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白曰:将军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真没想到,我妹妹竟然这么受欢迎。网”高贞宁轻叹了口气,感受着全场热烈的氛围,还觉得有些不真实似的。

  二十五年前,高知秋不过是d大校园音乐系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罢了,经历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本以为她的人生也不过如此了,没想到的是,今天的她,竟然能成为著名的华裔小提琴家,还能在这么典雅高端的地方演出,对比自己……高贞宁心里一时五味杂陈。

  顾以城却不知道她丰富的内心戏,匆匆起身说道,“贞宁,我们还是赶紧先去后台吧,别耽误时间了。”

  高贞宁点了点头:“好。”

  。

  顾以城和高贞宁随着人流匆匆走出了大厅,只是,他们的方向却是后台的vip休息室。

  如果没猜错的话,高知秋演出完毕后,应该是会在这里暂作休息。

  走廊上没有什么人,夫妻二人走到vip休息室,刚要敲门,房门却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个金发碧眼,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他看了一眼面前这对陌生的中年男女,用英语说道,“先生,女士,不好意思,这里是不允许观众进入的。”

  顾以城操着一口不算太流利的英语问,“我们要找高小姐,请问她在里面吗?”

  男人皱眉,“请问你们是什么人?”

  顾以城看了一眼高贞宁,在她的示意下开口说道,“高小姐是我爱人的妹妹,我们很多年没有见面了,这次是看到演出的消息才特意过来找她的。”

  男人一脸探究的看着他,眉头微蹙,也不知道是不相信,还是没有听懂。

  顾以城只好用英语又仔细地说了一遍,谁知男人越听越皱眉,直接摇了摇头,便伸手示意他们赶快离开。

  高贞宁怎么肯走?她直接用中文开口说道:“我也姓高,我是来找我妹妹的,你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说着,就要过去推门。

  就在三人拉拉扯扯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年轻甜美的女声,“burke叔叔,怎么了吗?”

  众人转身,就看到一个女孩抱着束玫瑰花站在后面,她穿着粉色的短款皮革外套,深蓝色及膝百褶裙,修长纤细的小腿包裹在黑色的打底袜中,脚上踩着同色系的高跟小短靴。

  从外貌看来,这无疑是一个漂亮的中国女孩,尤其是那双眼睛,又黑又亮,搭配白皙的肌肤,垂及腰部的黑长直发,整个人精致完美的像是一个陶瓷娃娃。

  也许是因为高贞宁一直死死的盯着她看,她的眼睛也好奇的看向了高贞宁,眉毛也微微地皱了起来。

  “vivian。”男人喊她,两人用英语小声交流着,“你来的刚好,这两位说是autumn的姐姐和姐夫,你认识吗?”

  vivian张大小嘴,漂亮的眼睛猛地睁大了,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中文艰涩的问高贞宁:“你是,我的……姨妈吗?”

  “……”心中的猜想得到验证,高贞宁也不禁有些目瞪口呆。

  。

  vip休息室里。

  演出完毕,高知秋早已经卸完妆,扎起头发,换上一身舒适的衣服。

  此时,她正坐在休息室柔软的沙发上休息,手上还端着一杯花茶。

  奶白色的纪梵希休闲卫衣外面,随意的披着一件米色的羊绒外套,下身则是黑色的铅笔裤,以及平底的休闲皮鞋。

  和刚才舞台上的光彩夺目相比,此刻的她,看起来轻松随意,也显得年轻有活力,眉眼和那个vivian极其相似。

  当听到开门声后,她抬头,一眼就看到跟在女儿身后的那一张熟悉的面孔。

  “妈妈。”vivian喊道。

  高知秋立刻站了起来,也许是起身太急,手里的杯子直接倒在了茶几上,滚烫的茶水瞬间倾泻了出来。

  旁边的助理忙过去收拾残局,拿起纸巾要替她擦拭裤子,“高小姐,没有烫到吧?”

  高知秋摇了摇头,隔开助理的手,向前一步似乎是要过去,却又很快又停住了,一双眼睛又惊又怕的看着高贞宁,“你,你是……”

  vivian笑了笑,抱着玫瑰花走了过去,“妈妈,这两位就是你以前跟我说过的姨妈和姨父,对不对?”

