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相信?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这个外甥女来指手画脚?再说了,你有什么资格去问?”冷世钧开口打断了她。

  冷郁秋的脸上惨白一片,从小到大,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一向好脾气的冷世钧这么严厉又直白的指责她。

  难堪,狼狈和受伤瞬间席卷了她,甚至眼底,都泛出了红红的血丝。

  冷世钧见到她这样,心底又有一丝不忍划过,念着她孤苦无依,沉声说道,“行了,我说这些都是为了你好,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好记住我的话,以后也不要再去找阿禛了,听到没有?”

  冷郁秋鼻子里酸的不行,低着头,声音哽咽的说道,“我就是喜欢他而已,难道我就不能为自己争取一下吗?我也没有做什么,我就是想去问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样都不可以吗?”

  冷世钧没想到这个养女竟然这么的爱钻牛角尖,当下也有些不耐烦了,皱了皱眉就说道:“多余的话我不想再多说了,总之,你跟阿禛是不可能的,以后别再这么冲动了。待会儿进去的时候,记得跟所有人都道个歉,走吧。”

  说完,直接抬脚向主屋走去。

  冷郁秋站在那儿,冷冬的夜风吹过,心里头是说不出的苦闷与烦躁,半天后,才咬牙跟了上去。

  。

  走进别墅,客厅里却只有冷家人坐在那儿,包括韩敏芝。

  冷郁秋走过去,红着眼睛低头说道:“爷爷,奶奶,妈,对不起,今天晚上让你们担心了。”

  韩敏芝看着冷郁秋,还没有说话,徐美祖已经站起身来说道,“没事没事,回来就好了。郁秋,吃过晚饭了没有?在外面冻坏了吧?”

  “……”冷郁秋眼睛鼻子通红,听到这话,脸色也没有变好,只是摇了摇头低落的说道,“我不饿,先回屋了。”

  “等等。”韩敏芝冷着脸站了起来,“郁秋,你跟我来屋里,我有话跟你说。”

  徐美祖看韩敏芝脸色不对,刚要开口,冷敬言一把按住了她的胳膊,又对她摇了摇头。

  徐美祖:“……”

  等母女俩进了屋后,徐美祖按奈不住的看向冷敬言,“你刚才拉着我做什么?”

  “敏芝是在教育孩子,你别总是上去瞎掺和。”冷敬言不满的说道。

  徐美祖一愣,絮絮叨叨的开始说道:“你这是什么话,郁秋也是我的孙女,我关心孩子怎么能叫瞎掺和呢?再说了,本来就没多大的事儿,孩子都说了对不起了还不行啊,说不定是那个潇潇儿误会了……”

  “爸,妈,时间不早了,我有点累,先回屋休息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冷世钧突然开口。

  徐美祖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好。世钧,既然累了,那你就赶紧回屋休息去吧。”

  。

  冷世钧走进屋里,就听到韩敏芝在说道:“我已经帮你定好了明天回a市的机票,你待会儿回去收拾收拾行李,明天早上就走。”

  “妈,你这是要赶我走吗?”冷郁秋不可置信的看着韩敏芝。

  “因为你今天晚上的冲动,现在全家人都知道你对阿禛存有那种心死了,刚才爸妈还有奶奶都找我谈过话了,你还好意思继续待在这儿吗?”韩敏芝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冷郁秋委屈的开口说道,“我又没有做什么,我不过就是想今天刚好有空,就去找阿禛问问清楚,结果等了一下午才看到他的人,才说了一句话他就走了,把我一个人孤零零的丢在那儿。如果伯父伯母他们误会的话,我可以去解释的……”

  “你怎么还是这么执迷不悟的?阿禛和潇潇儿人家夫妻俩好好地,你突然跑过去骚扰你还有理了?都这个地步了你还认为自己没做什么,难道你心里还想着要做什么更过分的事吗?”

