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当年你也是这么见死不救的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待看清了那人的五官时,她整个人不禁都愣住了,“郁,郁首长?”

  婚礼当天,时光璞特别隆重的介绍郁锦川给顾家的所有人认识,因为他特殊的身份和背景,高贞宁对他的印象很深,只是……他来找自己有什么事情?除了顾向北和时光璞的这一层关系,实在想不通他能有什么事情要找自己的。【 更新快请搜索】

  难道……是跟以城的案子有关吗?

  高贞宁捉摸不透,原本就慌神的心顿时更加的紧张和不安了起来。

  郁锦川将她的表情都看在眼底,微微眯眼,声音低沉的开口:“因为顾夫人不接郁某的电话,郁某只好不请自来,有几个问题想要当面问个明白。”

  “……”高贞宁眨了眨眼,一下子就想到中午挂断的那几个电话……

  她有些局促的点头,客气有礼的说道:“郁先生,您有什么问题就请直说吧。”

  郁锦川微皱起眉,道,“你是知秋的姐姐对吧?”

  开门见山的质问让高贞宁有着片刻的错愕,“……知秋?”

  郁锦川点了点头。

  “对,她是我的妹妹。”高贞宁顿时松了一大口气,原来不是跟以城的案子有关。

  “二十四年前,知秋带着一个孩子回到崇城,后来那个孩子是交给你母亲抚养的,对吗?”郁锦川又问道。

  高贞宁的心情就像是坐过山车似的,刚刚从顶峰落了下来,这一会儿因为这个问题突然又悬在了半空中。

  她攥着手心,继续点头:“对。”

  “那个孩子现在在哪里?”

  “……”高贞宁被他不怒自威的眼神看的紧张又不安,咽了下口水,才说道,“那个孩子一直都是我妈在照顾的,一岁那年,孩子突然得了一场重病去世了,因为这个,我妈精神上受了刺激,后来……都不太认人了,话说不明白,事情也记不太清楚,几年后她就中风在床,没多久就……去世了。”

  郁锦川目光沉沉的看着她,又问道,“孩子是因为什么病死的?那家医院叫什么名字?”

  “听我妈说,好像是发高烧引起的并发症吧?那家医院是当时我们镇上的一个小诊所,因为条件不太好,前几年的时候……倒闭了。”高知秋说道。

  倒闭了?郁锦川目光复杂,紧攥的双手更是青筋突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抿紧嘴唇,慢慢的从沙发上起身,似有深意的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我会继续调查下去的,如果顾夫人有什么最新消息,或者想起什么新线索的话,可以随时联络我。”

  说着,他抬脚就朝玄关走去。

  高贞宁内心一凛,忙开口喊住了他,“郁首长,请留步。”

  郁锦川回头,深刻的五官明明面无表情,偏偏散发出令人胆寒的压迫感。

  “郁首长,我能问一下,你跟知秋是什么关系吗?为什么你要问囡囡的事情?”高贞宁一脸探究的问道。

  郁锦川看着她,半天后才说道:“囡囡是我的亲生女儿。”

  “……”高贞宁整个人瞬间如中雷击,眼睛睁得大大的,愣愣的说不出话。

  他说什么,囡囡是他的亲生女儿?这……怎么可能?

  。

  “首长好!”

  郁锦川拉开后车门,一言不发的直接坐了上去。

  吉普车缓缓行驶在泊油路上,车厢内始终都很安静,郁锦川眉头紧皱,似乎在思考些什么似的。

  到了一个分岔路口,小战士忍不住开口问道:“首长,请问去哪儿?”

  郁锦川看着窗外,半天后,才开口说道,“回军区大院。”

  “是,首长。”

  。

  军区大院。

  眼看时间就要到六点了,郁老太太正想着要不要给郁锦川打个电话呢,就听到佣人敲门来通报道,“老夫人,首长他回来了。”

  锦川回来了?郁老太太喜不自禁,忙拄着拐杖起身,出了书房正好看到郁锦川要上楼,忙开口叫道:“锦川,先别上去,你妹妹来了,有事要找你帮忙。”

  “二哥。”郁熹媛从郁老太太的身后出来,一脸笑容的看着他。

  郁锦川转过身,黑眸定定的看着郁熹媛,点头,“好,正好我也有事情要问你。”

  郁熹媛疑惑的眨了眨眼,随即继续笑着说道,“好啊。”

  。

  书房里,除了郁熹媛,一同跟她前来的还有时光璞和顾向北。

  不为别的,只为顾以城的事情。

  因为案情牵涉到走私这一块,时光璞给找了个负责这类案子的律师,律师给她出了个主意,那就是先找个给力的担保人,把人保出来再说。

  时光璞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郁东辰,毕竟他是个知名的检察官,就算现在退休了,这种案子处理过无数次,做个担保人还是很靠谱的。

