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小白曰:如假包换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去幼儿园接了高小白后,韩禛直接开车,带着母子俩来到了约定的地点:金地会所。

  这间会所隶属于陆自衡旗下的产业,设有他们几人固定的聚会包厢,平日里从不对外开放,因此这儿的服务员对韩禛很是熟悉,上来就是一句,“韩少,还是老地方?”

  韩禛点了点头,伸手拿过高筱潇手上的包。

  服务员以前虽然见过韩禛带女人来这儿,但却从来没见过还带着个孩子来的,不免就好奇的多看了几眼。

  男人和女人一人牵着小男孩的一只手,男帅女美,小孩子长得精致漂亮,那副亲昵又美好的画面,俨然一家三口的即视感。

  服务员带着他们来到了包厢,进去的时候,房间里还空无一人。

  高筱潇悄悄松了口气,韩禛那个圈子里的朋友,她到现在也就见过郁聿庭和郁承衍,身份和背景就已经夸张到不行,其他几个想必也都不容小觑,心里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韩禛帮高小白把外面的小制服脱掉,又拿着高筱潇的外套一起挂在了室内的衣架上,三人坐在包厢的沙发上,拿过平板电脑就开始点菜。

  高筱潇见也没外人,就坐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发现他点的全是自己和小白爱吃的菜时,忙开口说道,“你别光点我和小白喜欢吃的,点点你朋友爱吃的?”

  韩禛抬起头,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说道,“我不知道他们爱吃什么。”

  “呃。”高筱潇眨了眨眼,“那就等他们来了再一起点吧。”

  韩禛果断按下了“下单”,“他们那么大的人了,来了自己会点。”

  高筱潇:“……”

  好吧。

  看了一眼时间,才刚过五点半reads;毒妃狠绝色。

  高筱潇便开口关心一下儿子,“小白,晚上有没有作业要做啊?”

  高小白眨了眨眼,“都做完了。”

  “那明天的课都预习好了没有?”高筱潇一副慈母的口气,伸手就去拿他的小书包。

  “……”高小白皱了皱小眉头,“妈咪,不用了吧。”

  作为一名天才儿童,高小白早就自学完了幼儿园乃至小学二三年级的全部课程了,家庭作业这种小case基本都在上课时间就搞定了,根本不需要什么预习和复习。

  在太奶奶家的时候扮一扮乖巧的好学生也就罢了,因为那纯粹是要给妈咪树立个好形象,这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还要扮好学生?

  高筱潇却已经把课本拿了出来。

  现在幼儿园的课本真是夸张到不行,虽然大多数都是插图,但是又大又厚,确实挺有分量的,她一个成年人拿着都有点吃力。

  只是这课本保持也太干净了吧,就像是全新的一样,一个折痕都没有,高筱潇翻了半天,实在也没能看出究竟学习到哪里了。

  高筱潇只好开口问道,“小白,明天应该上到哪一页了?”

  “妈咪,明天我们不上课,要去森林公园野餐。”高小白坦白地说道。

  “野餐?”高筱潇立刻把课本合了起来,“那待会儿吃完饭,去超市给你买点儿吃的明天带过去吧?”

  韩禛正在旁边给母子俩剥开心果和瓜子什么的,听到这话也附和的点了点头,“嗯,买点儿寿司和饭团什么的,带着方便,吃的也方便。”

  高小白内心叹了口气,他就知道。

  只好弯起小嘴,特别乖巧的说道:“妈咪,爸爸,不用特意跑去超市啦,我已经让人给准备好明天吃的午餐了。”

  “哇,谁呀,这么有爱心?”高筱潇没小心把心里的话给讲了出来。

  高小白小手捏起一个爸爸剥好的开心果放到嘴里,边咀嚼边淡定的说道:“我的女朋友。”

  女朋友?高筱潇瞬间风中凌乱,“小白,你什么时候……”

  “叩叩叩”几下,服务员敲了三下门后直接将门推开。

  “阿禛。”一道低沉悦耳的男声传了进来,高筱潇抬头看过去,来人是一个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卡其色衬衫配黑西裤,眉眼如画般精致,偏偏嘴里却叼着一根半燃的烟,享受的吞云吐雾。

  待他视线看到韩禛身旁的女人和小孩子时,俊脸一僵,表情瞬间就从享受变成了惊讶。

  韩禛看到一向自诩翩翩贵公子的燕南昇竟然也有这样一幅目瞪口呆的模样,嘴角立刻勾了起来,眉眼间满是得意,“呦,燕大公子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先吃点儿开心果压压惊?”

