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韩禛曰:二十九年的老处男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承衍?”冉桐确认了好一会儿,才喊出这个名字。

  没办法,实在是很少在法院和律师所之外的地方遇见他,委实还有些不太敢认呢。

  郁承衍拧起眉头,对她微微颔首。

  “真的是你?怎么?需要帮忙吗?”说话的时候,冉桐拿眼尾冷飕飕的看了一眼正从地上爬起来的tiffany。

  郁承衍挑了下眉,微微眯眼看向角落里的位置,话到嘴边又改了口,“好。”

  冉桐笑了笑,极有默契地走过去揽住他的胳膊,附唇过去,几乎是贴着他的耳朵在轻声道,“刚好约了几个同仁在包厢里喝酒,待会儿一起去坐坐?”

  郁承衍抿着薄唇,“不了,还有事情要忙。”

  “ok,那就先帮你解决这只花蝴蝶吧。”说着,冉桐转过头,伸手撩了一下垂至身前的长直发,对着追过来的tiffany就说道,“哪儿来的母豹子,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想往谁身边凑呢?”

  tiffany看着眼前的女人,米色的针织裙装勾勒出她傲人妖娇的好身材,浅紫色的高跟鞋,清丽绝尘的五官,再搭配白皙的皮覅,及腰黑长直发……如果不是刚才那句话,整个人真是仙气十足。

  下意识的,tiffany又看了一眼郁承衍,刚才这个男人对自己推的那一下,力道了真大啊,一点都不因为她是女人而留情面。

  而现在的这个女人呢,看起来云淡风轻的,但自己也算是风月场合混久了的,一眼就看出她并不是个好惹的货色。

  尤其是那装扮和眼神的对比,分明写着“白莲花”、“绿茶婊”等字眼。

  咬了咬牙,tiffany还是选择了转身,匆匆的离开了。

  韩敏夏则在角落里看得一愣一愣的,怎么回事儿,这个tiffany竟然临阵脱逃了!还有,那个漂亮的女人是谁,竟然跟郁小二那么亲密?

  原本已经离开沙发的屁股倏地又坐了回去,算了,既然tiffany跑了,那她就“一不做,二不休”,看看这个女人到底跟郁小二有什么瓜葛,反正她要的是他出轨的照片,管照片里的女主角是谁呢。

  。

  看到tiffany落荒而逃的背影,冉桐笑了笑,收回手臂环绕在胸前,“人走了,你又欠我一份人情。”

  郁承衍也笑了一声,眼尾有意无意的看向角落,漫不经心的说道,“改天我让陆三请你吃饭。”

  冉桐撇了撇唇,“有点儿诚意好不好?我可不想要看到那一对昏君和宠妃。”

  郁承衍声音淡淡的,“可是我答应老婆,不陪其他女人单独吃饭。”

  冉桐:“……”

  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不中听呢?自从离婚后,最厌恶的就是别人在自己的面前秀恩爱!

  她徐徐的呼出一口闷气,缓缓说道,“那就相请不如偶遇,刚好包厢里有几个同仁,一起?”

  郁承衍顺着她的指示看了过去,包厢在楼上,位置好像不太方便……

  “楼下吧。”郁承衍凌厉的眉眼间满是淡漠,“私人时间,不太想见同仁。”

  冉桐“嗤”地一笑,“好啊。”

  。

  两人的位置就在韩敏夏对面的卡座,只消她一转头,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两人的动作,表情,却听不到任何的聊天内容。

  韩敏夏伸手扶了扶墨镜,身子向墙壁靠了过去,看似慵懒的靠在那儿,然后抬起手中的手机对准隔壁按下了视频拍摄……

  卡座边,郁承衍慢条斯理的脱下西装,伸手松了松领带,这才优雅的坐下。

  冉桐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问道,“听说前不久你结婚了,怎么,婚姻生活不顺利?”

  郁承衍闲适又随意的看了她一眼,“不是每一对青梅竹马都会以悲剧收场的。”

  冉桐目光深沉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瞟了开去。

  真扫兴,每次都要戳她的痛处。

  两人慢慢的喝着酒,气氛却不如之前那么轻松了,冉桐甚至连话都不愿意说了。

  郁承衍也无所谓,边喝,边眼尾观察着角落。

  因为他实在想要知道,这个傻丫头究竟在等谁?还打扮成那副德行?

  只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她还是一个人坐在那儿,还不时拿着手机对着自己……郁承衍眯了眯眼,嘴角忍不住玩味的勾起。

  冉桐将飘远的思绪拉回,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皱了皱眉,忍不住就要转脸也看过去。

  “别看。”郁承衍突然出声。

  冉桐的动作硬生生地就停住了,眯了眯眼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郁承衍声音含着笑,整个表情都好像更加愉悦了起来。

  冉桐:“……”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的男人突然将酒杯“砰”地放下,随即拿起西服说道,“不好意思,我得先行一步。”

  冉桐也没说什么,目光始终随着他的身形而动。

  看到他面部森冷的大步走到隔壁,然后伸手就将趴在桌子上的女人拉了起来,微微弯下腰,大手在她的腰部一托,直接将她整个人像是扔麻袋一样的扛在了肩上,转身又迈着大步离去。

  一切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让人没有一点的思考余地。

  任冉桐再处变不惊,也有些讶异的笑了起来。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扛尸体”?

