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潇潇曰:花和尚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时姐,我也不清楚啊,可能……可能是对方的律师透露了消息吧?”周助理一脸不安的说道。

  其实这场民事纠纷也不算是个大案子,而且之前时光璞已经胜诉过了,就算这次被重新上诉又败诉了,在这一行来说也算是常有的事情,没人提也就过去了。谁知偏偏有这么多的记者等在那儿,只要被报纸上一宣扬,不至于名声受损那么严重吧吧,对时光璞的影响也不太好,尤其第二天就是她的婚礼了……

  时光璞一张鹅蛋脸绷的紧紧的,她从包里掏出手机,直接拨打了郁承衍的电话。

  “二哥,那个舒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打个小破官司而已,至于叫那么多的记者吗?”

  “记者?什么意思?”郁承衍问道。

  “……”时光璞愣了愣,他不知道?舒云是他下面的律师,做什么事情都得跟他打招呼,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你该不会告诉我,这场官司你打输了吧?”郁承衍的声音很自然,听着仿佛真的毫不知情似的。

  “……”时光璞真是有苦说不出,只好破罐子破摔的说道,“是啊,我打输了,而且她还叫了很多的记者围在法庭的外面,恐怕不一会儿全d市的人都会知道我时光璞今天打输了官司,这让我明天怎么出去见人?我明天还要结婚的啊”

  明天的婚礼,除了两家的长辈和亲戚,她也邀请了d市各界的许多名人要士,尤其是做律政这一行的,她更是请了不少的同仁,其中不乏竞争者……原本她是可以狠狠地风光一把的,结果现在,她可以肯定到时候要被他们私下里讨论和笑话了。

  郁承衍“嗯”了一声,安慰道:“没关系,失败乃兵家常事嘛。淡定。”

  时光璞:“……”

  挂断电话后,时光璞深吸了一口气,对助理说道,“你赶快查一下,看看那些记者到底是谁叫过来的。”

  “好的,时姐。”周助理领命,立刻拿起手机在一旁打起电话来。

  时光璞将身子靠在椅背上,环抱双臂,烦躁的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一会儿,周助理才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时姐,我刚才都打电话问过了,那几家电视台和报社的老总都说,因为知道你明天要结婚,所以今天才让人过来蹲点的。”

  时光璞:“……”

  敢情,这还是她结婚惹的错?

  。

  回到明珠律师楼后,时光璞从10层的电梯出来,走在办公区域的走廊上,就听到两边的工位有人在不停的窃窃私语着。

  咬着牙,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后,一打开电脑,微博上全是她的信息,点过去一看,都是有关上午那场官司的报道。

  时光璞紧紧的攥着双手,从她入行以来,虽然以前也打输过官司,却从来没有今天这样被人羞辱的感觉。

  因为那个舒云,只是个新入行不久的律师而已,不管是论资历,还是论名气,甚至学历都远远不如她……

  可是报道这么一出来,舒云立刻名声大噪,连带英锐律师事务所和郁承衍又是风光了一把,都说什么一个刚进去的小律师都能赢了“不败女王”的时光璞,这得多招人的眼球啊。

  “叩叩叩”几下敲门声响起,时光璞一抬头,进来的是律师楼的主任:赵睿达。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小时啊,官司怎么会打输了呢?这不是你的水平啊?”

  “……”时光璞皱着眉,放低姿态说道,“对不起,主任,是我之前太轻敌了。”

  “嗯。其实本来你明天要结婚,这场官司我就劝你可以给别人去打的,你看你,不听我的劝啊。”赵睿达有些马后炮的说道。

  时光璞撇了撇嘴,没有接话。

  “既然明天你结婚,这婚假也开始了,那我也就不多说了。好好放松心态,别让这件事情影响你的心情,等你婚假结束了回来再说。”赵睿达又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后,转身离开了。

  虽然他言辞之间都没有什么过分的话,但时光璞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是这儿的招牌,输了今天的这场关系还被记者大肆报道挖苦,或多或少,都会对律师楼有一定的不良影响。

  桌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是郁熹媛打过来的,“光璞,我刚刚看了电视,你没事儿吧?”

