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白曰: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挂断电话后,韩禛开车载着高筱潇迅速往幼儿园赶去。

  一路上,高筱潇都在拨打高小白的手机,只是始终都没有人接。

  原本有些缓和下来的腹痛,因为紧张又开始隐隐作痛了起来。

  等到了幼儿园后,车刚停下,高筱潇就立刻推开车门跳了下去,匆匆地往校园里跑去。

  这女人……

  韩禛皱了皱眉,看在她是担心儿子安危的份上,只好停好车,也快速追了过去……

  因为高小白平日里表现乖巧,又是班上的小班长,突然消失了没有来上课,而书包什么的却还留在课桌上……在教室里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有几个小朋友正在跟小蓝老师汇报情况,等高筱潇赶到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小女孩在奶声奶气的说道,“小蓝老师,都是我不好,如果我当时没有离开就好了,高小白就不会被坏人给抓走了,都是我的错……”

  说到最后,可能是因为太自责了,小女孩“哇”地一声就仰头大哭了起来。

  小蓝老师立刻安慰她说道:“景安玖,你不要难过哦,高小白啊他只是和外婆出去玩了,马上就会回来上课的,不是被坏人抓走的哈。”

  为了避免引起孩子们不安的情绪,她也只能这么说谎了,毕竟,这三番五次幼儿园的孩子无故闹失踪,也关系到学校的荣誉啊。

  谁知,景安玖摇了摇头,小手抹着眼泪,抽抽噎噎的继续说道:“老师你不要骗我了,我以前也被坏人抓走过,就在学校的门口呜呜呜,后来是我爸爸把我救出来的……呜呜呜你们大人,都喜欢骗小孩子的。”

  小蓝老师:“呃……”

  高筱潇听到重点,直接从门外跑了过去:“小蓝老师,你刚才说……小白跟外婆出去玩了?”

  一旁的生活老师见状赶紧开口:“你就是高小白的妈妈是吧?是这样的,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有一个自称是高小白外婆的女人来找他,还是我带她过来的,当时我看两人的确认识,还说了几句话呢我才离开的。”

  “她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高筱潇赶紧抓着生活老师的手追问。

  难道是高贞宁?不对啊,她一向巴不得所有人都不知道她还有个女儿和外孙存在,为什么今天会突然来找小白呢?

  生活老师皱着眉回想道:“她长得挺漂亮的,穿的也很贵气,加上她又知道老师的电话号码,不像是坏人啊,所以我就没有多想,真是对不起啊小白妈妈……”

  高筱潇顾不上她,立刻从包里拿出了手机,这一刻,她无比庆幸之前并没有删掉高贞宁的号码。

  “韩叔叔。”抽抽噎噎的小丫头突然对着门口喊了一声。

  韩禛走进教室,就听到高筱潇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小白是不是跟你在一起?你把他带去哪儿了?!”

  高筱潇的声音有些颤抖,虽然知道高贞宁应该不至于会对小白做出什么伤害,但还是免不了心头的担心和害怕。

  小白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软肋和死穴,她最害怕的就是他有什么意外和不测!

  “您好,这里是龚杨路公安局,请问您是高贞宁和顾以城的什么人?”听筒里,传来一道严肃而又公式化的男声。

  “……啊?”高筱潇顿时傻眼了……

  与此同时,顾家大宅。

  顾老爷子正在书房里提写着毛笔字。

  每当心烦气躁,坐立难安的时候,写书法,是能让他平心静气的唯一方法。

  桌上的电话终于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脸上微微泛起了笑容。

  他将毛笔放下,拿起听筒沉声问道:“以城,事情都办得怎么样了?”

