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潇潇曰:她是我的姨妈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说话的时候,郁锦川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有些意外的看着高筱潇和小白,笑了笑,这才看向了郁聿庭怀里的小丫头,“聿庭,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朋友?”

  vivian抬头看着郁锦川,大眼睛眨了眨,好奇的问道:“terry,他是谁呀?”

  郁聿庭只好介绍道,“他是我的叔叔,你不是说最喜欢军人吗,所以我就带他来看你了。”

  vivian抿了抿小嘴,她什么时候说过自己喜欢军人?

  “快点儿叫人啊。”郁聿庭催道。

  vivian见他这么急切,心里突然划过了另一个想法,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再度见家长吗?上一次去他家里,已经把其他的长辈都见过了。

  于是她弯起眉眼,笑眯眯的用蹩脚的普通话说道,“叔叔您好!我叫vivian,中文的名字是婠婠,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郁锦川轻轻一笑,说道:“你好,婠婠。”

  “terry,你刚才不是说要来找我谈事情的吗,现在可以说了。”vivian打完招呼,注意力立马又回到了郁聿庭的身上。

  郁聿庭:“呃……”

  他今天的主要目的是带叔叔来见高知秋,所以当时电话里真的只是那么随口一说。

  “怎么了terry?你没话跟我说吗?”vivian很敏感,立刻发现郁聿庭好像……心不在焉似的。

  郁聿庭只好说道,“我们的事情待会儿再说。”

  “待会儿?可是待会儿我妈妈回来就要带我出院了,到时候就没机会说了。”vivian不满的撅起了小嘴。

  “你们要出院?现在?”郁聿庭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中午的十一点多了。

  “是啊,不信你问我表姐。”vivian指了指高筱潇。

  高筱潇无语的看着vivian,也知道无法隐瞒了,只好点头说道,“姨妈刚才去办出院手续了,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郁聿庭一听这话,立刻松开怀里的vivian,转身看着郁锦川道,“叔叔,我们去楼下吧。”

  “……”郁锦川微微皱眉。

  这个聿庭,到底在搞什么鬼?

  “走吧。”郁聿庭说走就走,直接抬脚就走出了病房。

  vivian一看,忙追了过去,“terry,我也去!”

  没办法,高筱潇只好带着高小白也跟了上去,郁锦川则皱眉走在了最后面。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到楼梯口,vivian眼尖的看到下面正提着包上来的高知秋,张嘴就喊道,“妈妈!terrry说要找你!”

  高知秋听到声音抬起头,温婉的目光一一在几个人的脸上掠过,嘴角始终挂着一抹微笑,直到……她看到了站在最后面的那个表情怔愣的男人。

  握着包带的手无声的攥紧,指甲戳进了手心,她却好像浑身麻木了似的,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

  郁锦川,他怎么在这儿?

  大脑瞬间失去了思考,空白一片,虽然她努力地想让自己镇定,但是却发现根本就做不到。

  二十多年前,她看到那份dna血缘关系报告后,不死心的抱着襁褓中的囡囡赶去军区大院找他,却被哨兵拦在外面不让进……当时她跪在他妹妹郁熹媛的身前,低三下四的请求,希望能看在大家同是母亲的份上,郁熹媛能带她进去,让她找到他说个明白。

  谁知那个趾高气扬的大小姐却对她各种的羞辱加恐吓,不但让哨兵吧她驱赶了出去,还对身边的一对儿女说道:“你们都看好了,长大了千万不能跟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似的,听到了没有?”

  就算最近这几年,她的境遇慢慢已经变好,走到哪里也都有人各种的尊称和赞美,但当年的那一份羞辱,她却始终都忘记不了……

  尘封了二十多年的往事如同潮涌一般袭上心头,高知秋只觉得心底刀割一般的难受,眼底阵阵的发涩,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往楼下跑。

  郁锦川回神,拨开眼前的身影,迈开大步直接就追了下去。

  “知秋!”

