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潇潇曰:某人自导自演的挺带劲呢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媳妇儿,你还真下得去手,万一掐错地方了怎么办?”烫人的薄唇擦着她的耳尖说道。

  高筱潇的脸“轰”地就涨红了,这个男人,真是……无时无刻都要耍流氓啊,这么高雅又艺术的场合,他就不能够稍微收敛一下吗?

  韩禛低头看着她,黑暗中,那一张小脸气鼓鼓的,黑白分明的眼睛更是亮晶晶的,含嗔带怨的看着他,眼神中还带了几分的娇羞,勾的他心里更是痒的不行。

  一个没忍住,他猛地低下头,薄唇压在了她柔软的唇瓣上。

  “唔……”高筱潇吓得不行,真没想到他说亲就亲,也不看看场合,旁边还坐着儿子和韩家的长辈呢,更别说后面是……

  她不敢发出声音,也发不出声音,生怕被人发现,只能两只手使劲儿的推着他的肩膀,想要把他给推开。

  谁知她越使劲,韩禛就跟她卯上了似的,紧紧的压着她的唇,甚至还撬开牙关将舌头探了进去。

  男人霸道的气息瞬间充斥了她的整个感官,互相纠缠的舌头也带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高筱潇原本想要推开他的双手,不自觉的就变成了揪着他的衣服,闭着眼睛,意识渐渐的开始迷失起来。

  韩禛眼底迅速划过一丝满意的笑,毕竟场合有限,就这么深吻了一会儿后立即戛然而止。

  被松开后,高筱潇脸红的不行,一双大眼睛惊慌的瞪了他一眼,也不敢看周围的人,立刻转过头对着台上,目不斜视。

  “媳妇儿?”韩禛又臭不要脸的凑了过来。

  高筱潇冷着脸,面无表情。

  韩禛:“……”

  接下来,整场演出里,她再也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

  。

  后一排的位置,顾向北身子往后靠坐在椅背上,看着很惬意轻松的姿态。

  只有他自己知道,台上到底演奏的啥他根本就没有听进耳朵里,眼中只有前面那两个男女“秀恩爱”的亲昵画面。

  虽然他不想表现出来,但是紧握的双拳却泄露了他紧绷,甚至嫉妒的心情。

  他曾经那么珍惜,不敢去冒犯一丝一毫的女孩子,现在竟然被那个花花公子搂在怀里,在这么多人的公开场合,那么肆无忌惮的拥抱,甚至接吻

  他看得出来,后来叶潇甚至都生气了,可是韩禛竟然还厚着脸皮凑过去,真是厚颜无耻

  放在腿上的拳头越握越紧,牙关紧咬,眼圈都有点猩红了起来。

  如果不是碍于场合,他真有股冲动想要过去把他们拉开,然后再狠狠地揍韩禛一拳。

  黑暗中,一只柔软的,属于女人的手突然覆盖在了他的拳头上。

  几乎是立刻,顾向北原本紧绷的神经立刻松了下来,他转过头,就看到时光璞浅浅的对他微笑着。

  看到顾向北看着自己,时光璞慢慢的将手指挤进了他微凉的手心,拇指在他的虎口上方轻轻的摩挲着。

  台上演奏的,是一曲舒缓深情的《ise》。

  鬼使神差的,不知道是不是音乐的影响,顾向北张开手指,反握住了她的手。

  时光璞嘴角的弧度开始加深,眨了眨眼睛,将头凑过来,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

  同样被刺激的要发狂的还有隔两个座位的顾俪清。

  从她的角度,更像是高筱潇主动凑过去似的。

  这么高雅的音乐殿堂,竟然做出这种事情,真是不要脸

  结果下一秒,韩禛竟然饿狼似的扑到了高筱潇脸上强吻她……

  瞬间打脸。

  顾俪清死死地攥着拳头,咬着牙,描绘精致的美目里充满了不甘和嫉妒。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跟叶潇在一起?自己哪一点比不上她了?