  “顾老先生您好,我是顾先生聘请的律师周立才。可能得麻烦您现在来龚杨路的公安局一趟,顾先生和顾太太因为涉嫌绑架小孩子,需要做个临时的保释。”

  “什么?!”顾老爷子一惊。

  他扔下电话,紧皱着眉头就快步走了出去……

  龚杨路,公安局里。

  高小白乖乖地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一份热腾腾的鸡腿便当,旁边还放着一颗苹果,和一瓶酸奶。

  “小朋友,肚子饿不饿呀,这都中午了,先吃点儿东西吧,刚才啊警察叔叔已经接到你妈妈的电话了,她马上就会赶过来接你了哦。”一个女警察见高小白不吃饭,以为他还在担心和害怕,便轻声细语的说道。

  高小白抿了抿小嘴,没精打采的说了几个字:“我吃不下。”

  “可怜的孩子,一定是被吓坏了吧?”女警察叹了口气。

  才五岁的小男孩,长得还这么漂亮,怪不得刚才那对老夫妻想要绑走他呢。

  高小白看着她,安静的眨了眨眼。

  “小白,小白,小白……”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从外头冲了进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高小白立刻滑下沙发跑了过去,两只小胳膊抱住了高筱潇的腿弯,抬头看着她喊道:“妈咪,你放心,我在这儿呢。”

  “小白,你有没有事啊?吓死我了。”高筱潇直接蹲下身子搂住了他。

  高小白摇了摇头,说道:“为什么刚才我让警察叔叔打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因为我在忙着给你打电话啊。”高筱潇将儿子上下都检查了一番,确定小白哪里都没有受伤,一颗心总算落了地。

  “你就是高小白小朋友的妈妈对吧?”一旁的女警察开口问道。

  高筱潇立刻转过头道谢:“我是。谢谢你们救了我的儿子,谢谢,谢谢。”

  “你们为人父母的,以后可一定要注意孩子的安全啊。现在社会上人贩子特别的猖獗,尤其是看到漂亮的小孩子,各种坑蒙拐骗手段都使得出来,有些人更是穿的人模人样的,突然大街上抱着个孩子走了谁都不会怀疑。”女警察说完,摇了摇头又说道,“不过还好你儿子聪明,把那两个不法分子引到了肯德基店里面,那么多人拦着,坏人跑都跑不了呵呵。不过那两人到现在还死不承认呢,真是不知悔改。”

  “那两个人现在在哪里?”身后,韩禛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皱着眉头问道。

  “哦,那两人现在暂时被收押了,不过……好像也已经找好人保释了,应该马上就过来了。”女警察说道。

  韩禛点了点头,走过去从高筱潇怀里接过儿子,低声问道,“小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小白眨了眨眼,便说道:“外婆想要带我跟她回家去。”

  “就这样?”高筱潇讶异的看着他。

  “外婆以前一年都不来看我一次,现在却让我跟她回家去住。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妈咪,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高小白眯了眯眼,有点儿嫌弃的看着高筱潇说道。

  “呃……”高筱潇有点无语。

  儿子,你才五岁啊,还是个小孩子啊,要不要就这么……腹黑加有仇必报啊?

  虽然她也觉得高贞宁和顾家最近有点儿莫名其妙的,先是打电话让她回家住,这会儿又偷偷去找小白。

  但是,就这么把他们给弄进警察局,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如果他们真的没有犯错,警察叔叔和阿姨会放过他们的。”也许是看到高筱潇有点不悦,高小白又补了一句。

  “说得好,儿子。”韩禛立马一脸赞赏的夸着高小白,“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无。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爸爸和妈妈,其他人都是不能百分之百相信的,知道了吗?”

  “我知道的,爸爸。”高小白笑眯了眼。

  高筱潇:“……”

  这父子俩……。

  不一会儿,一辆轿车停在警局门口,顾老爷子匆匆来到公安局,帮顾以城和高贞宁做保释。

  韩禛和高筱潇并没有离开,因为他们也想知道,究竟为什么高贞宁和顾以城想要偷偷把小白带回家呢?

