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你母亲现在小区门口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为首的两个警察对视了一眼,随即由其中一人再次开口说道:“五年前,顾氏企业涉嫌生产违禁化妆品,引起多名消费者的不良反应和副作用,当年逃逸的嫌疑犯已经投案自首,他承认,当初这个项目都是由你全权负责的,并且还涉嫌将全部商品非法走私,请你协助调查,跟我们去警局走一趟。”

  自首?还有……走私?

  顾以城只觉得脑子里“轰”地一声,整个人直接懵傻了。

  不可能啊,这件事情都已经过去五年多了,当年因为宋树的携款逃逸,公司差点儿没能撑得下去;但也正因如此,后来得到韩太的投资后,他直接就把走私的罪责全都推到了投资人的身上,案子因此草草结案,逃过了一劫,怎么现在又……

  顾老爷子也站了起来,脸色铁青的开口说道,“这个案子五年前已经结案了,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还有那什么走私,我儿子遵纪守法,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警察看了顾老爷子一眼,伸手示意,“把人带走!”

  “住手!你们住手!”顾老爷子拿起拐杖就要驱赶,谁知眼前一黑,心口一疼,直接整个人栽倒在了一旁。

  “老公,老公你没事吧?!”蒋梦怡手忙脚乱的将顾老爷子扶了起来,警察已经将顾以城直接带了出去。

  小谨言被这架势吓得嗷嗷大哭,口中不停喊着“爸爸,我要爸爸……”

  至于高贞宁,一直呆呆的坐在那儿,半天反应不过来,仿佛是被吓傻了似的。

  “还愣着干什么,打120啊!”蒋梦怡冲着她大喊。

  “……”高贞宁恍惚的回神,忙起身过去拿起手机。

  。

  等顾向北和时光璞匆匆从机场赶到医院的时候,顾老爷子已经从手术室里出来,被推进了vip病房。

  顾俪清也从公司赶了回来,和蒋梦怡,高贞宁都一起坐在病房里等着。

  顾老爷子常年患有三高,而且年纪也摆在了那儿,面对众人的询问,主治医生很直接地说道,“请务必保持病人的心情稳定,千万不能再受到任何外界的任何刺激,否则我也无能为力了。”

  医生离开后,蒋梦怡就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边哭边把刚才的事情都给讲了一遍。

  “小叔。”高贞宁看着顾向北,红了眼圈,“我求求你,先帮我老公从警察局里保释出来,他年纪都那么大了,我怕他……”

  “……”顾向北皱眉,虽然他不喜欢这个大嫂,但不管怎么说,顾以城是他的亲哥哥,父亲现在也因此病卧在床……他点了点头就说道,“放心,我会想办法的。”

  高贞宁点头,虽然心里的害怕一点儿都没有减少。

  过了一会儿,顾老爷子终于悠悠地醒来,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以城,以城他怎么样了?”

  蒋梦怡哽咽的说道,“放心吧老公,向北他会想办法的。”

  “向北……”顾老爷子立刻转头看了过来。

  顾向北趴在床边,听到他苍老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响起,“你跟光璞,一定要想办法……把你大哥救出来,听到没有?”

  时光璞看了一眼顾向北,点了点头,“放心吧爸,我们会想办法的。”

  顾老爷子点了点头,虚弱的又将眼睛闭上了。

  。

  与此同时,高知秋和vivian上了警车,忐忑不安的被载着离开了国际机场。

  警车顺着高架桥一路向南开,因为路上的时间实在太长了,不像是去警局的样子……高知秋心生疑虑,忍不住开口问道,“请问,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儿?”

  副驾驶座上的年轻警察回头看了她们一眼,笑了笑,转过头去,没说话。

  高知秋:“……”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后,时间已近正午,警车才拐进了一条辅路,不久后,又直接进了个庄园的大门,还不停继续往里面开去。

  道路两旁种满了大片茂密的绿色树木,正午的阳光,时隐时现的透过树木投射进车里,窗外经过大片湖光山水,景色美不胜收,安逸美好的宛如一座世外桃源。

  高知秋却没有什么欣赏的心情,脑子里一遍遍的过滤各种的可能……

  直到警车终于在一座庭院的门前停下,一下车,便有几个身着白色佣人服的佣人迎了出来。

  “高女士,不好意思,受人之托,如果刚才有冒犯的地方还请见谅。”年轻警察说完,对高知秋点了点头,便重新上车。

  警车很快就被开走了,高知秋和vivian愣愣的站在那儿,看着眼前白墙青瓦的庭院,耳边是女人客气的声音:“夫人,小姐,你们好,我是这儿的管家林嫂,有什么需要,请直接吩咐我们就可以了。”

  。

  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高知秋整个人也逐渐冷静下来了。

  在d市,能调动这么多的警方,光天化日之下,还把她们母女俩堂而皇之地带到这儿的人,估计也就只能是郁锦川了。

  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昨天,他们不是已经都谈完了吗?

