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还叫什么首长啊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他没有说话,可是这样的沉默却等同于是肯定了韩敏芝的猜测。

  那个vivian竟然真的是他的亲生女儿,上次听她说今年二十一岁了,也就是说,只比自己小11岁?

  韩敏芝原本白皙的脸庞瞬间血色尽褪,手一松,外套掉在了地板上,整个人更是摇摇欲坠。

  “敏芝。”冷世钧忙扶着她走到沙发边坐下,担忧的看着她问道,“是不是身体还不舒服?”

  韩敏芝摇摇头,她哪儿是身体不舒服,她是从身到心,从头到脚,整个人都不舒服。

  “世均。”她神色难看的望着冷世钧,问,“你告诉我,你到底还有没有什么瞒着我的事情?”

  “没有。”冷世钧目光坦然的看着她,“vivian是我女儿的事情,我也是在前两天才知道的。当年我跟知秋离婚的时候,她没有跟我说自己怀孕的事,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知道我从来都没有跟她再联系过。之所以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你,是因为知秋跟我说过,她不想让vivian跟我扯上任何的关系,而且马上就要带着vivian回美国,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跟她已经达成了共识……”

  “那vivian知道你是她的父亲吗?”韩敏芝直接打断了他。

  “……”冷世钧沉吟良久,才说道,“她知道。”

  韩敏芝眸色闪烁,还不待她开口,冷世钧立刻又说道,“不过她并不想要认我这个父亲。”

  “那她今天为什么要来家里?”

  “……”冷世钧再度皱起了眉,最终还是一脸无奈的说道,“这个我真的不清楚。如果不是因为今天的航班突然取消,我跟你现在已经在飞机上了,我根本也不会知道她们今天会过来。”

  韩敏芝看了他一会儿,将头低下,半天都没有再说话,也看不出来心里头到底在想些什么。

  “敏芝。”冷世钧握住了她的手,好言好语的劝道,“我说的全都是真话,你答应我,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吗?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去医院做检查吧。”

  韩敏芝轻轻的点头,虽然心里头依然还是很沉重。

  本来,再一次能怀孕是让她很开心的事,却因为刚才的那一顿饭,她慌心至今。

  她不敢让世均跟高知秋的事情暴露,一个原因是爸妈和奶奶他们这么多年才接受了世均,她不想让这件事再影响他们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10年前的时候,她因为害怕家人的反对,隐瞒了世均曾经在美国有过一段婚姻的事实。

  世钧跟高知秋是在拉斯维加斯领的结婚证,如果不细查,根本是查不到的。

  如果现在,他们突然知道了世钧有过一段婚姻,前妻竟然还是潇潇儿的姨妈……她不敢想象,到时候会在家里掀起多么大的风波。

  还有冷家,公婆他们一直都很希望家里能够多开枝散叶,如果真的知道还有个孙女儿漂泊在外面的话,难保他们……

  韩敏芝越想越不安,拽着冷世钧的胳膊说道,“老公,要不……我们明天就坐火车回a市吧?”

  冷世钧为难的皱起了眉,“火车的时间太长了,你现在怀着孕,身体不适合……”

  “软卧的话没有关系的,我只是怀孕,又不是生了什么重病。”韩敏芝不以为然的说道。

  “说什么胡话。”冷世钧不悦的看着她,“这样吧,你先别急,我们现在先去医院做个检查,看医生怎么说吧。”

  “好。”

  。

  第一人民医院,病房。

  郁聿庭抱着vivian放在了病床上,刚要松手,脖子就被她给圈住了。

  “terry,你来看我了?”vivian半闭着眼睛,有些恍恍惚惚的低喃问道。

  郁聿庭看着她潮红娇弱的小脸,眼色一动,大手放在了她的长发上……

  “郁先生”高知秋快步从后面冲了过来,伸手就将vivian的手从他的脖子上拉了下来。

  郁聿庭:“……”

  将被子在vivian身上盖好,看着她闭上眼睛再度沉睡,高知秋抬起头就说道,“郁先生,今天非常感谢你能送vivian过来,现在已经没事了,请回吧。”

  郁聿庭不动声色的将手揣进裤袋,微微皱眉,突然开口说道,“阿姨,过河拆桥不带这样的吧?”

  “……”高知秋有些错愕的看着他,似乎没想到他会把话说的这么直接,“你……”

  “开个玩笑而已,阿姨别紧张。”郁聿庭笑了笑。

  高知秋:“……”

  “不过我倒真的有个问题想不明白,不知道阿姨能不能替我解答一下。”郁聿庭又说道。

  高知秋皱了皱眉,“如果是有关vivian的话,我可以告诉你……”

  “跟她没有关系。”郁聿庭直接打断了她。

  看了一眼病床上的vivian,他才又开口说道,“阿姨,我想问的是:你说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男人,为什么四十八岁的年纪了还不肯结婚呢?”

