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韩禛曰:我就喜欢你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回到座位,满满一桌的菜已经上的差不多了,一眼看去,几乎全都是自己喜欢吃的。:3w.し

  就在她有些讶异的坐下来后,却听到韩禛轻飘飘的说了一句:“都是咱儿子点的。”

  原来如此……高筱潇只好轻轻地“哦”了一声。

  也是,虽然已经结婚三年多了,但是她怎么会奢想他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菜呢?估计现在连儿子最爱吃什么他也都还没了解透呢。

  韩禛定定的看着她,好像是有猜心术似的又补了一句:“你放心,我都记下来了,下次由我来点。”

  高筱潇:“……”

  她一抬头,就看到他嘴角挂着抹淡笑,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柔柔的盯着她,眼中更是毫不掩饰的温柔和深情。

  高筱潇慌乱的低下头,耳尖有点热热的,心里讪讪的想道:谁不放心了?真是。

  。

  高小白不是个吵闹的孩子,加上高筱潇又有心事,一顿午餐吃的非常安静。

  从餐厅出来后,韩禛直接开车就去了琴行。

  高筱潇没有想到韩禛居然还懂怎么挑选小提琴,听着他跟店员在那儿俨然内行的讨论着小提琴的音色和调音时,说不讶异是假的。

  “我大姐韩敏芝,她从小到大就是学小提琴的,所以,我也耳濡目染的知道一些。”高小白煞有其事的在店员帮忙下试琴的时候,韩禛微微低头,对身侧的高筱潇说道。

  “哦。”高筱潇有些心不在焉的点了一下头。

  她知道韩禛上头还有个姐姐,但是在韩家,“韩敏芝”这个名字很少被提起,似乎是因为远嫁外市了,好几年都没有回来过,她自然也就从来没有见过。

  韩禛见她魂不守舍的样子,俊眉微微一皱,又说道:“今天晚上,跟我去郁家见见朋友和长辈吧。聿庭,你之前也认识的。”

  他的语气自然又平淡,高筱潇却被这消息震的有点儿发懵,眨了眨眼就看着他问道:“今天晚上?”

  “怎么?不想去?”韩禛拿眼尾看她,意识到这个可能后,声音也变得有些冷了起来。

  高筱潇见他似乎有点不悦,只好开口解释道:“不是。今天晚上,我还有别的事情。”

  “什么事情?”韩禛追问。

  高筱潇有些小庆幸的说道:“夏夏刚才打电话给我了,让我今晚陪她一起去参加个饭席。”

  “刚才饭前的那通电话,就是她打来的?”韩禛挑眉。

  “嗯。”高筱潇猛点头。

  “呵。”韩禛发出了一声类似不屑的轻笑,伸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我给她打电话……”

  “别啊。”高筱潇一急,直接伸手拉住了他。

  比起和韩禛去见郁家的那一大帮人,高筱潇宁愿去和韩敏夏见另外的那两个人。

  她知道这种想法多少显得有点儿矫情,但是……她更知道韩家和郁家的关系匪浅,她一旦跟韩禛就这么登门拜访去了,就等于将两人的关系彻底地公诸于世了。

  在高贞宁和顾家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之前,在还没有确定他真正的心思之前,高筱潇心底,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犹豫了起来。

  韩禛低头看着自己手背上那只白皙的小手,慢慢的,眼珠子从她的手移至她有些慌的小脸,声音讥诮:“怎么?你不愿意跟我去?”

  “不是。”高筱潇矢口否认,“主要是,我都答应夏夏了,临时再放她鸽子的话,不太好。”

  “我还早就答应别人了呢。”

  高筱潇没想到他会这么斤斤计较,就跟个抢糖吃的小孩子似的,抿了抿唇只好说道:“可是你没有提前跟我说啊,我又不知道。下次吧?行吗?”

  “……”韩禛定定的看着她,黑眸深邃,不说话,却显得迫力十足。

  一股略带尴尬的氛围在两人之间静静流淌,高筱潇移开视线,没敢再看他,但是用猜的也知道,他肯定是生气了。

  “还有,顾以城的绑架案,能不能请你撤销诉讼?”高筱潇想了想,干脆破罐子破摔了。

  韩禛瞬间面色更冷,同样冷的还有他的眼神,“今天高贞宁跟你求情了?”

