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韩禛曰:从今天起开始习惯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九点钟了,我要睡觉了。”高小白把手机放到了床头柜,又把手上的小金锁,脖子上的玉石挂坠什么的都拆了下来,总算可以一身轻松的躺进被窝了。

  “妈咪,晚安。”他笑眯眯的闭上了眼睛。

  高筱潇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也笑眯眯的说道:“晚安,宝贝。”

  起身离开的时候,眼睛无意的往床头柜瞥了一眼。

  咦?

  高筱潇伸手拿过那个美羊羊图案的儿童手机,皱着眉头问道:“小白,你什么时候换的新手机啊?”

  刚才在门口看的时候没有注意,这会儿才发现,这个手机的背面图案是美羊羊,而且还俨然全新,难道……是韩禛给他新买的吗?

  高小白原本闭上的大眼睛倏地又睁开了,伸出小爪子一下子就把手机给夺了回去。

  高筱潇:“……”

  “妈咪,没有经过允许不要乱拿别人的东西”高小白义正言辞的说道。

  “哦。”高筱潇有点儿汗颜,“小白,你不是不喜欢美羊羊的吗?”

  想当初她为了怕儿子觉得她买的手机太幼稚,还特意精挑细选了奥特曼的造型,虽然后来也被鄙视了……

  高小白高冷的看了她一眼:“又不是给我用的。”

  “那是给谁用的啊?”高筱潇更好奇了。

  高小白把手机往枕头下一塞,小身子一转,傲娇的背对着她:“睡觉”

  高筱潇:“……”

  。

  离开儿童房后,隔壁韩禛的房间房门虚掩,从内透出明黄色的光。

  推门进去,见房间里并没有人,高筱潇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就像是,一根紧绷的弦,突然一下子松懈了似的。

  虽然这种想法显得有些矫情……高筱潇暗暗的鄙视了自己一把。

  走到衣柜前,打开门,里面挂着许多休闲款的居家男装,包括睡衣,内裤一应俱全,却单单没有女人的衣服。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刚刚钟瑜红好像说过衣服什么的都有准备的吧?

  高筱潇皱眉,就在这个时候,卫浴室的门突然开了,她一转头,就看到韩禛只穿着一条黑色四角内裤走了出来,手上还拿着毛巾在擦头发,明黄色的灯光下,他裸露出来的身体宛若雕塑般的健美迷人,腰身紧窄,长腿笔直,人鱼线若隐若现,比例简直好到让人喷鼻血。

  原来,不是没有人,而是……他刚才在洗澡。

  高筱潇将头转了回来,眼睛看着衣服,耳边却听到他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一股沐浴露的味道渐渐窜入呼吸,惹得她一阵口干舌燥。

  “媳妇儿,忘记跟你说了,这里你以前的衣服我都搬去别墅里了,妈可能年纪大了所以忘记了。”身后,韩禛低沉的声音淡淡的解释道。

  呵呵,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劲呢。

  如果是第一天认识韩禛,高筱潇肯定就相信了,可是现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也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他的性格,往往他越正儿八经认真解释的时候,通常都意味着欲盖弥彰。

  就在她有点儿郁闷,抿着唇不说话的时候,一只长臂从她的头顶越过,属于男人的气息将她整个人包围了起来。

  韩禛雅致修长的大手从架子上拿了一件白色衬衫,拆了衣架后递到她的眼前:“媳妇儿,今晚你就穿这个睡吧。”

  高筱潇:“……”

  见她也不伸手接,一阵低低的轻笑声在背后响起,高筱潇不用回头都知道韩禛笑的有多么得意。

  “这件衬衫是全新的,我还没有穿过。”韩禛低头看着她,漂亮的眉眼轻轻挑着,眼底满是愉悦。

  因为靠的太近,说话的时候,灼热的气息有意无意的拂过她的耳垂,惹得高筱潇又是一阵的心慌意乱。

  见高筱潇还是没什么反应,韩禛干脆开口直截了当的说道:“你怕什么?你现在的身体还不方便,就算我再想要跟你上床,也不可能在今天晚上对你做什么。”

  “……”

