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小白曰:我要elsa娃娃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北京,某五星级酒店vip套房。

  韩禛放下电话,将睡袍的领口拢好,又对着镜子照了照,确保遮的严严实实,这才走过去将门打开。

  门外,站着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她穿着一身低胸的红裙,打扮的花枝招展,一看到眼前身形高大,五官俊美的男人后,两眼发亮的对他抛了抛媚眼,诱惑性十足的问道,“先生,今晚一个人吗?需不需要……”

  “不需要”韩禛面色一沉,直接将门重重的推上。

  女孩眨了眨眼,又看了一眼门牌号,奇怪?是2012号房间没有错啊。

  。

  隔壁2014号房间,苏橙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就听到手机在桌上响个不停,赶紧过去拿起来按下了“接听”,听筒里传来韩禛冷沉又严肃的声音,“你怎么安排的酒店,怎么乱七八糟的什么人都能放进来?”

  “……”苏橙眨了眨眼,“韩少,什么意思啊?有人去骚扰你了吗?”

  电话那头顿了一会儿,然后话筒被狠狠地挂断。

  苏橙:“……”

  说话说一半,什么意思?

  。

  高小白坐在沙发上,看着蹲在那儿替自己洗脚的高筱潇,有点儿别扭的说道,“妈咪,我自己洗就可以了。”

  高筱潇握着他白嫩嫩的小脚丫,眼神促狭,“干嘛,你害羞啊?”

  “……”高小白眨了眨眼睛,听到手机铃声响了,开口喊道,“妈咪,你的手机响了。”

  高筱潇起身,擦了擦手,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韩禛打过来的。

  高小白赶紧自己洗好脚,又拿起毛巾擦干净了。

  高筱潇对着手机研究了一下,点了“接听”,谁知屏幕上立刻出现了一张超近距离的俊脸……

  呃,视频电话?高筱潇还是第一次玩这种东西,一时都有些无法适应了。

  “媳妇儿。”韩禛的声音大喇喇的传了出来。

  “爸爸”高小白一听到爸爸的声音,立刻开心的喊了一声。

  “小白。”韩禛看到了屏幕这端的高小白,也笑眯眯的问道,“有没有想爸爸?”

  “想了。”高小白脆生生的说了一句。

  韩禛满意的挑了一下眉,“真乖,回头给你带礼物。”

  “谢谢爸爸。”高小白笑眯了眼,“我要elsa娃娃哦。”

  “elsa娃娃?那不是女孩子玩的东西吗?”韩禛说完,立刻“哦”了一声,“我知道了,明天我就让人去买。”

  高小白点点头,穿着小拖鞋起身回屋去了。

  “媳妇儿,给你看一下。”韩禛又开口说道。

  高筱潇疑惑的看着手机屏幕,就看到画面从他脸上离开了,然后是整个房间都转悠了一圈,包括另外一个卧房还有卫浴室。

  “刚才有个女人敲门想要进来,我都没有理她,你好好看看,没有别的女人吧,可以放心了吧?”韩禛如是说道。

  “……”高筱潇一囧,“我什么时候不放心了?”

  韩禛呵呵轻笑了两声,“小白呢?”

  “哦,他回屋睡觉去了。”高筱潇看着屏幕里的男人,总觉得这么互相看着有点儿怪怪的,很想要把自己的镜头给盖住。

  “别遮。”手刚抬起,韩禛就在那边说道,“让我好好看看,一天都没有见到了,你就不想要看看我吗?”

  高筱潇心里一颤,眨了眨眼,脸上红了,也不好意思再看他了。

  韩禛看着屏幕里眼神躲闪的小女人,声音沙哑又低沉,“媳妇儿,我的生日礼物想好了没有?”

  高筱潇想到常欢颜那番话,原本就红的脸瞬间更红了,说道,“没有。”

  “没关系,还有两天,你再好好想想,实在想不到的话,我不介意你把自己洗干净了送给我。”韩禛说完,挑了挑眉,眉眼都染了一层得意的笑容。

  高筱潇:“……”

  。

  挂断电话后,韩禛起身走到套房的落地窗前。

  窗外,正下着北京今年的第一场鹅毛大雪,一眼看去,楼下的街道上,行人稀少,天地一片萧瑟。

  可是他心中的那股火却烧个不停,耳旁也似乎还萦绕着高筱潇那软绵绵的声音。

  时间已经是夜里的十一点了,他却丝毫没有睡意,心猿意马之下,下意识的就伸手想要去找烟和打火机……

  遍寻不着,然后他就想起自己现在正在戒烟和戒酒。

  没办法,倒了一大杯冰水灌下,最后……还是进了卫浴室解决。

  。

  同样心猿意马的还有另一个男人。

  ……

  不知道是不是避孕药的关系,洗完澡后,韩敏夏觉得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沉沉的。

  随手套上睡衣,打开卫浴室的门走了出来,窗户好像没有关严,有冷风吹了进来。

  韩敏夏过去关好窗户,回头一看,下一秒……

  “你,你……死郁小二,你怎么进来的?”