  高筱潇也没隐瞒,点了点头就说道:“你也知道,她和顾以城应该并不是真的想要绑架小白的。两人被关在看守所一天了,惩罚也够了,我想他们以后应该也不敢再这么做了。”

  “呵呵。”韩禛嘲讽的笑了两声。

  高筱潇:“……”

  过了一会儿后。

  “我出去打个电话。”韩禛硬邦邦的说完,拿着手机就朝外面走去。

  。

  琴行外面。

  “这么巧,刚刚爸才给我打来电话,也让我放弃这个案子,还说回头会亲自给你打电话解释。”郁承衍接到电话后,倒也没有显得太过于讶异。

  “郁伯父?”韩禛却微微挑起了眉。

  “可不是。”郁承衍不屑的轻笑了一声,“因为是我表妹接到了顾向北的委托。你也知道,再聪明能干的女人,一旦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这什么理智和冷静都不见了,就来求我爸帮忙了。不过这样也好,既然你现在也让我放弃,刚好我也算给爸和姑妈卖一个面子。”

  最重要的,还可以守住他金牌大律师的不败诉讼纪录!

  这么想,倒也还不错嘛。郁承衍得意的想道。

  “嗯。”韩禛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心里想的却是,顾向北什么时候跟时光璞好上了?

  看来,他对高筱潇的那种所谓初恋的感情,在现实的磨砺之下,也不过如此而已。

  至于时光璞,的确也算是他的另一条捷径。

  电话里,郁承衍略显不自在的低咳了一声,又说道:“对了阿禛,你把夏夏的手机号码发给我吧。”

  韩禛立刻双眼微眯,毫不客气的就说道:“事情都没有办成,还敢要妹子的手机号码?”

  郁承衍:“……”

  “挂了,忙着呢。”韩禛说完,也不等他回应,直接挂断。

  。

  高筱潇结完账后,韩禛也打完电话回来了。

  原本稍稍缓和的脸色,在看到她手里包装完好的琴盒时突然又变得山雨欲来了,“你结完账了?”

  “是啊,怎么了嘛?”高筱潇看着他,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高小白试完琴后,店员就给开了票了,她自然而然就去付账了。

  难不成,还要让店员等到他过来?

  一把小提琴而已,她又不是没有钱。

  韩禛忍了半天,才把心头的不痛快给忍了下去。

  “走吧。”他一把拿过她手上的琴盒,率先抬脚迈着大步往门口走去。

  高筱潇撇了撇唇,牵着高小白也跟了过去。

  。

  高筱潇还是低估了韩禛的小心眼和坏脾气。

  离开琴行后,韩禛又开车去了新城小区附近的宠物店,给果冻买了最高档的狗粮,以及最豪华的狗窝。

  搬着一大堆东西回到家,高小白在客厅兴奋的搭着爱犬的小窝,高筱潇刚把包放在沙发上,就被韩禛一把拉进了卧室。

  几乎是卧室的门刚被关上,韩禛就两手一勒,直接将她整个人像小孩子一样的抱了起来,三两步到了床边,两人一起倒在了床上。

  “唔。”高筱潇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他压在了床上,身上还重的不行。

  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后,高筱潇伸手开始推他:“你让开一点,压得我快喘不过气了。”

  “压死你算了!省的惹我生气!”韩禛说完,报复性的在她身上又使劲儿的蹭压了一下。

  高筱潇小脸爆红:“你……”

  她抬头看他,那一双深邃又漂亮的眼睛正微微眯着凝视自己,眼底眉梢,满是心情不好的征兆。

  高筱潇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的小声问道,“我怎么惹你生气了?”

  韩禛嘲弄的看着身下装傻,又有点像是在卖乖的小女人,也不说话,直接大手扣住了她的下巴,低头就将薄唇贴在了她的唇瓣上。

  碾转的厮磨了一会儿后,就撬开她的牙关,伸进去吮吸她的小舌,火热又霸道的与她勾缠着。

  高筱潇被他吻的一阵阵脑袋发懵,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双臂已经软软的环在了他的后颈,眼睛闭上了,脸颊也绯红了起来。

  她的柔顺和服帖让韩禛的心情慢慢变好,压着她绵软的身子,不断的深入缱绻,吻的更深,清冽的男性气息充斥着她的口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喘息的松开,看着她红唇肿胀的勾人模样,薄唇微勾的问道:“晚上几点,在哪儿吃饭?”

