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韩禛曰:姐夫是过来人,他懂的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冷世钧微一皱眉,视线往上,不自觉的开始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个小舅子。︾樂︾文︾小︾说|

  10年前,韩禛还是一个在美国留学的大学生,两人曾有缘见过一次面,当时他给自己的印象,就是一个阳光帅气又爱笑的年轻人,显赫的家世,再加上模样俊俏,简直就是个天之骄子。

  当时韩敏芝说过的话还历历在耳,“我这个弟弟,从小在女人窝里泡大的,自负骄傲得很。”

  10年的时间过去了,对比之前,韩禛整个人稳重了许多,也内敛了许多,不说话的时候,让人很难猜中他的心思。

  最让冷世钧意料不到的是,他竟然会愿意年纪轻轻地就结婚生子,而且看起来,夫妻之间的感情还很不错,只是那个弟妹……

  韩禛倒完水,一抬头就看到冷世钧正神情恍惚的看着自己。

  他微微挑起左边的眉毛,眼里带了一抹探究的问道,“姐夫?怎么了?”

  “……”冷世钧猛地回神,“哦,刚才在想事情,不好意思。”

  “呵呵,姐夫在想什么事情?这么入神,不妨说出来,我帮你参考参考。”

  韩禛平日里绝对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不过今天,冷世钧和韩敏芝一看到高筱潇就是一副失神的样子,这让他心里也留了个心眼。

  冷世钧叹了口气,道,“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还提他做什么。”

  韩禛点头,意有所指的说道,“姐夫这话我同意,与其沉湎于过去的人和事,不如过好当下,把握身边的人。”

  冷世钧笑了笑,没有接话。

  等韩禛上楼后,他低头看着手机,半天才叹了口气,起身回屋。

  。

  韩禛回到楼上,打开卧室的房门。

  大床上没有人,只有卫浴室传来“唰唰”的水流声。

  关好门,把杯子放在桌子上,韩禛站在试衣镜前,伸手将睡袍的领子使劲儿的往两边拨了拨,露出一大片的胸膛,橘黄色灯光的映照下,胸口肌肉的线条分明,小腹平坦结实,尤其上面那一抹红色的印记,愈发显得暧昧而又有诱惑。

  韩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勾了勾薄唇。

  待卫浴室的水声消失后,他转过身,一手端起杯子,微微抬起下颚,摆好了姿势。

  。

  高筱潇打开门,就看到半倚在桌边的半裸美男。

  灯光的投射下,男人的身形颀长又挺拔,尤其那隐隐若现的胸部,肌理分明,线条完美,腰间虚虚系了个活扣,摇摇欲坠的感觉,看着看着,高筱潇就不禁一阵心跳加速,感觉空气中都是粘稠又暧昧的味道。

  原本就渴,这一下子被视觉冲击的,几乎都口干舌燥起来了似的。

  她不自在的轻咳一声,眼神闪躲的走了过去,“你回来啦。”

  伸手要接过他手里的杯子,韩禛却突然把杯子挪开。

  “……”高筱潇眨了眨眼,不明白他又在闹什么。

  “媳妇儿,我被你害惨了。”韩禛摇了摇头,一副郁闷的口气。

  高筱潇眨了眨眼,“怎么了啊?”

  韩禛伸手拉起她的小手贴在胸口的那处红痕上,“你看,我这儿被你掐红了,刚才在楼下,结果刚好碰到了姐夫,被他给笑话了一顿,说你是母老虎。”

  高筱潇脸上猛地蹿红,结结巴巴的说道,“你,谁让你不把衣服穿好的啊。”

  “我这不是急着给你倒水喝吗?”韩禛一脸的无辜,“来,趁热喝吧。”

  高筱潇赶紧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压压惊。

  真的是丢死人了,人家那么一个温润优雅的成熟男人,竟然让他看到这种东西……

  再抬眼看到韩禛胸口的那一道红印子,之前没感觉,这会儿看着,高筱潇都臊的不行了,她自己知道那个是怎么回事儿,但是别人,不知情的估计都会往那种事情上面想吧?

