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可不可以取消婚礼?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向北睁开眼睛,双眸半阖地看着前方,“说。”

  顾俪清目光定在他安静的后脑勺上,声音浅淡,“小叔好像不太感兴趣的样子?”

  “……”顾向北缓慢起身,转过身,冷眼看着她,“我刚刚喝了酒,脾气不太好。你要是不说,就回你的屋,不要在这里吵我。”

  顾俪清咬了咬唇,“你以前对叶潇,脾气也是这么地不好吗?”

  “……”顾向北没有说话,但是那眼神,仿佛要吃了她似的,深沉阴鸷。

  顾俪清却不害怕,端起杯子在唇边悠闲的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才说道:“其实我真的挺羡慕叶潇的,不但有小叔这样深情的前男友,还有韩禛那样完美的老公,生了个漂亮的儿子,嫁进了八大家族之一的韩家,简直就是个人生的大赢家啊。”

  顾向北懒得理她,直接抬脚就往楼梯走。

  他的步子很快,经过顾俪清身旁,一阵风似的很快就到了拐角处。

  “小叔。”顾俪清却突然再次喊住了他,眼底也有一丝光芒转瞬即逝,“你知道五年前,叶潇为什么会去酒店里吗?”

  顾向北停住脚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顾俪清心中得意,慢慢的抬脚上楼,一脸讥笑的说道,“其实现在告诉你也没什么关系,反正明天你就要和时光璞结婚了。”

  这几天,家里面从上到下都在忙着这一场婚礼,说实话,她看着……挺刺眼的。

  她倒想要看看,到底是初恋比较重要,还是事业和成功更让男人舍不得?

  “五年前,小叔你去英国留学后,公司出了点儿事情。当时爸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回国,说需要我的帮忙家里才可以度过危机,你知道他说的帮忙是指什么吗?”

  顾俪清走到了顾向北身边,自问自答的说道,“他们让我去嫁给一个五十二岁的老头子,说只要我嫁给了他,两家形成联姻,那人一定会投资顾氏,帮助家里度过难关的。”

  “我怎么可能答应?我当时才二十二岁,正是青春的花样年华,可那个男人的年纪比我爸都要大了!于是,我给他们撂了狠话,宁愿死,我也不会回国的。没办法,他们就把主意打到了叶潇的身上。”顾俪清说完,挑了挑眉,看着顾向北的眼睛充满了残忍和嘲讽,“现在,你知道为什么当年叶潇会去酒店了吧?爸,还有高贞宁,想方设法地把她骗去了酒店,目的就是让她跟那个老头子上床,然后再嫁给他……”

  话还没有说完,手里的杯子“哐当”一声掉在了楼梯上,手腕也同时被人猛地攥紧。

  “你说的都是真的?”顾向北紧紧的盯着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问道。

  顾俪清觉得手腕吃疼,忙开口说道,“当然。我骗你做什么?不然你以为她为什么会在那天晚上被韩禛强暴吗!”

  如果早知道那晚会碰到韩禛,当初换成自己去酒店的话,是不是现在站在韩禛身旁的女人就是她了呢?可能正因为这个,顾俪清一直都很不甘心,凭什么叶潇就能那么好运?就因为五年前被韩禛上了,所以就怀了孩子,嫁入了韩家,现在连他们顾家人都不放在眼底了。

  顾向北的目光倏地阴冷下来,带着一股气势汹汹的骇然,手劲也不自觉地加大了起来。

  “好疼啊,小叔,我的手快断了,你快放开我啊。”顾俪清感觉手像要被他碾碎了,疼得不行,另一只手使劲的想要把他的手拉开,却反而让自己更疼,说话的时候,冷汗都已经从额头沁了出来。

  “大半夜的,你们俩在做什么?”突然,台阶上面传来一道声音,顾俪清抬头,就看到顾以城披着外套,眉头微皱的站在上面。

  顾向北猛地松手,转身,几个大步下了楼梯,迅速地在拐角处消失了。

  顾俪清揉着已然没有知觉的手腕,咬着唇,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俪清,到底怎么回事儿?”顾以城走下来,看着地上的水杯,逼问着顾俪清。

  顾俪清抿了抿唇,说道,“我怎么知道,大半夜的,谁知道他怎么就心情不好了,乱发什么脾气啊。”

  “……”顾向北皱了皱眉,听到楼下传来开门的声音,顾不上顾俪清了,直接抬脚就往楼下走。

  等他一路小跑到了别墅的门口,正好看到顾向北开着揽胜咆哮的往外面冲去。

  顾俪清看情势不妙,抬脚上楼,关上了房门。

  顾以城紧皱眉头,回到楼上,拿起手机拨打了顾向北的电话,然而却始终都没有人接。

  时间已经是凌晨过一点钟了,几个小时后就是顾家和时家的婚礼,希望向北不要在这时候出什么乱子才好。

  想了想,顾以城还是不放心,走到顾老爷子的卧室门前,伸手敲了敲。

  。

  这个时间点,路上的车辆并不多。

  顾向北双手握着方向盘,车灯直直的照着前面的方向,心底是从未有过的痛苦和迷茫。

  眼底传来一阵阵发涩的感觉,甚至,还有一些可疑的水光渐渐地想要弥漫出来。

  “爸,还有高贞宁,想方设法地把她骗到了酒店,目的就是让她跟那个老头子上床……”

  “我骗你做什么,不然你以为她为什么会在那天晚上被韩禛强暴吗!”

