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潇潇曰:你喜欢小孩子吗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她看了一眼厨房,偷偷抽出纸巾把那块肉扔进了垃圾桶里,也没有胆量再去尝其他的菜了,干脆抬脚朝厨房走去。

  欧式风格的巨型开放式大厨房里,韩禛正拿着饭勺和碗站在电饭煲前。

  衬衫袖子挽到了手肘处,露出半截结实又遒劲的小臂,系着围裙,头发还有些乱,虽然是一副“煮夫”的模样,却依然卓然挺拔,性感的一塌糊涂。

  高筱潇看着他,忍不住就嘴角上扬了起来。

  没想到,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竟然真的愿意为她挽起袖子作羹汤,虽然,菜的味道委实不怎么样。

  韩禛转过头,就看到她笑得有点傻乎乎的站在那儿,挑了挑眉,直接抬脚走了过来。

  “媳妇儿,傻笑什么呢?”韩禛把碗放到一旁,伸手捋起她有些湿的头发别在了耳后,看着她小脸上瓷白的肌肤,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还有那粉粉的唇瓣……他的浴袍太大了,穿在她的身上显得很宽松,反而有种……楚楚可怜的味道。

  猝不及防的,身体里已经消下去的火又一点一点的冒了上来,眸色一深,他忍不住就低头,吻上了她的嘴唇。

  “唔。”高筱潇没想到他招呼也不打的就亲上来了,嘴唇被他压的有点儿疼,带着清冽气息的舌霸道强势的攻入,吮住她的,一阵勾缠啜吮,一如他这个人,恣意妄为的不行。

  脸上慢慢的热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见他还是没有停止的打算,只好伸手使劲的推了推。

  等韩禛终于离开,她微喘着气,声若细蚊的说道,“我肚子饿了。”

  韩禛勾着薄唇,见她面若桃花,小脸通红,心情好的不得了,刚想要开口,身后的电饭煲“哒”一声跳开了,米饭煮好了。

  “应该可以吃了。”韩禛松开手,重新拿碗回去盛饭。

  高筱潇抿了抿有些肿胀的唇,跟着往里走。

  到了跟前才发现,一旁的垃圾桶里已经被堆满了,里面全都是……呃。

  “咳。”韩禛也注意到了她的视线,尴尬的低咳一声解释道,“媳妇儿,其实,今天是我第一次炒这种家常菜。”

  上次莲姨就教了他怎么放油以及掌握火候,其他的还没来得及教。

  还好他机智,下了个教做菜的app,试了好几次,这才终于将三菜一汤给完整的做了出来。

  高筱潇点点头,从垃圾桶那一大堆废弃的食材,还有刚才那一口菜的重口味,也大抵猜到了他应该是刚刚开始学做菜。

  以前也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能为她做到这个地步,真的已经很让她感动了。

  还有,上一次的煎鸡蛋饼,其实还挺好吃的。

  “走吧。”韩禛盛好了两碗米饭,端着走出了厨房……

  饭厅,高筱潇刚坐下,韩禛就从裤兜里拿出了手机,对着桌上的三菜一汤,两碗米饭,“咔嚓”地拍了一张照片。

  “我发给朋友看看,回头把照片传你,你记得也发一下,就说是你老公做的。”

  “……”高筱潇无语,默默的拿起筷子,假装没有听到。

  韩禛长指滑了几下,就将照片发进了“八面埋伏”的微信群里。

  看着群里面众人的对话,兀自嘚瑟的笑了笑。

  高筱潇也没管他,仔细观察了一下桌上那几个菜,最终还是选择了夹一筷子的米饭,刚要塞进嘴里……

  “媳妇儿,你给我拍张照片。”韩禛突然开口说道。

  “……哈?”高筱潇呐呐的接过手机,见他起身又往厨房走去。

  然后,传来了他催促的声音,“人呢?快进来。”

  高筱潇只好起身也走了过去。

  灶台前,韩禛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握着锅柄的站在那儿,斜着眼尾看着她,薄唇微勾,剑眉微挑,一副魅惑众生的表情。

  “好了,就这个姿势,拍吧。”

  高筱潇:“……”

  就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八面埋伏”微信群里。

  韩禛先是发了个小人拿着喇叭大喊的表情,后面紧跟着就发了那张照片。

  韩禛:“小爷我今天晚上第一次下厨给媳妇儿做的晚饭,掌声在哪里?”