  冷郁秋:“……”

  “四年前我就跟你说过了,阿禛对你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不然以他的性格,不可能对你没有一丁点的表示。你今年二十二岁,不是十二岁,你读了那么多年的书,最简单的礼义廉耻应该不用我教吧?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再多说了,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就算是真的喜欢阿禛,喜欢的不行,可阿禛已经结婚了,你要是再这样下去就是做小三,是破坏别人的婚姻,是在做不对的事情你明白吗?死了那份心,也别再钻牛角尖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明天早上你就回a市。”

  冷郁秋这一天下来心里已经很难受了,现在再听到韩敏芝这么强硬的逼迫,心里来气,犟着脾气就说道,“我不回去,我就要待在这儿。”

  冷世钧忍不住开口,“郁秋。”

  冷郁秋红着眼睛看了看两人,一句话没说,直接转身就拉开门跑出去了。

  韩敏芝坐了下来,伸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脑子里烦闷的不行。

  冷世钧过去,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说道,“好了好了,别愁了,明天上午我会亲自把她送上飞机的。”

  韩敏芝点了点头,将头靠近丈夫的怀里,低低的叹了口气。

  以前那么知书达理的女儿,为什么突然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爱情果然让人疯狂

  。

  香汐园别墅。

  高筱潇洗完澡,躺在卧室的大沙发上看会儿电视,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来一看,竟然是韩老太太的手机号码。

  她一愣,忙按下“接听”,“奶奶,还没有睡呢?”

  都晚上的10点钟了,平日里这个时间点韩老太太早该上床休息去了。

  “呃,潇潇儿,阿禛在吗?”韩老太太在那头小心翼翼的问。

  “阿禛?”高筱潇看了一眼卫浴室,“他在洗澡呢,奶奶您要找他吗?”

  “没有没有,我是来找你的。”韩老太太忙说道。

  高筱潇笑了笑,也立即猜到了她的意思,干脆就说道:“奶奶,是因为晚上冷郁秋的事情吗?”

  “……”韩老太太一顿,“呃,潇潇儿,你没有因为这个跟阿禛闹矛盾吧?”

  小三都直接找上公司了,这种事情,搁任何一个女人的身上都受不了吧?尤其那个冷郁秋还长得挺漂亮的……

  念在大家都是亲家的份上,韩老太太也不好意思当面说什么,但是私底下都跟儿子,儿媳妇都商量好了,也让韩敏芝迅速订了机票,明天就把人给送回去,避免夜长梦多,再生什么枝节……

  高筱潇笑着说道,“奶奶,我没事,我也没有跟阿禛闹矛盾,您放心吧。”

  韩老太太一听到高筱潇这话,心里也放松了,慈祥的问道:“阿禛都跟你解释过了,对吧?”

  “嗯,他昨天晚上就跟我说过了,大家就是亲戚而已,是冷小姐误会了他的意思。”高筱潇淡淡的说道。

  “什么亲戚啊,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冷家的一个养女,以前我是看她老实巴交的,还挺心疼她的,没想到竟然对阿禛有这种想法,还跑去公司了,真是不知轻重,可见平日那知书达理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总之你放心,刚才我和正铭还有瑜红都达成一致的意见了,敏芝也同意了,明天就让那个冷郁秋回a市去,以后没事儿也不会再让她过来骚扰阿禛了,你就放心吧。”韩老太太义正言辞的说道。

  “……”高筱潇眨了眨眼,只好说道,“谢谢奶奶。”

  “这孩子,谢什么啊,只要你跟阿禛好好地,其他事情都不用管。”韩老太太又关心了几句,最后才把电话给挂了。

  放下手机后,高筱潇还有些回不过神来,总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真的是太幸福了,不管是之前的黄以柔,还是现在的冷郁秋,只要一出现,根本都轮不到她出手,全家人就帮忙先把她们给驱散了,简直了……

  韩禛洗完澡出来,就看到高筱潇正坐在沙发上发呆。

  他随意地擦了擦头发,走过去坐下,伸手把她捞到了腿上坐着,“媳妇儿,发什么呆呢?”

  高筱潇看着他头发湿湿的,伸手拿过一旁随手被扔的毛巾继续帮他擦着,边说道,“刚才奶奶给我打电话了,说明天要送冷郁秋回a市。”

  “嗯。”韩禛半闭着眼睛,脸搁在她柔软的肩上,舒服的深吸了一口气。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高筱潇一直温柔又耐心的帮他擦着头发,直到头发都擦干了,她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今天晚上,我接到高贞宁的电话了。”

  韩禛睁开眼睛,“吃饭那会儿?”

  “嗯。”高筱潇点头。

  “她找你做什么?”韩禛半眯着眼看她。

  高筱潇如实地说道:“她说你让法院明天就开庭,想让我找你帮忙,放了顾以城。”

  “……”韩禛没说话,只是从鼻端冷冷的“嗤”了一声,“然后呢?”

