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叫保安轰出去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高筱潇:“……”

  想一想,还是觉得不行,“欢颜,那你打算怎么办啊?该不会是真的想要偷偷去医院做……”

  “嘘。”常欢颜急得不行,生怕被别人给听到了,“我还没想好呢,先这样拖着吧。”

  高筱潇张了张口,刚想再劝她几句,一阵手机铃声响起,“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你可知道……”

  常欢颜忙回到自己座位,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显示的是郁家的宅电。

  一般郁家那边打电话过来,通常都是很要紧的事,常欢颜战战兢兢地忙接了起来,“喂。”

  “欢颜,是我。”电话里传来杨曦温柔的声音。

  “妈,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常欢颜紧张的不行,她最近应该没露出什么马脚吧?郁存遇天天那么忙,家里佣人她也都注意着呢……

  “哦,是这样,过两天不是跨年嘛,刚好一号也是奶奶的八十一岁大寿,你记得跟存遇说一声,这周六就回家里来过,周日的时候一起去酒店给奶奶过生日。”

  “哦。好,我知道了,我会跟他说的,放心吧妈。”常欢颜松了口气,果然自己吓自己最可怕。

  “行,那就不打扰你工作了,先挂了啊。”

  放下电话后,常欢颜摸着心口又凑到了高筱潇身边,“吓死我了,是妈打来的电话,我还以为她知道了呢。”

  高筱潇一脸无语的看着她,“如果她真的知道你怀孕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常欢颜摇摇头,又说道,“对了,过几天跨年,刚好是奶奶八十一岁的生日,到时候我们又能见面了。”

  “郁奶奶过生日?”高筱潇眨了眨眼,不说话了。

  “对呀,这周六我们得回军区大院,周日刚好一起去酒店。”常欢颜说道。

  高筱潇看着电脑屏幕发了呆,郁老太太过生日,作为世交的韩家人说不定会去,到时候……长辈们肯定也会让阿禛带她过去,毕竟刚好还是周末。

  一想到要见到郁锦川,她这心里……

  “怎么了,潇潇儿你不想去吗?”常欢颜看她脸色似乎不对,“还是你有什么事情?”

  “恩,这周末刚好有事,可能去不了了。”高筱潇顺势说道。

  常欢颜目瞪口呆:“不是吧?这么巧?”

  还真让她给说中了?

  。

  军区大院,郁家。

  郁老太太昨天等了一晚上没等到郁锦川,今天早晨一睁眼,心想:“坏了”

  忙不愣登的起床,拄着拐杖就冲到了二楼。

  推开郁锦川的卧室房门,床上被子被叠成了个方块,桌子也收拾的工整干净,也看不出来是回来了?还是没回来?

  再走到楼下,刚好吴嫂从厨房里出来,看见郁老太太就招呼道:“老夫人,这么早就起床啦。”

  “吴嫂,锦川昨天晚上回来了没有?”郁老太太忙问道。

  “郁首长昨天回来了,不过时间太晚了,他就没有去打扰您,今天一大早就出去了,应该过一会儿就回来了。”

  “……”郁老太太这才放了一颗心,走去餐厅,边吃早点边等着。

  等早餐吃完,郁锦川刚好也回来了。

  今天d市很冷,外面零下10度的温度,他身上却还穿着短袖和军裤,一身作战服脏的像是从泥里跌爬滚的一样。

  刚要上楼梯,就被郁老太太给喊住了,“锦川。”

  郁锦川擦了擦脸上的汗,回身,喊了一声,“妈。”

  “你跟我来屋里一下,我有话跟你说。”郁老太太说道。

  “妈,有话就直接在这里说吧。”郁锦川知道她要说什么,也不愿意浪费时间。

  郁老太太只好看了一眼吴嫂,后者立马识相的退回到厨房里去了。

  “锦川。”郁老太太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看着眼前深沉内敛的儿子,说道,“昨天我跟你嫂子去了一趟秋水居,我本来就是想试探下,她对你到底是真心,还是别有目的,谁知道,她竟然直接说让你……”

  话还没说完,郁锦川就说道,“妈,不管她对我怎么样,我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

  “……”郁老太太没想到郁锦川竟然这么坚定,当下便愣住了。

  还不待她开口,郁锦川又补充说道,“还有,过两天就是你的生日,正好,我决定那天带她来家里见一下长辈们。”

  说完,直接抬脚就上楼去了。

  郁老太太目瞪口呆的站在那儿,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

  韩太集团。

  上午十一点半,韩禛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便放到耳边说道:“金律师。”