  封辰安:“保姆做的吧?”

  燕南昇:“买的外卖吧?”

  上官晏:“谁家的外卖,菜相这么难看?”

  齐承灏:“二哥的重点难道不是‘媳妇’两个字?”

  燕南昇:“对于韩大少爷来说,天下女人皆媳妇。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

  见众人不信,韩禛才又发了炒菜的那张照片。

  因为角度的关系,也看不出来锅里面到底有没有菜,煤气灶到底开没开,看起来还挺有那么一回事儿的。

  于是,众人又开始吐槽他的菜肯定难吃,不,是根本就不能吃!

  韩禛也懒得跟他们废话,反正,他又不是做给他们吃的!

  发了个嘚瑟抽烟的表情后,就把手机给关上了。

  “走吧,吃饭。”。

  重新回到饭桌,韩禛坐下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排骨放到了高筱潇的碗里。

  “……”高筱潇看着那块排骨,忐忑的抬眼看了看韩禛。

  “是不是太感动了,舍不得吃?”韩禛戏谑的挑着眉,自己也夹了一块,放进嘴里。

  然后……

  “怎么这么腥。”他皱了皱眉,还是没忍住,一口吐了出来。

  好吧,好像是味精放的太多了。

  高筱潇一看连他自己都这么说了,立马更不敢吃了。

  韩禛又尝了其他的几个菜,除了那个汤味道太淡,可以勉强接受以外,其他几个不是咸了,就是味道很怪,几乎难以下咽。

  “呃,我打电话叫个外卖吧?”韩禛拿起手机。

  “……”高筱潇一看时间都快9点了,赶紧阻止他,“算了,时间太晚了,凑合着吃吧。”

  等外卖再送来,估计都得十一点多了,成宵夜了。

  “那……喝点儿汤吧,其他的菜别吃了。”韩禛也是尴尬的不行,还想好好表现呢,没想到……

  “媳妇儿,今天是我第一次炒菜,没掌握好调料的分量,下次,一定会成功的。”他信誓旦旦的说道。

  “嗯。”高筱潇也只好鼓励他,“上次你做的鸡蛋饼,味道就很好啊,这次应该是失误……”

  韩禛:“……”

  半天后,他才说道,“那个……都是莲姨事先调好的材料。”

  他就是负责煎个饼……

  “……”高筱潇忍着自己不断上扬的嘴角,凑合着吃了一碗……汤泡饭……

  吃过晚饭后,韩禛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便放到了耳边接听,“喂,承衍。”

  高筱潇自觉的收拾起碗筷往厨房走去。

  “阿禛,明天下午和事务所的续约仪式,你让夏夏来参加就可以了。”郁承衍在那头说道。

  “夏夏只是个小部门的经理,你确定,让她代表整个韩太去签字?”韩禛戏谑的挑起了眉。

  “嗯。”郁承衍的回答很简单,也很确定。

  “ok。”韩禛笑了一声,既然他这个事务所的老板都不在意了,自己当然也无所谓。

  “对了,明天刚好是夏夏的生日,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既然两兄弟已经分出了胜负,作为大哥,适当的推波助澜一把也不为过。

  “不用你提醒,这个我知道。”

  挂断电话后,韩禛听着厨房里传来的声音,将手机随手放在桌上,抬脚就走了过去……

  高筱潇刷完碗后,又拿起抹布准备把流理台清理一下,刚擦了第一下,动作瞬间就停止了。

  因为,她感觉到身后,男人温热结实的体魄,正贴在自己的身上。

  韩禛看着她戛然而止的手,笑了笑,张开双臂从后搂住了她,将下颌靠在她瘦削的肩头,使劲闻了闻,声音也随着热烫的气息一起喷洒进了她的耳朵:“媳妇儿,刚刚吃饱饭了,是不是现在又有力气了?”