  高筱潇没想到他直接就把想要做那种事情的话说出了口,虽然以前也经常有意无意的透露,但是……

  她小脸爆红,一把抓过他手里的衬衫,一句话也没说的就朝卫浴室走去。

  望着高筱潇快速逃逸的背影,韩禛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俊脸上满是得逞的笑容。

  唔,连他自己都很满意自己的提前安排。

  。

  高筱潇走进卫浴室,发现盥洗台上面的柜子上,放着男人用的剃须刀,须后水,洗护用品等。

  旁边也有某个法国牌子的女士洗面乳,护肤品等,都是全新的,一看就是提前给特意准备好的。

  哼哼,高筱潇皱了皱鼻子,也懒得多想了,直接锁门,把自己清洗干净。

  换了个卫生巾,再穿上内衣裤后,才把那件白色衬衫给套了上去。

  衬衫很大,韩禛的型号,他一米八六的身材穿着正好,可在她的身上却显得很大很长,也很宽松,一直松垮垮的拖到了大腿处的位置。

  将袖子往上卷了几下,纽扣也全部都系好,镜子里一眼看去,还是觉得暧昧的很……高筱潇有点儿后悔了。

  “叩叩叩”几下,门外传来韩禛一本正经的催促声音:“媳妇儿,洗好了没有?我想用一下洗手间。”

  “好了好了。”高筱潇忙将衬衫又往下面拽了拽,走过去开门。

  韩禛还是只穿着一条内裤,就那么大喇喇的站在门口,门被打开后,他居高临下,一双炽热的眼睛毫不避讳的紧盯着只到自己肩膀处的小女人。

  难怪有人说,女人在穿男人的衬衫时最性感,尤其是……刚洗完澡的时候。

  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扎在了脑后,不施粉黛的白皙小脸上,因为刚洗完澡,泛着粉粉的红晕,黑白分明的眼睛又大又亮,带着一丝怯意和警惕的看着自己,再搭配上那件宽松的男式衬衫,眼前的高筱潇,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往下看,宽大的衬衫下摆处,露出了她俏生生的两条细又白的长腿,在灯光的投射下,泛着犹如珍珠般莹润的诱人光泽。

  韩禛的喉结忍不住快速滑动了下,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想要把她身上的这件衣服给扒掉然后抱着她狠狠地……

  高筱潇和他对视了几秒,实在有些受不了他那直勾勾的露骨目光,头皮一麻,伸手推开了他,“我要睡觉了”

  然后,快速朝着大床一路小跑过去。

  韩禛转过身,刚刚好看到她抬起一条腿爬到了床上,呃,因为太急了,那动作有点大,衬衫里面仅着内裤的小臀露了出来,那副画面……

  “……”顿了一会儿后,韩禛摸了摸发热的鼻子,硬逼着自己进入了卫浴室。

  。

  时间还早,虽然高筱潇躺在床上,也闭上了眼睛,但是却根本不可能那么快就睡着,心里头总有些紧张是消褪不去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始终都很安静,也不知道韩禛在洗手间里干嘛,那么久的时间……

  直到卫浴室里传来一阵抽水马桶的声音,高筱潇的眼皮瞬间抖的更快。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的过来,随后,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身侧的床褥突然猛地迅速下沉,高筱潇也同时迅速在被窝里换了个姿势,背对着他。

  韩禛:“……”

  他伸手将台灯关掉,黑暗中,闻着空气中似有若无的幽幽清香,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

  “媳妇儿,你睡着了吗?”他忍不住开口低低的问道。

  高筱潇不说话,闭着眼睛,假装没听到,只是身体却不自觉地立刻僵硬了起来。

  “这么快就睡着了啊?还想问问刚才夏夏找你说什么呢?”韩禛自言自语的说着,然后,被窝里一阵窸窸窣窣,他也侧过身子,一只手慢慢的探了过去,放在了女人柔软的腰上。

  “你干嘛啊?”高筱潇触电般地动了一下,随即就把他的手给拨了下去。

  “……”韩禛一头的黑线,想都没想的又把手放了回去,随即干脆把另一只手贴着床单从她的腰间穿了过去,再绕到前面,把她揽进了怀里。

  收紧双臂,脸和身体都从后面紧贴着她,薄唇贴在她的耳根子,低醇着嗓音说道:“不干吗,我就是想抱着媳妇儿睡觉。”

  这还是两人第一次这么和谐的躺在同一张床上,黑乎乎的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而且还是夫妻的身份,如此暧昧的氛围之下,不做点什么,怎么能对得起自己?

