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韩禛曰:原来你这么想给我生孩子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丫头……”韩老太太佯怒的瞪了她一眼,随即马上又笑眯眯说道,“那既然礼堂已经定下来了,我们再看看婚纱?”

  韩敏夏眼睛就没从手机屏幕上挪开过,嘟了嘟嘴说道,“说了都听你们的,你们挑就好了啊。。。”

  钟瑜红不满的“啧”了一声,“夏夏,这可是你的结婚典礼,女人这一辈子,穿婚纱的机会只有这一次!为了避免你以后后悔,赶紧的,给我好好选选!”

  说着,将一本厚厚的婚纱画册扔在韩敏夏的腿上。

  “哎呦。”韩敏夏吃痛,只好放下手机。

  “现在天气都冷下来了,我看,就不要选那些袒胸露背的了。”保守的韩老太太在一旁建议道。

  “妈,酒店大堂都有空调的,冷什么呀?”钟瑜红抗议,“女人这一辈子就穿这么一次婚纱,一定要漂漂亮亮,光彩夺目的!”

  韩老太太看了看钟瑜红,只好悻悻的点头说道,“行行行,那敬酒的礼服得端庄一点儿啊。”

  钟瑜红掰着手指在那儿数,“嗯,一套婚纱,四套礼服,夏夏,你记住啊都得选一下,明天晚上我就让她们把衣服送过来了,到时候你再试一试。”

  “……哦。”韩敏夏皱了皱眉头,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其实这些活原先都是被郁老太太给包揽了的,但韩老太太不放心,总觉得是自家往外嫁孙女,所以挑选礼堂,婚纱这种事情必须得由女方说了算。

  韩敏夏起初还觉得自家人嘛,会好说话一些,没想到也是这么啰嗦,结个婚而已,还是个假婚,至于这么吹毛求疵挑东选西的吗?

  一个没忍住,她就小声嘀咕的说道,“三年前大哥结婚的时候也没看你们这样。”

  高筱潇一怔,原本翻阅着婚纱画册的手指停住了。

  钟瑜红脸上尴尬,看了看高筱潇,说道,“那是因为你大哥当时不愿意举行婚礼,如果他愿意,我保证也办得风风光光的。”

  韩老太太也有些不自在,没好气的瞪了韩敏夏一眼。

  高筱潇见场面有些尴尬,挪过身子坐到韩敏夏身旁说道,“夏夏,你看这一套怎么样?我觉得这种俏皮的风格挺适合你的,而且穿着也不累。”

  韩敏夏低头看了过来,“哇,这套是看起来挺活泼的,那就听小嫂子的,就选这套吧!”

  高筱潇:“……”

  这……也太爽快了吧?

  “我看看。”果然,钟瑜红还是不放心,起身走过来看了看,皱着眉头说道,“这套是不错,但是……”

  她努力地想着委婉措辞,不伤害高筱潇的一番心意,“夏夏,再多挑挑吧,可以选个五六套你最喜欢的,然后我们再一起帮你比较下。”

  韩敏夏:“啊?!”

  婚纱而已,就要选五六套?杀了她吧!

  ……

  最后没辙,还是高筱潇提出了办法,“奶奶,妈,我看要不这样吧,我们一人挑一套自己觉得最好看的,明天都让店里面送过来,到时候让夏夏试穿一下看一看效果再定不就好了?”

  韩老太太和钟瑜红一听,“嗯,这个办法不错。”

  韩敏夏也立刻解脱了,笑眯眯的就说道:“那我就要刚才小嫂子给我选的那一套。”

  高筱潇:“……”

  ……

  婚纱搞定后,又用同样的办法搞定了礼服。

  韩老太太放下一桩心事,看了看时间便说道,“不行了,我这腰受不了,得回屋躺一会儿。潇潇儿,你也带小白上去睡个午觉吧。”

  “好的,奶奶。”高筱潇帮着钟瑜红把画册,客厅都给收拾好,这才带着高小白上楼午休。

  。

  这一觉一直睡到被电话吵醒。

  高筱潇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拿过手机看了一眼便放到耳边,“喂。”

  “媳妇儿?在睡觉呢?”听筒里,传来的是韩禛的声音。

  “嗯。”高筱潇闭着眼睛,整个人埋在枕头里,声音闷闷的,人也懒洋洋的。

  “有没有想我?”

