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潇潇儿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苏橙笑了笑,“周秘书,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韩少那么优秀,你放心吧,我有自知之明的。”

  “我倒也不是那个意思,其实苏小姐你的条件真的很好的,高学历,又长得好看,而且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再过几年,晚了可就更不好找了。”周秘书苦口婆心的劝道。

  苏橙弯着唇,“我知道,只不过……感情也要相处久了才知道彼此到底适不适合。比如我跟韩少,我们认识的时间都快超过10年了,我知道自己跟他并不适合,所以做同事才是我们之间最好的相处方式。”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周秘书欣慰的点了点头,又说道,“其实当初,打死我也想不到潇潇儿会跟韩少走到一块儿呀。我总觉得像韩少这样气场强大的男人,应该得找个女强人才能降得住他的,没想到……”

  苏橙挑挑眉,没有说话。

  。

  总裁办公室内。

  那个满脸亲切笑容的秘书一离开后,高贞宁一抬头,就看到韩禛正望着自己。

  他坐在黑色的办公桌后面,气场的身子向后靠在了椅背上,下颚微抬,很悠闲的姿势,但是……一对上他那冷寒的眼神,高贞宁不由自主地就有些腿软了起来。

  虽然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太骇人的表情,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光是那么不说话的看着她,就让她心里胆战又心惊的,也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此刻的心情是好……还是不好?

  突然,她就有些后悔了,刚才在医院里的时候,她怎么会听取时光璞的意见,一时头脑发热的就跑过来了呢?毕竟她不太熟悉这个女婿的性格,万一他再跟昨天下午似的不给自己一点面子,那……

  就在她这般忐忑不安的时候,韩禛蓦地勾起了唇角,英俊的脸部线条也瞬间柔和了下来,声音很平静的问道:“不知顾夫人今天大驾光临我这儿,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高贞宁没想到他的态度竟然挺客气的,虽然还是喊自己‘顾夫人’,但不可避免的,心里还是升腾起了一些希望。

  看来时光璞没有骗她,毕竟是男人,昨天那么的不留情面,应该只是为了要在叶潇的面前表现自己吧?只要她摆低姿态,装装可怜,看在叶潇的面子上,一切应该都是有转机的。

  心里这么想着,高贞宁便开口说道:“韩少,我今天……”

  “先坐下来再说吧。”韩禛挑了下眉示意。

  高贞宁只好在桌前的黑色座椅上坐了下去,双手紧张地握着挎包的手带,带着点儿客套的开口说道:“韩少,我今天过来,主要是为了我先生案子的事情,不知道能不能……”

  “我知道,为了你老公坐牢的事情嘛。”韩禛说着,端正身子,伸出干净修长的手指拿起了桌上的打火机和烟。

  他毫不避讳的从烟盒里抽出一根叼在嘴上,“吧嗒”一声滑开了打火机后,就将烟给点着了。

  他的动作娴熟而又优雅,只是在抽了一口烟后,呛浓的烟雾竟直接对着高贞宁的脸就喷吐了出来。

  烟雾缭绕中,高贞宁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皱眉闷咳了几声后,不知道是被熏的还是委屈的,双眼微微带红的看着韩禛,抿着嘴唇,也不敢说出些什么不好的话来,样子可怜又无辜。

  直到韩禛将那一根烟都抽完了,高贞宁咽了下口水,这才尝试着再度开口说道,“韩少,我今天过来,主要是为了以城的那个案子的事情。昨天下午真的是我一时糊涂,竟然误会这事儿是你做的,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计较……”

  话还没说完,韩禛就“嗤”地一声笑了出来,长指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语调轻佻的说:“谁说是误会?”

  “……”高贞宁吃惊的张着嘴,一时竟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宋树是我派人找回来的,也是我让他去警察局自首的。”韩禛的语气就像在谈论今天d市的天气,说完后,表情渐渐的由柔和变得严厉,冷睨着眼前一脸痴呆的高贞宁,又补了一句道,“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高贞宁的脸色发白,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起来,“为……为什么?”

  韩禛眯眼,脸上的表情冷的有些发寒,语气更是讥嘲的不行,“潇潇儿是我的媳妇儿,你说是为了什么?”

  高贞宁:“……”

  果然如此,她现在什么都明白了,原来顾以城说的话都是真的,不是猜测,这件事情真的是韩禛做的!

  但是……就为了给叶潇撑腰就把以城给送进了警局,这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她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以城跟我说了,周末那天在医院的时候,他真的只是一时被气到了,不是真的想要打潇潇儿的,他还让我跟潇潇儿道歉,他真的不是有意的,而且那天他也没有打到潇潇儿,你能不能……”

  “你以为我只是为了这事儿?”韩禛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她,“五年前你们到底做了些什么,还需要我再复述一遍吗?”

