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韩禛曰:喊老公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他穿着一件藏蓝色的大衣外套,黑色的西装裤,脚底踩着一双锃亮的皮鞋,圆形毛毡帽下,眼睛上架了一幅黑色细边框眼镜,整个人风度翩翩,温润而又内敛上古卷轴天际之子。

  看到自己后,他的表情有些变化,张了张嘴,似乎很激动的嗫嚅出声:“你你”

  vivian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前后左右,确定走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

  她竖起白皙的食指指了指自己,用普通话说道:“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冷世钧点了点头,看到眼前漂亮天真的女孩,只觉得眼底一阵阵的发涩,声音也有点颤抖了。

  “你妈妈呢”他问道。

  “我妈妈”vivian皱起了眉,“你是谁啊你认识我妈妈吗”

  冷世钧攥紧了手,匆匆点了点头,又开口问道,“你今年几岁了”

  vivian觉得这个男人好奇怪啊,嘟了嘟嘴,说道,“我又不认识你,我干嘛告诉你啊。”

  冷世钧激动地往前一步,vivian心里一惊,立刻转身就跑,边跑还边喊着:“救命啊,有变态啊,救命啊”

  冷世钧:“”

  电梯门开了,高知秋从里面出来,vivian一把抱住了她,一脸惊吓的喊道:“妈妈,有坏人,我害怕。”

  “”高知秋失笑的拍了拍她的背,抬头看向眼前追过来的男人。

  只是,当看清那人的长相时,她的笑容直接僵在了脸上,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冷世钧往前几步,近距离看着眼前这张秀丽的面孔,二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她的五官却依旧没什么改变,反而更多了一丝优雅和从容的气质。

  他难掩心头的激动,温声喊了一句:“知秋。”

  听到这一声熟悉的“知秋”,高知秋的脸迅速转为冷漠,声音也冷的不行,“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冷世钧:“”

  “vivan,我们走。”高知秋低着头,拉着号房走。

  “哦。”vivian乖乖应了一声,看了一眼那个奇怪的男人,跟着高知秋往前走。

  只是才走了几步,冷世钧就追了上来,他一把抓住了高知秋的胳膊,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vivian她是不是我的女儿”

  “”vivian听到喊自己的名字,不禁又抬头看向了他。

  高知秋冷笑一声,“我到今天才知道,冷教授竟然有乱认女儿的爱好。”

  “你承认你是知秋了对不对”冷世钧立刻说道。

  高知秋抿紧双唇,干脆不说话。

  “知秋。”冷世钧叹了口气,“这么多年,其实我一直都想要去美国看你,想要亲口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高知秋冷嘲的一笑,看着他的眼神里更是充满了讥嘲和挖苦,“对不起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恩”

  虽然已经时过境迁这么多年了,但是一想到二十多年前,他义无反顾的跟着冷家人离开美国的情景,她就觉得心脏,像是被人用刀片一下接一下的在剜割似的难受绝世武学。

  曾经那么踌躇满志,才华横溢的钢琴王子,最终却敌不过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婚后生活,多么讽刺。

  冷世钧看着她,艰涩的开口说道,“知秋,我查了你的资料,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再婚,是吗”

  高知秋冷“嗤”一声,“这个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事业发展的好,根本就不需要男人,尤其是,吃不了苦,畏惧懦弱的男人。”

  冷世钧的脸上迅速划过了难堪,隐忍,以及愧疚种种表情。

  那是他人生中最落魄的一段时光,却唯独被高知秋所见证了,也许正因如此,他一直都忘不了她,因为她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就算现在的光环再鲜亮,说到底,他不过就是个畏惧贫困,又逃避责任的懦夫罢了。

  。

  二十多年前,他不顾家人的反对,带着高知秋远赴美国,在拉斯维加斯领证完婚。

  冷家阻隔了他一切的经济来源,而他当时年轻气盛,毫不畏惧,毕竟在国内,他已经是小有名气的钢琴王子了,他坚信可以用自己的才华再度征服美国,养活他们两个人的生活。

  然而现实是残酷又无情的,高知秋大学还没有毕业,每天只能在路边拉拉小提琴,赚点零花,他虽然有d大助教的经历,却在求职上百般受阻,最终只能被一家法式餐厅录用,去做了一个晚餐时弹奏背景乐的钢琴手。