  回答他的是一长串的哈欠声。

  韩禛低咳了一声,“那你继续睡,晚上我再打电话给你。”

  “嗯。”声音没变,嘴角却忍不住上翘了一些弧度。

  韩禛只好在那端悻悻的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后后,高筱潇闭着眼睛又躺了一会儿,只是被吵醒后,就有一些很难在入睡了。

  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半,索性起床,下楼。

  。

  楼下,高小白正坐在客厅陪着韩老太太看电视,高筱潇也坐那儿看了一会,听到厨房里传来声音,便起身走了过去。

  “夏夏,这嫁人了之后啊,还是得学习做菜的。虽然郁家都有佣人,但是偶然你也得表现一下啊,这样你的公公婆婆才会喜欢。”这是钟瑜红的声音,充满了过来人的谆谆教诲。

  “那让郁小二娶个厨子不就得啦!”这是韩敏夏的声音,充满了不屑和抵抗。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钟瑜红正想好好说说女儿,看到高筱潇进来了,立马转怒为喜,“潇潇儿,起床了?”

  “小嫂子,你来的刚好,快跟妈说说我不要学做菜啊!”韩敏夏立刻跑过来拽着她的胳膊喊道。

  高筱潇:“……”

  “妈,你看你会做菜吧,爸就天天吃你做的,跟个大爷似的就知道享受;小嫂子不会做菜,你看大哥就去学了,做的也有模有样的。可见这男人啊,就是不能惯着。”韩敏夏立刻又说道。

  钟瑜红瞪了女儿一眼,“待会儿承衍就过来了,你说你,这些话可别随便往外乱说啊,我都替你害臊!”

  韩敏夏呵呵笑了两声,就没往下说了。

  钟瑜红看时间也不早了,干脆放弃,挥了挥手道,“行了,那你们就都出去等着吧,别在这儿添乱了。”

  “遵命!”韩敏夏调皮的敬了个礼,立马拖着高筱潇走出了厨房。

  。

  六点半整,佣人进来报备:“郁家二少爷过来了。”

  “承衍来了啊。”韩老太太立刻站起身,待看到他手上提着的几个袋子时,立马一脸不赞同的说道,“哎呀承衍,来吃饭就行了,这都一家人了,怎么还带东西啊真是。”

  郁承衍穿着一件灰色大衣,身材颀长,俊逸的脸庞上还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看起来愈加的斯文儒雅。

  “韩奶奶,这些都是我客户去日本带回来的几套护肤品,我们家里的女眷少,所以把多出来的给带过来了。”

  莲姨过去将袋子接下,放在了茶几的旁边。

  看包装,是日本现在最大受欢迎的无添加高端护肤品,不多不少,正好是四份。

  韩敏夏扯了扯唇,明明就是提前特意给买好的,奶奶,妈,她,还有小嫂子一人一份,还在这儿装是不经意拿过来的,真是虚伪!

  。

  晚餐很丰盛,其中几个菜还是钟瑜红亲自下厨给做的。

  其实平日里,家里面都有佣人,钟瑜红并不是经常下厨,除了偶然给韩正铭单独炒个他最喜欢的菜,或者是心情好了才露两手,这一次俨然属于后者。

  “承衍,尝尝这个芦笋焖鸭,这是我家那儿的特色菜,我啊都好久没有做了,你尝尝味道怎么样?”钟瑜红笑容满面的说着,拿着公筷给准女婿夹了一大块的鸭腿肉。

  “谢谢伯母。”郁承衍一副上门女婿的模样,客套而又有礼,加上他刻意朝着丈母娘会喜欢的斯文打扮,整个人都显出了良好的家教与修养。

  “这么多年,你除了小时候,这还是第一次来家里吃饭,应该的应该的。你快尝尝,好吃的话,下次过来,我再给你做。”钟瑜红看着郁承衍,俨然也是很满意,笑的两只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

  韩老太太则佯怒的说道,“怎么还叫伯母,承衍,应该改口了啊。”

