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潇潇曰:郁伯父好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卡的不行,今天少更一些,明天争取多更一些~

  ------题外话------

  “坐我的车吧。”郁锦川突然开口,手中拿着手机解释,“有个朋友在市中心的咖啡馆等我,刚好顺路,我送你们吧。”

  “是啊,这个点了,这儿不太好打车的。”郁老太太也关心的说道。

  “能不能行啊,要不……我帮你们叫一辆车吧?”杨曦看韩禛一直闭着眼睛抱着潇潇儿,似乎真的是醉了,两人脚边还跟着个五岁大的小孩子,便不放心的提议道。

  高小白听到这话,忙放下手里的小勺子,汤也不喝了,直接从椅子上滑了下来。

  高筱潇只好点头,对韩正琳说道,“姑妈,阿禛他喝醉了,那我们也先回去了。”

  杨曦开口解释道,“潇潇儿,韩阿姨刚带正铭他们回去了,说是有什么急事儿,让我跟你说一声。”

  回到先前的那一桌,韩老太太,韩正铭和钟瑜红竟然都不在,只有韩正琳还在那儿给两个孩子盛汤喝呢。

  。

  高筱潇点头,扶着韩禛站起了身。

  燕南昇忍笑说道,“嫂子,你看阿禛都醉成这样了,要不……你先带他回去?”

  一桌那几个人更是忍不住笑了,但是看高筱潇脸红似有些局促,也不好意思笑的太大声,只好或端起酒杯,或轻咳看着别处,降低存在感。

  “……”一股香槟酒的甜味扑鼻而来,高筱潇抿着唇,尴尬的都不知道手该往哪儿放了。

  对众人礼貌的笑了笑,刚走过去,手就被韩禛一把拉住了,然后双手搂着她的腰,把头贴在了她的小腹上面,嘴里嘟嘟囔囔的喊道,“媳妇儿。”

  再看看同桌的人,除了燕南昇,陆自衡还有封辰安,其他好几个都是不认识的。

  高筱潇看了他一眼,哪里醉了?

  一看到她,立马放下酒杯招了招手,“媳妇儿,快过来。”

  另一边,高筱潇过去,就看到韩禛坐在陆自衡旁边的座位上,单手撑着额头,手里还端着一杯香槟,白皙俊雅的脸庞染上了淡淡的红色。

  。

  “什么?!”钟瑜红惊讶的叫出了声。

  “……”郁承衍顿了一会儿,“妈,夏夏她好像失踪了。”

  “夏夏?没有啊,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吗?”钟瑜红一头的雾水。

  等高筱潇离开后,钟瑜红接到了郁承衍的电话,“妈,夏夏跟你们在一起吗?”

  “没事儿,去吧去吧。”韩老太太没等她说完,直接挥了挥手赶人。

  高筱潇只好放下筷子起身,看着一桌子的长辈,不好意思的开口道:“奶奶,爸妈,郁奶奶……”

  “我先回去了啊,你抓点儿紧过来。”燕南昇说完,立刻转身就走了。

  高筱潇嘴角一抽:“……”

  “阿禛他喝醉了,趴在那儿哭着闹着要找你呢。”燕南昇眼神促狭,说完,还伸手指了指后面。

  “……”高筱潇被这一声“小嫂子”叫的脸都红了,呐呐的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高筱潇一直忙着照顾两个小家伙吃菜,直到燕南昇突然走过来喊了一声,“小嫂子。”

  金盛酒楼里,正式开席后不久,韩禛就被叫去了朋友的那一桌。

  。

  郁聿庭笑了一声,看着手机刚刚传过来的信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真是红颜祸水啊。”

  郁承衍觉得今天的郁聿庭看起来格外的不顺眼,拧了拧眉,忍着胸口郁积的那股闷气,一言不发的走了。

  看到郁承衍从楼上急匆匆的下来,挑了挑眉就说道,“呦,这么晚了,怎么还要出门去啊?”

