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韩禛曰:我想要先吃你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你走不走?”

  “我戒指还没有挑完,凭什么是我要走。”时光璞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立马抬起下巴,倔强的对上了顾向北的眼睛。

  顾向北看着她,表情没怎么变,双拳却开始渐渐的握紧。

  高筱潇看场面难看,只好拉了拉韩敏夏的胳膊低声劝道,“夏夏,我们走吧。”

  韩敏夏看了一眼面前对峙的二人,可能也觉得挺没意思的,开口说道,“好。”

  刚要迈脚,却有人更快的转身离开了。

  是顾向北。

  他的步子很大,也很凌厉,几乎是头也不回的几步就走到门前,然后一把推开玻璃门出去了。

  推门的力度很大,玻璃门反弹到墙壁,发出“哐当”地一声巨响,把店里的所有人都惊了一大跳。

  时光璞咬着牙,狠狠的瞪了一眼高筱潇,又瞪了一眼韩敏夏,忙不迭地也赶紧追了过去。

  身后有店员开始不满的小声嘀咕:

  “真扫兴,挑了这么大半天了突然就走了。”

  “就是啊,这对钻戒可是最新款,如果单子成了的话有十几万的销售额呢。”

  “这两个女人真是的,把我们的客人都赶走了!”

  “……”

  高筱潇有些尴尬的看了她们一眼,随即就听到韩敏夏开口说道,“把他们刚才选的那一对戒指开票。”

  “……”高筱潇吓了一跳,“夏夏,你要做什么?”

  难道她要把那一对戒指买下来?

  “买戒指咯。”果然,韩敏夏说完这句话,心情大好,微笑着走了过去。

  “小姐,请问是要这一对钻戒吗?需要试一下尺寸吗?”那两名店员俨然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反转,瞬间都有些喜出望外,说话的语气也立刻客气起来。

  “女戒小一号,男戒十八号,给我开票。”韩敏夏爽快的说道。

  “好的小姐,请您稍等一下。”

  高筱潇暗暗的拉了拉她的胳膊,“夏夏,你不是都有两套首饰了吗?还买它做什么?别乱花钱了。”

  韩敏夏扬起尖俏的小下巴,“这么点儿小钱,我还没有放在眼里。”

  高筱潇:“……”

  也是,作为韩家的二小姐,十几万块钱,顶多只能算是笔零花。

  好像是怕韩敏夏要反悔似的,两名店员的动作很利索,负责开票的开票,负责包装的包装,很快,韩敏夏刷完信用卡,接过了店员手里递过来的袋子,然后,她转而递到了高筱潇的手上。

  “小嫂子,今天我心情好,这对戒指就送给你和大哥吧。”韩敏夏笑眯眯的说道。

  “……”高筱潇讶然,第一反应就是如烫手山芋般的往回推,“不要了夏夏,这个……太贵重了reads;闯明。”

  “怕什么,反正我哥有的是钱。”韩敏夏不由分说的塞进她手里。

  “……”这是什么意思?还要韩禛付钱?

  意识到这个可能,高筱潇突然觉得好囧啊,他该不会以为……是自己想要让他买戒指的吧?

  “放心吧,回头我会找我哥算账的。”果然,韩敏夏调皮的对高筱潇挤了挤眼,就走过去牵起高小白的手,“小白,走,咱们回家吃饭咯。”

  高筱潇:“……”。

  另一边,顾向北一路走到揽胜旁,拉开车门上去,系好安全带,发动引擎。

  副驾驶座的车门突然被打开了,随即时光璞就迅速地坐了上来。

  “向北,你生我的气啦?”

  此刻她的声音又恢复了一贯的甜美和温柔,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强势,就连眼神都是小心翼翼的,充满了讨好的意味。

  顾向北看都没看她,但也没有让她下车,打灯,左转方向盘,将车开了出去。

  时光璞低头系好安全带,温声细语地开始解释,“我刚才只是太生气了,你有没有发现,夏夏跟以前都完全不一样了。自从她跟二哥好上以后,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成为我的表嫂了,所以每次跟我说话都夹枪带棍的,而且一点儿都没把我当姐姐看,刚才……她明摆着就是冲着我来的。”

  “你跟以前也完全不一样了。”顾向北淡淡的说道。

  交往之前,精明能干,洒脱爽朗,交往之后,疑神疑鬼,骄纵跋扈,甚至刚才,在那么多人的场合,还有熟人在场,她都能一点儿面子都不给他。

  时光璞脸上一僵,随即抿了抿唇说道,“我还不是因为在乎你啊,不然,你以为我会跟我的好朋友反目吗?”

