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韩禛曰:我疼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韩敏夏一口气跑进卧室,扑倒在床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高筱潇轻轻走过去,坐在床边试探的叫了一声:“夏夏?”

  韩敏夏哭声渐小,半天后,才抽抽噎噎的说道,“小嫂子,你也是来劝我嫁人的吗?”

  “当然不是。”高筱潇看着趴在那儿委屈不已的小姑子,想到五年前的自己,心有戚戚然,“夏夏,只要你不想嫁,没有人可以逼你的。”

  听到这句话,韩敏夏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

  她擦了擦眼泪,从床上坐起了身子说道,“反正,我是不会嫁给他的,因为我不喜欢他小嫂子,你知道吗,他和那个郁小三,小时候就喜欢欺负我,天天捉弄我,再说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别想让我因为一夜情就去嫁人”

  高筱潇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夏夏,昨天晚上,你真的跟那个郁承衍发生关系了吗?”

  韩敏夏摇了摇头,“我也不是很确定。早晨醒来的时候,我们俩都躺在床上,而且……几乎都没怎么穿衣服。”

  囧……高筱潇只好硬着头皮问她,“那你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还有,你是不是第一次啊,如果是的话,身体应该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感觉的。”

  韩敏夏愣了愣,“我没有什么感觉啊,除了头有点疼,但是那是因为昨天喝醉酒了。小嫂子,你的意思是说……”

  她恍然大悟,一拳打在了床褥上,“那个该死的郁小二,竟然敢骗我我们明明没有做那种事情”

  高筱潇松了口气,“那既然你们没有真的发生关系的话……”

  “不行”韩敏夏立刻又一惊一乍的打断了她,“就算我们没有真的发生关系,但是……我的身体都被他给看光了啊”

  早晨醒过来的时候,他就穿了一条内裤,而自己也就穿了个衬衫,而且那衬衫还是他的,估计也是他帮自己换上去的……

  高筱潇:“……”

  “我本来打算二十五岁生日的时候,把自己献给向北的,这下子完了,我已经脏了,不干净了,怎么办啦?”韩敏夏想到这个又难过了起来。

  高筱潇皱着眉,觉得自己有必要点醒这个小姑子,“夏夏,向……顾向北,他现在已经是时光璞的男朋友了,你就算再喜欢他,也不能做傻事。”

  “……”韩敏夏呆愣着小脸看着高筱潇,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似的。

  然后,“呜呜呜呜”,她重新趴回到了枕边,继续埋头痛哭了起来。

  高筱潇:“……”

  。

  楼下。

  郁承衍见目的已经达成,便开口要告辞:“韩奶奶,伯父,伯母,那我就先告辞了,改天,我会让爸妈,还有奶奶,一起过来提亲的。”

  韩老太太频频点头,看着眼前西装革履,器宇轩昂的郁承衍,想着即将就要成为自己的孙女婿了,心里头很是满意。

  钟瑜红则有点不放心的嘱咐道:“承衍,我建议,定亲的事情,还是不能太着急了。毕竟夏夏她刚刚才失恋,我觉得她可能还需要时间过度一下,你们两人可以先相处相处,等关系缓和下来了,再谈及婚嫁的事情也不迟。”

  郁承衍挑了挑眉,道:“伯母,我没有关系,主要是……我奶奶可能等不了。”

  “你说惠盈吗?”韩老太太愣了愣,忙不迭问道,“她又怎么了?”

  “奶奶和妈今天早上都亲眼看到夏夏和我睡在一起了。你也知道,奶奶她老人家最愁的就是我们兄弟三人的婚事,如果不是我刚才拦着她,估计就要跟着我一起过来了。”郁承衍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韩禛坐在沙发上,一直低头滑着手机,对众人的讨论毫不关心。

  韩正铭想了想,就说道,“承衍,我们主要也是担心夏夏,她现在刚刚失恋,可能对那个顾向北还不死心,一时之间,恐怕很难接受你。”

  “我知道。”郁承衍勾唇,突然笑得有些讳莫如深,“不过顾向北和我的表妹好上了,我表妹那人,喜欢争强好胜,自己的东西绝对不会允许别人去染指。相信伯父,对她也多少有些了解吧。”

  韩正铭愣了愣,“你的意思是,顾向北真的和光璞好上了?”

