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韩禛曰:这是我媳妇儿的座位吗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郁老太太皱着眉,“知秋,对不起,我主要是怕你走了,所以才没有考虑周全……”

  “没有考虑周全?”高知秋声调扬高,脸上的表情极为讽刺,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真是可笑,我一没有犯法,二没有杀人,我走不走,走去哪儿,请问跟你们郁家有什么关系吗?还是你认为你们郁家有权力来管制我的人身自由?”

  郁老太太原本和善的脸庞瞬间就难看下来了,毕竟这么多年,习惯了在家里乃至整个家族发号施令,几乎没有人敢再这么大声地对她说话了。

  郁东辰眉头一皱,开口说道:“高小姐,妈今天过来是要真心诚意跟你谈话的,希望你不要误会,我们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呵。”高知秋冷笑一声,“谈话?谈什么?你们所关心的事情,在二十多年前不是都已经谈的很清楚了吗?”

  当年的时候她心里有多痛,后来的这些年里,她对郁家的恨意就有多深。

  她不是圣人,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尤其当前不久的时候,突然从高贞宁口中得知囡囡早已经在二十年前就病逝的消息,这无疑于是将她内心深处的那一道疤再度狠狠地撕扯了开来。

  那是她的亲生骨肉,却因为自己的懦弱和自私,以及郁老爷子的那一纸鉴定,一条小生命就这么活生生的没有了

  与其说她恨郁家,其实更痛恨的是那时候的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遇到郁锦川,招惹到郁家的人……

  郁老太太望着眼底发红,情绪激动的高知秋,叹了口气说道,“东辰,杨曦,你们俩先出去吧,我想要单独跟知秋谈一谈。”

  “好。”郁东辰自然知道母亲要谈什么,他点了点头,就扶着杨曦走出房间,并把门给关上了。

  于是房间里只剩下高知秋和郁老太太两个人。

  郁老太太手指了指沙发,开口说道:“知秋,我们坐下来说话吧。”

  高知秋一脸冷漠的看着她,“有什么事,就请你快点儿说吧,我女儿还躺在医院里,我得马上赶回去。”

  “vivian生病了吗?”郁老太太立马关心的问道。

  “……”高知秋脸色一白,“你怎么知道我女儿的名字?你……你已经让人调查过我了?”

  “没有。”郁老太太忙开口解释,“前几天的时候,vivian跟着聿庭来家里面做过一次客,所以我就……”

  高知秋皱了一下眉,“那你怎么知道她是我女儿的?”

  郁老太太只好说道:“昨天我儿媳妇捡到了你丢在咖啡馆的东西,是vivian的护照。”

  高知秋一愣,忙低头打开包细细的找了一遍。

  果然……因为vivian昨天晚上发烧了,她一直忙着照顾女儿,竟然不知道自己把护照都丢在咖啡馆里了。

  高知秋皱着眉,伸手就对着郁老太太说道,“请你把护照还给我。”

  郁老太太也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走到沙发旁拿起那个prada的暗红色手包,就把护照拿了出来。

  高知秋几步过去,伸手将护照夺了过去,塞进自己的包里。

  郁老太太望着面色紧张又忐忑的高知秋,内心原有的疑虑越来越大,忍不住就开口说道:“vivian她长得很漂亮,和你……也长得很像。”

  高知秋紧绷着脸,没有接话。

  “vivian她……”郁老太太眨了一下眼睛,小心翼翼的又说道,“她是不是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啊?”

  没错,她昨天看到护照的第一感觉就是,vivian应该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吧?高知秋为了隐瞒未婚生子的事情,所以把vivian的出生日期给改了,然后还给偷偷带去了美国……这也可以解释,这么多年他们为什么查不到高知秋的下落……

  “当年的那个孩子?”高知秋一听到这话,原本紧绷的情绪瞬间崩溃,眼眶猩红一片,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说道,“当年的那个孩子,跟你们郁家又没有什么关系,是你丈夫,亲自找人做的dna鉴定报告,难道鉴定报告的结果你都忘记了吗?”

