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韩禛曰:以后一家三口的饭就由我包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阿禛?”韩老太太一脸的目瞪口呆,等走进厨房,就看到自家孙子正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拿着锅铲,从平底锅里捞出了一块黑乎乎的东西。

  韩老太太:“呃……”

  “老夫人,其实少爷挺有煮菜天赋的,这一次,已经比上一次做的好太多了。”莲姨在一旁鼓励的说道。

  韩禛挑眉,俨然也很得意。

  他将盘子丢到一旁,“唔,这一块还是有点糊,我再试一次。”

  韩老太太看着孙子在那儿动作娴熟的先倒油,再倒进事先调好的面糊糊,隔了一会儿拿着锅铲一翻,一整块金黄色的鸡蛋饼就在锅里漂亮的翻了个身。

  “老夫人快看,少爷这次已经做成功了!”莲姨很赏脸,立马开口夸奖道。

  韩禛抿着薄唇,一脸严峻的计算着时间,约摸着差不多了,就果断下铲,将饼出锅。

  韩老太太走过去看着那块刚出锅的饼,煎的金黄焦脆的,里面还裹着玉米粒和火腿什么的,一眼看去,还真是挺不错的样子。

  她张口就说道:“莲姨,给我拿双筷子,我试试味道怎么样。”

  “唉!”韩禛急的拿锅铲挡在了鸡蛋饼的上面,“奶奶,这个是我给媳妇儿和儿子做的爱心早餐,你要吃的话,就去吃莲姨做的吧。”

  韩老太太+莲姨:“……”

  “莲姨,帮我再多拌点面糊,这一张饼不够吃。”韩禛又说道。

  “哎,好。”莲姨立刻走过去,拿出鸡蛋和面粉就在那儿忙活了起来。

  韩老太太嫌弃的撇了撇嘴,敢情他就做了个煎饼的活儿啊……

  韩正铭和钟瑜红刚从楼上下来,就看到韩禛拿着车钥匙,一手还提溜着个饭盒匆匆离开了。

  “一大早的,这是要去哪儿啊?”钟瑜红皱眉,她还想问问昨天晚上,夏夏和郁家那个老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韩老太太笑眯眯的说道:“阿禛刚做了爱心早餐,现在给潇潇儿和小白送过去了。”

  “阿禛做早餐?!”

  夫妻二人都大感意外。

  韩正铭更是皱着眉,略有些不赞同。

  在他眼里,“君子远庖厨”是理所当然的道理,没想到自己这个儿子,竟然这么喜欢剑走偏锋。

  “那可不,我孙媳妇儿不会做饭,阿禛就去学做饭,小两口互补,这感情多好啊。”韩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的说道。

  本来她还挺嫌弃的,但是看孙子忙的那么甘之如饴,还等不及要趁热给送过去……想想,能有这份心就很不错了,也证明了他对媳妇和儿子好啊,所以老太太倒也想开了。

  钟瑜红却想到了昨天晚上儿子说的那番话,这么看来,阿禛还真的准备苦练厨艺搬去香汐园住啊。

  她失望的叹了口气,看老太太那么开心,也没忍心说出实话……

  韩禛坐进车里,就先给高筱潇打了个电话,“媳妇儿,起床了没有?”

  “早就起来了,现在都八点钟了。”高筱潇已经吃过早餐了,正准备去刷碗。

  “好,我带了早餐,等我过去我们一起吃。”说完,也不等高筱潇说话,他就挂断了电话,发动了引擎……

  高筱潇看着已然被挂断的电话,嘴角抽了抽。

  沙发,茶几边上,常欢颜正搬出笔记本电脑,准备和高小白玩一局lol游戏。

  “呃,欢颜,那个,韩禛他说待会儿过来吃早餐。”高筱潇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

  “明白!”常欢颜放下鼠标,起身,又有些迟疑的说道,“要不要我再去做点儿早餐?好像就剩下小米粥了……”

  “……不用了。”高筱潇忙说道,“他说自己会带过来。”

  “那就好。”常欢颜笑了笑,“那我先下楼转悠转悠,小白,要不要跟我一起下去?”