  “这么说,这以后还得和顾向北成为亲家啊。”钟瑜红突然开始有点儿为女儿担心了。

  自家的女儿她最了解,虽然夏夏有时候会冲动,脾气也不太好,但性格还是比较单纯的,也没什么心眼,这以后万一还是对顾向北不死心,再惹来和时光璞的矛盾,到时候免不了是要吃亏的啊。

  对此,郁承衍付之一笑,“伯父伯母请放心,不管怎么说,光璞必须得叫我一声表哥,至于夏夏,自然也就是他们的表嫂。”

  言下之意,打狗也得看主人啊。

  韩正铭钟瑜红:“……”

  。

  郁承衍潇洒的离开后,韩老太太看着韩禛就说道,“阿禛,怎么没有把小白给带过来啊,我想我的曾孙子了。”

  “我这不是怕你们太凶,再把孩子给吓到了嘛。”韩禛轻描淡写的说着,看了眼时间就起身朝楼上走去,“怎么这么久了还不下来,奶奶,我去楼上找媳妇儿了啊。”

  韩老太太:“……”

  这臭小子,真是有了媳妇儿了,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

  楼上卧室里,韩敏夏哭了很久,最后不知道是累了,还是困了,不知不觉就趴在床头睡着了。

  高筱潇叹了口气,轻轻地把被子给她盖上,退出房门。

  “媳妇儿。”突然,一双大手从后面圈住了她的腰,伴随而来的还有韩禛的声音。

  高晓霞吓了一跳,回过身“嘘”了一下:“夏夏好不容易才睡着了,别吵醒她。”

  韩禛挑着眉,一脸的不快,低头凑到高筱潇的耳边,哑着嗓音说道,“你说你这么关心小姑子,什么时候能关心下你老公我啊?”

  温暖的气息,全都随着声音呵进了高筱潇的耳朵里,又痒又热。

  “你怎么了啊?”高筱潇小声的问他。

  虽然现在是大白天的,但是走廊上没有别人,再被他这么近距离的抱着,姿势又那么的亲密,感觉气氛都不自觉地暧昧了起来。

  韩禛看着她乖巧柔顺在自己怀里的样子,小脸红红,含羞带怯,心里头喜欢的不行,偏偏又碍于她现在身子还不方便,什么都不能做,只好黯哑着嗓子说道:“我疼。”

  然后,握着她的小手从自己的胸口一直往下,隔着布料,滑过结实的胸肌,壁垒分明的腹肌,然后是皮带,再然后是……

  高筱潇刚开始还没怎么听懂,直到小手突然被他带着放在了一个敏感的敌方。

  那是……

  高筱潇脑子里“嘭”的一声就炸了开来,瞬间也反应过来他那两个字的意思。

  她迅速的将手缩了回来,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就朝楼梯走去。

  韩禛:“……”

  完蛋,原本只是想逗逗她,没想到……只是被她那么轻轻一碰,这下,是真的有反应了。

  。

  高筱潇在楼梯拐角不停地用手扇风,直到脸上的热度散了,才佯装镇定的下楼,和韩老太太坐在沙发上聊了会儿天。

  眼看时间就要到中午了,韩老太太便说道,“潇潇儿,待会儿让阿禛去把小白接过来,中午你们都在这儿一起吃饭吧。”

  高筱潇有些为难的说道,“奶奶,家里面还有个朋友在呢。”

  “朋友?那就把她一起带过来。”韩老太太立马爽快的说道。

  高筱潇:“呃……”

  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给欢颜发个信息。

  以欢颜的性格,估计她肯定会不好意思过来的,不过……总得跟她说一声,免得再在家里勤快的烧一大桌的菜。

  消息发出去很久都没有接到回复,倒是韩禛,终于双手插着裤兜,慢条斯理的从楼上下来了。

  韩老太太一脸不满的瞪着他:“阿禛,上去半天了,你媳妇儿都下来了,你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

  高筱潇:“……”

  她低着头,想到刚才的事情,心虚的脸又忍不住红了起来。

  韩禛勾着薄唇,说的特别淡定:“解决一点儿私人的事情。”

  钟瑜红看高筱潇脸红低头的样子,再看看自家儿子那副轻佻的表情,也大致了解了,尴尬的低咳一声就说道,“我去厨房看看中午吃什么。”

  “恩。”韩老太太不疑有他,等儿媳妇离开后,立马又开始催促孙子道,“阿禛,你赶紧开车去新城小区把小白给接过来,中午在这儿一起吃饭。”

  “好。”韩禛刚拿起车钥匙,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刚好是宝贝儿子打来的。

  “小白,怎么了,想爸爸了是不是?”

