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因果循环,父债子偿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等等。”郁老太太拉住了他,“锦川,你跟妈好好说说,你是不是心里面还想着知秋呢?”

  郁锦川眼神动了动,没有说话。

  郁老太太看着儿子这样,叹了口气,劝道,“你跟知秋的事情都过去二十多年了,她是一个女人,现在肯定都已经结婚生子了,你也应该把她给放下了。妈今年过完年都八十岁了,我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你拥有自己的孩子,再晚,可就没机会了啊,锦川,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郁锦川眼中有着淡淡的落寞,最终,他只说了一句话,“对不起,妈,是儿子不孝。”

  郁老太太:“……”

  看着郁锦川缓步上楼的背影,郁老太太失望加心疼,忍不住眼圈都红了起来。

  她不信佛,但是现在却不得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所谓因果循环,父债子偿的说法。

  二十多年前老伴儿一个冲动犯下的错,害死了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所以现在都还在了锦川的身上,让他这辈子都不能够拥有自己的子嗣。

  难道真的只有高知秋才能解开他的心结吗?可是……郁老太太又想到了那天高知秋说的话,她皱着眉,一时也不知道还能怎么办才好了。

  。

  二楼。

  走进卧房后,郁锦川抬脚走到书桌前,拿出钥匙,将最下面的抽屉打开,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很陈旧的木质相框。

  相框里面,放的是一张二十多年前的黑白照片。

  照片是一对青年男女的合影。

  当年才二十出头的高知秋扎着马尾,穿着一件简单的的确良衬衣,眉眼如画,笑靥如花的看着镜头,她的身边是当年才二十四岁的自己,着军绿色的便装,五官青涩凌厉,眼底却溢出淡淡的笑。

  知秋……他伸出手指细细在照片上面摩挲着,指尖划过女人秀丽的脸部线条,思绪却瞬间飘到了很远的地方去。

  。

  d市第一人民医院。

  高知秋刚从住院部大楼出来,一阵冷风吹过,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她吸了吸鼻子,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转身往回走。

  坐电梯回到18层,拿出钥匙打开病房的门后,却发现床上的被子被揭开了,原本应该躺在那儿的vivian人不见了。

  “vivian?”她轻喊了一声,没有回应。

  浴室里隐约传来阵阵水流的声音,高知秋一愣,随即便抬脚走了过去。

  一推开浴室的门,就看到vivian穿着病号服正趴在浴缸边上洗头呢。

  “vivian!”高知秋惊讶的过去,“你现在已经发烧了,这么冲头发很容易加重病情的!”

  vivian没想到高知秋竟然会去而复返,在高知秋冲过来的时候,吓得手一抖,蓬头“哐当”一声掉在了浴缸里面。

  “这孩子……”高知秋忙伸手关掉水龙头,蓬头里的水喷到了她的手上,冰冷刺骨的让她立刻就打了一个寒颤。

  “……”高知秋惊讶的看着vivian,过了一会儿,伸手去摸她湿漉漉的头发。

  果然……

  高知秋将颤抖的手收了回来,看着vivian躲闪心虚的眼睛,脸上渐渐浮上了一丝失望。

  她将水龙头关好,拉着vivian走出了浴室。

  。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高知秋感觉自己浑身都在抑制不住的发抖着,她以前怎么从来都没有发现过,自己的女儿竟然还会背地里搞这些的小手段?!

  vivian咬着嘴唇,低丧的垂着小脑袋,不敢说话。

  乌黑的头发还湿哒哒的披在肩上,不一会儿就把病号服都给染湿了,搭配她瑟瑟发抖的单薄身形,看起来有种楚楚可怜的韵味。

  高知秋看着她这幅样子又心疼了,但是一想到她竟然用冷水冲头,为的就是故意让病情加重,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颤着声音继续说道:“vivian,你还是几岁的小孩子吗?你今年已经二十一岁了!是一个成年人了!在做事情的时候能不能先过一过脑子,多想一想?你已经连续发了好几天的高烧了,如果继续这么烧下去,到时候是不是要把脑子烧坏了你才开心了?”

  “我养你这么大,从来都没有希望你怎么出人头地,我只希望你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可是你呢,为什么每一次做事情都不知道轻重,为什么不能站在我的角度考虑一下?”