  高知秋眨了眨眼,两只白细的手紧张的握在了一起,不知道是不是太过近乡情怯,一时之间,还是有点不太敢认。

  “知秋,我是贞宁,二十多年没见了,你该不会连我这个姐姐都忘记了吧?”高贞宁索性直接开口问道。

  眼前这个妹妹,几乎和二十三年前没有任何的变化,反而还更漂亮,也更知性了。

  高知秋立刻摇了摇头,她走到高贞宁面前,眼神殷切的看着她,喊了一句,“姐。”

  “嗯。”高贞宁满意的点头,介绍一旁的顾以城给她认识,“知秋,他是我的丈夫顾以城,你叫他姐夫就可以了。”

  高知秋看着顾以城,脸上迅速划过了一丝惊讶,又转过去看了一眼高贞宁,见她点头,方才轻声喊了一句,“姐夫好。”

  顾以城对着高知秋点了点头。

  他一直都在仔细观察这个小姨子,高家的女人眉眼都很相似,都有一双很漂亮,很有神的眼睛,但是和高贞宁相比,这个高知秋显得更加柔婉和清秀一些,也许是因为学音乐的关系,浑身更是散发出一种艺术家的文艺气质,举止也很优雅,此刻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激动,眼圈更是都泛红了起来。

  “知秋,真没想到,你竟然跑到美国来了,还成为了著名的小提琴家,这么多年过去了,看来你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嘛。”高贞宁说着,眼尾四处打量了一下休息室。

  休息室很大,各种设施应有尽有,除了那个burke和助理,房间里还有好几个工作人员在井井有条的收拾琴盒和服装什么的,看得出来都是做熟了手的。

  再看高知秋,一身随意却又金贵的打扮,眼角甚至连一条细纹也没有,果然艺术家的生活品质就是不一样。

  高知秋的脸微微闪过一丝尴尬,她看了一眼vivian,握住高贞宁的手说道,“姐,我们去屋里谈一会儿好吗?”

  “好啊。”高贞宁爽快的答应了,“老公。”她看着顾以城说道,“你先在这儿坐一会儿,我进屋和知秋聊点儿事情。”

  顾以城点头,看着两人走进了里间的一扇门里。

  vivian则撅了撅小嘴,虽然心中有很多的疑问,也只好先在外面等着。

  。

  屋里。

  等门关上,高知秋立刻回身看着高贞宁。

  心里有太多的事情想要知道,太多的问题想要问,可是她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却又突然都咽回去了。

  二十多年了,她一直都像个鸵鸟似的躲避着国内的讯息,宁愿在国外颠沛流离,也不敢回国。

  她曾以为,这一辈子可能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

  和她的紧张和无措相比,高贞宁就显得淡然多了,她优雅的走到沙发前坐下,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知秋,外面的那个女孩儿是你女儿?”

  “……”高知秋从思绪中回神,呐呐的点了点头。

  怪不得看着和叶潇有几分眼熟呢,高贞宁皱了皱眉,又问道,“她今年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高知秋平复了一下心情,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她叫vivian,中文名字叫婠婠,今年二十一岁了。”

  二十一岁?高贞宁皱了皱眉,“她的父亲是谁啊?”

  高知秋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悲怆,没有回答。

  高贞宁了然的笑了笑。

  二十三年前,这个妹妹就什么事情都神神秘秘的,甚至还在学校传出了和教授的丑闻,估计……女儿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连她自个儿都不知道吧?

  想了想,高贞宁又问道,“你们什么时候来的美国?”

  “二十二年前。”高知秋脸色有些苍白,仿佛回想到了痛苦的往事,秀丽的眉毛也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这么早?”高贞宁忍不住自己的好奇,“那她的父亲呢?当时也是一起过来的?”

  高知秋点了点头,半天后又有些痛苦的说道,“他二十年前就回国了。”

  “……”高贞宁眯着一双眼睛,近乎咄咄逼人的说道,“那他到底是谁?这么多年了,就这么把你还有孩子孤零零的丢在这儿?自己回国去了?”

  高知秋眼神闪躲,“姐,是我自己要留在这里的,而且,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和婠婠生活的也很好,唯一放不下的就是……”

  她的神情又有些紧张了起来,眼神中,还隐隐充满了一些紧张和期盼:“姐,我想要问你的是,囡囡她现在怎么样了?”

  “囡囡?”听到这个熟悉又久远的名字,高贞宁原本平静的表情瞬间变得凝重。

  看高贞宁这幅表情,高知秋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显惊惶,握着她的胳膊追问道,“姐,囡囡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她是不是过得不好?”

  高贞宁轻轻地叹了口气,抬起眼看向妹妹,目光复杂而又哀痛,“知秋,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直都没有回家,所以,很多事情你可能都不知道。”

  “什么事情啊?”高知秋声音颤抖,“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高贞宁拉过她的手,低声说道,“我很抱歉,囡囡在一岁那年,因为患了一场严重的病,在医院里……就已经去世了。”

  “……”高知秋瞬间呆住了,整个人像是从冰窖里被过了一遭似的,浑身冰冷刺骨,没有一丝的意识。

  去世了?囡囡她去世了?!