  “七点钟,在金地会所。”高筱潇下意识的回答。

  “嗯,我待会儿开车送你过去。”韩禛更加满意,脸上也就更加和颜悦色了起来。

  高筱潇眨了眨眼,只觉得他整个人莫名其妙的,前一秒还跟她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错似的,这一秒又俨然像个温柔体贴的好情人了。

  她只好呐呐的点头说道:“……好。”

  “这样才乖。记住,以后别再惹我生气了,听到没有?”韩禛用拇指摩挲着她发烫的脸颊,说话时,薄唇还一下接一下的在她唇上,脸颊上眷念的轻吻着,好像永远也吻不够似的。

  高筱潇看着他眉眼深处透露出来的温柔和宠溺,忍不住就开口问道:“你对其他女人也这么温柔吗?”

  韩禛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其他女人?你指的是……”

  高筱潇撇撇嘴,“你以前的那些女朋友。”

  这句话一出口,韩禛的动作生生停住,拇指刚好停在了她的唇上,双眸则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两人就这么安静的对视着,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就在她以为他不会解释的时候,低沉的声音突然缓缓地响起,“那些不是女朋友,就是带过去应酬的,我又不喜欢她们。”

  “你的意思是……”高筱潇看着他,心跳却不由得加快,脸上也感觉快要烧起来了似的,被他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瓣。

  韩禛的眼神瞬间更加深沉,盯着她泛着水嫩光泽的红唇,声音沙哑:“我就喜欢你。”

  高筱潇:“……”

  她被这句话震的瞬间方寸大乱,心慌意乱之下,她张了张嘴,好久才有些扭扭捏捏的问道,“为什么啊?”

  韩禛看着她害羞又想要追根究底的表情,忍不住快速的笑了一声,“真想要知道原因?”

  高筱潇被他笑的脸红不已,但还是坚持的点了点头。

  她是真的不明白,结婚三年了都没有喜欢上,为什么要离婚了,知道有小白了,却突然就喜欢上了?

  她不是个妄自菲薄的人,但同时也知道,像韩禛这样的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

  韩禛的薄唇开始荡漾起了一抹轻佻的邪笑,慢慢的,一直延伸到了唇尾:“因为,我这个人很念旧。自从五年前那一晚过后,我就一直很想念……在你身体里的那种感觉。”

  高筱潇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整张脸已经红的像是猴子的屁股了。

  。

  高小白凭借自己聪明的脑袋,自力更生的帮果冻搭好了睡觉的小窝。

  直到果冻开始狼吞虎咽的吃狗粮时,卧室的房门才打开了,他抬头,看到爸爸走了出来,脸上的笑容显得特别的和善。

  “小白,窝都搭好了是吗?”他问道。

  “嗯。”高小白点了点头,小手一下一下的摸着果冻毛茸茸的小脑袋,喜欢的不行。

  然后,他又听到爸爸开口说道:“你妈妈晚上要跟你姑姑出去吃饭,没人陪我们一起吃饭了。”

  高小白:“……”

  。

  卧室。

  直到韩禛离开后,身上的重量没有了,高筱潇神情恍惚的躺在床上,伸手摸着自己发烫的脸颊,理智慢慢地回笼。

  又被调戏了……

  她懊恼的看了一眼时间,起床。

  。

  等她穿着一身稍正式的裙装出来时,客厅里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瞬间都抬起头看他。

  “吃顿饭而已,穿的那么隆重干嘛?”韩禛看着她身上凸显身材和肤色的黑色连衣裙,面色有些不悦。

  回韩家都没见她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的。

  高筱潇的脸还有些红,一看到他,就想到先前他说的那些……不正经的话。

  “夏夏说,让我穿的好看一点儿。”她小声说道。

  其实韩敏夏这个小姑子挺不错的,虽然有着豪门千金大小姐的傲气,但同时也热情单纯,没有什么坏心眼,不像顾俪清那样的骄纵和刁蛮。

  也许正因如此,高筱潇总觉得挺对不起她的,今天晚上就抱着一种类似赎罪似的心里,想要帮她一把,在朋友面前撑撑腰。

  韩禛双眼一眯,“夏夏今晚要跟谁吃饭?”