  。

  演出的最后一个节目是冷世钧的钢琴独奏,他没有选择比较炫耀技巧的曲目,反而选了一首简单的,富有东方风韵的歌曲,《茉莉花》。

  舞台上,他穿着一身黑色笔挺的礼服再度亮相,整洁干净的白衬衫,搭配黑色领结,与私底下的亲切与随和相比,这个时候的冷世钧,显得更加身姿英挺,温润而又内敛。

  全场黑暗,唯有他和钢琴,在一道光柱下奏出美妙的音符。

  他微微低头,专注弹琴的侧影,搭配朗朗上口的旋律,听得台下的观众如痴如醉,更有人都忍不住轻轻地哼唱了起来。

  终于,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全场立刻爆发出了洪雷般的掌声。

  冷世钧优雅的起身,嘴角噙着一抹温雅而淡然的笑容,对着台下的观众微微鞠躬。

  舞台的灯渐渐亮了起来,左侧出现了一抹紫色的身影。

  是韩敏芝。

  她穿着一袭深紫色的晚礼服裙装,怀里捧着一大束含苞待放的红色玫瑰,美丽的脸庞化着精致的淡妆,笑容晏晏,目光传情,款款地走到了舞台中央。

  在观众越来越热烈的掌声中,夫妻二人亲昵的碰了碰脸颊,随后双手交握,一起向着台下的观众做谢幕。

  这样的画面太过美好,就连高筱潇都忘了刚才的不快,弯起嘴角,跟着全场一起鼓起掌来。

  身旁,钟瑜红对韩正铭小声地说道:“你看看敏芝笑得多开心啊,你啊,该想开的,就想开一些,儿孙自有儿孙福。”

  韩正铭抿直了嘴唇,没有说话。

  。

  演出结束,周围的观众开始陆续地起身离场。

  顾老爷子起身,对韩老太太客套的说道,“韩老夫人,韩先生,韩太太,阿禛,那我们就先离场了。”

  “好好好,再见啊。”韩老太太摆了摆手,脸上也是客套的笑容。

  高贞宁眼巴巴的看着还坐在那儿的高筱潇,期待着她能够回头看自己一眼,奈何却始终都没能够如愿。

  没办法,她只好对着韩老太太身旁的高小白说道,“小白,我刚刚从美国回来,给你带了一套钢铁侠的模型,回头送给你好不好?”

  高小白眨了眨眼睛,奶声奶气的说道:“妈咪说了,不能随便拿陌生人的东西。”

  “……”高贞宁嘴角抽了抽,僵着嘴角继续假笑着说道,“小白,我是你的外婆啊,怎么会是陌生人呢?”

  结果,一听到这个,高小白抿了抿小嘴,直接一头扑进了韩老太太怀里,脸都不肯露出来了。

  韩老太太高兴坏了,摸着小家伙的脑袋笑得特别慈祥,“不好意思,小孩子比较怕生,呵呵”。

  众人:“……”

  “咳咳。”顾老爷子尴尬的低咳了两声,“行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

  “……”高贞宁无奈,只好悻悻然地起身,跟着顾家人先离开了。

  。

  顾向北开车送时光璞回家,顾以城则开着一辆宽敞的三排座轿车载着一家人往回赶。

  半路上,蒋梦怡实在是闷的不舒服,不停地让“停车”想下去透透气。

  顾老爷子看她脸色苍白的,心疼的不行,“怎么了这是,最近身体突然变得这么弱?”

  蒋梦怡有苦难言,摆了摆手,等车刚一停下,立马捂着嘴冲了下去,哇哇地在高架桥边吐个不停。

  。

  直到20分钟后,蒋梦怡才重新坐上车,顾以城看她脸色不太好,好心好意的就建议道,“爸,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

  顾老爷子皱眉,还没开口说话呢,蒋梦怡就立刻说道,“不用了,今天时间太晚了,我回去休息一下应该就没事了。”

  “小妈,如果实在不舒服的话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身体要紧啊。”高贞宁在一旁劝道。

  蒋梦怡立刻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净知道给她添乱

  “……”高贞宁皱了皱眉,只好低下了头。

  过了一会儿,蒋梦怡舒服了一些,突然又开口说道,“对了,今天晚上我看到韩家的人也都过来了。怎么样,有没有跟你的女儿说一声恭喜啊?这么短的时间就又怀上了韩家的子孙,叶潇还真的挺有本事的啊。”

  高贞宁不明白为什么蒋梦怡这么喜欢针对自己?刚想要开口,副驾驶座上的顾俪清却猛地回过头,一脸惊恐的看着蒋梦怡,“你说什么,叶潇她怀孕了?”

  蒋梦怡挑了一下眉,“你那么惊讶干什么?”

  “真的怀孕了?”顾俪清握紧双手,再一次确认。

  “我骗你干什么?上一次在医院,我亲耳听到她自己说的。”蒋梦怡言之凿凿的说道。

  顾俪清顿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怪不得今天晚上韩禛对她那么地宝贝呢,不让她说一句话就带走了,看演出的时候还要亲热……原来是因为怀孕了?