  燕南昇回神,心里暗自骂了一句“卧槽”,伸手将烟从嘴里拿了下来,刚要开口……

  “把烟给掐了,没看到我媳妇儿和儿子在这儿嘛?”韩禛一脸不悦的吩咐道。

  他自从答应高筱潇开始戒烟戒酒后,为了贯彻执行,已经让整个公司大厦都不准任何员工抽烟了,免得闻到烟味了馋得慌,受不了。

  这几天已经好不容易将烟瘾给压下去了,燕南昇一来就在那儿抽烟,那味道飘过来的时候勾的他立马就不行了,嗓子也痒的难受,说话都有点哑了reads;娇妻养成手册。

  可能是因为有女人和孩子在场,燕南昇倒也没什么异议,直接干脆的将烟头掐灭在了桌上的烟灰缸里。

  随后,他便挑着眉走过来,边看着高筱潇和高小白边啧啧有声的说道,“哎呦,阿禛,不错啊,你这是从哪儿请来的群众演员啊?长得挺漂亮的啊,还有这孩子,几岁啦?叫什么名字?来,乖乖叫一声叔叔来听听。”

  高筱潇+高小白:“……”

  这……韩禛的朋友果然非同凡响,想象力丰富,不爱走寻常路。

  韩禛则彻底黑了脸,眯眼看着燕南昇就骂道,“你眼睛瘸了是不是,没看出我儿子跟我长得一样的貌似潘安吗?”

  貌似潘安?呕……燕南昇做了个呕吐的动作,仔仔细细的又把高小白上下打量了一番,“是长得挺像的啊。阿禛……”

  他眼神特别清朗和坦荡的看着韩禛,语气一本正经:“真不容易,你为了今天的这个局,想必准备了好长时间了吧,我说怎么一而再的警告我们不准带家属呢,原来就是为了这一茬啊。不过倒也怪了,这距离愚人节还有大半年吧,你说你费这功夫干嘛呢呵呵?”

  “呵呵你妹。”韩禛没好气的睨了他一眼,伸手摸了摸高小白的后脑勺,柔声说道,“儿子,告诉这个笨叔叔,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

  高小白眨了眨眼,得令,乖乖地开口回答:“笨叔叔你好,我叫韩墨白,今年刚刚五岁了,你可以叫我小白。”

  笨叔叔……

  燕南昇头顶瞬间一群乌鸦飞过,这个小奶包,看着挺天真无邪的,没想到……和韩禛一样的蔫儿坏,看样子,亲父子无误了。

  只是,真的很难去相信啊!韩少,这一帮人中最没个正行的花花公子,竟然有老婆和孩子了?!

  他嘴角抽了抽,再一次确认道,“你真的是阿禛的儿子?”

  高小白眨了眨黑亮的大眼睛,笑容可爱:“如假包换。”

  如假包换?竟然还会成语?还一点儿都不怯场……燕南昇只好点了点头,慢慢开始消化这个很难消化的事实。

  韩禛见燕南昇点头了,面上的不悦渐渐褪去,又抓过几个开心果在那儿边剥边说道,“本来我是想今晚跟大伙儿一起宣布这件事情的,谁知一个个的都有事情。所以,算你走运,你是所有人中第一个知道我有老婆和孩子的。”

  言语之间,自动把郁聿庭给剔除了。

  “是吗?”燕南昇挑眉,呵呵一声假笑,“荣幸之至。”。

  很快的,封辰安和齐承灏也一起从外面走了进来,应该是半路刚好碰到了。

  推开门,看到韩禛身旁的女人和孩子,两人连外套都忘了脱,傻愣愣的站在那儿半天都没有动一下。

  燕南昇冷笑,总算是扬眉吐气了一把,因为不能抽烟,只好嘴里嚼了一颗话梅在那儿打招呼道:“傻愣在那儿干什么呢,还不快点过来拜见嫂子。”

  高筱潇一听“嫂子”这两个字,手一抖,差点儿把杯子给摔在了地上。

  齐承灏眨了眨眼,脑子里一转,立马迅速的反应过来,“阿禛,这么说,你之前说的话都是真的?”

