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潇潇曰:随便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金地会所。

  包间里,时光璞看着屏幕上的“韩敏夏”三个字,红唇勾起一抹类似嘲讽的弧度,听到洗手间里传来抽水马桶的声音后,手指快狠准的将通话记录删掉,然后又将手机放回到了茶几上。

  洗手间的门开了,顾向北出来,看着坐在沙发上垂眸看文件的女人,一脸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久等了。”

  时光璞抬起头,笑的格外妩媚迷人:“没关系啊,反正这些文件我也得花时间看,只不过……”

  她一双描绘精致的直眉微微挑起,“你知道郁承衍和我是什么关系吗?”

  顾向北走到她面前坐下,优雅的翘起右腿,平平淡淡的开口说道:“你不会告诉我,因为你跟他的堂兄妹关系,所以要放弃这个案子吧?”

  时光璞抬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脸上的笑容逐步加深,意有所指的看着他:“那就得看,我跟你是什么关系咯。”

  男人的眼底眉梢慢慢的溢出一抹玩味,整个人都由内敛温和,渐渐变得邪魅勾人,半晌后,他才似笑非笑的说道:“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

  时光璞眼神一动,随即一抹娇羞忍不住浮上了脸。

  她看着眼前完美英俊的男人,又有点儿近乎撒娇的语气说道:“可是向北,你要知道,郁承衍他毕竟是我的堂哥哦。”

  “可我也知道,你在法庭上,一向坚持原则,六亲不认,难道坊间传闻也有虚报?”顾向北这句话的语气,有些近乎调笑的味道。

  时光璞眸色闪烁,随即笑的更迷人了:“向北,律师也是人嘛,也有七情六欲,尤其……我还是一个女人。再说了,我和家里面的关系一向很好,如果没有一定理由的话,郁家亲兄妹对簿公堂,这个新闻一旦出来的话,可能会把整个圈子都炸翻天的,只怕我外公也要找我算账。这样吧……”

  顾向北微微眯起双眼:“……”

  “我可以去找堂哥,让他看在亲戚的面子上,放弃接这个案子。”时光璞放下文件,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只不过他这人比较猖狂,通常不按常理出牌,我也只能说先试试。”

  “好。”顾向北微微点头。

  。

  龚杨路公安局。

  高筱潇见到了被关了一夜的高贞宁。

  因为顾老爷子的事先打点,高贞宁其实倒也没怎么受罪。

  只不过,由于养尊处优的惯了,又是一向娇滴滴的大美人,这突然一下子被关了进去,身体吃不消的同时,精神上也受到了打击,再加上没有睡好,一夜过去以后,眼袋法令纹全都冒了出来,整个人瞬间沧桑尽显,再也没有以往那种雍容华贵的贵妇气度,一眼看去,也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妇女。

  看到高筱潇后,可能是太激动了,高贞宁咬牙切齿的就想要扑过来抓住高筱潇,嘴里还不停的喊着:“潇潇,你怎么这么狠心的啊,我可是你妈啊,你怎么能让韩禛这么对我的啊?你好狠心啊,你还有良心吗……”

  虽然警察迅速的将高贞宁架了回去坐好,高筱潇的手背上还是被她给抓出了一道血口子,火辣辣的生疼。

  她的眼神慢慢变得有些凉薄,看着面前眼圈发红,一脸愤怒的女人,突然开口淡淡的问道:“我真的是你的亲生女儿吗?”

  高贞宁的脸上一怔,似乎是没有想到高筱潇会问出这种问题,她快速的眨了眨眼,立刻大声的喊道:“潇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飞上枝头变了,所以打算不认我这个亲妈了是不是?”

  高筱潇眼底一阵阵的发涩,她努力压抑着情绪才能让声音保持冷静,“一个做母亲的,真的会在生下自己的女儿后,二十年期间都不闻不问的吗?”