  “burke天天打电话催我回去,可是我为了你,和经纪公司闹得很不愉快,回头可能还要补偿很多的费用……但是这些我都觉得无所谓,只要你的身体能好起来,健健康康的,我觉得付出任何的代价都是可以的。可是你呢,就为了一个不喜欢你的男人,竟然欺骗我,你觉得你这么做对得起妈妈吗?”

  vivian抖着肩膀,最后忍不住的抬头看着她说道,“你胡说,terry他明明是喜欢我的。”

  “喜欢你?真的喜欢你,为什么他这两天都不来看你?”高知秋咄咄逼人的问。

  vivian瘪着嘴,坚持己见的说道,“他肯定是工作忙,所以才没有时间来看我的。”

  高知秋摇了摇头,多少有些怒其不争的失望,“我看你这么多年的书都白读了,为了一个男人,你什么脸面都不要了是不是?他明明就不喜欢你,你们俩也是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只要我在,我是死都不会同意你们俩的事情的!”

  “其他的话我也不想多说了,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如果你再这么任性下去,我……我也不想再管你了!”说完,高知秋猩红着眼,包都没拿,直接抬脚就冲了出去。

  病房的门“啪”一声就被关上了,vivian木然的坐在沙发上,被高知秋的那番话砸的有些懵。

  terry真的不喜欢她吗?不可能,他明明对自己那么好!

  可是,妈妈说不会同意她跟terry在一起……

  vivian咬了咬唇,眼睛里是从未有过的迷茫和无助,她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眼前的视线渐渐聚焦,最终定在了茶几上的爱马仕挎包上。

  皱了皱眉,vivian紧张的伸手将包拿了过来,打开里面的钱包,抽了几张百元大钞塞进口袋,然后又将包给放了回去。

  ……

  。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知秋从主治医生那儿回来,推开门,房间里空荡荡的。

  “vivian?”她喊了一声。

  没有声音。

  高知秋深深地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刚才说话过分了,但是……当时真的控制不住情绪。

  她走到紧闭的浴室门前,敲了敲。

  “vivian,妈妈错了,你在里面吗?”

  没有声音。

  “vivian。”高知秋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柔,“我刚才已经和主治医生沟通过了,只要你不要再做傻事,明天肯定能退烧,我们一起回美国好不好?妈妈已经想好了,以后不会再做任何巡演,我会好好陪你的。”

  还是没有声音。

  高知秋紧皱眉头,手握着门把将门推开。

  浴室里开着灯,可是却没有vivian的身影。

  她有点急了,忙走到厨房还有小次卧都看了看……没有!

  “vivian!”高知秋冲出病房,抓住一个路过的护士就问道,“请问你,见到1803号病房的病人了没有?”

  护士摇摇头。

  高知秋松开她的手,立刻又朝前面跑去。

  直到问遍所有人都没看到vivian的身影,高知秋才彻底的慌张了,同时心里传来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感。

  为什么vivian就是不肯听自己的话?她对她还不够好吗?

  高知秋鼻子发酸,重新回到病房,纠结的从包里拿出手机,找到了郁聿庭的电话号码。

  vivian的身体还没有康复,身上又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唯一可能就是去找terry了吧?

  手指在屏幕上迟疑半天,最终还是按下了“拨打”。

  忐忑不安的把手机放在耳边,却听到听筒里传来的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高知秋咬咬牙,挂断电话,拿起外套和包,匆匆走出了房间。

  。

  和terry通话的是公司部下,果然,“王翠花”没有出国,而是去了在昨天坐火车去了s市。

  s市是国内著名的滨海城市,看来还真的是去散心去了。

  他吩咐部下随时盯着“王翠花”的行踪,这才放下心来。

  走出房间后,看到郁锦川的房门紧闭,忍不住走过去轻敲了两下,“叔叔,你在里面吗?”

  没有人回应。

  刚好杨曦推开卧室门出来,看着他就问道,“小三,你干嘛呢?”

  “妈,叔叔他不在家吗?”

  “哦,锦川今天去找你景爷爷了。”杨曦说道。

  “……”郁聿庭皱了皱眉,这么不巧,还想问问他有关高知秋的事情……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上午还不到10点钟,想了想,直接转身回屋。

  杨曦纳闷的眨了眨眼,朝楼梯走去。

  走廊只安静了一小会儿,一扇门再度打开,郁承衍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他穿着一件深棕色的线衫,下身穿着灰色的休闲裤,表情是一贯的深沉冷厉,只是额头贴着一块创可贴,加上眼中布满了血丝,多少显得有些憔悴。

  楼下的客厅里,郁老太太正跟杨曦坐在一起说着什么,一抬头不经意的看到郁承衍,郁老太太直接被吓的叫了起来,“承衍,天哪,你的头怎么受伤了?”