  高知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手中的茶杯入了神。

  茶杯的托盘上印有三个楷体小字,“秋水居”。

  是这座庄园的名字。

  “夫人,小姐,午餐准备好了,请跟我来吧。”那个叫林嫂的佣人站在门口说道。

  高知秋皱了皱眉,还是站起了身。

  既来之,则安之,现在飞机都已经起飞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吃过午饭,vivian打了个哈欠,说道,“妈妈,我困了。”

  高知秋起身带她走进卧室,等vivian睡着后,才拿起手机走了出来,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等着。

  ……

  郁锦川是十二点多的时候过来的。

  他穿着一件黑色大衣,下身是习惯性的军绿色长裤。

  跟他一起过来的还有个小战士,将本已经托运的两个行李箱全部又给带了回来。

  “从今天起,你跟vivian就先住在这里,有什么需要的就找林嫂,或者直接给我打电话都可以。”郁锦川看着她说道。

  高知秋近乎可笑的看着他,“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非法拘禁我们吗?”

  “我没有那方面的意思。”郁锦川的声音很淡,“等我把所有的事情都搞清楚后,如果你要走,我会放你走的。”

  高知秋心头涌起了无法遏制的愤怒,“不愧是军队的领导,做事情就喜欢这样的滥用公权,是吗?”

  “……”郁锦川双拳攥紧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高知秋见他不反驳,转过身,眼不见为净的走进了卧室。

  她是普通老百姓,民斗不过官,她自然也是斗不过他的。

  她是骗了他,既然他想查的话,那就让他查吧……反正不管如何,什么都不会有改变。

  。

  高知秋离开后,郁锦川挥了挥手,让小战士也离开了。

  他独自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很久都没有动一下。

  这一座庄园是他三十一岁那年,找了自己的好友,也是国内知名的园林派设计师所设计,又历时三年多才建造而成的。

  庄园的名字从设计之初就一直定不下来,直到建成完毕,好友再度过来找他要名字。

  当时他思忖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给出了“秋水居”这三个字,纪念曾经和高知秋的那一段情。

  这里的位置依山傍水,房屋都是小二层的设计,不管是从风格还是从细节,都像是旧时江南的建筑,在他心里,这里就像是一座人间的仙境,可以让他远离大都市的喧嚣和繁华,所以每一年,从部队里回来的时候,他都会在这里住上几天。

  他甚至想过,将来会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在这里安度晚年……只是那个妻子的人选却始终都没有出现过。

  昨天晚上给好朋友打电话的时候,鬼使神差的,他突然就想到了这个地方……

  他承认自己自私,在内心深处,还抱着借此机会圆梦的想法,但是……

  郁锦川幽幽的叹了口气。

  有手机铃声响起。

  郁锦川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后,放到耳边接听,“光璞。”

  “小舅舅,我问你啊,婚礼那天我给你的那份入伍申请资料看过了没有?怎么样,那人能行吗?”

  “这件事情我让下面的人去安排了,如果没问题的话,这两天应该会给他打电话的。”郁锦川说道。

  “哦,这样啊。”时光璞闷闷不乐的。

  “还有事吗?”郁锦川开口问道。

  “……”时光璞顿了几秒,随即很快就说道,“对了小舅舅,你不是找我要向北大嫂的联系方式吗?我刚刚……”

  “不用了,我已经拿到了。”

  时光璞:“……”

  “如果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先挂了。再见。”郁锦川说完,没等时光璞开口,直接将电话挂断。

  。

  市公安局。

  时光璞放下手机,一脸不悦的皱起了眉。

  怎么感觉小舅舅跟自己说话很不耐烦似的?