  从她懂事的时候起,每天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就是外婆,也只有外婆。

  她从来都没有穿过妈妈给买的新衣服,村里的小孩子们也不喜欢跟她玩,还偷偷在背后骂她是没爹没妈的野孩子,朝她扔小石子儿。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大声的喊回去:“我有妈妈,我的妈妈在d市工作赚钱她是因为工作太忙了才不能回来陪我的。”

  高贞宁一年难得回来一次,就算回来了也是留下点钱,第二天就又匆匆的走了,如果不是手里还有这个妈妈的照片,只怕自己早就忘记了她的长相了。

  “我那不都是为了要赚钱养你和外婆吗?你外婆的身体不好,你爸爸又死得早,我一个妇道人家在镇上又干不了什么体力活,我不出来外面大城市闯荡的话,让你和外婆都在家里喝西北风是不是啊?”高贞宁说着,委屈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她吸了吸鼻子,继续流着泪的说道,“我那时候每天住地下室,给有钱人家做佣人,保姆,甚至是清洁工,为的不就是能赚到钱寄回家给你读书吗?潇潇,你自己扪心自问,我虽然没有能够在家里照顾你,但是你在学校的费用,哪次我不是都提前给你寄回去了?我这么多年在外面吃苦受累,甚至,还差点儿被老板给侮辱了,如果不是刚好遇到了你顾伯伯,说不定,我早就……”

  接下来的话,高贞宁说不出口了,低着头抽抽搭搭的轻啜着,没有上妆的脸因为眼泪变得更加憔悴不堪。

  高筱潇攥紧了手指,这些话,虽然在过去也听高贞宁说过不止一次了,但是再一次听到,心里依然也并不好受。

  她红着眼眶,鼻子一阵阵的泛酸:“那五年前,你为什么要把我骗到酒店,还想要让我……”

  高贞宁擦了擦眼泪,一脸悲戚的说道:“这个我早就和你说过了,当时,我实在也是没有办法。顾家的公司合伙人突然卷款跑人了,一大堆的货堆在工厂里没有销售途径,顾家差点儿因为这个要破产。你顾伯伯跟我说,在商场上没有利益的事情,别人是不会做的,所以他有一个姓齐的好朋友,想要和顾家联姻,然后就会拨款资助顾家。我当时以为是跟姓齐的儿子联姻,他的儿子当时二十三了,刚刚大学毕业,就比你大了不到六岁,我心想,反正你和顾向北也不可能了,所以就想让你去酒店让他看一看,如果你们看对眼的话那事情也就成了,没想到……”

  “你还在撒谎。”高筱潇的声音有些沙哑,“我后来,明明都听到你和顾以城说的话了。”

  三年前,小白刚刚一岁多,高筱潇因为要照顾他没有办法出去工作,生活拮据的不行。

  高贞宁突然给她打电话,让她去顾家拿钱,谁知到了那儿才发现,顾以城竟然找了个四十多岁的离异男人跟她相亲。

  高筱潇愤而离席,离开顾家后却发现自己的围巾落在了客厅。

  于是,就在她返回去拿围巾的时候,就那么不凑巧的,刚好听到了顾以城和高贞宁的谈话。

  她当时觉得很震惊,同时也觉得不可思议,而高贞宁就跟现在一样楚楚可怜的哭诉自己的苦衷……

  也就是在那天,她提出和高贞宁断绝母女关系,这三年,高贞宁也确实很少找她,直到前不久一系列事情发生……

  “我真的没有撒谎。”高贞宁哭的整个人都抽抽噎噎的,“潇潇,我当时真的是不知道,后来你顾伯伯才跟我说出了真相,可我能怎么办呢,他毕竟是我的丈夫,也是你的继父,一家人哪有隔夜仇呢?再退一步讲,你现在不是也好好的吗?小白那么聪明健康,当年如果不是你顾伯伯,你能有机会碰到韩禛那样出类拔萃的男人吗?能给韩家生下唯一的大金孙吗?你现在是飞上枝头变了,可你不能就这么反咬一口,对我,还有你顾伯伯不仁不义啊”

  高筱潇的脸色刹那惨白,血色尽褪,原先难过压抑的情绪瞬间烟消云散,她有些发怔的看着高贞宁,双唇颤抖的说道:“原来,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在你眼里,我是因为现在嫁进了韩家,攀上更高的高枝了,所以才不认你这个母亲的对吗?”