  “当然reads;豪门惊梦3醉卧总裁怀。”韩禛看着两人,脸上始终都挂着一抹得意又灿烂的笑容,那嘴角几乎都要咧到耳根子去了,说不出的欠。

  齐承灏边点头边走了进来,眼睛直勾勾的钉在高小白的脸上,嘴里连声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他一心准备栽培成童星的好苗子,竟然真的是阿禛的亲生儿子,怪不得当时无条件的加钱也要让他撤广告呢。

  “小耗子,你早就知道了?”封辰安在一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想到这个可能就有些不爽。

  “呵呵,你觉得有可能吗?”齐承灏自嘲的笑了笑,将外套挂在衣架上,款款的在沙发一角坐下。

  “二哥二哥,赶紧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封辰安急的大叫。

  “……”韩禛慢条斯理的剥着开心果的壳,傲娇的不说话。

  本来是打算今晚众人都在场,来个石破天惊的大爆料的……谁知只来了三个人,他就突然不想说了。

  “是啊阿禛,不会你也跟大哥似的,五年前结婚又离婚的吧?”见韩禛不说话,齐承灏只好半打趣半猜测的说道,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玩味起来。

  高筱潇眨了眨眼,端起杯子放到嘴边,眼睛却下意识的看向了韩禛,连她也好奇,他会怎么解释他们之间那么复杂的事情呢?

  韩禛直接横了齐承灏一眼,收回视线,特别坦然的就说道,“你以为我跟大哥似的那么笨?我跟潇潇儿早就结婚了,就是小爷我为人低调,不爱出风头,所以就没有让你们知道而已。对吧儿子?”

  “对!”高小白立刻奶声奶气的应了一句。

  饶是高筱潇再有心理准备,也没想到韩禛会这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仗着儿子始终以为他们早就结婚了,就这么欺骗无知的围观群众……一个不留神,就让刚喝到嘴里的柠檬水给呛到了嗓子,瞬间咳嗽的停不下来。

  韩禛立刻抬起大手在她背上轻柔的拍着,语气温柔又带着一丝宠溺,“媳妇儿,慢慢喝,又没有人跟你抢。”

  高小白也乖巧的拿过纸巾递给她,“妈咪,慢慢喝,没有人跟你抢。”

  “咳咳咳。”高筱潇拿着纸巾捂在嘴巴上,不知道是咳的还是不好意思,脸都红了。

  众人:“……”

  他们跟韩禛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对韩禛的话这话不相信,但是既然人孩子都这么斩钉截铁的说“是”了,便只好含糊的点头表示理解,没说出什么其他的话来。

  毕竟不管怎么说,既然韩禛都把老婆和孩子带过来给兄弟们看了,那么就算是认定了两人的身份了。

  至于其他的细枝末节,留待日后再探究也无迟。

  抱着这样的想法,三人一口一个“嫂子”喊得特别自然,可能是因为年纪都和高筱潇差不了几岁,所以也没有像郁聿庭那么地难以启齿。

  很快的,一番寒暄过后,高筱潇手里就握了三张烫金名片,其中齐承灏的公司卓星传媒,也就是小白拍广告的那一家公司,之前和东丽有过合作,已经很熟知了;燕南昇的燕回科技,高筱潇虽然没有接触过,但因为在韩太做过助理,对这家上市公司的名字也是略有耳闻;至于封辰安,年方二十六,居然已经是d市某家公立医院的副院长。

  果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像韩禛这么优秀的男人,身边的朋友果然也都是各个领域的翘楚人物,再看他们关系这么好,这也就难怪八大家族能在d市这么多年依然屹立不倒了reads;冰山王爷,容本妃轻薄下……

  服务员已经纷纷将菜端上桌来,那几个人也有经验,一看菜色就明白了都是给高筱潇和小白点的,倒也没有什么意见,只不过又加点了几瓶酒。

  韩禛也没说什么,抱过高小白坐在椅子上,便坐下一起吃饭。

  只是当服务员把酒送上桌后,燕南昇喊了一句“嫂子”,起身就想要给高筱潇倒酒的时候,韩禛突然开口阻止道,“她不能喝酒。”

  高筱潇怕众人扫兴,下意识地就说道,“没关系的,我可以少喝一点儿的。”

  毕竟才第一次见面,彼此还不熟悉,不让他们抽烟,高筱潇就已经觉得很不好意思了,这再不喝人家敬的酒……

  话音刚落,韩禛直接拿眼尾睨着她,毫不避讳的就说道:“说好了跟我一起‘优生优育’的,你忘了?”