  “我不认识。”高筱潇老老实实的说着,见他似有怀疑,只好又补了一句说道,“不信你打电话问她。”

  “信。”韩禛微笑,“只要是媳妇儿你说的话,我都信。”

  高筱潇:“……”

  。

  到了金地会所,大老远的,透过车窗,高筱潇就见到了早已等在门口的韩敏夏。

  一身紫色的优雅长裙,外面罩着一件深色系的妮子外套,娇俏的小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发型也做得很完美,脚上还踩着一双约莫十厘米的高跟鞋,正翘首以盼的往路口看着呢。

  等宾利在路口停下后,车门打开,高筱潇下了车,韩敏夏立马就两眼发亮的一路小跑过来。

  到了跟前,她对着驾驶座上的韩禛点头哈腰:“大哥,你亲自送小嫂子来啦。”

  韩禛矜贵的对她点了点头,再看向高筱潇时就露出了万人迷般的微笑:“媳妇儿,待会儿完事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高筱潇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

  关上车门后,就挽着韩敏夏的胳膊朝会所里走去。

  韩禛看着姑嫂俩相携离开的背影,伸手从车内的储物格里拿出烟和打火机。

  慢条斯理的点了一根烟后,他靠着椅背在车里吞云吐雾了起来,微眯着黑眸,一瞬不瞬的盯着车窗外面,优雅的像一只正伺机而动的猎豹。

  。

  雅居阁。

  包厢里,时光璞还没有到,韩敏夏于是带着高筱潇直接进去坐下。

  “小嫂子,大哥现在都跟你住在哪儿呢?”沙发旁,她拿起茶壶给两人各倒了一杯龙井,好奇问道。

  高筱潇愣了愣,据实以告,“哦,住在我租的房子里。”

  “租的房子?”韩敏夏看着她,撅了撅唇说道,“干嘛不去香汐园住啊,那儿多好啊,附近交通方便,而且又没有奶奶她们打扰,多自由啊。等我以后要是结了婚,我就不要和家里的老人一起住,简直是太能唠叨了。”

  高筱潇笑了笑,刚端起茶喝了一口,门外就响起了服务生的声音:“欢迎光临金地,时小姐,请这边请。”

  “来了来了。”韩敏夏立刻将杯子放回桌上,轻咳一声说道,“小嫂子,我那朋友来了。”

  高筱潇看她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只好也将杯子放了回去。

  包厢的门被打开了。

  奶白色的针织衫,搭配深蓝色的西装裤,外面是一件欧范的白色大衣,一米七左右的身材高挑修长,酒红色的长卷发则衬得她五官明艳,嘴角挂着一抹自信又迷人的笑容,妩媚中透露出一股英气和干练感,好一个欧范十足的时尚女人。

  明亮有神的美眸一扫包厢内,当看到陌生的高筱潇时,不觉讶异的轻挑了下眉,“夏夏,这位是?”

  高筱潇穿着一身黑色修身的连衣裙,乌黑的头发,白皙的肌肤,五官柔美,透着一股难得的干净气质,但因为没上妆,还是略显得稚气。

  只消一眼,她便将眼光移开了去。

  韩敏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巧笑倩兮的说道:“光璞姐,忘记跟你说了,我本来呢今天晚上是要和小嫂子一起去吃晚饭的,但是你突然说要请我吃饭,我又不好意思不答应。所以,我干脆带小嫂子一起来啦,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哦?”

  言下之意,我也挺忙的,今天晚上只不过是迫于交情只好来见你一面咯。

  “当然不会。”时光璞眨了一下眼睛,笑容顿时更加迷人,“本来我还担心,如果你真的一个人来的话恐怕你会尴尬呢,这样刚好。”

  “……”韩敏夏嘴角抽了抽,立马被秒杀。

  高筱潇见韩敏夏揪紧了的手指,只好伸手揽住她的胳膊,笑着对时光璞说道:“时小姐你好,我是夏夏的嫂子,今天冒昧过来,希望不会造成困扰。”

  “嫂子客气了,夏夏是我最喜欢的小妹妹,我们关系好得很呢。对了,我就比夏夏大一岁,我跟着她一起叫你嫂子,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时光璞一脸的客气,虽然心中的讶异也不小,韩大哥什么时候结婚的,还跟一个看起来这么年轻的女人,她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人提起过?

  “不会。”

  “我小嫂子今年才二十三岁!”

