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潇潇曰:真的是够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俪清这时一脸惊慌的走了进来,显然,她也看到刚才顾以城和高贞宁被抓走的情形了。

  “小叔,到底怎么回事啊?我爸他……”

  顾向北顾不上她,扶着顾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吩咐佣人道:“周婶,打电话给家庭医生,让他马上过来一趟。”

  “好的,二少爷。”

  顾老爷子面如死灰的躺在那儿,缓了半天,才气若游丝的开口说道:“向北,你,你给叶潇……打一个电话,我,我要找她。”

  “老公”

  “爷爷”

  蒋梦怡和顾俪清都纷纷叫出了声,两人的脸上都分明写着不乐意。

  尤其是顾俪清,她将包扔到沙发上,忙不迭走过去问道:“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爸,还有高贞宁怎么会被警察抓走呢?你要找叶潇,难道……难道这些都是叶潇干的吗?”

  提到“叶潇”那两个字,她就忍不住一阵咬牙切齿。

  顾老爷子抬起手,抖抖索索的抓着顾向北的胳膊说道,“向北,给叶潇打电话,我要找她……说几句话”

  “好,爸,爸你别急,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顾向北无奈,只好拿出手机拨打了叶潇的手机号码。

  。

  电话打过来的时候,高筱潇刚进了卫浴室。

  韩禛看着桌上闪烁的手机,想都没想的就拿了过来,一看到上面那个一串数字的号码,他薄唇一勾,就按下了“接听”。

  “潇潇,我是向北,有空吗?我爸想要跟你说几句话。”顾向北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

  “没空。”韩禛冷冷的说完,也不等那边有什么反应,直接就按了“挂断”。

  听到厕所里传来的马桶抽水声后,他迅速又将那则通话记录给删掉了,然后把电话号码也给拉黑了。

  高筱潇拉开卫浴室的门,就看到韩禛手里正拿着自己的手机在看,她一愣,立刻走了过来,伸手就要抢,“你干嘛拿我的手机啊。”

  韩禛举高拿手机的那只手,嘴唇噙着一抹坏笑的看着她,半真半假的说道:“查岗。”

  “……”高筱潇脸一红,使劲的垫脚想要够手机,奈何一米六五的身材比他低了二十多厘米,两人身高差异太大,她根本就够不着。

  “你把手机还我”高筱潇抓着他的胳膊,气的脸越来越红,整个人都落到韩禛的怀里也不自知。

  韩禛却很享受这种被她在身上蹭着的感觉,幽深的黑眸慢慢的冒出了点火,随即那只闲着的胳膊一把圈住了她的腰,将软玉温香搂的身子搂贴在自己的身上,半轻佻,又半恐吓的说道:“瞧把你给急的,说,手机里面是不是有我不能看的东西?嗯?”

  “哪儿有啊。”高筱潇这话说得有点心虚,因为她想到了自己给他备注的名字,好像是,呃,“花心boss”。

  韩禛本来只是随口问问,结果一看高筱潇脸上那不自在的表情,双眼一眯,疑心四起,直接抬头高举着手在那儿查阅起手机信息来。

  高筱潇见他竟然真的开始逐条逐条的看信息,心里急得不行,虽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但是……这毕竟都是自己的**啊。

  韩禛翻了一阵短信息,又去翻微信,见没什么可疑的,眉头一皱,直接手动拨打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当看到“花心boss”那几个字赫然在屏幕出现的时候,他的脸瞬间由晴转阴,阴沉沉的拿眼尾斜睨着她说道:“花心boss?在你心里,就是这么看我的?”

  高筱潇的耳根子立马就烫了,直接两只手使劲的将他胳膊拉了下来,抢回手机,把还在外拨的通话按了“挂断”。

  “媳妇儿。”韩禛从身后搂着她,两手圈着她的细腰上下蹭着,整张脸都枕在她的肩上卖萌,“快把我名字的备注给改了,乖。”

  高筱潇讪讪的,因为他这么自然又亲密的姿势略感局促,“改,改成什么啊?”