  韩老太太听到孙子这肉麻又嘚瑟的声音,忍不住又皱了皱眉。

  “爸爸,你和妈咪什么时候回来?小白在家里没有饭吃。”小家伙在那头奶声奶气的说道。

  “怎么会没有饭吃?你欢颜阿姨呢?”韩禛随口问道。

  高筱潇抬起头,眼中划过了一丝疑惑。

  “欢颜阿姨跟一个叔叔离开了,家里面就只有我一个人。”高小白可怜兮兮的说道。

  。

  两人匆匆开车回到新城小区的家,常欢颜果然不在。

  她的行李箱还在,浴室里的日常洗护用品什么的也都在,但是人却不见了,只拿走了手提包,包括手机。

  高筱潇在回来的路上就一直给她打电话,始终都说是关机。

  “那个叔叔我不认识,但是欢颜阿姨认识他,两人在外面说了一会儿话,欢颜阿姨就跟他离开了。”高小白坐在沙发上,晃着两条小腿,一五一十的叙述道。

  难道是尹谦?

  高筱潇并没有他的手机号,但心想最大的可能也就是他了。

  真不知道这个渣男为什么这么阴魂不散,都找到有钱的女朋友了,为什么还总是要缠着欢颜?

  “放心吧,可能她有急事先离开了,晚上说不定就回来了。”韩禛安慰她说道。

  高筱潇点头,希望如此吧。

  带着小白回韩宅吃饭的路上,她不放心,又给宋萧守打了个电话询问,谁知……

  “欢颜今天没有给我打过电话,如果她手机关机了的话,可能是刚好没电了吧?”宋萧守在那头漫不经心的说道。

  高筱潇“哦”了一声,总觉得哪里还是不太对劲。

  “放心吧姐们,欢颜肯定没事儿的,回头我给她发个短信,最多晚上,她开机后肯定就会给你回信息了。”宋萧守又说道。

  “好,那麻烦你了。”

  高筱潇放下手机,想了想,又给常欢颜发了好几条的微信信息。

  但是,却始终也都没有任何的回复。

  。

  另一边,郁承衍开车回到了军区大院。

  进了自家别墅后,一进大门,就发现院子里停了两辆车。

  其中一辆他认识,是姑姑家司机常开的那一辆黑色劳斯莱斯,至于另一辆黑色的揽胜……

  他眯了眯眼,挪开视线,将车开进了车库。

  从车库出来后,刚走到别墅外面,就听到一阵欢声笑语从客厅里传了出来。

  “太好了,光璞交了男朋友了,这承衍啊也有女朋友了,哎呀,我们老郁家今年总算是铁树也开花咯。”郁老太太的声音里满是浓浓的喜悦。

  “外婆,二哥交女朋友了吗?什么时候的事啊?他女朋友我认不认识?”

  郁承衍走到玄关,恰好听到时光璞在八卦。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郁老太太站了起来,一脸急切的看着他问道,“承衍,怎么样,你岳父岳母,还有欣雅她,都没有难为你吧?”

  “奶奶,放心吧,我已经跟韩奶奶,还有伯父伯母都说好了,过几天,我们就可以去韩家先把婚事给定了。”郁承衍换好拖鞋,走过去叫了一声,“姑妈,姑父。”

  然后,他的眼神看向了顾向北,一副不认识的样子问道,“咦,这位是?”

  顾向北看着郁承衍,忍不住讥嘲的扯了下唇角。

  “哦,承衍,这位是光璞的男朋友,他叫顾向北,是顾氏企业的总经理。”郁熹媛笑眯眯的开口介绍道。

  “原来是未来的表妹夫。幸会,幸会。”郁承衍伸手,和顾向北客套的握了握。

  郁聿庭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儿,看到自家二哥这幅装模作样的架势,鼻端冷冷的“哼”了一声。

  “你们聊,我还有点儿事情要忙,先回楼上。”郁承衍说完,就抬脚朝楼梯走去。

  时光璞看着他高不可攀的背影,忍不住又对郁老太太问道,“外婆,二哥他的女朋友,该不会是韩敏夏吧?”