  已经人事,高筱潇几乎是立刻就领会了他那句话的意思,整个人顿时又颤又紧张,几乎连手里的抹布都要拿不住了。

  韩禛干脆伸手将抹布夺下丢到了一旁,转过她的身子,低头就吻了上去。

  高筱潇闭着眼睛,在他怀里,被吻得快要化成了一滩春水。

  “媳妇儿,刚才有没有发现一件事情?”韩禛两只手在后面托着她的腰身,微微弯下头,在她的脖子,肩膀上细致的啄吻,嗓子哝哝出声的问道。

  “什么事情啊?”高筱潇两手软绵绵的放在他的胳膊上,心慌意乱,这几个字也纯粹是无意识的接话。

  韩禛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低哑的开口说道:“刚才,两次,我都没有戴套。”

  高筱潇:“……”

  韩禛觉得自己唇下的肌肤都羞的又红又烫了起来,他低声的笑了,“知道我为什么不戴吗?”

  高筱潇感觉从头到脚都要红了,低着头,听着他不正经的调戏声,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我想让你,再给我生一个孩子。”

  几乎是立刻的,他就觉得怀里原本柔若无骨的身子突然僵住了。

  他停下动作,抬起眼睛看向高筱潇,见她睁着眼睛,染着绯红的小脸上有些神情恍惚的呆愣感。

  “怎么了?”韩禛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眼底划过了一丝笑意。

  都亲密过两次了,还是动不动就脸红紧张,韩禛真是既无奈,同时又觉得自豪的不行。

  毕竟,只有自己才能让她露出这么小女人的娇态。

  半天后,高筱潇才小声的开口问道,“你……很喜欢小孩子吗?”

  这个问题几乎等于白问,毕竟,韩禛对小白的喜欢和疼爱溢于言表。

  只是,她的身体可能……

  “当然喜欢。”韩禛又低下头,一下一下的啄着她粉嫩的唇瓣,边亲,边温声的宠溺说道,“小白那么可爱,媳妇儿,再给他生个漂亮的妹妹吧,好不好?”

  他几乎已经可以想象到未来的一个场景:他开着车,旁边坐着媳妇儿,后面则坐着儿子和女儿,一家四口去逛超市,他和她一人推着一个推车,里面分别坐着小白和妹妹,男帅女美,再搭配一对漂亮的儿女,多么幸福又有爱的画面啊!

  高筱潇眨了眨眼,清澈的眼底迅速划过了一丝难过,她低下头,将脸埋进了他的胸口。

  韩禛只当她在害羞,指腹又在她滑腻白皙的脸颊揉了揉,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拦腰抱起,转身就朝楼梯走去……

  到了二楼,韩禛把她放到了大床上,脱掉自己的衬衫,弯腰就要亲下去。

  高筱潇忍不住别开了头,他的薄唇,就这么贴在了她的脸颊上。

  “我还有一点儿不舒服,能不能……不要了。”她的声音特别小,带着一丝怯怯的请求味道。

  韩禛一听到这小可怜儿一样的声音,心头一软。

  想着刚才确实已经做过两次了,而她的身体又和初次没什么不同,好像确实是有点儿强度太大了。

  于是,他挑了挑眉,“好。”

  大手拉过被子,将两人都盖住。

  薄被下,韩禛四肢交缠的将她搂进怀里,大手轻拍她的背,温柔又低醇的在她耳边说道,“不做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们一起去接小白上学。”