  “唔。”韩禛认真的想了想,薄唇靠近她小巧的耳朵,边吹气边轻声细语的说道,“改成潇潇的boss,怎么样?”

  “……”高筱潇一阵恶寒,缩了缩脖子,支支吾吾的就说道,“不要吧,还以为玩网络游戏……要打什么boss呢。”

  怎么会有这么不解风情的女人?韩禛皱了皱眉,说道:“那就改成潇潇的阿禛。”

  高筱潇:“……”

  更肉麻

  “还不乐意?”韩禛眉头蹙的更紧,火气有点升了上来,眼睛一瞥,看到她近在咫尺那发红的耳根子,所有的不快又瞬间烟消云散。

  他无声的笑了一下,声音低沉的紧贴着她耳根又说道:“也对,哪儿那么的费事儿啊,就改成潇潇的老公好了”

  高筱潇有些扭扭捏捏的不想改,可是,他就那么在后面紧紧的粘着自己,腰上还一阵阵的使劲儿,好像不改就不放过她似的……

  高筱潇缩了缩肩膀,胳膊肘往后推了他一下,转移话题的说道:“这都下午了,你不是要去公司的吗?”

  韩禛动也不动的继续搂着她,声音低沉而又压迫:“改完备注了我再走。”

  高筱潇:“……”

  韩禛看她实在有些磨磨唧唧的,不耐烦了,干脆一只手从她手中再次夺回手机,然后就将名字改成了“潇潇的老公”。

  然后又把微信里上次他申请好友的信息也给通过了,备注名也改成了“潇潇的老公”。

  把手机还给她的时候还眯着双眼略带警告的说道,“不准改回来,听到没有”

  高筱潇老实巴交的接回手机,“……哦。”

  韩禛的手机铃声响了,他松开手去接电话的时候,高筱潇才觉得好像呼吸顺畅了一些。

  “嗯,现在路上了。”

  “……”

  “让他们再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到。”

  “……”

  挂断电话后,韩禛走到沙发旁拿起西装外套和车钥匙,刚走了一步,双眼一眯,又将外套给扔了回去。

  高筱潇也没有多想,下意识的送他走到门口,想要伸手去拉门,却发现一只大手压在门板上不让她拉开。

  不解的看向了韩禛,就见他嘴角勾着一抹笑,桃花眼含着一丝热忱的看着她说道:“你就这么让我走啊?”

  高筱潇脸上原本已经散下来的温度瞬间又升了起来,不知怎么的,看着他的眼睛和表情,瞬间就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

  她迟疑了一会儿,视线已经不自觉地飘到了他的唇上。

  薄薄的两片唇,此刻微微勾出一抹漂亮的弧度,搭配上他微微眯眼的表情,怎么看都显得有些坏坏的。

  “快点儿,公司还等着我开会呢。”韩禛见她犹豫不决的,开口催促道。

  高筱潇踮起脚尖,目标却是……

  “啵”的一下,她在他的脸颊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可以了吧?”高筱潇脸红红的看着他。

  韩禛却突然低下头,高筱潇眼睛一直,还没反应过来呢,嘴唇上已经被他的两片唇给用力的覆盖住了。

  她整个人被他压到了门板上,铺天盖地的吻汹涌而来,勾着她的舌,画着她的牙齿,不停深入,辗转的纠缠吮吸着。

  高筱潇闭上眼睛,两条胳膊软软的搭在他的肩胛骨上,薄薄的针织衫被他从下面掀了起来,里面的衣服被缓缓推高,然后他的手……

  “嗯……”高筱潇忍不住轻哼出声。

  如果不是他另一只手还托着她的身子,整个人就要瘫倒在地上了。

  韩禛一路从她的唇瓣吻过她的脸颊,脖子……轻舔着她的耳廓,声音低哑的问道,“大姨妈还要几天才能过去?”