  “说过多少次,我跟夏夏以前就是普通朋友的关系。”顾向北脸上带了一丝的不耐烦。

  “可是她喜欢你啊。”时光璞看了他一眼,轻轻靠过身子,将头靠在顾向北的肩上,“我以前也是很洒脱的人,但是,女人遇到爱情不就是这个样子的吗?会患得患失,会没有安全感。向北,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可是你今天,居然对我凶。”

  顾向北抿紧了薄唇:“……”

  见顾向北不说话,时光璞只好又退一步,“不过刚才,我也有错啦。向北,以后,我一定会注意克制自己情绪的,毕竟不管怎么说,大家都算是亲戚。”

  顾向北眯了眯眼,“刚才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时光璞一听到这话,弯了弯唇角,心情骤然变好。

  “对了向北,明天晚上是我伯父的生日,到时候你来律师楼接我,然后我们一起去大院里吃顿饭吧,我已经跟伯父和外婆都说好了,礼物,我也都备好了。”时光璞微笑着说道。

  顾向北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睿园,韩家大宅。

  高筱潇和韩敏夏一人一辆车开进车库,时间刚走过六点钟的位置。

  客厅里,有三个来自婚纱楼的店员正坐在那儿喝茶吃点心,一旁的沙发上还摆着四个巨大的婚纱礼盒reads;独掌九天。

  待看到韩敏夏进屋后,韩老太太立刻招手说道,“夏夏快来,婚纱都送过来了,赶紧试一试大小。”

  韩敏夏眨了眨眼,只好换好拖鞋走了过去。

  四套婚纱分别是高筱潇选的两套,韩老太太和钟瑜红各选的一套,每一套都是手工缝制,做工精致的不像话。

  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晚上,想必都是连夜赶工做出来的,韩郁两家为了这门婚事,也算是煞费了一番心思。

  “夏夏,先每一套都试一下,看哪套的效果最好我们就定哪套。”钟瑜红说道。

  “嗯。”韩敏夏看了一眼,点了其中一个,“先试这一套吧。”

  “好。”

  高筱潇将包放下,待韩敏夏和钟瑜红抱着礼盒走进一楼的客房时,她坐在韩老太太身旁,轻声说道,“奶奶,谢谢您的首饰,我很喜欢。”

  “这孩子……”韩老太太先是讶异,随即欣慰的笑了。

  她握着高筱潇的手,一脸真诚的说道,“潇潇儿,其实自从知道小白的存在后,我这心里一直对你们娘儿俩觉着挺过意不去的。当年你和阿禛结婚的时候,我们什么也没有准备,而且你用的还不是自己的真实姓名。所以趁夏夏这次结婚,我突然就灵光一现,有了个主意。”

  高筱潇微微蹙眉,“……”

  韩老太太得意的笑着,捂嘴靠在高筱潇耳边说道,“我打算等阿禛回来,和他商量下给你们补办一场婚礼,最好把证也给换成你的真实姓名,这样才算是真正的实至名归。如果这次夏夏的婚礼赶不上,那就过阵子,给你们俩单独补办一场,你看,这样子行吗?”

  “……”高筱潇惊讶的看着韩老太太,虽然心里面很感动,但同时又觉得想要拒绝。

  这次是夏夏和郁承衍的新婚典礼,她和韩禛都结婚三年了,还跟着凑什么热闹?

  “奶奶,不用补办婚礼了,其实我现在和阿禛生活的很好,那些仪式我也都无所谓的。如果你们觉得有必要的话,我可以和阿禛去用叶潇的名字再登记一次。”

  “那不行。”韩老太太立刻反对,“婚礼,也等于是一个宣告的仪式,这样才会让d市所有人都知道我们韩家已经有儿媳妇了,名字叫做叶潇,小白呢,就是我们韩家的重孙子。这样的话,以后外面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谁还敢对阿禛有想法,你说是不是?”