  “光璞,你也知道了对吗?”郁老太太笑眯眯的,“这两个孩子也真是的,瞒了我那么久的时间,要不是今天早上我发现他们俩……”

  “妈。”杨曦立即开口,挤眉弄眼的暗示,生怕老太太再说出什么惊天的八卦来。

  郁老太太只好捂着嘴,但是脸上的笑意却止也止不住。

  时光璞心里“咯噔”一声,没想到啊,夏夏竟然把性格最难以捉摸的二哥给拿下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郁聿庭却“蹭”的一声就站了起来。

  “小三,你怎么了?”杨曦看着这个最小的儿子,一脸的担忧。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小三……好像也喜欢夏夏。

  “闷死了,我出去兜兜风”郁聿庭一把抓起茶几上的车钥匙,迈着大步朝门口走去。

  杨曦一直追到门口:“小三,小三你慢点儿开车啊……”

  韩老太太却一点儿都不被郁聿庭影响,立马又开口对时光璞说道,“对了,光璞,你还有没有什么要好的小姐妹,看年纪差不多的,给我们家存遇,还有小三也都介绍一下。”

  时光璞扯了扯唇角,“好的,外婆。”

  韩老太太点头,满意的笑了,“这家里面要办喜事了,心情就是好。对了,锦川他什么时候回来啊,这侄子都要订婚了,怎么还在外面飘着呢啊……”

  “妈,我回头就给锦川打个电话问问。”郁东辰开口说道。

  “嗯,你跟他说说,这次回来,就不要再走了。”郁老太太想到这个常年在外的小儿子,心里头还是一阵难受。

  “我知道,放心吧,妈。”郁东辰安慰的说道。

  。

  午饭过后,黑色揽胜刚离开军区大院,时光璞坐在副驾驶座上,双臂环胸的说道,“这以后二哥要是真的和夏夏结了婚,还得让我管夏夏叫一声表嫂,真行啊呵呵。”

  顾向北自顾自开着车,没有搭话。

  “不过也奇怪了,这夏夏怎么这么快就跟二哥扯上关系了呀?昨天晚上,明明她不是还喜欢你的吗?这感情变化也太快了还有啊,三哥昨晚还因为她跟你打了一架,真是……”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时光璞的抱怨。

  顾向北拿过耳机接听,“喂,爸。”

  “……”

  “好,我现在马上回去。”

  挂断电话后,顾向北开口淡淡的说道:“我大哥和大嫂从看守所被放出来了。”

  “哦,对了。”时光璞仿佛才想起来似的,一脸抱歉的说道,“昨天晚上,我就听周助理说了,韩禛已经提出撤销诉讼,今天看守所应该就会把人给放出来的。这事情太多,我一时忘记和你说了,不好意思啊向北。”

  “没关系。”顾向北看了一眼时间,“我先送你回家?”

  时光璞抿了抿唇,有点害羞的说道:“时间还早呢,要不,向北,我跟你回去探望下大哥和大嫂吧?还有伯父伯母,我也都没有见过呢。”

  她刚才都带顾向北来见过自己的父母和娘家人了,作为礼尚往来,提出这个要求,她并不觉得过分。

  顾向北皱了下眉,动作太快,几乎微不可觉。

  “好。”他答应了。

  时光璞瞬间笑的更开心了,“那好。向北,我们先去购物广场逛一下吧,我想要去买点儿东西。第一次上门,总不能两手空空,什么都不带吧。”

  “……”

  顾向北没有说话,只点了下头,便将车打了个转弯,朝中心购物广场开去。

  。

  顾家大宅。

  顾以城和高贞宁总算从看守所被放了出来,回到久违的,舒适的家了。

  虽然也就被关押了三天的时间,却恍然如梦,两人也瞬间仿佛苍老了好几岁。

  顾老爷子比较迷信,还让佣人在别墅的大门口支了个火盆,让两人从火盆上跨过去,去一去晦气。

  等夫妻二人洗完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走下楼后,顾向北刚好也带着时光璞回来了,正在客厅里和顾老爷子,还有蒋梦怡聊天。

  “以城,贞宁,这位就是向北的女朋友时小姐,都是因为她的关系,你们这个案子才可以这么早的得到解决,还不快谢谢人家。”顾老爷子说道。

  高贞宁看着时光璞,有些些的纳闷。

  奇怪,不是因为自己去求了叶潇,韩禛才撤销诉讼的吗?

