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不要对我这么见外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高筱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电梯,怎么走出医院的。

  站在医院门前的路口,看着眼前车水马龙的大街和行迹匆匆的行人,冷风吹过,她伸手拢了拢自己的大衣外套,突然心头有些迷茫,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就在她有些神思恍惚的时候,耳畔隐约有呼喊声传了过来,“潇潇儿,潇潇儿?”

  高筱潇转过身,就看到郁锦川正站在一辆黑色轿车旁边,他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身材挺拔,正气凛然,看起来也不过就是四十出头的样子。

  见他面露欣喜,抬脚朝自己走了过来,高筱潇一怔,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下意识的转身,就想要逃。

  突然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划破了安静的路口。

  高筱潇只觉得眼前一花,耳旁一阵混杂的声音后,人已经被巨大的冲击力撂倒在了水泥地上。

  “潇潇儿!”身后立刻传来郁锦川带着担忧的声音。

  “走路不长眼睛的吗?大过年的,自己不想活,别他妈的出来祸害别人行不行?操!”车窗降下,一脸蛮横的司机骂了几句,就想要驱车离开。

  高筱潇有些惊魂未定的看着他,手上传来火辣辣的疼,还没待她反应过来,一句严厉的“站住”声后,郁锦川走了过去,直接挡在了那辆桑塔纳的前面。

  那个司机一看到郁锦川,不知道是被他的那一身军装给震慑住了,还是因为被拦着车没法开,只好打开车门下来,点头哈腰的笑着说道,“对不起啊,刚才是我的错,没有撞到吧?”

  郁锦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把高筱潇扶了起来,看着她手心被擦破流血的地方,转身又严厉的呵斥道,“你怎么开车的,门口这么多的路人,不知道开慢一点吗?现在我女儿的手受伤了,必须去医院看一下,你不能走,跟我一起进去。”

  司机脸上一慌,心想不会碰到碰瓷儿的了吧?而且看这两人的岁数差,也不像是什么父女啊……

  刚想要说话,这时一个年轻小伙子走了过来,也是一身的军装,开口就是一句:“首长,您没事儿吧?”

  郁锦川随意的摆了摆手,听到司机在一旁开始解释,“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是看着没人才把车开出来的,谁知道她突然就跑过来了,速度很快,我已经踩了刹车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解放军同志……”

  “这里是医院的门口,来来往往几乎都是病人,车上装喇叭是做什么用的?不知道提前鸣笛示意吗?”尽管司机放低姿态,但郁锦川分离不让,几乎是声色俱厉的在指责着他。

  “……”司机看着郁锦川严肃的表情,忌惮他的身份和气场,登时说不出话来了。

  高筱潇心跳还有点快,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还好只是被擦破了点儿皮,其他倒没什么大碍。

  于是她站稳身子,小心的避开了郁锦川的手,说道,“我没事,让他走吧。”

  司机听她这么说了,原本紧张的表情终于松懈了些,只是郁锦川并不松口,低头看着她不断渗出血珠的手心,说道,“手上都流血了,还说没事?”

  司机:“……”

  高筱潇见周围的围观群众越来越多,微微蹙眉的说道,“我真的没事,让他们走吧,再说了我也有责任,是我突然转过身跑过来的。”

  “是啊解放军同志,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司机忙开口说道。

  郁锦川紧紧的锁着眉,从头到脚细细的打量了她一遍,似乎在确定她真的没有什么大碍,这才对着那司机说道,“你走吧,记住下次开车的时候,注意点儿。”

  司机一直不停的道歉,终于上车离开了。

  周围三三两两的围观群众也走了,高筱潇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包,开口说道,“谢谢你,我走了。”

  “……”因为她疏离又带着客气的态度,郁锦川皱紧了眉,说道,“潇潇儿,你是我的女儿,不要对我这么见外,行吗?”

