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这个老太婆心虚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一楼酒店的门口。樂文小说

  因为韩敏芝明天就要做手术了,心里紧张,冷世钧得在家里陪她,冷敬言和徐美祖又和郁家的人都不太熟,所以韩老太太就带着韩正铭和钟瑜红过来了。

  谁知刚进了酒店的大门,就被韩禛拉着站在那儿等人。

  20多分钟过去后,韩老太太有些不耐烦了,开口就说道,“阿禛,这到底是要等谁啊你不说潇潇儿和小白都进去了吗不然你们在这等着,我先进去找小白。”

  “奶奶,先别急,马上就来了。”说着,韩禛挑了挑眉,抬脚就往门口走去。

  众人也都望了过去,远远的,就看到郁锦川带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因为背光,刚开始没怎么看清楚,还以为是郁锦川新谈的女朋友呢。

  这老光棍竟然也有女朋友了韩老太太刚想要笑,等距离近了,看清了那个女人的五官外貌时,她脸上的表情就再也控制不住的僵硬了起来。

  这这不是潇潇儿的姨妈高知秋吗,她不是早就回美国去了吗怎么突然跟郁锦川走在一起了还一起过来参加郁老太太的生日尤其锦川竟然还抓着她的手

  嘴里喊着“天哪天哪”韩老太太觉得自己也真的算是活久见了,几乎都要风中凌乱了。

  同样震惊的还有韩正铭和钟瑜红,只不过韩正铭稍微内敛一些,钟瑜红则直接抓住了老太太的胳膊,惊讶的说道:“妈,你快看,那是潇潇儿的姨妈吗我没有看错吧”

  “呃”韩老太太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此刻她心里头唯一的想法的就是:这么说郁锦川真的跟高知秋好上了郁家人也真是藏得够深啊,这么大的喜事儿,怎么也不提前告诉她一声啊连个心理准备都没有

  。

  高知秋看着眼前仪表堂堂的韩禛,焦急的开口,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阿禛,最近潇潇儿怎么样,还有小白,她们都还好吗”

  “都挺好的,放心吧。”韩禛开口淡淡的说道。

  高知秋稍稍放下了一颗心,她点了点头,顺着视线就看到了站在那儿的韩家人,自然也看到了她们脸上惊讶的表情。

  心底一滞,原本就有些苍白的脸庞登时更加的惨白了起来。

  其实今天,她本来是压根就不想过来的,要不是郁锦川说什么潇潇儿也会过来,还说什么顾以城被判了五年的牢,只怕顾家人会怀恨在心,肯定会现场难为潇潇儿

  就算再怎么不想碰到郁家的人,一想到潇潇儿要被顾家人欺负的场面,高知秋的心脏就仿佛被人紧紧的攥在一起似的,疼得不行,当下就想也没想的答应过来了。

  等在半路上慢慢的冷静下来,她突然觉着自己有些太冲动了,就算顾家人真的恨潇潇儿,可是有韩禛在啊,他不可能让自己的女人受欺负,更何况还有郁家的长辈在场,顾家人再怎么样闹也不可能不看场合尤其现在又看到韩家人也过来了,她的心底更是前所未有的退缩了起来,转身就想要走。

  可是手腕上却瞬间传来一股遒劲的力量,攥的她紧紧的。

  是郁锦川。

  他的脸上并没什么表情,但是眼神里散发出的无比坚定却让她仿佛明白了一切。

  怪不得这几天他都没有什么举措,也让她放松了警惕,以为他真的因为愧疚所以不去认潇潇儿了,但实际上,一切的隐忍和准备都是为了今天。

  先是和老夫人说要娶她,然后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再带她过来,包括韩家人和顾家人也都在场,他的目的,就是要把所有的事情真相都爆出来这么的心思缜密又沉着耐心,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和高知秋脸上又惊又怕的表情相比,郁锦川显得淡然许多,他攥着她的手腕,看似毫不费力却也让她完全就挣脱不了,沉声说了句“走吧”,就带着她率先朝里面走了过去。

  韩家人脸上的表情已经收敛许多了,韩老太太更是笑的和善之极,看着“动作亲密”的两人就开口说道:“哎呀亲家姨妈,原来你还没有走呀,对了,怎么没把vivian带过来呀”

  高知秋哪有心情寒暄,脸上的表情几乎比哭还要难看。

  韩禛过来便说道,“奶奶,爸,妈,我们先上楼再说吧。”

  韩老太太眨了眨眼,虽然还有许多的疑问,不过想想也是,现在不是寒暄的时候,点了点头,就一起跟着先去楼上。

  到了楼梯口,刚好碰到了也要上楼的郁东辰。

  一见到郁锦川竟然真带着高知秋过来了,郁东辰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跳个不停,没忍住,拉住郁锦川小声地说道:“锦川,我先跟你说一声,妈今天的心情不好,你待会儿悠着点。”