  高筱潇忍不住颤了又颤,身体在他的抚摸下一阵阵酥软,头皮发麻,思维混乱,根本就没有听清楚他到底在说什么。

  韩禛把脸整个埋进她的肩窝,深深的吸了一口那股馨香又清甜的气息,手不舍的又揉了揉,最终还是收回来,将她的衣服都整理妥当。

  “我去公司了,你在家好好休息,晚上我去接小白放学。”说完,他一只手扭动门把,为免后悔,直接抬脚就走了出去。

  房门被关上了,高筱潇却站在那儿很久才反应过来。

  她双手捂着发烫的小脸,感觉自己的心跳声都快要溢出来了似的。

  就那么呆呆的又站了一会儿,直到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一下,她走过去拿起来一看,“潇潇的老公”发来一条微信信息。

  看到那几个亲昵的字眼,高筱潇忍不住又是一阵心慌意乱,这个备注名,无疑等于是确实了两人现在的关系。

  “媳妇儿,知道你在我手机里的备注名是什么吗?”

  她抿了抿唇,直接回复了一个问号。

  韩禛立刻嘚瑟的回复了过来:“阿禛的老婆,和潇潇的老公刚好是一对。”

  后面,还跟了一个憨憨的笑脸。

  高筱潇:“……”

  “媳妇儿,今晚我可以不用睡沙发了吧?”

  这次跟着的是一个露牙淫笑的表情。

  原本有些旖旎轻飘的情绪瞬间没了,高筱潇翻了个白眼,直接回了一条:“你好好开车,我要去睡觉了。”

  “好。”韩禛倒也没再耍贫嘴。

  高筱潇刚要放下手机,谁知他很快又来了一条,“记得要梦到老公哦。”

  后面跟了几个撅嘴亲吻的表情。

  高筱潇:“……”

  真的是够了

  。

  这一厢的顾家。

  顾向北给叶潇的电话没能打通,顾老爷子一激动,血压又蹭蹭的往上升。

  家庭医生匆匆赶来后,经过一番诊断和检查,给老爷子服了药,这才扶着回屋休息去了。

  等老爷子睡下后,一众人再次回到客厅,蒋梦怡才把在公安局的事情来龙去脉都跟顾向北和顾俪清讲了一遍。

  当然,经由她的嘴,再复述一遍,自然又是添油加醋了一番。

  “你说什么?”顾俪清瞠目结舌的站了起来,“叶潇叶潇她跟韩禛五年前就在一起了?这怎么可能啊?”

  别说叶潇没有表现出来,就连韩禛这几年也都是以单身自居啊,韩家上下,更是从来都没有对外提过他们还有个儿媳妇啊

  “这可是韩禛亲口说的,而且还承认了那个孩子也是他的呢。”蒋梦怡端起花茶喝了一口,悠哉悠哉的继续说道。

  顾以城和高贞宁被带走后,和其他人相比,她显得淡定许多,一点儿也不着急和担忧。

  “不可能叶潇那个死丫头一定是骗你们的,她那种身份怎么可能高攀得上韩家的啊?”顾俪清尖叫道,一双描绘精致的眼睛里,嫉妒的分明都要冒出火来了。

  她这阵子已经和几个青年才俊尝试着约会了几次,可是那些个男人不是古板无趣,就是轻浮随便,要嘛是一本正经,毫无情趣的工作狂,要嘛就是纨绔轻狂,腹中无货的富二代,根本没法跟韩禛那种恰到好处的雅痞气质比啊。

  一想到她最看不起的叶潇,竟然能和韩禛在一起,拥有她朝思暮想的完美男人……这让她怎么能忍?