  高筱潇低着头,一时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他。

  “还有,你的手受伤了,我必须带你进去清理一下,不然很容易会受到感染。其他方面也要做个检查,拍个片子,不然我不放心。”郁锦川又说道。

  高筱潇听的头大,忙拒绝道,“我没事,就是手擦伤了而已,我自己回去清理一下就行了。”

  生病住院了,高知秋也在医院里陪她,高筱潇完全可以猜到,郁锦川应该是去医院里看的,她不想因为这个耽误了他。

  见郁锦川还坚持,高筱潇便说道:“上班时间要到了,我真的必须要走了。”

  “不耽误这么一会工夫,走吧,我带你去医院里处理下。”说着,他拿过她手上的包,几乎是拽着,强硬的把她往医院里面带。

  高筱潇:“……”

  。

  医院门前的一家水果店,冷敬言提着一袋子的睡过从店里走了出来,却发现路边原本等在那里的人不见了。

  “……”他疑惑的左右看了看,才发现徐美祖不知什么时候跑到医院的门口去了。

  冷敬言皱了皱眉,忙抬脚走了过去,“你说你,我让你在门口等着,怎么跑到这儿了?走吧。”

  说着,抬脚往医院里面走去,只是没走几步,发现后面的人没跟上来,转过身一看,发现她还是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的,眼睛也一直看着前面。

  冷敬言只好又走回去到了徐美祖的身旁,“你到底怎么了?看什么呢?”

  顺着她的方向看去,也什么都没有看到。

  徐美祖这才回神,看着老伴儿说道,“敬言,我刚才看到潇潇儿了。”

  “潇潇儿?”冷敬言眨了眨眼,“她在哪儿?你跟她打招呼了吗?”

  徐美祖的表情立马变得有些古怪,捂着嘴巴凑近他,小声地说道,“我看到她跟一个三四十岁的老男人,两人还拉拉扯扯的,一起往里面进去了,咯,就是那边的门诊大厅。”

  “……”冷敬言倒吸一口冷气,“这种话你可别瞎说,肯定是你看错了,今天周一,潇潇儿人在公司里面上班呢。”

  “我没有看错,真的是她!她手上提着的包我认识,就那个红色的挎包啊,我肯定没有看错的。”徐美祖一脸笃定的说道。

  冷敬言皱了皱眉,“那……可能是她认识的朋友也不一定。”

  徐美祖摇摇头,“就算是朋友的话,那举动也有点太亲密了吧?那个男人好像还不到四十,帮她提着包,还拽着她的胳膊……啧啧啧,总之,我觉得他们两人之间不太正常。”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冷敬言有点无语的看着她。

  徐美祖撇了撇嘴,说道,“你说,我要不要把这件事儿告诉阿禛啊,免得他再被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在外面跟别的男人……”

  “你能不能别添乱了!人家说不定就是认识的朋友而已,也可能是你看错人了。”

  见徐美祖还是一脸的狐疑,冷敬言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行了,你要是实在好奇,就自己过去看看吧,我反正得进去了,敏芝还在病房里等着吃水果呢。”

  说完,也懒得理她了,直接抬脚就往前面走去。

  徐美祖一愣,赶紧也追了上去。

  。

  &号病房里,因为实在太没有安全感,高知秋无奈,不得不放弃了去公司找高筱潇的想法。

  几天前,突然在半夜闹肚子疼,起初以为只是吃坏东西了,谁知送到了医院才发现是阑尾炎。

  太怕疼,死活不肯答应做手术,高知秋就让医生给她开了点药吃,结果情况非但没能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最终还是得来医院,靠手术解决。

  终于将安抚好后,高知秋看了看时间,说道,“,妈妈去外面走廊打个电话行吗,你先自己躺一会儿,我保证不会离开,有事儿你直接叫我就行。”

  眼睛眨了两下,点头,“好。”

  高知秋欣慰的笑了笑,将被子往上掖了掖,这才起身,拿起手机走了出去。

  走廊上没有人,她找了个座位,拿出手机拨打了高筱潇的号码。

  其实她也知道,高筱潇并没有原谅她,甚至……不会接她的电话,但她却下意识的,总是会打过去,想要关心下她。

  电话响了很久,起初高知秋还有些意外,要是以往,高筱潇总是会第一时间挂断的,这次这么久没有接,是不是代表着……

  最终,电话那端传来了一阵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高知秋叹了口气,放下手机。

  刚起身,电梯门“叮”地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两个七十多岁的老人,高知秋只是无意识的看了一眼,下一秒,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僵住了。

  冷世钧的父母?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徐美祖也立刻认出了眼前的高知秋,她先是一愣,随即立刻开口说道,“高知秋?”

  冷敬言听到老伴儿的声音,仔细一看,可不是嘛?虽然打扮什么的都变了,但是五官和二十多年前并没有什么变化。

  三人愣愣的站在那儿,场面一时变得有些诡异。

  最后还是高知秋先抬脚要离开。

  “站住!”徐美祖猛地喊出了声,一把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我果然没有看错,真的是你,高知秋!”