  高筱潇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这件事情,真的是你做的吗?”

  韩禛双手搂紧她的腰,勾了勾唇,表情突然变得有些轻挑,“媳妇儿,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相信?”

  高筱潇毫不犹豫的点头。

  韩禛最喜欢的就是她这幅满心信任自己的样子,像个他豢养的小猫咪似的,乖顺服帖的让他忍不住想要去疼爱。

  低头在她的双唇上使劲的吸吮了两下,那种柔软滑嫩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又是一再的蹭磨啜吻,半天后,才贴着她的唇缓缓地说道:“不是我做的。”

  高筱潇:“……”

  不是他做的,那……是谁做的?竟然能左右开庭审理的时间……

  。

  顾家。

  阳台上,顾俪清正在给黄以薄打电话,“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爸爸的案子明天突然就开庭了?”

  黄以薄在那头低咳了一声,说道,“我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本来今天是可以把人放出来的,但是我外公说,上头突然下了命令,我外公也是无能为力啊。”

  “你现在跟我说无能为力,昨天是谁信誓旦旦的说把事情包在身上的?”昨天晚上,为了感谢他的帮忙,她还特地去跟他吃了一顿平安夜晚餐,没想到竟然被忽悠了顾俪清气得不行,直接骂了一句,“骗子”

  “俪清,你这话就说的不好听了,我又不是故意要骗你的,他们政治上的事情我也不太懂,你要是不信的话,明天来我公司,我当面给你打电话问问行不行?”黄以薄在那头好言好语的说道。

  “不必了,你的话,我再也不会相信”说完,顾俪清直接挂断了电话。

  拉开阳台的门,就听到高贞宁正在客厅里哭哭啼啼的,顾俪清心情不好,瞪着她就说道:“能不能别哭了,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哭,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家里死人了呢。”

  蒋梦怡一怔,“俪清,胡说什么呢?”

  时光璞皱眉,拉了拉顾向北的胳膊,小声说道:“老公,我觉得有点累了,我们先回去吧。”

  蒋梦怡一听到这话,忙说道,“向北,那你就先带光璞回去吧,刚怀孕了得多休息,千万不能累到了。”

  顾向北只好起身,拿过外套帮时光璞穿上。

  临走前,又看了一眼顾老爷子的卧室,叮嘱道,“妈,大哥的事情先别告诉爸,我怕他的心脏受不了。”

  “这还用你说嘛,我知道。行了,你们快回去吧,路上开车慢点啊。”蒋梦怡叮嘱道。

  等夫妻二人终于离开后,高贞宁哭哭啼啼的说道,“怎么办,如果以城被判刑的话,我以后可怎么办啊?”

  从她嫁入顾家,顾俪清和蒋梦怡就看她不顺眼,以前起码还有个顾以城能庇佑着她,顾老爷子也偶然会帮她说几句话。现在顾以城进去了,顾老爷子又病卧在床,万一再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高贞宁几乎可以预想自己未来的生活,简直就是一片晦暗。

  顾俪清冷笑了一声,“爸明天上法庭,作为妻子的现在就在这里哭哭啼啼,这是要咒他呢,还是在喜极而泣呢?”

  蒋梦怡:“……”

  高贞宁一脸泪水的看着她,委屈的不行:“俪清,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啊,我是心里难受,我……”

  “心里难受就去想办法,哭能解决问题吗?你的女儿现在那么能耐,背靠着韩家,有时间在这里哭,为什么不能去求求她帮忙?是你的面子重要还是爸的命重要?”顾俪清咄咄逼人的说道。

  高贞宁脸上血色尽褪,也不敢说出事实,心虚的只知道哭。

  “是啊,贞宁,这次我要站在俪清这边了。”蒋梦怡也开口,“虽然说五年前的事情是你做的不对,但不管怎么说,叶潇现在生活的很好,要不是你,她能和韩禛遇到吗?能结婚吗?能有现在豪门少奶奶的生活吗?说句不好听的,她有什么资格来指责你,你是她的亲生母亲,可你现在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了,她作为女儿不一样也是见死不救吗?”