  高筱潇和韩敏夏同时出声。

  时光璞的脸上透出了一抹尴尬,随机就笑了一声说道:“不好意思啊,因为韩大哥今年都快三十岁了,所以我还以为……”

  高筱潇嘴角抽了抽,这话如果被某人听到,恐怕他会相当不爽的吧?

  “光璞姐,你这话可不能让我大哥听到哦,不然……”心直口快的韩敏夏已经将她的心声说出了口。

  时光璞“噗嗤”一声,捂着嘴,爽朗又娇笑的说道:“韩大哥是个大男人,难不成,你以为他还会跟小姑娘似的这么计较年龄吗?”

  韩敏夏抿了抿唇,顿时又不开心了。

  真是的,这不明摆着说她跟小嫂子刚才在计较年龄的事儿吗?

  高筱潇也默默叹了口气,这个时光璞,真的是一点儿口头上的亏都不肯吃呢。

  明明韩敏夏比她小,让着一点儿,就这么难吗?

  时光璞如胜利的女神般将大衣挂在了衣架上,身姿绰约的走了过来:“对了,你们都点过餐了没有。”

  “没有,不是等你呢嘛?”韩敏夏心情稍缓,说完立马看了一眼门口,“光璞姐,你的男朋友呢?怎么还没有来啊?”

  “哦,他马上就过来,今天二环路上有些堵。”时光璞在韩敏夏身旁的沙发坐下,风情万种的撩了撩长发。

  “欢迎光临,先生里面请。”说曹操,曹操到,服务生的声音再次在门外响起。

  “我男朋友来了。”时光璞笑容迷人,立刻起身就迎了过去。

  高筱潇也抬头看向了门口。

  包厢的门打开了,顾向北穿着一件深灰色修身西装,英俊的五官仿若雕刻,脸上还噙着一抹淡笑的走了进来。

  几乎是瞬间,他就和高筱潇的视线对到了一起,表情微微一凛,虽然脸上没有太明显的惊讶,但脚步却立刻停了下来。

  “向北。”时光璞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仿佛丝毫没有看到他表现出来的异常,纤长素手穿过他的胳膊挽住,转过身,如同一对金童玉女般,笑着看向韩敏夏和高筱潇,“夏夏,他就是我的男朋友,顾向北。”

  “哐当”一声,韩敏夏面前原本放在茶几上的杯子,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歪倒了,热气随着倾泻出来的茶水迅速在茶几上蔓延。

  高筱潇被吓得收回视线,忙抽出纸巾擦着韩敏夏裙摆上的茶渍,“夏夏,没事吧,有没有烫到?”

  时光璞看着韩敏夏僵硬发白的小脸,略显讶异的挑高了眉,“夏夏,你怎么了啊?怎么这么不小心,没事儿吧?”

  顾向北这时才看到两眼直愣愣看着自己的韩敏夏,他眯了眯眼,伸手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不动声色的走过去衣架旁挂好。

  韩敏夏的两只眼睛一直追随着顾向北的身影,等他挂完衣服转过身来的时候,颤抖着小嘴就开口说道:“向北,你,你是光璞姐的男朋友吗?”

  顾向北微微蹙起眉,还没有开口,却听到时光璞在一旁讶异的问她,“夏夏,怎么你也认识向北吗?”

  韩敏夏眼中和耳中根本就没有别人的存在,她眼圈已经泛红,委屈又不甘的再一次问道:“向北,你喜欢的女人就是光璞姐?对不对?”

  高筱潇一愣,她看着韩敏夏,心里头愧疚的不行,却也只能一言不发的紧紧握着她的胳膊,好撑住她颤抖,随时可能跌倒的身子。

  现在的场面已经够混乱了,她宁愿韩敏夏就这么被蒙在鼓里,也希望顾向北不要把事情都说出来……

  时光璞的视线一直在顾向北和韩敏夏之间来回的着看,精致的脸上满是慌乱和不解,“向北,夏夏,你们到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顾向北不说话,就那么直勾勾的看向高筱潇,见她不看自己只盯着韩敏夏,白皙的侧脸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紧张,心中不禁冷冷一笑。

  而韩敏夏见顾向北一直不回答,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她喜欢的男人,竟然也是自己从小到大好朋友喜欢的对象,而且人家已经两情相悦,修成正果,正带到她这个告白失败的女人面前来耀武扬威的炫耀呢,多么狗血的一件事情。