  “光璞。”身后传来顾向北的声音。

  时光璞忙转过身,看见顾向北和高贞宁从屋里走了出来。

  “看过大哥了吗?他怎么说?”她走上前,一脸关心的问道。

  顾向北叹了口气,“那个宋树死咬着不放,还找到了几个当年的证人,光璞,只能麻烦你找一下这方面的律师了。这个案子,主要还涉及到走私的这一块,警察跟我说,情况比较严重,如果不能找到给力的证据,很可能会判刑。”

  “嗯,放心吧,我回头就给所里打电话问问,一定帮大哥找到最好的辩护律师。”时光璞说道。

  顾向北点了点头,抬脚走出了警局。

  上车的时候,高贞宁却开口说道,“向北,光璞,今天谢谢你们,但是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就不跟你们回去了。”

  时光璞一脸的无所谓,顾向北虽然没说什么,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有些讳莫如深的,他看着高贞宁许久,最终点了下头,关上了关门。

  等黑色揽胜离开后,高贞宁拿起手机拨打了高筱潇的电话,一如既往的打不通。

  她皱紧眉头,嘴唇也紧紧的抿在一起,直接走到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道:“师傅,去睿园首府。”

  她实在没办法了,刚才去见顾以城的时候,她才从他口中得知昨天跟叶潇起冲突的事情。

  顾以城说,他怀疑这件案子是韩禛搞的鬼,毕竟最清楚当年情况的人,除了他和宋树,就只有韩禛了,尤其他昨天在医院里还差点儿动手打了叶潇,难保韩禛不会因此产生报复心理……虽然顾向北表示了反对,说叶潇不是那种会告状的人,但高贞宁却不这么认为。

  上次,就因为以城把小白从幼儿园带出来,叶潇就能让韩禛把他们送进局里……仗着韩禛和韩家的庇护,她现在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只要自己再去求她一次,这次的事情一定也会跟上次一样圆满解决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高贞宁激动又急切,但是又不知道叶潇的公司地址,只能先往韩宅赶去。

  一阵手机铃声仓促的响起,高贞宁无暇顾及,拿起来看了一眼,见是不认识的号码,直接就按了“挂断”。

  过了一会儿,铃声又响了,还是那个号码。

  高贞宁不耐烦的继续挂断。

  。

  聚鑫设计公司。

  傍晚,快下班的时候,高筱潇开完当天的例会,刚回到办公室,手机就接到了钟瑜红打来的电话,“潇潇儿,我跟你说个事儿啊,那个……你母亲现在睿园小区的门口,说是找你有重要的事情要谈。”

  “……”高筱潇眨了眨眼,高贞宁?

  “她找我有什么事?”

  “不知道啊。是小区保安打来的电话,妈心情不好,就一直没有让她进来,本来以为她自己识趣的话就会走的,谁知……这外面都下了半天的雨夹雪了,她就一直在小区门口那儿坐着,说今天看不到你就不走了!保安一直打电话过来,我们也没办法了,也不敢告诉她你公司的名字,只好给你打电话了。”钟瑜红在那头为难的说道。

  “不好意思啊妈,给你们添麻烦了,我现在马上就回去。”高筱潇忙说道。

  “好,那你回来的时候给家里打个电话,我出去接应你一下。”

  挂断电话后,高筱潇就走进了经理办公室,跟刘景留说了要提前半小时下班的事情。

  刘景留自从知道她的身份后,对她总是特别客气,当下就很痛快的答应了。

  。

  睿园首府,韩宅。

  中午的时候,冷世钧和韩敏芝从医院回来,带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韩敏芝妇科检查的结果居然是宫外孕,空欢喜一场不说,还要遭受身体上的床上。

  冷世钧为了她的身体着想,已经定了在人民医院的手术日期,回a市的计划也因此再度被搁浅了。

  因为这件事情,全家人的心情都受了影响,所以在听到莲姨通报,说小区外头有个姓高的女人,自称是少奶奶的母亲要进来时,韩老太太直接就没好气的说了句:“不见不见!”

  谁知过了一会儿,莲姨又接到小区保安的电话,一脸纠结的汇报道,“老夫人,那个女人说了,如果少奶奶不见她的话,她今天都不会离开的。”

  “那就让她在那儿等着吧,爱等多久,就等多久。”韩老太太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天空下起雨夹雪来了。

  本以为高贞宁会知难而退,谁知一小时后,客厅的电话又响了。

  莲姨放下电话,一脸纠结的说道:“老夫人,那个女人还在那儿等着,您看……”

  韩老太太直接站了起来,“一个都不准理她!”

  室外的温度已经到了零下5度,钟瑜红看着漫天的雨夹雪,心软,也怕出什么事儿,这才偷偷给高筱潇打了个电话。

  挂断电话后,钟瑜红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不太心安,索性又给韩禛打了个电话,把事情都给讲了一遍。

  “好,我知道了。”韩禛说完这话就挂断了,也没说回不回来。

  钟瑜红那个忐忑,索性拿了把伞,穿好外套先过去看看。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88你母亲现在小区门口》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