  郁老太太的脸上登时有着说不出的难堪,她紧抿着发白的嘴唇,半天后才艰涩的开口说道:“知秋,这……也是我今天过来找你的主要目的。关于当年的那一件事情,我必须得替我老伴儿,还有整个郁家,对你诚挚的说一声对不起。”

  想到二十多年前的事情,郁老太太苍老的脸上也带上了悲怆的神情,眼底眉梢更是说不出的愧疚和难堪。

  “对不起?”高知秋扯了扯唇,眼泪忍不住从眼眶里滑了下来,声音带着哽咽的说道,“事情都已经发生过了,现在说对不起,还有什么用吗?”

  郁老爷子用一纸dna血缘关系的鉴定报告,判了她“品行不端”的罪证,那种羞辱,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接受的,更何况当时,她也不过才念大学二年级,还是个对人性和生活都充满美好憧憬的年轻女孩子。

  她把自己最美好的一段初恋献给了郁锦川,但是却被他的父亲如此的羞辱,甚至因此……搭上了女儿的一条生命,这让她怎么可能去释怀?

  “我知道,我老伴儿已经走了三年多了,对你和孩子的伤害,更是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造成了,我不想说如果当年我知道他弄个假证明来犯下这样的错,我会不会去阻止他,因为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知秋,我今天过来,只是想要跟你坦白当年的真相……”

  郁老太太深吸一口气,在高知秋含怨带怒的眼神中,缓缓的又开口说道,“当年,因为锦川刚刚进入部队,你应该知道,我老伴儿从政以来,一直心高气傲,锦川无疑是他最骄傲,也是最看重的接班人。事情发生以后,他爱子心切,生怕因为这件事情耽误了锦川的军事生涯,牵涉到整个家族的利益,所以才一时糊涂,走投无路之下,犯下了难以弥补的大错。当年的那份dna血缘关系鉴定报告,是他找人伪造的,也就是说,你生下的那个孩子,的确是锦川唯一的骨肉,也就是我们郁家的亲孙女儿……”

  她已经做好了让高知秋指责的准备,谁知听完后,高知秋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惊讶,只是闭了闭眼,又睁开,眼神悲怆的看着她说道,“这件事情,我早在当年就猜到了,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们这些高门家族,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做不出来,更何况只是伪造一份小小的鉴定报告?”

  郁老太太拧着眉,也不在乎高知秋的冷嘲热讽,又开口说道,“知秋,锦川因为愧对于你,这么多年他始终都没有娶妻生子,这个孩子心眼实,但是我也知道,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既然你现在也已经成家了,vivian也长这么大了,我们也没有什么脸面要求认回孩子,唯一的希望就是,能给vivian做一些我们应有的补偿,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也……”

  “不用了,vivian跟你们郁家没有关系。当年的那个孩子……她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高知秋神情冷淡,说出口的字,却像是一盆夹杂着冰块的冷水,直接从郁老太太的头顶就浇了下去。

  “什么?死……死了?”郁老太太脸上骤然一片苍白,整个人抖得不像话,望着高知秋的眼睛确认道,“你再说一次?她……她怎么可能会死了?她不是vivian吗?”

  提到那个孩子,高知秋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地滑落了下来,看着郁老太太一字一句的说道,“囡囡她在二十多年前就死了,因为我不在她的身边,没有人好好的照顾她,所以在一岁那年,因为患了一场严重的病,在医院里就去世了。至于vivian,是我的小女儿,现在的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郁老太太瞳孔蓦地一缩,她大口的喘着气,想要缓和自己的情绪,但最终眼前一黑,一阵晕眩猛的袭来,直接整个人栽倒在了沙发上。

  ……

  因为郁老太太突然昏倒,郁东辰和杨曦也无暇顾及高知秋,背着郁老太太就火速离开,往医院赶去。

  高知秋一个人孤单单的坐在房间里,脸上,早已经是濡湿一片。

  。

  韩太集团。

  往日通常需要两三个小时的新产品研究讨论会,因为韩禛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今天只用了半小时不到就解散了。

  韩禛拿着手机直接回办公室,表情严肃又冷峻。

  20分钟后,苏橙拿了几分待签字的文件,走到总裁室前,伸手敲了几下门。

  “进来。”里面传来男人淡漠又平静的声音。

  她推门进去,就看到韩禛正站在落地窗那儿抽烟。

  室内开着空调,他没有穿外套,黑色的羊绒衫下,搭配着同色系的西装裤,他的身形颀长挺拔,右手的两根长指间,夹着一根香烟。

  苏橙皱了皱眉,记忆里,韩禛在做决策,或者是思考问题的时候通常喜欢抽烟。

  但是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他好像已经戒烟戒酒有一段日子了,据说是为了要二胎,可是今天却……