  韩禛看着她懊恼郁闷的样子,挑了挑眉,眼底的笑意更浓。

  伸手圈住她贴在自己的怀里,声音很低沉,又很温柔的说道,“没事儿,我跟他说了,我是心甘情愿被你掐的。姐夫是过来人,他懂的。”

  高筱潇:“……”

  。

  第二天,早晨。

  韩家的餐桌上,第一次坐的这么满。

  长长的餐桌上,男人们喝茶,喝咖啡,看报纸,女人和小孩子则喝牛奶,果汁,聊天。

  经过一夜的时间,韩正铭不知是想通了,还是被韩老太太给教育过了,没再板着个脸,所以气氛始终都很和谐。

  韩老太太看着一家人和和气气的模样,心里很满意,说了晚上要去看演出的事情后,韩禛也是点点头,立刻就答应了。

  早餐过后,韩禛先开车载着高筱潇和小白离开了,冷世钧和韩敏芝则坐着韩家司机的车,来到d市的艺术中心大楼。

  。

  “冷教授,这位就是我们d市春蕾演奏团的团长周凯,今天晚上,将和您的演奏团有一个合作的演出。时间短,任务重,到时候就看你们的精彩演奏了哦。”演出主办方边介绍边说道。

  冷世钧笑着伸出手,“你好。”

  “你好。”周凯看着眼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表情满是崇敬。

  冷世钧,国内著名的钢琴家,现任a大音乐系的教导主任,更是国家演奏团的重要表演者,据说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是风靡全中国的钢琴王子,只是二十多年前突然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再出现的时候就不复先前的风光了。

  但饶是如此,他的成绩也足以让音乐圈的后辈们津津乐道了。

  介绍团员的时候,有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突然说道,“听说冷教授以前曾经在d大音乐系任职过?”

  “哇,真的吗?”旁边二十几岁的漂亮女孩子一脸的惊讶。

  冷世钧愣了一下,随即淡笑着回道,“我的确曾经在d大任职过,不过只是个助教而已。”

  “那也很厉害了,d大也,百年老校,听说那里的音乐系只收高材生。”那个女孩子笑容很甜,声音也是甜美悦耳。

  “是啊是啊。”周围几个女孩子都在不停附和着,其中不乏类似倾慕的眼神。

  韩敏芝站在冷世钧旁边,脸上一直保持着浅淡又得体的笑容。

  。

  简短的寒暄过后,众人便准备开始排练。

  只不过点名的时候,却发现春蕾演奏团有个小提琴手没有就位。

  “蒋梦怡,蒋梦怡,蒋梦怡人呢?”周凯读了三遍,脸色已经开始不悦了起来。

  冷世钧见众人这么干等也不是办法,遂提议道,“要不我们先开始吧,时间不等人。”

  “好。”

  指挥刚站在台前,一侧的厅门打开了,蒋梦怡一脸抱歉的急匆匆走了进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早晨吃坏肚子了,来晚了。”

  周凯皱了皱眉,碍于她的夫家背景也只好忍耐的说道,“行了,赶紧先就位吧。”

  “谢谢团长。”

  蒋梦怡刚才坐车过来,一下车就孕吐的难受,这会儿脸色还有些苍白。

  还好晚上的演出她只上台几十分钟,应该能撑得过去。

  。

  聚鑫设计总裁办公室。

  黄以薄靠在沙发椅上,给苏橙打电话,“大助理,合作的事情促成的怎么样了?”

  “我已经提上去了。”苏橙在电话那头淡淡的说道。

  “哦,那韩禛怎么说?”

  “他说考虑考虑。”

  “我早就猜到了。”黄以薄笑了笑,“这样吧,你把他最近几天的行程表发我一下。”

  “黄以薄,你这个要求太过分了吧?”苏橙的声音立刻冷了起来。

  “唉,别说得那么严重嘛。”黄以薄一副不屑的态度,“我就是想要知道,他最近在什么地方应酬,酒席上谈事情也比较好谈。苏橙,你我夫妻一场,不会这么点的小忙都不肯帮吧?”

  “谁跟你夫妻一场?”

  “除了那一张纸,我们七年的感情,又跟夫妻有什么不同吗?”黄以薄说完,又唉声叹气的说道,“当然,如果你现在反悔的话,我也挺愿意继续和你结婚的。”

  “你死了那条心吧。我很忙,挂了。”说着,苏橙就要挂断电话。

  “别啊。”黄以薄只好退而求其次,“苏橙,我的公司刚走上正轨,最近也签了几家公司,但是还需要一个大头来镇一下。所以,你就举手之劳,帮一下,如果成功了,对双方也是个互赢的好事儿不是吗?”