  “妈,我没事。”

  “嗯,那就好,你啊什么都别想,明天好好做新娘子,千万不要被这个影响了,知道了吗?”郁熹媛劝道。

  “……”时光璞抿了抿唇,她当然不会因为这个被影响,毕竟结婚才是她最重要的事情。

  “妈,你放心吧,我不会被影响的。”

  “恩,你知道就行了,女人最重要的还是婚姻,事业上面过得去就行了,不要太执着。”

  郁熹媛又说了几句,最后终于放心的挂断了电话。

  时光璞将手机切到了“顾向北”的名字,想要打个电话过去。

  手指要碰到的时候,她又突然改了主意。

  他看到新闻,应该会打电话过来安慰自己的吧?

  可是从中午等到下午,她不但没有接到顾向北的电话,甚至连一通安慰的短信都没有。

  女人在结婚前夕通常都会有点婚前恐怖症,患得患失,忧心忡忡,没有安全感,觉得男人不爱自己……时光璞也不例外。

  她不是不知道前几天顾向北做梦喊到了“潇潇”的名字,还有他一直对自己都不太热切的态度,明天的婚礼,真的会如期的举行吗?他会不会临阵脱逃?

  时光璞越想越不安,虽然按照d市的习俗,今天是婚礼的前一天,新郎和新娘是一天都不可以见面的,但是她忍不住,再也坐不下去了,直接拿起包就往门外冲了过去。

  。

  时光璞没有告诉任何人,更没有给顾向北打电话,直接从律师楼打车去了顾氏企业。

  到了顾氏,也没有让人通报,自己坐电梯到了10层。

  总裁室门前,她深吸口气,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黑色肃穆的总裁室里安安静静的,顾向北不在里面。

  时光璞感觉自己的心像是突然被人打了一拳似的,站在那儿半天都没能动弹一下。

  她明天就要结婚了,可是新郎人却不见了……

  正在她浑身僵硬冰冷的时候……“光璞?”

  一道熟悉的磁性声音在背后响起。

  时光璞一愣,惊喜的转身,看到顾向北一手拿着平板,英挺的眉眼略带讶异看着自己,“怎么突然来我公司了?”

  “……”时光璞什么都没说,直接冲过去抱住了他,双手搂的他紧紧的。

  顾向北微愣一下,随即笑了笑,说道,“怎么了?我今天一直都在开会,手机都没带。”

  听着他一如既往充满宠溺的声音,时光璞摇了摇头,心底的大石也终于缓缓的放下了。

  。

  d市第一人民医院。

  不知道是不是跟心情有关系,vivian的高烧连续好几天了,一直都退不下来,连带的高知秋也只能在医院里照顾她,寸步不离。

  回美国的计划因此再度被搁浅,burke已经打过好几次电话过来,催着她回美国,但都被高知秋拒绝了。

  vivian现在是她生命里唯一的精神寄托,是其他任何的东西都比拟不了的。

  而自从那天和郁老太太谈过话后,可能是知道孙女儿已经没了,她又成了家,这两天郁家人都没有再来找过她,冷世钧也像是彻底死心了,没有再去酒店找过她。

  高知秋落得轻松,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等vivian的病好了,就带她回美国去。

  这一天下午,突然接到高贞宁的电话,邀请她和vivian明天去教堂参加婚礼。

  “姐,婚礼我还是不去了,vivian发高烧了,我必须得照顾她。”

  “vivian发高烧了?在哪家医院啊,你怎么不早说啊,我现在去看看你们吧。”高贞宁说道。

  “不用了,你这几天那么忙,明天就是婚礼了,还是不麻烦你了。”

  “……”高贞宁叹了口气,“那好吧,有需要的话你随时给我打电话,等婚礼结束了,我就去找你们。”

  “好,谢谢姐。”

  挂断电话后,刚好护士从外面推门进来。

  她给vivian量了体温后,笑着说道,“恭喜高小姐,您女儿的体温终于降下来了,如果过了今晚没问题的话,就可以出院了。”

  高知秋喜出望外,等护士离开后,便开心的问道,“vivian,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头不疼了?”

  vivian闭着眼睛,不说话。

  自从那天郁聿庭离开后,她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高知秋皱了皱眉,直接拿起手机给burke打了个越洋电话,“burke,帮我和vivian定明天下午的机票。对……嗯,她烧已经退了,明天肯定可以回去……好,再见。”

  挂断电话后,高知秋看了看时间,“vivian,晚上想吃什么,我出去帮你买。”

  vivian:“……”

  高知秋只好起身,直接拿起包走了过去。

  房门一关上,vivian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穿着拖鞋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调到冷水,然后就把头伸到下面淋着。