  灯关灭了,黑暗中,听着头上传来男人逐渐传来低沉均匀的呼吸声,高筱潇却很久都没有睡着……

  顾家。

  “小姐,你回来啦。”周婶打开院子的大门,看着顾俪清一身酒气的靠在那儿,外面,一辆出租车正在掉头开走。

  顾俪清抬头看了看周婶,伸出手让她扶着往里面走去。

  “小姐,二少爷的女朋友来了,正在客厅里陪老爷看电视呢。”周婶小心翼翼的说道。

  顾老爷子说了,少爷的女朋友是家里的贵客,每次来了都必须要好生招待着,而小姐每次喝醉酒了就容易发酒疯,说实话,她心底还挺担忧的。

  顾俪清打了个酒嗝,迷楞着眼睛说道:“时光璞又来了?”

  周婶:“呃……”

  “这是有多急着要嫁进门来啊?怎么每天晚上都过来!”顾俪清趁着酒意,把不快都说了出来。

  自从前两天时光璞以顾向北女朋友的身份登门拜访后,这连续几天,她每天晚上都要来顾家吃晚饭,完事了还一直赖着不走,搞的一家人都得跟伺候贵宾似的也必须在客厅里坐着。

  顾俪清对此相当的不满!

  “小姐,嘘,声音小一点啊,时小姐在客厅里呢,万一被听到了,这……”周婶立刻小声地提醒她。

  “怕什么怕?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结不结婚,对我又没有什么好处!凭什么让我低三下四的啊。”顾俪清发泄的甩开周婶的胳膊,踉跄着就朝别墅大门走去。

  “唉,小姐……”周婶忙追了上去……

  推开别墅大门,果然,客厅的沙发上,一家人都坐在那儿陪着时光璞看电视剧呢。

  除了顾向北,顾老爷子和蒋梦怡,就连顾以城,高贞宁和小谨言都坐在那儿。

  顾俪清冷笑一声,低头将高跟鞋“啪”的就甩到了玄关的地板上。

  听到这动静声,一屋子人都回头看了过来。

  “醉鬼姐姐回来了!”小谨言童言无忌的喊道。

  高贞宁:“……”

  顾老爷子皱了皱眉,说道:“周婶,扶俪清回楼上休息。”

  顾俪清挥了挥手,不让周婶扶,嘴里喊着:“小婶婶来家里了干嘛还让我休息啊,我要找小婶婶聊天。”

  时光璞微微勾起唇角,一脸亲切的打招呼道:“俪清,你回来啦。”

  瞧这语气,俨然把自己当成女主人了。

  顾俪清呵呵笑了两声,穿上周婶递来的拖鞋,歪歪扭扭的就朝沙发走去。

  “小婶婶。”她一屁股坐在了时光璞和顾向北的中间,笑嘻嘻的说道,“小婶婶,你是不是很喜欢我的小叔啊?”

  顾向北皱了皱眉,身子往一旁挪了一点位置。

  时光璞有点儿不好意思的看了看顾向北,轻声说道:“俪清,你喝醉了。”

  “我没醉,我清醒得很呢。”顾俪清笑了笑,捂着嘴凑近时光璞的耳边说道,“想不想知道我小叔的事情啊?我可以都告诉你哦。”

  时光璞快速的眨了眨眼,“你说的是?”

  “小叔的初恋女友啊,还有以前的事情哦。”顾俪清摇头晃脑的,也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在借酒装疯卖傻。

  蒋梦怡脸色一变,起身走了过来,伸手拉起了顾俪清的胳膊喊道,“周婶,快来把她送上楼休息。”

  “唉,你拉我干什么啊?”顾俪清头昏眼花的,心情很不爽,直接就伸手想要推她。

  只是手还没碰到蒋梦怡,胳膊上就传来了一阵疼。

  “胡闹!”顾老爷子将拐杖收回放到了地上,发出一声振聋发聩的呵斥,“以城,把俪清带上去。”

  “爷爷,你竟然拿拐杖打我?”顾俪清眼圈都红了,虽然喝的有点高,反应有点迟钝,但是……真的好疼啊。

  顾以城皱了皱眉,只好过来和周婶一起,一人一只胳膊,几乎是绑架似的把顾俪清带上了楼。

  “你们干嘛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小婶婶,唉,小婶婶……”顾俪清的声音逐渐消失在了楼梯拐角。

  时光璞收回视线,似笑非笑的看着顾向北说道,“你这个侄女儿,天天都喜欢这么买醉的吗?”