  高筱潇:“……”。

  不一会儿,门铃声响起,高筱潇过去打开门。

  韩禛穿着一件长款的黑色呢子外套,里面是白色的衬衫,虽然手上还端着个粉色的饭盒,但丝毫不减他风华清靡的气质。

  他将饭盒塞到高筱潇手里,薄唇勾出了一抹漂亮的弧度:“媳妇儿,我给你做的爱心早餐。”

  高筱潇看了看手中的饭盒,手指触摸到底部,还是热热的。

  她有些讶异的抬起头看他,“你……真的是你做的?”

  “恩,今天早上特意跟莲姨学的,煎鸡蛋饼。”韩禛看高筱潇还有点儿不敢相信的样子,挑了挑眉就说道。

  高筱潇受宠若惊的眨了眨眼。

  真没想到,他这样一个骄傲,矜贵,又高不可攀的男人,竟然真的愿意为了她去学做饭?

  “是不是很感动?”韩禛看着高筱潇一脸动容的样子,心里面得意的不行。

  果然,自己的这一步棋走对了。

  高筱潇有些抱歉的伸手摸了摸头发,“但是我……”

  “吃饱了”三个字还没出口,韩禛就开口说道,“感动的话,就亲我一下。”

  他微微低下头,眼神温柔又期盼的看着她。

  四目相对,高筱潇发现自己的心跳有一些些的紊乱了起来。

  然后,她迅速转身,往饭桌旁走了过去,“赶紧进来吧,外面风大。”

  韩禛:“……”。

  “对了,小白呢?”韩禛把外套随手丢在沙发上,发现半天没有看到儿子的身影。

  “欢颜带他和果冻出去遛弯了。”高筱潇走进厨房,见锅里还热着没喝完的小米粥,准备给他盛一碗。

  盛好粥后,一转身,吓了一跳,差点儿连手里的碗都掉了。

  韩禛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走到厨房,还在她的身后站着,贴的特别的近。

  他伸手将她手里的碗拿开,放到一旁的桌上,两手搂着她的细腰,慢慢地把她拉近自己的身体。

  高筱潇先是有些紧张,随即看到他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意思,脸上就开始慢慢的红了起来。

  每当被他这么露骨的看着的时候,高筱潇都有种回到了十几岁那年,和顾向北谈恋爱时候的感觉。

  只不过,比那时候纯纯的心动之外,更多了一份脸红心跳的紧张感。

  他抬起一只手,修长的手指在她白皙的脸颊上揉了揉,随即滑到她的耳边,捏着她嫩嫩的小耳垂,声音沙哑的说道,“媳妇儿,昨天晚上我没有跟你一起睡,想我了没有?”

  耳垂本来就是她敏感的地方,再加上他那刻意暧昧的话,高筱潇满脸通红,只觉得耳朵被他捏的又痒又热的,呼吸间都是他特有的清冽气息,还带着一股须后水的薄荷清香,牢牢的将她给包围住了。

  见她红着脸不说话,睫毛紧张的颤个不停,韩禛的眼睛越发的幽深,嗓音也低哑了几分,弯下头说道:“说话,嗯?”

  高筱潇脸烧的厉害,两只手软软的抵在他的胸口,欲拒还迎的推了推,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不是要吃早饭的吗?”

  “可是我比较想要吃你。”韩禛手抬起她的下巴,直接封住了她微启的红唇。

  “唔。”感觉到他舌的窜入,高筱潇浑身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双手也不知不觉的环在了他的颈后。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他贴着自己的唇瓣不耐烦的嘟囔:“这该死的大姨妈到底什么时候结束?”