  ……

  他总算知道,为什么全家人都瞒着自己,为什么叶潇始终都不肯说,原来事实竟然是这么的残忍,让他不敢去相信……

  眼前又浮现出五年前叶潇的青涩模样,还有她声音轻柔的在电话里向自己汇报,“今天期中摸底考试,老师说我的成绩很好,可以试着报考d大,你觉得怎么样?”

  “等你考进来,我也毕业了。”他说。

  “没关系啊,只要在d市,我们就可以天天都见面了。”她声音里带着喜悦,仿佛可以看到两人美好的未来。

  她高三那年学习很刻苦,为了考上d大几乎是发疯一般的在学习。

  可他,为什么当时不选择留下跟她一起努力?为了所谓的继承权,为了让父亲满意,可以答应他们俩的结合,他竟然会答应去了英国?

  而他的家人,在那之后又都做了什么?

  一道闪电突然炸开,随即倾盆大雨轰然从天空落下。

  顾向北的车依然不停地往前开着,他的心里很乱,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又或者,到底是要去做什么?

  他的人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彷徨,仿佛突然失去了方向。

  又一个更大,更响的闪电在天空被炸开。

  他看到路边醒目的路标,突然方向盘一拐,就开向了香汐园所在的那一条路上。

  进入园区的拐歪处,手机铃声在封闭的车厢内乍然响起,一声接一声,他皱了皱眉,低头,伸手从储物柜里掏出手机。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丁字路口突然冲出来一辆货车,一阵格外刺耳的刹车声在夜晚显得格外惊悚,顾向北猛地抬头,却只看到一阵刺目的车灯照的他睁不开眼。

  “砰”的一下撞击声后,顾向北只感觉车身猛然一震,头一下子被甩到了车窗上,一阵剧烈的疼痛过后,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意识了。

  。

  一道深蓝色的闪电在漆黑的夜空中轰然炸开。

  高筱潇浑身猛地一抖,还没睁开眼,半梦半醒的,嘴里就已经喊出了声,“韩禛。”

  “我在。”几乎是立刻的,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整个人也被搂进了一道温热又熟悉的怀抱里。

  韩禛贴着她的身子光裸而又烫人,“怎么了,是不是被吓醒了?”

  高筱潇睁开眼,听着外面唰唰的雨滴声,才意识到自己已经醒了。

  抿了抿唇,有点脸红。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胆小了,打雷声都能把她给吓醒。

  “别怕,有老公在呢,睡吧。”韩禛说着,将怀里绵软的身子又紧了紧,薄唇在她的脸上亲了亲。

  高筱潇闭上眼睛,将手环在他劲瘦的腰上,轻轻“恩”了一声。

  。

  顾家别墅。

  蒋梦怡拿着手机在屋里来回不停地走着,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嘟”声,烦躁的皱起了眉头。

  顾以城站在门边,等蒋梦怡放下手机后,问道,“没人接听吗?”

  “没有。”蒋梦怡看着他,“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晚了,向北怎么还开车出去了,连电话也不接?”

  顾以城叹了口气,“我也不清楚,我是半夜被吵醒,听到外面有说话声才出去的,就看到向北抓着俪清在那儿大吼大叫的,我问了一句而已,他人就走了。”

  “俪清跟他说什么了?”顾老爷子开口问道。

  顾以城,“她说她什么也没说,向北好像是心情不好。”

  “……”

  顾老爷子也没话说了,这明天就是婚礼了,现在心情不好,搞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看了看时间,“行了,梦怡,你给向北发个短信吧,让他待会儿记得早点回来,别耽误了明天的婚礼。以城,你也回去休息吧,明天都得早起。”

  顾以城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蒋梦怡发完短信,心里还是有一些不安。

  再过几个小时就是婚礼了,晚上顾向北去参加单身party的时候她就不赞成,可是扛不住儿子拼命要去。

  这会儿都一点多钟了,突然又开车出去,说不定还喝了酒……她是真的担心会出什么幺蛾子啊。

  “好了别想了,先睡吧,向北那么大的人了,应该没什么事情的。”顾老爷子在一旁劝道。

  蒋梦怡不肯,“这让我怎么能放心?外面下那么大的雨,很容易出车祸的……”

  话还没说完,顾老爷子就呵斥道,“乌鸦嘴,什么车祸不车祸的。睡觉!”

