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潇潇曰:郁小二大婚,不喜勿定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牧师看了新娘一眼,为避免冷场,只好又念了一遍冗长的誓词,谁知,再问到她是否愿意的时候,依然还是不说话。

  一阵死寂般的安静过后,台下渐渐地响起了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主桌的两家长辈们也都些微的有些变脸了,其中又以郁家的人更为紧张和不安。

  10年前那一场婚礼的画面犹然在目,该不会,今天又要历史再一次地重演了吧?

  周围,高高低低的议论声也开始不绝于耳的响起:

  “怎么回事?”

  “新娘子是想要悔婚吗?”

  “不是吧,郁家这么大的家业,新郎官还长得这么帅,悔什么婚啊?”

  “哎呀你不知道吗?郁家的大儿子当年就是让韩家大女儿给婚礼当场悔了婚的?”

  “这么巧,今天该不会也……”

  “嘘。”

  “……”

  高筱潇眨了眨眼,因为议论声大部分集中在后半区,而且很嘈杂,她并没有听的很真切,但是台上韩敏夏的纠结她倒是看在了眼里。

  情不自禁的,她抓住了韩禛的袖子,有些担忧的问道,“夏夏她怎么了?”

  韩禛淡淡的睨了她一眼,“我怎么知道?”

  高筱潇:“……”

  。

  除了两家长辈外,最担忧的还有时光璞。

  她双手挽着顾向北的胳膊,甚至身子都不自觉地靠了过去,一双描绘精致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台上那抹白色的背影,耳朵高高的竖起,红唇更是紧张到抿成了一条直线。

  虽然对于韩敏夏即将成为自己的表嫂有点儿不是滋味,但比起再来继续骚扰顾向北的话,她倒更希望是前者。

  偷偷的抬头看了一眼顾向北,见他俊脸沉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时光璞弯了弯嘴角,放下一颗心重新看向台上。

  。

  台上,郁承衍转过头看向韩敏夏。

  长长的头纱遮住了她的脸,透过半透明的蕾丝白纱,那一张小脸朦朦胧胧,有种梦幻又不真实的美感。

  韩敏夏也转过头看着他,踯躅的开口说道:“我……”

  没错,她是真的想要反悔了。

  也许是牧师念誓词的语调真的很神圣和庄严,她不禁开始反问自己,真的要决定开始这一桩荒谬的虚假婚姻吗?

  长辈们都那么地开心,济济满堂的宾客也都那么热闹,可是……她的心中却觉得隐隐地不安。

  一方面,她觉得自己很不孝,就因为想要躲避麻烦,就这么欺骗两家的长辈,还有所有在场的来宾,实在是有些太草率。

  另一方面,她也觉得有点不甘心,难道她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吗?跟一个ed的男人假婚一辈子?她还没有享受过两情相悦的爱情滋味,就因为对一个男人死心了,对爱情没有憧憬了,就要这么放弃自己的一辈子吗?

  “夏夏,别紧张,慢慢说。”郁承衍的声音低沉的响起,很温柔,也很醇厚,透着一股让人安心的力量。

  韩敏夏眨了眨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怯怯的开口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郁小二,我……我不想要结……”

  “嘘。”郁承衍修长雅致的食指直接隔着白纱压在了她的红唇上,“夏夏,这么多人看着呢,乖,别忘了我们先前的约定。”

  韩敏夏:“……”

  郁承衍放下手指,再度转头看向了牧师,嗓音沉稳:“不好意思,我老婆有点儿紧张,麻烦您再重说一遍。”

  “ok。”牧师理解的笑了笑,又再一次地开始诵读誓词。

  最后,他微笑又鼓励的看向了韩敏夏问:“韩敏夏小姐,请问你是否愿意嫁给郁承衍为妻,无论生老病死,贫穷富贵,都对他不离不弃。”

  “……”韩敏夏看向牧师,感觉腰间的那只大手攥的很用力,好像……他也很紧张?

  最终,她抿了抿唇,内心叹了口气,轻轻地开口说道,“我愿意。”

  全场紧张的氛围瞬间消失,两家长辈们也彻底松了一大口气,郁承衍更是嘴角微勾,眼底划过了一丝满意的笑意。

  交换完结婚戒指后,牧师解脱般的大声宣布:“好,现在我宣布,新郎可以亲吻你美丽的新娘了。”

  郁承衍优雅地转过身,抬起骨骼分明的修长大手,将韩敏夏脸上的头纱缓缓地向上掀起。

  先是露出那小巧的下巴,然后是嘴唇,鼻梁,再到眉眼,直到整张精致娇美的容颜全部都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是他的女孩儿,从牙牙学语的小婴儿,到现在终于成为了自己的妻子,虽然中间兜兜转转,不太顺利……但还好,命中注定,他们终于在今天结为了夫妻。

  郁承衍心中荡漾难平,想也没想的就直接弯下了头。

  韩敏夏睁大了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觉得他的五官猛地在眼前放大,然后嘴唇上就已经被覆上了一道温热又有力的触感。