  听起来的确是一举多得,很诱人,但是高筱潇不知怎么回事,总觉得隐隐有一种不安,下意识的,她并不想要这么高调的来表明自己的身份。

  可能是看到高筱潇还有些不太想同意,韩老太太很快又补充说道,“而且你们现在不是正准备要二胎嘛,所以啊,要补办婚礼的话就得抓紧,否则等你哪天真的怀上了,这肚子大了,身子圆润了,到时候穿不了婚纱,可别再跟我哭鼻子啊。”

  高筱潇原本还感动的心情瞬间有如被一阵冷风吹过,透心的凉。

  她看着韩老太太打趣的眼睛,心底的愧疚排山倒海,忍不住就要说道,“奶奶,其实我的身体不……”

  “来了来了。”身后的房门突然被打开,打断了高筱潇的话。

  钟瑜红一脸笑容的从客房出来,紧跟着就是一身白色蕾丝婚纱的韩敏夏,她双手提着婚纱两侧,后面还有几个店员托着蓬松的裙摆,就这么浩浩荡荡的走了出来。

  韩老太太立刻站起身,一边打量着,一边不停的点头,“不错不错,很漂亮,这身是潇潇儿给选的是吧?”

  高筱潇一愣,回头看了过去,“……嗯,是我选的reads;仙王不朽。”

  “小嫂子眼光真好,这件婚纱好漂亮。”

  虽然嘴上说着不想结婚,但任何一个女人但凡穿上美丽的婚纱,心情都会或多或少受到影响,韩敏夏便是如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嘴角的微笑是止也止不住。

  高筱潇走过去,看着眼前漂亮可人的准新娘,忍不住拿出手机想要拍一张照。

  韩敏夏看到镜头,立刻举起食指和中指做了个“耶”的手势。

  “咔嚓”一声,高筱潇刚按下快门,刚好韩禛的电话打了过来。

  她看了看,还是走到阳台接听了。

  “媳妇儿,在干什么呢?”

  韩禛今天从早晨忙到晚上,终于把a市的活动都完事儿,这会儿正准备赶往机场,得空给高筱潇打了个电话。

  “在家里帮夏夏试婚纱。”高筱潇背靠在窗棂上,视线正对着客厅,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韩敏夏正穿着那一套拖地长纱的婚纱,身形娇美,整个人光彩夺目。

  “嗯,好看吗?”韩禛问道。

  “好看啊,一共有四套,其中有两套都是我选的。夏夏好像对选这些东西都不感兴趣。”高筱潇说着,又想到晚上在珠宝行的事情。

  韩敏夏显然对顾向北还有情意,可是她却要嫁给郁承衍,以后还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媳妇儿你选的婚纱肯定是最漂亮的。”韩禛在那头肉麻的说道。

  “……”高筱潇微囧,随口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没几天就是夏夏的婚礼了,昨天韩禛好像说过这次需要几天的时间,该不会婚礼当天才回来吧?

  “想我了?”韩禛低沉着嗓子,好像用手捂着话筒似的,嗓音特别的瓷实。

  呃……高筱潇低咳了一声,“你旁边有人吗?”

  “……”韩禛刚坐上车,他挑了挑眉,将手放了下来,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尽快。”

  高筱潇“哦”了一声,尽快?怎么听着,有点敷衍的意思?

  然后,她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女声从话筒里传了过来,“韩少,这个是报社发来的新闻通稿。”

  “嗯,我看一下。”韩禛接过苏橙递过来的平板电脑,低头看了起来。

  “你是不是在忙啊?”高筱潇忍不住皱眉。

  “还好。”也许是因为苏橙坐在旁边,韩禛的回答突然就简练起来了。

  高筱潇:“……”

  听筒里安静了片刻,没办法,她只好自己找话题,“对了,奶奶今天给我送了一套首饰。”

  “是吗?那就收着。”韩禛说的特别坦然。

  “还有……”高筱潇眨了眨眼,“夏夏也送了我一对钻戒。”

  “她送你这个做什么?”

