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韩禛曰:做贼心虚?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韩禛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开车带着高筱潇和高小白来到了金盛。

  下午和晚上那么一折腾,都没有进餐,加上时间也确实不早了,回家再折腾晚饭,估计起码得*点钟了才能吃上。

  点菜的时候,韩禛问喝什么汤。

  高筱潇想了想,最后说道,“花旗参乌鸡汤吧。”

  大姐怀孕了,苏若晚也怀孕了,据说还是一对龙凤胎呢……高筱潇下午在景宅的时候,特意摸了好几次苏若晚的肚子,总觉得这样能带来好运似的。

  韩禛看了她一眼,点头,又选了几个清爽的炒菜,就下单了。

  吃完饭,回家路上,高筱潇给高知秋打了个电话。

  听她说vivian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心里稍稍安慰,“姨妈,明天刚好是周末,我带小白去看你们吧。”

  “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高知秋有些担心的问道。

  年轻时候颠沛流离的生活,让高知秋习惯了看人脸色,尽管如今也算是个名人了,却还是很怕麻烦别人。

  哪怕这个人,是她的亲外甥女。

  高筱潇笑了,“不会啊,周末没什么事情忙。就这么说定了,我们明天过去看你。”

  。

  回到家已经快晚上的九点钟了,将果冻安顿好后,高筱潇就带着高小白上楼洗澡去了,韩禛则直接进了一楼的书房。

  传真机上已经有一份文件在两个小时前传了过来,正是他之前让郁聿庭查的资料。

  站在那儿将文件从头至尾地看完后,他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找到了郁聿庭的名字。

  “叹息履庭隅”。

  明明那么中二的男人,却整了个古诗词当网名,还搞得这么忧郁,这么的文艺范儿。

  韩禛嫌弃的撇了撇薄唇,点开头像输入文字信息:“资料都收到了。承衍他到家了吧?”

  郁聿庭很快回了一条,“我二哥还没有回来,你找他有事儿?”

  韩禛:“……”

  退出微信后,韩禛给郁承衍打了个电话。

  晚上在案发现场,检查那个女尸的时候,别人没看出来,可是作为多年的好兄弟,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向冷静,处变不惊的郁承衍眼底出现了紧张和害怕的情绪。

  他是真的很在乎夏夏,这也是韩禛之前很放心让他做弟妹的原因。

  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

  韩禛皱了皱眉,改为拨打了郁聿庭的电话。

  “阿禛,又怎么了?”

  “夏夏失踪的事情你知道吧?”韩禛问。

  “啊?”郁聿庭一副无辜的语气,“不是说她出国散心去了吗?”

  “不是散心。这两天警察都没有查到她任何离开d市的信息,刚才我们还去认领了一具女尸,承衍当时挺难受的,情绪有点不太稳定。”

  郁聿庭轻咳了一声,“阿禛,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你真的不知道夏夏去哪儿了?”韩禛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就问道。

  “卧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会知道,难道你以为我把她藏起来了?”郁聿庭在那头叫了起来。

  “你这么大的反应做什么?”韩禛挑了挑眉,“还是你做贼心虚?”

  “靠,阿禛,不带你这样的,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你说我是那种人吗?再说了,夏夏是我的二嫂,二哥都不知道她去哪儿了,你说我这个小叔能知道吗?”郁聿庭义正言辞,极为愤慨的说道。

  韩禛:“……”

  韩敏夏失踪后,他之所以不像家里的长辈那么紧张,是因为潜意识里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自家妹妹虽然傻乎乎的,但怎么说也是二十五岁的大人了,以前也不是没有单独出过国。更何况,之前看她跟郁聿庭好几次神神秘秘的凑在一起,再加上郁聿庭跟郁承衍那么不对盘,他总觉着,韩敏夏的失踪应该跟郁聿庭多少有点儿关系。

  不过现在又听到他这么说……韩禛稍微思忖片刻,“好,那你就帮忙一起调查下夏夏的行踪吧,反正你的侦探社闲着也是闲着。”

  “我怎么听你说话就来气呢?小爷我的侦探社业务可是很繁忙的好不好,挂了!再见!”

  说完,郁聿庭傲娇的挂断了电话。

  韩禛了然地勾了勾唇,看来,真的有关系,不然,他能这么地不紧张?

  。

  军区大院,郁家别墅。

  郁聿庭挂断电话后,来回往复地在房间里走着,心里……有点烦躁。

  没错,他是有私心,谁让郁承衍当初背着自己偷偷把韩敏夏给骗到手了呢?

  虽然是亲兄弟,但是对于喜欢的女人,他也不遑多让。

  再说了,韩敏夏都能用假身份去躲避郁承衍了,可见他把她伤的有多深,有多可恶……他早已经想好,等把d市这边的事情都忙完,就亲自飞去一趟s市找她谈谈……

  “哐当”一声,剧烈的撞门声让正在想事情的郁聿庭浑身一震。

  皱了皱眉,还是走到门边,听了一会儿,才拧开门把走了出去。

  走廊上,同样被惊醒的还有杨曦,她身上披着外套,看着郁聿庭就说道,“小三,都这么晚了,你撞什么门啊?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啊?”

