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韩禛曰:求名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休息室里除了郁熹媛,还有几个是时家的女眷,一听到这话,脸色都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

  “我怎么能放心,这都马上要十一点钟了,外面的宾客都过来了,待会儿他要是人还不来怎么办啊!”时光璞咬着唇,后悔莫迭的看着母亲,“我真不应该听你们的话,什么婚礼前一天新郎跟新娘不能见面,这下子好了吧,向北人都不见了,我待会儿还结什么婚啊?!”

  郁熹媛脸色微变,但还是硬扯出一抹笑容说道,“向北他说一会儿就过来了,光璞,你先做定妆,放心吧他……”

  “妈,向北他来了没有?”时光璞一脸急切的看着刚进门的郁熹媛。

  化妆师正要上前为新娘子补妆,却被她挥了挥手就赶走了。

  d市中心教堂的休息室里。

  。

  客套了大半天后,韩禛才放下手机,一边给儿子发微信,一边说道,“玖玖感冒了。”

  “……”

  “是吗?不严重吧?”

  “……”

  “我听小白说玖玖今天没有去幼儿园,她怎么了,没事儿吧?”韩禛一副关心的语气。

  “……”

  韩禛拿起手机继续打电话,“大嫂,我是阿禛。”

  高筱潇:“……”

  “儿媳妇儿今天没有去幼儿园,所以让我打听一下。”韩禛无奈的摇摇头。

  “小白?他怎么了?”高筱潇随口问道。

  放下手机后,韩禛抬眼说道,“咱儿子打过来的。”

  等她洗完头出来,就听到韩禛拿着手机在那儿讲电话,声音很温柔,“好,我待会儿问好了告诉你。嗯,那就先挂了,好好上课。”

  高筱潇今天来的时候就选了件适宜的裙装,所以倒也不用再换衣服,只需要给头发做做造型就好了。

  韩禛带着她来到了上次做造型的地方。

  。

  有时候,当你很在意一个人,就见不得他受一点点的委屈……包括,在背后受到别人的非议。

  她不想让韩禛在那么多亲朋好友的面前没面子,更不想让韩家人难堪。

  以韩家在d市的人脉,婚礼的形式只会大,不可能小,婚礼上,肯定也会邀请d市不少的名人要士,还会有人问:新娘子是哪儿的人啊,父母是做什么的?家庭都怎么样啊?

  去换个名字登记,这个倒无所谓,只是补办婚礼……她心中始终都有些顾虑。

  其实这不是韩禛第一次提出补办婚礼的事了,而每次,几乎都会被她顾左右而言他的搪塞过去。

  她白了他一眼,把头转向了窗户的方向,没有说话。

  这话说得,好像她是个女流氓似的。

  “……”高筱潇脑子里“轰”地一声,脸就红了。

  “你是不是觉得每天睡我,还能不给我名分是件挺骄傲的事情?”韩禛挑着眉,斜眼睨她,“不是说现在很多女人都有‘女权’思想吗,是不是这样?”

  高筱潇疑惑的看向他,“……”

  “媳妇儿。”磁性好听的声音突然又响起了。

  只是不一会儿……

  韩禛可能也没有多想,听她答应了,便满意的勾起薄唇,将车开了出去。

  只要不补办婚礼就好……当然,这话她没说。

  高筱潇只好说道,“好,那我就用‘叶潇’跟你再去登记一次,快开车吧。”

  后面车辆的喇叭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可韩禛却完全没有开车的打算,黑眸直勾勾的盯着她,仿佛她不答应,他就会一直停在这儿。

  高筱潇:“……”

  韩禛眼神专注的看着她,手也攥的她紧紧的,声音压迫,“你到底答不答应吧?”

  刚好绿灯亮了,高筱潇忙往回缩了缩手,“绿灯了,你赶紧开车。”

  “怎么不用,别忘了,你现在还是用假名字跟我结的婚,一想到这个,我每天心里都不踏实。”韩禛半开玩笑的说着,挪出右手握住了她的左手,十指交缠地放在了大腿上。

  “不……不用了吧?”高筱潇有些斯斯艾艾的。

  直到一个红灯路口,韩禛将车停下,才又开口说道,“媳妇儿,要不,我们也赶紧把婚礼补办一下吧?”