  一想到韩禛那么风华卓然的男人,竟然被叶潇那个女人给霸占了,而且还再度怀上了他的孩子,顾俪清的心里就一阵阵嫉妒的要发狂。

  “俪清,你不会还对韩禛不死心吧?”蒋梦怡看着她扭曲的五官,猜测道。

  顾俪清脸上一僵,转过头看着窗外,不接话。

  顾以城听到这话,立刻侧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俪清,别再惦记韩禛了,星期天晚上给你安排的相亲记得过去,不要再跟上次似的放人鸽子了。”

  “我不去。”顾俪清头也不回,“你找人介绍的那些富二代,肚子里一点儿墨水也没有,我看不上。”

  “这次的不一样。”顾以城皱着眉,“这次是我朋友的儿子,刚在美国读完mba回来,过完年三十一岁,和你也差不了多少,正合适。而且他创立的公司发展的很好,和我们也签了合作协议,你们也不怕没有共同话题。这个小伙子人真的不错,喜欢的女孩类型就是事业**性的,你过完年都二十八了,别再那么挑剔,年纪越大越不好找……俪清,你到底听到没有?”

  顾俪清:“说了不去就是不去”

  “你……”顾以城气的差点踩刹车。

  见状,后座的顾老爷子直接开口吩咐,“贞宁,到时候你陪她一起过去,回来再跟我汇报一下情况。”

  高贞宁虽然不想答应,但顾老爷子都开口了,也只能点了点头,“好的,爸。”

  “爷爷”顾俪清回头,不悦的开始大吼大叫起来,“我说了不去就是不去,我不想相亲,我这一辈子都不嫁人了行不行啊?”

  对此,顾老爷子闭上眼睛,直接来了个无视。

  。

  另一边,顾向北将车停在了时家别墅的门口。

  时光璞解开安全带,转过头看他。

  车内柔和的灯光下,顾向北英气的眉眼染上了一层朦胧的光亮,紧抿的薄唇透着一丝冷清和忧郁,让她心中悸动不已。

  “向北。”时光璞柔声说道,“时间还早,要不要进去喝杯茶再走?”

  顾向北微微皱了一下眉,看了看时间,其实不早了,已经夜里10点半了。

  似乎是看他略有迟疑,时光璞又立刻说道,“向北,我们两人的订婚礼服今天都已经送到家里了,白天因为要上班我都还没有时间试穿呢,要不,你顺便帮我看一下效果,也看看你的那套衣服合不合身,好不好?”

  说完,她就嘴角含笑的看着他,心里面既是期待,又带着一些紧张。

  半天后,顾向北才点了一下头,声音温润,“好。”

  。

  进入别墅,偌大的客厅里却空无一人。

  “吴嫂,吴嫂?”时光璞象征性的叫了两声,转过身笑着说道,“爸妈今天晚上有个应酬,没想到吴嫂也不在家。向北,要不你跟我去楼上,我直接穿给你看看吧。”

  顾向北看着她这拙劣的演技,嘴角不觉勾起了一抹笑。

  原本就长相英俊的男人,突然这么邪魅的笑着,眼角眉梢就多了一丝勾人的味道,气氛也突然变得暧昧起来。

  时光璞羞赧的看着他,放下包,伸手拉过了他的手,带着他往楼梯走去。

  。

  到了楼上,打开卧室的房门,属于女人独有的馨香味道瞬间扑入了鼻端。

  时光璞将门带上并反锁,搂着男人的腰,踮起脚尖,毫不犹豫地吻上了那两片犹带凉意的薄唇。

  顾向北先是任由她亲了一会儿,待她伸出舌尖想要挑开他牙关的时候,大手向下,直接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时光璞又惊又喜的看着他,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娇羞的低声喊道,“向北……”

  成人之间的事情,自然心照不宣。

  她被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须臾,男人的身体就迅速覆盖了上去。

  夜色正浓,而卧室里,一时间春光无限。

  。

  睿园,韩宅。

  “莲姨,夏夏回来了没有?”韩老太太一进别墅的大门,就追问起韩敏夏的下落。

  莲姨老实巴交的回道,“老夫人,小姐七点半的时候就回来了,没吃晚饭,上楼后就一直没有下来。”

  “这丫头……”韩老太太皱了皱眉,“瑜红,你赶紧上去看看。”

  “好的,妈。”钟瑜红将包和外套都放下,抬脚就朝楼上走去。

  “妈,我跟你一起上去。”高筱潇赶紧也跟了过去。

  韩禛:“……”

  刚才回来的一路上,高筱潇都没有跟他说话,显然还在为晚上的事情生气呢。

  他摸了摸鼻子,“小白,走,爸爸带你去洗澡。”

  说着,一把抱起外套刚脱到一半的高小白,三两步地就追了过去。

  高小白:“……”

  “奶奶,夏夏她怎么了吗?”韩敏芝一脸雾水的问道。

  韩老太太眨了眨眼,“哦,可能是婚前恐惧症。”

  婚前恐惧症?韩敏芝忍不住笑了,“奶奶,她跟承衍青梅竹马的,都认识那么多年了,还有婚前恐惧症?”