  顾向北轻嗤了一声,“她最近刚刚被男人给甩了,所以就喜欢借酒消愁。”

  时光璞眼波流动,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等时间差不多了,小谨言喊困,想要上床睡觉了,时光璞才不得不起身告辞。

  顾老爷子和蒋梦怡又嘴上客套了一会儿,起身送到了外面的车库,顾向北开车载着人离开了,两人才慢慢地往回走。

  回到客厅,高贞宁刚好带着洗完澡的小谨言从浴室里出来。

  顾老爷子随口就问道:“贞宁,你们明天什么时候出发啊?”

  高贞宁说道,“爸,我们明天晚上9点的飞机。”

  “嗯。”顾老爷子点了点头,“拉斯维加斯是个好地方,在那儿和以城好好散散心,不用担心谨言,家里的事情也不用你们担心。”

  “谢谢爸。”高贞宁笑了笑,带着小谨言上楼睡觉。

  刚爬到二楼,小谨言就张口问道:“妈妈,你又要跟爸爸去哪里玩呀,什么辣死我辣死,我也要去,你们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

  高贞宁推开小卧室的门,随口就说道:“因为谨言还小,得去学校上学啊。放心吧,妈妈和爸爸几天后就会回来的,到时候,我给你带礼物好不好?”

  “哼,我讨厌妈妈!”小谨言撅嘴爬上床,气呼呼的躺下了。

  高贞宁:“……”。

  回到卧室,顾以城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见她进来后便说道:“贞宁,我已经让人查到你妹妹的演出时间了。”

  “是吗?”高贞宁快步走了过去,看着顾以城手机上刚接到的信息。

  “这个月底,拉斯维加斯的史密斯艺术表演中心,华裔小提琴家autumn高的独奏音乐会,看到没有?”

  高贞宁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一些激动。

  顾以城搂着她的肩膀,忍不住开口问道:“贞宁,跟你结婚十几年了,才知道你竟然还有一个妹妹。”

  高贞宁叹了口气,说道,“我妹妹年轻的时候被男人伤了心,离家出走了二十多年,一直都没有任何的消息。我妈就是因为这个才得了心病,后来中风在床。时间长了,为了怕妈伤心,家里都没有人再提起她了,要不是前不久我看到电视,我都不知道她竟然跑到美国去了。”

  顾以城,“那你这次是打算找到她一起回国吗?”

  本来他是打算去夏威夷的,奈何高贞宁的意见,才不得不把这次旅游的地点改为了拉斯维加斯。

  高贞宁摇了摇头,“我什么都没想,就想趁这次旅游的机会,刚好去见她一面,看看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好。”顾以城表示理解,“行,那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音乐会找她。”

  “嗯。”。

  顾向北开车到时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快10点钟了。

  停好车后,他转身看着时光璞,嘴角挂着一抹浅笑:“太晚了,我就不进去打扰伯父伯母了。你早点儿休息,明天见。”

  时光璞看着他英俊的面孔,眼波在他的薄唇上停住,忍不住探过身子,却依然只是在他的脸颊亲吻了一下。

  “向北,明天见。”

  她甜甜的笑了笑,解开身上的安全带,推门下车。

  几乎是刚将车门给推上,顾向北的车就驶动了,一个漂亮的倒车,随即朝着夜色中开了过去。

  时光璞静静的在别墅门口站了一会儿,直到车尾灯再也看不到了,才掏出钥匙转身开门……

  “可算回来啦。”客厅里,母亲郁熹媛见女儿回来了,终于放心的把书放下。

  “妈,跟你说了不用等我了。”时光璞换好拖鞋,抬脚走进客厅。

  “光璞,你这回来的时间是越来越晚了啊?”郁熹媛看着女儿,小有埋怨的说道。

  时光璞将包放在沙发上,坐下后拿出手机滑着,没有搭话。

  “光璞。”郁熹媛忍不住又开口,“你很喜欢那个顾向北是不是?”