  高知秋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脚步顿时迈的更大,更急。

  那天郁聿庭说他已经回到d市的时候,她就有想过,如果自己再留在这里,说不定某一天会在路口偶然碰到。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

  高知秋脚上穿的是一双黑色坡跟皮鞋,虽然好走路,但还是带了点儿跟,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步步逼近,心里越急,脚步越快,几乎是一步两三个台阶的下,随着身后又一声“知秋”响起,她脚下一个踩空,整个人失去平衡,直接往前面倒了过去。

  “小心!”身后,男人的大手直接拉住了她的胳膊,另一只手在她的腰间一扶,就将濒临跌倒的身子抱在了怀里。

  一阵陌生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高知秋整个人就像是被触电了一般,几乎是立刻就伸手,使劲的把他给推开了。

  郁锦川脚底一个踉跄,单手抓住栏杆稳住身体,没有一丝的狼狈和不堪,一双深邃的眼睛始终牢牢的盯着她的脸,声音带着热切和激动的光,说道:“知秋,真的是你!”

  高知秋脸绷的紧紧的,双手下意识的扣紧了楼梯的栏杆,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和镇定,“我不是,你认错人了。”

  “……”郁锦川皱紧了眉,犀利的开口说道,“既然我认错人了,那你为什么要跑?”

  高知秋:“……”

  “妈妈。”身后,vivian已经追了下来,跟她一起下来的还有郁聿庭,高筱潇则带着高小白走在最后面,除了郁聿庭,每个人的眼睛都是惊讶又茫然的。

  “妈妈,你没事儿吧?”vivian急的过来,双手扶着高知秋的胳膊,不忘好奇的看了一眼郁锦川,奇怪,怎么d市有这么多人认识妈妈?

  高知秋深呼吸了一口,才说道,“我没事,放心。”

  看着女儿关心和紧张的小脸,她的心情渐渐平息和冷静了下来。

  不过就是昔日恋人重新见面罢了,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人事已变,她实在没有必要那么的激动,不是吗?

  心里这么想着,她也就没再去管郁锦川,对着vivian轻扯唇角说道,“出院手续我都已经办好了,我们可以出院了。”

  vivian一听这话立马松开了她,走过去改为抱着郁聿庭的胳膊:“我不要回美国!我要跟terry在一起!”

  郁聿庭:“……”

  “知秋。”郁锦川再度开口。

  高知秋没理他,直接过去拉着vivian的胳膊就往楼上走。

  高筱潇原本正跟高小白站在那儿,忙弯腰把小家伙抱了起来,让路。

  高知秋走的很快,vivian被拉着往上走,回头不停地喊着,“y救我!”

  郁聿庭皱了皱眉,就看到郁锦川已经追了上去,非但如此,他还几个大步越过了两人,伸手把路又给拦住了,“知秋,先别走。”

  高知秋冷眼看着他,“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郁锦川看着vivian,又看看高知秋,心里有疑问,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问。

  “她……”郁锦川终于艰涩的开口,“她是你的女儿?”

  高知秋冷笑一声,“没错。”

  郁锦川张了张口,还不待他再开口,高知秋已经快速的说道,“她叫vivian,今年刚满二十一岁,是我和丈夫在美国生下来的孩子,所以她的中文不太好。这么说,答案够清楚了吗?你满意了吗?”

  说完,趁着郁锦川神情微变,她立刻绕过他,带着vivian往下走。

  郁聿庭皱眉,走过去喊道,“叔叔,你……”

  郁锦川没等他说完,立刻又追了过去。

  高筱潇都有点儿反应不过来了,但是看郁聿庭也追了下去,只好把高小白放到地上,牵着小家伙也往楼下走。

  。

  18层的走廊上,高知秋带着vivian一路快走,却在病房门口再度被郁锦川给拦住了。

  她有点不耐烦的看着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说道:“好狗不挡路!郁锦川,请你让开!”

  郁锦川望着眼前一脸愤怒的女人,二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高知秋的五官变化却并不大,岁月的厚待让她从当年青涩美丽小女孩,变成了如今知性温婉的成熟女人,服装打扮也很有自己的韵味,看得出生活应该过得很不错。

  只是他心中还有疑问,所以就毫不迟疑的开口问道:“既然vivian今年才二十一岁,那当年的那个孩子现在在哪里?”

  高知秋的脸上瞬间血色尽褪,看着郁锦川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她以为,他不知道当年的事情,所以才会一直找不到他人,可是现在看来……

  “当年的那个孩子?”高知秋充满讽刺的看着他,因为难受,眼底已经猩红一片,“当年的那个孩子又不是你的,你这么关心她做什么?”