  “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吧?”蒋梦怡想到上次在饭店里的一幕,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抹鄙夷,真没想到,原来当年强暴叶潇的那个男人竟然就是韩禛,还真是走了狗屎运。

  见顾向北和顾俪清都是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想着反正事情都在今天彻底的水落石出了,叶潇是韩家的媳妇儿,也不可能再跟自己儿子有什么瓜葛了……蒋梦怡稍一思忖,便决定将当年的事情和盘托出。

  “其实叶潇的那个孩子,是她五年前来d市的第一天夜里,在亿豪酒店被人强暴留下来的,我也是刚才听贞宁说了才知道,原来当年的那个男人刚好就是韩禛。啧啧啧,这韩家可就韩禛这么一个独苗啊,那个孩子,自然也就是韩家的重孙子咯,这种母凭子贵,嫁入豪门的事情,你就是不服也不行啊。”蒋梦怡绘声绘色的说道。

  顾俪清听罢,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错愕与惊吓。

  她早就猜到叶潇那个孩子不定是哪个野男人留下来的,却没想到的是……竟然是韩禛

  她咬着牙,指甲狠狠的戳进了手心,尽管蒋梦怡都这么说了,可她还是不服,就是不甘心。

  该死的小贱人,肯定是当时发生关系后就知道是韩禛的种了,所以才故意把孩子生下来,为的就是想要嫁入韩家

  “咯吱”……

  始终坐在那儿没发一言的顾向北却猛然起身,茶几被他撞的在地上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唉,向北,你要去哪儿啊?向北……”蒋梦怡忙不迭也站了起来,想要追过去,留给她的却只是一道背影。

  完了,向北不会……还对叶潇有感情吧?

  蒋梦怡后悔不迭,早知道,她就不把五年前的那些破事儿说出来了。

  。

  韩太集团。

  开完股东大会后,刚走出会议室,周秘书就迎上来说道:“韩少,郁律师已经来了,正在办公室等您。”

  “好。”

  推开总裁室的门,郁承衍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着苏橙给他的委托书。

  他翘着二郎腿,听到推门声后头也不抬的就说道:“这么个小案子,你确定要请我?”

  他可是d市如今最有前途的年轻律师,继承了郁家最冷静条理的思维模式,又有着最得天独厚的行业人脉,出道以来不曾有过一次败诉的经历,让他这样一个金牌大律师,接一宗五岁小孩子被绑架的案子?到底有没有搞错?

  韩禛将平板电脑放在桌上,斜斜的睨了他一眼:“小案子?”

  郁承衍这才抬头看向韩禛,一身很正式的黑色西装,白衬衫搭配蓝色领带,眉眼和郁聿庭有几分相似,却偏偏又生出几分中性,妖娆的味道。

  “这么说,这个被绑架的小孩子,真的是你的儿子?”他略带讶异的问道。

  对此问题,韩禛只是给了他冷冷的一瞥。

  “伯父伯母都知道吗?”郁承衍又问道。

  “这个案子不用去打赢。”韩禛懒得回答,直接进入正题,“就是想用你这金牌大律师的名号,让顾家着急上火一阵子,等过一阵子,你直接放弃辩护就行。”

  毕竟再怎么说,高贞宁也是潇潇儿的亲生母亲,他不可能真的就这么让她去坐牢。

  “……”郁承衍听了半天,总算是明白了,原来这是韩大少想要故意折磨人,真损。

  只是……那句“金牌大律师”怎么听着那么的嘲讽呢?

  郁承衍立马将委托书一丢,双手插进西装裤的口袋,一脸正气凛然的站了起来,说道:“我打官司可从来还没有输过,因为这么个小案子而丢了我在业内的声誉,不好意思,我可得好好考虑考虑。”

  “呵。”韩禛不屑的笑了一声,“还想不想做我的妹夫了?”

  郁承衍原本有些清高孤傲的俊脸瞬间划过了一丝不自然,低咳了一声就说道:“那都十几年前的陈年老事了,小孩子瞎胡闹着玩儿的,你能不能别再扯了?”