  听到顾向北的名字,时光璞的眼睛终于从手机屏幕挪到了她的脸上,嘴角上扬,然后点了点头。

  看到女儿这一幅陷入热恋中的表情,郁熹媛叹了口气,“光璞,女孩子家要学会矜持,就算你再喜欢一个男人,也不能这么天天往人家的家里面跑啊。”

  时光璞本来挺开心的,被母亲这番话说得突然就皱起了眉头,放下手机看着她说道,“妈,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

  郁熹媛:“……”

  “我喜欢向北好几年了,以前在d大读书的时候,我从大一刚入学就喜欢他了,现在好不容易我们能在一起了,我还不得表现得好一点,才能把他给抓住啊。”时光璞撅着嘴,坦荡荡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郁熹媛眨了眨眼,没想到自己女儿竟然喜欢了顾向北这么久的时间。

  “意思就是,顾向北就是你女儿我的那个初恋。这个世界上,能和初恋在一起的人能有几个?我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机会。”时光璞微笑又自信的说道。

  “你是说,顾向北就是当年你喜欢的那个学长?”郁熹媛惊讶,“他不是已经有女朋友的吗?吹了?”

  “妈,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时光璞不悦的眯眼,“再说了,他如果不吹,我现在能跟他在一起吗?”

  她时光璞的男人,绝不允许跟别的女人有一丝一毫的纠葛。

  郁熹媛皱了皱眉,“不是你跟我说,你当年暗恋的学长有喜欢的女人,所以你才死心的吗?”

  自己这个女儿从小就眼高过顶,虽然给她和韩家的独子韩禛定了门娃娃亲,但是上了中学后,死活要求必须解除掉婚约关系……其后那么多年,也没交过什么男朋友,直到大三上学期,突然有一天回家说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嫁人了。

  她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原来女儿向暗恋的学长告白被拒绝了,原因就是那个学长有女朋友了。

  这几年,女儿果然只专心于工作,从来不和任何男人来往亲密,就在一家人都为她的婚事着急时,没想到……

  “那又怎么样?总之,向北现在的女朋友是我,其他任何女人都没有任何的机会!”时光璞倨傲的说完,站起身,“妈,我回屋了,你也早点儿休息。”

  郁熹媛:“……”。

  回房后,时光璞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微信的那一栏。

  前几天第一次拜访了顾家后,顾家那几个女人就跟她交换了手机和微信号。

  只是,发给顾俪清的消息一直都没有回,难道……她喝醉酒已经睡着了?

  又等了一会儿,实在没耐心了,她干脆直接拨打了顾俪清的手机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的时间,才终于被接听了。

  “喂,谁啊?”那头,传来顾俪清不甚清醒的声音。

  “俪清,我是光璞,打电话给你想问你点儿事情,你现在可以说吗?”

  顾俪清哼哼了两声,“什么……呃,事情啊?”

  “你不是说知道向北的事情吗?”时光璞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很漫不经心。

  “小叔?”顾俪清又打了个酒嗝,“小叔怎么了?”

  “你小叔他五年前有个初恋女朋友,你知道他们现在还有联系吗?”