  “……”高知秋顿时很无语的看着他。

  “这人是我的叔叔,他昨天刚刚回到d市了。”郁聿庭淡淡的补了一句。

  高知秋一怔,下意识的别开了视线。

  她听到郁聿庭继续低声的说道,“叔叔现在是部队里的总参一把手,奶奶说,他在这个年纪能走到如今这个位置相当的不容易,虽然她觉得很欣慰,但是却也更担心叔叔的个人问题,毕竟岁数已经不小了。这些年,也有不少人给叔叔介绍对象,但是从来都没有成功过,我听奶奶说,好像是因为叔叔年轻的时候被一个女人给伤害过,那个女人……”

  “郁先生。”高知秋很冷漠的打断了他,“我不是情感专家,我对你们郁家的事情不清楚,也不感兴趣。vivian她还在发烧,需要静养,如果没其他事情的话,能麻烦你先回去吗?”

  郁聿庭:“……”

  。

  郁聿庭离开后,高知秋将病房门关上,很久后,她才忍住紊乱的情绪,转身走到沙发旁坐下。

  郁锦川回来了?

  想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她的眼圈忍不住泛涩,心里头更是一阵阵钻心的痛楚。

  那个男人几乎是毁了她的前半生,现在,他竟然就在d市?

  她又想到刚才郁聿庭说的话,四十八岁了还没有结婚……好像上次郁老太太也说了同样的话。

  可是,那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她不会自作多情的认为他不结婚是因为她,就算是,也改变不了任何的事情。

  他们的孩子,早已经在二十多年前就重病死了,她甚至连孩子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更没有尽到一天为人母的责任……

  “妈……妈。”病床上传来vivian声若细蚊的呼喊。

  高知秋擦了擦眼角,忙走过去,“vivian,怎么了,妈妈在这儿。”

  vivian摇着头,一对细眉紧紧的皱在一起,脸上也红的不像话。

  高知秋伸手探了探,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了。

  太烫了

  伸手按下了床头的呼叫铃后,她心里头还是阵阵的不安,干脆转身就直接冲了出去。

  她没有坐电梯,直接朝楼梯跑去,因为动作太快,和正上楼梯的人刚好撞在了一块儿,那女人“哎呦”了一声,还好旁边有人扶着,才不至于跌倒在地上。

  “你这人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是不是啊?”一身妩媚装扮的漂亮女人冲着她就吼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有急事,我不是故意的……”高知秋连声道歉,见被撞的贵妇人似乎没什么大碍,越过两人就继续往楼下冲去。

  “唉你这人,怎么撞完人就跑了啊?”时光璞气的不行,刚想要追过去,胳膊被郁熹媛给拉住了,“光璞,别追了。”

  “……”时光璞又看了一眼匆匆下楼的高知秋,只好回过头来问道,“妈,你怎么样,那人没有撞到你哪儿吧?”

  郁熹媛摇了摇头,撞是没怎么撞到,只是……

  她的脸上有着一瞬间的恍惚和不安。

  刚才她没有看错吧?那个女人……怎么长得那么像高知秋啊?

  但是不可能啊,高知秋这么多年没出现了,怎么会这么多年后突然出现在d市呢?而且她好像没有认出来自己?

  捏捏手心,尖锐的指甲刺到皮肉让她感觉到了疼痛,告诉她刚才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几乎是立刻,脊背处也传来了一阵刺骨的寒意,郁熹媛忍着那股寒战,皱着眉颤声地说道,“光璞,我……我没事,我们赶紧走吧,别让你王阿姨等急了。”

  “好。”时光璞抿了抿唇,扶着她一起朝19楼的vip病房走去。

  。

  至于前一刻离开病房的郁聿庭,此时正在8层的化验科里忙活。

  他手里拿着两个密封袋,一根短一些的头发是他在韩宅就餐的时候从冷世钧衣服上捡来的;至于另一根黑色的长头发,是刚才他眼疾手快从vivian的头上拔下来的。

  将东西都交给了医护人员后,他这才开着车离开了医院。

  事情基本上都已经理的差不多了,高知秋应该是跟冷世钧,还有自己的叔叔都有过一段感情的经历。

  至于vivian到底是谁的女儿,等dna鉴定报告出来后,应该就能给出准确的答案了。

  郁聿庭挑了挑眉,拿出手机,找到了郁锦川的号码就拨了出去。

  电话响了几声被接通了,传来郁锦川温醇低沉的声音,“聿庭?”

  “叔叔,你现在哪儿呢?”郁聿庭问道。

  “哦,我在你景爷爷家里。怎么,找我有什么事吗?”