  那一阵子,他的收入很少,堪堪可以维系两个人的基本生活,虽然不富裕,但也算过得去,甚至偶然还觉得很温馨,很甜蜜。

  可是这样的日子好景不长,一年的时间不到,那家酒店突然把他给辞退了,后来甚至那一片的区域都没有任何一家店愿意使用他。

  事后他才知道,这些都是自己的哥哥受了父母的嘱托去花钱收买了人做的,为的就是把他逼回国内。

  如他们所愿,没有了经济来源,两人开始慢慢地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所吵,渐渐地,爱情被现实所磨砺殆尽,艺术家变成了为生活所累的凡夫俗子,彼此之间除了琐事,再无其他的话题。

  终于在一次临场的表演中,因为几十美元的费用,他跟人起了争执,被几个洋人打的鼻青脸肿送进了医院。

  高知秋不眠不休的照顾着他,然后他的父母从a市直接飞去了美国,母亲在他的病房里“扑通”一声对她下跪,哭着求她放过自己的儿子,让他回国。

  高知秋并没有逼他,相反,她给了自己选择的机会。

  当时他觉得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了感情,既然没有了感情,那么还绑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加上父母年事已高,奶奶又刚刚病危,最终,他以这些理由说服了自己,跟着父母一起离开了美国。

  这些前程往事,始终都是他心底最难以启齿的一个污点。

  刚回国的那几年,他总是按捺不住的心慌,每天压力都很大,几乎夜夜失眠,也不爱说话,孤僻而又孤独,只能依赖安眠药和酒精才能够入睡蛊巫当道。

  父母没有办法,找了一个心理医生跟在他身边,连续做了好几年的心理治疗都没有任何成效,直到他遇见了韩敏芝,一个同样学小提琴,比他小了十六岁的音乐才女。

  一阵手机铃声将冷世钧飘远的思绪拉回,他没有去接,匆匆又看着高知秋问道:“vivian几岁了,她是不是我的女儿”

  他这两天查过她的资料,资料栏里明确写着她未婚,没有任何亲属。

  要不是今天跟踪了一天,一直听到vivian不停地叫她“妈妈”,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二十多年前他离开的时候,她竟然已经怀孕了。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不说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刚回国的时候他总是不由自主的心慌和不安,原来

  高知秋冷笑一声,“vivian是我的女儿,她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知秋,你能不能别这样”冷世钧心底很难受,他闭了闭眼睛,让自己尽量心平气和的说道,“我知道,我们的事情已经成为了过去,我也不奢求你的原谅,但是如果vivian真的是我的女儿,我愿意抚养她,给她最好的教育,尽到我二十多年没有尽到的责任”

  “你闭嘴”高知秋几乎是使出浑身的力气在喊出这一句话,太阳穴突突地跳个不停,心跳也是又急又快,几乎无法控制那种喷薄而出的愤怒,“我有能力照顾好我的女儿,至于冷教授你,好好做你的著名钢琴家吧,再见。”

  说着,她使劲推开了他,拿出房卡,拉着vivian迅速推开门闪了进去。

  “啪”的一声,房门在他的面前被撞上。

  冷世钧站在门口久久都没有动,手机铃声响了又停,停了又响,始终都没有去接。

  。

  1602号房里。

  “妈妈”vivian坐在沙发上,看着进屋后就一直坐在那儿发呆的高知秋,怯怯的喊了一声。

  高知秋回神,闭了闭眼,冲着vivian露出了一抹微笑,“怎么了,vivian”

  “外面的那个男人,他是我的爸爸吗”vivian小声地问道。

  高知秋摇了摇头,“不是。”

  “”vivian皱眉,黑亮的大眼睛充满了迷茫和疑惑,“妈妈,那我的爸爸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从她懂事后问到现在,高知秋的回答也是同样一如以前。

  “你爸爸已经死了。”高知秋淡淡的说道。

  vivian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

  柏涛向晚。

  睿园首府,韩宅。

  韩老太太虽然对韩禛大半夜要搬回香汐园的行为很不满,但也没有办法,只好让莲姨从厨房装了一些事先炖好的汤,腌好的咸菜之类的让他们带上。

  高小白穿好雪地靴,一只小手抱着果冻,另一只小手对着众人挥了挥,“太奶奶再见,奶奶再见,爷爷再见,我会想你们的。”

  “”韩老太太听到这软软的小声音,心疼的眼圈都红了,摸了摸小家伙的头,这才依依不舍的看着一家三口提溜着大包小包离开了。

  坐进车里,韩禛心情愉悦的打开音响,播放了一首,声音轻悦的说道:“回家咯。”

  高筱潇无语的看着他,“明天的早饭怎么办啊”

  韩禛斜睨了她一眼,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是我做。”

  “”高筱潇撇了撇嘴,“几天都没回去了,冰箱应该都没吃的了吧”