  高筱潇:“……”。

  常欢颜坐在小区的长椅上,看着前面不远处,精致漂亮的小男孩,正在和萌萌哒的小狗在草地上玩耍,忍不住嘴角就微笑了起来。

  手机铃声响了,她拿起来一看,笑容立刻消失,“喂。”

  “……”

  “我知道了。”

  接完了那通电话后,常欢颜起身,“小白,我们回去吧。”

  “好。”高小白弯下身子抱起果冻,乖乖地跟她一起往回走……

  虽然高筱潇吃过早饭了,但还是很给面子的尝了下韩禛做的鸡蛋饼。

  没想到,味道居然真的挺不错的。

  “好吃吧?”韩禛自己都佩服自己了,边吃边自信的说道,“以后,咱们一家三口的饭就由我包了。”

  高筱潇:“……”

  她的确觉得挺意外的,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上,有她这样天生不会做饭的人,也有韩禛这样对厨艺天赋异禀的人。

  小白那么小的年纪就会每天早晨做早餐,是不是也是遗传自他的关系?

  锁孔传来了一阵转动的声音,门开了,高小白抱着果冻先走了进来。

  “爸爸!”小家伙看到爸爸就脆生生的喊了一声。

  “小白,快来尝尝爸爸给你做的鸡蛋饼。”韩禛夹起一小块饼,招呼着儿子。

  常欢颜将门关上,静静的走到沙发旁坐下。

  高小白有些不放心走了过来,看着那块饼,思考了一会儿后,张开小嘴,只咬了小小的一口。

  “咦?”高小白嚼了两下,立刻两眼发亮,意外的频频点头,还伸出小手比了个大拇指,“爸爸真棒,很好吃!”

  韩禛笑的那叫一个嘚瑟,“以后你想吃什么,就跟爸爸说。”

  “真的吗?”高小白开心的不行,大眼睛看着饭盒就说道,“爸爸,我还想要吃一块。”

  “好。”韩禛立刻又夹了一块,塞进了儿子的小嘴里。

  手机响了,高筱潇起身走到茶几旁拿起电话,“喂,夏夏。”

  “……”

  “什么?”高筱潇瞬间目瞪口呆,忙不迭说道,“好,我们马上回去。”。

  一个小时前,郁家大宅。

  床上,韩敏夏舒服的翻了个身,手心摸到了一处温软又富有弹性的热源,立马毫不犹豫的四肢缠了上去,同时嘴里喟叹的嘟囔了一句:“唔,宝贝儿。”

  “宝贝儿”是韩敏夏床上的一只巨型米妮绒毛玩具,每天晚上她都喜欢抱着它睡觉。

  原本嘴角微勾的男人却不爽了,抬起她的下巴,低下头,在那微嘟的小嘴上惩罚性的咬了一口。

  “哎呀。”韩敏夏疼的叫出了声,伸手摸了摸嘴巴,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醒了?”郁承衍伸手从床头柜拿过打火机和烟,点燃后放进薄唇吸了一口,挑着左边的眉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韩敏夏听到这陌生的声音吓了一跳,抬起头,随即浑身一个激灵,目瞪口呆的看着半靠在床头的男人。

  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皮囊极好的男人!

  只不过,他没有穿衣服,露出大片结实的胸膛和精致的锁骨,被子下面,自己正趴在他*的小腹上,刚才手上摸的东西,也就是……呃,他的腹肌?!

  “啊啊啊啊,你是谁啊?”韩敏夏有些反应迟钝的尖叫起来,下意识的伸手揪着自己的衣服,一低头却发现,她的身上只穿着一件宽大的男人衬衫,堪堪在下面系了两个扣子,至于里面什么都没有穿,敞开的领口看得到大片雪白的起伏。

  韩敏夏脑子里“轰”的一声就炸开来了,她揪着衬衫的领口,一副贞洁小媳妇的模样使劲儿的想要往床脚缩,连带着被子也被拉着往后,露出了男人只着一条内裤的下半身。

  一看到那副血脉贲张的画面,她张着小嘴,瞪大眼睛,思维瞬间一片空白,脸上也迅速红了个彻底。

  郁承衍皱了下眉,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大手一伸,就将发呆的小女人又拽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娇小却有料的绵软身体贴到自己的一刹那,郁承衍忍不住便一个翻身,以双腿张开的姿势压住了她,两手同时抓住了她的手腕,向上压在她的头顶。

  挑了挑眉,邪眸近距离对上她清澈又惊慌的眼底,声音慵懒的说道:“昨天晚上还喊我亲爱的,怎么这会儿就翻脸不认人了?恩?”