  “唔……”她想要开口抗议,可是很快的,他滑腻又滚烫的舌顺势伸了进来,腰身也被他紧紧的搂住,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迅速侵袭了她的感官,就这么结结实实的被他吻了个彻底。

  台下响起了洪雷般的掌声,还有口哨和某些人起哄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吻终于结束。

  韩敏夏小脸潮红,气息不稳的倒在了郁承衍的怀里,眼睛都有些迷蒙了……

  她看着郁承衍那张春风得意的笑脸,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这个死郁小二,又趁机占我的便宜。

  。

  看着台上“深情拥吻”的新婚夫妻,主桌上,除了那几个男人,韩老太太和郁老太太都感动的纷纷湿了眼眶。

  仪式结束后,一对新人被请回休息室暂作休息。

  钟瑜红擦了擦眼泪,看着一旁空着的椅子就问道:“敏芝,怎么回事啊,这仪式都结束了,怎么世均他还没有过来?”

  韩敏芝也是一直在看手机,刚才都没怎么顾得上观礼,只好说道,“妈,世均说车已经到门口了,马上就进来。”

  “……”钟瑜红摇了摇头,还想再说两句,就听到韩敏芝欣喜的说道,“来了来了,妈,世均他过来了。”

  门口,冷世钧穿着一身褐色大衣出现,待看到起身招手示意的韩敏芝后,便立刻抬脚朝着主桌的位置走来。

  “世均,怎么这么晚了才过来啊?没事儿吧?”见他头发凌乱,有些风尘仆仆的样子,韩老太太关心的问道。

  韩敏芝扶住他的胳膊,想要让他坐下,谁知……“嘶”的一声,冷世钧疼的皱起了眉头,脸色也是一阵泛白。

  “怎么了这是?”钟瑜红也讶异的看了过去。

  “没事儿,奶奶,妈,不好意思,刚才在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冷世钧轻描淡写的解释道。

  “摔跤了?”韩敏芝皱了皱眉,直接将他的大衣脱了下来,又伸手摸了摸他的胳膊,看他疼的脸色泛白,再也顾不上了,直接想要把他的袖子给卷起来查看。

  “敏芝。”冷世钧压着她的手,阻止了她的动作。

  中国人有个说法,婚礼当天不能见血,否则……婚姻会不吉利。

  韩老太太见状也大抵了解,开口建议道,“敏芝,要不你带世均去医院里看看吧。”

  “不用了奶奶,不严重。”冷世钧一脸的歉意,“是我不小心擦伤了,回去用药酒擦擦就好了。”

  韩敏芝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到底怎么回事啊,你都疼成这样了,还说不严重?不行,我现在就陪你去医院。”

  “不用,夏夏今天大喜的日子,还是等完事了再说吧。”冷世钧不想扫大家的兴,将被捋到一半的袖子又往下拉。

  一直没说话的韩正铭不耐烦的开口:“婚礼仪式早就过了,别废话了,敏芝,你现在就带他去医院。”

  冷世钧:“……”

  韩敏芝立刻点头,满脸抱歉的对同桌的郁家长辈们说道,“郁奶奶,伯父,伯母,真是对不起,我们先离席了。”

  郁家人见状,也只好点头答应了。

  。

  隔壁桌,郁存遇看着两人匆匆离去的背影,眯了眯眼,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

  其他人也没怎么注意这个插曲,因为很快的,一阵掌声响起,韩敏夏已经换好了一身无袖的水蓝色旗袍,和郁承衍重新出现,身后还跟着伴郎和伴娘,准备一桌一桌的要开始敬酒了。

  按照习俗,他们先是去了主桌给新郎及新娘的父母敬酒,长辈们都是一脸笑眯眯的意思意思,小抿一口,也没有为难这一对新人。

  韩敏夏的酒杯里更是早被她偷偷换成了矿泉水,为了防止郁承衍喝醉耍流氓,还把他的也换成了矿泉水。

  敬完酒后,钟瑜红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大段的嘱咐,无非是什么婚后要孝敬父母啊,夫妻恩爱啊。

  韩敏夏边听边不停的点着小脑袋,一副乖巧又听话的模样。

  郁承衍也是一脸温柔的笑着,左手始终亲密又霸道地揽在韩敏夏的腰上,一眼看去,真是男才女貌,羡煞旁人。

  然后就是到了韩禛的这一桌。

  刚站定位置,燕南昇就起身,一把夺过了郁承衍和韩敏夏手上的酒杯,“咱这一桌得换红的喝,讨个好彩头。”

  韩敏夏一看完了,敢情这是要灌酒的节奏啊,她瞪了郁承衍一眼,干脆直接就开口说道:“先说好,我不会喝酒的啊,你们要是想灌酒就灌他,还有伴郎和伴娘。”

  众人:“……”

  “那怎么行呢,大喜的日子,新娘子怎么能不喝酒?”齐承灏不满的开口。

  “就是,两个大哥都在这儿呢,不给我们面子,也得给大哥的面子是不是啊?”燕南昇也立刻说道。

  景慕琛抬起眼皮子看了一眼,“你们想喝就喝,不用看我的面子,我马上就得回去。”

  “大哥,时间还早,回去干吗?”韩禛看了一眼时间,才下午的一点多钟。

  景慕琛一本正经的说道,“回去赚钱,养家。”

  “大哥,你这就没意思了不是?”燕南昇一脸的不满,“作为大哥要起到表率作用,今天这么大喜的日子,回头还指望你带着我们一起闹洞房呢。”

  “什么,还要闹洞房啊?”韩敏夏声音猛的拔高,怎么结个婚这么麻烦?