  高贞宁的脸瞬间白了个彻底,“潇潇……潇潇她都告诉你了吗?”

  看着韩禛讳莫如深的表情,高贞宁急的想要解释:“这件事情,我以前跟潇潇儿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但是她就是不肯相信。我们当时也是被齐老板给骗了啊,以为是他的儿子要相亲,早知道是齐老板他自己要找小老婆的话,我肯定是不会让潇潇儿去酒店的。我是她的亲生母亲,我怎么可能会想要害她呢,包括以城也是……”

  “亲生母亲?”韩禛眯起了眼,“顾夫人真的是潇潇儿的亲生母亲?”

  高贞宁一怔,眨了眨眼,似乎是被这话给问懵了,过了一会儿,似乎带着一股怨气的在说道:“韩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韩禛的声音淡淡的。

  “……”高贞宁攥紧双手,咬牙说道,“我当然是潇潇儿的亲生母亲,我是十月怀胎辛辛苦苦把她给生下来的,虽然这么多年我是疏忽了对她的照顾,但是血缘关系是割不掉的!”

  “那就奇怪了,难道顾夫人除了顾以城和叶伟鑫以外,还跟过别的男人?”韩禛眯着眼,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高贞宁心里一惊,脸上不知道是气愤还是害羞,竟通红了起来,“你,你不要血口喷人,我这一辈子就跟过两个男人,潇潇就是我跟前夫生的孩子。”

  “是吗?”韩禛挑了挑眉,伸手将桌上那份文件夹拿在手里,抽出里面的报告丢在了她的面前,“这是叶伟鑫和潇潇儿的dna亲子关系鉴定报告,这份报告的结果显示:两人并没有血缘关系存在,也就是说,潇潇儿不是叶伟鑫的女儿。顾夫人,就这个问题,你可以解释一下吗?”

  高贞宁脸色猛然一变,因为实在是太震惊了,所以脸上的表情藏也藏不住,也让韩禛看了个彻底。

  她是真没有想到,韩禛竟然会怀疑到这一点上,甚至还去找了叶伟鑫做亲子鉴定……刚才那句话就是故意挖了个坑给她跳,她还傻呵呵的跳下去了……现在面对韩禛的问话,她真的是骑虎难下,百口莫辩了。

  坚持说潇潇儿是自己的女儿,那不就是等于变相承认自己还有别的男人吗?可她刚刚才又义正言辞的表示自己只跟过两个男人……

  看着眼前的那份文件,高贞宁的脑子里乱糟糟的,整个人又慌又乱,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想不到吧,我会去找你的前夫。只可惜,他二十年前入狱后不久,脑子就受了伤,当年的事情也完全不记得了。但是没关系,还好现在的医学很发达,所以才给了我这个真相。”

  听着韩禛低沉笃定的声音,高贞宁更是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她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浸透,浑身冰冷而又僵硬。

  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竟然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候就这么被人给翻了出来,说不害怕是假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韩禛干脆将文件收了起来,反正她看不看都是一样的,“潇潇儿应该是你妹妹的女儿吧?”

  “……”高贞宁的沉默,等于间接证实了他的猜测。

  “把自己亲妹妹的女儿占为己有,然后还欺骗她的孩子早已经死了,高女士这种移花接木的本事,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了。”韩禛将文件夹往旁边一放,轻描淡写的说道。

  其实最初他也没有怀疑到这块,毕竟这么狗血的事情,好像只有在小说和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直到昨天晚上,他听到高筱潇说的那一番话。

  她说:外婆经常会把她认错成囡囡,而高知秋把囡囡一丢在家里就是二十多年,在高知秋没回过的二十多年李,高贞宁又一直对潇潇儿不管不问的,甚至还在五年前做出那种违背人之常理的事情……于是,他就有了个大胆的猜测,会不会有可能叶潇根本就不是高贞宁的女儿,所以高贞宁才会如此心安理得的不管她,甚至利用她?

  今天早晨,他特意拿了高筱潇和叶伟鑫的头发去医院里做了鉴定,果然,鉴定结果让他的猜测成为了事实。

  ……

  看着眼前瑟缩在那儿,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高贞宁,韩禛又开口问道:“我问你,潇潇儿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

  高贞宁猛地摇头,眼神闪烁不安的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不说也没关系,回头我去问一下姨妈,自然一切就都清楚了。”韩禛勾着薄唇,笑的像个老狐狸。

  高贞宁猛地抬起头,眼睛里恐慌一片。

  她害怕,害怕自己做的那些事情都被暴出来,到时候……知秋怎么看她,顾家人怎么看她?