  “哎呀,阿禛原来你也在啊,真是不好意思,误会,纯粹是误会。”顾老爷子带着顾以城和高贞宁出来,一看到韩禛,上来就是一脸抱歉的说道。

  他本以为只有叶潇在这儿,还想着借此机会刚好找她谈谈。

  没想到韩禛竟然也来了,这么说……叶潇和他的关系进展的不错,只要能让韩禛知道叶潇是他的孙女儿,那么顾氏和韩太的生意应该就可以继续合作下去。

  顾以城和高贞宁则是一头的灰头土脸,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过了大半辈子,这么大岁数的人了,竟然会被一个刚刚五岁大的孩子给骗了,说是想吃完肯德基再跟他们回去,结果……最后被弄进警察局来了,这要是传出去了岂不是会被人给笑死,真是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误会?”韩禛挑了挑眉,略带讥讽的表情像是听到了一个极大的笑话。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高贞宁和顾以城,说道,“那我倒要听听,究竟为什么你们两个大人想要绑架一个小孩子呢?”

  “没有,不是绑架,不是绑架,我只是……”高贞宁刚开口,顾老爷子拐杖一伸,阻止了她。

  他笑了笑,一脸感怀的说道:“阿禛你有所不知啊,其实叶潇她是贞宁的亲生女儿,也就是我的孙女儿,小白就是我的外曾孙。我老人家一把年纪了,所以就想要看看外曾孙,我儿子和媳妇为表他们的孝心,就瞒着我去幼儿园想要把小白接回来让我看看。可能小孩子以前没见过以城这个外公,所以就以为他是坏人吧,现在好了,一切都是误会,误会解除就好了嘛呵呵。”

  韩禛挑了挑眉,看向顾以城的目光充满了嘲讽和轻视,“小白今年都五岁了,到现在还没有见过外公,这有点儿说不通吧,顾伯父?”

  顾以城皱着眉,他这几年的确是从来都没有去见过小白,但是这也不能现在就承认不是。

  顾老爷子自然也是这个想法,他眼神闪烁的看了看站在高筱潇身前一脸天真可爱的高小白,立马就转换语气的说道,“其实是见过的,就是小孩子的记忆力不太好,可能记不太清楚了,是不是啊,小白?”

  谁知……

  “爸爸,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外公。”高小白的声音立刻奶声奶气的响起。

  “……”

  瞬间打脸,众人的脸色也都有些僵硬了。

  顾老爷子尴尬的低咳了几声,不悦的皱起眉头,眯着双眼,摆出长辈的严肃模样看着高小白说道,“小白,以前你明明见过外公的啊,怎么能忘记了呢?外公和外婆,经常去家里看你和妈妈的啊。”

  “是啊是啊。”一旁的顾以城也只好厚着脸皮扯谎,为了逼真,他还有些佯装不悦的看着高小白说道,“小白,小孩子是不能撒谎的哦,撒谎会长长鼻子的哦,外公以前明明还给你送过生日礼物,你都忘记了吗?”

  高小白一脸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三个大人,从他记事以来,就只见过外婆几次,其他人根本就没有见过好吗?

  他可是过目不忘,记忆力超强的天才儿童,只是这几个大人却把自己当成什么都不懂的三岁小孩子了,真是幼稚!

  “我儿子没有撒谎。”高筱潇淡淡的开口,“这五年里,他身边只有我这个妈妈在照顾他,没有外婆,更没有所谓的外公,而且他的记忆力很好,只要见过的人绝对不可能忘记。”

  “潇潇,你这说的什么话啊。”高贞宁再也忍不住了,她看着高筱潇,一脸愤愤不平的说道,“小白怎么说都是我的亲外孙儿啊,你不能让小白不认我这个外婆是吧?”

  “外婆?请问你有尽过一天外婆的责任吗?”高筱潇皱眉看着高贞宁,“我不管你今天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想要把小白带回家,我现在要明确跟你说的是:小白是我的孩子,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三年前,我就已经跟你断绝了母女关系,我希望你能记住这一点。”

  高贞宁的脸色立马变得惨白一片,承受着顾老爷子和顾以城不满的眼神,她只好硬着头皮语气愤怒的说道:“潇潇,我可是你的妈妈,就算你再怎么恨我当年没有帮你和向北在一起,但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是剪不掉的,你不能对我这么冷血无情吧,人在做天在看,做女儿的怎么能这么对自己的母亲!”