  她再笨,也猜到今天中午给顾向北打的那个电话应该就是时光璞接的,所以,才会有了今天晚上的这个局。

  看着一脸恍然真相外的时光璞,她竟一时之间觉得有点不太认识这个所谓的“姐姐”了。

  韩敏夏抓起手包,反手拽着高筱潇的手腕就说道:“小嫂子,我们走吧。”

  说完,拉着高筱潇就往门口冲去。

  “唉,夏夏!”时光璞忙追了过去,包厢门被打开的同时,她也拉到了韩敏夏的胳膊,刚要开口劝阻,却看到服务生刚好领着一个眼熟的男人站在门外。

  “韩,韩大哥?”时光璞顿时讶异的不行,“你怎么也来了啊?”

  是来找媳妇儿的吗?她略带意外的看了一眼高筱潇。

  对于韩家这个大少爷的熟悉了解程度,虽然不如自家那几个表兄弟那么的深,但从小到大她也没少听说他在女人堆里的丰功伟绩,怎么……竟然会对这个年轻女人这么体贴入微,倒真是让她有些刮目相看了呢。

  韩禛看都没看时光璞,只拿眼尾斜睨了一眼包厢内的顾向北,声音持疑:“你们这是吃完了?还是……”

  “我们还没有吃呢,韩大哥。”时光璞笑着,脸上多少有些客套的味道,“韩大哥是不是也没有吃,要不要干脆也一起……”

  “既然还没有吃,那我就带媳妇儿回隔壁了。”韩禛直接开口打断了她,边握住高筱潇的一只小手,边微笑着客套说道,“不好意思,咱儿子在家里喊着没饭吃,所以我就带他来这儿定了个隔壁的包厢,本想着你们吃完饭刚好一起回去的,可现在……我突然改变主意了。”

  “……”高筱潇浑身鸡皮疙瘩直冒,皱着眉,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某人突然这么的客套加礼貌,那只能证明一点,那就是……他又生气了。

  “好啊,大哥,刚好我和小嫂子还没有吃晚饭,那我们一起去陪小侄子吃饭吧。”韩敏夏却如获救兵,立马两手紧紧的揽住了韩禛的胳膊。

  于是,三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到隔壁的包厢,推开门走了进去。

  时光璞站在那儿,微微皱起了眉:儿子?韩大哥和那个女人都有儿子了?

  身后,传来顾向北低沉磁性的声音:“光璞,你没有说今天晚上要来见的人是韩敏夏。”

  时光璞脸上一僵,俨然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的承认彼此认识,干脆转过身,有些轻嘲的笑着说道:“这么说,你承认你们真的有过一段咯?”

  原本她只是好奇,所以今天晚上才特意安排了这个局,想要看看两个人的反应。

  虽然两人的反应的确验证了这一点,但是如果顾向北真的亲口承认的话,还是会让她多少有些心里面添堵。

  “承认什么?”顾向北平平淡淡的开口说道,“她在我眼里,不过就是一个小妹妹而已,以前留学的时候,因为整所学校除了我,就她一个d市人,所以就比较照顾她,可能就因为这个,让她产生了一些误会。你不要太有介怀。”

  就这样?可是他刚才的眼神中,明明带了一丝类似悲伤的情绪……

  时光璞心中虽然还隐约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既然顾向北都这么说了,两人又才刚开始交往,于是也只好笑着说道:“原来是这样,我知道啦,你放心,我也一直把她当小妹妹看,我是不会介意的。”

  顾向北轻点下头,刚走到沙发旁坐下,就听到时光璞又开口说道:“对了向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表哥已经答应不做韩禛的辩护律师了。”

  “哦?”顾向北抬眼看向了她,“这么说,你已经成功的说服他了?”

  “当然!”时光璞笑着走了过去,挨着他身边坐下,自信的笑容盈满了嘴角,“总之,这一件案子,我势在必得!你啊,就等着几天后带你大哥和嫂子回家吧。”

  顾向北勾着唇角,满意的点了点头。

  。

  隔壁,桂香阁。

  打开门一看,一桌子菜热气腾腾的摆在桌上,只不过,哪里有高小白的身影?