  他拿着手机,翘着二郎腿,正在看电视上播放的一档热门综艺节目。

  到了楼下,郁聿庭竟然又乾坤大挪移地坐在了客厅。

  挂断电话后,郁承衍思忖片刻,拿起车钥匙和外套,直接推门出去。

  “……”

  “你现在再打电话问问韩家,说不定人已经回去了。”郁存遇说完,又有点于心不忍的补了一句,“放心,如果四十八小时后真的还没消息,我再找人帮你查。”

  郁承衍:“……”

  “嗯。”郁聿庭在那头淡淡的回应,“你今天不是查过机场的登机资料吗?”

  郁承衍捏着眉角,一筹莫展的说道。“大哥,这次就算我欠你一份人情行不行?夏夏她真的是消失了,还给我留了个字条,说出国散心去了。”

  郁存遇当然没有派人去查,在他看来,这就是夫妻之间闹的一点小矛盾,犯不着他动用警方的力量。

  。

  我靠,居然找大哥去查了,为了一个女人而已,要不要这么大动干戈?

  郁聿庭:“……”

  关上门的时候,他听到郁承衍对着手机说道,“大哥,中午拜托的事情怎么样了?”

  “得,既然你不乐意听那我就闪了,自己的事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说着,郁聿庭转身就走。

  过了一会儿……

  最终,郁聿庭收回视线,脸上再度恢复了清冷和疏离,自顾自拿着手机看,房间里也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郁聿庭眨了眨眼,继续装无辜,“……”

  郁承衍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什么?”郁聿庭心里一跳,我靠,不愧是老狐狸……忙装出一脸的无辜,又说道,“我刚才说的话你到底听到没有?奶奶再三吩咐我一定要告诉你的!”

  郁承衍冷冷的看着他,眼神犀利,“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郁聿庭动作迅疾的接住抱枕,搂在胸前嬉皮笑脸的继续说道,“奶奶说让你必须在今晚就把夏夏接回家里来住,因为明天大哥和大嫂就回来了,叔叔也回来了,别让他们问起来的时候不好回话。”

  一个黑色抱枕直接冲着他飞了过来。

  郁聿庭觉得自己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挑了挑眉,勾起唇角,直接抬脚走了过去,“二哥,奶奶让我来问你,跟夏夏今天的约会怎么样?连婚礼都不过去参加,想必是乐不思蜀吧,对了,奶奶还说让你……”

  听到开门声后,郁承衍抬起头,一脸不耐烦的看着郁聿庭,语气很冲:“谁让你进来的?”

  此刻的他,邋遢,颓废,又不修边幅!

  他身上还穿着中午的那一身黑色西装,没有系领带,白衬衫的领口解开了几颗扣子,浑身的布料都有些皱巴巴的,哪里还有平日里整洁光鲜的精明律师形象?

  室内的黑色真皮沙发上,郁承衍正一个人坐在那儿,低头看着手机。

  门开了。

  郁聿庭听了听,皱了下眉,直接伸手握着门把一拧。

  没有声音。

  到了郁承衍的卧房门口,他伸手敲了两下。

  郁聿庭点了点头,抬脚就朝二楼走去。

  “回来了,在楼上一直没下来呢。”吴嫂说道。

  走进别墅,边换鞋边问道,“吴嫂,我二哥回来了没有?”

  郁聿庭直接开车回到了军区大院。

  。

  杨曦没有办法,只好点了点头,让他先离开了。

  本来他就跟顾向北不熟,坚持一整天跟着赔笑脸已经够仁至义尽的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呢。

  “酒都敬完了,我伴郎的任务也完成了。放心吧妈,我都跟姑妈说过了。”郁聿庭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这么早?小三,你今天可是伴郎。”杨曦不满的看着儿子。

  将杯子往桌上一放,“奶奶,爸妈,我还有事儿忙就先回去了。”

  新郎和新娘一圈酒敬完后,郁聿庭拿着酒杯就走了过来。

  。

  顾谨言看着鸡腿,撇撇小嘴,“那好吧。”

  高贞宁笑了笑,一手搂着儿子,另一手拿筷子夹了一根鸡腿回来,“谨言乖啊,先吃饭,想看姐姐的话,下次我再带你去崇城找她好不好?”