  高贞宁看着高知秋呆滞的神情,继续说道,“知秋,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想要找到你,亲口告诉你这一件事情。但是,我在d市待了好几年,也去d大找过你,却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然后,我就有幸遇到了我现在的先生,他对我很好,所以我就再婚了。还有,咱妈她,也在五年前中风去世了。”

  高知秋:“……”

  。

  屋外,坐在沙发上的两人突然听到了屋内传来的痛哭声。

  vivian蹭的站了起来,几步过去伸手敲门,“妈,妈,你没事儿吧?”

  顾以城也担忧的站了起来。

  不一会儿,房门打开了,高贞宁眼圈发红的看着vivian说道,“进去看看你妈吧,她的心情不太好。”

  vivian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立马绕过她冲了进去。

  高贞宁擦了擦眼角,“以城,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酒店去吧。”

  “好。”顾以城按捺下疑问,带着高贞宁先离开了。

  burke将门关上,抬脚也朝着小房间里走去。

  ……

  小房间里,vivian坐在高知秋身旁,一脸担心的看着哭泣的母亲,嘴里不停问着:“妈,你怎么哭了啊?他们说什么了?妈,你倒是说话呀。”

  “怎么了autumn?没事儿吧?”burke也走了过来,一脸关切的问道。

  高知秋摇了摇头,眼泪不停的从眼眶里大颗滑落,却始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

  坐进车里,顾以城才看到蒋梦怡的来电,他皱了皱眉就点了“删除”,懒得理会。

  “以城,我们明天就回国吧。”高贞宁突然开口说道。

  “明天?”顾以城不解的看着她,“我们才在这里待了一天。”

  “可是我想谨言了。”高贞宁看着他,柔美的脸上满是委屈。

  “唉。”顾以城叹了口气,伸手搂过妻子的肩膀。

  过了一会儿……

  “你是不是看到你妹妹心情难受?还是……她跟你说了什么?”顾以城问道。

  “没什么。”高贞宁眨了眨眼睛,“就是突然知道妈去世了,所以她哭的特别伤心。”

  原来如此。

  顾以城叹了口气,子欲孝而亲不在,人生最遗憾的事情莫过于此。

  。

  国内,d市,韩家大宅的客厅。

  “阿嚏!”高筱潇猛的打了个喷嚏。

  韩老太太闻声抬起头看她,“潇潇儿,感冒了?”

  高筱潇吸了吸鼻子,笑着说道,“可能是刚才路上的风有点儿大。”

  “还有一个可能。”韩敏夏突然在一旁说道。

  众人都疑问的看向了她。

  “那就是……大哥在飞机上想着小嫂子呢。”韩敏夏说完,对高筱潇眨了眨眼。

  高筱潇:“……”

  她咳了咳嗓子,继续低头看着酒店的宣传画册。

  韩老太太和钟瑜红则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随即也笑了起来。

  高筱潇听到笑声,觉得好囧啊,都不好意思抬头了。

  她中午做完检查,本来要带着小白回家的,谁知韩老太太一通电话,这不,便来到这儿,吃了午饭,替小姑子挑选结婚礼堂和婚纱。

  “将军!”一旁,奶声奶气的孩童声音伴随着棋子落下声一起传了过来。

  “唉我忘记这个了……唉!”韩正铭心里那个悔啊,刚才一个没注意,又被孙子给将君了。

  “爷爷,你又输了。”高小白弯着小嘴,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韩正铭见旁边四个女人都看向这边,顿觉没面子,皱了皱眉就说道,“刚才这盘是我没有注意。”

  高小白撅了撅小嘴,又是没注意,刚才这盘加起来都输了四盘了。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笑眯眯的说道,“那爷爷我们再来一盘吧。”

  “好。”韩正铭立刻又眉开眼笑了,于是爷孙俩继续对弈。

  ……

  过了一会儿,韩老太太直起身子,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腰说道,“挑了这么半天,我这老腰都疼了。夏夏啊,我看要不婚礼就在金盛办得了?那陆自衡不是跟你哥是好朋友嘛,定了的话就让你哥跟他打个招呼,18号应该能腾出地儿来的。”

  韩敏夏盘着两条小细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手机玩的不亦乐乎,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说道,“可以啊,我都无所谓的,听你们的。”

  ------题外话------

  今天北京才一度,然后下大风大雪,真是冻死宝宝了~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99小白曰:将军》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