  郁承衍深情款款的看了一眼身旁的韩敏夏,掉过头便一一开口喊道,“奶奶,爸,妈。”

  然后,他看向了高筱潇,毫不纠结的立刻喊出了一句:“嫂子。”

  高筱潇小脸“轰”的就红了,一个快三十岁的成熟男人这么大喇喇地叫自己嫂子,她都有点儿愧不敢当了。

  韩敏夏捂着小嘴,也是忍笑个不停。

  “呵呵呵,承衍,来,吃菜吃菜。”韩老太太却开心的不行,餐厅的氛围,从始至终也都很和谐。

  。

  晚饭过后,韩正铭开口说道,“承衍,你跟我来书房一趟。”

  “好的,爸。”郁承衍叫的特别自然,起身便跟着岳父走进了书房。

  两人没谈多久就出来了,韩正铭冲着沙发的那一区域就说道,“夏夏,你出去送送承衍。”

  韩敏夏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就几步路送什么送啊……哎呀。”

  话还没说完,手肘就被一旁的钟瑜红使劲儿的撞了一下。

  郁承衍勾着薄唇,眼神深邃的看着韩敏夏吃痛撅起的小嘴,声音淡淡的说道,“夏夏,送送我吧,刚好,我有几句话想要单独跟你说。”

  韩敏夏只好站起了身,“好吧。”

  。

  说送,其实真的也就是几步路,送到车库而已。

  d市这几天突然降温,夜里风很凉,韩敏夏只随意在居家服外套了个夹棉的开襟衫,整个人缩在郁承衍的身后让他挡着风向。

  等走到车库后,韩敏夏便说道,“你不是说有话要跟我说吗?赶紧说吧,说完我要回去了。”

  郁承衍笑了笑,“我是想要问你,蜜月想要去哪里?”

  蜜月?韩敏夏瞪大了眼睛看他,“我们又不是真的结婚,度什么蜜月啊?”

  “那也得去,不然,奶奶她们会怀疑的,而且,我的时间都安排好了。”郁承衍一脸的正派,“你想要去哪里?欧洲,还是日本,美国?”

  韩敏夏想了想,“有没有都是海滩的地方。”

  刚好趁此机会放松一下也不错。

  “有。”郁承衍笑着,镜片后,精光一闪,“马尔代夫。”

  马尔代夫,传说中的“情侣的天堂”。

  “ok。”韩敏夏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了。

  。

  重新回到客厅,韩老太太一脸满意的看着韩敏夏问,“夏夏,承衍跟你谈什么了?”

  “哦,他问我蜜月去哪儿。”韩敏夏说道。

  “那你们选了什么地方啊?”钟瑜红立马饶有兴趣的问道。

  “马尔代夫。”

  “嗯,那个地方不错,特别适合蜜月旅行,风景也特别好。”钟瑜红立马附和的说道。

  高筱潇的手机突然响了,她看了一眼,起身走到阳台。

  “媳妇儿,吃过晚饭了没有?”电话那头依然是韩禛,这才出差第一天,就已经来了三通电话了。

  高筱潇,“吃过了,你呢?”

  “刚吃完,正打算回酒店。”韩禛说完,又补了一句,“我没抽烟,也没喝酒,他们让我去夜总会我都没去。”

  高筱潇:“……”

  这是在向她邀功吗?

  “媳妇儿,刚刚小白跟我发短信说你今天去检查妇科了?”韩禛突然在那头问道。

  高筱潇脑子里“轰”的一声,紧张的都结巴起来了,“他,他说什么了?”

  “你说呢。”见高筱潇这种反应,韩禛立刻在那头低低的笑了起来,笑声磁性,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高筱潇却皱紧了眉,小白估计认识“妇科”那两个字,但是……应该也不至于说什么吧。

  现在她很庆幸,当时并没有在现场就和常欢颜把医生的话都给说出来。

  电话里实在不适合谈论这种敏感的话题。

  “媳妇儿,我才知道,原来你也这么想给我生孩子。不过别急,我们才在一起几天,有了也查不出来。你乖乖在家等我回去,到时候我每天晚上再努力努力,下个月,肯定就能让你怀上了。”韩禛在那头自信的说道,声音里都带着笑和得意,简直了。