  “难道不是吗?”高贞宁也气的大叫了起来,“我在d市辛苦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遇到了你顾伯伯,他对我这么好,不嫌弃我早年守寡,也不嫌弃我一个单身女人在外面被人闲言碎语的讨论,他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娶了我,让我做顾家的大少奶奶。虽然这十年来,蒋梦怡没事儿就骂我,顾俪清也看不起我,每天对我颐指气使,觉得我是个小三,霸占了她妈妈的位置……要不是我生了谨言,估计顾老爷子也不会承认我这个儿媳妇的身份。这么多年了,都是因为你顾伯伯,我才在顾家忍气吞声,他这么包容我,照顾我,可回头你却这么对待他,你让我心里怎么对得起他?我的女儿,却要去这么对付我的丈夫,你这是要陷我于不义,让我被人戳脊梁骨是不是……”

  高筱潇此时此刻才深刻的清楚明白,原来在自己母亲的内心深处,顾以城这个丈夫,远远要比她这个女儿重要许多。

  为了让自己的丈夫脱罪,让女儿背负戳脊梁骨的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心底并不好受,但是高筱潇反倒是笑了,虽然这个笑容,看起来比哭好不到哪去。

  许久过后……

  她轻轻叹了口气,声音近乎冷漠的说道:“那你想要我怎么做?”

  高贞宁一听这话,原本擦眼泪的手立刻放了下去,眼中期盼的看着她说道:“你让韩禛把诉讼给撤了,把我们放出去,你跟他说,我是你妈,也就是他的丈母娘,我只是想带小白回家玩,怎么可能是想要绑架他呢?我相信,只要你开口,他一定会听你的。”

  “你就这么确定他会听我的话?”高筱潇只想呵呵,高贞宁竟然对她这个女儿的魅力如此有信心,她是不是应该感动到哭呢。

  对此问题,高贞宁顿时更加有发言权:“男人都是食色性也,不管多么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男人,他都会喜欢漂亮的女人。更何况,你还给他生了个儿子。只要你吹吹枕旁风,你想要什么东西他不给你啊?以后,你就是韩少大少奶奶,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高筱潇:“……”

  离开看守所之前,高筱潇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会劝韩禛放弃诉讼。但是从此以后,我们不再有任何的关系。你过好你顾家大少奶奶的生活,至于我,是好是坏,是喜是忧,都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高贞宁稍稍一思忖,就爽快的答应了。

  。

  走出大门,正午的阳光刺眼得让高筱潇眼前猛然一黑,脚底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在地上。

  “你没事儿吧?”身旁路过的警察一把扶住了她。

  高筱潇摇摇头,包里的手机响起,她拿出来一看,是韩敏夏的号码。

  昨天晚上和她聊了几句后,手机号码就被她要去了。

  高筱潇定了定心神,接通了电话。

  “小嫂子,呜呜呜……”听筒里,传来了韩敏夏哭哭啼啼的声音。

  “怎么了夏夏?”高筱潇皱起了眉。

  “小嫂子,我今天才终于知道,原来向北,向北他真的有喜欢的女人了,呜呜呜……”

  高筱潇心中一惊,听着电话那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有些为难的开口说道:“夏夏,我……”

  “小嫂子,我真的很喜欢向北,他是我的初恋。你知道吗,我们以前在英国留学的时候,整个学校都羡慕我是最能接近他身旁的女人,他对我从来都是那么温柔,一句重话都不会说,我遇到什么困难,也都是他赶过来帮我。我以为,我们会永远这么好下去的,没想到回到d市,他竟然说自己有喜欢的女人了呜呜呜,我本来还不信的,但是……但是……”韩敏夏抽抽噎噎的,半天后,突然话锋一转的说道,“如果让我知道那个女人是谁的话,我一定要把她千刀万剐”

  高筱潇:“……”

  。

  韩敏夏发泄完毕,放下手机后,伤心难平的躺在床上。

  谁说失恋就像一场重感冒来着,她现在不但感觉头疼,鼻塞,甚至喉咙都不舒服了……

  手机铃声却在这时突然响起,她吸着鼻子拿过来一看,一个陌生的本市手机电话。

  “喂,你哪位啊?”韩敏夏接通了手机问道。

  听筒里,传来一道明媚爽朗的女声:“夏夏,是我啊,光璞姐姐,你还记得我吗?”