  “哦?瞎胡闹能兄弟之间反目成仇?”韩禛轻飘飘的来了一句。

  郁承衍:“……”

  韩禛拿出一根烟点着,放进薄唇抽了一口,又漫不经心的说道,“夏夏才刚刚失恋,急需要人的安慰。这个消息嘛,我还没有告诉你弟弟。”

  “……”

  半天后。

  “好,我接。”郁承衍干脆利落的说道。

  “ok。”韩禛挑眉,脸上的笑容可谓春风得意。

  兄弟嘛,那就是拿来出卖的。

  。

  高筱潇睡的迷迷糊糊,听到门铃声一阵阵的响着。

  起身捞过外套穿上,走去打开门一看,愣是有些呆住了。

  顾向北穿着一身笔挺修身的黑色西装,抿着薄唇,神情严肃,唯有一双眼睛,却复杂又带着一丝深沉的凝望着她。

  他怎么知道自己在家里?

  高筱潇呐呐的眨了一下眼睛,刚要开口,“你……”

  顾向北一步向前,张开双臂,就把她抱在了怀里。

  高筱潇一惊,下意识的就想要推开他,然而顾向北的双臂勒的她紧紧的,把她整个人都圈在了怀里,大手紧压着她的脊背,头低下来,在她耳边低哑的喊了一声,“潇潇。”

  他刚才在家里听到母亲的那一番话,第一反应就是想要见到她。

  从顾家出来后,开车一路上拨打她的电话号码,却始终都没有能够拨通。

  于是他直接去了外交大厦,跑到十八楼的东丽公司,却被前台告知她今天并没有来上班。

  没有犹豫的,他又开车来到新城小区,看着楼下空荡荡的车位,本来是抱着一丝侥幸的上楼按了门铃,却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就在家里。

  可能是因为刚睡醒,眼前的小女人睁着一双微微迷茫的眼睛看着自己,乌黑的头发因为睡觉显得有些蓬乱,却映衬的那张不施粉黛的小脸愈加白净和秀气,那副纯真而又无辜的模样,和五年前没有任何的不同。

  见到她的那一瞬间,顾向北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喷薄而出的情绪,好像失而复得,又好像是历经了经年世事的沧桑,最后却发现,原来她还在这儿等着他。

  高筱潇死死的皱着眉头,她拼命的用浑身力气想要挣脱开他的控制,却听到他又在耳边说道:“对不起,潇潇,当年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当年没有离开,你就不会遭遇那么可怕的事情,也不会受到那么多的伤害。对不起,潇潇,对不起,对不起……”

  一连串的“对不起”,声音沙哑,黯沉,带着一丝愧疚和心疼的不断在耳边响起。

  高筱潇停止了挣扎。

  他知道了……

  她怔怔的眨了一下眼睛,鼻头一阵阵酸涩汹涌的袭来。

  不可避免的,因为他的这些话,那些被她掩埋在记忆深处,不愿意再去想起的痛苦回忆,再一次一幕幕地重新现在了眼前。

  那一天晚上过后,她曾经多么无助的想要去找到他,可是跑到顾家,却被告知他已经出国了,还永远不会回来了;

  得知自己怀孕,想要去把孩子打掉,医生却冰冷对她说道,如果要流产,以后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怀孕,孩子和母亲都会有生命的危险;

  难产,大出血,差点死掉的时候,只有常欢颜孤零零的在手术室外面等候……

  “潇潇,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新在一起好不好?”顾向北见她柔顺的不再挣扎,立马又开口说道。

  高筱潇没有动。

  顾向北轻轻的松开手,看着高筱潇一脸迷茫,眼圈发红的样子,他心疼的不行,伸手抚了抚她有些乱的头发,捧着她小小的脸,忍不住就低头下去……

  在他嘴唇就要靠到自己的那一瞬间,高筱潇猛然回神。

  她立刻转开头,躲开了他的吻。

  “潇潇?”顾向北不解的看着她。

  高筱潇轻轻地呼出一口气,说道:“当年的事情,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但是那件事,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也没有怪过你,你不用这么自责。”