  说着,眼神似有若无的瞥向了高知秋。

  郁锦川看了他一眼,“我还没来,妈为什么会心情不好”

  郁东辰:“”

  他总不能说是因为自己的三个儿子和两个儿媳妇都没来,所以老太太才心情不好吧

  “先上去再说吧。”郁锦川没再废话,直接抬脚上楼。

  。

  小二楼的休息包厢。

  蒋梦怡的那话一出口,整个房间里几乎静的能听到针落地的声音。

  杨曦也是愣了一下,但随即想到韩禛还在楼下,刚把老婆孩子托在了自己的手上,可不是让人来欺负的,便立刻笑着打起了圆场来:“亲家母这是怎么了潇潇儿这不是正在打招呼呢嘛。”

  蒋梦怡冷笑一声,直接无视了杨曦,继续望着高筱潇说道,“叶潇,不对,或者我应该叫你高筱潇了吧真行啊,为了跟我们顾家撇清关系,抱紧韩家的这一棵大树,竟然连姓带名的都给改了,做的可真够狠心,真够绝情的啊”

  高筱潇皱着眉,开口说道:“我跟你们顾家本来就没有半点的关系,至于我改名字,也不是因为这个。”

  “切,骗谁呢”蒋梦怡听她承认了改名字的事,声音愈发的得意,“就算你不肯认我们顾家,可高贞宁是你的亲生母亲,你竟然让韩禛把贞宁的丈夫送进了牢里,还一判就是五年,让你妈四十多岁年纪了还要受这一遭的罪你这当女儿的到底还有没有一点的良知啊你这么做,难道就不怕”

  话还没说完“妈。”

  顾向北“砰”地一声推开门进来,英俊的脸上表情绷的冷硬又严肃,压着声音低声警告的说道,“不是让你不要来找叶潇的麻烦吗”

  时光璞看着顾向北的举动,双手不自觉地慢慢攥紧,因为用力,手指关节几近泛白

  明明是她的丈夫,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爸爸,现在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维护另一个女人,这是什么意思

  郁熹媛见状忙站起身,“呃,向北,你来的刚好,光璞有点儿不太舒服,你带她去外面散散心吧。”

  顾向北没有过去,仿佛没听到郁熹媛的话,而是握着蒋梦怡的胳膊要带她离开。

  蒋梦怡当然不肯离开,两眼一瞪,说道,“我说的都是事实,向北,你别来掺和这件事情。”

  顾向北还要开口,却听到高筱潇的声音缓缓响起,“顾以城在五年前做错事犯了法,就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至于我跟高贞宁之间,早就不是母女的关系了,你们要是有任何的疑问,可以回去直接问她”

  “没有教养的丫头”顾老爷子再也忍不住地站了起来,举起拐杖指着高筱潇,大声呵斥道,“高贞宁是你的母亲,你就这样直呼自己亲生母亲的名讳吗你可以不认她,但是你不能恩将仇报,你怎么也不想想,如果不是她这么多年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你能有现在幸福的日子可以过吗做人不能忘本,忘本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高筱潇看着浑身哆嗦的顾老爷子,紧咬着牙关没有反驳。

  顾老爷子虽然态度不好,但有一句话他说对了,那就是:不管高贞宁怎么害她,的确是她一手把自己给养大了。

  在从小被高知秋和郁锦川抛弃的时候,在外婆中风直到离世,根本就照顾不了她的时候如果没有高贞宁,恐怕她早就死了这个是事实,是谁都改变不了的。

  可能是看她没有说话,顾老爷子心底稍稍得到一些安慰,放松了语气说道,“叶潇,五年前的事情的确是以城和贞宁做的不对,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更何况,他们还是你的长辈,不管怎么说,这么多年也没有再害过你吧,你母亲虽然一直没怎么管你,可是血缘关系是割不断的,养育之恩也是泯灭不了的,做人不能这么的昧着良心。你自己现在的日子是过好了,可我儿子却要坐五年的牢,你母亲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她都这么大岁数了,下面还有个才10岁的儿子,你觉得你这么做,真的对吗”

  “妈咪。”一直闷不吭声的高小白突然奶声奶气的开口。

  他从郁老太太的怀里挣脱了下来,迈着小短腿走到高筱潇身边,两只小手拉着她的手问道,“妈咪,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其实姨姥姥才是我的外婆还有唔。”

  “小白。”高筱潇一愣,立刻弯腰捂住了他的小嘴,“不要胡说。”

  高小白整张小脸几乎都被捂住了,只露出一双圆溜漆黑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了。

  一屋子人几乎谁也没有把这话当真,毕竟,只是个五岁的小孩子

  只有顾向北,听到这话,眼睛里骤然划过了一些什么。

  在他这般失神的时候,蒋梦怡猛不迭甩开了他的胳膊,指着高筱潇说道,“叶潇,知不知道贞宁都因为这件事情被你气病倒了,你做了这么多的亏心事,就不怕半夜鬼敲门,遭天打雷劈吗”