  真没想到,一向不显山露水的郁承衍,竟然还有这种爱好。

  。

  韩敏夏发誓自己真的就喝了苏打水。

  而且,她确定这家酒吧的苏打水是不掺酒精的!

  为什么她今天晚上先前喝的第一杯没事,第二杯喝完了就觉得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浑身发软不说,头都抬不起来了呢?

  本来就想趴着缓一会儿,谁知突然整个人天旋地转,然后就头朝下,肚子上被磕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脑袋充血,半天都没能反应过来。

  直到一阵冷风吹了过来,她才迷迷瞪瞪的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被一个人扛在了肩上,而且已经出了酒店。

  “放开我,你放开我……”韩敏夏艰难的开始挣扎起来。

  “别闹!”郁承衍大掌在她的小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下,“被人换了杯子都不知道。”

  他现在无比庆幸今晚自己过来了,否则老婆被人真被别的男人扛走了都说不定。

  韩敏夏听到熟悉的声音,挣扎的动作也停止了,开始撑着涣散的脑袋不停地回想:换了杯子?谁换她的杯子了?什么时候换的?她怎么不知道?

  。

  郁承衍没有回家,而是扛着韩敏夏去了酒吧隔壁的一家二十四小时酒店。

  酒吧与酒店,世界上最天衣无缝的组合。

  到了门口,他把肩上的小女人放了下来,改为公主抱,然后去前台开了个房。

  走在电梯的时候,韩敏夏抬起头看着郁小二。

  顶上的灯光投射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镜片反光,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那高挺的鼻梁,抿成一条线的薄唇,还有那微微抬起的下颚,在柔和的光线下,竟然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朦胧美感。

  韩敏夏眨了眨眼,不知怎么回事,心底一阵冲动铺天盖地,忍不住就抬起手放在了他的脸上。

  呃……

  下巴那柔软的触感让郁承衍微微低下头,漆黑深沉的眼底也快速划过了一丝讶异。

  他没有说话,任由她小手在自己脸上,鼻子上,嘴巴上毫无章法的摸着。

  电梯到了,“叮”地一声,韩敏夏如同被敲醒一般猛地停下了动作,她摇了摇头,声音无辜又怯懦的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郁承衍眯了眯眼,直接抬脚就走了出去。

  毫无疑问,她这应该不只是喝醉,而是杯子里被下药了,而且还是……涣散人意志的催情药。

  要不然,怎么可能对自己动手动脚,还眼神荡漾,一脸渴望的模样?

  。

  进入套房,郁承衍将韩敏夏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看着躺在上面面若桃李,眼神涣散的小女人,他思考的是:现在就直接扑上去,还是等一会儿,等她药效发作,主动来扑自己?

  送医院?他没那么圣人,更何况,她是自己的老婆,做亲密的事情天经地义。

  这么想着,郁承衍就伸手将领带摘下,随手一扔,又解开了袖口和胸前的几颗纽扣,拿起遥控器开了空调,温度调到27度,然后就一脸悠闲的坐在了床边。

  随着室内温度越来越高,韩敏夏因为燥热加药效,开始不停地扭动并拉扯衣服,“热,好热啊……”

  郁承衍伸出一只手,在她烫红的小脸上蹭了蹭。

  几乎是下意识的,韩敏夏伸手抓住了他的大手,然后放到了自己的身上,冰冰凉的,好舒服。

  这样还不够,她睁开眼睛,嘟了嘟嘴,起身窝进了他的怀里,热烘烘的身子开始不停的在他身上蹭着。

  郁承衍:“……”

  “好热……”韩敏夏嘟囔着说道。

  “夏夏,我是谁?”郁承衍伸手将她被汗水浸湿的头发全都拨到了耳后,声音如同他的情动,蓄势待发的沙哑深沉。

  “郁小二啊。”韩敏夏脱口而出。

  敢这么接近她的除了郁小二还能是谁?

  郁承衍却双手有些颤抖,他甚至有些感动,她竟然在这么不清醒的状态下知道是自己,是不是说明自己在她心里也是有一定分量的呢。

  “为什么这么热啊?”韩敏夏伸手又拉了拉身上的衣服,连帽衫刚才已经被她脱掉了,现在里面只有一件黑色的小吊带,内衣都看的清清楚楚。

  “你被人下药了。”郁承衍声音冷静的说道。

  “下药?”韩敏夏歪着脑袋,“什么药,我会不会死啊?”

  “不会。”郁承衍手指在她滑腻的脸颊上轻轻游移着,俊美的脸庞凑在她的眼前,呼吸炙热,声音低沉,“你被下的,是催情药。”

  韩敏夏混沌的脑子有着瞬间的清醒,催情药?