  顾以城开口说道:“时小姐,谢……”

  “不必客气的,你们是向北的大哥和大嫂,我肯定是会鼎力相助的。”时光璞立马微笑着说道。

  顾老爷子看着一家人团聚的画面,多日来烦乱的心,总算是踏实了一点。

  待顾俪清也从楼上下来后,他便开口宣布道:“以城,你刚刚从那种地方出来,趁这段日子,你可以先带贞宁去外地旅旅游,好好休养,调节一段时间。公司的事情,就暂时先交给向北吧,而且我也已经决定,把我的位置传给他了。”

  “什么?”

  一时间,一屋子的人,除了顾向北和时光璞,都纷纷讶异的叫出了声。

  只不过,蒋梦怡和时光璞是开心的,其他人,却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的不甘心。

  尤其是顾以城,如果不是碍于还有外人在场,恐怕早就开口提出质疑了。

  “这一次的牢狱之灾,纯粹是因为你和贞宁做事之前考虑不周所造成的。也罢,就当作是一个教训,以后让你们切记,做事情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听到了没有?”顾老爷子又开始谆谆教诲道。

  “知道了,爸。”顾以城闷闷不乐的说道。

  。

  时光璞一直在顾家待到吃完了晚饭,才依依不舍的起身道别了。

  蒋梦怡朝身上比划着儿媳妇送的burberry丝巾,赞不绝口的说道:“这个时小姐真不错,长得漂亮,有品位,出手还很大方,不愧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姑娘。”

  顾俪清虽然因为公司的事情不开心,不过一看到时光璞送给她的最新款prada钱包,立刻也想开了,边看边酸溜溜的说道:“这个未来小婶婶的确是挺大方的,第一次来家里做客,这送的全都是名牌呵,小叔这次啊,可算是找对人咯。”

  时光璞送给顾老爷子的是一方上好的砚台,送给顾以城的是一瓶典藏多年的红酒,至于高贞宁,则是一款coach经典手包。

  几个礼物,可谓样样用心,也都符合大家的心意和爱好。

  顾向北送完时光璞回来,静静的站在玄关处听着两人的夸赞。

  晕黄色廊灯的投射下,他紧抿薄唇,那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愈发显得冷漠疏离。

  他想起几年前,刚刚让叶潇答应做他女朋友的时候,曾开玩笑说要让她丑媳妇儿来d市见公婆。

  叶潇当时还是个没毕业的高中生,被吓得方寸大乱,却还知道在电话里问一句,“那我要不要带什么礼物啊?”

  他当时的回答是什么?

  “不用,你人来就好了。”

  毕竟,她一个高中生,能准备什么礼物呢?准备了,顾家的长辈也是看不上的。

  因为叶潇,他曾经和家里所有人反目,放弃一切,背井离乡。

  也因为叶潇,他享受到了一段最纯,最真挚的初恋,却也尝到了最无奈,最苦涩的失恋痛苦。

  而时光璞,则是和叶潇完全不同的女人。

  和叶潇相比,时光璞就是一个天之骄女,她自信,**,面面俱到,有自己的事业,更有优渥的家世和背景。

  可他偏偏,却再也没有了当年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向北。”蒋梦怡一转身,看到儿子便笑着走了过来,口中连连说道,“这个时小姐啊,我挺喜欢的,长得漂亮,人又大方,听说她还是郁家唯一的外孙女儿是吧?你啊,一定要好好跟她相处,听到了没有啊?”

  顾向北嘴角硬生生扯出一抹笑:“知道了,妈。”

  。

  楼上卧室,高贞宁将时光璞送来的礼物盒随手放在了桌上,“老公,下午爸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顾以城解开纽扣,冷哼一声说道,“还能是什么意思?老头子偏心,其实早就想把公司都交给向北了,这一次,只不过恰好是找到了一个借口罢了。”

  “那我们以后怎么办?”高贞宁一脸的担忧。

  她嫁进顾家,忍气吞声了十几年,还生了个儿子,这顾氏的大权却突然落到了顾向北的头上,蒋梦怡又处处和她作对,以后的日子里,顾家还能有她什么好事儿吗?

  “别担心,向北他年轻气盛,未必能成什么大器。”顾以城不屑一顾的说道。

  “可是……”高贞宁想到了时光璞,“小叔的那个女朋友,来头好像不小啊,小叔会不会就是为了公司,所以才跟她在一起的啊?”