  苏橙,“……”

  “再说了,我又没有要做什么,只不过想要有个谈判的机会。成与不成,以后我都不会再找你了,行不行?”

  半天后,苏橙的声音才又响起:“好,我就帮你这一次。下周一中午十二点钟,在金地会所,韩少和工商局老板会有一场饭局。”

  “ok。谢了。”

  挂断电话后,黄以薄拿起桌上的固定电话,“刘景留,到我办公室里来一下。”

  。

  不一会儿,穿着一身灰色西装的刘景留走了进来,“以薄你找我?”

  “景留,下周一中午,你带上你们部门的人,跟我去金地会所吃个饭。”黄以薄一脸的笑容,“和韩太的合作成功与否就看这一次了。”

  “……哦?”刘景留愣了一下,“全去吗?”

  黄以薄想了想,“挑几个漂亮的吧。”

  刘景留微笑点头,“我明白了。”

  。

  韩太总裁办公室。

  苏橙敲了敲门走了进去,“韩少,你找我?”

  “昨天让你找的东西不用找了。”韩禛正看着手机,头也不抬的就说道。

  “……”苏橙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好的。”

  她看着低头的韩禛,有些纳闷。

  昨天下午,韩禛突然给她发了个短信,说要找什么迪斯尼最新发行的限量版儿童保温杯,还很急,马上就需要。

  她这还没有开始找呢,怎么就……

  “还有事?”韩禛突然抬起头看她。

  “……哦,没有。”苏橙说完,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

  “八面埋伏”微信群里,齐承灏发了一张图片,“阿禛,你的东西到了,我让人给你送过去?”

  “什么东西这是?”有某个无聊人士发出了疑问。

  齐承灏:“上面不是写了英文吗,不认识字?”

  “字我当然认识,我的意思是阿禛要这个做什么?”上官晏在家陪老婆待产,什么事都喜欢八卦一下。

  齐承灏:“给他儿子用呗。”

  韩禛立刻发了个嘚瑟的表情:“给我儿子和儿媳妇用的。”

  上官晏:“卧槽,儿媳妇都有了?”

  韩禛:“那是。对了大哥,要不要我给玖玖也送一个?”

  群里冷场。

  半天后,上官晏发了个哈哈大笑的表情:“二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哥把群都屏蔽了的。”

  景慕琛嫌弃群里面天天闹腾,进入第一天就将群屏蔽,偶然心情好才会进来说上几句。

  韩禛:“……”

  燕南昇:“对了阿禛,你怎么还不把嫂子加进来?”

  齐承灏也起哄:“对啊二哥,赶紧加进来大家一起耍耍。”

  韩禛:“不加,不放心。”

  “为什么啊?”众人纷纷发出了疑问。

  韩禛:“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不是大龄剩男,就是猥琐大叔,我能放心吗?”

  呕吐的表情一个接一个。

  办公室里,韩禛笑的那叫一个嘚瑟和猥琐。

  。

  中午,圣约翰幼儿园,正是用午餐的时间。

  高小白手机响了,他看了看上面的显示,放到了耳边,“爸爸。”

  “小白,我现在学校门口,东西我带过来了,是给你送进去,还是……”

  “我出去拿吧。”高小白放下电话,小脚步轻悦的走到了生活老师的面前,“老师,我爸爸来了,我想要出去一下。”

  “好,去吧。”

  高小白离开了,座位上只有景安玖一个人在吃饭。

  她的隔壁坐着的是景彦希和王婷婷。

  两人的桌上都放着昨天比赛得到的奖品,一对可爱的儿童保温杯。

  对面的凌伶不无艳羡的说道,“婷婷,你的米妮杯子真的好可爱呀,可以让我摸摸看吗?”

  “不可以!”王婷婷小心翼翼的盖上盖子,“里面有我妈咪给我装的果汁,会被你弄洒掉的。”

  凌伶撅着小嘴,“我会小心一点的。”

  “那也不行。”王婷婷坚持不给。

  “你怎么这样啊?”凌伶生气了,“要不是我拿巧克力送给其他的小朋友,你以为你会得到这个奖品吗?”

  王婷婷小脸猛地蹿红:“你……你干嘛说出来啦!”

  真是笨死了,这么多人都听到了!