  “……”郁聿庭好无辜啊,“妈,不是我撞的门,我也是听到了声音才出来的。”

  “不是你?”杨曦皱了皱眉,突然两眼一亮的说道,“那就是承衍回来了?”

  说着,她抬脚就往里面的房间走了过去,敲了两下门,问道:“承衍?你在里面吗?”

  没有人回答。

  难道不是承衍?她皱了皱眉,一低头却发现门把上好像有血迹,再往下,地板上也有……

  心一颤,杨曦吓得忍不住尖叫了起来,“血,有血啊……”

  郁聿庭本来都准备回屋了,一听到声音忙又转身过去,这才发现从郁承衍的门口一直到楼梯全都是滴下来的血渍,因为地板上铺了深色的地毯,所以刚才没有看出来。

  杨曦已经在试图拧开郁承衍的房门了,结果门被反锁,根本就拧不开。

  郁聿庭卷起了袖子,“妈,你让开,我来踹门。”

  杨曦:“……”

  最后还是郁锦川和郁东辰听到声音出来,迅速从楼下找了把备用钥匙才把门打开。

  一推开门,就看到郁承衍闭着眼睛,不省人事的躺在床上。

  整个房间里还维持着新房所特有的喜庆洋洋,除了大床上的红色被褥被换成了深蓝色的,墙上还贴着大红的“囍”字,衣柜上也贴着胖娃娃的照片,一看就是刚办完喜事不久。

  只是地板和床上都有着骇人的血迹,尤其郁承衍的额头,血迹斑斑,一眼看去触目惊心。

  杨曦被这鲜血淋漓的画面吓了一跳,眼前一黑,差点摔在了地上。

  “妈,你没事儿吧?”郁聿庭忙扶住了她。

  杨曦镇定了半天,看着郁东辰跟郁锦川已经走过去将郁承衍扶了起来。

  郁锦川比较有经验,伸手在郁承衍鼻子下面探了探他的鼻息,又查看了一下伤情,说道,“放心吧,应该就是额头受了伤,失血过多,所以才暂时昏迷了,先送医院。”

  杨曦点头,忙推着郁聿庭过去,“小三,快,背你哥去医院。”

  郁聿庭眨了眨眼,只好认命的走了过去,半蹲下身子把郁承衍背了起来。

  过程中,郁锦川已经拿了毛巾按着郁承衍的额头止血。

  一帮人乱哄哄到了楼下,还好房间的隔音好,郁老太太在屋里并没有被惊醒。

  杨曦一路不停地催着“快一点儿”,“快一点儿”,郁聿庭皱着眉,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真特么重!

  好不容易到了车库,把人给搬到了车上,郁东辰去开车,郁聿庭眼神一动,就说道,“去第一人民医院吧。”

  郁东辰皱眉,“那儿太远了,去最近的吧。”

  “不行啊爸,二哥这是头受伤了,说不定还会有脑震荡,得去大医院看,保险。”郁聿庭一副紧张的语气建议道。

  杨曦忙点头,“听小三的,去人民医院!”

  。

  到了第一人民医院,又是郁聿庭担当苦力,一路把郁承衍背着送上了抢救的推车。

  等推车被护士推进了手术室后,郁东辰去办手续,郁聿庭揉了揉肩膀,看着杨曦就说道,“妈,你老实说,我是不是你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

  杨曦心里还在为郁承衍担忧着,一听到这话真是一头的雾水,“你胡说些什么?”

  “我以前跟人打架受伤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紧张,没见你让大哥和二哥背我来医院啊?”郁聿庭煞有其事的抱怨道。

  杨曦一愣,随即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你当时都疼晕了,怎么知道我不担心你啊?再说了,那时候你才几岁,你大哥和二哥也是小孩子,哪儿背的动你啊,小时候你有多胖自己不知道看看照片吗?”

  “……”郁聿庭摸着肩膀,委屈的不行,“妈,我肯定不是你亲生的!”

  “……”杨曦差点被他逗乐了,佯怒的白了他一眼,不说话了。

  “好了好了,别紧张了,二哥他肯定没事的。”郁聿庭见母亲不那么紧张了,这才搂着她的肩膀,好声安慰。

  郁锦川也安慰道:“是啊放心吧,年轻人身体强壮,皮肉伤过几天就会好了。”

  杨曦点了点头,心里却想着是过一阵子得去庙里面拜拜了,最近这家里面,烦心的事儿简直是太多太多了。

  。

  拍完脑部ct,结果显示郁承衍并没什么大碍,只是轻微的脑震荡,额头那儿是因为撞伤后一直没有得到及时的处理,失血过多才导致了昏迷。

  “病人头上的伤口都已经处理过了,身上暂时没发现什么大碍,如果各位不放心的话,也可以住院继续观察几天。”穿着白大褂的主治医生说道。

  “那就住院吧。”郁聿庭立刻说道。

  杨曦看着郁聿庭,欣慰的点了点头,看来,虽然因为夏夏闹得兄弟俩有点儿不太愉快,但是关键时刻,就能看出孩子们的兄弟情了,不错。

  办入院手续的时候,郁聿庭自告奋勇的说道,“爸,我跟你一起去吧。”

  郁东辰点了点头。

  谁知到了住院部那儿,护士查了病房号就说道,“只有19楼还有一间vip病房了,要吗?”