  “韩少?”她轻声喊了一句。

  韩禛转身,将烟头掐灭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迈着长腿走到办公桌前,拿过苏晨手里的文件,在最后的几页落款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将文件重新合上递还给苏橙时,他突然说了一句,“我待会儿先离开,有事情打我的手机。”

  苏橙瞄了一眼时间,上午的10点半。

  “好。”她微笑点头。

  。

  离开韩太后,韩禛没有告诉任何人,直接开车来到了聚鑫设计的楼下。

  下车后,他进入大厦,坐电梯直到20层。

  出了电梯,他走进去对着前台就说道,“我来找高筱潇。”

  看着眼前俊朗帅气的男人,前台小姐满脸通红的站了起来,有些紧张的拿起电话说道,“我帮您打个电话叫她。”

  “不用,我直接进去找她就行了。”说完,韩禛抿了抿薄唇,抬脚就走了进去。

  可能是因为人长得太好看了,说话又温柔有礼,等前台小姐反应过来的时候,韩禛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可是按照公司的规定,一般是不允许访客私自进入办公区的呀……前台小姐一脸的愁眉苦脸。

  刚好企划部的主管江初惠过来了,看着她就问道,“怎么了盼盼,愁眉苦脸的。”

  盼盼只好哭丧着脸把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

  江初惠听罢,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儿,我帮你进去看一下。”

  “谢谢初惠姐姐。”

  。

  韩禛走进了办公室,因为不知道高筱潇具体坐哪儿,他挑了挑眉,站在过道那儿利用身高优势一一扫巡。

  办公室里,所有人也都在各忙各的,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到来。

  直到江初惠的声音在安静的办公室突然响起:“这位先生,我们公司是不允许随便进入的。”

  韩禛一只胳膊上搭着大衣外套,听到这句话后,微微转身,眼神淡漠的看了她一眼道,“我来找我媳妇儿高筱潇,你知道她坐哪儿吗?”

  “……”江初惠没有想到眼前竟然是这么一个卓然风采的男人,那张脸,精致完美,绝世无双,一个动作,甚至只是一个表情,满眼皆是风华。

  她原本白皙的脸颊上忍不住就有些红了起来,甚至,都没有听清楚他说的什么,只是表情呆愣的看着他说不出话。

  见眼前这个花痴女只是傻愣的看着自己不说话,韩禛眼底迅速划过了一丝不耐烦。

  算了,还是自己找吧。

  只是,搜寻了一遍办公室,都没有看到高筱潇的身影,甚至……连常欢颜也没有看到。

  他皱了皱眉,刚要拿起手机……

  “韩少?”一道轻柔的女声突然响起,宋倩倩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带微笑的问道,“您是来找潇潇儿的对吗?”

  韩禛淡漠的点了点头,好脾气的问道,“你知道她人去哪儿了吗?”

  “她和欢颜刚才一起外出了,要不我给她打个电话让她回来吧?”宋倩倩说着,便热情的拿起办公桌上的手机。

  韩禛挑了一下眉,直接抬脚走了过去。

  宋倩倩旁边有两个位置空着,他看了一眼,其中一张桌子上面很干净,除了电脑,没有太多的私人物品,而另一张桌子上面堆满了粉色的绒毛玩具和各式搭配,看起来小女生感十足。

  他看着正拿着手机的宋倩倩就问道,“这是我媳妇儿的座位吗?”

  宋倩倩微囧,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因为猜对了,韩禛勾着薄唇,很愉悦的拉开高筱潇的转椅就坐了下来。

  宋倩倩这时手机被接通了,她看了一眼坐在那儿煞有其事东翻西翻的男人,小声说道:“潇潇儿,你跟欢颜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们现在咖啡馆开会,准备吃过午饭了再回去,怎么了?刘经理来了吗?”高筱潇正跟常欢颜坐在咖啡馆里开会。

  没办法,实在是精神状态不太好,想着反正也是要开会讨论,刘景留也下午才过来,所以就跟常欢颜一起去了楼下的咖啡馆。

  宋倩倩又看了一眼韩禛,见他拿起桌上的杯子就喝了一口,额角滴了三滴汗,“呃,韩少过来了,这会儿正坐在你的位置上呢你要不……先赶回来?”

