  “你好小朋友,我是小白的爸爸。”韩禛主动对他友好的打招呼。

  周博凯立马冲他笑的眯起了眼:“高叔叔好。”

  韩禛原本俊逸灿烂的笑容瞬间冻结在了脸上,阴沉着脸不悦的说道:“你叫我什么?”

  周博凯吓得眼泪快出来了,这什么大人啊,前一秒笑的那么夸张,这一秒就要杀人了,不带这么吓小孩子啊喂!

  高小白同情的看了一眼浑身发抖的周博凯,拍了拍韩禛的肩膀说道:“爸爸,我进去上课了哦。”

  周博凯立马点头,跟着高小白就快速往校园里逃去。

  韩禛微眯着双眼站了起来,双手插进裤兜,薄唇抿了又抿。

  看来,应该赶紧让儿子认祖归宗了,不但要改姓,这名字也得改,怎么说也是韩家的长孙,怎么能叫“小白”这么随意的名字做大名呢?

  “韩叔叔!”

  “韩叔叔!”

  两声小孩子稚嫩的喊声让他回神,韩禛挑眉,转身一看,原来是景家的那一对龙凤胎兄妹。

  两个小家伙穿着幼儿园的制服,蹦蹦跳跳的朝他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笑眼弯弯的年轻女人。

  “韩叔叔,你来这里做什么呀?”五岁的景安玖歪着小脑袋,漂亮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

  韩禛摸了摸她柔软的黑发,声音温柔的说道:“叔叔来找你们玩啊。”

  景彦希立刻伸出小肉手:“找我玩儿要带红包的。”

  韩禛:“……”

  真是个小财迷,跟你爸一个德行!韩禛内心不满的吐槽道。

  “彦彦,不可以这样。”身后,温柔的女声立刻传了过来。

  “大嫂。”韩禛笑着对她打招呼,“怎么今天大哥没有帮忙送孩子吗?”

  苏若晚摇了摇头,“他这两天出差,所以都是我来接送的。”

  “这样。”韩禛点头。

  自从大哥景慕琛结了婚后,立马成为国民二十四孝好丈夫外加好爸爸,每天下班了就回家陪老婆孩子,不仅很少出去应酬,连兄弟之间的私下聚会也很少参加。

  原先韩禛还觉得这样很不可思议,私下里没少跟那帮兄弟们一起吐槽,可是最近,他却越来越觉得很能理解,尤其是刚才送小白来上学,看着小家伙背着书包走进幼儿园,那挺拔笔直的小背影,立刻就让他有了一种人父的骄傲和感动。

  “你呢,怎么一大早站在这儿?”苏若晚好奇的看着他。

  韩禛挑了挑眉,说道:“刚巧路过而已。”

  暂时并不打算说出实话,因为,他更喜欢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感觉。

  苏若晚看着他脸上讳莫如深的笑容,只好点了点头……

  “兴趣班下周就要开始咯,选了小提琴的小朋友们记得要准备好你们的琴,都听到了没有?”第一节课下课前,小蓝老师站在讲台上说道。

  “听到了。”

  等小蓝老师离开后,班里的同学立刻三三两两地跑出去玩了。

  生活老师的声音从后门传了进来,“高小白,高小白同学,你的外婆来找你。”

  高小白转头,看到高贞宁正一脸笑容的站在生活老师旁边,见到他后还不停地挥手示意着。

  他皱了皱小眉头,还是起身走了过去。

  “小白,好久没见到外婆了,想不想外婆啊?”高贞宁弯腰,笑眯眯的打招呼道。

  在高贞宁和生活老师的慈爱笑容下,高小白面无表情的说了两个字:“不想。”

  “……”高贞宁嘴角抽了抽,这个熊孩子,真是……每次见面都不给自己留面子。

  生活老师看她一脸的尴尬,立刻开口说道,“那……你们先聊,我先回办公室了。”

  “好,谢谢你啊老师。”

  待生活老师离开后,高贞宁看了看周围吵吵闹闹的小孩子,说道,“小白,外婆有点儿事情想要跟你说,我们换个地方聊天好不好?”

  高小白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满是严肃:“就在这里说吧,待会儿我还要上课呢。”

  “可是……”高贞宁皱着眉,“我要说的是你妈妈的事情,这里……万一被别人听到了多不好啊,是吧?”

  高小白盯着她看了很久,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清澈见底,明明是个才五岁的小孩子,高贞宁却有些心虚的不敢直视了。

  “好吧。”高小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高小白带她来到教室后面的小花园,谁知刚拐弯就看到有一个小女孩儿坐在那,手上还抱着本故事书在看。

  也许是听到动静了,景安玖抬头看向了两人。

  “小白,这里还有外人,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高贞宁开口说道。

  “她不是外人。”高小白毫不迟疑的走过去坐下,“就在这里说吧。”

  景安玖看了一眼高小白,又看了一眼高贞宁,原来是高小白的奶奶吗?

  她眨了眨眼,立刻甜甜的喊了一声:“奶奶好!”

  高贞宁脸一僵,奶奶?她今年才四十六岁!