  “时光璞不过就是郁家的外孙女儿,郁家又不过是在律政界只手遮天罢了,商业圈没他们什么事情。至于时家,更不值得一提。要我说,韩敏夏要比那个时光璞强多了,只可惜,向北还是太嫩了,选女人的眼光太差”顾以城分析的头头是道。

  高贞宁:“……”

  可不是么,当年选了叶潇做女朋友,差点搞得她里外不是人,唉……

  “对了。”顾以城看着妻子,“回来的路上你不是说,撤销诉讼的事情是你让叶潇找韩禛去做的吗?怎么那个时光璞说是因为她的关系?”

  “我确实找了叶潇,她也答应了。”高贞宁眨了眨眼,“我还是打电话问问她吧。”

  “嗯。”顾以城点头。

  高贞宁拿起手机拨打了高筱潇的电话,结果毫无例外,听筒里,只有“嘟嘟嘟”的忙音。

  。

  新城小区。

  晚上,高小白洗完澡,准备上床睡觉了,常欢颜还是依然没有回来。

  电话始终关机,短信,微信,也都没有任何的回复。

  高筱潇坐在客厅,失神的看着手机,心里除了担心,还是担心。

  直到电视上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happy星星儿童营养饮料,喝了聪明,妈妈放心。”

  高筱潇抬头,当看到屏幕中那张再熟悉不过的小脸时,整个人瞬间目瞪口呆。

  “小白小白……”她大叫。

  高小白立刻拉开了小卧室的房门,一脸担忧的快步走了出来,“妈咪,怎么了?”

  电视上的广告已经放完了,高筱潇还有些回不过神,指着电视机就说道,“小白,我刚才看到你拍的广告了,是不是一个饮料广告?”

  “哦。”高小白翻了翻白眼,原来是因为这事儿,害的他还以为妈咪又遇到小强了呢。

  “妈咪,晚安,我睡觉了。”他淡定的说完,迈着小短腿又回去了。

  然后,小卧室的门就被关上了。

  高筱潇:“……”

  。

  高筱潇洗完澡,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拨打了韩禛的电话。

  因为不知道常欢颜今天晚上到底会不会回来,八点钟不到,她就把他给赶走了。

  离开的时候,某人的脸还是黑压压的,一副很不乐意的样子。

  但是,现在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他帮忙。

  电话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即,韩禛低沉中带着一丝戏谑的声音响起,“媳妇儿,是不是想我了?”

  高筱潇忍不住偷偷皱了下眉,“你是不是要睡觉了啊?”

  “没有,我刚刚洗完澡。”韩禛说完,又补了一句,“你洗过澡没有?”

  高筱潇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洗过了。”

  “哦。”韩禛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特别低沉,富有磁性,仿佛一瓶陈酿数年的红酒……

  “那现在是不是躺在床上?有没有穿衣服?”

  原本的温情和浪漫感瞬间就没有了,高筱潇小脸爆红的低吼道,“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韩禛快速的笑了一声,一本正经的说道:“可是,我是真的很想问这个问题。”

  高筱潇:“……”

  她忍耐的闭了下眼,气呼呼的说道,“没事我挂了。”

  “别”韩禛低咳了一声,“媳妇儿,不是你打给我的吗?怎么问我有没有事?”

  高筱潇:“……”

  她摸着还有点烫的脸颊,只好开口说道:“有一件事想要请你帮忙,我刚才在综合台看到小白拍摄的广告了。”

  别说以前,她不会同意小白去拍什么广告,做什么小童星,进入那种太过于复杂的圈子。

  就是现在,既然韩家都把他认回去了,肯定也不会允许孙子在外面做这种事情。

  趁长辈们还没有发现之前,能遏制就先遏制吧,不然等知道了,还不知道会不会闹出更大的风波呢。

  还好韩禛和她的想法一致。

  “好,明天我就让小耗子把广告都给撤了,放心吧。”韩禛在电话里保证的说道。

  高筱潇点了点头:“嗯,那……没别的事了,我挂了啊。”

  “有事。”

  “什么事啊?”