  “哦,原来王婷婷你昨天作弊啊!”一旁的景彦希立马大叫道。

  景安玖也看着她,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满是吃惊,“王婷婷,你……”

  王婷婷不服气的说道,“作弊又怎么了,反正我奖品已经拿到了,景彦希你不也拿到奖品了?”

  景彦希鼓着一张肉肉的小脸,“我要去告诉老师!”

  “你想告诉就去告诉啊。”王婷婷给了景彦希一个大大的卫生眼。

  景彦希:“……”

  。

  高小白一路欢快的跑到了学校门口。

  韩禛站在校园门口,颀长挺拔的身形,气场强大,手里却提着一个萌的不得了的礼品袋。

  “哇,爸爸,你真棒,这么快就买到了!”高小白看着袋子里两个没拆封的保温杯,小脸笑眯眯的,毫不吝啬的夸奖着。

  韩禛得意的挑了挑眉,“那是,不能让我未来的儿媳妇儿失望。”

  不过小白才这么小的年纪就有这么高的情商,倒让韩禛挺自豪的,不愧是自己的亲儿子。

  高小白也使劲的点了点头,“本来如果你做菜好吃一点,我们就可以得到第一名的,所以现在我只能拿这个安慰她了。”

  “……”韩禛抽了抽嘴角。

  好吧,敢情最后的罪魁祸首还是他。

  。

  高小白重新回到餐厅,就感觉气氛有点怪怪的,甚至小蓝老师都站在那儿。

  凌伶和王婷婷背着小手低着头,好像都在哭。

  “你们两个,都知道错了没有,以后还会不会这么做了?”小蓝老师一脸严肃的说道。

  “老师,我……我知道错了。”王婷婷抹着眼泪抽抽噎噎的说道。

  “凌伶你呢,知道错了吗?”小蓝老师又问凌伶。

  凌伶张着小嘴,哇哇大哭,“老师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嗯。小朋友犯了错误不可怕,只要能知错就改就还是好孩子。好了,去吃饭吧。”

  “谢谢老师。”

  两个小丫头抽抽噎噎的走回座位。

  王婷婷擦了擦眼泪,刚拿起勺子,就听到旁边高小白在说道,“这个送给你。”

  “哇。”景安玖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王婷婷转过头一看,就看到了景安玖手里拿着一个粉红色盒子,打开后,拿出了一个保温杯,竟然和自己手上的一模一样。

  “喜不喜欢?”高小白笑眯眯的看着景安玖。

  “嗯嗯,我好喜欢。”景安玖摸了一会儿,又不好意思的看向高小白问,“这个你真的要送给我吗?”

  高小白点了点头。

  景安玖眨了眨大眼睛,笑的特别开心,“谢谢你,韩墨白。”

  “不客气。”高小白说完,又补了一句,“反正我爸爸给我买了一对,我又没有妹妹,所以就把米妮的送给你好了。”

  王婷婷瘪着小嘴,郁闷的又要哭了。

  。

  晚上,d市艺术中心大楼。

  演出时间是晚上的七点半,不到六点钟,演出大厅的外面已经人满为患。

  韩家其他人已经提前从家里出发,韩禛则先接了高筱潇和小白去吃晚饭,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七点。

  没想到在入场的时候,却刚好碰到了也来看演出的顾家人,包括时光璞。

  “潇潇。”高贞宁看到高筱潇,满脸笑容的打招呼。

  高筱潇却皱了皱眉,还没说话,就被韩禛直接拉走了。

  高贞宁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她昨天才和顾以城从美国回来,听到蒋梦怡说她怀孕了,还想着关心一下,没想到……竟然看到自己就跑了。

  “切,瞧瞧瞧瞧,现在人家傍上韩家了,连亲生母亲都见面不理会了,真是厉害啊。”顾俪清勾着红唇,看着眼前那一家三口幸福美满的背影,妒忌的牙痒痒的。

  高贞宁脸上无光,低着头也不说话。

  顾老爷子看人多嘴杂的,便开口训斥道,“俪清,你少说几句,没人会当你是哑巴。”