  “我,我不习惯被人抱着睡。”高筱潇支支吾吾的说道。

  被子下面,他就穿了一条内裤,自己除了内衣裤也就只有一件衬衫敝体,布料很薄,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更别说两人的下半身直接紧贴在了一起,几乎能感觉到他大腿上结实的触感,还有那烫人的温度……

  对于高筱潇的话,韩禛发出一声类似不屑的轻嗤,抬起一条腿搭在了她的腿上,直接将她的双腿都缠绕了起来,强硬又霸道的说道:“那就从今天起开始习惯。”

  高筱潇:“……”

  。

  高筱潇也不知道自己后来是怎么睡着的。

  但是等她睁开眼,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然后她就发现,眼前是一张放大的,属于男人的俊美的脸,而自己,竟然整个人都趴在了他的身上。

  衬衫的下摆已经被撂到了腰部的位置,韩禛一只大手毫无隔物的放在她的后腰上,另一只手则握着她的大腿,闭着眼睛,睡容放松,呼吸也很均匀,一时也看不出是自己爬上去的,还是被他给抱上去的……

  高筱潇心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屏息凝神地观察了他一会儿,发现他确实还在沉沉的睡着,就先伸手小心翼翼的把大腿上的那只手拿了下去,然后又将腰上的手也拿了下去,慢慢的将腿挪下去放到旁边的床褥上,再将整个身子轻轻抬了起来。

  她转身,松了口气,刚要揭开被子起来,腰上突然伸过来一只遒劲有力的胳膊,随即瞬间她又被抱了回去。

  韩禛两手圈着她的身子,脸埋在她的后颈,嗓音带着睡醒后特有的黯哑说道:“小没良心的,利用完了就想跑啊?”

  高筱潇,“……”

  “昨天夜里,你嫌冷,拼命的往我怀里钻,还在我的身上来回的蹭,我忍了一晚上了,不信你看看……”说着,韩禛按着她的腰,微微地动了一下。

  高筱潇猛地倒抽一口冷气,他竟然……

  “感觉到了没有?”韩禛的声音哑的不像话,闻着怀里那幽幽的清香柔软气息,发现自己真的有点儿忍不住了。

  昨天晚上,本来被她穿衬衫的样子给引的已经蠢蠢欲动,才不得不在洗手间里把自己给释放了出来。

  一夜相安无事,早晨醒来的时候,一睁眼看到她整个窝在自己的怀里,闭着眼睛,小脸白里透红,那副柔软的像个小猫咪的模样勾的他实在心痒痒,忍不住就把她抱在身上亲了亲。

  发现她醒了后,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就闭上眼睛开始装睡了,然后……

  早晨刚睡醒的男人本来就比较容易受到撩拨,再加上被她那么似有若无的蹭了一下,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就迅速起来了。

  “我,我要起床了。”怀里,高筱潇小声又有些颤抖的说道。

  韩禛大手紧紧的扣着她的腰,左手握着她的小手,滑过他壁垒分明的腹肌,继续往下……

  在高筱潇浑身猛然一僵的同时,他哑声诱哄的说道:“待会儿再起,先帮老公消消火,乖。”

  高筱潇:“……”

  ……

  事后,高筱潇抖抖索索的被韩禛抱在了怀里,脸颊上又红又烫,跟煮熟的虾子没什么区别。

  韩禛清理完自己,又握着高筱潇的小手,拿着纸巾慢条斯理的帮她擦着,嘴角则忍不住微微勾了起来。

  她的手白皙纤小,手指又细又软,在他的大手掌握之中,有种柔弱无骨般的令人怜惜感。

  一想到刚才,就是这只小手给他带来了久违的极致的快乐,韩禛双眼一眯,眸色忍不住的就变得更加深浓起来。

  “我,我想要去个洗手间。”怀里,传来高筱潇结结巴巴的声音。

  韩禛松开她,脸上挂着餍足又意味深长的笑,声音更是温柔的不可思议:“去吧。”