  大床上,是穿着深蓝色线衫和休闲裤的郁承衍,他双臂枕在脑后,闭着眼睛,嘴角还挂着一抹欠扁的笑,正慵懒的霸占着她的床。

  韩敏夏又惊又吓,第一件事就是赶紧低头将自己的睡衣扣子全都系好。

  “怎么进来的?当然是……妈放我进来的。”郁承衍睁开眼睛,慵懒着声音说道。

  不是吧?韩敏夏瞪大眼睛,也不管了,直接冲过去,拿起枕头就往他的脸上打下去。

  郁承衍本来挺享受的,老婆的房间就是香,尤其这张床,被褥里全都是夏夏身上的味道,闭上眼睛,仿佛就回到了洞房的那一天,他们两人抱在一起,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正在回想当时血脉喷张的画面呢,铺天盖地的突然脸上就被一顿暴打。

  他蹙起眉头,一把抓下了她手里的枕头,随手往后面一扔,伸手揽住她也往床上躺。

  好软好香……郁承衍深吸了一口气,直接低头将脸埋进了她的脖颈。

  “你要干什么,死流氓变态放开我”脖子那儿一阵又热又烫的气息,韩敏夏浑身一颤,立刻挣扎了起来。

  郁承衍控制住她的四肢,从上到下的俯瞰着她的小脸,因为刚洗完澡,不施粉黛的小脸上透着艳霞般的红晕,还有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好像是要说话似的,勾人的不行。

  “干什么?”他薄唇轻佻,“我来找你,你说能干什么?”

  “……”韩敏夏使劲的扭着腰,因为四肢被困住,只好放声大喊起来,“奶奶,爸妈,救命啊,救命……唔。”

  郁承衍将唇狠狠的吻了上去,将她的求救全都吞进了自己的口中,一阵狂热的吸吮后就直接撬开她的牙关攻了进去。

  男人突如其来的吻,让韩敏夏一阵慌乱,下意识的,她将上下牙关使劲的一咬,等他吃疼松开了她的双唇后,立刻又开口歇斯底里的大喊,“爸妈,爸妈,奶奶,救命啊,救命……”

  郁承衍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还想再亲下去,一阵“啪啪啪”的拍门声传进了耳朵。

  “夏夏,怎么了?”门外,传来钟瑜红的声音。

  “妈,救命啊,郁小二他要强奸我……唔。”

  郁承衍死命捂着她的嘴,还好他刚才把门反锁了,这个丫头,“强奸”这样的词都用出来了。

  门外的拍门声越来越大,伴随着韩正铭的咆哮声,“快把门打开,承衍你是不是在里面?把门打开听到没有?”

  韩敏夏被他捂着嘴,虽然没法发出声音,但是听到家人的声音也安心了,干脆也不挣扎,一双大眼睛得意的看着他。

  郁承衍眯了眯眼,突然放开韩敏夏,走到落地窗边,拉开刚被关上的窗户,抬起长腿登了上去,然后瞬间就没影子了。

  韩敏夏吓了一大跳,人呢?

  赶紧起身跑过去一看,落地窗外有一颗多年的老槐树,某人正抱着树干往下爬呢……

  靠,这个死郁小二,竟然是爬树爬窗户上来的还敢骗她是妈放他进来的。

  终于,韩正铭不知道从哪儿找了个钥匙,开门进来却发现房间里只有韩敏夏一个人站在窗边,根本就没有什么郁承衍。

  “夏夏,你是不是做恶梦了啊?”钟瑜红担心的伸手探了探韩敏夏的额头。

  “没有,是郁小二,他刚才在这里想要强暴我。”韩敏夏咬牙切齿的说道。

  “胡闹?什么郁小二,人呢?在哪儿你给我指出来?”韩正铭刚刚才睡着就被吵醒,脾气很不好。

  “大半夜的,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门口,韩老太太也拄着拐杖说道,她身上还披着外套,戴着一副老花眼镜。

  韩敏夏欲哭无泪,“奶奶,爸妈,我没有说谎,刚才真的是郁小二来了,他是爬窗户进来的,想要强暴我啊。”

  “……”众人走到窗边看了看,这个高度爬窗户?

  说是郁家老大他们信,毕竟人家是个警察;老三……也勉强信,至少也有点身手;至于郁小二,一个文质彬彬的律师?