  “亲一口再挂。”

  “嘟嘟嘟……嘟嘟嘟……”

  “……”

  韩禛看着渐渐暗下来的手机屏幕,他身上还穿着睡袍,却突然没有一点儿的睡意。

  耳旁,似乎还有着高筱潇甜美又柔软的声音。

  刚才,他就那么随口说了几句,脑子里就想到了她真的没穿衣服躺在床上的画面,然后,身体就传来一阵阵的冲动。

  拿起桌旁的打火机和烟,点燃一根,吞云吐雾间,他又拨打了一个号码。

  “喂,杨婶,别墅都收拾好了是吧?”

  “……”

  “嗯,明天你不用去别墅了。”

  。

  高筱潇显然小觑了某品牌儿童饮料的影响力,更轻视了卓星集团的广告投放力度。

  第二天早晨,因为在上周五的时候她就把车留在公司了,所以不得不打车送高小白去幼儿园。

  出租车刚开没多久,车载电视上就突然播放了那一则广告。

  高小白没什么反应,高筱潇却瞬间脸色都变了,下车的时候还拼命把儿子的小脸蛋往自己的怀里藏,生怕再被人给认出来了……

  等到了幼儿园的门口,就有在外面迎接学生的老师笑着说道:“小白妈妈,我昨天在家里看到高小白拍的饮料广告了,真的好可爱啊,你一定赚了不少的广告代言费吧?”

  “是啊,以后等高小白成了小明星,那可是咱们圣约翰幼儿园之光啊,到时候,可千万别忘了我们哦。”另一个老师也笑眯眯的说道。

  高筱潇眨了眨眼,“呵呵你们可能看错了吧,那个不是小白,我们怎么可能去拍广告呢……”

  “那个就是高小白我都看了好几遍了”一个背着书包的小胖子在旁边大叫,“高小白,你什么时候去拍的广告呀,下一次带上我呗,我听姐姐说拍那个广告可以免费喝到好多好多的happy星星饮料,我好喜欢喝那个饮料的”

  高筱潇:“……”

  。

  等高筱潇离开后,一群孩子围在高小白身旁,熙熙攘攘的往教室走去。

  本来就是众所瞩目的班长兼幼草,这会儿还拍了广告,上了电视,高小白瞬间一跃成为所有孩子们心目中的偶像了。

  “高小白,拍广告好不好玩?”

  “高小白,下一次,你是不是要去拍电影了?”

  “高小白,你成为明星以后还会来和我们一起上课吗?”

  高小白:“……”

  当然,有粉丝,自然也就有黑子。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拍了个破饮料的广告吗”景彦希两只小胖胳膊环在胸口,拿眼白看着前面的那一群“无知群众”。

  “彦彦哥哥,昨天跟妈咪去超市的时候,你还买了很多的happy星星饮料”景安玖毫不留情的戳穿了哥哥的嫉妒心。

  景彦希:“……”

  啊啊啊快抓狂了,怎么会有这么吃里扒外的妹妹?

  景安玖笑了笑,立刻追了过去,“高小白,等等我……”

  “玖玖,你不许追”景彦希小脚一跺,赶紧也跑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有人喊他,高小白竟然在前面停住了脚步。

  景安玖气喘吁吁的追了上去,笑眯眯的说道,“高小白,我昨天看到你拍的广告了,你真的好厉害那个饮料我也很喜欢喝哦。”

  “谢谢。”高小白也笑眯了眼。

  。

  韩太集团,总裁室。

  韩禛一到公司就给齐承灏去了个电话:“小耗子,把我儿子的那什么饮料广告赶紧给撤了。”

  “你儿子?什么意思啊?”齐承灏一头的雾水。

  “就是高小白,他就是我的儿子,前阵子在你们公司拍了个儿童饮料的广告,昨天刚开始在电视上播放,现在,我要求你赶紧把它都给撤了。”

  齐承灏却只当他开玩笑,笑了一声就说道,“阿禛,这个广告如果你刚开始的时候让我别拍也就罢了,现在既然拍都拍了,商业合同也履行了,该付的钱也付了,所有投放管道也都打通了,你这突然要撤的话岂不是让我钱打水漂吗?这损失有多少你知不知道?”

  “多少?”韩禛不屑的冷嗤一声,“报个数,我赔你双倍。”

  齐承灏:“……”

  。

  ------题外话------

  昨天收到好几颗大钻石,一开心,又放韩少出来耍流氓了~人家耍猴,韩少耍流氓,我也是醉了~

  然后下章,就是大家众所期待的来了,不过……估计只能草草带过啦~现在审核很严格~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87韩禛曰:我疼》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