  谁知郁东辰直接就开口拒绝了,原因是五年前他曾经涉及过此案,为了避嫌,这一次不能插手。

  时光璞没有办法,只好又想到郁锦川了。

  以小舅舅的人脉关系,从警局里捞个人出来,应该是挺简单的事情吧。

  郁老太太也说应该没问题,谁知等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完后……

  郁锦川开口就是一句:“这件事情,我无能为力。”

  顾向北瞬间皱紧了眉头,时光璞则是一脸的震惊,郁熹媛抿着嘴唇不悦的说道,“二哥,向北是我的女婿,他大哥的事情也就是我们郁家的事情……”

  郁锦川看着郁熹媛,脑子里不禁想到了高知秋所说的话:他的妹妹在当年侮辱和威胁她,如果她不离开d市就让她身败名裂……他的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眼里只看到郁熹媛嘴巴一张一合,却没听到她具体讲了什么。

  郁熹媛讲了大半天,见郁锦川还是不为所动,顾向北又在旁边坐着,脸上顿时觉得有些没面子了,“二哥,你不能这样,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你不能见死不救……”

  “见死不救?”郁锦川嘲讽的笑了一下,“二十多年前,你也是这么见死不救的,不是吗?”

  “二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郁熹媛变了脸,同时心里“咯噔”一声,怎么郁锦川突然提起了二十多年前?

  郁锦川看着她,额头青筋猛跳,半天后,才忍住自己的冲动,说道,“顾以城的事情,你另找他人吧,我是不会插手的。”

  然后,不顾郁老太太的呼喊,起身拉开门就离开了。

  “妈,你看二哥,他怎么这样啊?”郁熹媛一脸不忿的说道。

  郁老太太皱眉看向了郁熹媛,“熹媛,刚才你二哥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见死不救?”

  “……”郁熹媛无奈的皱紧了眉,“妈,我怎么知道二哥发什么疯啊,他说什么你就信啊?”

  郁老太太:“……”

  。

  顾俪清匆匆从医院赶回家里,因为气温骤降,冻得浑身僵硬。

  一走进客厅,却看到高贞宁竟然好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发呆,浑身气不打一处来,顾俪清拖鞋都来不及换,直接走过去说道,“爸现在牢里面吃苦受罪,爷爷还在医院里抢救,小叔和小婶他们都在外面忙着奔波,你倒好,一个人在家里面享清福是不是?”

  高贞宁听到声音,忙起身说道,“俪清,你误会了,我没有,我刚刚在外面跑了一天了,才从韩家回来的……”

  “韩家?你去韩家做什么?”顾俪清猛地眯起了眼,冷“嗤”了一声说道,“该不会是异想天开的想要求你那个好女儿的帮忙吧?怎么样,求到了吗?韩家人答应帮你了吗?”

  被戳中伤心事,高贞宁皱着眉,摇了摇头。

  “哼,我就知道,人家现在是飞黄腾达了,怎么可能还理你这个母亲。我看你还真是省点儿心吧,别上赶着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了。”顾俪清横眉冷笑的说道。

  高贞宁抿了抿嘴,忍着没有发火。

  顾俪清双手抱胸的看着她,本以为说完这番话,高贞宁多少会回嘴,没想到竟然跟个受气包似的,一句话也不说。

  算了,她撇了撇嘴,直接换鞋,上楼去了。

  高贞宁见顾俪清走了,从包里掏出手机,点开通讯录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指都有些抖。

  好不容易找到“高知秋”的名字,她又看了一眼楼梯,才一鼓作气的将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通了,高知秋温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过来,“姐?”

  “知秋,你现在还住在原来的那家酒店对吗?我有事想要去找你。”高贞宁急切的说道。

  “……”高知秋支支吾吾的,“姐,我现在……不住在那儿了,这几天可能不太方便和你见面,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电话里说吧。”

  “好。”高贞宁不疑有他,看了一眼客厅,实在还是不放心,索性拿起包上楼进了卧室,将门关好后才开口说道,“刚才郁锦川来找我了,还问了我一些当年的事情。姐问你,他是不是就是你前夫,vivian的父亲?”

  “不是。”高知秋否认。

  不是?高贞宁懵了,“可他说他是囡囡的亲生父亲。”

  高知秋叹了口气,说道,“没错,囡囡是我跟他的孩子,但vivian……是我跟别人生的。”

  “……”

  挂断电话后,高贞宁靠在门板上,久久都没有动一下。

  过往的记忆一一地在她的脑海里走马观花,高贞宁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中的手机,室内昏暗的灯光下,她脸上的表情时而纠结,时而挣扎,一时……竟有些讳莫如深了起来。

  。

  睿园首府。

  进家门前,钟瑜红不放心,把韩敏芝查出宫外孕的事情都给韩禛和高筱潇讲了一遍。

  最后她叹了口气,说道,“敏芝这孩子真是命苦,好不容易盼来了二胎,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她本身的体质就不好,这一次做手术,又要遭不少的罪,真是造孽啊。回头你们进去,当着她的面千万别再提这事儿了,知道了吗?”

