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怎么能让客人动手呢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高知秋看着高贞宁的眼睛,终究将那些恶毒的话又给咽了下去,说道,“潇潇儿我已经决定认回来了,以后她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夫家的事情你爱找谁帮忙就找谁帮忙,我管不了,我也不想管,以后我会当做从来不认识你,请你也别跟我联系了。”

  说完,她狠狠的甩开高贞宁的手,过去打开门就离开了。

  “知秋……”高贞宁一急,忙拿起包和外套也追出去。

  谁知到了门口却被服务员给拦住了,“女士,您还没有买单。”

  高贞宁急的从包里掏出钱夹,扔了一张百元大钞就追过去,在路口拽住了正要打车的高知秋。

  “知秋!”她气喘吁吁,一脸的着急,“你先听我解释行不行?”

  “没有什么可解释的。”高知秋心头烦闷,她相信韩禛的为人品行,不可能做出在背后无端恶意中伤别人的事情,尤其他还是潇潇儿的老公,是这件事情的男主角……

  正在两人拉拉扯扯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悦耳的女声,“大嫂,需要帮忙吗?”

  高贞宁一回头,就看到时光璞正挽着顾向北的胳膊站在那儿,两人郎才女貌,手上还提着营养品,应该是过来看顾老爷子的。

  下意识的,她就将手给松开了。

  高知秋看都不看两人,车也懒得打了,直接迅速抬脚往前面走去。

  高贞宁咬牙,只能按捺住追上去的冲动,扯了扯嘴唇说道,“小叔,光璞,你们来啦。”

  “大嫂,刚才那个女人是谁啊?你们在吵架吗?”时光璞一脸八卦的问道。

  顾向北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眉头却皱在了一起,深沉的眼睛也始终盯着高知秋的背影。

  “哦。”高贞宁伸手将乱了的发丝别到耳后,轻描淡写的说道,“她是我妹妹,我们刚才讨论一些事情。”

  “这样啊。”时光璞眨了眨眼,“那我们赶紧进去吧。”

  “……”顾向北不置可否,眼神在高贞宁的脸上似有若无的掠过。

  他当然认出那个女人就是下午在聚鑫公司里找高筱潇的女人,不过最终,他什么话也没说,抬脚就朝医院里走了过去。

  高贞宁没办法,只好也跟在两人的身后回去了。

  。

  十九层的vip病房里,主治医生正在给顾老爷子做心律检查,“老爷子,您这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了,如果实在要出院的话,最好保持心情的愉悦,不要受到什么外界的刺激,还有就是,最好能有家庭医生随时候在身旁。”

  蒋梦怡点了点头,又有点担心的看着顾老爷子说道,“老公,真的不要紧吗?要不……还是再在这里住几天吧?”

  “不用。”顾老爷子抬脚要下床,“我要出院。”

  “……”蒋梦怡没有办法,只好帮着扶起了顾老爷子,边让护工帮忙收拾东西,边小声埋怨道,“这个贞宁也真是的,家里都这样了还有心思出去见朋友,这都去了大半个小时了吧,还不回来!东西都没人收拾!”

  “行了行了,以城进去了,她现在心里面也不好受,你就不能少说几句吗?”顾老爷子烦闷的皱起了眉。

  “……”蒋梦怡瘪了瘪嘴,忍住不说话了。

  房门被打开,顾向北和时光璞进来了,高贞宁则跟在最后。

  “爸要出院了吗?这么快?”时光璞将礼品都放在桌上,有点讶异的问道。

  “唉,没办法,医生说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他啊就想要回家了,怎么劝都不肯听。”蒋梦怡顺势又抱怨了一番。

  “爸,真的没有问题吗?”顾向北还有些担心的问。

  “我没事。”顾老爷子看着小儿子,眼睛里满是急切,“向北,你大哥的事情忙的怎么样了?”

  “我已经找到朋友帮忙了,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说是最迟明天就应该可以放出来了。”顾向北来时的路上又接到了黄以薄的电话,对方说的信誓旦旦,也让他充满了信心。

  “那就太好了。”顾老爷子这长舒了口气。

  高贞宁眨了一下眼睛,惊喜的看着顾向北道,“真的吗?小叔?以城……以城他真的明天就出来了?”

  顾向北点头,“放心吧。”

  高贞宁鼻子一酸,眼泪都差点儿掉下来了。

  只要以城能出来,那其他的就一切都无所谓了,知秋要怪就让她怪吧,等过一阵子,自然气就会消了。

  “老公,这下你不用担心了吧?”蒋梦怡也很欣慰,毕竟都快到年底了,家和万事兴,还是少发生点儿事情才会心安。

  顾老爷子点了点头,脸上这才露出了几天来的第一个笑容。

  。

  军区大院,郁家。

  郁锦川乘着夜色回到家,刚进门就跟戴着墨镜的郁聿庭差点儿撞到了一起。

  “叔叔。”郁聿庭对他点了下头,抬脚就出去了。

  郁锦川挑了挑眉,换好室内拖鞋进屋。

  “锦川回来啦。”客厅的沙发上,郁老太太正坐在那儿看戏喝茶,见到他就开口问道,“吃过晚饭了没有?”