  车厢里立刻恢复了安静。

  高筱潇:“……”

  韩禛“呵”地轻笑了一声,“迟到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们俩结婚。”

  毕竟是别人的婚礼,还是在教堂举行,如果迟到了贸贸然的闯进去,会给人很不尊重的感觉。

  “不用做造型了吧,万一再迟到了多不好。”

  “啊?”高筱潇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10点半钟了。

  “恩。”韩禛松开眉头,严肃的面庞瞬间柔和了下来,顿了顿,说道,“不急,我先带你去做个造型。”

  将手机放回去后,高筱潇看着他说道,“是妈打过来的,她催我们快点儿。”

  “呃,原来是潇潇儿啊。嗯,好,那就没什么事儿了,我就是怕你们到的晚了,所以打电话问一下呵呵。”钟瑜红乐呵呵的,说了几句就挂断了。

  “妈,我跟阿禛现在已经在半路上了。”高筱潇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道。

  “阿禛,跟潇潇儿出发了没有啊?”接听后,手机里传来了钟瑜红的声音。

  拿起来一看,好吧,韩宅打过来的。

  高筱潇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见他抿着薄唇,似乎有点严肃……只好伸手过去。

  手机铃声响起,韩禛若有所思的皱着眉,看了一眼就说道,“媳妇儿,你帮我接一下。”

  他这问的是什么鬼问题?真会抓重点……

  高筱潇忍不住想翻白眼:“……”

  一楼到了,韩禛拉着她走了出去,等上了车才突然开口说道,“这么说,姨妈她跟过两个男人。”

  见韩禛似有疑问,她便将崇城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问他,“你说,姨妈她是不是很可怜?”

  “……”高筱潇无语的看着他,“你不懂。那是因为姨妈以前失去过一个女儿,所以才会对vivian这么的不放心。”

  韩禛握着她的手说道,声音淡淡的,“姨妈有点太溺爱了。”

  走进电梯,高筱潇不免感慨的说道,“没想到姨妈竟然能为了vivian放弃美国的巡演,她真的很疼爱vivian。”

  高筱潇和韩禛在病房里待了近30分钟才走。

  。

  高筱潇皱了皱眉,见高知秋一脸的坚定,便也没再说什么。

  高知秋叹了口气,“那些都无所谓了。我已经跟我的经纪人说好了,巡演先取消,暂时不提回美国的事了,等vivian的身体彻底好了再提回去的计划。”

  “对了姨妈,你在国内待这么久,美国那边的巡演没问题吧?”高筱潇突然想起来这事儿,便关心的问了一句。

  “嗯。”高知秋点了点头。

  高筱潇看高知秋脸上充满了担忧,出声安慰道,“姨妈,你也别太担心了,vivian可能只是水土不服。你放心,多休息几天,肯定就会没事的。”

  “本来昨天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半夜又突然升温了,医生说只能继续打点滴,走一步看一步,希望会快点儿好吧。”

  高筱潇便问道,“姨妈,vivian发烧有好几天了吧?医生怎么说?”

  高知秋笑着,还是接了两杯热水放在他们面前,“这几天d市都挺冷的,多喝点儿热水,小心别着凉了。”

  高筱潇和韩禛坐在沙发上,看高知秋拿着一次性杯子要去接水,忙开口说道,“姨妈,我们坐一会儿就走了,不用麻烦了。”

  这家医院的vip病房可谓豪华奢侈,除了厨房,卫生间,还设有一间家属陪同的小次卧,打开门后,里面也是布置的环境优雅,各种现代化设施应有尽有。

  高知秋点了点头,“这样吧,我们去屋里面坐吧。”

  她将手里的香水百合递给高知秋,小声问道,“姨妈,vivian她睡着了是吗?”

  看了看病床上,vivian正闭着眼睛躺在那儿,好像是睡着了。

  高筱潇一听她这话,就知道vivian应该没有告诉她自己今天要来的事情。

  “潇潇儿,阿禛,你们怎么来了?”高知秋意外又惊喜,忙将门打开让他们进来,“快进来坐。”

  打开门,却发现站在外面的是高筱潇,还有韩禛。

  高知秋擦了擦眼角,起身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叩叩叩”,房门突然传来了几下敲门声。

  vivian安安静静的闭着眼睛,没有任何的回应。

  “vivian。”高知秋轻声叹了口气,“等你以后长大了,就会明白妈妈的苦心了,我这么做,真的都是为你好。”

  因为郁锦川,她的整个人生几乎都被毁了!如果不是冷世钧,她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当年的阴影……

  她不想让女儿步自己的后尘。

  那么显赫的大家族,在二十多年前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能不要,又怎么可能在现在,让郁聿庭和她的另一个女儿在一起?