  高筱潇一直不喜欢蒋梦怡,她就是那种典型的不见黄河心不死的人,你给她一点点的颜色,她就能给你开出个大染坊来。

  高筱潇自认也不是什么圣人,被她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咄咄逼人,不可能不生气。

  她突然就轻轻的笑了。

  “顾夫人。”高筱潇站起身来,缓缓的开口说道,“我有没有做亏心事,我自己心里清楚。倒是你,背着自己的丈夫在外面偷男人,难道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心虚害怕吗”

  蒋梦怡脸色猛地一变,嘴里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声音都结巴和发抖了起来,“你,你你胡说些什么”

  高筱潇冷冷一笑,“我是不是胡说,让顾老爷子去人民医院妇产科查一查就是了,一个月前,你刚刚在那里做了流产手术,至于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你和顾老爷子应该都心里有数的吧”

  现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事情的走向竟然会这样,堪称反转剧也不为过,尤其再看到蒋梦怡脸上心虚躲闪的表情,是真是假,似乎也都可以猜出来了。

  高小白嘴巴获得了自由,也立刻开口脆生生地助攻,“妈咪,上一次我也听到这个奶奶和相好的打电话了,我还录音了呢。”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小手机,蒋梦怡一看,下意识的朝高小白冲了过去。

  高筱潇眼疾手快,就像个小母狮子似的,一下子张开手挡在了儿子的面前,“你想要做什么”

  高小白躲在她身后萌萌哒的开口,“妈咪,这个老太婆心虚了,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录音,我是吓唬她的,你看她害怕了吧。”

  真笨,一试就试探出来了,谁才是真正的“做贼心虚”,明眼人当下一看便知。

  众人:“”

  郁老太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了,这都唱的是哪一出哦,怎么顾夫人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还这么不知羞偷男人不说,居然还去医院里面流产,还让小辈们给看到了,这真是丢死人了

  其他人的注意力也瞬间都被转移了,毕竟,比起什么儿女不孝的事情,一大把年纪却外遇偷男人还去流产这才更有爆点不是吗时家的那几个妯娌都凑一起小声议论起来了。

  蒋梦怡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五岁的孩子摆了一道

  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突然就这么被揭发出来,还在这么多人的场合,前所未有的羞耻感让她惶然又不安,猩红的双眼死死的瞪着高筱潇,表情仿佛要吃了她似的,终于尖叫了一声,扑过去就想要打她。

  只是刚到一半,又是顾向北眼疾手快的拉住了,而一旁,也突然传来了顾俪清的惊呼声,“爷爷,爷爷你没事吧”

  顾老爷子听着刚才的这一场闹剧,只感觉自己的心脏正在“扑通扑通”狂跳个不停,眼前更是一阵阵的发黑,直到身体一晃,差点儿就要摔倒在地上。

  眼角余光看到蒋梦怡一脸惊慌失措的要来扶他,就像是回光返照似的,顾老爷子也不知自己哪儿来的力量,竟然一伸手就把她推倒在了地上,声音颤抖的说道:“说,那个野男人是谁你什么时候跟他好上的”

  蒋梦怡这一跤摔的声音很大,可她却什么也不顾,直接从地上就爬了起来,往日一向优雅从容的贵妇形象全没了,根本也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姿态有多丑陋,只顾着赶紧解释:“老老公,叶潇她都是胡说八道的啊,你别听她的胡说,我我这么多年对你怎么样你应该知道,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呢我是冤枉的啊老公”

  顾老爷子颤抖的手指着她,眼角瞪的几乎要裂开似的,声音更是无比的愤怒:“到现在你还不承认小孩子会说谎吗就算他会说谎,你刚才为什么要去抢他的手机”

  蒋梦怡一愣,张着嘴,却顿时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顾向北脖间的青筋暴动,表情更是阴鸷的可怕,他什么也没有说,过去一把拉起了蒋梦怡,声音阴沉,“跟我回去。”

  顾俪清脸上惊慌,什么也顾不上了,搀着顾老爷子就赶紧跟了上去。

  “向北。”时光璞见顾向北就这么走了,忍不住喊了一声,刚要起身却被一旁的郁熹媛给拉住了,皱着眉对她摇了摇头。

  郁熹媛的意思很明显:现在都这个样子了就不要再去添乱了,还是让他们顾家自己先私下解决家事吧。

  “先别走。”一道威严低沉的声音却从外面传了过来。

  是郁锦川。

  ------题外话------

  潇潇儿和小白是不是很厉害

  下一章就是身世大白了,然后顾老爷子你们懂的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224这个老太婆心虚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