  韩敏夏眨了眨眼,“光璞姐姐,你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码啊?”

  几年前出国后,韩敏夏就很少回d市了,和d市的朋友也几乎都没了联系,没想到……

  “臭丫头,还不是昨天听我外公说,才知道你已经回国了。真是不像话,都回来这么久了,怎么也不来联系姐姐我啊?”时光璞在那头轻斥道。

  韩敏夏撅了撅嘴,含糊其词的说道:“人家最近忙嘛,还没有时间去找你们玩儿。”

  时光璞笑了笑,也不纠结了,直接开口说道:“对了,今天是星期六,晚上有没有空?我带我的男朋友给你认识认识。”

  “男朋友?”韩敏夏微微讶异,“光璞姐,你不是说,不想要嫁人的吗?”

  想当年,时光璞可是d**律系的系花,姣好的外貌,加上显赫的家世,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趋之若鹜。

  可是她,却偏偏宣布自己不会嫁人,当时委实还让她吓了一大跳呢,怎么现在居然都有男朋友了?

  “那是以前。现在嘛,我喜欢了很多年的男人终于回来了,还对我表白了,你说,我算不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啊?”

  “你是说,你的男朋友就是当年你暗恋的那个学长?”韩敏夏说完,心里头就有些泛酸了,人家这么多年的暗恋都开花结果了,为什么自己的却戛然而止了?

  但是,韩敏夏也不是个小气的人,很快她就打起精神笑着说道:“那就恭喜你啦,光璞姐。”

  时光璞呵呵笑着,“谢谢。那今天晚上七点钟,我和他一起在金地请你吃饭,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哦。”

  “好,没问题。”

  放下电话后,韩敏夏突然皱了皱眉,怎么觉得光璞姐的声音,和先前向北电话里的女人声音有点儿像呢。

  。

  高筱潇离开公安局,来到附近的某家美式咖啡店。

  经过玻璃窗,就看到韩禛正坐在靠窗的位置,手上拿着一份杂志,面前的桌上摆着一杯咖啡,至于高小白,抱着他的果冻窝在对面的沙发上。

  也不知道,店员是怎么答应让他把小狗给带进去的。

  推门进去后,韩禛闻声抬头,因为在室内,西装外套脱掉了,白色衬衫衬得他愈加眉眼清明,干净俊朗的让人挪不开眼。

  他安静地望着她慢慢走近,薄唇微勾,看向她的眼神很专注,也很温柔,缱绻情浓的仿佛要把她给融化了似的。

  高筱潇却略微有些不自在,想到刚才看守所里高贞宁的那些话,还有韩敏夏的那通电话,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就将视线给移开了,脸上也隐约显出了一份不自然。

  韩禛眯了眯眼,不动声色的将杂志放下。

  高筱潇坐在了高小白的旁边,伸手勾了勾耳边的发丝,低头轻声问道:“小白,我们什么时候去买小提琴啊?”

  高小白抬头看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和怀里的果冻一样水汪汪的。

  他想了想,看向对面的韩禛,奶声奶气的说道:“你跟爸爸定吧,反正我一个小孩子,这两天都有时间咯。”

  “先吃饭,待会儿就带你们去买。”韩禛轻描淡写的下了决定,眼神始终盯着高筱潇,又开口说了一句,“时间不早了,中午想吃点什么?”

  高筱潇抿着唇,有点儿矫情的开口说道,“随便。”

  韩禛高小白:“……”

  半天后。

  “好,我打电话定餐厅。”韩禛拿起手机,坐在那儿打起了电话。

  高筱潇一只手放在儿子的小肩膀上,忍不住就偷偷看向了对面的男人。

  即将三十岁的韩禛,俨然有着老天爷赏赐的最得天独厚的外形条件,五官俊美,身形挺拔,再加上显赫的身家地位,不愧是男人中的极品,土豪中的土豪。

  这样的一个完美男人,真的会因为五年前的那次意外就对她情有独钟?还是因为刚好有了小白,所以就选择了要和她定下来?