  “……”郁聿庭想了想,话到嘴边最终又改了口,“没事儿,就是想要关心一下你。”

  郁锦川:“……”

  。

  华府瑞园,景家老宅别墅。

  郁锦川纳闷的放下手机,耳边传来景老爷子中气十足的询问,“锦川,没什么事儿吧?”

  “没事,我侄子打来的电话,问我今天什么时候回去。”

  “哦。”景老爷子笑了笑,“走,我带你去看看我的重孙女儿,你好像还没有见过她吧?”

  “没有。”郁锦川这一年就回了一次家,待的时间还特别的短,没想到这次年底回来,不仅景家找回了漂泊在外五年的重孙女儿,就连韩家也有了儿媳妇儿和重孙子,这也让他不得不感慨,世事人事变化之快。

  景老爷子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脸,问道,“怎么样,这次回来,是不是又被你母亲给催婚了?”

  郁锦川笑了,“景叔,没想到你也这么八卦。”

  “唉,我这不是替你家人着急嘛。”景老爷子语重心长的劝道,“人这一辈子很短,一睁眼再一闭眼很快就过去了,年轻的时候追逐儿女情长,那是浪漫,可是到了一定的岁数,身上肩负的责任往往要比那些虚无的情爱来的更为重要。说句不好听的,怎么样都是过日子,你也这么大的岁数了,也该抓紧考虑一下个人的问题了,不要让你母亲继续操心了。”

  几个大家族的创始人当年都是从军队里撤下来的,只不过到了下面的这一代,几乎都改为从商去了,唯一一个始终坚守在部队,并且还能坐到总参位置的人,也就只有郁锦川了。

  景老爷子一生戎马,除了那几个老战友,最欣赏最谈得来的就是郁家的这个小儿子了,每次见面的时候,两人都有说不完的话题,可以说是真正的“忘年之交”。

  郁锦川听完这番话,却只是笑了笑,最终没有搭话。

  到了景家别墅的时候,兜里的手机铃声再度响了。

  郁锦川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后放到了耳边,“妈,怎么了?”

  “锦川,我把邱凡请到家里面来做客了,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郁老太太在那头兴高采烈的说道。

  “……”饶是郁锦川再处变不惊,这会儿也有些愣住了,半天后才讶异的开口说道,“妈,你怎么也不跟我提前说一声?”

  “唉,我这不是怕你不好意思嘛,这不,我中午的时候给她打了个电话,人家姑娘说一个人在d市刚好无聊呢,所以我就把她叫过来了。现在都跟我聊了半个多小时了,你啊还是赶紧回来吧,我先挂了。对了,路上记得给我带两个红心柚子,再见”说完,郁老太太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

  放下电话后,郁锦川皱着眉,只好抱歉的对景老爷子说道,“景叔,真是不好意思,家里突然出了点事情,我必须得赶回去一趟。”

  “好,没事儿,那你就赶紧先回去吧,改天再来看我也是一样的。”景老爷子爽快的说道。

  “谢谢景叔。”郁锦川告辞后,景老爷子笑了笑,伸手按下了别墅的门铃。

  “谁啊?”对讲机里传来一声奶声奶气的童声。

  景老爷子顿时笑的像个弥勒佛,“彦彦,是我,快给太爷爷开门。”

  。

  军区大院,郁家客厅。

  郁老太太挂断电话后,对着沙发上一身军装的邱凡笑了笑,说道,“你放心,锦川说他马上就回来了。”

  “……”邱凡脸红了一下,随即半低着头羞涩的说道,“老夫人,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来得太突然了,都没有跟首长说一声,会不会打扰到他?”

  “不会不会。还有啊,这都在家里,还叫什么首长啊,你跟着我一起叫锦川就行了。”郁老太太笑眯眯的,见邱凡脸上的红晕加深,心里也顿时更加的满意了。

  她在很早之前就调查了解过了,邱家在b市就是个普通的工薪家庭,但好在家庭人员简单,也没有什么不良的记录,邱凡上面只有一个哥哥邱毅,是锦川下面的连长,这么多年在部队也是表现优异。邱凡虽然长得不算特别出众,但是好在眉清目秀,说话谈吐都很大方,脸上还总带着一抹微笑,让她看上去很亲切。

  想到以后她跟郁锦川站在一起的画面,郁老太太心里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向往。

  多好啊,这以后要是结了婚,儿媳妇也不会嫌弃锦川是个军人不着家,两人夫唱妇随,在部队里还能天天见着面,什么都不会耽误……

  楼梯上一阵脚步声打断了郁老太太的美梦,她抬头一看,“承衍,要出去啊?”

  郁承衍淡淡的扫了一眼沙发上的邱凡,开口说道,“我得去一趟警局。奶奶,晚上我就不回来吃饭了。”

  ------题外话------

  郁小三:月票榜冲到第12名,我裸奔

  郁小二:真没节操

  小一:为了月票,还要什么节操果断投票啊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76还叫什么首长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