  包厢的门一关,韩敏夏立刻将嘴角垂了下来,坐到桌旁,双臂就搁了上去趴在了那儿。

  “夏夏,你没事儿吧?”看着难过的韩敏夏,高筱潇的心情也很复杂。

  刚才顾向北之所以没有说出实情,估计理由也是跟自己一样,不太愿意再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吧。

  毕竟,看到自己最喜欢的男人,竟然跟自己从小到大的玩伴成为了男女朋友,本身这件事情,就已经够让她难过了。

  韩敏夏忧郁的摇了摇头,见服务生进来后,开口就说道:“服务员,给我来一瓶你们这儿最烈的酒!”

  高筱潇:“……”

  “夏夏……”她开口想要劝阻,肩膀却被一只大手给按住了。

  韩禛看着韩敏夏,淡淡的开口说道:“没事儿,让她喝吧。”

  高筱潇眨了眨眼,就听到韩禛又补了一句:“服务员,给她来一瓶二锅头。”

  二锅头?!高筱潇顿时睁大了眼,“不行,那个太容易喝醉了……”

  “就是要让她喝醉。”韩禛走过去坐下,语气寡淡,“过来吃饭!”

  高筱潇:“……”

  。

  韩敏夏酒量并不好,但是她此刻最大的感觉就是想要大醉一场。

  刚刚在隔壁包厢看时光璞和顾向北秀恩爱就罢了,这回儿又被迫得看大哥和大嫂秀恩爱。

  可是,她又不能离开,不然待会儿万一时光璞过来看到她不见了,岂不是又要在心里面笑话她?

  虽然刚才她有些激动的想要逃走,但是冷静下来后,韩敏夏就不想让时光璞那么得意了!

  于是,等二锅头上来后,她倒了满满的一杯,直接端起一饮而尽。

  “咳咳。”二锅头实在太烈了,韩敏夏一入口就没忍住呛到了,喉咙一阵阵的发疼,小脸上也立刻潮红了起来,就连眼眶都被逼出了点点泪花来。

  高筱潇见她难受成这样,赶紧伸手想要把她的酒杯夺下来,“夏夏,不能喝就别喝了,你……”

  一只雅致的,属于男人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硬生生将她半路拦截。

  “媳妇儿,我突然有个问题想要问你。”韩禛勾着唇角,眼角似笑非笑的将她的手拉到了桌下。

  “什么问题啊?”高筱潇担忧的看着韩敏夏又把酒杯放到了嘴边。

  韩禛见她心不在焉的,鼻端发出了一声浓浓的冷嗤,边在桌下捏住了她的手心,边开口低缓的说道:“你还没有告诉我,怎么今天晚上,你们要来见的人,竟然还包括顾向北呢……”

  话还没有说完,一股柔软的馨香倏地传入了鼻端。

  高筱潇用另一只手迅速的捂住了他的薄唇,慌张的回头看了一眼韩敏夏,见她似乎没有听到,只是在那儿喝酒,才放心的回头小声警告道:“你别闹,我和夏夏都是来了才知道的,不信你回头问问那个时小姐。”

  “真的?”韩禛挑眉,伸手将她的手拿下握在手心。

  虽然知道这的确也是事实,不过小心眼犯了,怎么忍也忍不住。

  他不禁想,如果不是自己在门口看着,是不是她就算回去后也不会对他说出真相?

  答案当然也显而易见。

  “当然是真的,你看你妹妹都伤心成这样了,怎么可能有假?”高筱潇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还可以让她更伤心,你要不要试一试?”韩禛说着,有些痞痞的挑了下眉。

  高筱潇吓得忍不住捏了他一下,却听到韩敏夏在旁边咕哝的说了一句:“伤心?谁伤心啊?我一点儿都不伤心!不伤心!”

  “……”

  “对了,你的外套呢?”韩禛突然开口。

  高筱潇这才反应过来,“对哦,我和夏夏的外套都还丢在隔壁,刚才出来的太急了……”

  “我去帮你拿。”韩禛说完,优雅的起身,推开包厢的门出去了。

  。

  到了外面,韩禛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金地会所桂香阁包厢,夏夏在这儿失恋喝醉了,要不要来,自己看着办。”

  挂断电话后,他又拨打了另一个号码,同样的话也又说了一遍。

  然后,握着手机兜进了西装裤袋,抬脚就朝着隔壁的“雅居阁”走去。

  “啪”一声,连门都不敲,他直接就把门给推开了。

  ------题外话------

  这算是正式表白了吧?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84韩禛曰:我就喜欢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