  高筱潇点头,“放心吧妈,我知道的。”

  韩敏芝的情况和她差不多,也是因为在生第一胎的时候难产,落下了病根,被医生说很难再怀孕……本来还很替她开心的,没想到……

  在听到“宫外孕”这三个字的时候,高筱潇心里也是“咯噔”一声,不安感油然而生。

  这一阵子,李嫂只要在别墅上工,每一天都会给她做各类的药膳或者补汤,可是一切的努力都抵不过这个消息来的震撼,似乎一下子就把她对于生孩子的美好憧憬瞬间又拉回到了现实似的……

  “进去吧。”钟瑜红推开别墅门,进去后,偌大的客厅里却空无一人。

  韩正铭去参加小区每周一的象棋社活动去了,韩老太太生闷气回屋了,好半天,才见冷世钧从客房里走了出来,对韩禛和高筱潇微微点头,脸色看起来也很难看。

  高筱潇见他表情凝重,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才好,众人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着电视,高小白则去了玩具房,一时间,客厅里只剩下电视的声音。

  不一会儿,晚饭做好了,莲姨去敲了门,韩老太太才拄着拐杖从屋里出来。

  听完钟瑜红的汇报后,她点了点头,义愤填膺的说道,“潇潇儿,关于你母亲的事情,我跟家里人都已经说过了,以后但凡是她过来,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理由,全家人一律都不许理她。你放心,她要是敢回去找顾家人告状,有我们韩家给你撑腰,你别怕。”

  “……”高筱潇弯起唇角,窝心又感动的说道,“谢谢奶奶。”

  钟瑜红也笑了,“妈,你就放心吧,刚才阿禛都已经跟顾夫人说清楚了,以后应该不会再来找潇潇儿的。”

  “是吗?阿禛,你具体是怎么跟她说的?”韩老太太饶有兴趣的看向了孙子。

  韩禛挑了挑眉,轻描淡写的说道,“奶奶,小白肚子都饿坏了,还是赶紧先吃饭吧。”

  “哦,那赶紧开饭吧,别把我的重孙子给饿坏了。”韩老太太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吩咐莲姨开饭后,笑眯眯的走去玩具房喊高小白。

  “世钧,你去叫敏芝出来吃晚饭吧。”钟瑜红也看着冷世钧说道。

  “好。”冷世钧起身,往客房走去。

  。

  卧室里没有开灯,借着走廊的灯,冷世钧将开关打开,关好房门,抬脚走了进去。

  床褥中间,韩敏芝静静的背对着他蜷缩在被窝里,一动也不动,仿佛睡着了似的。

  “敏芝。”冷世钧轻喊了一声,坐下去的同时,伸手隔着被子放在了她的身上,“阿禛他们来了,起来吃点饭吧?”

  “我不想吃。”韩敏芝声音又低又哑,一看就是刚哭过的样子。

  “敏芝,身体要紧,别忘了过几天你还要做手术。”

  “世均,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我,我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好不容易……为什么要这样呜呜呜。”韩敏芝说着,又哽咽了起来。

  冷世钧想安慰她,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现在他最痛恨的就是自己,早知道事情会发展成如今这样的话,他就不应该听她的话要二胎,做好防护措施才对。

  自责和愧疚让他眉头深皱,心里也很不好受。

  “刚才妈给我打电话了。”韩敏芝突然说道。

  “……”冷世钧看着她的背部,“你都告诉他们了?”

  “嗯。”韩敏芝回头,“反正他们迟早都会知道的,我也不想要欺骗他们。”

  “……”

  卧室里陷入了死寂一般的安静。

  “妈跟爸说明天来d市看我们。”韩敏芝坐起身,抽过纸巾擦了擦眼泪。

  公婆的谅解和心疼固然让她很感动,但同时也更加重了她内心的负疚感。

  尤其再想到这次手术后,她受孕的几率就会更渺茫了,韩敏芝心里也就更加的自责,深深觉着对不起丈夫,更对不起冷家。

  “世钧。”韩敏芝抬起脸,经泪水洗涤过的眼睛里有挣扎,也有迟疑,最终,她还是把建议给说了出来,“要不……你就把vivian认回来吧?爸妈他们如果知道有她的存在,一定会很开心的。”

  冷世钧:“……”

  。

  ------题外话------

  冬至快乐!谢谢亲爱的们送的月票钻石和鲜花,感动!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90当年你也是这么见死不救的》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