  “吃过了。”郁锦川走过去坐下,安静的没有再说话。

  郁老太太拿起遥控器,将电视机声音调低,“怎么了,锦川,你没事儿吧?”

  郁锦川心中叹息,“我没事,妈。”

  下午的时候,他带着礼物去幼儿园,本想借机会看看小外孙,没想到刚好看到高筱潇来接小白,看着她避之不及的带着小白迅速上车离开,他只觉得心口一阵钝钝的疼。

  那是他的女儿和外孙,可他却硬生生的错过了她二十多年,错过了她的成长,错过了看她嫁人生子,甚至……在她被人欺负和利用的时候,在她带着小白在外面艰难生活的时候,同在d市,他竟然完全不知道她的存在,也没能保护到她和孩子……

  不需要高知秋的责备,他早已经在心中将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尤其再看到下属查访到的资料时,他的心中更是无比的悔恨和自责。

  资料中显示:高知秋跟冷世钧结婚不到两年就离婚了,冷世钧回国后进了a大做音乐系教授,10年前在d大交流演出时认识了韩家长女韩敏芝,才男才女的爱情引得世人称羡,虽然两人存在十几岁的年龄差异,却很快结合并孕育了一个女儿,在a市过上“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幸福生活;而高知秋,始终独自一人在美国抚养vivian,早些年的时候境遇很不好,只能在一些街头,商场或餐厅打打临时工,直到五年前的时候,因为一场表演事故伤到头部,足足在医院里躺了一年的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应验了“否极泰来”那句话,从那以后,在一个叫burke的经纪人帮助下,她的演艺事业总算慢慢变好,今年的巡演是她在美国大放异彩的第一场大战,本来是个绝佳上位的好机会,谁知却只演了亚特兰大和拉斯维加斯两场就没下文了。

  经纪人burke给出的最新官方消息是:巡演将无限期延期……

  其实,凭着他这几年的权势,只要想查,不难查到关于高知秋的消息。

  尤其autumn又是近几年突然在美国名声大噪的华裔美女小提琴家,只要关注过演艺这块新闻的,几乎都可以注意到她,可他,竟然从来都不曾在意……

  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让他们一直的错过……

  他甚至想,如果当初看到那张她和冷世钧的照片,他不那么的轻易放弃,或者……不要一昧的沉浸在背叛的痛苦中,去尽力的探寻真相,现在的一切是不是又会不同?

  郁锦川没有答案。

  莫名的,喉间感到一阵阵的酸涩,怕郁老太太担心,他干脆起身,朝楼梯走去。

  “……”郁老太太纳闷的看着郁锦川的背影,心里头是浓浓的担心。

  自从儿子那天说要去崇城后,她就感觉这整个人就有些怪怪的,不爱说话,经常无缘无故地就发呆……

  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郁锦川突然转过身来,四目相对,郁老太太吓了一跳,手不自觉的摸上了心口。

  郁锦川眉头紧锁,一双黑眸恍若冬夜的深海般暗沉,“妈。”

  他喊了一声。

  “怎么了?”郁老太太一脸的慈祥微笑。

  下一秒,她脸上的表情直接崩塌了,因为她听到郁锦川说,“我要跟知秋结婚。”

  他不是在问她的意见,而是直接用了肯定和宣布的语气,可是……知秋她不是有老公和女儿吗?

  郁老太太只觉得一阵眩晕猛地从脑中袭来,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往沙发的一边倒了下去。

  郁锦川:“……”

  刚好杨曦从厨房出来,忙把手里的水果盘随手一放就跑了过去,“妈,妈你没事儿吧?”

  郁老太太嘴里直“哼哼”,半睁着眼睛,头重脚轻,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最引以为傲的小儿子,竟然在四十八岁这年突然说要结婚,结婚对象还是有丈夫和孩子的初恋情人……真是造孽啊。

  。

  不同于郁家这边的兵荒马乱,韩家的别墅此时充满了欢声笑语。

  高筱潇带着高小白早早就回来了,给婉婉带了礼物,给冷家的两位长辈也买了很有档次的营养品,只是……独独漏掉了冷郁秋的。

  她有点儿不好意思,因为没有人告诉她,姐夫的这个养女也会过来。

  倒是冷郁秋,笑靥如花,很大方的说道,“没关系。”

  天知道,当刚才韩老太太拉着高筱潇的手,一脸自豪的介绍说这是她的孙媳妇儿时,冷郁秋感觉自己仿佛被一盆冷水浇下了,整个人彻底的僵硬。

  她一直在默默的观察着高筱潇。

  高筱潇今天穿的比较休闲,蓝色的窄脚牛仔裤,上面是一件米色的圆领卫衣,头发很简单的梳成了一个丸子头,一眼看去就像个女大学生,看不太出年纪,但既然已经有了个五岁的孩子,现在起码也有二十**岁了吧?