  已经是十一月底的天气,冷水几乎是冰冷刺骨的。

  vivian冻得浑身瑟瑟发抖,一直冲了大半个小时,整个头皮几乎都被冻麻了,约莫着高知秋也要回来了,立刻关上水龙头,拿过毛巾包着头回到了床上继续躺着。

  感觉着头皮上那一阵接一阵的冰凉,她便安心的继续闭上了眼睛。

  。

  下午三点,罪夜。

  郁聿庭走进包厢,却发现……没有一个人。

  甚至,连陆自衡都不在。

  没办法,只好给韩禛打了电话过去,“阿禛,你们人呢,什么时候到?”

  “在公司。”韩禛淡定的说道。

  “卧槽,不是说三点钟要来罪夜聚一聚的吗?我人都来了。”郁聿庭皱着眉头。

  “呵呵。”韩禛笑了两声,“那两个怂货又不敢去,我去了干嘛。”

  郁聿庭:“……”

  可是他都来了,就这么走了也太可惜了,于是他又说道,“你来吧,我陪你练练,刚好我们也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

  谁知……

  “你让我去我就去,你以为你是谁啊?”

  郁聿庭:“……”

  过了一会儿。

  “阿禛,你真不来,我这可是查出来点东西要跟你分享的呢,怎么样,哥们够意思吧,昨天夜里熬夜帮你查的。”郁聿庭说道。

  电话里静了几秒,“等着,马上到。”

  挂断电话后,郁聿庭心情大好的在“八面埋伏”群里发了一条文字信息:“罪夜,都谁过来?我要点酒了。”

  燕南昇:“都有谁?”

  郁聿庭:“我和阿禛。”

  燕南昇:“没有妹子我不去”

  郁聿庭:“……”

  这时韩禛发了一条,“老板娘不算妹子吗?”

  燕南昇:“陆自衡。”

  陆自衡:“……”

  。

  下班前,高筱潇刚把方案发给了刘景留,就收到了韩禛发来的短信,“媳妇儿,今天下班我让人去接你。”

  “好。”她也没有多想,只当他工作忙,赶不过来。

  五点半,高筱潇收拾好东西,跟常欢颜一起走出了公司大门。

  电梯到了,两人刚走进去,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女人声音,“等一下,请等一下。”

  呃……又是江初惠。

  常欢颜原本只是站在那儿,一听到这声音,猛地伸出手就按关门。

  高筱潇那个窘啊,然后就看到江初惠硬从夹缝中闯了进来,笑眯眯的对她们说道,“好险,还好赶上了。”

  常欢颜悻悻然的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潇潇儿。”江初惠凑到她身边,一脸热切的问道,“怎么样,郁总他回你的信息了吗?”

  高筱潇只好说道,“我问过他了,但是他想不起来了,所以就……”

  “……”江初惠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想不起来了?这才一天不到啊。

  她想了想就说道,“那……潇潇儿,欢颜,你们身边还有别的条件比较好的单身男人嘛?”

  高筱潇无奈的扯了扯唇,和常欢颜下意识的对看了一眼。

  常欢颜便开口说道,“你就直说吧,你想要什么样的?”

  “条件?”江初惠眨了眨眼,立刻开口说道,“也没什么特别高的要求,就是赚的要比我多,最好能有房有车就行了。”

  “这样啊。”常欢颜点了点头,“我倒是认识几个,只不过他们都年纪比较大了,你能接受吗?”

  “没关系,年龄不是问题。但是,最好也别相差的太大了。”

  “嗯。”常欢颜挑了挑眉,“那就没办法了,我认识的那几个都是快五十岁的老男人了,而且几乎都离过婚的,儿子女儿估计都快20岁了,不过倒真是挺有钱的,符合你的要求,你觉得怎么样?”

  江初惠的脸立刻就难看了下来,“欢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你不是要我们帮你介绍吗,我这好好地跟你说呢,你怎么还就发脾气了?”常欢颜笑妍妍的说道。

  “你……”江初惠咬了咬唇,“我要找的是和我年纪相当的,五十多岁的都能当我爸了,你觉得合适妈?”

  常欢颜笑了笑,“合不合适我怎么知道,只不过刚才听你的意思,好像就是想找个有钱的,那现在有钱的男人基本都那么大岁数了,我也只是跟你实话实说。”

  电梯到了,江初惠招呼没打就冲出去了。

  常欢颜冷笑了一声,说道,“对付这种女人就得这样,上赶着天天粘着你给介绍有钱男人,真是一点脸都不要,还想要我给她脸?”