  高筱潇紧紧的攥着手掌心,想要克制,却又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半天后,她才冷冷的说道,“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总之现在,小白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跟顾家,更是没有一丁一点的关系!请你,还有你们,以后都不要再来找他,也不要试图偷偷把他给骗走,否则,不要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顾老爷子没想到叶潇这么不给面子,他一张老脸紧绷,鉴于有韩禛在场,却也只好压抑怒气,退后一步地说道:“叶潇,我知道,你可能还在怪我们当年没有管你。但是不管怎么说,贞宁她是你的母亲,以城是你的父亲,就算你不想承认,你还是我顾某人的孙女,我想要看看外曾孙,难道……我还没有这个权利了是不是?”

  “孙女?外曾孙?”高筱潇忍不住笑了,“顾老先生,你说的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孙女和外曾孙是吗?”

  顾老爷子气的面色铁青,将拐杖往地上狠狠一杵,道:“就算是没有血缘关系,既然贞宁嫁入了我们顾家,她的女儿,就是我们顾家的人!既然如此,我就有这个权利和义务去照顾你们娘儿俩,你不仁,我不能无义,这事儿就算是闹上了法庭,也是说得过去的。”

  高贞宁见老爷子动怒了,赶紧也开口帮腔道:“是啊叶潇,你看你,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在外面带着孩子多不容易,其实妈一直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想要接你们回来。现在,既然老爷子也想要照顾你们了,你们应该感到开心才对呀,多一个亲戚,多一份帮助嘛,以后你们的日子也好过一些,对小白的成长也更好,你说对不对呀。”

  意思就是,我们屈尊降贵的要来照顾你们,你们应该感恩戴德,感激涕零才是。

  高筱潇被他们厚脸皮的话气的浑身发抖,如果这些话在五年前听到的话,说不定她还会感动,甚至还会去考虑接受。

  可是现在,经过五年时间的人情冷暖,她早就看透了他们顾家的人性。

  试问一个在她最无助,最痛苦的时候,却把她撵出家门的老人,怎么可能对她抱有亲人的态度?

  一个在她难产,大出血的时候,却完全不露面,对她不理不睬的女人,怎么可能是想要照顾她,对她心怀愧疚?

  她也不禁要怀疑,究竟为什么,时隔五年了,偏偏是现在突然来找说要照顾她们母子呢?

  高贞宁见高筱潇不说话,以为她被说动了,便又笑着,对一旁始终没说话的韩禛说道:“韩少,你也听到了,其实老爷子真的只是好心,想要照顾我女儿和外孙儿的。”

  “是吗?”韩禛微微的勾起唇角,眼神犀利的扫了一眼顾老爷子。

  听了这么多,他总算是明白大概的意思了,原来是时隔五年,想要重新认回在外漂泊的孙女,而且,还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他笑了一声,突然伸手揽住了高筱潇的肩膀。

  众人的目光瞬间全都聚集在了他的脸上。

  韩禛微微抬起下颚,看着眼前一众或讶异,或期待,或紧张的脸,一字一顿的就说道:“奇怪了,我韩禛的女人和孩子,需要你们这些个‘外人’来照顾吗?”

  一句‘外人’,让所有人的脸上表情瞬间又都变了。

  高贞宁惨白着脸,顾以城有些难堪,顾老爷子则是整个黑了脸,还不待他们再开口,韩禛又不屑的冷嗤说道:“还是你们觉着,我韩禛是年纪大了,还是身体不好了,连自己的老婆和孩子都照顾不了,恩?”

  顾老爷子一张老脸突然又变得涨红。

  不能怪他多想,只是韩禛这些话,包括那一声冷笑,现场又只有他的年纪最大,于是他便觉着像是在讽刺他人老体弱似的……

  高贞宁则抓住了韩禛话里的重点,她有点诧异的开口问道,“老婆孩子?你们,你们打算结婚了是吗?”