  韩敏夏从来没有和男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过,尤其现在,两个人和全裸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紧张又害怕,外加害羞,她只好鸵鸟般的闭上了眼睛,浑身发抖的小声说道:“你,你……我真的不认识你啊,昨天晚上……我们,我们……”

  “你是想问,昨天晚上我们有没有*,是吗?”郁承衍极其淡定,又不紧不慢的说道。

  韩敏夏却快要哭了,闭着眼睛,睫毛颤抖个不停,等待着他的宣判。

  “呵呵。”看着韩敏夏那副可爱的模样,郁承衍忍不住笑了,薄唇勾勒出的弧度,有种……说不出的妖娆。

  他贴近她的耳畔,黯哑着嗓子说道:“其实昨天晚上,我们……”

  “砰”的一声,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一把给推了开来。

  郁承衍眼疾手快,立刻拉过被子将两人裸露的地方盖住。

  郁老太太拄着拐杖,精神矍铄的走了进来,中气十足的喊道:“承衍,承衍,快,快让我看看,到底是谁家的姑娘啊?”

  身后,杨曦也一脸尴尬的走了进来。

  没办法,这一楼客房的隔音不太好,在客厅就听到女人的尖叫声,郁老太太这几年天天为家里的这几个光棍儿愁,一听到这声音,又激动又兴奋,让佣人找来了钥匙,还偷偷摸摸的说要“捉奸”……

  郁承衍回过头,俊脸上满是无奈:“奶奶,妈,你们别进来,她会害羞。”

  “害什么羞啊,你们做都做过了。”郁老太太语不惊人死不休,脚步不停的到了床边,伸手一把揭开了被子。

  下一秒,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半天后,才嗫嚅的吐出了几个字:“夏夏丫头?怎么是你啊?”

  韩敏夏看了看郁老太太,又看了看身上的男人,头脑中有什么东西慢慢成型,“你,你是……”

  “郁承衍。”男人轻眯双眼,眼底迅速划过了一抹精光……

  接到韩敏夏的电话后,高小白被留在家里,高筱潇则和韩禛匆匆往韩家赶去。

  进了韩家别墅,韩禛边将车开进车库,边说道:“媳妇儿,别紧张,有老公在呢。”

  “我不是紧张。”高筱潇皱着眉,一脸的纠结和担忧,“夏夏刚才在电话里都哭了,我担心她昨天夜里被人给欺负去了。”

  韩禛微微皱了下眉,这个郁承衍,难道真的趁人之危了?

  “都怪你,我昨天晚上说了要把夏夏送回家的,你就是不听。”高筱潇有点埋怨的看着他。

  如果夏夏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韩禛一头黑线的睨了她一眼:“放心吧,夏夏不会有事的,承衍是熟人,而且……这不都给送回家来了嘛。”

  顶多是,有些事情提前了一步而已。

  下车后,韩禛捏着她的小手,一副温柔体贴的口吻说道:“媳妇儿,待会儿你什么都不用说,我来说就行了。”

  高筱潇:“……好吧。”。

  进了客厅,韩敏夏正坐在沙发上,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低着头,瑟缩着身子,发型还有些乱,一副失足少女的模样。

  旁边,韩老太太,韩正铭以及钟瑜红都一脸严肃的坐着,唯一一脸轻松的,可能也就是正翘着二郎腿,来做客的郁承衍了。

  “少爷和少奶奶回来了。”

  听到莲姨的声音后,韩敏夏抬起头,小脸上还挂着两行泪水。

  一看到进来的正是韩禛和高筱潇时,立马起身冲了过去。

  “小嫂子,大哥,呜呜呜,你们可算回来了。”

  高筱潇搂着她瑟瑟发抖的身子,脸上满是内疚:“夏夏,对不起。”