  高筱潇:“啊?”

  。

  咖啡馆。

  高筱潇愣愣的挂断了电话,心底纳闷,他不是刚才公司还急着开会呢吗?这才过了一个小时,怎么没事儿跑她的公司来了?

  “潇潇儿,怎么了?谁打的电话?”对面,常欢颜悠哉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问道。

  “宋倩倩刚才打来电话,说韩禛到我们公司去了。”高筱潇皱了皱眉,“还说现在坐在我的位置上等着呢。”

  “啧啧啧,这是恨不得把你拴裤腰带上的节奏啊。”常欢颜笑的暗测测的。

  早上高筱潇过来的时候,她就看出来那一幅纵欲过度的模样,果然……

  高筱潇红了脸,小声说道,“别胡说。”

  “呵呵,我不胡说,那我们继续在这儿开会?让你家韩少在办公室里等着?”常欢颜促狭的看着她。

  “……”高筱潇无奈,起身说道,“应该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在这儿等会我,我上去问问。”

  “嗯,我就说嘛,一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肯定是私事儿,不然怎么坐你的位置,不去坐黄总的办公室呢对吧?”常欢颜又打趣道。

  高筱潇:“……”

  。

  高筱潇匆匆到了20层,一走进办公室,果然,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原本属于她的转椅上。

  大衣外套也放在她衣服的上面,微低着头,一只手拿着她喝水的杯子,另一只手拿着她的记事本,正在那儿跟领导视察似的看着,姿态颇为悠然自得。

  周围的同事都没有说话,只不过看到她的时候,眼神却立马变得很丰富。

  她摸了摸脸,只好抬脚走了过去。

  感觉自己的走路声音还挺轻的,谁知却好像心有灵犀似的,韩禛立刻转动座椅,抬起头看向了她。

  薄锐的嘴唇同时也勾勒出了一抹淡淡的笑,眉眼温柔的看着她说道,“回来了?”

  他站起身,优雅挺拔的身形在周遭都是女同事的办公室里杵着,多少显得有些过分瞩目了。

  高筱潇红着一张脸,硬着头皮走过去,小声的问他道,“你怎么过来了?”

  “突然想你了,所以就想过来看看你。”韩禛挑了挑眉,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附近几个女同事听得真切。

  高筱潇瞬间头皮都发麻了,知道韩禛喜欢甜言蜜语,但也不带这么公然秀恩爱的啊?

  她偷偷看了看周围同事的反应,忙开口说道,“我现在上班呢。你公司不忙吗?”

  韩禛轻笑了一声,说道,“忙,但是没有你重要。”

  看到她因为这句话而显得更加通红的小脸,韩禛的笑容顿时更为加深。

  他刚才从齐良栋口中,得知了当年与顾以城的交易,没忍住,拿起烟就抽了一根。

  然后,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就开车来到了聚鑫,想要看看她,抱抱她。

  心里这么想着,韩禛也这么做了,上前一步,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放在了她的肩头,带着她往自己怀里贴。

  他的动作极其自然,亲昵又暧昧,毫不做作。

  可是高筱潇却猛地瞪大了眼睛,忙伸手把他的手给拉了下来。

  韩禛也不恼,就着她的手握住,在她柔软的手心捏了两下,煞有其事的说道,“媳妇儿,没想到你位置上面这么空,要不是我以前去过欢颜的家里,知道她的另类爱好,差点儿都分辨不出来了。”

  高筱潇:“……”

  常欢颜喜欢一切粉红色的东西,人到哪儿都喜欢带着好多的绒毛玩具,家里是,办公桌上也是……相反,她却不怎么喜欢,更喜欢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本来没觉得什么,但是被韩禛这么一说,再看一眼两张办公桌的对比,顿时觉得……好像真的是太空了,对比常欢颜,她是不是太没有女人味了?

  “呃……”高潇潇听到附近有窃窃私语,忙说道,“你跟我去会议室吧,那儿没人。”

  她想的是这样不至于打扰到别人,谁知韩禛一听到这话,漂亮的桃花眼瞬间亮了一下。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48韩禛曰:这是我媳妇儿的座位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