  “打算结婚?”韩禛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就低下头,一脸温柔宠溺的看着高筱潇说道,“媳妇儿,告诉他们,我们是什么时候结的婚。”

  高筱潇看着眼前高大挺拔的男人,一时也不知道是被感动还是太惊吓了,半天竟然都没能说出话来。

  韩禛看着高筱潇愣愣的眼神,手在她瘦削的肩膀上温柔的捏了捏,再看向众人的眼神便显的更加倨傲和冷嘲。

  “既然我媳妇儿害羞,那就由我来说吧。”他挑了挑眉,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高筱潇:“……”

  “我和潇潇其实五年前就在一起了,小白,也就是我的亲生儿子。”他不紧不慢的抛出这一颗响雷。

  “什么?!”顾老爷子一惊,拐杖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高贞宁也是瞬间目瞪口呆,这么说,她猜对了,五年前的那个男人……真的是韩禛!

  只是,还没怎么想明白呢,韩禛又开口说道:“我这人,其实特别好说话。以前的事情,既然我媳妇儿说算了,那也就算了,我听我媳妇儿的。只是现在,二位涉嫌绑架我的儿子,你们说,这个到底应该怎么办吧?”

  高贞宁一听这话,顿时又是心头一惊,她伸手拉住顾以城的胳膊,眼神中充满了紧张和不安。

  她刚刚才从里面被保释出来,虽然只待了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但是她真的是受够了那种被关押的感觉了,暗无天日,没有自由,她过了几十年养尊处优的生活,怎么可能受的了那种牢狱之灾呢。

  顾以城皱着眉,安抚的拍了拍妻子的手,说道,“韩少,你误会了,我们没有要绑架小白,我们只是想带他回家玩玩,”

  “回家玩玩?”韩禛看着顾以城,脸上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有什么情绪,却足以让他紧张忐忑。

  “我儿子在学校玩的好好地,你们突然偷偷把他带出来,还搞进了公安局,他才五岁,他还是个孩子啊,万一这心里留下了什么不好的阴影,影响了他以后的身心健康,你们俩……负担得起吗?”

  众人:“……”

  “我这儿还有学校的监控录像,而且老师也说了,我儿子失踪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人在场,可见是你们故意把他带去了无人地方好下手的。我儿子可是班里的小班长,他虽然才五岁,但也知道去哪儿都要跟老师报备的道理,这突然什么都没说的就走了,说不是你们强行带走我儿子的,这话说出来,顾老爷子,你能信么?”韩禛又慢条斯理的说道。

  “这……”顾老爷子半天都说不出句话来。

  好话,坏话都让韩禛给说完了,他还真是有点百口莫辩,只好不满的瞪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儿子和媳妇,整个人都被气得七窍冒烟了。

  从头至尾,高筱潇没说话,始终神色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韩禛低头看了一眼始终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儿子,弯腰一把抱起了他,说道,“行了,我儿子年纪还小,公安局这种地方,还是不宜久留。家里的老人知道小白被绑架了都很担心,所以,我们一家人就先走了,至于你们,赶紧找个好律师吧。”

  说完,大手牵住高筱潇,抬脚就朝外面走去。

  看着眼前潇洒离去的一家三口,顾老爷子捂着心口,气的差点儿没晕过去。

  “爸,现在该怎么办啊?不会……真的让我们坐牢吧?”顾以城愁眉苦脸的问道,一旁的高贞宁也是吓得一脸惨白。

  “瞧瞧你们这点儿出息!”顾老爷子狠狠的抓起地上的拐杖,“走,回家!”

  “爸?就这么走了?”顾以城一脸的不解。

  “不走,还要留在这儿吃牢饭吗?”顾老爷子气哄哄的蹬着儿子,见他还是一脸紧张,只好缓了缓语气开口说道,“阿禛刚才不过就是气头上说说罢了。既然叶潇已经跟他结婚了,再怎么说,贞宁算是他的丈母娘,你还算是他的半个岳父,不看僧面看佛面,你真以为他会下得了手?”

  顾以城虚惊一场,只好讪讪的点头……

  公安局外面。

  韩禛带着高筱潇和小白走到车旁,看了一眼时间,说道,“要不要先去吃饭?”

  “我不饿。”高筱潇从他怀里抱过高小白,直接坐进了车里。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韩禛低头看她,微微敛着眉问道。

  高筱潇摇摇头,她把儿子抱在怀里,心里还有些后怕的说道,“小白,以后不管去哪里,都记得要把手机带上,知道吗?”