  身体的温度越来越热,她闭着眼睛大喊道:“赶快送我去医院。”

  “没用。”郁承衍声音轻飘飘的,“必须得阴阳调和才能解。”

  韩敏夏嘴角抽了抽:“……”

  半天后……

  韩敏夏意识再度恢复了清醒,猛地缩回了正把自己衣服掀起来的手,看着坐在床边一脸淡定的郁承衍,“你,那你怎么不……”

  那你怎么不帮我解决?

  郁承衍撇了撇唇,“我不想趁人之危。”

  韩敏夏:“……”

  “免得事后又要被你说。”他又补了一句。

  韩敏夏咬咬牙,趁着思维清醒,从床上撑起身子就要下去,“好,我去外面找个男人。”

  郁承衍原本淡定的脸庞瞬间黑化,这个女人,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要去找别的野男人来解决?

  大手一伸,韩敏夏刚起来一半的身体直接又倒了下去。

  身不由己的燥热感,外加无奈,让韩敏夏委屈的不行,嗫嚅的开口道:“欺负我,你就知道欺负我……”

  她伸手捂着脸,忍不住轻轻地啜泣了起来。

  郁承衍表情端方的坐在那儿,听着她的哭声,脑子里却不禁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好像是五岁生日的那天,韩伯父和韩伯母带着家里的三个孩子来大院参加他和弟弟的生日宴,那天也是他第一次看到韩敏夏。

  她那时候还只是个小婴儿,只有一点点大,软软的一个小肉团似的躺在粉红色的婴儿车里,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吃过蛋糕后,大人们在外面聊天,他跟郁聿庭偷偷摸进了卧房里,看着床上躺在那儿睡着的小婴儿。

  可能是家里没有女孩,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妹妹,只觉得粉雕玉琢的,特别可爱,忍不住就也上了床,趴在旁边,伸出小手戳了戳她的小脸蛋。

  郁聿庭见他戳,忙也学他的样子,伸手去戳了一下。

  两人就这么一人一下,轮流戳着她白嫩嫩的小脸蛋,一边戳还一边数数,一二三四……直到她突然疼醒了,“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后来,他跟郁聿庭被郁东辰拿戒尺各打了一下手心。

  ……

  以前小时候不懂事,觉得喜欢她,就想要捉弄她,看着她害怕,发抖,甚至是流眼泪,就会觉得很开心……就好像现在,她酡红着小脸躺在那儿,捂着脸轻声的啜泣,身上更是几乎被汗给湿透了,也让他特别的想要去欺负……

  她是自己明媒正娶的老婆,有便宜,凭什么不占?郁承衍说服了自己,原本被意志力强行压下去的浴火,“蹭”地就一下子蹿了上来,一发不可收拾。

  再也没有一丝的犹豫,他直接拉下她的双手,薄唇猛的盖在了她的唇上,身体也密切地覆了上去。

  激情,瞬间引燃了整个房间。

  。

  香汐园。

  高筱潇洗过澡,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给韩宅打了个电话。

  电话是莲姨接的,一听到是少奶奶的声音,立刻喊韩老太太过来听了。

  高筱潇本来就是想问一下韩敏夏晚上有没有出去,听到那头韩老太太高兴的声音,只好又聊了一会儿别的,好半天才抓到机会开口问道,“对了奶奶,夏夏她在家吗?”

  “夏夏?她不在家啊,怎么,找她有事儿?”韩老太太问。

  “是啊,我有件事情想要问问她。您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她啊,跟承衍约会去了。”韩老太太立马笑呵呵的说道。

  “跟郁承衍约会?”高筱潇惊愕的提高了音量。

  “是啊,晚上她离开的时候亲口跟我说的,而且,刚才我又打电话问了一下郁家,说承衍到现在也还没回来呢。这俩孩子,肯定是约会约的舍不得回来了呵呵呵。”

  高筱潇:“……”

  挂断手机后,高筱潇心里很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郁承衍真的去了?这么晚没回来,难道韩敏夏真的成功把别的女人送上了自家老公的床?

  “想什么呢。”肩膀上突然被一凉,高筱潇转头,就看到韩禛湿着头发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水滴了下来,把她肩膀的衣服都给染湿了。

  高筱潇接过他手里的毛巾,一边坐起来为他擦头发,一边说道,“奶奶说夏夏跟郁承衍出去了,你说我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啊,这都10点了,别出什么意外才好。”

  “跟郁承衍出去?那能出什么意外?”韩禛心不在焉的,双手自然而然的搂着她的腰,整个人几乎是靠在她胸前揩油的。

  因为担心,高筱潇没注意就把秘密说了出来,“可是夏夏说,找了女人勾引郁承衍啊,我怕……”

  “要是真那么容易被女人勾引,他能做二十九年的老处男?”韩禛直接打断了她。

  高筱潇:“……”

  ------题外话------

  郁小二竟然如此的木有人气,翻牌子,竟然只有两个人投票,悲催的娃啊……

  昏君和宠妃,就是陆三和冉羽,这里让冉羽的姐姐来打个酱油,不出意外的话,下本书会写陆三和冉羽的故事……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54韩禛曰:二十九年的老处男》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