  。

  高筱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床,又走进卫浴室的。

  她打开水龙头,调到冷水的位置,又使劲的挤压着洗手液的开关,倒了一大堆后在冷水下不停地搓洗着。

  洗了半天,手都被搓红了,掌心里却仍然觉得一阵阵的火热的感觉,忍不住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股浓烈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扑鼻而来,提醒着她刚才真切发生过的事情。

  高筱潇脸一红,立马又放回去继续冲洗着。

  直到过了半个多小时后,她才红着脸从卫浴室里磨磨蹭蹭的出来,一抬头看到韩禛脸上那明媚又灿烂的笑容,心头不由得又是阵阵狂跳。

  。

  楼下,餐厅。

  佣人早已将各式各样的中西式早餐都端上了桌。

  高小白穿着一身红色的迷彩外套,下身着配好的蓝色牛仔裤,萌萌哒又帅气十足的坐在了那儿。

  韩正铭倒了一杯热牛奶,两手试了试温度后,端着递到了高小白的嘴边:“小白,来,爷爷喂你喝奶奶。”

  高小白:“……”

  好雷人啊,喝奶奶又是什么鬼。

  高小白眨了眨眼,极力忍住皱眉头的冲动,冲着韩正铭可爱的笑了笑,低头就着他手里的杯子乖巧的喝着牛奶。

  “正铭,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啊?”韩老太太穿着一身唐装练功服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拿着一把长剑,一进餐厅看到坐在那儿吃饭的爷孙俩,委实吓了一跳。

  韩正铭常年习惯晚睡晚起,虽然退休后稍稍改善了些起居的习惯,但还从来没有七点钟不到就起床吃早餐的先例啊。

  韩正铭随口“恩”了一声,就在那儿继续伺候着宝贝孙子喝牛奶。

  看着小家伙咕噜咕噜的一口一口喝着,他的脸上也不觉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韩老太太见儿子这么心甘情愿伺候孙子的模样,笑了下,把宝剑放到一旁的柜子上,走过来也挨着高小白坐下。

  “来了来了,小白,奶奶给你做的油煎大鸡腿来了”

  钟瑜红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放着一个油光锃亮的大鸡腿,喜滋滋的走进了餐厅。

  注重养生的韩老太太立刻皱起了眉:“瑜红,这一大早的别让孩子吃这么油腻的东西,不容易消化。”

  钟瑜红愣了愣,立马伸手指着韩正铭说道:“是正铭让我弄的,他说小孩子都喜欢吃这个。”

  面对韩老太太不赞同的眼神,韩正铭只好开口解释道:“我昨天晚上特意打电话问了邵帆,他说他家孙子每天的早餐都要吃个鸡腿,所以我就……”

  “那是他家的孙子,又不是咱家的孙子,你问问小白爱不爱吃?”韩老太太立刻白了他一眼。

  面对韩正铭眼巴巴的眼神,高小白抿了抿小嘴,只好尽量委婉的说道:“爷爷,要不就把鸡腿留到中午再吃吧?我早餐喜欢吃的清淡一点儿。”

  韩正铭:“……”

  “对,早餐要吃的营养又健康,不能那么油腻。”韩老太太胜利的笑了,“瑜红,快把鸡腿给撤下去。”

  “好的,妈。”钟瑜红只好又端着盘子回去了。

  ……

  半个多小时后,韩禛才带着高筱潇下楼来吃早餐。

  看着韩禛神清气爽的模样,再看看高筱潇红着小脸,眉目间隐约含羞,韩老太太满意的不行。

  看来,说不定再过一阵子,家里就又要添一个小重孙女儿咯。

  。

  “是叶潇女士吗?这里是龚杨路公安局,你的母亲高贞宁女士想要见你一面。”

  如果不是突然接到了公安局的电话,高筱潇几乎快要忘记了高贞宁还在警局被关押的事情。

  是多年来的疏远,已经将彼此的母女关系认知给淡化了?还是一次又一次次的失望,让自己对她不再抱有同情?又或者,也许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冷漠又冷血的人?