  小孩子的想法很单纯,虽然顾俪清也是姐姐,但是却从来不会跟他一起玩,反倒是几年前每次回崇城都会带他去玩的叶潇,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顾谨言眨巴了一下大眼睛,“可是你刚才说是啊,而且我看着也好像啊,我都好久没有看到她了,我想要让她带我出去玩儿。”

  高贞宁一愣,忙伸手把儿子的身子给拽了回来,“谨言,你看错了,那个不是姐姐。”

  “我要去找潇潇姐姐玩!”说着,顾谨言就要滑下椅子去找叶潇。

  前几年的时候,她带着顾谨言回过几次崇城,等叶潇来了d市后,因为发生了五年前的事情,叶潇就再也没去过顾家了,顾谨言也没有再见过叶潇……真没想到,小小年纪的他竟然还记得这个“姐姐”。

  高贞宁:“……”

  “妈妈,那是潇潇姐姐吗?”身旁的座位上,10岁的顾谨言突然开口问道。

  不管怎么说,五年前的事情,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他,现在看到妻子深受内心愧疚和煎熬的样子,他的心里也很不好受。

  顾以城皱眉,内心叹了口气。

  高贞宁还是摇头,“算了吧老公,我已经对叶潇不抱有任何的期望了,就这样吧。”

  “没关系,郁家老夫人都坐在那儿呢,就算叶潇她不想要认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会说什么的。”顾以城开口劝道。

  “不要。”高贞宁立刻拉住了他。

  顾以城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看,端起酒杯,低声问道,“贞宁,要不我们过去跟韩家打个招呼吧?”

  高贞宁和顾以城也坐在这儿,隔着两桌的位置,她的眼睛还忍不住地不停往高筱潇的身上瞟。

  主桌后面,靠角落的一个圆桌上,坐的全都是顾家的亲戚。

  。

  顾向北点了下头,解脱般的带着时光璞便离开了。

  也是,嫁给八大家族之一的韩家,怎么说也比顾家要来的体面……笑了笑,时光璞放下了一颗心,看向身旁表情僵硬的顾向北说道,“老公,那我们去敬下一桌吧。”

  再看看高筱潇,这个女人一脸的坦荡和自然,好像真的对顾向北没有一丝的眷恋似的。

  “出去了呀?”时光璞了解的点头,看来,夏夏真的对向北爱的很深呢,连他们的婚礼都不敢过来参加。

  郁老太太说道,“夏夏跟承衍出去了。”

  “对了。”她听到时光璞又开口问道,“夏夏今天怎么没有过来吗?”

  高筱潇弯了弯唇,低头,就着红酒杯小抿了一口。

  时光璞眼神一动,“呵呵”干笑了一声,也将酒杯里的水全部喝光,“谢谢你啊。”

  奈何手中的酒杯只有大拇指那般大小,里面装的又都是矿泉水,一点儿酒味都没有。

  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就此一醉方休。

  可是这些话听在顾向北耳朵里就不那么舒服了,他端着脸,目光深沉的看了她一眼,举起酒杯,一言不发的就将酒全部喝了下去。

  她这些话全都是发自肺腑,因为韩敏夏,对这个时光璞并没有太大的好感,但既然都结婚了,她也希望两人的婚后生活能够美满幸福……只有这样,顾向北才会不再继续执着于五年前的事情,顾家人也不会再来找她的麻烦,彼此互不干扰。

  高筱潇先端着杯子碰了过去,“应该我敬你们才对,祝你们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时光璞喝了一口,看着高筱潇就说道,“嫂子今天可真漂亮,我敬你一杯。”

  说着,他举起酒杯,和两人的杯子分别轻碰了一下。

  韩禛点了点头,带着高筱潇一起站起了身,“新婚快乐。”

  时光璞和顾向北一一敬完了在桌的长辈后,便一脸甜笑的看着韩禛说道,“韩大哥,谢谢你今天能来参加我和向北的婚礼。”

  。

  顾俪清嘴角猛跳个不停,忍了半天才把笑容撑住,不至于露出愤怒和嫉妒的表情。

  这一桌坐的可都是郁家的长辈啊,甚至还有两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呢,小贱人竟然这么的不分场合秀恩爱,真是不知道羞耻为何物!