  “那可不。”韩老太太一脸的认真,“这嫁人之前都会紧张,跟认识多少年没有关系。”

  韩敏芝只好点了点头。

  。

  楼上。

  钟瑜红敲了敲韩敏夏的房门就走了进去,韩禛紧赶慢赶,到了门口,却看到房门被高筱潇一把就给关上了。

  “……”他皱了皱眉,低头就看到怀里儿子睁着一双黑亮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呃……

  “爸爸,需要我替你敲门吗?”高小白好心的开口说道。

  “不用。”韩禛睨了一眼房门,再看向高小白时已经是一脸的慈爱,“走,爸爸带你去洗澡。”

  。

  二楼走廊的卫浴室里,韩禛在浴缸里放好了热水,又试了试水温,“嗯,好了小白,可以洗澡了。”

  他把高小白抱着站在了凳子上,动作温柔的将小家伙的衣服脱掉,又抱着他坐进了浴缸,拿过一旁的浴球准备滴沐浴露。

  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开门的声音,韩禛立刻扔掉浴球站了起来,“小白,你先泡一会儿,我去屋里帮你拿一下睡衣。”

  “……”高小白眨了眨眼,“好。”

  。

  韩敏夏其实下班后就开车过去了,路上还特意去买了一束花。

  谁知半路有点堵车,等到了艺术中心差不多快七点,车一开进停车场,刚好就看到顾向北和时光璞下车。

  然后,她就不争气的又把车开回家来了。

  钟瑜红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就看到她正靠坐在床头,怀里还抱着一束黄玫瑰,垂头丧气,一副哀怨的模样。

  “夏夏?”钟瑜红走了进去,仔细观察女儿的脸,“怎么了?是不是发烧了?”

  说着,伸手就探了过去。

  韩敏夏抬起头,“妈,小嫂子,我没事。”

  “真的没事?”钟瑜红试了一下,温度不高啊。

  她坐在床沿,开始训话:“那你晚上怎么没有过去?你姐和姐夫好不容易回家来一趟,特意让一家人去看世钧的演出,你倒好,昨天答应的好好地,今天临时放人家鸽子,这么大的年纪了,不是小孩子了,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懂一点事儿?”

  韩敏夏不说话,高筱潇也没说话,钟瑜红坐在那儿兀自训了一会儿,口干舌燥,突然看着韩敏夏怀里的黄玫瑰问道,“你这花是哪儿来的?”

  “……?”韩敏夏愣了一下,眨了眨眼,“哦,郁小二送我的。”

  钟瑜红听完立马脸色都变了,“这花……他送给你的?”

  “怎么了?”韩敏夏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你知不知道黄玫瑰的花语是什么?”钟瑜红一脸的严肃。

  韩敏夏窘了:“……”

  “妈。”只能继续扯谎,“郁小二一个书呆子,不懂这些东西的,能送花就不错了,你还挑剔啥啊?”

  钟瑜红:“……”

  半天后,她伸手推了一下韩敏夏的头,“你啊,真是少根筋。”

  韩敏夏:“……”

  时间不早了,钟瑜红叹了会儿气就起身离开了。

  高筱潇只好也回到了卧室,屋里黑乎乎的,没人,灯都没开。

  她打开开关,刚要关上房门,却发现被什么东西给抵住了。

  回头一看,韩禛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了,正站在门口,一只手握住了将要合上的门板。

  “媳妇儿,还在生气呢?”他低头看着她,眼底带着笑,声音又低又磁性,透着一股子温柔。

  高筱潇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松开手,嘴硬的回了一句,“没有。”

  刚要往屋里走,韩禛却一把从后面揽住了她,另一只手将房门推上并落锁后,也很快绕在了她的身上,形成从后环抱她的姿势。

  高筱潇在他怀里动了动,可惜没能挣脱成功,反而被他又抱得更紧,整个人几乎都贴在她的身后,下巴搁在她瘦削的肩膀上,呼出的热气就那么大喇喇的洒在她的耳畔和颈侧,麻酥酥的一片。

  “小心眼。”他恶人先告状。

  “到底是谁小心眼啊?”高筱潇气得不行,冷着脸,使劲儿的想要把他的头给推开。

  韩禛一把抓住她的小手,身子在后面蹭了蹭就说道,“我怎么小心眼了,嗯?”