  高筱潇也是窘的不行,“她说……心情好就送了reads;兵仙战场。”

  可能,还要找你要钱。

  当然,后面这句话她没说。

  “……”过了一会儿,韩禛的声音再度响起,“回头你戴上,拍张照片发我看看。”

  “哦。”高筱潇讪讪的答应了,刚想着要不要把韩老太太的话也告诉他,就听到苏橙的声音又在那儿说道,“韩少,他们说希望……”

  后面的话没怎么听清,但想必也是很重要的工作事宜。

  等苏橙的声音消失后,高筱潇便体贴的说道,“你忙的话就先挂了吧,回头再说。”

  韩禛“嗯”了一声,挂电话前,又提醒了一句,“记得拍照片。”。

  晚上。

  从卫浴室出来,高筱潇眼瞅到沙发上的那两个礼盒,眨了一下眼睛,还是抬脚走了过去。

  她将韩敏夏送的那个礼盒拆开,拿出较小的红色丝绒盒子,小心的打开。

  一道耀眼的光映入眼底。

  戒面上的钻石,被做成了一颗心的形状,棱角圆润,做工精细,美的不可方物。

  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颗钻石梦,高筱潇也不例外,尽管这种物质化的象征多少显得有点虚幻。

  她把戒指小心仔细的戴在右手的无名指上,尺寸刚刚好。

  对着顶上的水晶灯照了照,不知道是不是钻石太大颗了,只觉得被那光芒刺的有些目眩起来。

  还是有些太扎眼了……高筱潇眯了眯眼,起身过去拿起手机,对着自己的手拍了一张照片,从微信里直接发给了韩禛。

  女人的手白皙纤细,无名指上戴着一颗璀璨的钻戒,还是心形……这幅画面,怎么看都显得有些暧昧,好像在宣告着什么意思似的。

  高筱潇紧张的等了半天,微信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原先的扭捏和紧张渐渐变成了失落,是自己戴的不好看吗?

  想了想,她又发了一条微信信息过去,“你觉得好看吗?”

  还是没有回复。

  是还在忙吗?看了一眼时间,都已经夜里的10点多了。

  难道,是在外面应酬?

  虽然韩禛自己说了不抽烟不喝酒也不应酬,不过……那种场合,估计也很难拒绝吧?

  高筱潇皱了皱眉,又等了一会儿后,怅然若失的把戒指拿下放了回去……

  夜里,不知道几点钟,外面突然一阵闪电划过,随即天空下起了大雨,雨滴落在地面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高筱潇被雨声吵醒,睡得迷迷糊糊的,也没睁眼,房间里很安静,她突然却好像听到了一阵钥匙孔被转动的声音。

  起初以为是幻觉,紧了紧被子继续睡。

  谁知不一会儿,屋里传来轻巧的脚步声,然后,大床猛地向下坠了一下reads;女修宗门男掌教。

  高筱潇吓得不行,猛地睁开眼睛,声音惊慌道,“谁!”

  “啪”地一声,床头灯被打开了,韩禛趴在床头,身上的外套都没有脱,头发也湿漉漉的,眼神黑亮,浑身都带着外面的雨水和寒气。

  “媳妇儿,是我。”他看着高筱潇受惊吓的小脸,嘴角微微勾起。

  高筱潇眨了眨眼,眼睛里迅速由惊慌变成了委屈,“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都怪我不好,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

  没想到,飞机晚点了两各小时,凌晨快两点钟才回来,这下子,真的由惊喜变成惊吓了。

  他伸手将沾着湿掉的外套脱掉,只穿着深灰色的衬衣,上床就将她搂进了怀里。

  高筱潇被他整个人抱着,他低头看着自己,身上那股清冽的男性气息,混杂着室外的寒气瞬间包围住了她,有些凉。

  “哗啦啦”一阵突然的响雷,窗外乍亮,高筱潇就像是被惊吓的小猫,瞬间整个人瑟缩了一下。

  韩禛低头将薄唇印上她的头发,大手顺着她的后背抚摸,声音温柔的哄道,“不怕不怕,有老公在呢。”

  高筱潇吸了吸鼻子,被子里,她的手慢慢滑动,向上搂住了他劲瘦的腰部,有些委屈的说道,“我晚上给你发信息,你都没有回我。”

  “嗯,我那时候在飞机上了,下飞机的时候看到了,但是时间太晚,怕吵醒你,就没有回。”韩禛说着,突然低下头,带着凉意的薄唇寻找到她柔软的唇,“媳妇儿,外面下大雨,好冷,快给我捂捂。”

  “呃……”高筱潇被他翻身压在身下,唇齿缱绻之间,感觉自己的睡衣在被他慢慢解开,带着凉意的男人身体密切的贴上了自己,开始很冷,但很快的又热了起来,流经她的五脏六腑,带给她最炙热的感受。