  蒋梦怡:“……”

  。

  动荡不安的一夜过后,第二天早晨,天空万里无云,艳阳高照,好像夜里的那场雨只是一场梦似的。

  高筱潇起的很早,推开门,刚好看到高小白穿着保暖内衣,从卫浴室走了出来,头顶上还翘着一小簇不乖的头发。

  “妈咪早。”小奶音萌萌哒,带着刚睡醒后的慵懒。

  高筱潇跟着他走进房间,看着儿子擦香香,然后换衣服,动作有条不紊,自理能力简直100分。

  一切都收拾完毕,高小白拿起琴盒。

  “今天下午有小提琴课吗?”高筱潇问。

  “有啊。”高小白端着一张小肉脸,“所以你们参加完婚礼后,大概三点半吧,就去幼儿园接我就可以了。”

  “好。”高筱潇莞尔,接过琴盒,跟他一起下楼。

  。

  楼下,李嫂已经将早餐都做好了。

  高小白的生物钟非常的准,所以她准备每天的早晚餐都很省事,只要时间到了,高小白就会下楼坐在餐桌上,她做了这么多年的佣,就没见过这么乖的孩子。

  吃完早饭后,高小白来到客厅,看到桌上那个歪七扭八的手工活,抿了抿小嘴,默默的把它装进了书包。

  心中安慰自己:有时候,因为一些外界的因素,也不是每个科目都会得第一的,人无完人啊。

  ……

  八点钟,韩禛开车,载着老婆和孩子,先去圣约翰幼儿园。

  到了那儿,时间还早,高筱潇便说道,“小白,我送你进去吧?”

  说不定还能碰到小儿媳妇儿呢。

  高小白不置可否的耸了下肩,背着小书包,打开车门就走了下去。

  韩禛也点了点头,反正今天他们都不用去公司,干脆也下车,像别的家长那样,一人牵着高小白的一只小手,一直送到了校园的门口。

  高小白被摸摸小脑袋,揉揉小脸蛋,又紧了紧围巾,两个大人还是不肯走。

  挑了挑小眉毛,高小白忍不住开口问道,“爸爸,妈咪,你们在等谁啊?”

  高筱潇:“……”

  又过了好一会儿,高筱潇才皱了皱眉说道,“难道玖玖已经进去上课了吗?”

  高小白:“……”

  “可能已经进去了吧。”韩禛揽着高筱潇的肩,“那我们走吧。”

  “小白,那我们就先走了,在学校好好上课,下午再来接你。”高筱潇只好跟儿子挥手告别了。

  高小白无语的看着两人,点了点头,淡定地转身往教室走。

  进了教室,刚好上课铃声响起,隔壁桌是空的,景安玖并不在。

  他往后面看了一眼,景彦希正乖乖的坐在那儿往外面掏课本呢,看到高小白,还朝他吐了一下舌头。

  “……”高小白回过头,开始上课。

  。

  一节课结束后,景彦希屁颠屁颠的跑到高小白的身旁,“韩墨白,你是不是想要问我,玖玖为什么没有来上课啊?”

  高小白眨了一下眼睛,“她怎么了?”

  景彦希笑眯了眼,“我不告诉你,除非……除非你贿赂我!”

  高小白撇了下小嘴,“幼稚。”

  然后,拿起小手机就起身离开了教室。

  景彦希在那儿气的直跺脚,“喂,韩墨白,待会儿你千万别求我!”

  高小白没理他,走到外面,用小手机给景安玖发了一条微信信息,“玖玖,你今天为什么没有来上课?”

  直到中午,也没有得到回复。

  。

  d市第一人民医院。

  “向北,你现在人到底在哪里啊?这都已经九点多钟了,马上要出发去时家接光璞了你知不知道?”电话里传来蒋梦怡气急败坏的声音。

  顾向北握着手机站在一楼的走廊,他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只是额头上被贴了一块醒目的纱布。

  没什么表情的听完,转身,脚步却为之一顿。

  高筱潇怀里抱着一大束百合花,韩禛一只手提着果篮和包,一手牵着她,正有说有笑的从走廊那头走了过来。

  男人穿着黑色的大衣,高大帅气,女人穿着粉色的短款呢子外套,娇媚可人,一眼看去,真是登对。

  顾向北眨了一下眼睛,在高筱潇抬头看过来时,迅速转身。

  听筒里,蒋梦怡的声音还在继续,可他的全部意识都放在身后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上。

  “向北,你怎么不说话啊,今天是你结婚的大喜日子,你怎么这个时候闹失踪啊?”

  “昨天晚上我就跟你说了,出去跟兄弟聚会要悠着点儿,你怎么就不听劝呢?”

  “好了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现在赶紧回来,所有人都在等着你,别让时家那边再催,知道吗?”

  “……”

  看着韩禛和高筱潇进了电梯,顾向北突然开口说道,“妈,可不可以取消婚礼?”

  ------题外话------

  双十二活动预告之一:正版群在双十二当天会发红包,本文粉丝值过2000的可以先加验证群103562864,再发订阅截图加正版群哈;

  双十二活动预告之二:粉丝榜排名前十的亲在双十二当天留言都可以获得520小说币大红包一份哦~真的是大红包,不信就让我长得跟景彦希一样胖!没进前十的亲这两天可以冲刺一下了^o^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63可不可以取消婚礼?》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