  高筱潇:“……”

  “说不出来了是吧?”韩禛贴着她的耳朵,边说边吹气,低沉的嗓音里还带着些许的笑意,“你是我的老婆,难道我还不能亲了?这是哪国的王法?”

  “……”高筱潇只觉得耳朵里又痒又热的,怎么躲也躲不开,再听到他这番话,整个人无语到不行。

  两人的姿势依然没有变,韩禛从后面抱着她,两只手都圈在她的腰上,低沉磁性的嗓音又继续在她耳边说道:“今天中午奶奶给我打电话了,她跟我说,想要给我们补办一场婚礼。”

  “我本来觉得挺无所谓的,但是现在,我突然改主意了。”说着,韩禛终于松开她,然后把她转到跟自己面对面,一双深邃的桃花眼像是染了光亮一般的看着她,“有了婚礼,才能让别的男人都知道,你已经有老公和孩子了。”

  呃,高筱潇真的很想翻白眼,就因为顾向北?可是人家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反倒是某人,自导自演的挺带劲呢。

  她叹了口气,开始解释:“我跟他的事情在五年多以前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而且,当时我才十六七岁,跟他也是第一次谈恋爱,什么都不懂,我们之间,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做过,所以你真的没有必要因为他而生气。”

  韩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眼睛。

  其实他知道她根本不可能再和顾向北有什么瓜葛,但是听到她这么保证的说出来,感觉还是不一样。

  看着她那么老实巴交的坦诚心里的想法和过去的恋情,不得不说,这心里听着就是舒坦,犹如一道暖流经过,整个人身心都舒畅了。

  他挑了挑眉,搂着她的腰贴近自己:“那你得答应我,以后都不许跟他见面。”

  “……”高筱潇皱了皱眉,“可是d市这么小,总会不小心碰到的。”

  比如最近,就又碰到了两次,只不过……她没说而已。

  现在看来,还好没说,不然某人估计又要跳脚了。

  韩禛眯了眯眼,做出了退让,“那就远离他10米开外,更不许主动跟他说话。”

  高筱潇眼角猛跳,刚要再抗议,见他立马抿紧了薄唇,表情变得冷峻而又严肃,话到嘴边就没出息的改了口,“好吧。”

  “嗯。”韩禛点了点头,似乎对她的态度很满意,下一秒,他一把就抱起她朝着卫浴室走去,“走,洗鸳鸯浴去。”

  高筱潇:“……”

  。

  外面安静的走廊上,突然从卫浴室里传来高小白脆生生的声音:“爸爸,说好的要帮我拿睡衣的呢?”

  没有人回答。

  。

  周日晚上六点,顾以城开车,亲自送高贞宁和顾俪清到了某西餐厅外面,看着两人进入餐厅,这才满意的开车离开。

  高贞宁其实也不想要跟这个继女独处,顾俪清因为从小生活环境优渥,加上没有母亲的管教,顾以城又只会给钱,十几岁就跑去国外留学,养成了骄傲跋扈又自私的性格,虽然外表看起来挺有大家闺秀的韵味,但实际上跟被宠坏了的大小姐没有什么区别。

  当然,这些也只有自家人知道,外人面前,顾俪清还是很会伪装的,完全是一个端庄又妩媚的顾家大小姐的姿态。

  这不,刚进入餐厅,顾俪清就开口对她说道,“行了,我人已经来了,你是不是可以滚了?”

  声音不高,刚好两个人能听到。

  高贞宁皱了皱眉,“俪清,你爸爸说了,让我陪你一起去的。”

  “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还需要你陪吗?”顾俪清一脸的讥讽的看着她,声音挖苦又刻薄,“再说了,你是我什么人,待会儿人家万一问起来的时候我怎么说?说你抢了我妈妈的位置,现在是我爸爸的二婚老婆,亲自带着继女来相亲,是不是啊嗯后妈?”