  她可还记得以前他的那些丰功伟绩:每次参加应酬的女伴都不相同,隔三差五登上娱乐八卦版头条,家里明明有她这个老婆,却从来不着家,任由外界说他是最完美,最温柔的大众理想情人……

  这阵子他突然对自己这么死缠烂打,偶然还温柔深情的过分,以至于高筱潇都差点儿要忘记了,他是那个绯闻不断的花心总裁韩禛

  。

  韩禛放下手机,就看到高筱潇正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

  她的眼神里隐约充斥着犹豫,茫然,不安,似乎还带了一丝类似嫌弃的神情。

  双眼一眯,韩禛将薄唇轻佻的勾起,“媳妇儿,这么喜欢看我?”

  高筱潇回神,面对他近似调戏的眼神,耳根子忍不住就发热了起来。

  “喜欢看我的话,等回家了,我让你看个够。”韩禛将身子微微前倾,低哑着声音,说完,还朝她轻挑了下眉。

  高筱潇:“……”

  她低头看了一眼不说话的高小白,也不知道这孩子听没听懂,只好瞪了一眼韩禛,不再开口。

  对喜欢耍流氓的男人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无视

  。

  到了餐厅,高筱潇刚坐下就又接到了韩敏夏的来电。

  看着屏幕上不停跳动的名字,她下意识的抬眼看了一眼韩禛,随即起身,拿着手机往外面走去。

  高小白把小脸从菜单上抬了起来,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道:“爸爸,你觉不觉得妈咪今天神神秘秘的?”

  以前她每次给爸爸偷偷打电话的时候,就是这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韩禛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笑的慈眉善目的:“没事儿,咱们先点餐。”

  高小白:“……哦。”

  。

  “夏夏,找我有什么事吗?”餐厅门口,找了个没人的地儿,高筱潇接通了电话。

  “小嫂子,你今天晚上有没有空啊?”韩敏夏在那头有些扭扭捏捏的说道。

  “晚上,应该有空吧,怎么了?”高筱潇问。

  “是这样。我有一个从小到大的玩伴,她比我大一岁,现在突然交男朋友了,说想要和她男朋友晚上一起请我吃饭。我一时也找不到人陪,小嫂子,要不你跟我一起过去好不好?”

  原来是为了这事儿,高筱潇不由得松了口气。

  虽然这种被小姑子需要的感觉很不错,但她下意识的还是想要拒绝:“夏夏,这样不好吧,你的朋友我也不认识,到时候可能也聊不到一起。”

  “不会啊,你是我的小嫂子嘛,反正以后你也要跟着去认识郁家人的,现在就算提前认识一下也没有关系啊。”韩敏夏不以为然的说着,“再说了,你要是不陪我去,我自己去了又要被她笑话了,没男朋友也就罢了,连个贴心闺蜜也没有,多没面子啊。”

  “夏夏,你想多了吧,也许她只是想跟你分享她的开心。”高筱潇有点汗颜。

  “小嫂子,那是你不了解她。她啊,仗着郁伯伯疼爱她,骄傲又喜欢到处炫耀,今晚她跟她男朋友坐在那儿卿卿我我,我呢,一个人坐在对面多尴尬啊,所以你一定得陪我去。”韩敏夏固执的说道。

  见高筱潇还有迟疑,韩敏夏马上又说道:“你是不是怕大哥不答应啊?要不……我给大哥打个电话?让他今晚不要缠着你好了。”

  “呃,不是”高筱潇皱眉,只好答应,“那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太好了小嫂子,那待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哈,晚上7点我们在饭店门口集合。”说完,韩敏夏仿佛怕她后悔似的,就立刻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一分钟后,看着短信息里发来的饭店名字,高筱潇叹了口气,转身往餐厅里走去。

  。

  ------题外话------

  为了调整更新时间,今天发六千,然后下午晚上码字,明天上午会更新一万,以后就都在上午更新了哈,泪目~终于把时间调整回来了~不容易~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83潇潇曰:随便》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