  高筱潇却被他说得脸都红了,既尴尬,又觉得不好意思,还好她现在阳台的外面,其他人也看不到。

  她抬头看着窗户外面一片黑乎乎的天,手揣在衣服兜里,安静的没有说话。

  “好了,那我就先挂了,你在家注意身体。”不知道是不是身边来人了,韩禛的语气立马又变得正经了起来。

  “……哦。”

  高筱潇呐呐的挂断电话,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是有些烫。

  转身,透过玻璃窗,就看到沙发上正坐在韩老太太怀里一脸乖巧的高小白,她心中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个小白眼狼,真是什么话都跟韩禛说啊,还好年纪还小,这要是再大个几岁,自己还能有什么秘密?

  。

  a市,某五星级酒店一楼包厢外面。

  韩禛放下手机,“怎么了?”

  “韩少,王总他们在天上人间预定了一个包厢,问你待会儿要不要一起过去。”苏橙没错过刚才他打电话时的样子,表情和语气都很温柔。

  “不去。”韩禛将手机揣进兜里,抿着薄唇,一脸傲娇的朝包厢走去。

  苏橙:“……”

  。

  进入包厢,王总立刻举着酒杯迎了上来,“韩少,难得你来一趟a市,我跟你说,这天上人间最近新来了几个90后的妹子,各个年轻漂亮又温柔,保证让你满意!待会儿,和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这种商业上的应酬场合,尤其几乎又都是男人,没有带家属在场的,自然也就没人还刻意藏着掖着敏感话题了。

  谁知……

  “王总,韩某实在是不好这口,而且,家里面有个媳妇儿管着,这不……刚才还来电话再三勒令,所以我就不去了。”韩禛扯了扯唇角,说的特别自然。

  “哎呀,韩少你年纪轻轻,就这么被管着可不行啊,再说了,这一晚上你都没有喝酒,这要是传出去了,该说我王维易招待不周了。所以待会儿,我们一起去那儿,大家再好好多喝几杯。”王唯易不依不挠的说道。

  “不好意思。”韩禛要笑不笑的看着他,“最近我正准备要孩子,所以戒烟戒酒。各位如果这么有兴致,回头都记我账上便是。”

  “……”众人一阵尴尬,这话说得,好像他们是要故意带他去买单似的。

  随即,便有眼色好的人纷纷打圆场起来:

  “原来韩少是准备要孩子啊,那的确不应该抽烟喝酒。”

  “就是就是,得响应国家优生优育的政策嘛。”

  “那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要勉强韩少了。”

  “嗯,不勉强不勉强……”

  于是,20分钟后,众人在包厢门口兵分两路。

  。

  走进电梯,韩禛伸手按下了20层。

  刚才的宴席上,因为韩禛滴酒不沾,刀枪不入,作为特助的苏橙,不得不起身挡酒,喝的委实不少。

  此时酒劲上来,脸上就有些红红的,脑子也有些发懵。

  她靠在电梯的墙壁上,歪着头,双眼有些无意识的看着这个男人。

  一贯的黑色西装,衬出他挺拔修长的好身材,英挺的浓眉下,那一双深潭似的桃花眼足以让任何女人顷刻间沉沦。

  韩禛的长相的确很出众,浑身上下更是透着一股矜贵的气场,不管走到哪儿,他的外表和身价,都是会吸引各式女人的眼光,苏橙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选择高筱潇那么普通的女人呢?

  她看过高筱潇的简历,貌似中专毕业,还是个孤儿,在韩太秘书室做了一年的小助理,天天戴着一副巨大的黑框眼镜,穿着最普通的黑色套装,一看就是个极其乏味无奇的女人。

  后来她帮韩禛处理离婚的事情,才知道两人竟然已经结婚三年,老实说,这还真是跌破了她的眼镜。

  黄以薄的问题她也并非有意搪塞,因为,她的确不太清楚。

  虽然从美国回来后她就一直给韩禛做特别助理,从他进入韩太从底层做起,到如今的集团总裁的位置,不说对他知根知底,但这几年的大小私事她也都是知道的,除了这一次……

  “到了。”低沉的嗓音在安静的电梯里响起,韩禛按下电梯,看了脸颊通红的苏橙一眼。

  四目相对,苏橙心头一慌,立刻移开视线往外面走去。

  韩禛挑了挑眉,随即也抬脚走了过去。

  两人的总统套房相邻,分别是,韩禛的房间比较靠前。

  他刷开2012的门,推开门后,突然开口说道,“明天下午活动结束后的航班,你回头查下时间,定最早的一班。”

  “……”苏橙讶异,不觉脱口而出道,“这么赶着要回去?”