  高贞宁脸色一阵阵的泛白,紧捏了下手心就说道,“行,那我去旁边的位置坐着。你放心,我不会吵到你的,也不会丢你的脸。”

  说完,她昂首挺胸的走到约定餐桌的旁边坐下,找服务员点了一杯菊花茶,就拿出手机在那儿自顾自的看了起来。

  顾俪清眯了眯眼,虚伪。

  咬了咬牙,才走过去坐下。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七点钟,终于有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在身侧响起,“请问,是顾俪清顾小姐吗?”

  顾俪清抬起头,就看到一个斯文的男人站在桌旁,他穿着一身深蓝色西装,戴着一副金框眼镜,五官还算端正,个头,好像也还行。

  “你好,我叫做黄以薄,这是我的名片。”黄以薄有些意外的看着顾俪清,一边双手将名片递到了她的眼前。

  听母亲说顾家女儿今年都快二十八岁了还没有交过正式的男朋友,本以为是一只丑陋的母夜叉呢,没想到竟然长得这么漂亮,和苏橙还是完全不一样的味道。

  如果说苏橙像一朵清高又孤傲的白莲花,那么眼前的这个顾俪清,就更像是一朵艳丽芬芳的红玫瑰。

  至于年纪,他觉得无所谓,苏橙二十九岁,而她不过才二十八,而且他是要找人结婚,又不是找人上床,时下的成功男士追逐90后嫩妹的想法在他身上不成立。

  相比较而言,他更想找个能在事业上帮助自己的女人,所以才会和苏橙好了七年;眼前的顾俪清就还不错,外貌,学识都算过关,可以试着交往看看。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黄以薄就一直很热情的主动挑起话题。

  顾俪清虽然不想回答,但是谈了一会儿,发现都是和自己工作相关的,聊着聊着就也卸下了心防,气氛还算是融洽。

  过了一会儿,服务员把牛排端了上来,旁边的餐桌上却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

  她不悦的看了过去,高贞宁望了望她,只好起身,拿着手机离开了。

  黄以薄没有忽略掉两人之间短暂的视线交流,不动声色的问:“怎么……你们认识吗?”

  “不认识。”顾俪清笑了一声,特别自然的回答。

  。

  高贞宁走到餐厅的走廊上,接通了那个陌生的本市号码,“喂,请问哪一位。”

  “姐,是我,知秋。”

  一听到这个遥远又熟悉的柔软女声,高贞宁整个人吓了一大跳,她眨了眨眼,又前后看了看,就跟防贼似的又往外面走了走,才有些结巴的开口说道:“知……知秋?你怎么会用这个电话号码?还有,你现在在哪里啊?”

  “姐。”高知秋的声音很柔软,但也很清淡,听起来总有种落寞和忧郁的味道,“我回国了,我现在d市,所以就给你打电话了。”

  “什么,你回国了?”高贞宁的声音里满是震惊和意外。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高知秋竟然会突然回国。

  离开美国之前,高知秋找她要了手机号码,说是以后要方便联系。

  当时高贞宁特意问了她会不会回国,高知秋摇了摇头,说不打算回来,她在美国刚好有巡演,工作被bruke安排的满满当当,别说最近,就是几年内恐怕都没有时间,怎么这次……

  “嗯,你离开美国后,我就跟bruke谈过了,然后让他把最近一场的巡演给推掉了。”高知秋停了一会儿,又说道,“姐,我打电话给你,是想要让你陪我回一趟崇城,我这次是一个人回来的,我就想要给妈还有囡囡扫个墓而已。”

  “……”高贞宁皱着眉,半天后,才不忍心的开口说道,“知秋,真的很对不起,当年因为我忙着照顾女儿,所以囡囡她……因为我太忙了,你也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情况。所以囡囡她……她没有立碑。”

  “……”

  电话里瞬间没有了声音,过了一会儿,女人压抑的哭声才从那头低低的传了过来。

  高贞宁叹了口气,又说了一句,“知秋,对不起啊。”

  高知秋哭了很长时间,最后才哑着嗓子说道,“姐,不怪你,都是我的错,当年,如果我把囡囡也带走就好了,都怪我……不然,她也不会落得,落地这么个……凄惨的下场……”

  高贞宁:“……”

  。

  和高知秋定好了回崇城的时间后,高贞宁挂断电话,心情沉重的走回餐厅。

  谁知,原本坐在那儿用餐的两个人竟然不见了。

  看了看时间,的确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吃完饭又谈完了呀?

  高贞宁又惊又慌,立刻拿出手机拨打了顾俪清的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

  没办法,她只好又拨打了顾以城的电话,“老公,你知道俪清去哪儿了吗?”