  冷敬言皱着眉,拉住了徐美祖的手腕,想让她放开,“美祖,你这是做什么,快松手。”

  “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回来了?你不会又是要来缠着世钧的吧?你见过世钧了?”一想到1806号病房里的儿子和儿媳妇,徐美祖整个人都有点儿不安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高知秋拼命地甩开她,抬脚就想走。

  “你别走!”徐美祖改用两只手抓着她,声音尖锐,在安静的走廊里显得格外刺耳。

  高知秋不想引起围观,忍着胳膊的痛意,开口问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想要做什么,我还要问你呢!”徐美祖一脸的愤怒和指责,“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做什么?”

  高知秋一脸无语的看着她,“这个跟你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当初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不准回国!不准回来骚扰我儿子!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徐美祖歇斯底里的叫道。

  高知秋忍耐的闭了闭眼,再睁开眼,声音冷漠又带着疏远的客气:“冷太太,我跟你儿子早已经离婚了,你要是再这样纠缠着我,我就报警了。”

  “……”徐美祖没想到昔日里软弱的高知秋竟然这么硬气,仔细的打量她一番后,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呦,现在说话这么硬气,是不是又傍上了什么有钱的男人了,这一身的名牌,看来你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嘛?”

  也是了,高知秋虽然出身不好,家境贫穷,但是人长得漂亮啊,尤其看人的时候,狐媚劲儿十足。

  二十多年前,世钧就是被她这一幅祸水的皮囊给骗到了,不顾家人的反对,带着她私奔去美国结婚闯荡!结果还不到两年,看看她把好好的人都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徐美祖忘不了当年在美国那家医院看到冷世钧的情形,他浑身是伤的躺在简陋的病床上,整个人瘦骨嶙峋,面色晦暗,眼睛里一点儿神采都没有,哪里还有当初在d市意气奋发的“钢琴王子”的样子?!因为这个,徐美祖对高知秋一直都恨的不行,尤其回国后,冷世钧又足足沉寂了快10年的时间,失眠症,忧郁症一直缠绕着他……要不是韩敏芝突然出现,保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好呢。

  徐美祖一直觉得,成名要趁早,而才气这种东西最怕的就是被时间耽搁。

  毫无疑问,冷世钧是有音乐才气的,而耽搁他的人,自然就是高知秋。

  要不是她那几年乃至后面的10年拖垮了冷世钧,说不定自家儿子会比现在还要有出息。

  面对徐美祖的冷嘲热讽,高知秋淡淡的说道:“以己度人。这么多年过去了,冷太太的性格还是一点儿都没有变。”

  “你不用这么文绉绉,又含沙射影的,自己骨子里是个什么样的人,还需要我来说嘛?”徐美祖笑了一声,面容倨傲又刻薄的说道,“既然碰到了,我就跟你说清楚了。我儿子早就已经再婚了,他们还生了个女儿,现在生活得很幸福,我警告你,不管你现在是不是在d市生活,都不准你再靠近我的儿子,扰乱他的生活,听到了没有?”

  高知秋面容冷漠的看着她,“这也是我所希望的。”

  说完,狠狠的甩开徐美祖的手,快步走进了电梯。

  徐美祖还想要追过去,冷敬言忙拉住了她,“行了行了,难道非得让人看你们俩打架是不是啊?”

  看着缓缓合上的电梯门,徐美祖回头瞪了一眼丈夫,“我不过就是想警告她一下,以免她再来骚扰世钧,你这么担心做什么?”

  冷敬言摇了摇头,拉着她朝病房走去。

  。

  到了1806号病房里,推开门,韩敏芝正坐在床上听着医生给她讲手术时的注意事项。

  冷世钧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到父母回来,忙起身接过他们手上的东西。

  徐美祖坐了一会儿,心里头慢慢地开始不安,这会儿她已经全然忘记了高筱潇的事情,脑子里想的全是高知秋。

  高知秋在医院里干什么?她是自己来看病?还是来探望病人?她现在住在d市?还是只是回来探亲?

  最终,她站起身,随便找了个理由,自己一个人出去了。

  先是到了18层的住院登记处那儿问了问,谁知护士直接就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是不能透露任何病人的资料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233不要对我这么见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