  高筱潇脸一红,碍着这么多外人在场,只好低着头不说话了。

  燕南昇“呵呵”一声,了然又尴尬的将酒瓶子收了回去。

  “哇塞,二哥,看来你这是要准备效仿大哥和大嫂呢?说说,打算生几个?”封辰安年纪轻,只当高筱潇在害羞,心里想什么也就说什么了。

  韩禛勾了勾唇角,眼底眉梢都是得意,却偏偏要摆出一副谦虚内敛的姿态:“这种事情嘛,得随缘。两个三个四个……我都可以。”

  高筱潇:“……”。

  与此同时,誉晏饭店的包厢里。

  郁东辰六十岁大寿,本该大肆操办一场的,但因为几天后就是二儿子的婚事了,便决定将生日从简,只请了自家人和韩家人过来一起吃顿饭。

  也就是说,这其实等于是变相的一场会亲宴。

  时光璞说要带男朋友过来的时候,郁东辰也一口答应了,他和郁老太太一样,对这个优秀的外甥女一直都很喜欢,如今也要嫁人了,心底也是相当的感到宽慰。

  饭席过半,时光璞端上一个精美的礼盒,“舅舅,这个是我和向北送给你的礼物。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郁东辰接过礼盒,看了一眼上面的烫金标识,笑着点了点头,“都马上成为一家人,还这么客气做什么?”

  “这些文房四宝都是向北要挑了送给你的,他的书法写的也相当不错哦,有机会的话,舅舅你可以和他切磋一下。”时光璞说着,眼角眉梢里满是得意。

  “哦?”郁东辰大感意外的挑了挑眉,看着顾向北就问道,“向北,没想到你还会书法?”

  现在的网络时代,已经没什么年轻人还会拿毛笔字了,说实话,他倒真的挺意外的,同时,也对顾向北更多了一份欣赏。

  顾向北淡淡的笑着说道,“小时候被父亲勒令练过了一阵子,许久没练,现在恐怕已经生疏了。”

  时光璞皱了皱眉,对他的说法有些不满,难得与舅舅亲近的机会啊……

  郁东辰却哈哈大笑,“没关系没关系,我这三个儿子没有一个对书法感兴趣的,到时候找个时间,我们可以一起切磋切磋。”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顾向北答应了下来。

  时光璞松了一口气,看了看顾向北,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甜美reads;皇上臣妾是无辜的。

  韩敏夏撇了撇嘴,默默的夹起一筷子虾球,狠狠咬断!

  “爸,这是我和欢颜送给您的礼物。”郁存遇也站了起来,可巧,他递上的是一方上好的端砚,和时光璞和顾向北送来的礼物有些撞了。

  郁东辰笑了笑便说道,“呦,怎么都想到送我这个。”

  常欢颜站在郁存遇身旁,安静的没有说话。

  郁存遇则直接说道,“是欢颜选的。”

  郁东辰讶异的看向了常欢颜,“你还懂这个?”

  常欢颜笑了笑就说道,“不懂,让店主帮忙挑的,希望爸您喜欢。”

  “……”郁东辰拿在手上垫了垫,分量很足,笑着点头,“不错不错,都坐下吧。”

  接着,韩家人也纷纷送上了礼物,自然也把高筱潇和韩禛的那份给包含了,至于韩敏夏,自然有郁承衍备好了礼,是一整套茶具,韩敏夏也不懂,但看郁东辰笑眯眯的,便也跟着笑。

  郁东辰让佣人把礼物都收在了后面的桌上,开心的合不拢嘴。

  杨曦忍不住偷偷顶了顶郁聿庭的胳膊,低声问道,“小三,你没给你爸准备点礼物什么的吗?”

  郁聿庭端起酒喝了一口,不以为然,“我人都来了,还要什么礼物?”

  哪像某些人,虚伪奉承的孝顺样!