  顾以城的案子是在上午十一点开的庭,像这种重新被上诉的陈年旧案,因为牵涉的时间较长,一般都会比较的费时费力,没个半年一载通常结不了案。但由于当事人宋树是自首,辩护律师又掌握了切实的证据,罪证确凿之下,法庭上让对方律师兵败如山倒,直接在现场就败诉了下来。

  金律师打电话过来也正是要告诉他法庭审判的结果:顾以城以“化妆品走私罪”判了5年的有期徒刑,并罚款300万元。

  判刑不重但也不算轻,看起来就是一桩狗咬狗的商业走私案,正常到不能再正常。

  “谢谢金律师,改天请你吃饭。”韩禛站在落地窗前,薄唇微勾的说道。

  “韩总不必客气。说实话,我也没想到这个案子会在今天就结案。”金律师呵呵的笑着。

  就在昨天,顾以城还差点儿被法院里的熟人给保释出来,没想到今天案子竟提前开庭了,开庭不到半个小时对方的辩护律师就放弃了辩护,判刑结案之快,让他都有些胜之不武的感觉了。

  韩禛笑了笑,又客套了几句这才放下手机。

  他掏出一根烟点着,一边慢条斯理的抽着,一边俯瞰着高楼下变得异常渺小的景物,烟雾缭绕中,棱角分明的脸上,表情讳莫如深。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房门传来“叩叩叩”三下的敲门声。

  房门推开的同时,也听到外面一阵阵的嘈杂声。

  韩禛转过身,看到周秘书一脸惶恐的站在那儿:“韩少,昨天的那个冷小姐又过来了,还自己偷偷跑上来了,您看……”

  “……”韩禛眯了眯眼,“叫保安轰出去。”

  “好的,韩少。”

  。

  冷郁秋今天一大早就被冷世钧带着去了机场,也被他亲眼看着过了安检,进了候机室。

  只是,在冷世钧前脚离开后,她就立刻后脚也离开了机场,直接打车来到了韩太集团。

  刚好今天一楼的前台小姐换班了,不认识她,她这次也聪明的没有硬闯,而是极有耐心的等在外面,直到刚好有一群人进去,她偷偷跟在身后,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混进了电梯。

  以前和韩家人聊天的时候,她就知道了韩禛的办公楼在顶层,果然,一从电梯出来就被这一层的前台小姐给拦住了,“不好意思小姐,这一层是总裁办公室,请问您有预约吗?”

  “我找你们的总裁,他在吗?”冷郁秋直接开口问道。

  “总裁在,但是您没有预约的话是不能进去的。”

  “我是阿禛的亲戚,我姓冷,你帮我通传一声吧。”冷郁秋客气的说道。

  “……”前台愣了愣,只好拨通了周秘书的电话。

  周秘书一听到姓冷,立马在电话里直接回绝了。

  冷郁秋本以为昨天晚上是因为潇潇儿在场,所以韩禛才会那么不近人情不理她的,没想到现在也……

  但是她今天既然都放弃航班过来了,就没有这么轻易就走的道理,于是,看着并不远的总裁办公室,她干脆抬脚就想往里冲。

  要不是被几个秘书给拦着,差点儿还真让她给冲进去了。

  周秘书没办法,这才跑去跟韩禛请示了下,于是不一会儿,两个保安就上来了,“小姐,请跟我们下去吧。”

  冷郁秋咬着唇,眼圈也红了,这辈子,她还没有这么的被羞辱过。

  “我是不会走的,除非阿禛出来见我他要是不见我,就是他心虚”

  周秘书:“……”

  。

  等韩禛打开会议室的门进来时,冷郁秋已经喝了好几杯的热水。

  现在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她又饿却又极度的清醒,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等到韩禛来见她

  韩禛在她对面一坐下,她几乎立刻就闻到了一股烟味。

  当着她的面,韩禛又点了一根烟,修长雅致的手指夹着烟,一如既往的优雅。

  薄薄的烟雾后,他微眯着眼,懒洋洋的说了一句,“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冷郁秋一双漂亮的眼眸里满是爱慕,虽然她不喜欢抽烟的男人,也不喜欢闻烟味,但是看着韩禛抽烟,就觉得光是样子都是那么的迷人。

  冷郁秋心里一时又甜又酸,一想到这么优秀的男人竟然现在被另外一个女人给霸占了,心里头就是说不出的嫉妒。

  她为他努力了四年,从各方面充实和提升自己,目的就是为了做他的好妻子,可为什么,为什么最后却是别人站在他的身旁?

  她含羞又带怒的看着韩禛,眼神复杂,内心更是委屈的不行:“阿禛,你真的跟潇潇儿五年前就认识了?”