  “知道了,妈咪。”高小白小手拍了拍高筱潇的肩膀,反倒像是个小大人似的安慰着她,“你放心吧,我这么聪明,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你聪明,但是你还小啊,万一遇到真的人贩子了……”高筱潇摸着儿子的小脑袋,心有余悸的叹了口气。

  高小白眨了眨眼,只好抱住高筱潇说道,“妈咪,我错了,下次我一定会记住带上手机的,下不为例哦。”

  “恩,这样才乖。”高筱潇低头蹭了蹭他的额头,这才安心了。

  韩禛有些不悦的看着浑然一个世界的母子俩,他怎么感觉自己被摒除在外了似的呢。

  还好儿子贴心。

  高小白看到一脸“失落”的韩禛,眨了眨眼就说道:“爸爸,我肚子饿了,你能带我和妈咪去吃饭吗?”

  高筱潇一听儿子饿了,立马说道,“对哦,现在都中午了,小白想吃什么?”

  “唔。”高小白皱着眉头认真的想了一会儿,“幼儿园门口那家的肯德基。”。

  韩禛很少吃肯德基这类东西。

  当他端着一大盘东西回来的时候,高筱潇和高小白坐在一起,正在谈论什么兴趣班的事情。

  “那是不是要去买一把小提琴啊?”高筱潇问道,神情却仿佛突然有些恍惚了起来。

  曾经,她也有过一把小提琴,只可惜,10岁那年被高贞宁给摔碎了,还撂下狠话让她永远都不要碰这种东西。

  “小白,明天刚好星期六,妈妈带你去琴行买一个好不好?”高筱潇说道。

  “好啊。”高小白点了点头,看到爸爸端着一大盘吃的过来,立马开心的拍了拍小手,就像许多其他同龄小孩子一样的反应。

  高筱潇笑了笑,看他小手捏着个大汉堡在那啃着,时不时拿出纸巾帮他擦一擦。

  好像最近,小白越来越活泼了,也越来越有小孩子该有的神情举止了。

  当然,仅限于在熟人的面前……

  “在想什么?”一道低低的男声传了过来。

  高筱潇愣了愣,抬眼看向眼前眉眼如画的男人,笑了笑道:“没什么。”

  “还在想顾家的人?”韩禛微微挑眉。

  毕竟,再怎么说,高贞宁也是她的母亲,自己刚才是不是做的有些过火了?

  高筱潇立马摇了摇头,“没有。”

  对于高贞宁,她现在唯一的感觉只剩下失望,至于顾家人,她更是一点儿都不在乎。

  韩禛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公事公办了。”

  “什么意思啊?”高筱潇愣愣的看着他,不会吧,难道他真的要……

  韩禛微勾薄唇,伸出右手横过桌面,将她的小手攥紧:“敢欺负我的女人,那就得付出应有的代价。”

  高筱潇:“……”

  他说,她是他的女人?

  韩禛起身,大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眼神深邃而又温柔,“你们先吃着,我去外面打个电话,马上回来。”

  “……恩。”高筱潇缓缓的点头,看着他挺拔修长的背影渐渐走了出去。

  他站在门口那儿,伸手掏出手机,一手插进了西装口袋里,慢条斯理的打着电话。

  “妈咪,吃蛋挞。”突然,高小白奶声奶气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高筱潇闻声回头,面前出现了一块金黄色的葡式蛋挞,高小白小手指捏着递在了她的嘴边,眼巴巴的看着她。

  高筱潇张开嘴,一口就咬了下去。

  唔,甜甜的,就好像她此刻的心情一样……

  吃完饭后,高小白表示还要回幼儿园上完下午的课。

  高筱潇看他情绪一点儿都没受绑架的影响,只好把他给送了回去。

  走进教室,一大帮小朋友立马就拥了上来,叽叽喳喳的开口说道:

  “高小白,你没事儿吧?”

  “高小白,听说你把坏人抓到警察局了?”

  “高小白,你好厉害哦。”

  “高小白……”

  一番热闹过后,高小白淡定的回到座位坐下。

  等周围所有小朋友们都离开后,景安玖才别别扭扭的走了过来,一脸自责的对他说道:“高小白,你没事儿吧,上午的时候对不起,我不应该离开的。”

  “嗯,以后记住了?”