  “怎么?不想被闹洞房啊?那也行,那就这会儿多喝一点酒,把我们都给喝趴下了,自然就没精力闹你们的洞房了。”燕南昇一脸仁慈的说道。

  “哥,小嫂子,你们快点儿帮我挡一下啊,我不想要被闹洞房。”韩敏夏没办法了,只好求助亲人。

  韩禛摇头晃脑的端着一杯白开水,语气无奈,“夏夏,我和你嫂子正在戒烟戒酒要二胎,实在也是有心无力啊。”

  韩敏夏:“……”

  高筱潇也是一脸的无奈,不过她无奈的是:“戒烟戒酒”和“要二胎”都快要成为某人的口头禅了。

  “来吧,新娘子。”燕南昇得逞的笑着,直接端着倒满了一杯红酒递了过去,“感情深,一口闷了。”

  “说了我不会喝酒,我不喝。”韩敏夏撅嘴,也不管面子不面子的,就是不喝。

  “……那我来吧。”似乎是看场面难看,郁承衍伸手拿过酒杯,一口气就全干了。

  “爽快不愧是金牌大律师”燕南昇很快又倒了满满地一杯,“来来来,第二杯,新娘子,这个你总得喝了吧?”

  韩敏夏看着虎视眈眈的一桌人,委屈的一直往郁承衍的身后躲,嘴里还不停嚷着,“我不喝我不喝,你们要灌的话就灌郁小二。”

  她已经发誓过永远都不会再碰酒了,因为喝酒容易误事啊

  郁承衍:“……”

  虽然这种被她需要的感觉很不赖,但是……

  为了待会儿的洞房花烛夜,郁承衍轻咳了一声就说道,“你们几个,是不想让我今晚过洞房了是不是?这样吧……”

  他伸手捞过背后的小女人,语气温柔,“夏夏,为了待会儿不被闹洞房,就喝这一杯吧。喝完了,其他的都由我来喝,行不行?”

  见韩敏夏还有一些迟疑,他又对着众人说道,“我家夏夏真的不会喝酒,一杯的话肯定就醉了,所以她就喝这一杯,然后接下来的都由我来陪你们喝,怎么样?”

  燕南昇和齐承灏两相对视了一眼,“好”

  韩敏夏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呃……”

  “夏夏。”郁承衍已经端起了那一杯红酒,“来,把这杯喝完,就没事了。”

  “……”韩敏夏纠结了很久,最终,她弱弱的说道,“那我就喝这一杯啊?就一杯啊?”

  见众人纷纷点头,她终于端起了酒杯,放到了唇边。

  。

  另一边,d市第一人民医院。

  经过检查,还好冷世钧的胳膊只是一些擦伤,并没有伤及到筋骨。

  韩敏芝也松了口气,待医生做好包扎,又取了药后,两人便离开了医院。

  坐进车里,韩敏芝开口就问道,“世均,你这胳膊不是摔伤的吧?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世钧只好说道,“我刚才也是不想让大家担心。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在d大校门口被车给蹭了一下。”

  “你去d大有什么事?为什么会被车给蹭到?”韩敏芝一脸的讶异。

  “范世野给我打了个电话,想要邀请我去d大做个讲座。离开的时候,十字路口车开的太快,我没注意,就……”

  “真的?”韩敏芝半信半疑的看着他。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冷世钧捏了捏额头,一脸倦意的说道,“敏芝,我有些累了,先眯一会儿,到家的时候你记得喊我。”

  “……”韩敏芝只好拢了拢他的领口,温柔的说道,“好,那你先睡吧。”

  冷世钧缓缓闭上了眼睛,只是眼前,却再度出现了半个小时前的情形。

  ……

  早晨,他的确是半路接到了范世野的电话,看时间还早,便让司机先直接开去了d大。

  谈好了讲座的主题和时间后,他和范世野告别,准备赶来婚礼的现场。

  可就在十字路口准备打车的时候,他的双脚却像是被定住了似的,再也挪不动了。

  前方的人行横道,等候绿灯的人群里,有一张熟悉的女人面孔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

  乌黑的头发,白皙的脸庞,还有那一双眼睛,虽然早已经过了四十岁的年纪,却依然明亮闪耀,笑起来的时候,像是两轮皎洁的月牙儿。

  绿灯亮了,人群开始朝着马路的对面慢慢走去。

  冷世钧怔楞了片刻,突然心底一颤,开口大声地喊道:“知秋。”

  ------题外话------

  二更完毕,谢谢亲爱的们送的钻石和月票,づ ̄3 ̄づ╭?~

  这一章是郁小二大婚,没什么男女主的事情,不喜勿定哦~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17潇潇曰:郁小二大婚,不喜勿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