  高筱潇不得而知。

  。

  离开韩宅的时候,韩老太太,钟瑜红以及韩正铭都一路送到了车库。

  高小白四肢并用的爬到了后车位座上,接过韩正铭给他放上去的装着小拉布拉多的纸箱子,挥着小手,小脸上满是天真灿烂的笑容:“太奶奶再见,奶奶再见,爷爷再见,我会照顾好果冻的”

  “果冻”是高小白给小拉布拉多新取的名字,跟它的小主人一样萌萌哒。

  韩老太太虽然很舍不得,但也只能挥挥手说再见,最后关上车门之前,还和高筱潇叮嘱了一句:“潇潇儿,记得早点儿带小白搬回家来住啊。”

  高筱潇:“……”

  。

  韩敏夏起床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

  韩老太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她就说道:“怎么都中午了才起床,你大哥大嫂早都走了。”

  “哦。”韩敏夏蔫蔫的走到沙发旁坐下,伸手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韩老太太见她这幅没精打采的样子,忍不住就开始唠叨:“你看看你,天天没精打采的,大周末的也不出去约个会什么的。夏夏,你这年纪也不小了,有些事情该抓紧的就抓紧啊,要不要回头帮你看看d市的青年才俊……”

  “奶奶,我今年才二十五岁,还小着呢。”韩敏夏有些不服的叫道。

  “小什么小?你嫂子今年二十三,比你还小两岁,你看小白都五岁了,还那么聪明懂事。”韩老太太立刻瞪着她说道。

  韩敏夏撅撅嘴,“小嫂子那是年少无知的时候被大哥给骗来的。”

  “那也得她愿意被你大哥骗。”韩老太太特别护短,拐杖一杵就说道,“总之,昨天我去你郁伯伯家了,他家的三个儿子都还没有对象呢,我跟他说了,改天把你带过去让他看看,小时候你不是天天跟他那两个双胞胎儿子在一起玩过家家的吗?说不定……”

  韩敏夏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奶奶,你怎么跟我哥似的,最近天天都把”郁家“挂在嘴上啊?”

  “哦,这么说,你大哥也在帮你介绍男朋友是不是?”韩老太太立刻两眼发亮的说道。

  韩敏夏:“……”

  韩老太太,“真是太好了,如果我们能跟郁家结为亲家,大家知根知底的,怎么说,也比那个顾向北强。”

  一听到“顾向北”这三个字,韩敏夏原本还忍耐的坐在那儿,这下子小脸一僵,“嚯”的就站了起来。

  韩老太太讶异的看着她:“……”

  “奶奶,我头疼,午饭不吃了,也别叫我了”

  说完,韩敏夏转身头也不回的上楼去了。

  。

  韩敏夏推开自己的房门,飞奔过去,直接把自己真个人都摔在了床上。

  内心的委屈,纠结和难过,就像一千个小爪子在挠痒痒似的,让她整个人都平静不下来。

  过几天就是她二十五岁的生日了,她本来已经计划了一年,要在这一天把自己献给顾向北。

  可是前不久,一切都化为了泡影。

  昨天晚上,她还特地偷偷问高筱潇:“小嫂子,你说是不是男人都会因为有了孩子,就会跟一个女人定下来啊?”

  要不然,大哥以前那么花心,怎么会在知道自己有个亲生骨肉后,就跟小嫂子重新在一起了呢?

  虽然高筱潇当时拼命的否认,还试图想要劝阻她,但韩敏夏已经在内心做了决定。

  就算顾向北不喜欢她又如何,她喜欢他就够了,她要用二十五岁生日那一天,为自己的初恋画上一个最圆满的句号。

  ……

  韩敏夏拿出手机,找到通讯录中“顾向北”这个名字,颤颤悠悠的拨了出去。

  “嘟嘟嘟”几声后,电话终于被接通了。

  “喂,请问哪位?”

  听筒里面,赫然响起的竟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韩敏夏瞪大眼睛,等听筒里面再次传来女人的问话时,她立刻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82韩禛曰:从今天起开始习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