  “这孩子……”杨曦叹了口气,对这个最小的儿子向来最为容忍,便也随他去了……

  宴席过后,郁存遇直接带着常欢颜先坐车离开了。

  其他几个男人都纷纷喝了点酒,有司机的倒好办,没司机的只能找代驾或者打车了。

  韩敏夏没有喝酒,直接开车载着韩老太太,韩正铭和钟瑜红潇洒的走了。

  时家人和顾向北也分着两趟车走了。

  于是,最后剩下的就是郁承衍和郁聿庭了。

  郁老太太离开前特地说了一句,“小二小三,你们俩不准自己开车啊,一起打辆车回来吧。”

  结果一辆出租车来了后,郁聿庭大步走了过去。

  郁承衍刚要走过去,只见郁聿庭对司机说了一句什么,那司机就跟逃命似的一踩油门就走了。

  “……”郁承衍眯了眯眼,不屑的冷笑一声,幼稚!。

  出租车上,郁聿庭回头看了一眼饭店门口的郁承衍,笑的嘴巴都咧成了个瓢了。

  “师傅,去金地会所。”

  说完,他拿出手机打开“八面埋伏”的微信群,先发了个嘚瑟大笑的表情,随即又发了一条信息,“老头子的生日过完了,单身party还有几个人?我现在就赶过去。”

  燕南昇:“单身party?是秀恩爱party吧?”

  齐承灏:“就是,你们没来的今天算是损失大了reads;死亡诡记。”

  封辰安:“真是活久见,二哥竟然也有老婆和孩子了。”

  没去现场的上官晏发来惊呼:“什么?此话当真?”

  后面也连续好几个人都发了吃惊的表情。

  郁聿庭皱眉,将话题拉回了正轨:“卧槽,到底还有没有人了金地那儿?我现在正半路呢。”

  不就是潇潇儿和小白嘛,他三年前就知道了。

  燕南昇:“早散了,我已经到家了。”

  郁聿庭:“那你在那bb个毛线?”

  燕南昇:“哎呦我这小爆脾气,你丫说谁bb呢?想干架了是不是?”

  齐承灏:“就是,聿庭你是不是吃火药了,口气这么冲?”

  就连一直没吭声的陆自衡都来了一句:“聿庭,这个就是你的不对了啊。”

  ……

  郁聿庭悻悻然的放下手机,声音郁卒:“师傅,掉头吧,不去金地了,回军区大院。”

  司机:“……”。

  到了军区大院的门口,郁聿庭下车,抽了一根烟后才慢条斯理地踱进郁家的大院。

  刚走进别墅大门,杨曦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小三,你二哥早都回来了,你去哪儿了啊?不是让你跟他一起回来的吗?”

  郁聿庭低头换好拖鞋,一句话不说的朝楼梯走。

  杨曦急了,几步过来拉住了小儿子,一脸担忧的问道,“小三,你没事儿吧?”

  郁聿庭扯了扯唇,“妈,我能有什么事?”

  “……”杨曦叹了口气,“你是不是也喜欢夏夏呢?”

  刚才吃饭的时候,她就坐在小儿子的旁边,自然把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她是过来人,自然都懂那些眼神的意思。

  郁聿庭撇了撇嘴道,“不喜欢。”

  “那你怎么魂不守舍的啊?”杨曦一脸的不信。

  “最近公司的烦心事多。”郁聿庭说完,扯了扯衣角说道,“对了妈,过两天我要去美国一趟,二哥的婚礼,我可能就参加不了了。”

  “什么?去美国?”杨曦声音忍不住猛地加大,揪着郁聿庭的胳膊不停追问,“你二哥就要结婚了,你现在这个时间出什么国啊?而且都订好了让你做伴郎了,这婚礼都没几天了,你就不能往后拖拖吗?到底有什么事情你……”

  “拖不了,有个案子要查。”郁聿庭轻描淡写的说道。

  “查什么查,你那家小侦探公司,我让你关了你就是不听。”杨曦一脸的怒其不争,偏偏这个儿子就是不走正轨,这么多年了,简直成了她的一桩心事。

  “行了妈,查案是我的爱好,虽然我不能像大哥那样官爵显赫,但是我做着自在!”说完,郁聿庭抿直了唇,直接抬脚上楼。

  杨曦站在楼梯下面,眉头紧皱,最终却只能无奈的叹气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06小白曰:如假包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