  刚想要发脾气,高小白挑起一道小眉毛,小脸上带了点不耐烦的说道:“我马上要上课了。”

  高贞宁:“……”

  她狠狠的白了景安玖一眼,只好抬脚走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被高贞宁给吓到了,景安玖捂着小嘴小声地说道,“高小白,我先回去了。”

  “嗯。”高小白点了点头,看着她一路小跑的逃走了。

  高贞宁见“外人”终于走了,开心的走到高小白身边坐下。

  “小白。”她酝酿着开口说道,“外婆问你啊,你们现在新家住在哪个小区,你知道吗?”

  高小白耸了耸肩:“我不知道。”

  “这样啊。”看着高小白天真的小脸,高贞宁毫不迟疑的就相信了。

  小孩子嘛,毕竟不怎么识字,也不认识路的。

  想了想,她只好换了个问题,“小白,你知道昨天是你妈妈的生日吗?”

  高小白不动声色的点头,“我知道啊。”

  高贞宁立刻开心的笑了,“我定了一个很大的生日蛋糕,本来是想送给你妈妈的,但是昨天因为有点事情没能去你们家,现在蛋糕就在车上,你跟我一起回去,我们把生日蛋糕送到你家里好不好?这样,你妈妈一下班就可以吃到蛋糕了。”

  高小白掀了掀眼皮看她,“生日都过完了,还要生日蛋糕做什么?”

  高贞宁:“……”

  “而且妈咪教过我,不能随随便便逃学。”高小白又补了一句。

  这熊孩子,真是刀枪不入。

  高贞宁无奈,只好拿起手机悄悄发了个短消息出去……

  高筱潇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小腹的疼痛终于缓解了。

  小腹上还有一只不属于她的男人的手,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还有那股似有若无烟草的味道,伴随着男人清冽的气息,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里面。

  “醒了?”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肚子还疼不疼了?”

  说着,那只大手又在她小腹上慢慢揉捏了起来。

  高筱潇脸有些红,抿了抿唇小声问道:“你没有去公司吗?”

  “照顾媳妇儿,去什么公司。”韩禛说着,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高筱潇觉得现在的韩禛特别温柔,这也是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她在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身边陪伴着自己的不是年幼的儿子,而是一个……成年男人。

  韩禛看着她微微泛红的小脸,因为刚睡醒,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显得比平日里多了一份迷离,睫毛又浓又翘,像是两排小扇子,一闪一闪的在她的脸上留下两道阴影,挺翘秀气的小鼻子下,嘴唇略显苍白,好像在邀请他品尝和滋润一番似的。

  心里这样想着,韩禛就直接将头低了下去。

  “唔……”高筱潇还没来得及说话,嘴唇就被他给堵上了。

  四片唇紧紧的贴在一起,滚烫的温度瞬间随着滑腻侵袭进入她的口腔,刚刚挣扎了下,手就被韩禛抓住,十指纠缠的压在了床褥上。

  房间里窗帘拉的严严实实,外面的光透不进来,只有床头柜上那一盏昏黄的台灯开着,柔柔的光晕,急促的呼吸,衬得房间里瞬间弥漫出了一股类似暧昧的氛围。

  高筱潇闭着眼睛,不知不觉就沉醉在了他高超的吻技之下,身体慢慢的瘫软了下来。

  韩禛紧紧的搂着怀里柔顺乖巧的小女人,薄唇沿着她的唇角往下,一路划过脸颊,脖子,然后埋进了她馨香的脖颈间,一只手也松开了她的手,直接从睡衣下摆伸了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了起来。

  高筱潇睁开眼睛,伸手将他的手拉了出来,推了推他说道,“我的电话响了。”

  “别接了。”韩禛却执意的压在她身上,薄唇一下一下的啄着她细嫩的颈间,声音低哑的说道,“我们继续。”

  高筱潇翻了个白眼,就算不接电话也继续不了好吗?

  她伸手把他的脸抬了起来,刚刚翻起身子想要去拿手机,整个人又被他抱着压了回去。

  因为动作牵扯的有些大,下面一阵汹涌的潮水猛然袭来……

  高筱潇脸上爆红,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他的手臂上,喊道:“别闹了,我要接电话!”

  韩禛只好伸手拿过手机,递给她的时候还神情不满,双眼更是耐人寻味的盯着她不放。

  “接完了继续?”他挑眉说道。

  “好。”高筱潇随口答应,立马就将手机从他的手上抢了回来。

  反正,她今天身体不适,到时候能继续才怪!

  一看来电显示,是幼儿园小蓝老师的电话。

  高筱潇心里一惊,赶紧接起放到了耳边:“喂,小蓝老师。”

  “是叶小姐吗?”

  “我是。”高筱潇心里隐约有些不安,“小蓝老师,是不是小白在学校里闯祸了呀?”

  小蓝老师似乎愣了一下,“叶小姐,高小白不在你身边是吗?”

  “不在啊,我一直在家里。”

  “是这样,高小白第二节课一直没有出现,我们找遍幼儿园了也没有看到他,所以我就打电话给你了。”

  “什么?”高筱潇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

  ------题外话------

  好肉多磨~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76小白曰:她不是外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