  “嗝。”顾俪清呵呵笑了一声,随即电话突然被挂断了,只剩下“嘟嘟嘟”的声音。

  时光璞看着暗下来的手机屏幕,不觉皱了皱眉。

  “酒后吐真言”。

  顾俪清晚上的那番话,还有顾家人的反应,的确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顾向北当年所说的话,更是犹然在耳:“我已经有了这辈子最喜欢的女孩子,所以,很抱歉……”

  虽然现在他们的确是分手了,甚至,先前还有个插播的韩敏夏……但也许是律师的天生职业敏感度,时光璞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总想要去探寻真相。

  最终,她挑了挑眉,放下手机,起身走进了浴室……

  第二天,一大早的,韩禛神清气爽的开车载着高筱潇来到了韩宅。

  “爸爸,妈咪。”餐桌旁,高小白看到爸爸和妈妈一起来接他了,笑的特别开心。

  韩老太太见孙子和孙媳妇儿这么早就一起来了,自然就想到昨天晚上两人肯定是在一起过的夜……她点点头,瞬间笑得合不拢嘴。

  待两人在餐桌旁坐下时,老太太压着喜悦,状似随意的开口说道:“阿禛,打算什么时候把潇潇儿和小白接回家里来住啊。”

  高筱潇快速的抬眼看了看韩老太太,默默的端起小米粥放到嘴边。

  “奶奶,我们今天晚上就搬家。”韩禛慢条斯理的夹了一根油条。

  享受过昨天晚上那种蚀骨般的*滋味后,让他再回到以前单身,靠手来解决的生活是不可能了。

  所谓“食髓知味”,这种事情,只会越来越上瘾,所以韩禛武断的下了这个决定。

  三个老人的脸上刚要展开笑容,韩禛又轻飘飘的来了一句,“不过,不是搬回到这儿。”

  “什么意思?你们不搬回这里住,那是打算去哪里住啊?”韩老太太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在她看来,两人现在已非从前,不是就他们两个人了,还有个五岁的孩子,当然是要住在家里面才好照顾。

  “住香汐园。”韩禛干脆利落的说道。

  钟瑜红:“……”

  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不行!”韩老太太拍桌,立刻发出了抗议,“小白他才五岁,你跟潇潇儿又都不会做饭,住什么香汐园啊?以后谁给小白做饭啊?你俩要是加班了,或者出差了,小白由谁来照顾啊?”

  韩正铭也舍不得小孙子在外面住,皱着眉就说道:“阿禛,搬回这里来住吧,我们还能帮忙照顾下孩子。”

  高小白吃着美味的煎蛋,大眼睛滴溜溜看着,就是不说话。

  “搬回这里?”韩禛认真的想了想,突然笑了,“也行。”

  韩老太太两眼发亮,刚要再说话……

  “不过,得等我媳妇儿怀孕的。”韩禛语不惊人的又补了一句。

  饭厅里瞬间全安静了。

  高筱潇则“哐当”一声,勺子直接从手上滑到了碗里,还好小米粥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并没有粥被溅出来。

  韩老太太回神,立马两眼发亮的看着高筱潇问道:“潇潇儿,你们,你们现在已经开始备孕了?”

  高筱潇有些脸色发白的看着韩老太太,“奶奶,我……”

  “太好了太好了!”钟瑜红也是激动的不行,“潇潇儿,你放心,怀孕的时候我照顾你,孩子生下来了也不用你们操心……”

  韩正铭点了点头,难得和颜悦色的说道:“家里孩子多了,热闹。”

  “……”看着三位老人都那么开心的样子,高筱潇实在不忍心这个时候泼他们冷水,只是……

  韩老太太开心的不幸,看着一直坐在那儿懵懵懂懂的重孙子,忍不住就开口逗他:“小白,你知道怀孕是什么意思吗?”