  “什么意思,我不是让你看着她的吗?又偷跑了放人家鸽子了?”顾以城气的在那头大叫。

  高贞宁忙否认:“没有没有,刚才黄先生都来了,我看着她跟黄先生有说有笑的,才出去接了个电话,没想到再回来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不见了,我给她打电话也不接啊。”

  “……”顾以城想了想,“行,我知道了,那你先回家去吧,我给她打个电话。”

  “好。”高贞宁松了口气。

  挂断电话后,她立马喊道,“服务员,买单。”

  。

  匆匆打了个车回到家里,一进入别墅大门,却看到顾俪清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综艺节目,小谨言坐在她的旁边,茶几上放着切好的水果,两个人边吃边看,笑的没心没肺的。

  “俪清?”高贞宁换好拖鞋走了过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顾俪清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别吵,我看电视呢。”

  “哈哈哈哈哈……”旁边的小谨言突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顾俪清忙看向电视,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高贞宁脸色紧绷,把包往沙发上一放,“谨言,时间不早了,妈妈带你去睡觉。”

  “不要嘛,我要看电视。”小谨言瞪了他一眼,两手紧紧的抱着沙发椅背,不肯起来。

  高贞宁心里有气,直接走过去抱起他就朝一楼的卫浴室走。

  “啊啊啊,姐姐救命啊,爷爷救命啊,奶奶救命啊……”小谨言边扭这小身子边喊,

  高贞宁不管,硬生生的就把儿子抱了进去,关上了门。

  客厅沙发上,顾俪清听着浴室里传来小孩子的哭声,她扯了扯嘴角,拿起遥控器将电视声音调大。

  。

  美国,拉斯维加斯,某座私人别墅内。

  二楼的卧室里,隐约传来女孩儿娇憨又甜美的声音,“妈妈,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我想你了。”

  “vivian,乖乖在家里等我好不好?等我忙完了事情就回去。”高知秋的声音温暖的从大洋彼岸传了过来。

  “……”vivian撅了撅嘴,两只白嫩的小脚丫在半空中甩啊甩的,一如那一颗安定不下来的少女心,“可是妈妈,我的签证今天终于搞定了,我飞去中国找你好不好?我已经二十一岁了,可以自己出远门的。”

  “不要,vivian。”高知秋急急的打断她,“你好好地待在美国,有事情就找你burke叔叔,千万不要乱跑听到了没有。”

  vivian虽然已经二十一岁,但是一直都是由她亲自带大,管教很严,上的又都是女校,被她和周围的朋友保护的很好,性格和心思都天真的像是才十几岁的小女孩。

  高知秋知道自己这样很不对,说句不好听的话,vivian被她养的就像是一朵温室里的菟丝花……

  但是没办法,她把对囡囡的爱和遗憾,全部都寄托在了这个小女儿的身上,所以她不愿意让她接触任何不好的人事物,谈恋爱……更是不敢。

  这次回中国,本来想要带她一起回来的,结果签证临时出了点问题,她又着急要出发,所以才不得不把她留在了家里,这会儿听到她要来找她,更是吓得不行了。

  vivian皱着眉毛,最后只能郁郁寡欢的挂断了电话。

  她躺在床上,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蓝天,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好像能透过窗户看到远在中国的高知秋似的。

  突然,她感觉窗户那儿好像站了一个人,好像……还是一个男人?

  等看清那个男人手里正拿着一把匕首时,她脸色惊变,再也忍不住,“啊”地失声尖叫了起来。

  。

  隔日,周一,聚鑫设计公司。

  周二就是18号了,也就是小姑子韩敏夏和郁承衍大婚的好日子。

  早晨10点钟,刘景留才慢吞吞的走进了公司。

  高筱潇从座位上抬头看了看,立马起身,走到经理办公室的门前敲了敲。

  “进来。”

  高筱潇推开门,走到刘景留的办公桌前,“刘经理,我……”

  “哎呀刚好,小高,你把小宋还有小常叫进来。”

  刘景留有个坏习惯,不喜欢喊人的名字,喜欢直接在姓氏面前加个“小”字这样的喊,好像这样就能凸显自己的领导身份似的。

  刚开始的时候高筱潇很不习惯,后来被叫了几次,倒也习惯了。

  毕竟,小高,总比常欢颜的“小肠”要来的好听吧?