  三人互相对看一眼,俨然都不相信。

  “我真的没有说谎,他刚才就是从这儿下去的,我发誓”韩敏夏又说道。

  “行了,夏夏,时间不早了,早点儿休息吧,别胡思乱想了。”钟瑜红打了个呵欠,扶着韩正铭离开了。

  韩老太太摇了摇头,也转身跟着离开了。

  韩敏夏:“……”

  这个死郁小二,我跟你誓不两立

  她将门重重的关上,走到桌前打开笔记本电脑,啪啪啪敲下了几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

  郁老太太到了楼下,客房的门打开了,莲姨披着外套走了出来:“老夫人,您怎么起来啦?”

  “唉,大半夜的,这夏夏……吵得我睡不着。”韩老太太摘下眼镜,揉了揉眼镜,满脸都是困意。

  莲姨过来扶着韩老太太回屋,顺便说道,“对了老夫人,刚才郁家的二少爷过来了,因为我说你们都睡下了,所以他就又离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不……回头您打电话问一下?”

  韩老太太:“……”

  这么说,韩敏夏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

  郁承衍一路开车狂飙来到了罪夜。

  本以为包厢里没有人呢,谁知一推开门,有个人正坐在里面,茶几上还放了十几个酒瓶,其中一半都空了。

  “大半夜的,咱们的新郎官怎么来了?”陆自衡低头看了一眼左腕,再抬起眼,嘴角勾起了一抹戏谑的笑容,“不是吧,难道阿禛说的都是真的?”

  郁承衍一句话都没说,直接过去坐下,拿过开封的一瓶酒就往嘴里灌去。

  有人陪,陆自衡反而不想喝了。

  他点起一根烟,微眯着双眼靠在那儿吞云吐雾,表情讳莫如深,一句话也没有再说。

  两人就这么安静的抽烟喝酒,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房门再度被人打开,一身黑色裹胸长裙的女人婷婷的站在那儿,声音满是不耐烦,“陆自衡,你到底喝够了没有?”

  陆自衡把烟掐灭,摇摇晃晃的起身走了过去,“老婆……”

  门关上了,男人女人的腻歪声音终于一点也听不到了。

  郁承衍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

  翌日,上午,崇城。

  云水村后面的半山腰上,高筱潇带着高小白到那儿的时候,发现外婆的坟墓旁边不知何时多一个小小的墓碑,上面刻着几个字:“爱女囡囡之墓”。

  高贞宁正在上香,看到高筱潇就解释道,“这个是你姨妈的大女儿,20年前因为生了重病,走得急,没来得及立碑。”

  高筱潇没有说话,看着墓碑上面的那几个字,心里却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人死了20年了才立碑?这么长的时间,这个姨妈究竟在做什么?

  而且,她也从来没听高贞宁提起过这件事……

  墓碑前,高知秋一直跪在那儿,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像是一个虔诚的教徒。

  她是那么美丽和优雅,脸上充满了愧疚和悲伤,实在是不像那种抛弃幼女的狠心女人。

  高筱潇皱了皱眉,百思不得其解。

  。

  从山上下来,高知秋的情绪还久久无法缓和,一直拿着纸巾在擦眼泪。

  高筱潇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牵着高小白的手,沉默的跟在最后面。

  到了家门口,高知秋擦了擦眼泪,主动开口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

  高贞宁叹了口气,又好言安慰了一番。

  韩禛定的机票是下午的一点多钟,眼看时间不早了,杨欧也已经到了院子里等着了,高筱潇便带小白回屋收拾行李。

  出来的时候,高知秋便有些讶异的问道,“潇潇儿,你们现在就要走吗?”

  高筱潇点了点头,说道,“一点钟的飞机,再不走来不及了。”

  “潇潇儿,我和你姨妈的飞机是下午3点,要不……你晚点儿跟我们一起回去呗,到时候再见见你表妹vivian啊。”高贞宁在一旁笑着说道。

  高筱潇没理她,低头摸着高小白的脑袋说道,“小白,跟姨姥姥说再见。”

  “姨姥姥再见。”高小白立马乖巧的说了一句。

  高知秋看了一眼面色难堪的高贞宁,点点头,柔声说道:“好,潇潇儿,小白,路上注意安全。”

  。

  奔驰车在两人眼前离开,直至渐渐看不见。

  高知秋突然开口说道,“姐,你跟潇潇儿没什么事情吧?”

  高贞宁正看着远处的车,听到这话后表情一愣,随即笑了起来,“知秋,怎么突然这么问。”

  “昨天晚上,还有刚才,我看她都没怎么跟你说话,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高知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哦。”高贞宁叹了口气,说道,“她啊,当年怀小白的时候才刚刚十八岁,高中还没有毕业。我当时很生气,就让她把孩子给拿掉,可她就是不听我的,不但一个人偷偷把孩子给生下来了,还改名换姓跟那个男人结了婚。因为这个,后来她就一直不怎么跟我联系了,这几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也就慢慢的淡了。”

  “原来是这样……”高知秋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皱着眉头,半天都没有说话。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25小白曰:我要elsa娃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