  窗外雷雨交加,室内,一时间旖旎风光无限。

  近两天没有在一起,韩禛要的有点凶,高筱潇闭着眼睛,意乱情迷中想到:他好像……又没有戴套……

  翌日,天空放晴。

  清晨的阳光在没有关严的窗帘间时隐时现。

  高筱潇睁开眼睛,感觉自己被紧紧的抱在一个温热的怀里,均匀的呼吸从耳边吹过,被子下,两人都没有穿衣服,四肢缠绕。

  她眯了眯眼,凌晨的记忆一一进入脑海,让她瞬间就有些脸红心跳起来。

  慢慢起身,被子滑下,露出身上斑斑点点的红痕。

  转过头,发现韩禛闭着双眼,睡得还很沉,英俊的脸庞带着一丝倦意。

  想着他连夜赶回来,高筱潇心里一软,想也没想的就低下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刚起身要离开,腰间突然横过来一只胳膊,随即她整个人又跌坐了回去,被子下两人密切的贴合在一起,男人低沉黯哑的声音在她的耳旁说道,“是不是又想要了?”

  高筱潇一愣,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上一阵阵烧意,浑身也僵硬的不像话。

  “呵呵。”韩禛心情愉悦的睁开了眼睛,低头将薄唇在她滚烫的小脸上边蹭边说道,“晚上再伺候你好不好,让我再睡一会儿reads;迷缘。”

  “谁要你……”高筱潇撇开头,说不出那两个字。

  她扯了扯腰上的胳膊,脸红心跳的说道,“我要起床了,你放开我。”

  韩禛眼睛含笑,看了她半天,直到高筱潇快发火了,才松开她。

  高筱潇瑟缩着身子起来,见他已经闭着眼睛继续睡了,这才拿过床尾的睡衣,快速套在了身上……

  洗漱完毕,一看时间已经9点多钟了。

  虽然自己已经离职了,但是这是在韩家,大好时光睡得这么晚起,给老人的感觉终归不太好。

  高筱潇慌慌张张地下楼,发现客厅里却只有韩老太太坐在那儿看韩剧。

  一见到高筱潇,她笑眯眯的就说道,“潇潇儿,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不陪阿禛多睡一会儿吗?”

  高筱潇脸上刚退下去的烧意又一点一点的冒了回来,她还以为韩禛那么晚回来,应该没人看到呢,没想到……

  眼角瞥到客厅一角的黑色拉杆箱,所有答案瞬间得到了解答。

  “呵呵。”韩老太太见她脸红,瞬间笑的更开心了,热络的喊了莲姨,又说道,“潇潇儿,想吃什么早餐的话就告诉莲姨,让她给你做。”

  高筱潇摸着脸,有些讪讪的解释:“呃,奶奶,不好意思啊,我今天有点睡过头了,小白他……”

  “哦,小白我已经让夏夏给送去幼儿园了。”

  高筱潇点了点头,跟着莲姨走进了厨房……

  简单吃完了早饭,高筱潇找了个托盘,盛了一碗粥,配着几个小菜,一起端着回楼上。

  她悄悄推开房门,本来以为韩禛还在睡,没想到床上已经没有人了,卫浴室里传来阵阵唰唰的水流声。

  走进去,就感觉整个房间里充斥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身处这里闻不出来,可是从外面进来,就很明显了。

  她将托盘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走到落地窗前,将窗帘全部都拉开,又推开窗户,让外面新鲜的空气透进来。

  听到开门声后,她转过头,看到韩禛穿着深蓝色睡袍走了出来,头上还顶着个毛巾在擦头发。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高筱潇走过去。

  韩禛笑了笑,放下毛巾,一把拉过她的手,搂住她的腰,低下头吻住了她。

  一股清爽的洗发水味道窜入鼻端,高筱潇脸颊微微发烫,手揪着他睡袍的布料,就这么被他吻了很久、很久。

  不知什么时候,她整个人几乎都被他抱着挂在了身上,甚至……能感觉到他某个部位的变化。

  真是够了……高筱潇脸红的推了推他的胳膊,“放我下来,你先吃早饭。”

  韩禛整张脸埋在她的肩窝,拉开她的衣领,声音含糊的说道,“可是我想要先吃你。”

  ------题外话------

  晚上来看二更~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02韩禛曰:我想要先吃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