  “小嫂子。”韩敏夏躲在高筱潇怀里,看着韩禛,一脸委屈的说道,“大哥,那个郁小二趁我昨天晚上喝醉酒了欺负我!你们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郁承衍一听到这个n年没有被人喊过的小名,俊脸立刻就沉了下去。

  “承衍?”韩禛一脸的讶异和不解,甚至眉头还微微皱着,“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妹妹,她怎么会跟你……”

  郁承衍见韩禛竟然在这儿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原本就沉下去的俊脸已经接近阴沉沉的了。

  昨天晚上明明是他打电话给自己,这会儿竟然全撇清了。

  “夏夏,别哭,你把昨天晚上的事情都说出来,妈一定替你讨个公道。”钟瑜红起身,义正言辞的说道。

  刚才韩敏夏一冲进来就坐在那儿哭,什么都不说,联系昨天夜里那一通奇怪的电话,钟瑜红自然而然就觉得是自家女儿吃了亏了。

  “嗯。”韩敏夏点了点头,伸手把眼泪擦干净,开始一五一十的讲述道,“昨天晚上,我本来是带小嫂子去找光璞姐吃饭的,后来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情,刚好大哥来了,我和小嫂子就跟大哥去隔壁的包厢吃了。我失恋了,心情不太好,所以就喝了一点儿酒,等我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在郁小二的床上了,而且,我的衣服还都……还都……”

  后面的话,她实在是不好意思说了。

  钟瑜红点了点头,看向韩禛,“阿禛,你也说一下,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韩禛看了一眼郁承衍,便淡淡的开口说道:“昨天晚上夏夏喝醉了,我因为要送媳妇儿回家,就打电话让承衍,让他来帮我送夏夏回家。至于后来的事情,我就不得而知了。”

  高筱潇:“……”

  “承衍,你还有什么话好说?”钟瑜红了解了来事情的龙去脉,立刻就不满的看向了郁承衍。

  本来,她一直很欣赏郁家这三个出色的兄弟,在大女儿和郁存遇的婚事告吹以后,她心里始终都觉得挺对不起郁家的,甚至还想过,如果可以的话,让夏夏和他们其中一个再发展一下。

  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郁承衍竟然连这种酒后趁人之危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这……实在是让她太失望了!

  韩正铭气的“蹭”一声就站了起来,“真是岂有此理!我要打电话给东辰,问问他到底是怎么管教儿子的!”

  韩老太太一把拉住了儿子,“正铭,别冲动,先听听承衍怎么说。”

  韩正铭从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声,“这人证都在了,他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他是当事人,他的话就得说。”韩老太太坚持,看着郁承衍便说道,“承衍,你也来说说,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郁承衍轻轻的笑了一声,“好的。”

  他两手插着西装裤兜,悠哉的站了起来,“韩奶奶,伯父,伯母,是这样。昨天晚上,我的确是接到了阿禛的电话,要送夏夏回家的。但是夏夏喝醉酒了,把我认成了别的男人,你们都知道的,我从小就喜欢她,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夏夏拼命的往我身上扑,还自己不停地开始脱衣服,哭着说不想要回家,让我带她回家睡觉……我本来还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刚才听了她的话才知道,原来是失恋了。既然这样,那她昨晚的那些行为,也就可以理解了。”

  “……”

  画面骤变,原本兴师问罪的韩家人怎么也没想到郁承衍说出的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敢情,还是自家女儿主动的?而他,不过就是顺水推舟而已。

  一时间,众人的面色都有些尴尬了起来。

  “郁小二,你胡说!”韩敏夏气的冲着他大叫。

  郁承衍勾着唇看她,“我怎么胡说了?”