  顾俪清作为伴娘跟在时光璞的身后,她一眼就看到高筱潇正亲密地坐在韩禛身旁,桌子下面,高筱潇的手还不要脸的跟韩禛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随后,两人就端着酒杯来到了郁老太太的这一桌。

  简短的开场仪式过后,按照习俗,新郎新娘先去主桌给双方的父母敬酒。

  。

  是吗?郁老太太心里存疑,刚想要开口再说点什么,就看到顾向北带着时光璞下楼,全场灯光熄灭,晚宴正式开始。

  韩老太太在一旁笑着说道,“没事儿,夏夏不也没过来嘛,我估计啊,这小俩口肯定是出去单独约会了。”

  郁老太太摇了摇头,“这个承衍,今天是光璞大喜的日子,作为兄长竟然也能到现在都不过来。”

  “没有。承衍他还没有过来吗?”郁锦川皱起了眉。

  “刚才你回家的时候,看到了承衍没有?”郁老太太没话找话的问道。

  郁锦川忙将视线收了回来,暗自收敛心神,“妈。”

  也许是郁锦川的眼神太过直接,一旁的郁老太太皱眉,轻轻地咳了两声,“锦川。”

  高筱潇一时又羞又臊,只好低下头,不说话了。

  她将手指往外面抽了抽,没能成功,一抬头,见郁锦川的眼神还盯在自己的脸上,甚至,还有些看呆了似的。

  高筱潇:“……”

  韩禛没有错过高筱潇眼底的那股子羞涩,联想到中午在教堂外的情形,心底有不快迅速地划过,桌底下,一只手直接伸了过去,将她的小手牢牢的攥在了手里。

  真像,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

  “你好。”郁锦川微微颔首,看着眼前年轻的女孩子微微脸泛红的样子,忍不住地,眼前再度恍惚了起来。

  但是因为桌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她的身上,也不好去把韩禛的手拿下去,只好厚着脸皮,微笑着对郁锦川轻声喊道,“郁伯父好。”

  高筱潇的脸不自觉的就红了,韩禛的动作让她一下子就想到了中午的乌龙事情……窘。

  韩禛点了一下头,抬起一只手放在高筱潇的肩上,动作亲昵又温柔地说道,“这是我媳妇儿叶潇。媳妇儿,快喊人。”

  但是岁月的历练让他的这种表情仅维持了一秒不到,随即就很快地回过神来,转而看着韩禛说道,“这就是你的媳妇儿?”

  而郁锦川在看清高筱潇的脸庞时,脸上也有着错愕和震惊。

  虽然才在之前见过一次面,但她对他的印象却很深刻,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后,更有一种对于军人的仰视,和崇敬的心态。

  她眨了眨眼,甚至感觉心跳都有些加速了起来。

  被他这么安静的看着,高筱潇就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紧张了。

  尤其是那一双狭长深邃的眼睛,看人的时候,深沉无波,却又有着震慑人心的力量。

  也许是因为长期在部队里面身居要职,尽管他的脸上挂着浅淡的笑容,却丝毫不减军人所独有的那股威严的风范。

  郁锦川对他点了点头,双眼不自觉的就看向了坐在他身旁的年轻女孩子。

  听到郁老太太这话,他勾了勾唇,不动声色的喊了一声,“郁伯父。”

  韩禛其实在中午就看到过郁锦川了,为此还吃了点儿小醋。

  简单地说了几句话后,郁老太太便说道,“对了,你还没有见过阿禛和他媳妇儿吧?”

  “锦川,快过来坐下。”郁老太太招呼着,让郁锦川贴着她身边的位置坐下。

  没想到,他竟然就是郁锦川,郁老太太的小儿子,传说中那个部队总参一把手。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70潇潇曰:郁伯父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