  她能怎么办?她知道vivian喜欢郁聿庭,可就算她答应让他们在一起,郁家人也肯定不会答应的。

  高知秋等了半天,最后只好掀开被子,将vivian的手小心的放了进去。

  vivian动了动嘴,眼睛都没睁开,也没有再说话,好像刚才只是不小心说了个梦话而已。

  高知秋忙握着她的手,“vivian,妈妈在这里,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妈妈。”vivian突然小声地喊了一句。

  看着女儿病恹恹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她的心里很不好受,从小到大,vivian没受过这么多天的罪,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让所有病痛都让自己来承受……

  昨天下午,本来vivian的烧都已经退了,但是晚上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护士量了体温后,说温度突然又升到了三十八度五。

  高知秋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白皙秀美的脸上满布愁容。

  vivian躺在病床上,小脸被烧的通红,两道秀气的眉也紧紧的皱在一起。

  第一人民医院,病房里。

  。

  顾老爷子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一张老脸绷的紧紧的。

  “呃……”蒋梦怡有苦说不出,只好继续笑着说道,“老公,你别急嘛,我们再等一会儿吧。”

  “做什么造型啊,光璞请的造型师一会儿都要过来了。”顾老爷子不满的说道。

  蒋梦怡脸上堆满了笑容,“向北说马上就回来了,现在去做造型了。”

  “梦怡。”顾老爷子看到她忙开口问道,“向北人呢?电话里怎么说。”

  客厅里,她的哥哥嫂子,包括侄子侄女都已经拖家带口的过来了,正在和顾老爷子聊着天。

  她抚着心口,大口的喘着气,缓了半天后,才站起身来,打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

  叶潇,这个该死的小贱人,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的?向北今天都要结婚了,还能因为她出了这么个幺蛾子。

  蒋梦怡被挂断电话后,眼前一黑,整个人颓然的跌坐在书房的沙发上。

  顾家别墅。

  。

  顾向北站在那儿久久都没有动,最后说了一句,“妈,你让我好好想想。”就挂断了电话。

  “……”

  “你好好想一想吧,有必要为了一个不确定的叶潇,把现在即将到手的幸福给扔了吗?向北,你一向是个聪明的孩子,有些事情我也不想说的太明白,我相信,你自己可以分清楚利弊的。”

  “向北,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喜欢钻牛角尖呢。”蒋梦怡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叶潇她现在已经是韩家的儿媳妇了,孩子也都五岁了,就算你真的放不下她,要为她取消婚礼,不跟光璞结婚,你觉得你跟叶潇还有复合的可能吗?就算你想,叶潇也不会同意的,你觉得她会抛弃现在幸福又稳定的生活跟你在一起吗?不可能!韩禛,还有韩家,更不可能让你们如愿的。”

  “……”顾向北没有说话。

  “向北!”蒋梦怡惊的大叫起来,“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又去找叶潇了?”

  顾向北听着这些话,嘴边苦涩的轻扯了一下,“辜负?我在五年前,就已经辜负过一个女人了,现在再多一个,又怕什么?”

  “还有,你还不知道光璞打输官司了吧,她这一年都没输过,却在昨天,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律师给打败了!她心里特别的难过,但是她却跟我打电话说,让我千万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你,怕你担心,会影响今天的婚礼。她还说今天也清了许多的同行过来,所以必须要保持好的状态,不能在同行的面前丢脸。光璞这个孩子这么好强,但是她也是真心实意的爱你的,这时候取消婚礼,你让她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你不能这么辜负一个爱你的女人的你知不知道?”

  “向北啊,你这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我告诉你,宾客的请帖可全都发出去了,教堂还有酒店也全都定好了,不仅如此,时家还请了很多的媒体记者,现在估计都在赶往教堂的路上了。你现在突然说要取消婚礼,我们两家都会成为全d市的笑话的。”电话里再度传来蒋梦怡又急又快的声音。

  一场在教堂里举行的旷世婚礼,也是他在五年前曾承诺过要送给叶潇的,可今天……他却要把这一切送给另一个女人……

  可这一切,原本都是应该他去拥有的,凭什么现在却是另一个男人跟她在一起?他不甘心……

  她抱着花,笑的那么开心,进电梯的时候,韩禛的手亲密地搭在她的腰上,呵护备至。

  站在医院的走廊,他看到了叶潇跟韩禛走在一起。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里头突然就变得空荡荡的,浑身也冷冰冰的,仿佛失去了人生的目标和方向。

  等他清醒后,一睁眼看到白花花的病房,还有额头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才意识到那只是做梦而已。

  只不过,他没有去英国,而叶潇考进了d大,父亲和母亲也答应了他们的婚事,一切都幸福的像是在童话之中。

  昨晚出车祸,从昏迷直到清醒,短短的几个小时内,他在梦里将五年前的事情重新演绎了一遍。

  事实上,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一句话。

  顾向北没有说话。

  “……”

  电话那头顿了两三秒,随即蒋梦怡压低了声音低吼起来,“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疯了?”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64韩禛曰:求名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