  韩禛挑了挑眉,将车发动,“那就去外面吃,难得下个馆子也不错,对吧儿子”

  后车位座上,高小白怀里抱着果冻,头也不抬的“恩”了一声。

  。

  回到家里,高筱潇把东西放下,就去楼上先洗澡了。

  韩禛先是帮儿子把果冻的窝安顿好,然后又带着小家伙上楼,看他乖乖的在浴缸里洗澡了,这才放心的回屋。

  卫浴室里传来阵阵“刷刷”的水流声,走过去试了一下,门没有反锁。

  他满意的笑了笑,拉开门就走了进去。

  高筱潇正在淋浴下面洗头,仰着脸,闭着眼睛,头发上的白色泡沫随着水流不断的往下流淌。

  白皙的肌肤,柔软的曲线,在氤氲的热气弥漫下,隐约呈现出了一种朦朦胧胧的美感。

  韩禛眯了眯眼,伸手将卫浴室的门轻声关上,慢条斯理的开始解起扣子。

  从始至终,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高筱潇的身上,直勾勾的看着她红晕的小脸,再向下,经过绵软起伏的曲线,最终停留在了那十个莹润小巧的脚趾头上。

  把身上的衣服都脱掉后,他抬脚就直接走了过去。

  高筱潇冲干净头发,抹了抹脸上的水,睁开眼,骤然瞥到玻璃窗外突然站在那儿的男人,吓得冷不丁浑身一抖。

  “媳妇儿。”韩禛走了过去,人高马大的,一下子就把花洒流下来的水都给霸占去了。

  高筱潇被迫不断往后退,后背贴到冰凉的瓷砖,冷的她又是浑身一颤。

  “你怎么进来了啊”还把衣服都给脱了真是

  她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抿着唇,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带着羞涩,却又不由自主的顺着他的身子往下看呃仙媒。

  “呵。”韩禛发出了愉悦的轻笑,“我进来洗澡啊。”

  “我马上就洗完了,你先出去。”已经没有地方可退了,高筱潇只好伸手推他,谁知手落在他结实紧绷又富有弹性的胸膛上,不禁又是一阵的脸红心跳。

  “两个人一起洗,这样才能节约用水。”韩禛低沉着嗓音,被热水浸湿的头发又黑又亮,一如那双桃花眼的成色。

  他将手贴着她的后背绕了过去,隔绝了墙壁的寒意,然后将她贴到了自己的身上。

  “”高筱潇眨了一下眼睛,感觉到了后背上那温热有力的手掌,还有身前那活跃的

  “臭流氓”高筱潇无奈的轻啐了一声。

  韩禛双手一用力托起了她,在她的耳边低哑出声:“喊什么臭流氓,喊老公。”

  高筱潇经受不住他的热情,闭着眼睛,颤悠悠的喊了一句,“老公。”

  “这才乖。”韩禛满意的吻住了她的耳垂,只觉得心底踏实而又满足。

  还是在家里面好啊,想做就做,不用避讳会有长辈突然来敲门。

  高筱潇猛地倒抽一口冷气,双手搂紧了他的脖子,低声说道,“不行去外面,不要在这里。”

  韩禛呵呵笑了两声,“好,都听你的。”

  说完,抱着她走出了卫浴室,几个大步,直接把她压到了大床上。

  。

  就在房间的温度越来越高的时候,高筱潇闭着眼睛,昏昏沉沉中,好像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了。

  睁开眼睛想要起身去拿,韩禛却揽着她的腰不让她动,“别看了,专心一点”

  “”高筱潇推了推他,“说不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大半夜的,能有比喂饱你老公更重要的事情吗”韩禛说着,抓着她的腰一用力。

  高筱潇脸上爆红,眉头拧紧,“你”

  “今天我都忍了一天了。”韩禛说着,猛地用力吻上了她的唇瓣,重重的吸吮了几下,才压着她的唇说道,“你说,该不该好好地补偿我几次”

  几次高筱潇只觉得头皮一阵阵的发麻,双腿也一阵阵的发软是被吓软的。

  她又羞又恼的开口问道,“你你这样是不是不正常啊”

  未免需求也太大了吧

  高筱潇心里也是早就有这方面的疑问了,只是一直没好意思说。

  “不正常”韩禛眯了眯眼,嗓音低哑而又危险,“我马上就会让你知道,我到底正不正常。”

  “”高筱潇面红耳赤,在他蓄势待发,就要一举攻破时,她突然开口说道,“戴套好不好”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37韩禛曰:喊老公》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