  韩禛勾着嘴角,“夏夏18号结婚,既然这里的活动价结束了,不如就早点回去。”

  苏橙眨了一下眼睛,点头,“好,我知道了。韩少,晚安。”

  “晚安。”

  说完,韩禛推门而入。

  。

  苏橙慢慢的走到2014号房间,拿出房卡刷门,进去后随手将手包往床上一扔,整个人也瘫倒在了上面。

  她跟他出差这么多次了,哪一次,不是每天晚上都要三四场的节奏?

  今天是第一次,不抽烟,也不喝酒,甚至连主办方的盛情邀请都拒绝了,还这么赶着活动一结束就要回去,呵呵。

  手机铃声突然在房间里响起。

  苏橙皱了皱眉,还是撑起身子,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黄以薄?

  半天后,她才按下了接听,“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听伯母说你出差了是不是?”黄以薄在那头问。

  “嗯。”苏橙说完,又提醒了一句,“以后我的事情,别有事没事去问我妈。”

  “怎么了?不管怎么说,你妈差点儿也成了我妈,难道我还不能关心关心啊?”黄以薄在那头不满的说道。

  苏橙闭了闭眼睛,扯回正题,“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

  黄以薄突然笑了一声,“苏橙,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对我越来越不耐烦了?你在韩禛面前不这样吧?”

  “他是我的上司,我拿他的工资,态度自然是不一样的。”

  “呵呵。”黄以薄干笑了两声,也不戳穿,“好了,言归正传,我刚刚和朋友一起投资了一家设计公司,项目涉及室内,广告,服装等。我知道你在韩太也有股份,手下也有好几个项目正在做,所以想要让你促成一下这个事情。”

  “我的那些项目,都是韩少从别人手里分过来给我做的,我自己不负责开拓新的项目。”

  “那就试着开拓。”黄以薄直接说道。

  苏橙:“你为什么不自己找韩禛谈?”

  对此,黄以薄轻飘飘来了一句,“我跟他的关系,能有你近吗?大助理?”

  “……”苏橙皱了皱眉,“好,我答应你把案子提上去,至于同不同意,那就得看他的意思了。”

  “只要你多说几句好话,我相信,他一定会同意的。”黄以薄心情大好,“好了,那不打扰你休息了,再见。”

  “……”放下手机后,苏橙皱了皱眉,起身走进了卫浴室。

  。

  隔壁,2012号房。

  韩禛洗完澡,看时间还早,忍不住就想再给高筱潇打个电话。

  点开通话记录,忽然又放下了。

  这次出差,才不到一天的工夫,他就已经打了三个电话回去,再打,未免也显得自己太矫情了咳咳。

  于是,打开电视机,将手机放到一旁,等着她打过来。

  果然,很快的,电话就响了。

  韩禛愉悦的拿起手机一看,脸上突然又变得冷清了起来。

  “阿禛,你来a市了对吗?”电话是韩敏芝打过来的。

  “嗯,过来出差,明天下午可能就回去了。”

  “这么急啊?”韩敏芝有点失望,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我还想着跟你一起吃顿饭的呢,算了,那就等回到d市再说吧。”

  韩禛笑了笑,“这次回去打算呆多久?对了,夏夏18号结婚你知道的吧?”

  “我知道,所以我特地休了个长假,到时候好好见见我的弟妹,还有妹夫,估计一直会待到过年前再回来。”

  “嗯。”

  ……

  挂断电话后,韩禛看了看时间,10点钟了,索性直接拨打了高筱潇的电话,谁知……通话中。

  俊眉立刻就皱了起来,这么晚了,跟谁打电话呢?

  。

  ------题外话------

  看跑男去!晚上有二更,顺便求个月票~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00韩禛曰:原来你这么想给我生孩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