  “……”郁锦川瞬间如鲠在喉,心底泛起了无尽的苦涩。

  当年他在毫不知情的时候,突然被一纸军令状调派去了**,一年后,父亲亲自来到了营地,还给他带来一纸dna血缘关系的鉴定报告,说高知秋已经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两人还带着孩子一起出国了。

  当时他第一反应就是不信,试图找到她求个说法,可是她就像是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似的,d大找不到人,d市也找不到人,整个中国都没有她任何的消息……直到两年后,父亲又给了他一张照片,照片里面,她跟一个风度翩翩的年轻男人走在美国的大街上,两人姿态亲密,恩爱有加。

  从那以后,他整个人就跟死了心似的,再也没有任何的七情六欲,他将全副身心都扑在了军事的生涯上,父亲很宽慰,母亲也放下了一颗心,只有他自己知道内心有多么的空虚和匮乏,除了不断的训练,人生已然找不到任何可以努力和快乐的方向。

  这么多年不结婚生子,连他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真的被伤透了心,还是已经彻底地麻木了,导致整个人也没有任何的冲动了……直到刚才,第一眼看到她的那一刻,他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自己浑身血液喷张涌动的感觉,就好像……重新活过来了似的。

  原来,他一直都没有放下过她,就算她已经跟别的男人结婚生子,过上了幸福安稳的生活,而他还是可悲的没能忘记她……

  “关于当年那个孩子,如果你还有什么疑问,直接问你的家人会更清楚。vivian,我们走吧。”高知秋不想再多说什么,推开他,走进病房,还把门狠狠的撞上了。

  郁聿庭,高筱潇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郁锦川近乎失魂落魄的站在门前,连郁聿庭喊了几声的“叔叔”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很快的,病房门再度被打开了,高知秋提着一个小拉杆箱,拉着vivian,一句话没说,僵着一张脸越过众人朝电梯走去。

  走廊上传来vivian一声接一声的“terry”,郁锦川看着两人的背影,没有去追,郁聿庭也没有什么反应的站在那儿。

  直到两人走进电梯,郁聿庭才开口问道,“叔叔,你认识vivian的妈妈?”

  郁锦川有些凄然的笑了一下,“这个……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郁聿庭:“呃……”

  又过了一会儿,高筱潇看了看时间,开口说道:“郁伯父,既然如此,那我跟小白就先告辞了。”

  郁锦川转过头看她,目光复杂的在她的脸上看着,突然开口问道,“你跟知秋是什么关系?”

  高筱潇据实以告的说道:“她是我的姨妈。”

  “……”郁锦川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怪不得,总觉得她跟知秋有几分的相似,原来是因为有这么一层血缘关系在。

  。

  另一边,军区大院。

  郁承衍回到家后就钻进了屋子。

  郁老太太在客厅里,直到中午十二点了,佣人喊开饭,发现郁锦川和郁聿庭还没有回来。

  “东辰,你给锦川打个电话问问,别出了什么事情。”

  “好的,妈。”

  郁东辰拨通了郁锦川的电话,说了几句后递给了郁老太太,“妈,锦川要跟你说话。”

  郁老太太纳闷的接过电话,“锦川,这都十二点了,怎么还没有回来啊?”

  “妈,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知秋回来了?”郁锦川在那边直接就开口问道。

  “呃……啊?”郁老太太一时防备不及,就有些支支吾吾的,“你怎么突然提起她了,我……我不知道她回来了啊,怎么了?”

  “我刚才在医院里遇到她了。”郁锦川说道。

  “什……什么?”郁老太太惊讶的不行,医院?

  她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郁熹媛说的话,当时她还以为是女儿看错人了,没想到……这个高知秋,怎么竟然真的还没有走?还被锦川给看到了!

  “妈。”还不待她思考,郁锦川又在电话里说道,“关于当年那个孩子的事情,我有话要问你,我现在就跟聿庭回去。”

  说完,那边电话就被挂断了。

  郁老太太半张着嘴,脑子里轰轰回荡着郁锦川的话,脸色都有些苍白了起来。

  这个高知秋,不会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了吧?

  郁东辰在一旁担忧的问道,“妈,怎么了,锦川他跟你说什么了?”

  郁老太太眨了眨眼,神情恍惚将手机递还给他,含糊其辞的说道:“锦川他在医院里遇到知秋了。”

  “……”郁东辰皱眉,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

  ------题外话------

  郁锦川:终于和初恋见面了,为了庆祝,月票在哪里?

  小一:欧巴!还是你上道,比郁小二上道多了!

  郁小二:……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82潇潇曰:她是我的姨妈》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