  冷郁秋拧着眉,心里也开始不甘心,她自认长相不比高筱潇差,而且还更年轻!为什么韩禛却选择了她,不选择自己呢?

  。

  因为今天晚上刚好是平安夜,家里又有客人,还有两个小孩子,虽然韩家以前对这类洋节日不太感冒,但今天一大早的,韩正铭还是去外面搬了一棵圣诞树回来。

  经过了一天的打扮和装饰,绿色的圣诞树立在了客厅的一角,上面挂着各式的礼物盒子,五光十色,看起来颇有节日的氛围。

  眼看时间已经五点钟了,钟瑜红便起身亲自去下厨,高筱潇见状也起身说道,“妈,我帮您吧。”

  钟瑜红点头,两人一起进入了厨房。

  客厅里,婉婉和高小白被老人们带着在圣诞树前拍照,冷郁秋坐着看了一会儿后,忍不住起身朝厨房走了过去。

  正抱着婉婉准备拍照片的徐美祖看了她一眼,微皱了下眉,倒也没有管她。

  。

  厨房里,钟瑜红正准备做烤火鸡,高筱潇在旁边帮忙准备调料什么的,两人挨着站在一起边说边笑的,看得冷郁秋心底一阵不快。

  “呀,郁秋,你怎么来了?”钟瑜红看到脸色难看的冷郁秋,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

  冷郁秋扯了扯唇角,说道,“伯母,有什么地方我可以帮忙的吗?”

  “那多不好意思啊,你是客人,怎么能让客人动手呢。”钟瑜红一脸的客气,浑然不觉这话在冷郁秋听来不太舒服。

  她是客人,意思就是这个叶潇才是家人?

  虽然事实如此,不过……

  “伯母,没关系的,其实我今年刚刚才拿到了粤菜的厨师证,我干活还是很麻利的。”冷郁秋笑着说道。

  粤菜厨师证?高筱潇有点惊讶的看着她,这么厉害?

  见钟瑜红还是不说话,冷郁秋直接走过去说道,“要不,伯母,我来烧两个菜吧,反正,阿禛还得过一会儿才能回来。”

  “呃……”钟瑜红一听到这称呼,忙指着灶台,转移话题说道,“那你去吧,让莲姨给你分两道菜就好了。莲姨,莲姨!”

  莲姨忙放下手里的活过来,听着钟瑜红在那儿吩咐,便笑眯眯的对冷郁秋说道,“冷小姐,跟我来吧。”

  等冷郁秋过去,开始准备食材的时候,钟瑜红便推了推高筱潇的胳膊,“潇潇儿,你去给阿禛打个电话吧,问问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我好把握时间烤这只火鸡。”

  高筱潇只好点了点头,“好,妈,那我先出去给他打电话。”

  “嗯,去吧去吧。”钟瑜红看着高筱潇走了,脸上的笑容都快能开出花来了。

  一回头,看到冷郁秋皱眉看着高筱潇的背影,钟瑜红轻“咳”了两声,走过去说道,“郁秋,准备炒什么菜啊?”

  冷郁秋收回视线,硬挤出一抹笑容说道,“一份是清蒸鲈鱼,一份是黄瓜爆鸡丁,都是阿禛喜欢吃的。”

  “……”钟瑜红那个无语啊,怎么这个冷郁秋还不死心呢,竟然还记得自家儿子爱吃的这两道菜。

  但是有些话她也不好说的太明显,只好笑了笑,说道,“是吗?其实阿禛现在自己都会做菜了,所以我倒不知道他爱吃什么了。”

  “阿禛会做菜?”冷郁秋顿时惊讶的不行,那个一直屁拽屁拽的大少爷,他竟然也会碰厨房?

  冷郁秋简直难以想象那个雷人的画面!

  “那可不。”钟瑜红立马接过了话匣子,“阿禛自从结了婚后,现在真是个让我刮目相看了,因为潇潇儿不会做饭,所以他就去学了,我尝过一次,做的还真挺不错的呢。所以有句话说什么‘抓住男人的心,得先抓住男人的胃’,根本就是错误的,因为只要男人对你有心了,根本就不用你去抓,他自己就会屁颠屁颠的去对你好了,甚至包括是做饭,做家务……哎呀我都好羡慕我的儿媳妇哦,这辈子,我还没吃过你伯父给我做的菜呢。”

  冷郁秋“呵呵”一声,“是吗?”

  钟瑜红笑了笑,只希望自己的点拨能让这个冷郁秋开窍吧。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203怎么能让客人动手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