  高筱潇有点尴尬的说道,“欢颜,大家都是同事,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

  “我怕什么,小受还是她的上司呢,敢背后给我使绊子,我就让小受把她给开了”常欢颜异常洒脱的说道。

  高筱潇:“……”

  。

  坐在杨欧的车上,高筱潇才知道晚上要去的是一个酒吧。

  酒吧距离市中心有点远,周围方圆十里又没什么建筑,外面黑灯瞎火的,看起来还是挺吓人的,要不是司机是熟人了,高筱潇差点以为这是要绑架呢。

  “太太,请放心,很快就到了。”杨欧也可能看出她的担心,忙开口解释道。

  高筱潇笑了笑,拿出手机给儿子打电话,“小白,你是在太奶奶家里吗?”

  “嗯,小杨叔叔送我过来的,现在正准备吃晚饭呢。”高小白奶声奶气的说道。

  “那就好,你乖一点啊,听爷爷奶奶的话,我们完事了就会去接你的。”

  “好。”

  。

  到了目的地,高筱潇有些讶异的看着窗外那一栋金光璀璨的建筑,虽然上面挂着的名字是“罪夜酒吧”,但却更像是一个高档的私人会所,因为实在是太大了。

  手机铃声响起,是韩禛打过来的,“媳妇儿,到了是吧,你在车里待着,我马上就去接你。”

  高筱潇直接下了车,走进大堂,正在欣赏着里面的设计时,一阵脚步声在身后响起,随即肩头传来了一阵温热。

  “媳妇儿,不是让你在车里面待着吗?怎么进来了?”韩禛极其自然的搂着她,说完话,还迅速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

  高筱潇愣了愣,随即脸“唰”的红了,她身后就是服务台,大堂里还有不少的客人在来回走着。

  看着她小脸通红的娇媚模样,韩禛眼底含笑,伸手将她手上的包拿了过来,搂着她,旁若无人的往里走去。

  一路都有服务生不停点头哈腰的喊“韩少”,眼光更是频频往高筱潇的脸上凑,充满了探究和打量的意思。

  毕竟和以往相比,韩少这次带过来的女人,好像显得路数不太一样啊,难道……改喜好了?

  高筱潇当然不知道这些,她一路上只顾着看周围的设计了,发现这里的包厢名字都挺另类的,什么“唐门”“万花”“青云”……

  韩禛给她解释道:“这儿的老板娘喜欢玩网络游戏,所以包厢的名字都起的比较低俗。”

  高筱潇:“……”

  等进了包厢后,高筱潇一看名字更乐了,“少林?”

  看到她打趣的眼神,韩禛“咳咳”轻咳了两声,“这是老板娘给我们一帮人留的专属包厢。”

  高筱潇忍不住笑了,还少林呢,这一帮人,最多也就是花和尚吧?

  当然这话她可不敢说。

  推开门进去,就看到陆自衡,燕南昇还有郁聿庭正坐在里面玩色子,屋里面有很浓的酒味,却没什么烟味。

  听到开门的声音后,那几个人纷纷抬头,“呦,嫂子来了啊。”

  “你们好。”高筱潇冲着他们露出了微笑,一想到“少林”那个名字还是忍不住想笑。

  郁聿庭也不玩了,起身就说道,“潇潇儿,快过来,你跟我说说今天上午给我发的短信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哥没看懂。”

  高筱潇:“……”

  看他的样子,真的是一脸迷茫啊。

  韩禛一听到这话,黑着脸问,“什么短信,你还给他发短信?”

  高筱潇看着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只好把江初惠的事情讲了一下。

  韩禛听完,“嗤”地冷笑了一声,表情和声音都是充满了浓浓的取笑。

  郁聿庭也尴尬的不行,轻咳了两声,摆了摆手说道,“得,算我没问。”

  ------题外话------

  小一:23351709488874sheliahuang笑看人生20051799935953半翅的燕子linj7327苏言惜gqian18278250468nini200918661086002yingmanne18202030431huhualing曾经一兵唐奇如→緈褔丄縯781018604624712花开几时又何妨sjsxxbcagallilee……郁律师,从里面选一个翻牌子吧。

  未完待续……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58潇潇曰:花和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