  景安玖:“……哦。”。

  顾家大宅。

  顾向北接到顾老爷子的电话后,匆匆赶回到家里。

  客厅里,蒋梦怡一脸不耐烦的说道:“早说了叶潇那个女人有了韩禛就会作威作福了,会骑到我们顾家头上来欺负的,你们还不信,现在好了吧,偷鸡不成蚀把米,真的是……这以后啊,我看是指望不上这个‘孙女儿’咯……”

  “行了行了,你现在还说这个有什么意思?现在最关键的,是想想接下来应该怎么做。”顾老爷子颇为不耐烦的说道。

  韩禛竟然和叶潇已经在一起那么久的时间了,竟然连那个孩子都是韩禛的,还真是让他大感意外。

  虽然今天计划失败了,但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叶潇再怎么说始终还是贞宁的女儿……

  “怎么做?还能怎么做?”蒋梦怡冷笑了一声,说道,“不管怎么说,叶潇始终也是贞宁的女儿,这血缘关系是剪不掉的。贞宁啊,要不,你就继续去求求她不就好了,韩太的事业做得那么大,拨几个小项目给顾氏也无所谓的哦。”

  高贞宁的一张脸顿时变得一会儿白一会儿红。

  刚才在警局,叶潇已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自己和她在三年前就解除母女关系了,真是让她一点面子都没有。

  这会儿,她怎么还好意思……

  “爸,妈,到底是怎么回事?”顾向北一头雾水的问道。

  蒋梦怡见儿子回来了,走过来搀着他的胳膊就说道:“儿子,你还不知道吧,那个叶潇啊,她真的是五年前就跟韩禛好上了,而且她生的孩子就是他的呢。推算一下时间,应该就是在你刚离开没多久啊,她就跟韩禛发生关系了,现在,你能看清楚她的真面目了吧?”

  顾向北皱了皱眉,说道,“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你早就知道了?”蒋梦怡嘴角抽了抽,只好又开口劝道,“那既然如此,你就把她给忘了吧,就当你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人家现在是韩家的媳妇儿了……”

  顾向北刚要再开口,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佣人周婶一脸慌张的跑了进来,“老爷子,夫人,不好了,有,有警察上门来了。”

  “什么?”

  高贞宁一慌,整个人顿时跌坐在了沙发上。

  顾以城刚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从二楼下来,一听到这话也是脸色一僵。

  顾老爷子看着那几个警察就说道:“你们有什么事情?”

  “顾老先生,我们接到报案,顾以城和高贞宁涉嫌绑架5岁男孩,孩子家长以绑架罪提出诉讼,请二位跟我们去警局走一趟吧。”领头的王警官一脸严肃的说道。

  “误会,这些都是误会。”顾老爷子想要开口解释,“那个小男孩是我的外曾孙,我儿子和儿媳妇只是想要带他回来玩一会儿的,刚才我们都和阿禛说好了的……”

  “这些话,你们留在法庭上再说吧。顾老先生,我们也是秉公办事,得罪了。”

  说着,王警官一挥手,几个人上前就将顾以城和高贞宁给拷了起来。

  “带走。”王警官再一声令下,一群人浩浩荡荡就将两人给带走了。

  蒋梦怡都被吓的呆了,她愣愣的看了看门口,转过头对顾老爷子说道,“老公,你,你不是说韩禛是说着玩儿的吗?怎么……还真过来抓人了啊?”

  顾老爷子胸口气的不停上下起伏着,半天后,眼一翻,整个人突然往后倒了下去。

  “老公!”

  “爸!”

  蒋梦怡和顾向北赶紧过去接住了他。

  顾俪清这时一脸惊慌的走了进来,显然,她也看到刚才顾以城和高贞宁被抓走的情形了。

  “小叔,到底怎么回事啊?我爸他……”

  ------题外话------

  韩少:小白他还是个孩子啊……

  小一:我也还是个孩子啊,好累啊……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77小白曰: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