  杨曦一看,可不是吗,忙站起来过去细看。

  郁承衍看着随后从二楼走下来的郁聿庭,轻描淡写的说道,“没事,昨天没注意碰到了一下。”

  “怎么碰的啊?碰到哪儿了,这么严重。”杨曦看着创可贴周围那一团触目惊心的青紫,担忧的说道,“有没有去过医院,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没事儿,过两天就消肿了。”郁承衍当然没去医院,不过为了让她放心,便随口说道。

  郁聿庭挑了挑眉,“二哥,这伤到头的事情说不准的,我建议你最好去医院拍个片子,别回头伤到里面了,再有什么后遗症什么的。”

  郁承衍勾唇冷笑了一下,刚要开口,就听到郁老太太也附和着说道,“小三说的对,别再有脑震荡什么的。”

  “是啊,承衍,要不……还是去医院再拍个片吧?”杨曦一脸的关切。

  郁承衍:“……”

  索性不说话,看着墙壁上的挂钟走到了10点,立马拿出手机拨通了郁存遇的电话,“大哥,现在已经超过四十八小时了,可以立案了吧?”

  郁存遇:“……”

  “昨天10点离开家门,现在刚好到10点,大哥,麻烦你了。”

  郁聿庭在一旁听的直皱眉,等郁承衍挂断电话后,他就状似不经意的开口说道,“二哥,什么大案子啊?还需要大哥帮忙?”

  郁老太太和杨曦也不禁看向了郁承衍。

  郁承衍不想说,拿起手机横了他一眼就要往书房走。

  “对了二哥。”郁聿庭不死心的再度开口,“你昨天带夏夏去哪里了?我打了她一天的电话都没有人接。”

  郁老太太一经提醒,立马盯着郁承衍也说道,“是啊承衍,我不是跟你说了今天要带夏夏回家来住的吗?昨天都在一起一天了,你们俩的关系应该是和好了吧?”

  郁承衍没有回答,眯眼看向了郁聿庭,“你打电话给我老婆做什么?”

  郁聿庭笑了笑,“她不是学服装设计的吗?我有服装搭配方面的问题想要问问她?”

  “你交女朋友了?”郁承衍迅速回击。

  郁聿庭:“……”

  “小三,你交女朋友了?谁啊?”杨曦忍不住八卦的问。

  妈的……郁聿庭忍住嘴里脱口而出的国骂,继续“呵呵”两声,“没有啦妈,我过两天要出席一个慈善晚宴,所以想问问她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比较适合。”

  郁承衍也“呵呵”假笑了两声,“大红色,喜庆。”

  郁聿庭:“……”

  “小二,怎么跟你弟弟说话呢。”杨曦皱眉。

  郁聿庭刚要开口,手机响了,他一看,“高知秋来电……”

  想了想,还是先不管郁承衍了,拿起手机直接上楼。

  “承衍哪。”郁老太太却不打算放过孙子,“快跟奶奶说说,昨天你跟夏夏去哪儿玩了,你都怎么跟夏夏说的,她到底什么时候搬回来住啊?”

  郁承衍看着一脸期盼的郁老太太,皱着眉头,最终还是选择坦诚布公:“奶奶,妈,不是不搬回来,而是……夏夏她失踪了。”

  “什么?!”郁老太太和杨曦顿时风中凌乱。

  。

  同样失踪的还有vivian。

  郁聿庭听完高知秋的话后,思忖片刻,“阿姨,我到现在还没有接到她任何的电话。”

  “你没有骗我?”电话那头,高知秋显然不信。

  “阿姨,我真的没有骗您,如果您不相信的话,要不……来我家里面等着?vivian她知道我家的地址,如果她真的要来找我的话,肯定会来家里的。”郁聿庭一副诚恳的语气。

  刚好也可以看看奶奶他们的反应,等叔叔回来的时候,两人一见面,不就什么事情都搞清楚了吗?也省的他自己在这儿猜来猜去的了。

  “……”电话里停顿了许久,最终高知秋说道,“我是不会过去的。”

  她的反应让郁聿庭的猜测更加笃定,挑了挑眉就说道,“阿姨,您担心什么?家里面今天没什么人,只有我……”

  “不要说这些没有用的话了!”高知秋直接打断了他,“vivian现在还发着烧,我真的很担心她,我拜托你,如果她真的去找你的话,你立刻给我打电话,然后把她送来医院,行吗?”

  郁聿庭抿了抿薄唇,“那好吧。”

  “谢谢。”高知秋说完这句话,就把手机挂断了。

  。

  ------题外话------

  想不想让y啊~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73因果循环,父债子偿》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