  “潇潇。”顾向北抓着她的胳膊,神色中有着紧张和心疼,“我怎么可能不自责,你……你当年是被韩禛强迫的”

  “……”高筱潇皱着眉看他,半天后才开口淡淡的说道,“都过去了。现在,我跟他……”

  看着顾向北的表情,接下来的话,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高筱潇挣脱开胳膊,回屋拿起手机。

  是韩家打过来的。

  “潇潇儿啊,是我,奶奶啊。”电话里,传来了韩老太太精神十足的声音。

  “奶奶。”高筱潇应了一声,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说话的时候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了起来。

  听到这声“奶奶”,韩老太太俨然也很开心,笑了两声后就说道,“潇潇儿,还在公司上班是吗?忙不忙啊?我打电话给你没有打扰到吧?”

  “呃。”高筱潇有些惭愧,“没有。奶奶,我今天请假了,没有去公司上班。”

  “怎么了,是有什么事情吗,还是身体不舒服啊?”韩老太太立刻在那头关心了起来。

  “没什么,早晨身体有点不舒服。”高筱潇轻描淡写的说道。

  “是阿禛没有照顾好你吗?这个臭小子,怎么也不跟我说啊。”韩老太太有些责难的说道。

  高筱潇微微蹙眉,只好不好意思的说道:“奶奶,不关阿禛的事啦,是我自己身体太弱了,不过现在都已经好了,没事情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韩老太太放下心,开始步入正题,“潇潇儿啊,今天有朋友家养的拉布拉多生了一窝的小狗,我看挺可爱的,所以就要来了一只,打算送给小白当玩伴,你看……今天晚上能带小白来家里看看吗?刚好周五,明天也不上班,一家人一起吃顿晚饭。”

  高筱潇为难,“奶奶,我……”

  “那就这么说定了啊,我先挂了。”韩老太太说完,立刻挂断了电话。

  “……”高筱潇看着手机都呆了。

  韩禛那一意孤行又有点霸道的性格,是不是就是随的韩老太太?

  。

  客厅里,顾向北自然也隐约听到了她的声音。

  “奶奶”,“阿禛”……

  再一扫客厅,瞬间视线便被沙发上那件黑色的男士西装给抓住了。

  半天后,他才艰难的将视线移开,却看到沙发旁边,又有一个大型的黑色男士行李箱。

  等高筱潇从屋里出来后,他看着眼前白皙秀美的脸庞,心中百转千回,有些干哑的开口问道:“你们俩现在住在一起了?”

  话刚出口,他又忽然自嘲的笑了一声。

  人家是夫妻,住在一起是多么天经地义的一件事情。

  刚才听她电话里那些亲昵又自然的称呼,想必,在韩家这些年的日子也过的很不错吧。

  不用再多问了,一切都已经有了答案。

  顾向北转身,没等高筱潇开口,就直接走了。

  高筱潇有些松口气的关上门。

  一回头,看到沙发上那件黑色的西装外套,她伸手拍了拍额头,一时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

  。

  韩老太太挂断电话后,立马又给韩禛打了过去。

  “阿禛哪,我刚才给潇潇儿打了电话了,她已经答应今天晚上带小白来家里吃饭了,你下班后直接去接了她和小白就行了哈。”韩老太太边说边笑,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喜悦。

  “奶奶,潇潇儿答应了?”韩禛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心中略感讶异。

  他还以为这个丫头还要再扭捏个几天呢,没想到……

  看来,自己今天表现的不错。

  “那当然啦,也不看看是谁出马”韩老太太模糊的说着,“行了,那我就先挂了,晚上你们早点过来啊,我得给夏夏也打个电话去。”

  “好。”韩禛抿了抿薄唇,将电话放下。

  。

  ------题外话------

  谁给我投了四张催更票,站出来小一保证不打你……

  四张,那可就是要更新一万二啊……

  在小一累shi之前容许我说两句话:

  第一,要支持正版订阅~

  第二,有月票记得要投~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78潇潇曰:真的是够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