  “昨晚,今天早上,你,明明是你……”韩敏夏支支吾吾的,想到早晨醒来的画面,脸又红了起来。

  “我怎么了?”郁承衍依然一副浅笑的模样看着她。

  韩敏夏最讨厌他这副“全天下自己最帅”的姿态,气呼呼的干脆就骂了起来:“你这个臭流氓!不要脸……”

  “夏夏!”韩老太太一口打断了她,为了怕孙女儿再露出更不好的仪态,只好一脸抱歉的看着郁承衍说道,“承衍,不好意思啊,夏夏她……”

  “没关系的,韩奶奶,其实,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也有很大的责任。”郁承衍一副“知错必改”的态度,“毕竟,不管怎么说,是我最后没有能克制住自己的冲动。对不起,让夏夏受委屈了。”

  “没错,就是你的责任!不要脸,趁我喝醉了就占我的便宜!”韩敏夏立刻抓住他的话哇哇大叫起来。

  众人:“……”

  “嗯,我知道错了。”郁承衍一脸诚恳的看着她,“不过,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夏夏,你说吧,你要我怎么补偿?只要你说得出的,我保证都做得到。”

  韩敏夏愣了愣,俨然没想到郁承衍会这么干脆又好说话。

  可是,自己的便宜都被他给占去了啊,还能用什么来补偿啊?她愁眉苦脸的想道。

  郁承衍见她一脸的为难,索性直接开口说道:“既然你想不出来比较好的补偿方式的话,那我就直接对你负责任吧。”

  “啊?”韩老太太顿时愣住了,然后,她看着郁承衍,脸上慢慢由诧异变得欣喜,“承衍,你的意思是,你愿意……”

  “我愿意娶夏夏。”郁承衍一语中的。

  整个客厅都安静了下来,仿佛能听到针落地的声音。

  随即……

  “啪啪啪”,韩禛两手合在一起拍了三下,“承衍,男子汉知错就改,还敢作敢当,不错,你这个妹夫,我认了!”

  郁承衍:“……”

  “太好了!”韩老太太也开心的鼓起了掌,一脸感怀的说道,“我记得,你们俩小时候就喜欢在一起玩扮家家,做夫妻的游戏,真没想到啊,现在你们还真的要成为一对夫妻了。”

  韩正铭的脸色也稍稍和缓了起来,想了想,便叹了口气说道:“如今之计,也只能这样了。”

  郁家的二儿子,长得一表人才,又是d市如今最有前途的金牌大律师,可谓才貌双全,这么多年,也没有听说有什么不好的传闻,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要比那个什么顾向北的要好吧?

  而且韩家和郁家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两家人都知根知底的,什么话都好说,也不怕自家女儿嫁过去了会被欺负。

  钟瑜红见一家人都同意,也只好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样,承衍,以后,我家夏夏就要拜托你多多照顾了,她虽然已经快二十五岁了,但是心性还小,你比她大个几岁,以后……多包容包容她,知道吗?”

  “韩奶奶,伯父,伯母,你们言重了。”郁承衍要笑不笑的,眼神始终都盯着韩敏夏。

  “奶奶,爸,妈,大哥,你们,你们都疯了是不是?”韩敏夏总算回过神来,她睁大眼睛指着郁承衍就说道,“这个男人他占了我的便宜唉,为什么你们还要……”

  “夏夏,承衍刚才都道歉了,他是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钟瑜红不赞同的摇了摇头。

  她走过来,伸手帮女儿理了理头发,一脸心疼的说道,“承衍他小时候就喜欢你,这个你应该也知道的吧?你年纪也不小了,既然他……”

  “可是我不喜欢他啊!”韩敏夏噘着嘴,委屈的打断了母亲的话。

  “你喜欢的顾向北,都跟别人好上了,你确定……还要继续喜欢他?”韩禛轻飘飘的来了一句。

  韩敏夏:“……”

  “夏夏,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女人的一辈子,就是要找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韩老太太也过来苦口婆心的劝道。

  众叛亲离,韩敏夏心里那个委屈啊,最后,她一跺脚,扔下一句“我讨厌你们!”然后,就朝楼上跑去。

  “夏夏?”高筱潇担忧的看了看众人,见大家都站在那儿,却没有什么反应,皱了皱眉,只好自己追了上去……

  ------题外话------

  明天万更!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86韩禛曰:以后一家三口的饭就由我包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