  郁东辰:“要。”

  郁聿庭:“不要。”

  郁东辰看着郁聿庭,皱眉,“臭小子你……”

  “18楼的vip病房还有吗?”郁聿庭直接问护士。

  “……”护士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他,“没有了。”

  都说了vip病房只有19楼有一间,怎么还要问一句18层有没有?可惜了,长得这么帅,智商有点儿低。

  “……”郁聿庭无奈,“那就19楼吧。”

  “好的。”

  郁东辰看着自家的小儿子,心里唯一的想法也是:多此一举。

  。

  将郁聿庭送进了1901号病房后,郁聿庭心中多少有些遗憾。

  要是在18层就好了,叔叔就可以直接跟高知秋碰到了……不过目前这样也不错,起码碰到的机会更大了。

  “小三,今晚你在这陪一下床吧。”郁东辰突然开口说道。

  郁聿庭有些错愕的伸手指了指自己,“我?”

  “嗯。”郁东辰点头,“时间太晚了,来不及找看护了,你妈的身体也不好,反正你没什么事情,大周末的,为了你哥你就辛苦一下吧。”

  再说了,总不能让锦川在这儿陪床不是?

  郁聿庭:“……”

  等三位长辈不放心的离开后,郁聿庭一脸的不快:难道我真的不是爸妈亲生的?凭什么他受伤,自己也得在这儿遭罪?

  现在是夜里十一点钟,肯定还有人没有睡觉。

  于是,他拿起手机,对着病床上的郁承衍“咔嚓”一声,拍了张照,然后迅速发在了“八面埋伏”的微信群里。

  燕南昇:“卧槽,承衍这是怎么了,头被人开瓢了?”

  封辰安:“呦,瞧这苍白的小白脸啊,被人揍了?”

  齐承灏:“不会是被夏夏揍的吧?”

  上官晏:“夏夏这么暴力?看不出来啊。”

  只有韩禛知道情况,认真的问了一句:“看样子是受打击出车祸了,承衍他没事儿吧?”

  郁聿庭勾着薄唇打字:“没事儿,就是擦破了头,还故意不去医院,为了背他来医院把我给累成狗了。”

  韩禛:“那就好,天冷,我抱媳妇儿睡觉去了。”

  郁聿庭:“……”

  放下手机后,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郁承衍,郁聿庭拧着眉,心情突然变得有些复杂。

  真没想到,为了一个夏夏,一向自制而又冷静的郁承衍竟然也会出车祸……

  。

  翌日早晨,香汐园。

  吃过早饭后,高筱潇提出要带高小白去一趟医院看vivian。

  本以为韩禛会要求跟着过去,谁知他点了下头就说道,“好,待会儿我开车送你们过去。”

  见高筱潇似有意外,他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媳妇儿,是不是想让我陪你们一起去啊?”

  高筱潇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你有事情的话就去忙吧,我带小白去就可以了。”

  韩禛点了点头,意有所指的说道:“我今天的确是有一些事情要忙,很重要。”

  高筱潇也没有多想,管理那么大的公司,忙是正常的,不忙才不正常。

  。

  韩禛开车载着母子俩到医院的时候,时间还早。

  车离开后,高筱潇先带高小白去了医院门口的花店,买了一大束的香水百合,又去了隔壁的水果店买了一个果篮,两人这才慢吞吞地往住院部大楼走去。

  一楼,电梯到了,门一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仅穿着薄薄居家服的男人。

  他的脸上有些胡子拉碴的,衣服也有些皱巴巴的,表情更是幽怨的不行,一看到高筱潇就像是看到亲人似的绽亮发光,“潇潇儿,恩人哪!”

  高筱潇仔细一看,“聿庭,你怎么在这儿?”

  “……”郁聿庭摆了摆手,“以后哥再跟你解释,现在我身上没带钱,潇潇儿,你请哥吃顿早餐行吗?哥想要吃豆浆和油条!”

  因为昨天晚上过来的时候实在是太急了,他什么都没带,就随身携带了个手机。

  又因为被临时留下陪床心情不好,忘了找爸妈他们要钱……这一夜过的,换洗衣服,洗漱用品什么的没有也就罢了,觉没睡好也罢了,连吃早饭的钱都没有才是绝望!刚去了趟18楼发现高知秋也不在,所以此刻的高筱潇,在他眼里无疑就是个天使!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79韩禛曰:做贼心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