  “怎么救?这件事情就是韩禛干的,她怎么可能出手相救”高贞宁忍不住说道。

  “……”蒋梦怡和顾俪清对视,随即蒋梦怡一拍桌子,“我说呢,谁能这么大本事把案子审理时间都提前了……这个叶潇,真是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简直不是个东西”

  顾俪清也恨的牙痒痒,真没想到韩禛竟然为了叶潇,这么大动干戈的对付她的父亲,这件案子明明五年前就已经结案了,他竟然找出当事人再度翻案,光找那个卷款逃逸的合伙人就得费不少的精力了吧?

  高贞宁擦了擦眼泪,说道,“现在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不去找她了吧。”

  蒋梦怡皱了皱眉,突然开口说道,“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既然叶潇不肯帮忙,贞宁,你也别给她留什么面子了,直接把事情捅上报纸,让世人都看看韩家的少奶奶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养了她二十多年,非但不报恩,还纵容丈夫把老丈人送进牢房,简直就是无耻只要这件事被爆出来,韩家肯定也是没面子的,我看他们以后怎么在d市继续风光下去。”

  “……”高贞宁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

  第二天,高筱潇上班,没想到在电梯里遇到了久违的顾俪清。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束腰大衣,长卷发落在一边的肩上,露出妆容精致的鹅蛋脸,耳垂上还戴着一枚钻石耳钉,一眼看去,美艳的不可方物。

  看到高筱潇,她的脸上俨然也很意外,挑了挑眉说道,“你在这儿上班?”

  高筱潇点了一下头,两人就没有再说话了。

  谁知等电梯到了20层,两人竟然一起出来了。

  顾俪清眯了眯眼,站在走廊没有动,看着高筱潇走去前台打卡,然后熟门熟路的走进了公司。

  她从包里掏出手机,拨打了黄以薄的电话,“喂,我现在你公司的门口。”

  不到10分钟,黄以薄从电梯走了出来,一脸笑容的说道,“俪清,怎么来的这么早?走。”

  顾俪清跟着他往办公室里走,经过办公区域的时候,美眸扫了一圈,便看到高筱潇正坐在其中的一个位置上工作。

  等进入总裁办公室后,她直接开口问道:“叶潇在这儿工作多长时间了?”

  “叶潇?”黄以薄并不知道高筱潇还有这么个名字。

  顾俪清便说道,“靠近门口第二排里面的那个位置。”

  “你说……高筱潇?”黄以薄是个多精明的人,既然顾向北认识高筱潇,甚至还谈过一段恋爱,那么顾俪清要问的自然也是同一个人了。

  顾俪清点点头,听到他说道,“没有多久,上个月才来的,还没过试用期呢,怎么,你也认识?”

  “我当然认识,差点还成了我小婶婶呢。”顾俪清真没想到,原来叶潇这么有本事,竟然还改名换姓了,这是要和他们顾家一刀两断的意思吗?怪不得之前怎么都查不到她住在哪里,又在哪里上班,原来是这样……

  她勾了勾唇,心中便有了主意。

  本来今天是要来看黄以薄到底有没有办法的,现在看来也不需要了。

  她直接站起身就说道,“突然想起来上午公司还有个会议,我先走了。”

  “……”黄以薄皱眉,也站起身,“俪清,那你父亲的事情……”

  “这个不用你管了。”顾俪清拿起包,像个骄傲的孔雀似的离开。

  经过走廊的时候,她眼睛似有若无的一直盯着高筱潇,却什么也没说的快步就朝门口走去。

  。

  “潇潇儿。”等顾俪清离开后,常欢颜滑动座椅凑到高筱潇身旁,低声说道,“刚才你看到没有,那个顾俪清来了,还去了黄以薄的办公室。”

  高筱潇叹了口气,“看到了。”

  不知怎么回事,每次看到顾俪清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该不会是跟黄以薄谈恋爱吧?”常欢颜挑了挑眉,问道。

  “不知道。”高筱潇正在做统计表,下午的时候打算去附近做个线下的调查活动,想了想,她又问道,“欢颜,下午你能行吗?不行的话我找别人一起去吧?”

  常欢颜摸了摸肚子,“没事,我跟你一起去吧。”

  “……”高筱潇弱弱的问她,“你跟郁大哥说了你怀孕的事吗?”

  “嘘。”常欢颜竖起食指,让她的声音小一点,“没说。”

  高筱潇:“……”

  。

  ------题外话------

  提问:世界上最有爱的三个字是什么?

  高小白:景安玖。

  韩禛:媳妇儿。

  高筱潇:我爱你。

  小一:全都错,是:投月票

  众人:……

  记得投月票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214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相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