  韩禛拿起烟又往嘴里抽了一口,不急不缓的吐了一圈烟雾,“嗯”了一声。

  “那你……明白我对你的感情吗?”冷郁秋顾不上矜持,“我这四年一直都在等你,等你去a市找我,还有……我还留着你的手机号,我给你发了好多的信息,可是你为什么……”

  韩禛淡淡的说道:“回a市去吧。”

  说完,他起身就要走。

  手刚上门把,手臂被她给拽住了,el邂逅香水的味道慢慢沁入鼻端,同时还有女人柔软的声音,“是因为我只是冷家的养女吗?”

  韩禛转过头,深邃漂亮的桃花眼静静的看着她,在冷郁秋脸红害羞的时候,他的声音却近乎冷漠无情的响起,“姐夫知道你今天偷偷跑过来吗?”

  “阿禛,我……”冷郁秋还想说什么,手已经被他狠狠地扯开。

  韩禛一脸冷清的看着她,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杨欧,你上来一下。”

  “阿禛,我到底哪里比不上潇潇了?”冷郁秋趁机不甘心的说道,“我喜欢你,从四年前跟着爸妈来到d市,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就算妈说你是我的舅舅,可我还是喜欢你,再说了,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杨欧匆匆的赶上来,一看到屋里竟然有个女人,脸上愣了愣。

  “带她去地下停车场。”韩禛说完,伸手弹了弹自己的衣袖,仿佛被她碰到的地方是多么脏似的,随即拉开门就走了,头也没回一下。

  “阿禛……”冷郁秋还想要追过去,胳膊被杨欧给拽住了。

  “小姐,请跟我走吧。”杨邹拽着她,也不管她大喊大叫的,直接拉着她就走进了电梯。

  等她被硬塞进车里,没一会儿,韩禛过来了。

  他直接上了副驾驶座,身上也已经套了件外套。

  “去睿园。”他说道。

  冷郁秋一怔,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后,忍不住开始颤抖了起来。

  。

  另一边,法庭外面。

  顾向北走出法庭,等车的时候,烦躁的点起一根烟抽。

  顾俪清和高贞宁站在他的身后,顾俪清还好,高贞宁则从庭内哭到外面,到现在还在哭。

  等三人坐进车里,顾俪清就不耐烦的开口说道:“你能不能别哭了,晦气死了一天天的。”

  “……”高贞宁忍着哭声,但是眼泪还是一直不停的掉。

  刚才在庭内,看着顾以城被剃成了平头的样子,她真是忍不住地伤心,以前没有开庭的时候,总觉得有希望,有希望……没想到现在,直接就被当场判刑结案了,她是真不知道还能怎么办了,连顾向北找到的人都没有办法,她还能有什么办法?以后的日子,是不是就得和儿子相依为命了?

  “我会让律师再上诉的。”可能是见高贞宁是真的伤心,顾向北开口说了一句。

  高贞宁点点头,哽咽的说道:“谢谢小叔。”

  顾俪清看了一眼顾向北,没有说话。

  。

  等回到家里,一进门,却发现顾老爷子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蒋梦怡也坐在一旁。

  一看到顾向北,顾老爷子就站起来身来问道,“以城的案子怎么样了?”

  “……”三人都没有说话,面面相觑。

  蒋梦怡只好开口解释道,“老爷子问个不停,没办法,我就把事情都告诉他了。”

  “快说啊,向北,你大哥的案子结果到底怎么样?”顾老爷子一脸着急的问。

  顾向北只好说道,“爸,你先别激动,坐下再说。”

  顾老爷子一听这话,完了……他脸上青白一片,嘴唇和胡子都抖个不停,半天后才仓皇的开口说道:“是不是以城他……他……”

  “大哥被判了五年,不过爸你放心,我会找人继续提出上诉的,一定有机会把案子再翻过来的。”顾向北坚定的说道。

  “……”顾老爷子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胸口,缓了缓才问道,“今天韩家人有没有去现场?”

  “没有。”顾向北皱眉,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这句话。

  蒋梦怡只好小声的说道,“老爷子知道这件事情是韩禛做的了。”

  顾向北:“……”

  “这件事情我一定要问个明白”顾老爷子说完,拄着拐杖就要往外走。

  蒋梦怡急了,忙拉着他,“老公,你要去哪里啊?”

  “叶潇可以不认母亲,也可以不认我们,但是她不能恩将仇报,让韩家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我还就不信了,我今天要去韩家讨个公道”顾老爷子气呼呼的说道。

  高贞宁攥着手心,脸上又急又慌,看众人急匆匆果真要走,她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开口就喊道,“你们不能去”

  蒋梦怡看着高贞宁,阴阳怪气的说道,“贞宁,叶潇都这么对你了,你还是心软是不是?”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215叫保安轰出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