  高小白摇了摇头。

  他才五岁,关于男女生理问题这方面的知识,他还没有开始涉猎哦。

  “怀孕的意思,就是你妈妈快要有小宝宝了。小白,你喜欢弟弟还是妹妹啊?”韩老太太问道。

  高小白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弟弟吧。”

  “为什么啊?”韩老太太有点好奇的问道。

  潜意识里,她还是想要个重孙女儿的。

  潇潇儿长得那么漂亮,自家孙子又那么帅,到时候再生个漂亮的重孙女儿,所谓男女双全,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

  “照顾妈咪已经很累了。”高小白回忆往事,不堪回首的耸了下小肩膀。

  高筱潇:“……”。

  送小白去了幼儿园后,韩禛又开车送高筱潇去上班。

  “晚上我来接你,收拾收拾东西搬回香汐园。”停好车后,韩禛便开口说道。

  他的声音清淡,却有着不容人质疑的命令感。

  经过昨晚,高筱潇也不想扭捏矫情了,点了点头就说道,“好。”

  见高筱潇温顺的答应了,韩禛眼底闪过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亲一下再走。”她刚要推门下车,韩禛又说道。

  高筱潇看了一眼外面,将车门关上,倾过身子,匆匆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韩禛勾着薄唇,透过车窗,一直看她走进大楼了才开车离开。

  ……

  进入公司,韩禛的脸上一直都挂着迷人又和煦的笑容,甚至,还主动和下属打招呼。

  于是,不一会儿,整个韩太集团的人都知道了,韩少今天心情很好!有事请早奏!

  ……

  总裁办公室。

  苏橙正在汇报每日的行程:“韩少,上午10点,《商业精英报》采访;中午,和审计局王局吃饭;下午两点,英锐律师事务所的续约仪式……”

  “续约仪式让夏夏去就可以了。”韩禛突然开口打断。

  苏橙愣了一下,随机点头,“好的。”。

  下午两点,韩敏夏突然临时被通知,坐车来到了位于鼎峰大厦的英锐律师事务所。

  第一次代表韩太来参加这么重要的场合,说不紧张是假的。

  她拿出镜子补了补妆,确定形象完美百分后,才拉开车门下车。

  跟随着秘书东拐西拐,最后进入了一间办公室。

  “韩小姐,请先在这里坐一会儿。”

  “好。”

  韩敏夏坐在那张黑色的待客沙发上,开始观察这间办公室。

  办公室布置的很简单,除了一整排的文件书架,办公桌和沙发椅,另外就是这边的会客沙发和茶几了,没有其他多余的陈设。

  她注意到对面雪白干净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字,上面写着“铁齿铜牙”。

  韩敏夏头顶瞬间飞过了一群乌鸦,铁齿铜牙?以为自己是纪晓岚么?真是自大又中二……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响起了皮鞋踩在地板上清脆的声音。

  有人来了!

  韩敏夏立刻起身,理了理身上职业化的套装,小脸上扬起一抹得体的微笑,转身就开口说道:“您好,我……”

  当看到来人竟然是郁承衍时,她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夏夏,我们都那么熟了,干嘛对我还那么客气?”郁承衍穿着一身正统精炼的黑色西装,里面是简单的白衬衣,鼻梁上还架了一副眼镜,原本是很严肃正经的打扮,因为嘴角的那抹笑,无端透出了一股轻佻的味道。

  此刻,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双邪飞的眼眸透过镜片依然显得玩世不恭,再想到之前床上的那幅画面,在韩敏夏眼中,此刻的郁承衍,无疑就是个虚伪的“衣冠禽兽”,哪里像是法庭上凌然正气的律师?

  “怎么是你?”韩敏夏眨了眨眼,随即小脸上就愤怒的恍然大悟,“哦,你跟大哥串通好的对不对?”

  郁承衍挑了挑眉,伸手将办公室的门关上。

  看着他越走越近,韩敏夏急的拿包挡在了身前,“你……你要干什么?别靠近我,不许靠近我啊!”

  ------题外话------

  本来一万字的,改了好几次,唉~

  另,如果是订阅《隐婚》全本的亲们,想要看上一章节未删减版本的话,可以进正版群下载哈~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89潇潇曰:你喜欢小孩子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