  顾俪清冷“哼”一声,直接抬脚先朝里面走去。

  “走吧,爸,演出快开始了。”顾以城打圆场道。

  顾老爷子点了点头,带着一家人朝里面走去。

  。

  可巧,进去后才发现,两家人的座位居然是挨着的。

  而且,因为韩家人的座位都是由冷世钧特意安排的,位于贵宾席第二排,顾家人的则在后面一排。

  其他人倒是没什么意见,反正演奏会嘛,最主要的是听,而不是看人。

  但顾俪清又是一阵不满,一张漂亮的脸庞一直扳着,好像别人欠了她好几百万似的。

  时光璞虽然觉得也挺不是滋味的,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还起身打招呼。

  “韩奶奶,韩伯父,伯母,韩大哥,你们也来看演出呀。”

  韩老太太听到声音才回头,“哎呀,光璞丫头,这么巧。”

  “是啊,我和向北过来的,向北的妈妈今天有演出。”时光璞与有荣焉的说道。

  “是吗?”韩老太太笑了笑,“今天我孙女婿也有演出。”

  顾老爷子在一旁好奇,“顾老夫人,您的孙女婿是?”

  韩老太太倒没什么避讳的,直接就开口说道,“冷世钧,他是我家孙女儿敏芝的丈夫。”

  顾老爷子点了点头。

  “对了韩奶奶,夏夏怎么没有来呀?”时光璞看了一圈,没看到韩敏夏的身影。

  韩老太太笑着说道,“可能待会儿带着承衍过来吧。”

  “……”时光璞嘴角抽了抽。

  韩禛这时候突然起身,“妈,我们换一个位置。”

  钟瑜红已经坐定位置了,一听到这话一脸的茫然:“这演出都快开始了,换什么位置啊?”

  “待会儿我要出去打电话,这儿不方便。”韩禛一脸如常的说道。

  钟瑜红无奈,只好起身,看着儿子拉着儿媳妇一起坐在了最外面的位置,也就是……顾向北和时光璞的前面。

  。

  演出开始了,韩敏夏却并没有出现。

  韩老太太让钟瑜红给她打个电话。

  过了一会儿后,钟瑜红一脸说道,“夏夏说不来了。”

  “这孩子……”韩老太太摇了摇头,只能作罢。

  高筱潇正如痴如醉的听着台上的演奏,突然感觉自己的左边肩头一沉,她转过头,脸颊碰到了他的薄唇,

  呃……

  男人似有若无的呼吸声在她的耳边响起,同时,一股清冽的男性气息也进入了她的鼻端。

  黑暗中,高筱潇脸红的小声说道,“你干嘛啊?”

  “累了,让我靠一会儿。”韩禛说着,一只胳膊从她的椅背后面穿过去,搂住了她的腰。

  他一米八五的身高,高筱潇才一米六五,两人相差二十厘米,加上他的头又很重,尤其还一直在那呼气吹气的,高筱潇被靠的很不自在,根本就没听到上头演奏了什么。

  忍耐的过了一会儿,等冷世钧上台后,看到他的视线朝韩家人这一区域看了过来,高筱潇伸手就想要推开他。

  谁知手刚碰到他的脸,就被他的手给抓住了,十指纠缠的握着她牢牢的,声音低沉,“你是属兔子的吗,‘动如脱兔’?”

  高筱潇满头的黑线,动了动肩膀,“你太重了。”

  韩禛其实一直歪着脖子也挺酸的了,听到这话眉头一蹙,便将头抬了起来,同时放在她腰间的手往上,压着她的脑袋就往自己的肩膀上靠,“那换你靠。”

  高筱潇:“……”

  如果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他的目的,那她就太傻了!

  她刚才起来换座位的时候,看到顾向北和时光璞刚好就坐在他们俩的后排。

  真是个幼稚又小心眼的男人!

  高筱潇心底来气,直接伸手在他的大腿上掐了一下。

  “……”一阵闷哼在耳边响起。

  大腿上的肉比较敏感脆弱,韩禛一个不妨,被她结结实实的给掐了一下。

  倒不是疼,就是……靠近那种地方,难免会比较敏感和脆弱。

  高筱潇嘴角忍不住地想笑,松开手,想把收回来,却又被他给抓住了。

  “媳妇儿,你还真下得去手,万一掐错地方了怎么办?”烫人的薄唇擦着她的耳尖说道。

  ------题外话------

  昨天发钱发到手软,亲们都收到了吗?这个双十一过的真*啊~

  另亲们有月票的话记得及时投哈,咱不是大神,不用等月底冲榜什么的,只想争取名次靠前一些,这样本文就有更多机会让更多读者看到啦~谢谢各位啦~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10韩禛曰:姐夫是过来人,他懂的》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