  高贞宁眼里泛着猩红的血丝,巨大的心理压力让她竟然直接哭了出来,冲着韩禛就喊道,“是她当年不要潇潇儿的,她自己跟别的男人跑去美国快活了,让妈跟我当冤大头照顾她留下来的私生子,她在美国吃香喝辣的,二十多年没有任何的消息,难道她就不自私吗?要不是这些年我把潇潇儿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在看待,她从小到大不知道要遭受多少人的白眼,被多少人骂是私生子!是我把她养大成人的!我供她吃,供她穿,还要供她读书,我一个离异的女人,我容易吗我……”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利用她和害她!”韩禛冷硬的说道。

  高贞宁脸上早已哭的眼泪鼻涕糊成一片,“就算我五年前利用了她,可是她现在不也生活的很幸福吗?她遇到了你,还生下了一个那么可爱的孩子,我根本就没有害到她什么啊!我养了她这么多年了,就算我不是她的亲妈,可我还是她的姨妈,对她有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难道这一切都不能抵消了吗?”

  韩禛冷冷的狠“嗤”了一声,“那好,念在你养了潇潇儿二十多年的份上,回头我给你开一张支票,让你这么多年的付出都有个回报,你们俩的关系从此一笔抵消!从今天起,不准你再来找潇潇儿,否则……我有的是办法把你送进去跟顾以城作伴。”

  高贞宁:“……”

  。

  10分钟后,高贞宁低着头,像个过街老鼠似的离开了总裁室,迅速坐电梯到了一层。

  “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就是她现在最大的感受。

  以前,叶潇还是自己女儿的时候,韩禛就从不把她这个丈母娘看在眼里,现在知道了真相,甚至直接说要把她送进牢里……

  到了楼下,时光璞正站在一楼大堂中央的建筑沙盘模型前低头看着,一身粉色针织裙将她姣好的身形显露无疑。

  高贞宁匆匆的走过大堂,好像没发现她似的。

  “大嫂?大嫂!”时光璞忙跟了上来,一边看着她的表情一边问道,“怎么样,韩大哥愿意帮忙了吗?”

  高贞宁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迅速从旋转门里走了出去。

  出了大厦,她不顾时光璞在身后的呼喊,一路小跑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就走了。

  时光璞站在路边,皱眉不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

  坐在出租车上,高贞宁让司机先往前开着,然后就迅速拿出了手机。

  刚才韩禛的态度已经明确表明,他不可能再给她什么好脸色看,更不可能让她再跟叶潇接触。

  但是也由此可以看出,韩禛真的很在意潇潇儿,联系昨天下午他单独找自己说叶伟鑫的事情,高贞宁几乎可以确定,现在所有的事情潇潇儿还蒙在鼓里,所以……她还有机会。

  打开手机通话记录,找到了昨天中午的那个未接电话号码,高贞宁直接就拨了出去。

  电话一接通,她就又急又快的说道:“喂,请问是叶首长吗?我是知秋的姐姐,高贞宁。”

  “你好。”电话里传来郁锦川低沉的声音。

  “是这样,关于当年那个孩子的事情,我这里突然又想起来了一些事情,您现在方便吗?我想跟您当面谈。”高贞宁快速的说道。

  “我现在崇城,可能明天才能回到d市。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直接在电话里直说。”郁锦川说道。

  去崇城了?这么说,他已经在调查了?

  高贞宁紧张的捏紧了手机,一咬牙就破釜沉舟地说道,“我告诉你当年那个孩子的下落,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电话里顿了两秒,随即郁锦川的声音再度传来,“可以。”

  。

  挂断电话后,高贞宁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紧张的。

  “女士,想好去哪儿了吗?”司机趁机开口问道。

  “继续往前开。”说完,高贞宁又拨通了高知秋的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姐?”

  “知秋,你现在哪里,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你说。”高贞宁急切的说道。

  “我……”高知秋的声音似有迟疑,“我也不知道我这个地方是在哪儿,是一个庄园,名字叫‘秋水居’,姐你知道吗?”

  “秋水居是吗?好,我马上就到。”高贞宁挂断电话,对着司机师傅就说道,“师傅,去秋水居。”

  师傅根本没听过这个地方,高贞宁只好费了半天的工夫百度,最后,出租车才迟疑的顺着高架桥往城南的方向开去。

  。

  ------题外话------

  写的很不顺,4000字凑合看吧……

  平安夜快乐~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94潇潇儿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