  因为这个名字,常欢颜曾跟她私下吐槽过不止一次……

  。

  10分钟后,高筱潇,常欢颜还有宋倩倩一起站在了刘景留的办公桌前。

  “你们三个准备一下,中午的时候,跟我去陪黄总一起参加个饭局。”刘景留看着眼前风格各异的漂亮女孩,轻描淡写的宣布。

  “饭局?”常欢颜瞬间皱起了眉,“刘经理,我们不是广告部的,也不是市场部的,还需要陪老总参加饭局吗?”

  刘景留“啧”了一声,“别担心,就是和公司的合作方一起吃顿午饭,大中午的,又不会让你们做什么。”

  一听到这个,高筱潇脸色一变,原本还不担心的,被他说的都有点儿担心起来了。

  宋倩倩也好奇的开口问道,“刘经理,能问一下合作方是谁吗?”

  刘景留想了想,说道,“好像就是一家建筑公司,具体的名字我也忘了,哦对了,还有几个市局的领导。”

  见三个女孩子还是有些担心,刘景留只好说道,“你们放心,这次纯粹就是想请合作方吃顿午饭,位置空着不太好看,所以就让我带三个人过去,完事儿了就会回来了。吃饭的地方在金地会所,你们也知道,那是个正经的地方,你们三个人坐一起有什么好怕的?”

  听到吃饭的地点后,三人心中才稍稍踏实了一些。

  这个地方在d市虽然不算是最顶级的会所,但出入的一般也都是非富即贵之人,许多豪门家庭更喜欢在那儿搞聚会,party之类的,可以说是一个老少咸宜的正当场合。

  高筱潇虽然心里还是觉得有点儿忐忑,不过有欢颜陪着,便也只好点了点头。

  离开之前,她提了第二天要请假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好,刘景留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

  中午,金地会所。

  刘景留带着她们走进了预定好的包厢,刚坐定位置,就听到外面一阵寒暄的声音。

  等看到黄以薄陪着顾向北一起从门外走进来时,高筱潇不禁太阳穴猛跳个不停。

  果然,女人的第六感如此之准。

  刚刚在两天前答应了韩禛的事情,好像……要食言了。

  常欢颜偷偷地靠近她的身旁,小声说道,“潇潇儿,你说会不会是顾向北故意安排的啊?”

  高筱潇皱着眉,“我哪儿知道。”

  常欢颜:“……”

  事实上,顾向北倒真不是故意安排的。

  双方的合作合同已经签过了,今天黄以薄突然打电话说要请他吃饭,他一听地点刚好就在公司附近,中午又没有什么安排,便答应了。

  谁知道走进来才发现,陪同黄以薄一起过来的还有公司的员工,其中就包括高筱潇。

  看到她一脸不愿意看到自己的表情,顾向北自嘲的笑了笑,现在她连看到自己都这么厌烦了吗?

  “顾总,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公司新媒体部门的经理刘景留,这三个美女呢,就是他手下的精兵强将。以后啊,免不了工作上要一起打交道,所以今天就趁这个机会带过来,大家好好认识认识。”

  黄以薄的目的也很简单,商场上嘛,是凡男人吃饭应酬的时候都喜欢有漂亮女人作陪。

  虽然听说顾向北已经有女朋友了,但是漂亮的女人谁不喜欢?于是便让刘景留特意带了几个漂亮一点的下属过来,刚才看到顾向北一瞬间失神的表情,他觉得自己这件事情,还真是做对了,待会儿如果韩禛看到了,应该也会心情不错的吧?

  听到黄以薄的话后,顾向北点了点头,客套的说道:“既然黄总今天这么大方的请客,顾某待会儿一定多喝几杯。”

  “哈哈哈,爽快”黄以薄开心的哈哈大笑。

  过了一会儿,几个市局的领导也过来了,大多都是四五十岁,顶着个啤酒肚的中年男人。

  众人一一入座后,服务员便开始上菜,上酒。

  轮到给高筱潇倒酒的时候,她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谢谢。”

  一旁的刘景留看了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

  与此同时,会所门外,一辆保时捷停在了路边。

  车门打开,韩禛和苏橙一左一右字后车门下车,朝着大门走去。

  “韩少,王总的秘书说路上堵车,可能会晚一会儿才会过来。”

  韩禛挑眉,“晚一会儿?那是多久?”

  “呃……”苏橙皱了皱眉,“我马上打电话催一下。”

  韩禛直接迈着长腿走进了会所大门。

  “韩少,请问是老地方吗?”有熟悉的服务员立刻上来招呼。

  。

  ------题外话------

  小白糯米丸子蹲在浴缸里喊:说好的月票呢?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11潇潇曰:某人自导自演的挺带劲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